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門外敲了幾分鐘的門,發現裡頭全無回應,季薰索性直接開門進入。

房間裡一片漆黑,黑色窗簾、黑床、黑色傢俱,唯一有色彩的東西,大概只有電視跟電腦螢幕的畫面彩光。

穿著黑色絲質睡袍,留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女子坐在電腦前,碧綠色的雙眼緊盯著螢幕,對季薰的叫喚置之不理。

「她就快看完網頁了,再等她十分鐘吧。」不見人影,只有一個女子聲音幽幽地響起。

依著對方的話,季薰坐在沙發上,緩緩吃著她的聖代,等她將那冰品解決後,水色也終於有了動靜。

原本像是雕像般定住的她,大大伸了個懶腰,起身,左右轉動著腰部運動。

「咦?妳怎麼在這裡?」後知後覺的發現季薰,她有些詫異。

「妳知道死神殿的位置嗎?」季薰開門見山的問。

「在冥界。」語畢,水色用狐疑的神情望著她,「所有生死體系的組織都在冥界,妳不知道嗎?」

「我知道。」季薰苦笑著,「我的意思是,妳知道死神殿的正確位置嗎?那邊的地形圖,或者是要怎麼進去裡面?」

「死了,將妳的靈籍遷移就能進入了。」她懶洋洋的道。

「……我想要活著進去。」

水色朝她揮揮手。「如果想要觀落陰,就去找道士、仙姑吧。」

「不是這個意思。」她無力了。「我有朋友被死神殿抓走了,我想去救他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水色理解的拍手,「這樣我就不知道了。」

「果然。」季薰苦悶的發出一聲輕歎。

「不過我可以上網幫妳找找。」她重新坐回電腦前。

死神殿會在網路上公佈位置嗎?季薰深感匪夷所思。

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網路搜尋一陣子後,水色停在一個畫面前。

「有了,這裡有死神殿的地形圖。」她將它列印出來,足足有十幾頁,「雖然是幾十年前的地圖,我想應該還可以用。」

還真的有?季薰詫異的將那疊紙接過手,地圖畫的十分精細,每一個地點、每一間處所都被詳細寫出。

「太誇張了,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她有點懷疑這份地圖是假的,可是,上頭的記載卻又十分詳盡,就連警衛交換班的時間表也有。

「網路無遠弗屆。」水色笑嘻嘻的道:「沒聽過一句話嗎?『網路什麼都有、有什麼都不奇怪』。」

「呵呵,好像是這樣……」季薰發愣的乾笑。

就像現在,她明明就站在水色身後,跟她看著同樣的螢幕,可是畫面上的文字她全都看不懂,有些網頁還被打上馬賽克,但,水色卻能讀出裡頭的訊息。

「為什麼妳看的到?」她萬般不解。

「因為我是這網站的會員啊,非會員看不到內容。」她理所當然的回。

「找到了。」水色停在一個網頁上,「這裡有個『運送者』,他可以帶妳到任何地方。」

「運送者?」季勳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名稱。

「這是很久以前就有的行業,類似計程車之類。」水色簡單的解釋,「他們都是擁有移動能力的人,利用這項能力送人到任何一個時空,藉此賺錢。」

她拿起紙筆,抄下網頁上的姓名跟電話,遞給季薰。

「擁有這項能力的人越來越少了,而且力量也越來越薄弱,我不知道這個人可以做到什麼地步,妳先跟對方聯絡看看吧。」

「好。」依著字條上的號碼,她撥打了電話。

接電話的是一個女生,說話的音調溫柔似水,一股隱約的香氣從話筒彼端傳來。

「你好,請問你是運送者,川羯嗎?」

「不,我是他的助理,川羯先生現在正在忙。」對方客套的說著,「請問您知道我們的交易方式嗎?」

「不知道。」

「那麼我先為您進行解說,我們不過問客人進行運送的理由、原因,也不會洩露任何跟客人有關的事情,包括您要去的地點,運送途中我們會保證您的安危,當您一抵達目的地,您的一切將與我們無關……」

