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傳送咒語的光芒消失後,我見到一個跟科幻電影相似的城市場景,城裡的建築由亮晃晃的金屬製成,炫眼的磁浮機車在寬敞的街道上奔馳,街上的人身旁伴著由機器製造的貓、狗、馬匹等等動物,甚至還有外型跟人類相仿的機器人在街上行走。
雖然機械寵物在現實生活中已經存在,但是,具有高度智慧的機器人目前還沒有研發成功,科學家預估需要再一百年才能製造出近乎擬真的精密機器人。
「嘎啦拉,雷普卡特一號城,」一抵達城裡,暴雷開始它的例行介紹:「一個以機械與科技聞名的城市,具有許多先進的設備……」
「天上那個是什麼?大鳥?」我抬頭望著天空,天上有數隻像是鳥類的巨大物體飛翔。
「那是人。」遙日說出了答案。
「人?真人?還是NPC?」如果是NPC那還比較有可能吧!
「兩種都有,這裡有一些NPC機器人會飛喲!」月雪櫻朝我笑著解釋道:「商店裡面有賣飛行器,形狀就像是翅膀的樣子,不過一部飛行器要好幾十萬……」
沒想到,這裡竟然還有這樣的商品。聽到有飛行器這種東西,我還真想買一台來玩玩。
「嘎啦啦,飛飛,大鳥!」暴雷一臉期盼的望著天空,似乎想要跟對方一起玩。
「好啦!我哥在催我,我先走了。」月雪櫻一臉不捨的跟我揮揮手,隨即又化成光芒消失。
月雪櫻前腳才走,我隨即接到鐵色狂想跟天神樂加入好友的訊息,回覆兩人之後,鐵色狂想隨即傳了密語過來。
『貓,你們要進行比試時,記得通知我,我想要過去看看。』
『好,等到時間跟地點確定,我再通知你們。』我笑著答允道。
因為鐵色狂想這一說,我才想到我還沒將紫玥他們加入好友名單,連忙對他們一一送出邀請訊息,又因為不清楚絕對殺戮是不是沿用戰神的名字,所以他成了唯一一個沒有加入名單的人。
「先到學校去吧!」遙日依著地圖上的標示,開口對我說道:「妳想要學習哪方面的技能?」
「我還沒決定。」跟著遙日走過了幾條街,我們來到一棟標示著「雷普卡特學院」的巨型建築物前。
「歡迎蒞臨本校,我是負責為各位介紹課程的解說員,雅丹。」一名帶著紅框眼鏡,梳著整齊包頭,身著灰色套裝的女生上前招呼我們。
「本校有多種種類的課程可以供您選擇,依照使用方式分類,大概分為戰鬥技能、魔法技能、生活技能三種……」
說著,三個發出不同顏色光芒的光學螢幕出現在我們面前,紅色光芒的螢幕上頭標示著「戰鬥技能課程詳細說明」,藍色光芒的螢幕則是屬於魔法技能的課程,最後一個有著鵝黃色光芒的螢幕,說明著生活技能課程。
 
戰鬥技能課程──
格鬥技課程:不需武器,空手即可制服敵人。
武術課程:使用刀、槍、劍等等短距離武器的攻擊方式。
遠距離攻擊課程:長弓、十字弓、飛刀等等,專門攻擊遠方敵人……
 
魔法技能課程──
攻擊魔法課程:可以大範圍擊倒敵人的攻擊性魔法,分有水系魔法、火系魔法、風系……
治療魔法課程:為自己或同伴療傷的治療術,可以針對一人或多數人員進行治療。
冶煉課程:調配藥水或製造能源石。
移動課程:任意在大陸間移動的魔法。
 
生活技能課程──
工匠課程:製造武器以及維修物品。
縫紉課程:紡織、縫紉、製造衣服及物品。
農夫課程:耕作農田、種植蔬菜。
廚師課程:料理出美味好吃的食物。
 
天啊!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光是看各個標題的前幾個細分項目,我就已經完全愣住了,腦中完全是一團亂,暴雷更是直接倒在附近的桌上呼呼大睡,對這些介紹書完全沒有興致。
「每個課程分有初級、中級、高級三種,初級的課程一堂課是一萬元,中級課程為三萬,高級課程為七萬元,請問你們想要報名什麼樣的課程呢?」
「妳想要學什麼呢?」遙日也開口問著我。
「看了一堆課程,我都被搞混了……」我苦著臉嚷道。
「基本上,妳跟我已經具備了基礎的技能了,所以現在只要針對一些中級課程……」遙日耐心的向我解釋著。
「既然你對這些東西這麼了解,乾脆全交給你選好了。」我很沒良心的,將這些麻煩事情丟給他。
「好。」遙日很乾脆的答應了,他對著雅丹提出的課表,逐一挑選。
最後,遙日讓我以攻擊性技能為主,學習所有中級的武術、格鬥、攻擊魔法等等課程,而他則是以魔法輔助為主,另外再加一些基本的防身技能,而暴雷則是學習了全部的初級課程。
「好的,一共是四十三萬元整。」雅丹計算出我們三個的學費。
「遙日你有這麼多錢嗎?」聽到這麼龐大的數字,我愕然的問著。
「錢不夠也沒關係,」遙日一副早就已經打算好的笑笑。「系統可以讓玩家負債三十萬。」
「……」這是什麼理由啊?我不想負債呀!
