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日,你怎麼了?一整天都在傻笑,有什麼高興的事情嗎?」

將公會的事情處理到一個段落後,焰星坐在遙日身旁問道。

「沒有啊、沒事。」儘管嘴上說的沒有,可是臉上卻是笑彎了眉眼。

這分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啊!我突然很想衝去樓下大廳,買個面具讓他戴上。

「還說沒事!」痞子殺手直接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你明明就笑的一臉詭異,說!你跟貓到底怎麼了?你們兩個昨天是不是做了什麼好事?」

「噗──」痞子殺手的問話,讓我嘴裡的飲料應聲而出。

「你、你在胡說什麼啊!」我尷尬而心虛的抗議著,「他自己在那邊傻笑,關我什麼事?幹嘛要扯到我身上?」

「因為你們兩個昨天都沒有上線啊!」痞子殺手嘟著嘴嚷著,「今天一出現遙日就變成這樣,現在他住在妳家、而且還跟妳表白了,表白的隔天你們兩個就都沒有上線……不管是誰,都會直接往這方向想吧!」

「昨天沒上線是因為我陪他去找戴爾博士啦!」我直接往痞子殺手的頭上敲了一記。

「是啊,貓跟我去找博士。」用著傻笑的表情,遙日點頭回答道。

「什麼?」痞子殺手悽慘的叫了一聲,「為什麼你們出去玩不找我?你們真是太沒良心了!昨天線上只有我一個人,所有人都沒有上線,你知道我有多孤單嗎?」

「你不是住在焰星家?有什麼好孤單的?」我沒好氣的回瞪他。

「焰星昨天拋棄我出去把妹……啊!」

話才說出口,痞子殺手頭上又被揍了一記。

「我已經說過了,我是去開會!開會!」焰星臉色鐵青的道。

「開會開到晚上?開會開到PUB裡去?」痞子殺手像是獨守空閨的怨婦不斷質問:「要不是非凡子叫我去那邊找你,將你領回家,你恐怕就……」

「閉、嘴。」焰星咬牙切齒命令道,他身上所發出的殺氣簡直可以用惡魔來形容。

害怕的縮了縮脖子,痞子殺手轉而逃到我身後。

「貓,我被惡魔欺負了。」

「乖~~」安撫的拍拍他肩膀,痞子殺手則是順勢將頭枕在我肩上。

但,這樣的姿勢沒有維持幾秒,痞子殺手便被遙日一把拉開。

沒有開口說話,遙日只是沉默的掃了痞子一眼,同時往我身邊一坐,硬是要將我跟痞子殺手隔離。

「欸,遙日你……」痞子殺手有些錯愕的看著他。

原本坐在一旁安靜發呆的絕對殺戮,在見到這樣的情況後,不由得笑了出來。

「簡直就像是小朋友的獨占欲啊。」焰星無奈的搖頭說道。

「喂喂!遙日,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明白遙日的想法後,痞子殺手立刻哇啦哇啦的大叫。「搞清楚,我跟貓可是比你更早就認識了!我們認識的時間比你足足多上一倍!你在那邊吃什麼醋啊?」

「……古有云『朋友妻,不可戲』。」

沒料到遙日竟會一臉正經的說出這種話,我再度將口中的飲料噴出,而向來以冷靜著名的絕對殺戮,則是早已經笑趴在桌上。

「嗨!你們在聊什麼,這麼開心?」

不知何時,仲澐出現在公會成員專屬的房間裡頭,尾隨在他身後的人是艾奎。

見到他,我腦中立刻竄出昨天遙日說的話,雖然不想表現的太過明顯,但,我的笑容還是明顯僵了一下。

「貓,怎麼了?妳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奇怪。」察覺到我的臉色,仲澐好奇的追問。

