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三藏&姬

這是第4集,封面上寫的「混亂學園3」在送印刷時有改過囉~

大家不用擔心  
 




◎內容介紹:
 
 
真糟糕,我竟然發現了歐羅的秘密
怎麼辦?他、他會不會對我下毒手呢?
最好以後還是離他遠一點吧!
 
夜、夜伢有喜歡的人了!誰!那個人是誰?
啊哩?不會吧?是……他?
騙人!這、這怎麼可能?
 
喔喔!五人幫第五個人登場啦!
他看起來好像很好相處,可是為什麼其他人都這麼討厭他呢?
哇咧!你這個第五人是個瘟神嗎?走到哪妖怪追殺到哪裡!
還會順便陷害身邊的人?不、不行!我一定要離你遠一點!
去去去,快走開!
 

第一章內文試閱

 
 
早晨的第一道曙光映入眼簾,望著窗外由黑轉藍而後發白的天空,我揉揉酸澀的眼睛,順手將桌上的書本合上。
終於將全部的書看完了……因為歐羅的關係,我將書架上所有有關吸血鬼的書籍全找了出來。
「吸血鬼」,以人的鮮血來維持生命,具有復原再生、媚惑催眠等能力,力氣強大而且行動相當迅速。
「吸血鬼的同伴」,並不是吸血鬼咬到就會變成同類,必須由吸血鬼本身撕裂自己的血管,以自己的黑暗之血餵食被吸的剩下半條命的人,當血液交流之後對方才能成為吸血鬼。
「吸血鬼的伴侶」,擁有永生生命的吸血鬼對於伴侶的要求相當高,他們所要尋求的是能陪伴他們永生的人……吸血鬼選擇伴侶的思考模式與人類不同,他們並不侷限於同類,即使是被他們視為「食物」的人類也有可能成為其伴侶,性別對他們來說也不是考量伴侶的因素,他們所選擇的伴侶也不一定只有一個……
「日行者」,吸血鬼與人類所生的孩子,繼承吸血鬼一部份的能力,日行者能在白天行走不受陽光的影響,對於鮮血雖不像純正吸血鬼那樣有強烈慾望,但是每隔一段時間還是需要吸血以維持生命力……
要是讓歐羅查到躲在草叢後面的人是我,他會怎麼對我呢?雖然說全校學生人數眾多要調查並不容易,可是歐羅那麼聰明,要是讓他找到些蛛絲馬跡,他一定會立刻發現。
要不,我直接跟他坦白,然後跟他說我會幫他保守秘密,我想跟他成為朋友。我的腦中開始想著那畫面。
嘿!歐羅,其實躲在草叢後面的人是我,不過我沒有惡意,我只是覺得好奇而已,你不用擔心,我會幫你保守秘密,我們來做個好朋友吧!
歐羅嘴角浮現一個冷笑。「只有死人才會保守秘密。」
說完,他露出獠牙迅速衝上前……
如果照這個劇情看來,才一句話我就被咬死,五秒鐘我就成了人乾……想著,我冒出了一身冷汗。
到底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做?我現在頭腦一片混亂啊!不,不行,這個時候千萬要保持冷靜!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腦袋清醒。
早晨的空氣是那麼樣的新鮮,四周的一切是那麼樣的安詳,此時的我,突然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錯愕,昨晚一切彷彿是一場夢。
神啊,求求禰告訴我,昨晚的是一場夢吧!來吧!劈個雷下來,當作是禰的回答!
等了一會,四周的景物依舊,天空一樣的晴朗,大地一樣的寧靜,靜的連……兔子的打呼聲都能清楚聽見。
死兔子!我煩惱到整晚沒睡,你竟然給我睡到打呼?真是欠扁!開始抓起兔子拉開他的嘴巴、搓揉他的臉頰、捏他肥肥短短的手腳。
『唔,肩膀再用力一點……』
靠!你以為本小姐在幫你按摩嗎?我將兔子抓到窗邊,用我最大的力氣狠狠的將他往外丟去。
咻~~一顆粉紅色的流星自空中飛過。
呼,活動了一下,好像有點睏了。躺到我溫暖的床上,準備好好的睡一覺。
「叩!叩!叩!」正當我快要睡著時,門外傳來敲門聲。「迪亞哥哥,該起床囉。」
起什麼床啊?我根本還沒睡……我整個人埋到被子裡面。「希傑,今天別吵我,我想睡覺。」
「不行啦!你早上的課是『禮儀課』,這個老師可是很嚴格的。」
對喔,禮儀課的老師就跟他上課的內容一樣,一板一眼、嚴格、刁鑽,要是不乖乖的去上課,我想我以後的日子可就慘了。
不得已,我只好努力的逼自己離開那舒服、柔軟的床。
 
