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薰原本打算回到台北,再開始進行調查工作,沒料到次日下午,她竟然就見到了她要調查的人──小彌的雙親。

對方也沒料到奶奶會有訪客,兩人見到她與小彌時,臉上閃過詫異與不悅神色。

若這樣的反應是針對季薰,那倒說得過去,畢竟她是一名素未謀生的外人,但……

為什麼他們連看都不看小彌一眼?站在門外,季薰默默的觀察。

兩人對待小彌的態度十分冷漠,甚至是刻意的疏離,彷彿小彌身上帶有什麼可怕病菌,一碰就會令人致命似的。

臉上神情除了明顯的厭惡之外,還隱隱透著不安、戒備與擔憂,情緒極其複雜。

兩人身上帶有濃厚且陰鬱的血氣,以及似妖、似人又似鬼的不明濁氣,十分雜亂,若隱若現的腥臭味混雜在氣息之中。

「媽,妳一個人住在這裡也不是很方便,這屋子這麼大,要打掃也麻煩。」小彌的母親,麗芬假意的勸告。

年近四十的她,身材保養得宜,一身名牌華服,穿戴著各式各樣的珠寶飾品,十足的貴婦感。

而她的丈夫則是西裝筆挺,配戴鑽錶、名貴戒指與項鍊。

「媽,我們幫妳找到一間很不錯的養老院,那邊設施非常好,妳去那邊有人照顧,我們也比較安心。」說著,小彌的父親從牛皮紙袋拿出一疊相關資料。

「媽,妳看看,這是我跟俊安一起幫您挑的安養院。」麗芬快速將介紹資料攤開,在光線的折射下,她手上的鑽戒光芒映在紙張上,閃閃發亮。

「不用了,我住這裡就行。」連看也沒看,奶奶直接回絕。

「媽,妳幹麻這麼固執?守著這間破房子有什麼好處?」兒子俊安動怒了,面露不悅。

「俊安,你怎麼可以這樣跟媽說話?」以手肘撞了撞他,麗芬以眼神掃向站在門口的季薰。

面色一僵,他緩了緩口氣,「媽,妳年紀這麼大了,就算身體很硬朗,體力也是大不如前,要是妳不小心跌倒或怎麼了,這裡離醫院那麼遠,真的很危險。」

「我會小心,不會有事。」奶奶依舊不肯妥協,「再說,這裡街坊鄰居這麼多,要是我出事,他們也會第一時間趕過來幫忙,不用你們擔心。」

「算了、算了。」站起身,俊安往手錶看了一眼,「我晚點還有事,要走了。這些資料放在這邊,妳有時間就看看,想搬了再跟我說。」

夫妻倆轉身走到屋外,經過季薰身旁時,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住腳步。

「好香。」麗芬脫口道。

循著香味,兩人望向季薰,他們的目光讓季薰的背部竄上一股寒意。

「妳是我媽的朋友嗎?叫什麼名字?」麗芬握住她的手,輕輕的撫摸,「好細緻的皮膚,年輕真好。」

「季薰,我是小彌的朋友,陪她回來探望奶奶。」她刻意強調,希望讓兩人注意到站在角落處的小彌。

「喔,原來是小彌的朋友啊?」兩人笑的勉強。

「這麼久沒見到小彌,長高好多。」父親俊安從口袋抽出皮包,「零用錢給妳,去買一些零食、衣服。」

「不、不用了。」回話時,小彌始終低著頭。

「這樣啊,那我就不勉強妳。」迅速將錢收回,俊安順手整整衣服。

「說起來慚愧,當初我們因為三餐無法溫飽,小彌生病了我們也沒錢讓她去看醫生,不得已才會將小彌送人。」麗芬向季薰解釋過往,畫著彩妝的面容硬擠出哀傷,「還好扶養她的人家對她很好,讓她成為這麼乖巧的女孩。」