付帳後,扣除我們兩個原有的金額,我跟遙日各負債十多萬元。
「嘎啦啦,主人,欠好多錢錢,貧民啊!」這樣的情況,讓暴雷開始大哭起來。「沒有錢買東西,不可以吃飯……」
你就只想到吃……我無奈的看它一眼,同時用著埋怨的語氣對遙日說道:「錢不夠,不用學那麼多也沒關係吧?」
「不,中級技能是接任務的基本能力,」遙日開始對我解釋他的理由。「之前非凡子他們已經給妳初級的技能了,只要中級的課程學會之後,妳就可以接NPC的各種任務,負債的錢一下子就能賺回來。」
「原來如此。」我這才理解的點頭。
「嘎?賺錢?」一聽到錢,暴雷的眼睛登時發亮。「主人,要賺好多錢錢!」
「……」為什麼這隻寵物這麼愛錢啊?
沒搭理暴雷閃閃發亮的眼睛,我跟遙日繼續著之前的話題。「照你這麼說,等我們賺到足夠的錢,還要再回來學高級技能?」
「不用,解NPC的任務時,技能就會跟著晉級,」遙日否決我的提議。「雖然說到學校學習可以不用浪費時間,還可以讓技能快速成長,但是,經由學習所得到的攻擊力,會比實戰晉升的還要弱,既然妳跟戰神的同伴約定要比試,我比較建議妳多接任務,提升自己的實戰能力。」
沒想到遙日竟然懂這麼多……這個念頭才一浮現,我立刻為自己的驚訝感到好笑。
我在說什麼啊?他是這遊戲的設計者,對於遊戲的模式當然了解囉!
接下來,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在學校將全部的課程學會。
「嘎啦啦,肚子好餓……」暴雷苦著臉嚷道。
因為我太過專心學習,已經有兩天沒有餵它吃東西,它原本圓滾滾的身體,現在已經消扁了許多。
聽到暴雷這麼一嚷嚷,我的肚子也發出的「咕嚕咕嚕」的叫聲。
「我肚子也餓了。」不好意思的紅了臉,我尷尬的對遙日說道。
「我也是。」遙日同樣摸著他的肚子,朝我回了個笑容。「先去餐館吃東西,然後再去接任務吧。」
一踏入餐廳,遙日的外表立刻又聚集許多女生的目光,不過,現在的我們已經習慣了,所以也就視若無睹囉!
