close

 

觀賞過房間佈置後,兩人又再度陷入沉默,雖然不是第一次跟手塚國光獨處,但現在可是在他的房間啊!這種相當私人的地方讓璃音尷尬了,她目光游移地到處張望,努力找著談話的話題,讓氣氛不顯得那麼窘迫。

「部長跟學校請假幾天呢?」

「三天。」

「除了綾以外,部長有喜歡的歌手嗎?」

「……」沉默。

「你喜歡哪種類型的音樂?」

「古典。」

「呃?你也是古典?幸村也是一樣呢!」難道要有同樣的興趣才能當上部長?

「上次問他的時候,他說他喜歡布拉姆斯的第四號交響曲,很沉重的曲子啊!部長喜歡的是誰的?」

「貝多芬。」

「喔,我只知道他的《給愛麗絲》還有《悲愴》。」璃音回道。

前者是因為垃圾車出現時,總會伴隨著這首歌,後者則是因為日劇《交響情人夢》才知道的。對於古典樂,璃音真的沒有什麼欣賞細胞。

「今天龍崎教練說,關東大賽的正選名單不是固定的,要大家以爭取正選的位置為目標努力,然後大家的鬥志就提昇了很多,練習的很認真喔!」

「啊。」

「不過下午的時候,二年級的荒井跟加藤勝郎出現了一點小爭執,兩人還私下比了一場……」

「……」房內的氣溫開始變低。

「不、不過他們到最後有和好啦!」璃音急忙挽救,「而且大石學長也有罰他們跑圈,其實大家也都只是因為關心網球部才會這樣。」

「啊。」房間氣溫回升。

「聽說你喜歡做木工,你的作品在哪裡呢?」

「書櫃、書桌還有置物櫃。」

「咦咦?我還以為這些是外面買的呢!原來都是你做的啊?真是厲害……」璃音驚嘆道。

她還以為手塚國光只是做一些小型木雕,當作消遣呢!

「啊。」

「……」

「……」

又是一陣安靜,璃音已經找不到話題了。

「那個……不如我們去外面看電視吧?」她提議著。

「啊。」手塚國光率先起身往外走去。

呼~終於能夠離開房間了。璃音頓時鬆了口氣。

回到了客廳,手塚國光開了電視,將頻道切換到大胃王比賽的節目頻道,正好,現在正在播出大胃王比賽的重播。

「啊,這個小林尊很厲害喔!他的排名是世界第二呢!巨人白石也很強,啊!還有辣妹曾根,別看她瘦瘦的,她很會吃呢!」

擔心手塚國光看不懂,璃音特地為他介紹幾位有名的選手,然後兩人就這麼看著電視節目,直到彩菜叫兩人吃飯為止。

當菜餚一一端上桌時,手塚國光的父親也回來了。

「親愛的,這位是我們小光的學妹璃音,就是他之前提起過的經理呦!」餐桌上,彩菜笑嘻嘻地替丈夫介紹道。

「妳好,我是阿光的父親,以後阿光要請妳多多照顧了。」手塚國晴表情誠懇地對璃音說道。

「呃,其實都是部長在照顧我,我並沒有幫上什麼忙。」璃音尷尬地回道。

「呵呵,璃音很厲害呦!她剛才還罵了小光一頓,要他好好注意身體呢!嘖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小光被罵的樣子,真是有趣!」

「做的很好,往後也請妳繼續管教。」手塚國晴很滿意璃音的表現。

「……」璃音臉上的笑容僵硬了。

她在手塚冰山的長輩面前罵了他,然後這群長輩還要她「繼續管教」這……

冰山的家人果然很特別。

「要是我家小光欺負妳,妳盡管來跟我們說!我幫妳罵他!」彩菜一副「我跟你站同一邊、我當妳靠山」的模樣說道。

「……好。」

「國光,璃音是個好孩子,要好好照顧她,不要大意!」國一爺爺沉聲說道。

「啊。」冰山允諾。

一頓晚餐就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結束了,璃音很慶幸自己的胃腸強壯,沒有因為緊張而吃得胃痛。