伸出手,麗芬似乎想要撫摸小彌的頭髮,但卻在接近時僵硬的縮了手,轉以笑容掩飾這份尷尬。

「那你們現在有考慮將小彌接回去嗎?」季薰刻意的追問。

「這怎麼可能!」俊安脫口嚷著。

這樣的回答讓小彌的身子僵了一下,頭低的更低。

「欸,你這樣說會讓人誤會啦!」暗地裡扯了扯丈夫的衣袖,麗芬打圓場的朝季薰一笑。

「對方將她養育的這麼大,在她身上下了這麼多心血,我們根本沒有盡到養育的責任,現在怎麼可以再跟人家討回來?」巧妙地,她將話給圓了回來。

「是啊、是啊,我就是這個意思。」陪著笑,俊安附和著妻子的話。

「對了,雖然這種要求有些不太妥當,不過我希望妳可以幫我們勸勸奶奶。」麗芬接著提出要求,「她年紀這麼大了,應該要好好的享清福,我們幫她選的安養院可是五星級安養院,一個月要付二十萬的照顧費呢!」

「既然想孝順奶奶,為什麼不接她一起住?」小彌提出她的疑惑。

「我們當然想。」清掃她一眼,麗芬臉上閃過不悅,「只是我們每天都很忙,沒時間陪她,又擔心她一個人悶在家裡會無聊,所以才想送她到安養院,那裡有很多跟她同年紀的人陪她,這樣她的生活也比較有趣啊!」

「小彌,妳爸爸媽媽這樣說也沒錯。」季薰附和著對方的話,「奶奶一個人在這裡實在太寂寞了,有同年紀的朋友會比較好。」

「沒錯、沒錯,我們可是為了她著想。」麗芬笑吟吟的點頭,「再說,這間老房子住起來也不舒服,」

「這是我的名片。」俊安從上衣口袋拿出名片盒。「以後要是有空,就請妳常常陪小彌回來,順便幫我們勸勸她。」

將印製精美的名片接過手,季薰看著上面的燙金字樣──Resurrection

「你們是Resurrection的人?」季薰故作好奇的問。

「妳知道我們教會?」夫妻倆顯得訝異。

「我們圈子裡有很多人加入,我在模特兒公司工作。」她笑吟吟的解釋,「聽說你們那邊很靈驗,有很多信徒。」

「原來是這樣。」被如此稱讚,俊安得意的咧嘴笑了,「不只是模特兒,一些導演、老闆還有大明星都是我們裡面的信徒。」

「喔?請問你們是恭奉什麼神啊?」季薰近一步探問。

「沒有神。」麗芬神秘兮兮的笑了,「或者可以說,我們本身就是神,本身就具有神力,只要將力量開發出來,不管什麼神蹟都能達成。」

「妳是說類似超能力那種嗎?每個人都可以開發出來?」季薰裝出一副極感興趣的模樣。

「當然!」俊安信誓旦旦的保證。

「小薰,雖然我們是初次見面,但我覺得我們很有緣分。」麗芬握住她的手,熱絡的邀約:「只可惜我們還要趕回去台北,不能跟妳多聊,要是對我們教會有興趣,妳就打電話給我們吧!約個時間,我請妳喝咖啡,跟妳聊聊教會的事情。」

「好,等我回到台北,我就聯絡你們。」她欣然答應。

送走兩人,季薰將名片收入口袋。

「妳真的要加入他們?」奶奶現身在門口,面露擔憂。

「只是好奇。」季薰聳肩笑笑,沒有將本意說出。

「還是不要吧,季薰姐姐。」小彌面露不安。「他們……怪怪的。」

雖然沒有窺視兩人,但,小彌還是感受到強烈的負面情緒,猶如有人在她耳邊淒厲的尖叫、悲慘的哭喊,大量的憤怒、絕望如同浪濤衝擊她。

「放心,我不會有事。」季薰笑著安撫,但,祖孫倆卻還是懷有不安。

既然他們是Resurrection的人,身上帶有奇怪的惡氣也就不奇怪,只是季薰還是搞不懂,這個名為Resurrection的教會,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原本她打算回到台北再行打探,沒想到當天晚上,她從奶奶口中就得知了部份內情。

「那是他們夫婦倆自創的教會。」深夜裡,待小彌熟睡後,奶奶找了季薰到院子裡談話。

「他們自創的?」

這內情可真是令季薰萬分訝異,俊安給的名片上,並沒有印出頭銜,她還以為教會的領導者另有其人呢!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季薰小心翼翼的問。