「沒什麼。」我斜倚在座位上,故作輕鬆,似笑非笑的打量他。「我只是在知道總裁先生的身分之後,覺得有點訝異而已。」

我的這句話讓在場所有人全停止了動作,而當事者仲澐則是朝我回了個淡笑。

「原來妳已經知道了?」

「嗯。」我輕點了下頭回應。

似乎是不想讓談話外洩出去,艾奎順手將身後的敞開的房間門關上。

「妳生氣了嗎?我對妳隱瞞了我的身分。」仲澐猜測著我的想法。

「你說呢?你覺得我該生氣嗎?」沒有將心裡的答案說出口,我測試的反問,想從他口中探得更多的想法。

「如果我是妳,我會生氣。」仲澐用平靜的語氣開口答道:「甚至,也有可能就此不要這個朋友,畢竟我在一開始就欺騙了妳,朋友之間的欺騙、不信任,是妳最討厭的事情,對吧?」

「可是這也是逼不得已的啊。」艾奎嘗試著要替仲澐說些好話,「如果一開始他就說出自己的身分,說他是那個妳最討厭的總裁,那妳還會跟他做朋友嗎?」

「艾奎,夠了。」仲澐制止了他,「不管是什麼理由,謊言就是謊言。」

「好一句謊言就是謊言啊……」我感嘆的笑了笑,並更進一步追問:「為什麼你要來零度?為什麼你要接近我們?」

「我想,這一點就由我來解釋吧。」焰星出面說話了。「要他來到這邊、加入公會,這是我對他提出的條件。」

「條件?」

「因為他想要跟我們合作,共同製作一款遊戲。」

「為什麼你要跟狙擊手合作?」我不解的反問:「你不是很討厭狙擊手的態度嗎?你不是說你不喜歡遊戲變成商人的賺錢工具?」

「是啊,我的確是不喜歡這樣,而且這個想法到現在也沒有改變。」焰星朝我肯定的一笑。「不過,他並不是為了狙擊手跑來跟我們提案,他是為了他自己,還有收容中心的人。」

「收容中心?」

「雖然很難以置信,不過……他就是我們之前那個爆破工程的老闆,」痞子殺手隨手指了指仲澐,「沒想到工作手段那麼無情、強勢的人,竟然會開設收容中心,安置孤兒跟老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因為不確定他說的話是不是真心,所以我便要求他進入零度領域,藉由每日的相處觀察他,順便利用這段時間調查他的背景。」

焰星說到這裡,臉上出現了認同的微笑。

「後來事實證明,他跟我說的話全是屬實,所以我們也才決定要跟他進行合作。」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其他問題嗎?」仲澐等待著我下一波的質問。

「沒有。」我朝他回了個輕笑,「我的問題都問完了。」

「所以?」仲澐等待著我的下一句話。

「既然是要幫助人,那麼,合作遊戲的事情我不會反對。」說到這裡,意識到自己的口氣,我感到好笑的笑了出來。

「不過,就算我不同意,我好像也沒有那個立場反對,畢竟我不是Deus的人吶!」

「那可不一定。」仲澐反駁了我的說法。「妳對他們來說,還是有相當的影響力。」

對於這樣的說法,我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貓,妳還願意結交我這個朋友嗎?」仲澐繼續追問。

「如果我說不想呢?」我反問他:「如果我說,我無法原諒你的欺騙,不想再跟你相處,甚至,我希望你退出這個公會,你會怎麼做?」

「貓,我知道妳覺得生氣,可是……」被禁口的艾奎,著急的想幫仲澐說情,但卻被他以手勢制止了。

「我會尊重妳的意見,也會退出這個公會。」仲澐語氣沉穩的回道:「但是,對我而言,妳還是我的朋友。」

「那就這樣吧!」我往他走近了幾步,並朝他伸出了手。「我們重新來過,你好,我是韃羅貓。」

聽到我這麼說,仲澐的臉上出現驚喜的笑容,他快速伸出手跟我回握。

「妳好,我叫做仲澐,以後請多多指教。」

「真難得!貓老大竟然這麼簡單就原諒他了?」痞子殺手誇張的叫著。

「怎麼?難道你們不希望我們和好?」我給了痞子殺手一記白眼。

「他的意思是說,妳處理問題的方式成長了。」焰星開口替痞子解釋道:「要是換成以前,妳都是先跟對方冷戰一段時間,然後才由我們這些旁人撮合合好……」

「剛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的確是有點不高興。」我坦白的回答道:「不過後來想想,他也沒有故意要瞞著我,他用的暱稱是本名,外表也只有改變瞳色跟髮色,是我自己沒有認出來……」

