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打算行兇,剁掉對方的手時,遙日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阻止了我這個念頭。
「她已經拒絕你的要求了,請你放開她。」不知何時,他已經從女孩群中掙脫,來到我的身旁,為我制止對方的糾纏。
無賴男見到遙日出現,悻悻然的鬆開手,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決定放棄,他轉而將矛頭對向遙日。
「這是我跟她的事情,你管不著。」
「我是她男朋友,我當然有資格管。」遙日理直氣壯的表明身分。
「男朋友?」無賴男似笑非笑的回了個怪表情,跟著他重重的推了遙日一把,沒料到他會有這舉動,遙日一個重心不穩,狼狽的摔在地上。
「少給我來這一套!你以為用這招就算是英雄救美啊?要是你再多管閒事,我就把你砍進地獄!」無賴男說這話時,他的同伴也跟著圍了過來。
喲?一共有五個人呢!遙日會怎麼應付呢?跟他們PK?我安靜的站在旁邊,打算將這個燙手山芋丟給遙日處理。
(PK:player killing,玩家間的互相攻擊。)
遙日緩緩站起身,順手拍去身上的灰塵,依舊用著不溫不火的態度對他說道:「你這種舉動已經嚴重威脅到其他玩家,請你不要……」
我沒有聽錯吧?他幹嘛要對這個無賴說這些?這種人哪聽的進去他說的話!我對遙日這樣的回應態度,真是感到極為不可思議。
「吵死了!」果然,無賴男一臉不耐煩的打斷遙日的話,「要是不爽,就來打一場!少跟我囉囉嗦嗦。」
「……」沒有回話,遙日只是微微皺眉,臉上出現猶豫神色。
「喂!幹嘛不說話?你怕了是不是?」等不到遙日的回應,無賴男臉上出現得意的神情,那笑容真是叫人看了就倒胃。
「不,我只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遙日坦白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來這裡是為了要玩遊戲,並不是要跟你做這種無謂的打鬥。」
「少廢話!說了這麼一堆,你其實是不敢跟我打吧!沒種的傢伙!」
遙日一派溫和的模樣,讓對方更加得寸進尺,態度也更加囂張了。
真是的!幹嘛一直忍讓啊!遙日的態度,讓一旁觀看的我快要按耐不住脾氣,為了不讓其他人聽見對話,我私下對他傳了密語。
『用不著對他這麼禮貌吧?GM的工作不就是控管惡劣玩家嗎?』
『不,維護秩序、解決玩家問題才是主要的工作,要是我真的跟他起衝突,那反而破壞了遊戲的秩序。』遙日說話的語氣極為平淡,似乎對這樣的情況並不覺得有生氣的必要。
真是個死腦筋!我在心裡暗暗罵了句。
「要是沒本事就不要強出頭!」無賴男粗聲的嚷道。說話的同時,他還往朝遙日胸口重重的捶了一下。
該死的!從沒看過這麼囂張的傢伙!怒氣已經衝上頭頂的我,沒多加細想,直接從倉庫拿出複合劍盾,一劍將對方的手給砍下。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對方只能錯愕的望著我,無從反應。
在我砍傷對方後,系統的聲音跟著出現。『叮!韃羅貓惡意攻擊玩家「魯大」,聲望值扣五十點,聲望值剩餘☆★〥點,提醒您,要是您的聲望值變成負數,您將會被列入惡人榜中,請留意您自己的行為。』
怪了,剩餘點數的數值怎麼聽不清楚?