用餐時,遙日順便為我說明遊戲的概略狀況。「接任務的時候,妳最好去找NPC接劇情任務,不要只是去佈告欄接一些打怪的任務。」
「什麼是劇情任務?」我完全無法理解。
「嘎啦啦,劇情任務,由NPC委託的任務。」正在大快朵頤的暴雷,一聽到我的提問,立刻成了解說模式。「遇到NPC的時候,玩家可以跟他們聊天,有些NPC會委託玩家幫忙收集物品,或者做一些事情……」
「類似像金大爺那種的嗎?」我拿之前遇過的情況舉例,詢問遙日。
「是啊。」遙日先喝了口飲料,才又繼續說道:「不過,有些NPC並不會一見面就請妳幫忙,妳必須經常跟他們聊天,讓他對妳的好感度提升才行,通常這些NPC所委託的任務難度會比較高,相對的,賞金或禮物也會給的比較好……」
「也就是說,我要多跟NPC接觸?」我將整個說明簡化。
「嗯。」
「嘎啦啦,吃飽飽,想睡覺……」暴雷的眼睛半瞇著,一副打盹的模樣。
「沒事的時候,妳可以將寵物收到倉庫裡面,」遙日建議著我。「這樣它才可以獲得完整的休息,保存充沛的體力,也比較不會干擾妳做事情。」
聽從遙日的建議,我將暴雷放到倉庫裡頭,讓它好好睡上一覺。
正當我們吃著餐點,計畫等一下要去哪邊找NPC時,幾個人邊高聲聊天邊走入餐廳,喧鬧的聲音讓店裡的人對他們投以注視的目光。
「你們怎麼來的這麼慢?」坐在我們附近的玩家似乎是他們的朋友,打聲招呼後便邀他們同坐。
「因為剛剛遇到一個朋友,我們在廣場那邊聊了很久。」說話的人用著迫不及待的語氣說道:「我聽說,戰神他們跑到零度來了!」
隔壁桌傳來的談話,讓我差點將喝進嘴裡的飲料給噴出來。
「戰神?哪個戰神?」同桌的人之中,有人會意不過來。
「還有誰?就是狙擊手裡的戰神啊!」說出這項消息的玩家,用著高分貝的語調喊道。
「真的假的?他們怎麼會跑來這裡?你是從哪邊聽到的?」另一人好奇的問。
是啊,是誰跟你說的?我跟著豎起耳朵傾聽。
「真的啦!」那名玩家信誓旦旦的說道:「我是聽我朋友的弟弟的朋友說的,他說,他在城外的廢墟見到戰神的絕對殺戮,那時候他被機械獸打死,是絕對殺戮幫他復活,還跟他一起組隊打怪!」
絕對殺戮在城外?一聽到戰神的夥伴就在這附近,我真想立刻衝到城外去找他,順便敘敘舊。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他是戰神的絕對殺戮?」有人提出了質疑。
「這我就不清楚了。」說話的人搔搔頭,一臉無解的笑笑。「我是聽那個人說,絕對殺戮選了獸族當種族,雖然長相跟戰神裡的他有些差別,不過,他打怪時候的那股氣勢,就跟戰神裡頭的絕對殺戮一樣。」
「會不會是那個人騙他的?」
「對啊,說不定那個人是因為知道戰神失蹤了,故意假冒他們。」
「不,戰神出現在這裡的消息應該是真的。」玩家甲突然用著肯定的語氣說道:「我朋友阿鐵剛剛傳密語跟我聊天,他說他剛才遇到韃羅貓,貓親口跟他說,他們戰神一起跑來玩零度……」
哇咧!這一切會不會太剛好了?這裡竟然有人是鐵色狂想的朋友?