「沒錯!」痞子殺手十分認同的點頭,「所以我們也不算幫忙他隱瞞妳,狙擊手官方網站都有他的照片跟資料,是妳自己認不出來。」

「……你們幫著他隱瞞身份?」聽到痞子脫口說出的話,我瞇起眼瞪向他們幾個。

「呃,那個……我有這樣說嗎?是妳聽錯了吧!」

擔心我會對他施以暴力,痞子殺手一溜煙的躲到仲澐身後。

「親愛的仲澐兄弟,接下來的就交給你啦!」他拍著仲澐的肩膀說道。

「這……」仲澐臉上出現了少見的為難神情,「雖然說,我擅長處理一些狀況,可是現在這個我……」

「很簡單。」絕對殺戮替他出主意。「如果你站在貓這邊,那就閃遠點,將戰場讓開。」

「是啊。」我同意的點頭。「當我是朋友、站在我這邊的人,就請站到旁邊,以免遭到波及。」

說完這句話之後,所有人很一致的往牆邊退去,讓出了房間中央的空地。

「那……」

仲澐才想移動身子,痞子殺手立刻抓緊了他的衣服。

「喂、喂,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呃,我想起賭場那邊有些事情,所以……」仲澐緩緩將痞子殺手的手拉開,「抱歉,我要先離開了。」

「喂……」

「叩、叩、叩!」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將我們的對峙中斷了。

「我是路西法,我想要找韃羅貓。」

離門口最近的艾奎伸手開了門,路西法笑容滿面的站在門口。

「嗨!早安啊!」

搖晃著紅棕色的蓬鬆亂髪,揮手朝眾人打聲招呼後,他邁步朝我走來。

「停!」沒等他走近,痞子殺手隨即開口制止。「這樣的距離就好了,不准你再接近。」

對於這樣不客氣的對待,路西法無所謂的聳肩笑笑。

「貓,靛之流島的『夢不落城』有嘉年華慶典,妳要跟我去玩玩嗎?」

「嘉年華慶典?」這名稱讓我動心了。

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靛之流島是以馬戲團跟童話世界為主要背景,曾經聽一些去過的玩家說,那邊是一個很有趣、很夢幻的地方。

「現在那邊的季節是秋季,秋季的嘉年華會從今天開始舉行,整個活動只會舉行十天,接下來就必須要等到冬天,我之前曾經參加過一次,很好玩!要跟我去嗎?」路西法再度邀約道。

「好。」不假思索,我爽快的點頭答應。

「貓!清醒一點、振作一點!」痞子殺手抓住我的雙肩,用力搖晃,「妳怎麼可以這麼隨便就被他拐走!」

「沒那麼嚴重吧?只不過是去新大陸玩玩,」我被晃的頭暈目眩,「要是想去,大家可以一起過去啊。」

「我要去!」遙日率先開口附和:「我要跟貓一起去。」

「可是我只想約貓……」

「不行!」痞子殺手一口回絕,同時朝一旁的絕對殺戮招手。

「阿戮,你快點將這個圖謀不軌的小子帶開,快!」

「我不想管這件事。」絕對殺戮動也不動的坐在原位。

「嘖!真是的,沒良心的阿戮……」

發覺沒有援手,痞子殺手乾脆親自上前攔在路西法面前。

「貓,手伸出來一下。」沒有理會擋在身前的痞子殺手,路西法的視線直接透過他朝我喊道。

應著他的要求,我舉起了手。

「啪!」

用極快的速度,他將一張東西貼到我手背上,眼前的景物跟著一晃,下一秒我已經置身於一個極熱鬧的環境中。

 