算了,現在沒時間想這些,先砍了這傢伙再說正當我想在揮第二劍時,遙日己經抓住我拿劍的手,將我制住。
「貓,住手!」
「放手!」我氣呼呼的朝他大吼:「你抓著我幹嘛?」
「妳不可以──」
遙日的話還沒說完,一隻巨斧劈中了我的胸口,我立刻成了幽靈。
「你……」遙日錯愕的瞪大眼,望向謀殺我的無賴男,他完全沒料到對方會有這樣的舉動。
「這下好了,要教訓對方反被對方砍了……」我悶悶的瞪著遙日,這麼烏龍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遇見。
「抱歉,我立刻幫妳復活。」遙日立刻從懷中拿出符咒。
「不用了。」沒打算繼續待在這裡,我立刻選擇轉移至墓園復活。
 
初見到墓園的景象時,其實覺得有點訝異,原以為會設計成鬼影幢幢的恐怖場景,沒想到這墓園還頗有種淒美之感。
約莫大腿高度的白色蘆葦花,成群成片的蔓延在墓地中,風一吹過,搖曳的蘆葦宛如白色花海般,墓園裡的墳墓整齊而乾淨的林列其中,淡淡的水霧覆蓋整座墓園,陽光照耀其上,霧氣成了白紗,輕輕的覆蓋在墓園上頭。
大略瀏覽一會,才想要找尋墓園管理者幫我復活時,耳邊就聽到一陣急促的狗叫聲。
「汪汪汪!汪汪!」
回頭一看,見到一隻由機器組裝的黑狗在我腳邊吠叫。
「怎麼了?你發現什麼了?」跟隨在黑狗之後出現的,是一名身穿咖啡色斗篷、拿著拐杖的老人。
對方穿著的斗篷看起來頗為老舊,衣襬、袖口處已經出現磨損的痕跡,灰黑色的長髮顯露在帽子外,雙眼如同金魚般往外暴凸,鬆垮的皮膚上有著深褐色的老人斑,未經修剪的指甲約莫有十公分長。
「原來是亡魂啊……」見到我,老人不以為意的朝我打量了下,隨後朝我報出一個數字。「三千元!」
「啊?」突然聽到這數字,我有點無法反應過來。
「復活的費用要三千元。」老人的語氣顯得有些不耐煩,「連這也不知道,沒見過像妳這麼蠢的亡靈。」
「……」沒頭沒腦說這麼一句,誰會知道你要做什麼啊!
「要不要復活?快點回答我,別浪費我的時間。」老人沒好氣的催促著我。
來這邊就是想要復活啊,我能說不要嗎?
快速付款後,老人提起拐杖在半空畫了幾圈,數個光環降下,我便在光環中重生了。
「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說話時,老人用一種奇異的目光注視著我。「別以為現在是白天就算安全,妳還是早點離開這裡吧!」
「呃?」他說這話的意思是?
還沒弄懂他所說的話,老人的下半身逐漸往上開始變成透明,窩在他腳邊的黑狗也跟著他一起消失。
阿哩?原來幫人復活的鬼伯,真的是鬼魂啊?見他用這麼詭異的方式離開,原本不覺得這墓園陰森的我,也不由自主起了一股寒意。
也許是突然意會到墳場的安靜,一些先前沒注意到的聲響逐漸傳入我耳中,「咕咕」叫的貓頭鷹聲音忽遠乎近傳來,不知名的蟲鳴聲也在此時響起,另外竟然還出現女子幽歎的聲音,以及低沉的痛苦哀鳴聲。
明明是白天,這裡的天色卻顯得有些昏暗,耀眼的光線像是被薄霧吸收了般,照入墳場的光線更是稀薄至極。
在這墳場裡,除了墳墓之外,見不到任何一個玩家,隱約中,我好像還聽到詭異的獸吼聲。
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打定主意,才剛想找路離開時,我突然聽到一聲幽幽的輕嘆。
呃?不會是鬼物出來了吧?我豎起耳朵,進入警戒的狀態。
「貓……」一個柔和的嗓音輕喚我的名字,尾音的語調似乎還帶著點哀怨。
難道鬼物真的出來了?雖然這聲音很好聽,但卻讓我嚇得頭皮發麻。
要立刻逃跑嗎?可是……進來遊戲這麼久,我還沒看過鬼耶,好想看看遊戲裡頭的鬼魂長什麼模樣。在心底蠢蠢欲動的好奇心,讓我猶豫不決的杵在原地。
嗯,就轉過去看看吧!要是它攻擊我,大不了再死一次而已!壯大膽子,我緩緩轉過頭去……
一個滿臉鬱色的臉孔在我面前放大,我跟他之間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
