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地點距離主城有一段距離,要是用步行的方式,就算走上一天一夜也到不了。

季薰等人原本是打算拿著阿木虜贊助的車馬費,搭乘馬車前往城外的臨時站租用坐騎。

這是他們唯一知道的運輸工具。

然而,當他們來到城門附近時,卻意外見到一群人聚在一處高塔前,一問之下,才知道魔界還有飛行船這種東西。

飛行船的行走路線固定,一天有三個班次,停靠點大多是中、大型的城市以及一些人潮多的區域。

幸運的是,季薰他們的任務地點也是停靠點之一。

問了飛行船的票價,發現票價比他們租用坐騎還要便宜一半,季薰等人立刻決定搭乘這種交通工具。

飛行船的外型就跟中古世紀的帆船差不多,木造船身,三面大風帆、船首船尾各有兩扇螺旋槳,船艙內設置了兩百個座位,若加上甲板的空間,整艘船約莫可容納四百人。

季薰他們沒有購買船艙裡的坐席票,而是選擇了甲板的無席票。一方面是因為無席票的票價便宜了幾魔幣,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想趁此觀察魔界的地形地物。

飛行船的速度不算快,大約就是比直昇機還要再快上一些。

在這樣的速度下,季薰他們悠哉的靠在船邊,看著下方與遠處的風景,順便偷聽其他人的對話。

甲板上的乘客不算多,若算上季薰他們,也就只有六、七十人的數量。

這些人在上船後,便各自分團站立,各聊各的。

從群聚的狀況看來,這裡應該有九、十團人,團隊人數最少的是五人、最多的則是十七、八人,其中兩個大團隊還是由幾個小團拼湊而成。

打量他們的衣著與裝備後,季薰他們知道這些人全是傭兵,而且他們的目的地與自己一樣,只是要獵捕的魔獸不同而已。

從那些人的對話中,季薰他們取得了幾樣資訊。

一、獸狹山一共分為三層,最外層的魔獸等級最低,最裡層等級最高,而且還有可能遇到罕見的魔獸。

魈他們要獵捕的惡獸,是位於最外圍的低階魔獸,等級為一。

依照魈他們的能力,就算進入中層區也沒有問題,只是他們畢竟是新人,在資訊未明的情況下,魈選擇了最保險的作法,接了最低階的任務,等他們摸熟環境、弄清楚狀況後,再進一步的深入。

二、獸狹山那邊出現了奇怪的異樣,魔獸變得比以前凶狠,而且繁殖速度相當迅速,不少魔獸在找不到食物的情況下,開始下山攻擊住在附近的百姓,也因為這樣,皇室才會丟出一堆獵殺任務,打算鎮壓這次的獸潮。

這時,魈他們這才總算明白,為什麼任務單上的獵殺數量會寫上「無限制」。

「請問一下,你們也是要去獸狹山嗎?」魈向身旁的五人小隊詢問道,態度相當客氣。

聽到這樣的問話,對方稍楞了一下,而後紛紛點頭回應。

「你們是外地來的冒險者?」說話者是一名滿臉鬍子的中年男子,背上揹著一把巨斧。

「嗯,我們兄妹剛來主城不久,第一次接任務,不太了解情況。」魈擺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希望對方能告訴一些訊息。

「第一次接任務,你們就敢接獸狹山的任務?」大鬍子男一雙眼睛瞪的比牛眼還大,「你們瘋了嗎?」

「呃,那些人跟我們說去那邊可以賺很多錢。」魈尷尬的低下頭,「有什麼不對嗎?」

「當然不對!」大鬍子男不客氣的怒罵,「就是有你們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每年才會有那麼多人喪命,什麼都沒打探清楚就想獵殺魔獸,你們根本是在找死!蠢石怪!鼻涕蜘蛛!老子真想剖開你們的腦袋,看看裡面是不是裝了屎!」

對方口沫橫飛的破口大罵,季薰與旱魃悄悄的往後退了幾步,用魈來擋住對方噴濺出來的口水。

被推出來的魈,被季薰與旱魃一左一右封住行動,完全動彈不得,只能鬱悶的低垂著頭,任憑對方的口水洗禮。

而與大鬍子同隊的幾人,則是一臉習以為常外加尷尬、無奈的站在一旁。

「爸,他們就是因為不清楚狀況,才會被傭兵公會的人給拐了,你就別再罵了吧!」一名黑衣青年出面制止,他的武器是一把半人高的雙手大劍。

「是啊,邁格大叔,我們還是趁現在跟他們說明情況,讓他們心裡有個底,也才知道要做哪些防範工作。」拿著弓箭的男子開口附和。

邁格氣呼呼的哼了一聲,才止了罵人的勢頭,開口道:「獸狹山以前就是魔獸眾多的山區,一般人都將那邊分成三個區域,事實上,那裡有五個區域,內、中、外層區、紅霧特區跟無序地帶!憑你們的能力,外區的低階魔獸就夠你們好看的!」