輕鬆而熱鬧的音樂聲自四面八方傳來,接連不斷的笑聲參雜其中,觸目所及全是繽紛的色彩,白色的鴿子、七彩的氣球、金屬光澤的閃光彩帶充斥於空中……

除了這熱鬧的景象之外,街道上隨處可見拋球玩耍的小丑,玩刀、玩火的特技人員,身上吊著鋼絲,在空中晃來晃去的空中飛人,穿著一身性感皮衣、手持皮鞭的女馴獸師……

「歡迎來到『夢不落城』!」一名小丑來到我面前,手臂誇張的在空中畫出一道大弧形,並朝我深深的一鞠躬。

「秋季嘉年華會已經開始了!請這位美麗的小姐跟著我們一起狂歡吧!」

說話時,對方還變出了一枝花遞給我。

「哎呀呀,竟然來了這麼一位可愛又美麗的客人吶!」另一位騎著單輪車的小丑出現在我身旁。

「就讓我成為妳的嚮導,帶妳參觀夢不落城吧!」

「不,讓我成為妳的嚮導吧!」

數個小丑朝我圍來,爭先恐後的自薦道。

「既然這樣,那就一起玩吧!」我笑著對他們說道。

「抱歉,這位小姐已經有人陪了。」皇甫離火的聲音自旁邊傳來。

「貓,好久不見。」佐佐伊朝我揮手笑笑。

「你們怎麼在這裡?」看著現身的兩人,我真是大感意外。

「原來美麗的小姐已經有護花使者了啊?」

「祝幾位玩的開心!」

小丑見到他們出現,紛紛退了開來。

「路西法呢?」沒見到自家好友的身影,皇甫離火追問道:「怎麼只有妳一個人在這邊?」

「我也不知道。」我朝他聳聳肩。

談話中,一道光束突然出現在我們身旁。

「嘿!抱歉!我來晚啦!」從光芒中現身的路西法,一臉燦爛的笑著。「剛剛要走的時候,被痞子他們幾個抓住,差點脫不了身。」

「為什麼他們要抓你?」佐佐伊不解的反問。

「因為我趁他們沒注意的時候,將貓傳送來這裡。」路西法將我的手舉高,對他們示意道。

也就在這時,我才發現被貼紙貼上的手背,出現了一個翅膀圖案。

「咦?為什麼會有這個?」

聽到我這麼問,皇甫離火眉頭微微皺起。「路西法,你沒有問過貓的意願,就硬將她帶來這邊嗎?」

「有啊,我可是先徵求她的同意,我才將她傳送到這裡。」路西法澄清的說道。

「那她為什麼不知道通行證的事情?」

「因為當時的狀況太混亂,我來不及跟她解釋。」

「欸,在你們吵架之前,可不可以先回答我的問題啊?」我指著手背上的圖樣說道。

「那是嘉年華會的招待通行證。」應我的要求,皇甫離火開始向我說明:「有了它,妳可以隨時傳送到這裡,這裡所有的建築物妳都可以任意進出,不會被士兵阻攔,就算沒有藝人的技能,還是可以上台表演、成為街頭藝人賺錢,免費參加這裡所有的競賽活動,吃的、買的東西也有打折……」