「哇!」意料外的狀況,讓我嚇得放聲大叫,並連連退了三步。
「啊!」對方同樣被我嚇了一跳,發出一聲驚吼。
「你、你、你……」驚魂未定的我,說話也變得口吃起來。
「貓,妳幹嘛突然大叫?嚇了我一跳。」遙日拍著胸口,滿眼困惑的問道。
「我嚇你?我才要問你為什麼要裝鬼嚇我咧!」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我沒有裝鬼啊,我現在的狀態是亡靈。」遙日一臉無辜的回答著,說話時,他還伸手指著身邊飄浮的鬼火,證明自己說的都是實話。
「你怎麼會……」我不解的望著他。
「他們把妳砍死之後,跟著就攻擊我。」遙日朝我聳聳肩,臉上不見絲毫怒氣。
「耶?所以你是跟在我之後死的?」我這才理解整個狀況。
「嗯。」遙日點頭回答道:「我想妳應該會到墓園這邊復活,所以我就轉過來這裡。」
「可是依照你的身手,就算他們五個人圍攻你,你應該也能找到機會脫身才對……」我無法理解的望著遙日,最後才想到讓他死亡的唯一理由。
「你該不會就呆呆的站著讓他們砍,沒有還手?」
沒有回答,遙日只是對我微微一笑,這笑容讓我確定了答案。
「你真的是怪人耶!」我對他的態度下了這樣的評論。「我從沒見過有玩家莫名被砍掛之後,不會生氣、不會想復仇,你簡直是個異類!」
「不過是遊戲,用不著跟他們計較這麼多吧?」遙日一臉平淡的回答著。
「就因為它是個遊戲,所以大家才會做出平常不會做的事情!」我叨叨絮絮的對他唸道:「在現實生活遇到惡霸時,大部分的人都是自認倒楣、忍氣吞聲,將不滿壓了下來,可是玩遊戲就不一樣了,逞英雄跟惡霸打上一場,輸了頂多是人物掛掉、寶物被搶走,反正也不會真的受傷……」
沒等我說完,遙日便打斷了我的話。「我畢竟是個GM,這麼做總是不太妥當。」
「……」說了一堆,事情還是回到原點,這個人真是死腦筋!
不行,我不能這樣放棄!在戰神的時候,我可是號稱「正義使者」的韃羅貓耶!要是玩遊戲不能教訓壞人,不能維護遊戲的和平,那多無趣啊!我一定要想辦法將這傢伙洗腦,要不然以後我恐怕就要被悶死了!
「其實,他砍了我們兩個,聲望值應該被扣了很多,說不定他已經變成惡人榜上的惡人了,根據遊戲規則,所有玩家都可以攻擊他,那……」
「既然妳也知道其他玩家會攻擊他,那我們就不用浪費力氣在他身上,自然有人會幫我們教訓他,不是嗎?」遙日回給我完美的答案。
「要報仇當然是自己親手解決比較好啊!」發現這個說法他不接受,我立刻轉用其他方式。
「如果你不想正面跟他起衝突,我們也可以改用別的方法啊,像是偷偷將他轉到怪物區讓怪物攻擊他,或者是……」
「不可以公私不分、濫用職權。」遙日用堅定的語氣否決了。
「……」無言。
這個人的腦袋是石頭做的是不是?光明正大一決勝負、暗地裡耍心機偷襲的方法我都說了,結果這傢伙竟然還是不肯通融?
在我的認知裡,Deus的成員應該都是些有趣的人,本來以為跟他成為GM後,我們可以一起惡整那些惡劣玩家,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是個「乖乖牌」?這真是讓我大感意外。
亁脆跟老哥辭掉這個工作算了!這個念頭再度出現在我腦中,可是,另一方面我又為了豐厚的薪資感到猶豫。
兩萬五千聯幣可不是小數目,下個月「緋」的新專輯就要上市了,有了這筆錢我就可以去買專輯跟她的周邊產品……我深深陷入猶豫跟掙扎。
「貓,剛剛我害妳被殺,真的很對不起。」突然,遙日滿臉歉意的開口對我說道。
不提還好,一提這件事情我就又滿肚子悶氣。「道歉有什麼用?你又不讓我報仇!」
面對我的怒氣,遙日沒有半句反駁,他只是低下頭,用著輕細的聲音再度說了句「對不起」。
嘖!幹嘛又是這種無辜的表情啊?我無奈的長嘆了聲。
雖然痞子殺手他們都說我是暴君的化身、惡魔的使者,可是一碰上他,我的惡就全部被封鎖了!