「也就是說,韃羅貓現在也在這裡?」驚呼與騷動聲出現在人群中,幾名玩家似乎對這消息感到興奮。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一名女孩不解的發問:「戰神是誰啊?為什麼一提到他,你們就那麼高興?」
「戰神是一個由四男兩女組成的隊伍,他們是狙擊手的神話!」發現有人不清楚,男生們立刻為女孩解說著。
「他們打敗過的隊伍數量創下狙擊手的最高紀錄,到現在都還沒有隊伍能破這項紀錄!」
「不只是這樣,韃羅貓的遠距離狙擊紀錄,現在還是排行榜的第一名!」
「還有啊!因為黑戰士離開遊戲了,他研發的武器現在成了絕版貨!有錢還買不到咧!」
說實話,聽著他們細數我們過往的豐功偉業,聽起來還真是讓人感到十分得意。
「沒想到你們這麼厲害。」遙日顯露出詫異神色。
「嘿嘿,要不然我們怎麼會叫作戰神呢?」我對他咧嘴笑笑。
戰無不勝,宛如神一般的存在體──這就是我們戰神隊名的由來。
想當初,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我們可是吃足了苦頭,投注了所有的精神與心力,也因為我們做到別人辦不到的事情,所以才會成為其他玩家口中的神話。
「我最近還聽說,因為他們離開了,狙擊手的玩家也跟著流失不少,為了留住玩家,狙擊手遊戲公司宣佈,過幾天會將炸掉的戰神總部還原,並且當成遊戲中的觀光景點,開放大家參觀……」
什麼!我們的戰神總部變成觀光景點?有沒有搞錯啊?我激動而氣憤的站起身。
同一時間,一名坐在他們附近,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也跟著起身,因為他低著頭又戴著斗篷的帽子,讓人看不清楚他的臉。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對方走到說話的玩家桌邊,沉著聲音問道:「他們將戰神總部修復,還讓其他玩家進去參觀?」
這聲音怎麼好耳熟?聽著熟悉的男生聲音,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努力想要從腦中找出聲音的主人。
「對啊!好像是前天發的公告,聽說下星期六就會開放了。」
這答案讓男子冷笑了聲:「真是可笑,用這方式就想要留住玩家?」
啊!是他!他是……「絕對殺戮!」
我激動的叫出他的名字,這一聲叫喚,讓他以及其他的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我身上。
聽到我叫出他的名字,絕對殺戮盯著我打量一會,原本抿著的唇跟著揚起一抹笑。
「貓老大。」絕對殺戮拉開了斗篷的帽子,露出一頭漂亮的銀色短髮,語氣帶著點無奈。「妳叫我的時候,也許該看一下場合。」
「呃?」發現餐廳裡的視線全往我們集中,我頓時會意過來,尷尬的朝他笑笑。
「他是絕對殺戮?」玩家們看看他又看看我。「她是貓……韃羅貓?」
「沒想到妳會在這裡吃飯。」沒有搭理其他人的目光,絕對殺戮緩步走向我。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呀!」我朝他笑著,並招呼他坐下。
近距離打量,我這才發現,絕對殺戮的眼睛跟一般人不太一樣,那是一對彷彿貓眼的金色瞳孔,非常特別、也非常吸引人,這樣的一雙眼睛再搭配上他那靜默、特立獨行的氣質,結合成一股神祕而又震懾外人的氛圍。
「你選什麼種族啊?」望著他的金色雙眸,我好奇的臆測著。「貓?」
「錯。」絕對殺戮否定了我,卻又故意不說出真正的答案。
「他是豹族。」遙日篤定的說道。
這答案讓絕對殺戮的眼中掠過一抹光芒,他像是在觀察、審視般,盯著遙日打量了好一會。
跟絕對殺戮接觸過的人都會知道,他的視線總是帶著點壓迫感,很少有人能夠正面回應他的注視,但,遙日卻絲毫不受這樣的目光所影響,依舊是一副神色自若的模樣。
「你好,我是絕對殺戮。」他朝遙日點頭笑笑。
「我叫做遙日。」遙日的嘴角輕揚,回應他一個溫和的淺笑。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絕對殺戮先是將我加入好友之後,才開口說道:「我們幾個前幾天想連絡妳都找不到人。」
「找我?做什麼?」
「將妳加入好友名單,順便問問妳的近況啊。」絕對殺戮隨手敲了我的額頭一記。「怎麼?才分開沒多久,妳就完全忘記要跟我們連絡了?」
「唉呦,我只是剛好有事情,所以這幾天才進入遊戲嘛!」不能說出我之前是待在未開放的測試區,我只好隨口撒了個謊。
「所以,妳最近才剛開始練功,之前完全沒進度?」絕對殺戮質疑的望著我。
「是……是啊!我今天才將中級課程學完而已。」我硬著頭皮點頭回應他。
我以前在進階區域學的技能已經被封鎖,這麼回答他也算是實話吧!