「總而言之,這個通行証的功能有很多啦!」路西法打斷皇甫離火的話,「有了它,妳就等於這座城的VIP貴賓就是了。」

「真棒。」我訝異而開心的看著圖樣。「你們也都有嗎?這個通行證要怎麼拿啊?」

「打小丑BOSS的時候會掉,」佐佐伊回答道:「不過掉的機率不大,大約是三百隻BOSS才會有一張。」

「要打三百隻BOSS啊。」一聽到這數字,就讓人覺得很辛苦。

「也可以直接花錢跟官網買,」皇甫離火附加的補充著,「不過官網的通行證時效只有一天。」

「所以說,還是自己打到的東西比較優啦!」佐佐伊一臉燦爛的笑著:「雖然那時候殺BOSS殺的快要瘋掉,不過辛苦總算是有代價的!」

「貓,看在我那麼辛苦的份上,妳就陪我在這邊玩十天吧!」路西法向我要求著。

「是你自己突然將貼紙貼到我手上,又不是我叫你貼的,」我反駁道:「我原本只是想到這邊參觀一下而已。」

「既然要到這邊玩,當然就要有通行證才好玩啊。」

「但是……」

「抗議無效。」路西法一臉不肯退讓的模樣。

「路西法!」

皇甫離火責備的喊了聲,在他警告的視線下,路西法隨即垮下臉來。

「至少陪我一天吧。」他轉而用央求的語氣說道:「為了跟妳一起來這邊玩,我連著兩天狂殺BOSS,砍的手都軟了……」

見到他放軟了態度,我輕嘆了口氣。「我不確定會在這邊待幾天……」

「沒關係、沒關係!」佐佐伊笑嘻嘻的答腔:「重點是妳願意跟路西法約會,這樣就好了!」

「約、約會?」聽到這樣的說法,我吃驚的叫了出來。

看著我的反應,皇甫離火頭疼的搖搖頭,「路西法,你到底是怎麼跟貓說的?」

「是啊,你不是已經跟我們練習過幾次說詞了嗎?」佐佐伊同樣是滿頭霧水,「為什麼現在貓好像一副被你拐騙來的模樣?」

「原來你們還有排練過的啊?」這真是讓我很意外,還以為路西法是一個喜歡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呢!

「欸,你們……」練習的事情被揭穿,路西法尷尬的抓抓頭髮,「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因為那時候整個場面太過混亂,所以……」

「所以?」我們全部的人都在等著他下一句。

「哎喲!囉唆!」他惱怒的吼了聲:「反正貓答應了,而且也已經來這邊了,最終目的都完成啦!管那些過程做什麼?」

「貓。」佐佐伊往我的肩膀一拍,「我看妳還是不要理這個蠢蛋好了。」

「我也有這樣的想法。」我苦笑著。

「不行、不行!既然來了,當然要好好玩啊!我們走吧!」路西法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硬是領著我往城裡頭走去。