「我們也是知道自己的能力低,所以才選最低階的惡獸任務。」魈抓了抓腦袋,露出一個近乎憨厚的笑容。

季薰則是低下頭,裝出一副羞窘的模樣,而旱魃則是冷著臉,不以為然的輕哼一聲。

「怎麼?不服氣?」邁格斜瞪他一眼,「你以為你的魔力波動很強嗎?那邊的三級魔獸就能將你打趴了!」

出於習慣,邁格早在上船時,就已經將甲板上的人打量了一遍,瞭解同船的這群人的實力,不只是他,只要是有經驗的傭兵,都會有對別人做出探測的動作。

一來是為了瞭解競爭者的實力,二來是為了合作。

雖然是各自接取任務,但若是任務目標相同,不同的傭兵團隊也會合作,一起獵殺魔獸。

這種作法可以免去搶奪獵物的麻煩,還能夠利用人數上的優勢,獵得更多的魔物。

邁格是老手了,認識的傭兵相當多,一看到魈他們三人的陌生人,自然對他們多了一分注意。

進入獸狹山是一件有相當危險性的行為,除了高手與熟悉的老手以外,一般人都會盡可能找其他人合作。

在探量魔力波動後,他發現魈等人的實力不怎麼樣,還在疑惑為什麼他們敢接獸狹山的任務,魈就跑來向他們問問題了。

發現他們三個根本對獸狹山一無所知,邁格才會氣呼呼的對他們一頓臭罵。

「大叔,我這個弟弟就是這副臭脾氣,你別生氣,別理他。」魈笑呵呵的打圓場,季薰則是往旱魃的腰部輕捏一下,示意他不要亂來。

撇了撇嘴,旱魃索性低下頭,裝出一副懺悔的模樣。

其實邁格的探測並沒有失誤,只是在魈他們從阿木虜那裡得知,魔族可以經由探測得知對方實力後,便開始想辦法偽裝自己,試圖隱藏自己的狀況。

最後由旱魃提出一種妖類常用的模擬手法,選定想要的魔法波動,將自己的靈力波動調整成跟對方一樣,他們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整件事情說起來簡單,但魈他們可是嘗試了許多次才完成。

「我剛才說的,是獸狹山『以前』的情況。」邁格的臉色一沉,語氣也嚴肅了不少,「差不多是在半年前吧!獸狹山的魔獸出現了異常,先是傳出低階魔獸大量狂化、自爆死亡,過了兩個月,又傳出新生的魔獸發生變異、大量繁殖的情報……以前的獸狹山危險等級是五星,不過,昨天我聽說,皇室已經將它提升為七星了。」

七星?還沒等魈他們反應過來,旁邊就傳出了驚呼聲。

「七星!那不是最高危險層級了嗎?你確定?」附近的一名傭兵脫口詢問,表情充滿不安。

「騙你們做什麼?」邁格朝對方甩出一個白眼,「要是不信,等一下到星風鎮你們可以去問問。」

星風鎮位於獸狹山下,是前往獸狹山的必經之地,同時也是傭兵們交換消息的地方。

「小子,我看你們就別自找死路了,下船後直接搭回程的船回去吧!」邁格建議道。

知道對方是好意,魈向對方道聲謝,而後又道:「我們好不容易來這裡一趟,怎麼說都要進山走走,就算不獵魔獸,看看風景也好,你放心,我們兄妹別的不擅長,最厲害的就是逃跑,不會有事的。」

聽到魈的話,附近的人都笑了出來。

「臭小子,逃跑這種丟臉的事情,你還說的這麼得意。」邁格朝魈頭上敲了一記,「想當一個好傭兵,膽子就給老子練大一點!」

沒有回嘴,魈只是揉了揉發紅的額頭,呵呵的笑了幾聲。

「要降落了。」黑衣青年提醒了聲。

幾個人回頭一瞧,一座翠綠的高山出現在他們面前,所有人都知道,在那片蔥綠漂亮的美景之下,棲息著極為危險的魔獸。

「要是你們想逛獸狹山,那就在星風鎮買本登山手冊吧!」下船後,邁格還是忍不住開口給了建議,「手冊裡有整個山區的地圖,還有魔獸分佈的情況,雖然上頭記載的魔獸資料已經不準確了,但也還能拿來當做一些參考。」

