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午飯,奶奶抱著小彌叨叨絮絮的說話,直到小彌沉沉睡去。讓小彌躺在木板床上,她輕手替她蓋上薄被。

「妳要不要先換下這身衣服,順便洗個澡?」她親切的問。

當季薰滿身沙土的從外頭走入時,小彌與奶奶全嚇了一跳,季薰扯了個謊,說自己不小心跌到農田裡,儘管已經用水清洗,衣服上還是殘留了部分土污,泥味纏身。

「我這裡有一些舊洋裝,要是不嫌棄的話,就請換上吧!」奶奶從木造衣櫥裡拿出一件碎花洋裝。

「謝謝。」

季薰走入浴室洗澡、更衣、清洗衣服,待她走出時,奶奶已經沏好一盤水果放在桌上。

「真好看。」她由衷的稱讚,「像你這樣漂亮的小姐,不管穿什麼都好看。」

害羞的笑笑,季薰還是第一次做這種裝扮。

「這是妳以前的衣服嗎?」

「這是我做給小彌媽媽的衣服,後來她說衣服太多,想要清掉,我覺得丟了可惜,所以就將它收起來了。」奶奶的笑容裡帶著感慨。

「我覺得這衣服很漂亮。」季薰真誠的稱讚。

雖然是碎花洋裝,但衣服的花色十分淡雅,看起來不顯俗艷與老氣,從它的保存狀態看來,奶奶應該非常珍惜這件衣服。

將洗好的衣物拿到外面院子晾,季薰轉身回到屋裡,奶奶沏了一壺清茶,茶香隨著冉冉上升的熱氣溢出。

「喝點茶、吃點水果吧!」她朝她招呼道。

配著茶,兩人談了彼此的一些事情,小彌的雙親七、八年前搬離這裡,留下奶奶一個人,平日她的休閒就是在屋後的小田地種種蔬菜、在前院養養雞鴨,過著自給自足,簡單且單純的生活。

對於小彌的雙親,奶奶並沒有多作描述,季薰也不便多作探問。

她曾聽小彌提起,她是玹澄楓收養的孩子,既然會將小彌送給別人扶養,那肯定是雙親出了事故,再加上奶奶無力扶養,才會做出這種決定。

在奶奶面前提起過世的孩子,未免也太過傷人,她不想害這位仁慈的長者憶起那段過往。

「小彌是個很難得的孩子。」奶奶感慨的道。

「是啊,她非常懂事,心智也很成熟。」季薰淺笑回應。

「謝謝妳陪她回來,我還以為我這輩子見不到她了。」奶奶的眼眶微微泛紅。「以後也請妳多多照顧這孩子。」

「怎麼會見不到,以後小彌還是會常常回來。」季薰有些窘迫的陪笑。

「妳不用瞞我。」奶奶勾起淺笑,目光悠遠,「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妳應該也看見了吧?我身上這個。」她指指背上的黑影。

「……」莫名地,季薰臉上一陣燥紅。

比起對方的坦然以對,她覺得自己說出那樣的虛情安慰,對奶奶很失禮。

「可以請問一下,您怎麼了嗎?」季薰想知道原因。

「我生病了。」奶奶就這麼一語帶過。

然而,除了籠罩在她身上的黑影透著死氣,季薰實在看不出奶奶有哪一點像病人。

「妳有去醫院做身體檢查嗎?」她小心翼翼的追問。

「醫院沒辦法治我的病。」她緩緩搖頭,「這是業障。」

「業障?」季薰更不明白了。

「妳們今天晚上要留下吃飯嗎?」奶奶轉開了話題。

「要。」季薰點頭。

原本是預計下午就離開,但,現在季薰改變主意了,她想讓小彌與她奶奶多相處幾天。

「反正明後天是假日,多住幾天也可以。」季薰笑著提議。

「可以嗎?」奶奶有些喜出望外。「可是對方……收養小彌的人他們答應嗎?」

「我打個電話跟他們說一下。」季薰拿著手機走到庭院。

向東伶說了事情經過,東伶很快就准假了,還說她就算要住上一星期也行,至於佐˙司魂院那邊,玹澄楓也爽快的同意,還說要派人送小彌的換洗衣物過來。

向奶奶回報後,她的笑容更顯燦爛。

「晚點我要去黃昏市場買點菜,妳有想吃的菜嗎?」

「都可以。」

待小彌睡醒,一行三人徒步走到黃昏市場採購,奶奶在鄉里間的人面很廣,菜市場裡攤販、買菜的婦人、路人、玩耍的孩子,每一個人她都認識,心情極佳的她,逢人便介紹小彌與季薰,說她們要來陪自己住上幾天,相熟的攤販還因此送了不少食材,幫她們加菜。