雖然有點像是被騙來這裡,但,這也讓我見識到很多有趣的東西。

像是,以為是裝飾品但是走近後卻發現它是NPC的稻草人、木頭人,手裡拿著警棍、身材跟臉一樣圓的南瓜警探,站在廣場,演奏著動人樂曲的蟋蟀提琴手……

「姐姐、姐姐,妳能幫我買一盒火柴嗎?」一位手提籃子的小女生,眨著水汪汪的雙眼詢問道。

在我行動之前,路西法先一步開口提醒著。

「那個火柴買了沒什麼用,只是看到一堆幻影而已。」

「沒關係。」

我只是因為看到賣火柴的女孩,聯想到這個童話故事,不自覺想要幫一下她的忙而已。

「前面的人!幫我抓住他一下!」突然,一個聲音從旁傳來。

還沒來得及理解狀況,我便被人給撞倒了。

「小心!」

路西法一把摟住我的腰,將我攬入他懷中,另一隻手順勢抓起撞到我的對方。

「放手、放手!」被路西法提住衣領,小木偶懸在半空,不斷掙扎著。

「謝謝。」

追逐的人氣喘吁吁的趕到,那人的肩膀上還揹著一個紅色大袋子。

在對方接近之後,我這才看清楚那人的樣貌。

「黑戰士?你怎麼會在這裡?」

「接任務。」

他手上拿出一個小禮物盒,從路西法手中將小木偶接過,一接觸到禮物盒,那木偶就直接被吸了進去,同時,禮物盒也在這時自動蓋上蓋子、綁上緞帶。

「終於將禮物收集完成了。」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黑戰士長呼了口氣。

「你接了什麼任務啊?」

看到他將禮物盒丟進大袋子中,我真是感到極為好奇。

「聖誕老人的任務。」

將袋子的封口綁緊後,黑戰士準備回去回覆任務。

「等等,我也想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我央求的說道。

「可是妳朋友……」黑戰士猶豫的看著路西法等人。

「一起過去吧!我沒有接過這個任務,對這個任務還蠻好奇。」雖然原本計畫的行程被打亂,但,路西法還是不以為意的笑著。

「聖誕老人的村莊在城外,有點遠。」黑戰士面有難色的婉拒著。

「可以用組隊的方式傳送啊!」佐佐伊建議道。

「之前聽說過有聖誕老人的任務,不過聽說這個任務很不好接,光是要找到聖誕老人就是一件難事……」皇甫離火頗感興趣的道。

「要不,等一下我們也接來玩玩吧!」路西法笑著建議道。

「嗯,好啊!」

發現幾個人也想解任務,黑戰士這才答應讓我們同行。

經過魔法傳送後,我們來到一個飄著白雪,四周呈現一片銀白的地方,墨黑色的樹木成群林立,枝幹上沒有任何綠葉,只有垂墜其上的白雪點綴。

除了天空之外,眼前的一切不是白就是黑,頗有種中國山水畫的景象。

「聖誕老人的房子在哪裡?」眼前除了樹,就是白雪,看不到其他物品。

「在地下。」黑戰士舉步往前方走去,當我們也想跟上時,他制止了我們。

「你們在這邊等就好,等一下房子會從地底冒出來。」

「好。」

黑戰士走到附近一棵顏色較淺,樹身為深褐色的大樹前方,伸出手,他朝樹身上一顆黑色突起物按下。

緊接著,那樹突然動了,樹木搖晃著身軀,說出了像是某種口號的問話。

「嘿喲!是誰,喲!做什麼,喲!」

「這棵樹……是我想的那樣嗎?」皇甫離火有些無法置信的問。

「聽起來,好像是在唸rap?」路西法臉上出現頗為好奇的神情。

「難道這棵樹以為在句末加個喲,就等於是rap了嗎?」佐佐伊有點無奈的搖頭。

「快說喲,來訪的客人請報上名字喲!」像是波浪般扭動著樹身,樹木如此說道。

面對這樣的詢問,黑戰士神情怪異的轉身看了我們一眼,而後故意靠近樹身,用極低的聲音,朝著樹木稀稀囌囌說道。

「他怎麼了?好像很怕讓我們聽到?」對於這種近似防備的舉動,路西法感到有些不快。

「不知道,他平常不會這樣啊。」

黑戰士向來都是一個喜歡跟身邊朋友分享資源的人,做事也從不畏畏縮縮、躲躲藏藏,跟他認識這麼久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種態度。

「喲!聽不清楚喲,老兄,請說明白一點喲!」大樹繼續扭動著身軀,要黑戰士進行第二次回話。

「……」第二次,黑戰士稍微加大了音量,不過我們還是無法聽見他說了什麼。

「老兄,豪氣一點喲,再不大聲回答,就不不不理你喲!

扭動的樹越晃越用力,似乎是等一下就會脫離地面,直接在我們面前跳起舞來。

背對著我們的黑戰士,深吸了口氣,而後像是放棄抵抗的大聲喊道:「我是黑戰士喲!前來回報任務喲!請開門喲!」

在他喊出這句話之後,我們幾個頓時陷入了沉默。

「剛剛黑戰士他……說了什麼?」我應該沒有聽錯吧?那是錯覺嗎?

往旁邊三人望去,發現他們幾個摀著嘴,雙肩不斷抖動的忍著笑。

「我、我錯怪他了。」路西法刻意壓住笑意。「要是我,我也不想讓人聽到這種對話。」

「真沒想到,他竟然……」

「是啊,真是無法想像。」我認同的點頭。

黑戰士根本就不像是會說出這種對話的人啊!