對方的談吐跟介紹方式,突然讓季薰想到KTV裡,那些服務員對客人所做的消費說明。

「至於向您索取報酬的部份,需要到川羯先生跟您面談之後,由他評估開出,順帶一提,索取的酬勞並不是只限定金錢,寶石古董、器官、靈魂、才能、知識……或者是您身邊的親人,都有可能成為報酬的一部分,但是,若川羯先生發覺您並沒有他想要的物品,這場交易也會就此取消,也就是說,這場交易成功與否的決定權是在川羯先生身上。以上的說明,您暸解了嗎?」

「嗯,我知道了。」

「那麼,您還要繼續進行這項委託嗎?」對方確認的問。

「要。」

「好的,我這就為您進行登記,請問您的名字是?」

「季薰。」

「季薰小姐,請問您要到哪裡呢?」

「死神殿。」

「死神殿,好的。今晚八點,川羯先生將會前去與您見面,請告知您要跟他見面的地點。」

「見面地點啊……」季薰本想說出自家住址,可是又覺得好像不太妥當。

「約這裡吧。」水色瞇眼笑著,「我很想見見所謂的運送者。」

「嗯。請到西門町的……」她報上了地址,連帶結束通話。

「需要武器嗎?」水色的綠眸閃耀著光輝,雖然她的態度慵懶,聲音卻透著興奮。

要去的地方是死神殿,而且她又是要劫獄,如果有武器那當然是最好了。

「妳有嗎?」

「放在儲藏室,跟我來吧。」水色起身往門外走去。

兩人來到同層樓的某間房間前,推開門,這間儲藏室是水色打通了兩間房間,刻意騰出的地方,專門用來收納她網購、電視購物所買的東西。

「這些……是我離職之後妳又買的?」季薰瞠目結舌的問,裡頭成堆的物品幾乎要淹沒了這個地方。

記得她離職之前,曾被迫幫忙整理這間儲藏室,將三分之二的東西給清除,可是現在,這裡竟然又恢復成原先的爆滿狀態?!

「購物台最近推出很多折扣優惠。」她聳肩笑笑。「我記得武器應該是放在那邊。」

「嗯?」季薰瞧著水色隨手劃出的區域,「妳是說那裡?三分之一個房間?」

這要叫她找到什麼時候啊?

「我叫小鬼幫忙找好了。」水色用腳將地面的東西左右掃開,清出一塊空地,徒手在上面畫了召喚陣,唸動咒語。

咒語結束後,身高約莫半公尺高,有著綠色鱗片皮膚、尖長毛耳朵、鮮紅大嘴的小鬼從裡頭跳出,不一會,數十隻小鬼現身等候差遣。

「去,只要是看到武器,就拿來給我們。」水色命令道。

尖銳的回應一聲,小鬼們蹦蹦跳跳的衝往房間四周,揮動細長手臂,大肆翻找著各個物品堆。

「小心點,不要把我的東西摔壞。」水色出聲警告,「要不然我將你們全吃了。」

聽到這句恐嚇,小鬼們的動作隨即變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犯了錯,馬上就被水色生吞活剝吞下肚去。

「季薰、季薰、季薰!」正義氣喘吁吁的衝到房間裡,「我聽大廚說,妳要去死神殿劫囚?這是真的嗎?」

「沒錯。」

「妳、妳瘋了嗎?」正義抓著她的雙肩,激動的道:「妳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這種事情妳也想的出來?」

「你那麼緊張作什麼?」季薰抓開他的手,「我又不是要去閻王殿鬧事,不用緊張,不會害到你。」

「可是妳要去的地方是死神殿啊!」正義氣急敗壞的道:「難道妳以為那邊比較好混?那些死神是隨妳欺負的嫩豆腐?不要說我沒有警告妳,要是妳被抓到,妳一定會被懲罰,說不定會直接被判死刑,把妳殺了,還把妳的靈魂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我會小心不要被抓到。」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妳能保證他們都不會發現妳?妳有把握一切順利?季薰……」