採購完畢,奶奶領著兩人來到萬應公廟前,甫一走近,季薰見到先前那位將軍端坐廟中,穿著同款式古戰袍的士兵,忙碌的進進出出,執行將軍下達的指令。

點了香,奶奶將香炷分給兩人,面向廟裡,奶奶向將軍介紹小彌與季薰,並虔誠的向將軍祈求,請他保佑兩人平安健康,對於自己的事、自己的健康卻隻字未提。

透過繚繞的煙霧,季薰望著奶奶、又望向廟裡的將軍,結果意外發現,原本端坐在位置上的將軍,竟停下手上的工作,專心聆聽奶奶的祈願,並在奶奶彎身鞠躬時,自己跟著起身回禮,士兵們同樣依循將軍的動作,紛紛向奶奶行禮。

此種景象,看得季薰瞠目結舌,心中溢滿疑問。

回家的路上,祖孫倆有說不完的話題,小彌還哼歌給奶奶聽,伴著夕陽的餘暉,日光將三人的影子拉得老長,映在田埂上。

回到家裡,奶奶開始著手準備晚餐,小彌幫忙準備食材,季薰則是在院子裡幫忙收拾晾乾的衣物。

正當她轉身準備進屋時,意外感受到一股氣息,回過頭,她見到景泱站在不遠處,手提著一個小行李袋。

「原來他們叫你送衣服來啊?」季薰笑嘻嘻的上前,對方臉上卻沒有笑容。

「結界。」景泱開口道。

「啊,抱歉,剛才因為有一些地靈聚集過來。」季薰迅速將結界解除。

「拿去。」沒有多說,景泱將行李袋往她懷裡一塞,轉身準備離去。

「你不留下嗎?」季薰叫住他。

「不要。」背對著季薰,他回話的聲音有點悶。

「你們……吵架了嗎?」季薰想不出其他猜測。

「沒有。」

「沒有嗎?你感覺好像在生氣。」

「那是因為──」回過身,話到嘴邊,他卻突兀的打住,「算了,沒事。」

「幹嘛啊?不甘不脆的,一點也不像你。」季薰實在很不喜歡這種吞吞吐吐的對話。

「嘖!不想說就是不想說,問那麼多作什麼?」景泱煩躁的抓抓後頸,才想離去,卻意外見到附近站著一名將軍。

季薰詫異的一愣,隨即脫口道:「景泱是這戶人家的朋友,不是來作亂的妖怪。」

不知道為什麼,她見到將軍的第一個直覺反應是:他是為了保護奶奶而來。

「……」沒有回應,將軍僅僅朝她點頭回應。

「他認識我。」景泱沒好氣的回應,臨離去時,他突然停下腳步。

「妳有問題就問他吧!」身形一閃,景泱從她眼前消失。

問他?所以說這個將軍知道所有事情?季薰發楞的看著將軍。

「……」似乎是被她盯的很不自在,將軍轉身往另一頭走去,身影消失在暮色中。

問將軍啊……季薰心底隱隱有了打算。

「季薰姐姐,妳怎麼站在那邊發呆?」小彌站在門口叫著她。

「啊?」回過神,季薰朝她揚揚手上的袋子,「妳的換洗衣服送來了,要不要先去洗澡?」

「好!」快步跑上前,小彌從季薰手上接過行李袋。

當日的晚餐,奶奶煮了許多小彌愛吃的食物,一桌子的佳餚琳瑯滿目,菜色樸實,沒有大魚大肉,但每一道都能吃得到奶奶的愛心。

三人開心的吃吃喝喝,度過極愉快的家庭時光,收拾剩餘的菜餚後,三人坐在屋外乘涼,仰望滿天星斗,夜風輕拂,雖然有點偏冷,在三人高亢的情緒下,這涼風恰好為她們降溫。

奶奶跟她們說了很多鄉野故事,帶著點神話色彩、又有些真實,兩人聽得津津有味。

「奶奶,那位將軍有喜歡吃的東西嗎?」季薰隨口問道。

既然要去人家那裡探問消息,自然不能兩手空空的去。

「我也沒留意,大部分就是供奉水果、三牲……」奶奶側頭想了想,「對了,我有時候會帶茶過去,泡給他喝。」

「茶啊……」也是,古代人好像喜歡喝茶。

雖然也有不少鬼將偏好喝酒,不過那位將軍看起來,不像是一位喜愛杯中物的人。

正當季薰計畫隔日依早去找將軍「聊天」時,沒想到將軍卻先一步找她了。

稍晚一點,她們陪著奶奶唸佛修課,這是奶奶每日的重要行程,早晚各一次。

室內薰香繚繞,神桌上供著觀世音菩薩的神像,慈眉善目的觀音像似乎與奶奶的面容疊合。

在這種莊嚴而安詳的氣氛中,打坐中的季薰,意識漸遠……

恍惚中,她的面前來了兩名士兵,恭敬的請她前往廟中,與將軍一聚。

她才剛站起身,眼一眨,人就來到了廟前。

廟門口聚集了眾多士兵,他們分站成左右兩列,將軍坐在廟裡。

「請坐。」他起手示意正前方位置。

在眾目睽睽下,季薰乖乖的坐在將軍對面。

「請問你找我有事嗎?」在問出自己的問題之前,季薰先向對方確認。

「我想請妳幫我調查一件事。」將軍開門見山的道。

「可以請你先說明是什麼狀況嗎?」季薰小心翼翼的問:「我不確定我有沒有能力幫這個忙。」

「我想請妳調查那位老菩薩的孩子。」將軍回道。

「你是說小彌的爸爸媽媽?」季薰納悶了,「他們不是去世了嗎?」

「去世?」

「對啊,不然怎麼可能將小彌給別人收養?」季薰提出她的困惑。

如果不是因為家庭發生變故,哪有人會將自己的孩子送人?