聽我這麼一說,絕對殺戮突然沉默不語,似乎是在沉思。
話題這麼一停下,我突然覺得身邊安靜的異常,往四周瞧了眼,發現附近的玩家全都瞪大了眼,安靜的豎耳傾聽我們的對話,直到接觸到我的目光,他們這才尷尬的別過頭,繼續先前的談笑,但,從音量聽來可以明顯聽出,他們刻意壓低了聲音,似乎想藉由這樣的障眼法繼續他們的監聽行動。
「好了。」數分鐘後,絕對殺戮突然開口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我剛剛跟其他人談好了。」
「談好什麼?」突如其來的這句話,讓我摸不著頭緒。
「因為妳今天才將中級的課程完成,我們決定將比試的時間延後,時間點由今天開始算起,一個月後,在『湛藍天域』的『龍城』決勝負。」絕對殺戮說出他們討論的結果。
「謝啦!」聽到時間往後延了,我這也才鬆了口氣。
「總部的事情,我剛也跟他們說了。」絕對殺戮繼續說道:「他們說,過兩天會回去看看。」
一提起這件事情,我的臉色跟著沉了下來,狙擊手公司的這個動作,讓我覺得戰神好像被人當成商品販售一樣,完全無法接受。
「要跟狙擊手抗議嗎?」我問著絕對殺戮的意見:「他們沒有問過我們就這麼做,實在是很過分……」
「本來我也有這樣的打算,不過黑戰士他說:既然我們都離開了,也沒必要再多做牽掛,狙擊手將戰神總部還原這也算是件好事,這樣一來,往後我們還可以回去總部看看,當成一個回憶的地方。」絕對殺戮用著平緩的語調轉述著。
停頓了會,絕對殺戮長長的呼了口氣,「他這樣說也沒錯,總部炸掉之後,有時候想到狙擊手晃晃,我都不知道該去哪裡……」
「……」這番話讓我沉默了。
雖然我也認同黑戰士說的話,但是,一想到我們辛苦創立的總部被當成是招攬玩家的工具,心底的那份疙瘩與不甘還是無法就此釋懷。
「好了,我要走了。」絕對殺戮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跟我道別。「貓老大,妳要加油啊!可別輸的太慘,痞子聽到妳還在中級的階段,他已經開始在計畫輸的人該怎麼懲罰了。」
這個死痞子,竟然這麼快就想要算計我?我臉上勾起陰寒的冷笑。「放心,就算會輸,我也絕對不會輸給他!」
回應我一個鼓勵的笑,絕對殺戮隨即步出餐廳。
 
在絕對殺戮離開之後,附近的低語聲逐漸又多了起來。
「聽到了嗎?他們要在一個月後進行比試!」
「戰神成員私下競賽的場面,可是從沒出現過的啊!」某玩家眼中泛著淚光,一臉激動的說道:「到時候一定要去看看!」
「不曉得紫玥女王會用什麼模樣出現?真是令人期待!」
什麼模樣?當然是會讓你們噴鼻血的模樣囉!一想到紫玥那惹火的裝扮,我在心底竊笑著。
「我好想過去跟韃羅貓合照,不曉得她會不會答應。」
「我也是,要不要過去問問?」
啊哩?合照?我又不是什麼明星,照什麼相啊?
「遙日,我們快走吧!」一聽到他們的打算,我連忙站起身,快步離開餐廳。
但,那群人似乎是不想就是放我們離開,他們緊跟在我們身後走出店家,為了甩開他們,我連忙拉著遙日拔腿狂奔,他們也跟著我跑了起來,口中還不斷叫著我的名字。
「韃羅貓!等等!我們沒有惡意。」
「貓!等一下!我只是想跟妳拍照……」
這一聲聲的叫喚,引來不少路人圍觀,在明白他們追逐我的理由之後,就連路人也開始跟在我們身後追趕了。
哇咧!現在是馬拉松競賽嗎?望著身後大約二、三十人的陣仗,我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貓,這樣跑行不通。」遙日突然抓住我的手,並丟出一張移動符咒,帶我溜回到最初的村莊。
「呼……」脫身之後的我,這才鬆了口氣。「謝啦!我都忘記還有符咒可以用。」
「妳還真是受歡迎。」遙日打趣的對我笑著:「依你們這樣的人氣,說不定可以當明星喔!」
「還好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尷尬的回了個苦笑。
其實,是真的有幾家經紀公司找上我們,說要捧戰神當遊戲中的虛擬偶像,不過,我們幾個都沒那種意願,當然就是回絕他們囉!
「是誰……來到這裡?」突然,一個沒有溫度、帶著點呆板的聲音傳入我們耳中。
是在跟我們說話嗎?我跟遙日互望了眼,兩人臉上都帶著困惑……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