我從沒見過有人可以像他這樣,這麼有禮貌,這麼……無辜、可憐外加一副好欺負的模樣,就算我想兇他、揍他,我還真是開不了口、下不了手。
唉唉!這個遙日真可說是我的剋星啊……
「算了,事情過去就別再提了!」我無力的朝他揮揮手,完全不想再繼續說下去。
「謝謝。」聽到我不再追究,遙日開心的對我笑著。
遙日笑的時候,簡直就像個單純的孩子一樣,我想要辭職不做的念頭,也被他的笑容給打散了……
雖然知道他對我的種種限制是職責所需,畢竟我在他的認知中是一個GM,他當然會用GM的工作規範約束我。
可是,難道要我對那些惡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不,既然明的不行,我也可以拐個彎惡整他們,反正只要不被遙日發現就行了!
「貓,妳怎麼了?」大概是因為我長時間都沒開口說話,遙日不解的詢問道。
「沒,我先幫你復活吧!」正當我要從倉庫拿出還魂符時,一陣急促的狗叫聲響起。
「汪汪、汪汪汪!」原先見到的機器狗出現在我們身旁。
「真是的,才想睡個覺,竟然又有人來了。」鬼伯跟在機器狗之後現身,臉上出現不耐煩的情緒。
他瞄了眼遙日,順帶豎起五隻手指。「復活費五千元。」
哇咧!剛剛我的復活費用要三千元,現在竟然跟遙日要五千元?這根本是坑人嘛!
沒打算當冤大頭,我急忙對他搖手拒絕。「不用了,我幫他復活。」
「嘖!」鬼伯不滿的瞪著我,用著陰寒的語氣質問道:「妳的膽子真夠大,竟敢來跟我鬼伯搶生意?」
「汪汪汪!汪汪汪!」機器狗用憤怒的神情朝我狂吠,似乎只要我讓它的主人不高興,它就會撲上來狠狠咬我幾口。
從它那鋼鐵打造的銳利牙齒看來,要是我被它咬了,恐怕不是掉一塊肉那簡單,很可能連腳都斷了呢!
「我沒有要搶你生意。」為了不慘遭狗吻,我連忙開口澄清道:「他是我朋友,朋友有難,本來就應該要幫忙啊。」
「她真的是你的朋友?」鬼伯一臉不信的反問遙日。
「是真的,我們是一起旅行的同伴。」遙日一臉認真的點頭回答著。
「既然是這樣,那就算了。」鬼伯悻悻然的轉過身,跟他的狗消失在我們面前。
我快速拋出還魂符讓遙日復活,重生後的他,禮貌性的向我道謝。
「快走吧,我們已經在這邊浪費很多時間了。」不想在墳場多待,我拉著遙日立刻離開。
 
當我們在墓園裡走走繞繞時,突然見到一名老人出現在墓園裡,他那佈滿皺紋的雙眼充滿悲悽,嘴巴一開一合,似乎正在跟墓碑主人說著話。
「那個人怎麼覺得好眼熟?」我試著在腦中搜索對方的名字。
「他是卡特,之前我們去礦區採礦時有遇到他。」遙日明確的說出對方的身分。
「為什麼他會跑到這邊來?」我不解的詢問道。
「應該是來掃墓吧。」遙日回給我一個很無俚頭的答案。
「我當然知道他是來掃墓。」我無奈的翻翻白眼,「來到墳場不掃墓,難道是來參觀墳墓啊?」
「不,墳場裡頭除了掃墓的人之外,還有盜墳的小偷。」沒聽出我話中的諷刺,遙日還是一臉認真的向我解釋著。
「……」無言。
我想我跟遙日真的有代溝,而且這條溝還很大一條。
「我的意思是說,每個NPC都有他所屬的區域,對吧?」耐著性子,我將我的問題詳細解說著。「既然卡特負責礦區,那他就要待在那裡啊,怎麼會跑來墳場?」
「因為現在不是他的上班時間。」
他回答的這個答案,讓我臉上冒出三條黑線。