就她的觀察,那對夫婦雖然有些異常,但,感覺不出他們擁有什麼強大的力量。

「這個我也不清楚,只聽說他們認識了朋友,對方給了他們很多資金,還教他們很多東西。」奶奶發出沉重的嘆息,面色疲憊。

「自從他們結交了那個朋友後,兩個人都變了,貪婪、自私、殘忍,甚至連自己的親身骨肉也拋棄……」

「拋棄?」季薰瞪大眼,「不是說因為生活上過不去才會……」

「那時候的生活雖然困苦,但也還不到拋棄孩子的地步。」奶奶正色反駁:「再說,他們拋棄孩子的時候,家裡的經濟已經好轉。身為父母親,竟然做的出這麼狠心的事情,還好小彌當時年紀小,不記得這件事情,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這不是妳的錯。」季薰好言安慰。

「不,是我不好,我早就覺得他們對小彌的態度很奇怪,只是我沒想到……」說到激動處,奶奶哽咽的拭淚。「還好小彌沒事,感謝上蒼保佑。」

「因為這樣,所以妳才離開他們,搬回鄉下?」季薰試著將事情組合起來。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奶奶幽幽的嘆氣,「我想,妳應該也看到了吧?他們身上的東西。」

「……妳也有看到?」季薰大感意外,她還以為奶奶並沒有具備這樣的能力。

「只看過一次。」她道:「就在我以為我要永遠失去小彌,因為悲傷過度倒下時,我看到了。當初還以為那是我在作夢,可是後來我發現不是。我不知道他們瞞著我做了什麼事,但我可以肯定他們走的絕對不是正途,造孽、真是造孽啊……」

奶奶將臉埋入手掌中,淚水自指縫中滑落。

輕拍奶奶的背部,纏在她背上的黑影透出陰鬱氣息,觸手一陣冰冷發麻,讓季薰略略皺了雙眉。

望著黑影,想起下午那對夫婦的言行,她心底不由得一陣揪痛,甚至有股衝動,想將那黑影用力拔除,將它拋回給他們……若不是顧慮到奶奶的性命,她真的會這麼做。

「為什麼妳要替他們背負業障?」她的聲音有些乾啞。

他們這樣對待自己母親、對待自己的女兒,這種冷血無情的作為,應該要讓報應降在他們身上,讓兩人吃吃苦頭才是!為什麼奶奶卻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季薰為此感到氣憤、不平,她恨不得那兩人能吃足苦頭,最好遭到極刑嚴懲。

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奶奶的目光溫柔,唇邊掛著淺笑,就算用盡千言萬語,也訴說不盡她的心思。

看著奶奶的臉龐,季薰隱約的懂了。

母親愛護子女,本來就不需要原因……是吧?

「夜深了,該睡了。」奶奶起身催促。

「我想看一下星星。」季薰回以淺笑。她現在的情緒這麼紛亂,根本無法入睡。

仰望著夜空,看著璀璨的滿天星斗,明明是一幅美麗的景象,她的心情卻沉重無比。

「……沒有辦法救她嗎?」景泱的聲音自角落處傳出。

對於景泱的現身,季薰沒有絲毫訝異,雖然他嘴上嚷著要離去,但,季薰早就察覺到,景泱自始至終都躲在暗處,偷偷守護著這裡。

「沒辦法。」季薰緩緩搖頭。

如果可以,她也很想救奶奶,幫她將背負的業障除去,這麼善良仁慈的一個老人家,她不想看著她就這麼死去,但……

「我不相信,一定有辦法,我回去找元謙幫忙!」化為原形,景泱快速奔離。

希望事情能有轉機。季薰暗暗期盼著。

 