正義開始長篇大論、苦口婆心的勸導,只不過後續的話季薰全充耳不聞。

「咕嘎、咕嘎、咕嘎!」

翻找到武器,小鬼們捧著它,快步跳向水色,將它擱在兩人前方的桌上,而後再繞回去繼續尋找。

「這隻狼牙棒很不錯,威力強,一揮就可以將死神打飛。」水色抓起桌上的武器,「而且它還有經過八家將加持喔!」

「狼、狼牙棒?」正義瞪大了眼,「水色,妳是要她拿這個去找人尋仇還是殺人啊?不、不行!季薰,妳絕對不能用這個!」

「我當然不會用它。」季勳將它拿在手裡掂著重量,「這東西太重了,不方便。」

「說的也是。」水色同意的點頭。

在兩人談話時,小鬼們陸陸續續找出其他武器,面前的桌子隨即堆出一座武器山。

「水色,妳……是打算進行軍火買賣嗎?」看著桌上堆著一堆高危險凶器,正義額上淌出冷汗。

桌面上堆了各式各樣的槍枝、彈砲、炸藥,簡直就像是一個小型軍火庫。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他沒見過、不知道用途、看起來好像很危險的東西。

「有備無患嘛~~誰知道以後會不會用到?」水色朝他聳肩。

妳是打算在什麼情況用到啊?正義深感無奈。

「網路上有賣這些東西啊?」季薰甚感驚愕。「我從來沒看過,妳是在哪個網站買的啊?」

「高度機密的會員網站,如果妳想加入,我可以當妳的推薦人。」水色神秘兮兮的道:「本來我還想買戰車跟戰鬥機,可是我下單晚了一步。」她惋惜的嘆氣。

「季薰,妳不……」

「正義。」不想再聽他碎碎唸,季薰直接打斷他的話,「劫獄這件事情我是一定會去做,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後悔,如果你真的是我的朋友,你就不要干涉。」

「可是……」

「與其在那邊一直阻止,不如幫忙選武器。」水色在武器堆裡不斷翻找著,「不想幫就閃邊去,不要妨礙我們。」

不、絕對不能放任她們兩個。正義心想。要是讓她們自己找,會拿什麼恐怖的武器都不知道,還不如他來找一些攻擊性較低的武器,降低死傷。

「再怎麼說我也是季薰的朋友,當然要幫忙!」他假意的說道。

在武器堆裡找了一會,正義從最底層抓出了一張凳子。「這個東西好像不錯。」

「折凳?」季薰不以為然的挑眉,「你該不會要跟我說,它是七武器之首,乃天下第一神兵,折凳的奧妙,就在於它能隱藏於民居之中,隨手可得。還可以坐著它來隱藏殺機,就算被警察抓了也告不了你?」

「啊?它是武器之首?真的嗎?誰說的?」正義愕然的問。

「星爺說的。」水色回道。

「星爺?」

「不認識就算了。」季薰朝他揮揮手。「總之,你要我拿這種折凳打人,我還不如用我的刀去砍。」

「這張折凳不是用來打的,它是定時炸彈。」

「炸、炸彈?」這可真是出乎正義意料之外。

「上面的按鈕是定時裝置。」水色指著椅面上的按鈕,開始介紹折凳的功能,「除了有定時功能之外,如果有人不小心坐到這個板凳超過三分鐘,它就會立刻引爆,附近半公里都會被炸成平地。」

「不、不行!這麼危險的東西不能帶去!」正義立刻將折凳放到一旁。

「是啊,我是要去劫獄,又不是要去搞破壞。」季薰申明著。

「不破壞就沒什麼好玩了,我本來還想推薦妳這個。」水色抓起另一個透明盒子,裡頭裝著一個黑色、圓扁形的物體。

「那是什麼?」

「縮小版的黑洞。」水色回道:「只要將這個盒子打開,裡頭的黑洞就會吞蝕周邊的一切,雖然它有空間限制,不能像真正的黑洞那樣吸取一切,不過我想,它應該可以吃掉一部分的死神殿吧。」

「水色,季薰她是要去救人,沒事吞掉人家死神殿做什麼?」正義氣急敗壞的吼,同時也將那個黑洞沒收了。

「有句話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難得去死神殿,當然要做個記號,讓他們記住季薰啊。」

「季薰,不可以,妳絕對不可以這麼做!」正義央求著她。

「我不會那麼沒分寸。」季薰笑嘻嘻的道:「畢竟我是去劫囚,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