「這裡的NPC還有分上下班制度?」我質疑的問著。
「是啊,在工作時間以外,NPC可以在所屬的村子或城市亂逛。」
原來他們這NPC這麼人性化啊?知道他們對NPC還有這種設計,我真是訝異的無話可說。
雖然不想打擾到卡特跟墓碑主人的對話,但我們要走到出口就必須經過他,所以我們只好硬著頭皮走過去。
在我們跟卡特只剩十多步的距離時,迎面吹來的風將他的話帶到我們耳邊。
「珍妮絲,妳跟孩子在天上過的好嗎?我不知道還要再等多久,才能到天上跟你們團聚,這是我應受的逞罰,我不會埋怨上天,我只希望到那時候,妳能夠原諒我……」
說話時,卡特手裡還拿著條毛巾為墓碑擦拭著,動作輕柔的就像是在對待情人一樣。
用不著跟他詢問,光是聽他說的這段話,以及他說話時的沉重語調,就讓人覺得他有段悲傷的過去。
為什麼遊戲公司總是喜歡設計悲傷的劇情呢?向來最怕悲劇的我,發出一聲無奈的輕嘆。
豈知,我的歎息聲竟引來卡特的注意,他停下擦拭墓碑的動作,雙眼直盯著我瞧。
「外地人,你們怎麼會到這座墓園來?」他詢問著。雖然他的眼窩深陷,顯現出蒼老姿態,但目光卻仍舊炯炯有神。
「我……」才說了一個字,我就停住話。
該怎麼說?難道要我跟他說我是被砍死,來墓園這邊復活?這樣的理由他會接受嗎?
「我們來這邊探聽事情。」遙日替我將話給答下。
「探聽?」卡特「呵呵」的乾笑幾聲,「你們來錯地方了,這種小村子能藏什麼秘密?」
語畢,卡特緩緩轉過身去,繼續擦拭著墓碑,沒打算跟我們繼續對話。
跟隨他的動作,我往墓碑上的照片望了眼,上頭是一個抱著小孩的少婦照片,那女子看起來十分年輕,咖啡色長髮披散在左肩,微笑時的她,右頰出現一個淺淺的酒窩。
「我們在村外的廢棄場,遇到一個叫做阿光的機器人。」沒有因為卡特的話而打消詢問,遙日把握這次對話的機會,開口問道:「請問你知道它的主人是誰嗎?」
「不知道。」卡特想也沒想的搖頭說道。
「可以請你再想想嗎?」遙日鍥而不捨的追問他:「它說它是AR機種,第二代機型……」
「真是囉唆,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卡特一把將毛巾甩在肩頭,站起身,不以為然的斜睨著我們。「既然它被丟在廢棄場,就表示它的主人已經不要它了,你們幹嘛要為了一個廢鐵浪費時間?」
「我們只是想要幫阿光完成它的心願。」我解釋著。
「心願?我沒聽錯吧?」卡特斥之以鼻的笑笑,神情充滿嘲諷意味。「它是機器人,一個由鐵塊組裝成的機器人,它沒有心、沒有思想、沒有知覺,像這種什麼都沒有的鐵塊會有什麼心願?」
「……」卡特說的一切都合情合理,讓我無從反駁。
可是要是阿光沒有思考能力,又怎麼會一直想要再見主人一面?要是它沒有知覺,為什麼我會從它的話中察覺到悲傷?這些話哽在我的心口,讓我十分難受。
「有時間做這種事情,你們還不如來礦區幫我工作。」卡特拾起他擱在附近的十字鎬,丟下這句話之後便離去了。
望著卡特的背影,我的心底其實有點生氣,但我並不是氣卡特說話的態度,而是氣我自己為什麼無法幫阿光反駁。
緩步走到墓園出口,眼前橫著一條黃沙路,看了眼立在附近的告示牌,往左是回村子的路,往右則是通往城裡。
「先到城裡打探消息吧。」遙日建議著。
「嗯。」反正目前沒有任何線索,到城市裡應該比較容易蒐集到資料吧?