用餐過後,時間已經將近八點了,發覺時間已經有點晚了,璃音便起身告辭,手塚國光陪著她走到車站。

長達十多分鐘的路途,兩人並沒有開口交談,就只是沉默地走著。

相較於先前在房間裡的那種尷尬,現在的氛圍卻是相當地和諧,並不覺得有什麼彆扭。

「這幾天,就請部長好好休養,一拿到醫院的資料,我會立刻帶來給你。」

站在車站前,璃音笑嘻嘻地與手塚國光話別。

「路上小心。」手塚國光朝她點頭道別。

「嗯,我會的,部長也快點回去休息吧!」璃音朝他揮揮手,隨即轉身往車站內走去。

一個多小時後,璃音回到了家中。

她隨手將背包一放,拿著換洗衣服跑去浴室,洗了個舒服地熱水澡,當她走到電腦前,準備開啟電腦時,卻發現手機傳出有未接來電的提醒聲。

拿起手機一看,有一通未接電話,是手塚國光打來的。

「奇怪,還有什麼事嗎?」她按下撥回鍵,電話才響一聲,對方就接聽了。

「到家了?」

「嗯,到家了,部長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事。」頓了頓,他又道:「早點睡,晚安。」

「呃,晚安。」

璃音納悶地掛上電話,不太理解手塚國光打這通電話的用意。

算了,像那種部長級的「高人」,思維不是我這種普通百姓能理解的。

將手機隨手一擱,璃音坐回電腦前,又開始她的填詞工作。

池上徹之前交給她的那些歌曲,歌詞已經填寫的差不多了,現在就只剩下四首歌。

「這幾天拼一下,快點將它完成吧!加油!」

璃音開始專注地在電腦上敲敲打打,直到深夜才歇息。

 

※ ※ ※

 

當璃音從齊藤至那裡取醫院的資料,交給手塚國光時,隔天,龍崎教練也拿了一份相同的資料給他,聽說那是冰帝的監督「榊太郎」所拿來的。

對方的意思是,他不希望日本網壇就此少了一個人才,所以才拿了這醫院的簡介過來,希望手塚國光可以前去德國治療。

然而,拿到醫院資料的手塚國光,並沒有立刻安排出國事宜,而是一如往常地到學校上課,處理學生會的事務。

唯一的不同是,他沒再去網球部,也沒有去看其他人的訓練情況。

雖然璃音很希望手塚國光能夠快點接受治療,但這位固執的當事者似乎另有安排,她也只能默默等待了。

這冰山肯定又是放不下網球部裡的人,說不定還想給他們來個精神訓話,要他們好好加油之類……她鬱悶的嘀咕著。

「璃音、璃音?妳在發什麼呆啊?叫妳好多遍都不理我。」南宮曜拿著一本月刊在她面前揮了揮。

「啊,抱歉,我剛才在想事情,怎麼了嗎?」

「這本網球月刊有介紹你們青學的選手喔!」他將月刊攤在她面前,「這個就是妳常說的那個小不點龍馬啊?」

「咦咦?這、這是海堂學長啊!怎麼會是龍馬?」璃音錯愕地看著上面的照片。

文字資料沒錯,但是照片卻錯了!

「這篇報導是誰寫的啊?怎麼會出這種大紕漏?這兩個人差這麼多!」她朝記者名字望去,上頭出現芝沙織的名字。

「……」璃音無言了。

她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給芝沙織。

「芝小姐,我是璃音,我看到妳寫得報導了。」

「啊!璃音啊?怎樣?我把青學介紹的不錯吧?」芝沙織興奮的聲音傳來。

「文字方面是不錯,但是妳的照片放錯了,龍馬那篇放成了海堂的照片。」璃音直接了當地點明。

「咦咦?不會吧!怎麼會錯了呢?我馬上去處理!」芝沙織飛快掛了電話。

「真是的,就算個性再怎麼迷糊,也該有個限度啊……」璃音無奈的搖頭。

芝沙織一直以來都很支持著青學,也經常往青學網球部跑,個性開朗又熱情,算是很好相處的一個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個性相當迷糊,老是忘東忘西,讓井上記者對她相當頭疼。

前段時間,井上才稱讚她的工作情況有改善了,沒想到現在卻出了這麼大的一個錯誤。

「璃音,要準備錄音囉!」錄音師上村嵐朝她喊道。

「好。」

放下月刊,璃音快步走進錄音室,開始了今天的錄製工作。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