「……」無言,正義已經放棄跟她們兩個溝通了。

「水色,難道妳沒有買普通一點、威力小一點、實用一點的東西嗎?」

「這個、這個,這東西一定實用!」水色將一把菜刀遞給季薰,「這把菜刀很鋒利,可以切割很多東西,不管是牆壁、石頭還是鋼鐵,沒有它不能切的東西。」

「真的?」

季薰測試性的往鐵桌彎角劃了一刀,桌角立刻被她給切了下來,輕輕鬆鬆、毫不費力,就跟切豆腐沒什麼兩樣。

「季薰,那把刀子太危險了,妳還是拿這個吧。」正義挑了另一樣物品給她。

「電擊棒?那個對死神有用嗎?」季薰懷疑。

「應該有吧。」正義點頭回道:「而且電擊棒的殺傷力比較小,這樣就不用擔心會傷到人。」
「錯了。」水色訂正的說道:「這個是針對魂魄妖怪的電擊棒,如果將它轉到最大輸出,被電到的人都會魂飛魄散。」

「電擊棒不是『和平的防衛性武器』嗎?」正義臉冒黑線,「妳買這種恐怖的殺人凶器做什麼?」

「它正在進行特價,所以就買了。」水色說出賣東西的一慣理由。「女人啊,就是抵抗不了『特價』、『限量』、『最後一件』這種宣傳詞。」

「怎麼小鬼連遙控器也歸類在武器啊?」季薰哭笑不得的拿起那樣物品。

「那東西其實沒什麼用。」水色聳肩答道:「只是能控制別人的行動速度而已。」

「控制速度?」

「上面不是有快/慢速、暫停、倒退嗎?就像看電視一樣,讓人的動作快速進行、暫停之類。」

「這個我要了。」季薰將它收下,並拿起另一個罐子。「這個是防狼噴霧嗎?」

「催眠噴霧。可以將人催眠之後,指揮他們行動,催眠效果好像是三分鐘吧。」

「這個應該也用的到。」

接著,季薰又找到幾樣不錯的東西,一一將它留下。(剩餘的武器全被正義當成危險物品,封印沒收了。)

「有袋子嗎?我要裝這些東西。」她往四周張望。

「為什麼要袋子?隔空收物、取物妳不會嗎?」水色向她提出一個超乎常理的問題。

「那種高級技術只有神仙會吧?」季薰被她的話擊倒了。

「而且還是修鍊有成的資深神仙。」正義補充道。

「是嗎?」水色徒手往半空一抓,一塊橢圓形青玉憑空出現在她手中,玉石下方結著紅穗。

這種「表演」看的正義跟季薰目瞪口呆,雙雙拍手鼓掌。

「這個是空間裝置,就像包包一樣,可以讓妳放東西。」

「類似……多啦A夢的四度空間口袋?」季薰錯愕的將它接過手。

「有點接近,不過它好像沒辦法像口袋那樣放那麼多東西。」水色側著頭說道:「如果它從綠色變成紅色,就表示裡頭的空間滿了。」

「要怎麼收跟拿?」

「將要收的東西靠近玉石,喊一聲『收』,那就可以了,要拿的話就是喊東西的名字。」

「這樣它就會知道我要什麼?」季薰感到很質疑。

「當然,它有加裝人工智慧,可以進行判斷。」水色語帶驕傲的道。

……好一個有人工智慧的四度空間袋。

「要使用之前,妳要先在上頭滴血。」

「這個東西還需要『認主儀式』?」情況好像越來越超現實了。

「不是啦,那是防盜系統。」水色輕笑著,「類似指紋監控那樣。」

「這、這產品還真是高科技。」

季薰往食指咬了口,將血抹在玉石上頭,如同海棉一樣,玉石瞬間將她的血吸入,光芒閃了閃,色澤變得比之前還要明亮。

季薰將玉石結在腰上,順手抓了幾樣物品放入。

「水、水色,妳可不可以幫我買一個這個啊?」正義心動的道:「費用就從我下個月的薪水扣。」

「不好意思。」水色朝他搖搖手指,「這個是限量絕版貨,全世界沒幾個,已經賣完了。」

「欸,怎麼這樣……」他大受打擊的垮下臉。

水色感概的拍拍他肩膀,「這個經驗告訴你,以後看到想買的東西,下手一定要快、狠、準,誰知道以後還能不能買的到?」

「嗯、嗯,我以後一定記住!」他認真的點頭。

「七點了,先去吃個飯、填飽肚子才有力氣打架。」水色收起小鬼,步出房間。

經由水色提醒,季薰這才發覺,原來她已經在這間儲藏室耗掉半天時間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