「謝謝,我們知道了。」季薰感激的道謝。「大叔,祝你們這趟大豐收。」

「大叔,我知道你喜歡我們,不過你也不用露出這種依依不捨的表情。」魈笑嘻嘻的拍拍他肩膀。「說不定我們逛著繞著,就又遇見你們了。」

「呸!老子要去的是中層區,你們想去那裡送死嗎?」邁格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

知道邁格是刀子嘴豆腐心,話雖然說得毫不客氣,但其中卻隱含著關心,魈與季薰互望一眼,瞭然的笑笑,旱魃則是從頭到尾都將對方的話當作耳邊風,沒有任何反應。

「要是真想獵惡獸,就去星風鎮找人組隊。」邁格丟下這句話,隨即領著其他四人離去。

「邁格大叔也真是的,看起來這麼豪邁,關心人的方式卻這麼彆扭。」望著邁格等人遠去的背影,魈笑呵呵的說道。

「那又怎樣?」季薰接口笑道:「你不覺得這樣的大叔很可愛嗎?」

可愛這兩個字一出口,季薰等人明顯看到遠處的邁格絆了一下腳,而他身後的幾人則是雙肩不停抖動,似乎是在忍笑。

窘迫的發出幾聲乾咳後,邁格腳下的速度加快,一下子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嘖嘖!小季,妳學壞了,竟然背地裡調戲大叔。」魈不斷搖頭晃腦,語帶不滿的數落。「我還以為妳只喜歡戲弄小孩。」

「嫩豆腐吃多了,偶爾吃吃老豆乾也不錯。」季薰一臉無所謂的聳肩。

「薰……姊姊。」旱魃面色複雜的看著季薰。

早在魈將他們的身份定位成兄妹時,他對季薰的稱呼也被迫改口,只是「姊姊」這兩個字,他叫起來總覺得有些彆扭。

「什麼事?」季薰笑嘻嘻的望著他。

每當旱魃叫她姊姊時,臉上浮現的那種古怪神情,總是讓她百看不膩。

「那個人看起來不怎麼好吃。」他很中肯的評論道。

「噗~~」魈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季薰則是滿臉黑線。

「我不是……算了,我們走吧!」她無奈的擺擺手,轉身往星風鎮裡走去。

飛行船抵達星風鎮時,已經是下午了,所以他們也不急著進獸狹山,而是慢悠悠的在鎮上閒逛。

作為獸狹山附近唯一城鎮的星風鎮,經營的自然是跟傭兵團與獸狹山有關的生意,光是旅館與餐館就有十數間,除此之外,露營用品、藥劑、武器等商店也十分眾多。

同一條街上,光是武器店就有三間,販售獸狹山地圖、指南或相關物品的店面,三條街就有七家。

附上隨便找一個鎮上的居民,對方就能將獸狹山的情況說上半天,就連小孩子也能隨口說出低階魔獸的基本知識。

「嘖嘖!沒想到這裡竟然有賣空間裝備。」看著架上擺放的幾個空間裝備,魈感嘆的說道。

那些空間裝備的收納容量雖然沒有季薰的空間玉飾大,但卻也讓魈有了購買的心思。

「十立方公尺,五萬三千魔幣。」看著戒指形狀的空間裝備,季薰挑了挑眉。

萊娜曾經跟她提過,身為巡邏隊隊長的阿木虜,薪資算是中城區的中上水準,他一個月的薪水是兩萬七千魔幣,也就是說,眼前這樣東西,要阿木虜兩個月的薪水才買的起,而且這個十立方公尺的空間裝備,還是最便宜的一個。

「獵殺惡獸的任務,一隻惡獸十魔幣……」季薰想起任務單上的酬金,起手拍拍魈的肩膀,「加油!我精神上支持你。」

「我比較需要妳實際行動的支持。」魈反手搭上她的雙肩,一臉的期待。

「今天天氣真好。」季薰轉頭望向外頭的天空。

「太陽很漂亮。」旱魃附和道。

「那道彩虹也很美。」季薰挽著旱魃的手,往店外走去。

「月亮真圓。」

「火星很明亮。」

「咦?有飛機!」

「薰……姊姊,那是大鳥。」

兩人就這麼一唱一搭,直接忽視了身後滿臉鬱悶的魈。

他們在星風鎮逛了一下午,看到了不少新奇有趣的商品,不過因為手上的錢不多,三人最後也只有買了地圖。

在星風鎮度過一晚,隔天清晨,天才濛濛亮的時候,三人就已經動身出發,進入了獸狹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