一如往常,我們幾個人全聚集在學生餐館吃早餐。
「夜伢大哥,你還好吧?」希傑看著快要倒在桌上的他,擔心的問著。
「嗯。」夜伢虛弱的應了一聲。
他幾乎是跳了一整夜的舞,要不是最後校長出來幫他解圍,強制學生散場,他可能到現在還沒跳完。
活該,誰叫你要惹本小姐!哼!
「果力多,你怎麼了?」麗莎問著一旁全身僵硬的果力多。
「沒、沒事。」
雖是這麼說,但從果力多僵硬如石頭般的吃飯動作看來,他應該是維持了他那優雅的姿勢一整晚,導致現在整個人動彈不得,幾乎呈現石化的現象。
他實在是太逞強了,或許我該建議他研發出不同的姿勢替換……
跟他們兩個比較之下,我也好不到哪去,大大的打著呵欠,邊發呆邊吃著我的早餐,沒睡覺還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
「迪亞哥哥怎麼看起來很沒有精神?」
「我……沒睡好。」我邊說又邊打了個大呵欠。
「對了,昨晚那個女生找你什麼事啊?」麗莎冷不防的冒出這句話。
「什麼女生?」我用呆滯的眼神回應。
「昨晚有個女生說要找你,那時候你已經回宿舍了,我們就叫她到宿舍找你,你沒遇到她嗎?」麗莎困惑的反問。
「呃,我……」
「迪亞同學,不好意思,打擾你用餐。」一個女生突然出現在我旁邊。「下午的藥草學,老師要我們自行準備上課用的教材,這是老師列出來的藥草項目。」
從她手上接過寫著材料的紙條,看著上面密密麻麻寫了十幾樣東西,真是令人頭痛。
「搞什麼?這麼多東西,我現在哪有時間準備啊?」
也許是我的口氣聽起來很凶的關係,女生縮了一下身體,並害怕的往後退了些。
「真的很抱歉,昨晚我本來想先通知你,可是我在宴會場找不到你,後來麗莎同學說你在宿舍,可是我到宿舍的時候,燈光全是暗的……」她低著頭不停的跟我解釋著。
看著她那副又緊張、又委屈的樣子,我連忙露出最親切、最溫和的笑容時候回應。「抱歉,害妳跑了那多趟,真是辛苦妳了。」
「不、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她那蒼白的臉立刻刷紅。「我不打擾你用餐了,下午見。」
「好。」此時的我眼睛仍直盯著紙條煩惱。
咬人貓三把、臭屍草十根、尖叫籐蔓七條、地精兩隻?這、這是什麼鬼藥方?老師要這些東西做什麼?
「同學請問一下……」
「她已經走了。」麗莎的聲音傳進我耳中。
「啊?她不是才剛跟我說再見而已嗎?」
「是啊。」麗莎指著門口的方向。「跟你說完再見之後,她就刷──的衝了出去了。」
不會吧?跑這麼快?我連忙左看看、右看看,的確已經看不見她的蹤影。
「迪亞哥哥不用找了,那個同學現在已經在三十公尺外的走廊上了。」希傑笑著跟我說。
高手!真是高手!沒想到看起來像是弱不禁風的女生,竟然有如此敏捷的速度!我真是想為她鼓掌叫好。
「奇怪?你昨天不是說要先回來休息?那她怎麼會找不到你?」白目的麗莎,問出一句讓我冒冷汗的話。
死豬頭!妳不會用心通術私底下問我咩?要是讓歐羅發現了怎麼辦?我偷偷的瞄了歐羅一眼,發現他也正望著我。
「因為……昨天晚上的夜景很美,我就到處逛了一下……」
「你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嗎?」歐羅眼神直盯著我,像是要將我的心思看穿一般。
他在懷疑了!我整個人突然心慌了一下,背部也冒起一股寒氣。「沒、沒有啊,我什麼都沒看到,呃,我是說我沒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哈哈哈……」
我對他尷尬的笑了幾聲,連忙低下頭吃早餐,藉此避開他的視線。
「歐羅你的早餐怎麼都沒吃?」希傑問著他。
歐羅面前餐盤裡的食物只吃了幾口,蕃茄汁也喝不到一半。
他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是不是因為吸了有聖水的血傷到了身體?我開始有點擔心他。
「歐羅,就算身體不舒服,你多少還是要吃一點。」
聽到我這麼說,歐羅楞了一下,其他人也是困惑的望著我。
「迪亞哥哥,你怎麼知道歐羅身體不舒服?」
靠!我是豬頭嗎?竟然不小心說溜了嘴!我緊張的找著理由。「我看他臉色不太好,而且也沒吃什麼東西,所以就猜想他是不是不舒服……」
「我今天的確有些不舒服,你的觀察力還真是敏銳。」歐羅雙手支著下巴,像是打量獵物一樣的看著我。
咚!心臟猛烈跳快了一拍。從他的表情看來,他應該是把我列為頭號嫌疑犯了!
冤枉啊!人不是我殺的!我只是在旁邊看你咬她們而已!
「不好意思,我要趕快去找藥草,先走了。」我著急的想要脫身。
「那麼多藥草應該不好找吧?我陪你一起去找吧。」歐羅拉開椅子站了起來。
不會吧?跟我去?你是想要嚴刑逼問我嗎?
「不用了,我自己找就可以了。」不等歐羅回答,我便飛快的逃離現場。
 