 
到達城裡,我們開始逐一詢問各家商店,試圖從他們口中找到一些資料,但是我們所得到的答案全是「不知道」、「不清楚」、「沒聽過這機型」。
走了一天的路,我的腳又酸又痛,肚子更是餓的發慌,最後我們決定先找餐館吃飯順便休息。
在地圖上的標示中,這座城大大小小的餐館加起來共有五間,我們選了最靠近我們的,一間名為「R」的餐廳。
餐廳的外型設計成飛碟形狀,高高的腳架將飛碟本身架高,距離地面大約有兩公尺的高度,當我們站在飛碟底下正中心的位置時,開口處下傳光束將我們牽引上去。
飛碟餐館的內部構造共有三層,狀似溜滑梯的黃色走道自餐廳頂部往下盤旋,走道兩旁交錯林立著飛碟造型的餐桌,飛碟餐桌的形狀有大有小,小飛碟桌可以容納四人,大型飛碟桌則是能容納近二十人。
「歡迎光臨。」一名穿著短袖襯衫、蕾絲花邊短裙,外頭還搭上件圍裙的女服務生笑著招呼我們。
若不是見到她的肩頸、關節處有明顯的接合痕跡,我恐怕會以為她是真人。
「請兩位跟我來。」
服務生領著我們站上螺旋形走道,走道是傳輸帶的形式,沒有任何階梯,傳輸帶劃分成兩個軌道,一條往上、一條往下,才剛站定,傳輸帶便開始往上移動,帶著我們一直攀升到二樓的空桌。
等我們坐定後,服務生將菜單放在桌面上開啟,一個光學螢幕躍出在我們面前,畫面中出現眾多餐點的圖片、菜名及價目,這些圖片用著緩慢的速度變換,讓客人可以有時間考慮及點選。
我跟遙日各點了份套餐,以及相關附贈的甜點及飲料。
點餐過後,原以為會像之前在風城那樣,餐點自動出現在桌上,沒想到,服務生卻是將手伸入螢幕中,直接將那道餐點給「拿」了出來。
「真神奇。」眼睜睜看著圖片在瞬間變成香氣四溢的餐點,我訝異的讚嘆著。
「用餐過後我會來幫兩位結帳,請慢用。」將餐點全部擺上桌後,服務生隨即回到她原先的崗位上。
用餐過後,我們開始討論該怎麼搜集阿光的相關資料。
「我們分頭行動吧!」我提議著。「要是找到線索,就用密語通知對方。」
「好。」既然要分頭行動,遙日便進一步說出從NPC取得資訊的技巧。「有些NPC會依照交情說出不同的內容,要解這個任務,需要跟任務的關鍵NPC打好關係。」
「我知道,你上次有跟我說過。」我笑著接下話:「就是要多跟NPC聊天、多接他給的任務。」
「除此之外,任務的完成度要高,最好能夠百分百完成,儘量避免失敗,不然會降低NPC對妳的好感。」遙日更加詳細的說明著。「任務越難賞金也就越高,我們的負債也就越快清償完畢。」
「對吼,你不說我都忘記還有負債這件事情。」一提起負債,我連帶想到暴雷,「要是不趕快賺錢,暴雷恐怕又要一直對我叫『貧民啊,主人』、『沒錢啊,主人』,一想到就頭痛。」
大概是我模仿暴雷的模樣很有趣吧,遙日被我逗的笑個不停。
「對了。」遙日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般問道:「妳有沒有查看暴雷的情況?」
「啊?查看什麼情況?」我疑惑的反問。
「就算寵物被放置在倉庫裡面,它們一樣會有飢餓感……」
「你怎麼不早說!」我慘叫了聲。
一想到最愛吃東西的暴雷,已經連續有幾天沒吃東西,我真是不敢想像那後果。
將暴雷抓出來之後,我看到了一隻臉色鬱悶的乾扁氣球。
「暴雷,你沒事吧?」我連忙將桌上剩下的食物全餵它吃下。
吃了東西之後,暴雷才稍稍恢復體力,不過,那一丁點剩菜根本只夠塞它牙縫,它的樣貌只是回升到充了點氣的汽球──形態還是一樣扁扁的。
「嘎……」一見到我,斗大的眼淚隨即從它眼中掉下。「主人壞壞,主人不要暴雷了。」
「不是啦,我只是忘記了。」我尷尬的解釋著。
「嘎啦啦,主人不理暴雷,暴雷好可憐。」暴雷一臉悲悽的指責著,淚水也從來沒有停過。