在奶奶家度過愉快的假期,三人依依不捨的道別。

「奶奶,我改天再來看妳。」緊緊的擁抱著,小彌努力忍著淚水。

「乖,奶奶會等妳。」

原本小彌還想再多待幾天,陪陪她老人家,奶奶卻婉拒了。

「以後請妳多多照顧小彌,拜託了。」奶奶慎重的將小彌交付給季薰。

「嗯,我會的。」

帶著小彌回到台北,季薰送她回到佐˙司魂院。

「妳還好吧?」站在店舖門口,季薰關心的詢問。

打從她們離開奶奶的視線,搭上火車之後,小彌強撐的笑容隨即垮下,一路上始終悶悶不樂。

「嗯,謝謝妳陪我,我先進去了。」輕輕的點頭,小彌勉強牽出笑容。

「怎麼不多待幾天?」景泱現身店鋪門口。

「奶奶要我回來,這是給你的。」小彌將手上的提袋遞給他,裡頭裝著奶奶精心燉煮的滷肉。

「……奶奶她還好嗎?」

「嗯。」點了點頭,小彌低頭走入屋內。

「有問到方法嗎?」待小彌離開,季薰這才開口詢問。

「沒有。」景泱沮喪的垂下耳朵。「元謙他說了一堆有的沒的,聽得我頭昏腦脹,說什麼業障是心病,心病還要心藥醫,又說什麼解鈴還須繫鈴人……」

「看來重點還是在他們身上。」季薰知道元謙的意思。

奶奶的業障來自那對夫婦,要消除這份業障,也只能從他們兩人下手。

「小季?妳在這裡做什麼?」魈從街道的另一頭走來。

見到魈,季薰腦中隨即想起之前在車裡的那一幕,他救了她,卻連聲招呼也不打的離開。

「剛才我才想去找妳,沒想到妳就出現了,我們還真是心有靈犀啊!」魈的態度就像以往一樣輕浮、一樣熱絡。

「找我做什麼?」

「金恩有事情要問妳。走吧!我帶妳去他的辦公室。」逕自拉起她的手,魈帶著她往停車處走去。

……難道那是我的錯覺?難道那個黑影不是魈?季薰茫然了。

「咦?妳今天比較溫柔喔!」來到機車旁,魈似笑非笑的說道。

「什麼?」季薰還陷在迷惘的情緒中。

「沒有將我推開啊!」他燦爛的笑著,季薰這時也才發現,他的手竟在不知不覺中扶上了她的腰。

「你這個色狼大叔!」

她一拳揍向他,卻被他一手抓住,反手一拉,讓季薰跌入他懷中,抬頭怒瞪著他,才想開罵,對方卻冷不防的抱住她,緊緊地、結實地,彷彿要將季薰揉入體內一樣的擁抱,她甚至覺得體內的空氣快被全數擠出了。

「……」被這樣反常的舉動嚇楞,季薰只是任由他抱著。

「小季,好久不見。」低沉的嗓音傳入她耳中。

「嗯。」聽到這句問候,季薰突然有點鼻酸。

「小季。」他再度擁緊了些,「最近妳……的胸部是不是變大了?」

「……去死!」她發狠地往他的腹部揍了一拳,痛得魈蹲在地上。

果然是錯覺!這傢伙只是想吃豆腐而已!有那麼一瞬間,她竟以為擁抱是他關心自己的方式。

錯了!大錯特錯!這傢伙才不會關心我!氣得冒火,她順手抓起安全帽猛打。

「色狼!大色狼!死色狼大叔!」

「痛痛痛痛!痛死了!」他一邊閃躲、一邊哀號,「妳幹嘛生氣啊?很多女生都還花錢去隆乳豐胸,妳可以這麼『天然』的『長大』,不覺得很棒嗎?」

「你──」季薰為之氣結,甚至連罵他都覺得無力。

「怎麼臉紅成這樣,害羞了?愛上我了?」他笑嘻嘻的調侃,順手奪下她手上的安全帽。

「去死!你給我滾!」手上沒凶器,季薰乾脆用腳踹,「死大叔!信不信我告你性騷擾!」

「好了、好了,腳要是在抬高一點,妳就要曝光了。」為她戴上安全帽,魈順手捏了她臉頰一記。「個性怎麼不改一改?女孩子就是要溫柔、會撒嬌才可愛。」

「哼!」別過頭,季薰自行扣好安全帽的帽帶。

「上車吧!」魈將自己的外套遞給她。

「給我衣服做什麼?」季薰不解的接過手。

「給妳遮啊!」他理所當然的回道:「難道妳想春光外洩,內褲被人看光?」視線往她下身的短裙掃去。

「……」怒瞪他一眼,季薰穿上外套,坐上後座時還刻意拉緊,注意不讓自己曝光。

繞著大街、小巷奔馳,一段時間後,他們來到一棟大樓前,進入電梯,按下某一個樓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