「原來妳什麼都不知道……」將軍沉吟一會,緩緩道出整件事。

在將軍的解說下,季薰聽到了令她驚愕的真相。

很久很久以前,小彌的祖先是侍奉神明的大家族,家業十分興旺,家族的每個人都有通靈能力,也因此家裡出了乩童、靈媒、算命師、風水師等等,因為名氣盛大,不少人前來拜師學習,開枝散葉之下,家族在最輝煌的時期中,徒弟遍佈全國。

逐漸地,他們的財富開始累積,在利益薰心之下,子孫漸漸走偏,失去修道者的心性與信念,見到他們墮落,神明發怒的施與懲罰──事業不順、財運不順、家中大小事不斷,然而,儘管遭遇了這些,他們卻只埋怨神明沒有護佑,完全沒有反省自身,到最後甚至還將神明送走,不再供奉。

種種行為終於讓神放棄了他們,收回他們的天賦,因為如此,他們家道也逐漸沒落。

在這種福分盡失、背負重重業障的情況下,照理說他們應該無法再度翻身,除非他們將罪孽清除,然而,就在幾十年前,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重新取回靈力,力量甚至比過往更強盛,後來甚至還買房、買車,舉家搬到台北居住。

過了幾年,奶奶突然單獨搬回鄉下,從此過著獨居的生活,對於過往的生活隻字不提。

有幾次她的兒女有回來過,但,他們並不是來探望老人家的生活,而是要逼她賣掉那間老宅。

「所以說,小彌的爸爸、媽媽還活著?」季薰聽明白了,也弄糊塗了。「如果他們還活著,而且生活過的很好,那為什麼他們要拋棄小彌?」

「不清楚。」將軍也查不出原因。「我只知道,他們將孩子拋棄的那一年,老菩薩就搬回來這裡。我見過那對夫婦,他們身上有奇怪的力量,那股力量越來越巨大,好像快要將他們吞噬。」

「所以你是要我查他們力量的來源?」季薰臆測的追問。

「沒錯。」將軍篤定的點頭,「我總覺得此事不尋常,那股力量中帶有血氣,不是凡人該有的氣味。」

提起這件事,季薰連帶想到奶奶身上那片黑影。

「你知道奶奶身上的是什麼東西嗎?」

「……業障。」將軍的音調裡透著淡淡的感慨。

「業障?」季薰想起奶奶也是這麼回應她,「奶奶難道有做了什麼事?」

「不,不是她,是那些人。」將軍有些動怒的握拳,「老菩薩將他們的業障全背到自己身上,替他們承擔了一切。」

頓時,季薰突然明白了,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奶奶沒病沒痛,管生死簿的文官卻告訴小彌,說她的奶奶「生了重病」,要她快點趕回來,見她最後一面……

「不是說『各人造業、各人擔』?為什麼那些人犯錯卻是奶奶承擔?這樣不公平!」她的情緒轉為激動,眼眶發熱。

「我也不懂。」將軍的怒氣比她更盛,「為什麼她要這樣祈求,為了那些不肖子息,她寧可跪上幾天幾夜,硬是求觀音菩薩順了她這個心願!」

「不能想辦法嗎?」想起奶奶背負著那龐大的重擔,季薰茫然了,「沒有辦法將它除掉嗎?」

「已經生根了。」將軍搖頭,「那東西連著她的心臟,每日啃食她的生命,除與不除都是死路一條。」

「怎麼會這樣……」季薰心頭泛冷。

那麼仁慈、和善的一位老人家,為什麼要承受這樣的折磨?

「我沒辦法拯救老菩薩,但,我想查清楚究竟她的子孫做了什麼事,妳願意幫我嗎?」將軍說出請求。

「好。」季薰一口允諾。

她也很想弄清楚整件事,那些人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奶奶要背負他們的罪?

「這個軍令交給妳,要是需要協助,可以用它向我們尋求協助。」將軍交給她一個木雕令牌,令牌不大,約莫掌心大小。

一陣煙霧襲來,遮去了季薰視線,待霧氣散去,她發現自己回到屋內,奶奶正好結束經文的唸誦。

「……請觀世音菩薩保佑全家身體健康,要是有什麼災厄,也請菩薩幫忙化解。」手持佛珠,奶奶閉眼誠心祈禱。

聽著她的祈願,看著她負著的業障,季薰突然覺得鼻頭泛酸。

孩子不肖,沒有好好侍奉老人家,甚至還逼著她賣掉祖宅,但,身為母親,她卻還是關心著孩子們,無私的奉獻祝福,甚至連性命也賠上。

這麼做,真的值得嗎?季薰心底懸著深深的疑問。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