「了解喲!原來是黑戰士老兄喲馬上開門喲喲喲!」

得到想要的通關對話之後,樹木恢復了原有的姿態,下一秒,雪地開始起了震動,一棟建築物緩緩從地底上升,出現在我們面前。

「進去吧。」黑戰士一臉尷尬的朝我們走來。

「辛苦了。」皇甫離火拍了拍他的肩膀,用著「你是勇者」的表情稱讚道。

黑戰士臉色青紅的變換了下,語氣僵硬的回敬道:「如果你們想接任務,往後也必須這麼做。」

「呃。」皇甫離火等人的表情一僵,似乎有點想要放棄任務的打算。

進屋之後,我原以為會見到「印象中」的聖誕老人,銀髮白鬍,臉色紅潤、身材圓胖,身穿一席紅色服裝,但……

這個爆炸頭怪人是誰啊?望著面前腳站弓步,一手扠腰、一手指天又指地,雖然穿著紅色服裝,但袖子跟衣服上綴滿流蘇的爆炸頭怪人,我實在是無法將他跟聖誕老人聯想在一起。

「嘿喲!親愛的黑戰士老弟喲,任務完成了嗎?喲!」

腳上踩著節奏,聖誕老人甩著他那顆像是懷孕十個月的大肚子,扭動著沒有腰線的身軀。

「完成了。」

黑戰士將袋子交到他面前,讓他檢查。

「嘿!這樣不行、不不不不行喲!」聖誕老人朝他不斷搖著食指。「要有精神一點喲!來來來,跟我這樣做喲!一起來跳舞喲~~」

「……」黑戰士頭上冒出數條黑線,表情僵硬的回過頭。

接觸到他那哀怨的視線,我們幾個人一致往後退了一步,同時轉頭開始打量起身邊的牆壁、桌子、柱子……

「不是說想要接任務嗎?躲那麼遠怎麼接?一起過來吧。」黑戰士臉色陰沉的朝我們招了招手。

「那個……其實我後來想想,我還是對打怪任務比較有興趣。」路西法尷尬的笑笑。

「對對,我還是比較擅長那種任務模式。」佐佐伊點頭如搗蒜的附和。

皇甫離火沒有發表意見,他只是直接走出小屋,開始在屋外玩起堆雪人的遊戲。

「貓,過來跳舞吧。」無法說動他們幾個,黑戰士乾脆直接將目標針對我。

「呃,我……」

「我們是出生入死的夥伴,不是嗎?」

「可是現在又不是出生入死的狀況。」我苦笑著。

「差不多。」黑戰士一臉認真的說道:「戰場上要拋棄的是懦弱,而這裡……妳只要拋棄羞恥心就行了。」

大哥啊,怎麼你這句話很像是要將人推入火坑,或是教人招搖撞騙時會說的話啊?

雖然心裡有千百個不願意,不過,看在黑戰士以前常常幫我的份上,我還是……跳入火坑了!

於是乎,我跟黑戰士分別站在聖誕老人的左右兩邊,跟著他的動作搖著屁股,而路西法跟佐佐伊則是被我趕到門外,要他們將接近這裡的人全部擋下,讓我們丟臉的舉動不至於暴露在其他人眼中。

「喔!這位美女喲!跳的很不錯喲!」

「……謝謝。」

「錯錯錯!妳忘了說喲」聖誕老人對我更正著。

喲你個大頭啦!要不是因為這關係到黑戰士的任務,我早就一腳將你踹扁!讓你再也不能喲!

「欸,我們要這樣扭多久?」我問著一旁的黑戰士。

「等到他驗收我的任務之後。」黑戰士悄聲回道。

「謝謝喲!黑戰士,你做的很好喲!」看完袋子裡的東西之後,聖誕老人滿意的「呵呵呵」笑著。

「要不是我扭到腰喲,也不會搞丟這些禮物喲!」

你扭到腰?那為什麼現在你還能這樣扭腰擺臀?

「那麼,任務完成了嗎?」

「錯錯錯,重問一次喲。」

「請問我的任務完成了嗎?喲!」黑戰士無奈的在語末補上指定語助詞。

「完成了喲!很棒喲!完美喲!」

聖誕老人一邊扭動身軀,一邊用滑步滑向一旁的櫃子,從櫃子上取下一個裝有粉末的瓶子。

「為了感謝你喲,這個飛行魔法粉就送給你喲。」

「謝謝。」

好不容易,黑戰士終於拿到他的任務獎賞,而我的腰也已經快要扭斷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