「好了,你別哭啦,我以後不將你放入倉庫就是了。」我拼命安撫著它。
「嘎?真的?」暴雷用著不信任的眼神望著我。
「真的,我保證。」我信誓旦旦的回道。
「嘎啦啦!暴雷最愛主人!」止住淚水的它,開心的撲到我懷中。
摸著它乾扁的身軀,我突然覺得心疼,暴雷還是圓嘟嘟的比較可愛啊……
招來服務生,我為暴雷重新點了一桌菜,見到擺滿桌的食物出現,暴雷開心的埋頭吃著。
「嗶嗶!」正當我的注意力還在暴雷身上時,耳旁突然傳來奇怪的聲響。
回頭望去,正好瞧見遙日一臉無奈的朝我笑著,而原本站在他身旁笑容滿面的服務生,此時卻板著一張臉。
「怎麼了?」不明白整個狀況,我好奇的問著。
「我的負債已經三十萬底限了,沒有辦法付餐費。」遙日晃晃手上的付款機。
「我不曉得我這邊有沒有到三十萬……」將付款的那塊板子接過手,我將手蓋了上去。
跟遙日一樣,在兩聲「嗶嗶」聲過後,我還聽到系統的警告聲。
『叮!您的負債已經達到三十萬,無法支付此筆餐費。』
「嘎?主人沒錢?」暴雷頭上冒出一個大大的驚嘆號。
「糟糕,我也一樣耶。」我對遙日苦笑著。「現在該怎麼辦?」
說話時,我偷偷瞄了站在身旁的服務生,此時,她的臉色已經不是「難看」兩個字可以形容的了。
服務生從圍裙中拿出一個通訊器,她用著冷冰冰的語氣對著通訊器說道:「發生狀況,顧客沒有錢付帳,請求莉莉兒小姐前來處理。」
不到一分鐘,一名駕著小型飛船的少女來到我們面前,她留著一頭短髮,額前的瀏海規矩的用夾子夾了起來。
「他們欠了多少錢?」說話時,莉莉兒連瞧都不瞧我們一眼。
「一萬三千八百五十元。」服務生精準的報出了金額。
不多說,莉莉兒隨即拿起通訊器,朝通訊器喊道:「警察局嗎?我們這裡有……」
「請等等。」她的話還沒說完,遙日立刻上前按下她的通訊器,不讓她再繼續說下去。
「你做什麼?快放開!」莉莉兒惱怒吼道,她本想揮開遙日的手,卻在跟他四目相交時停下了動作。
「我們不是有意不付錢,如果可以,請讓我們在這邊打工抵飯錢。」遙日對她提出在餐廳打工償債的要求。
「……」沒有任何回應,莉莉兒彷彿定住了般,視線直勾勾的鎖在遙日身上,臉上似乎還出現羞怯的模樣。
「嘎啦啦?不說話,呆呆的。」暴雷在莉莉兒身邊飛繞了幾圈,困惑的觀察她。
「莉莉兒小姐?」見她完全沒有動作,在旁的服務生輕手推了推她。
「呃?」回過神來的她,雙頰立刻染上一層緋紅。「打工的事情我不能做主,我帶你們去問老闆。」
「謝謝。」
我們兩人坐上由她操控的飛行船,她載著我往最頂樓飛去。
『遙日,她是真人嗎?』飛行途中,我傳密語問著遙日。
從莉莉兒剛剛的反應,我很肯定她喜歡遙日!
『不是。』遙日回的很篤定。
『那……為什麼她對你的態度,好像是喜歡上你一樣?』
『可能是魅力值的關係吧!』遙日說出遊戲中的設計。『玩家的魅力值越高,NPC就會對玩家越有好感。』
『原來是這樣!』我終於理解了。
之前就一直在想,那個魅力值的存在到底有什麼意義?玩家根本不會受到魅力值影響,沒想到它是跟NPC有關啊?
在理解之後,我腦中又連帶想到另一個問題。
『可是要是人物造型本來就不漂亮的,那就很不公平了吧?』我舉出最明顯的兩個例子。『就拿精靈族跟獸族來說,精靈族就是比獸族佔優勢啊!』
『不,並不是這樣。』遙日耐心的跟我說明著,『每個種族的魅力值計算方式都不同,增加魅力值的方式也不一樣,只要掌握相關技巧,就算是外型不吃香的獸族,它的魅力值也會比精靈還來的高。』
在我們談話到一個段落時,莉莉亞也正巧將飛行船停下。
「我們到了。」她對我們說道。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