一路飛奔到學校後山,在確定歐羅沒有跟上來之後,我這才停下腳步歇息。
呼!好險,要是歐羅真的跟我來採藥,說不定他會殺人滅口,先將我的血吸乾然後再毀屍滅跡……想到這裡,我的心裡不由得直發寒。
我想跟吸血鬼當朋友,可不是想變成他的食物啊!
稍作歇息將氣息調勻,我開始尋找上課用的藥草。
「首先是……咬人貓三把。」
『什麼是咬人貓?』狂的聲音突然傳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訝異的問著。
『不知道,剛剛睡醒之後大爺我就在這裡了。』狂停頓了一下,『該不會是妳……』
「書上說咬人貓是可以用來調製魔藥,它的外型特徵是會開出像是貓頭一樣的花。」我心虛的岔開話題。「咬人貓大多生長在山上,是一種生命力很強的植物。」
『為什麼妳要找那種怪東西?』
非常輕易的,狂的注意力被我轉開了。
「下午的藥草學老師要我們自己準備教材上課,你也幫我一起找吧。」
雖然來這裡的目的是要將它拔回去當教材,可是當我看著眼前……一個個的小貓頭,眨著圓滾滾的雙眼望著我,嘴上還不停的發出像是撒嬌的「喵喵」聲時,我還真是不忍心下手啊。
『發什麼呆?趕快摘啊!』狂催促著我。
「可是……它們好可愛,我下不了手,老師未免也太狠了,竟然要我們拿這麼可愛的植物當教材,像它這麼可愛的植物我們應該好好照顧它才對!」
不過,咬人貓,顧名思義就是會咬人,一個沒注意,我就讓其中一隻給咬了一口。
「好痛!該死的傢伙!!竟敢咬我?」
在憤怒超過理智的情況下,我開始拔刀亂砍那些該死的植物,當我回過神時,那一大片咬人貓只剩下稀疏幾隻躲在角落發抖。
『妳……不是說要好好照顧這些可愛的植物?』
「我有說過這句話嗎?」我裝著一臉無辜的表情,順手將剩下的幾枝拔下,放到裝藥草的籃子裡。
『真是恐怖的女人。』狂在旁小小聲的咕嚷著。
假裝沒聽見狂的話,我繼續看著藥單。「再來要找臭屍草十根。」
當我將臭屍草拔起時,它所散發出的那股屍臭味真是……叫人很想死啊!
『唔!有毒氣!』狂瞬間衝到距離我兩百公尺遠的地方,在他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後,他朝我放聲大叫:『快將它包起來!』
該死的傢伙,竟然自己先跑!可惡!我努力的憋著氣,七手八腳的將臭屍草塞入瓶子密封。
呼~~要是時間再拖長一點,我可能就要因為憋氣憋太久而窒息。
「尖叫籐蔓七條……」
「啊──」如同它的名字一樣,這籐蔓很會尖叫,那高分貝的聲音真的會讓人抓狂。
「啪、啪、啪……」我將籐蔓抓起來,像是甩鞭子一樣,狠狠的往地上摔打。
「啊~~~~~~」籐蔓依舊叫著,只不過現在的聲音變成波浪狀。
「閉嘴!要是再吵我就把你們全給燒了!」
我竟然威脅植物?我是不是被它們的高分貝叫聲給逼瘋了?
「……」沒想到我的恐嚇真的有效,它們全停止了叫聲,只委屈的發出一些像蚊子般細微的叫聲。
『什麼人最恐怖?抓狂的女人最恐怖。』狂用著有所領悟的語氣說道。
我在山裡繞了一會,名單上的藥草也收集的差不多了。
只剩下草精兩隻……記得花園那邊好像有種。
我估算著時間,第一堂課現在應該快下課了,要是我動作快一點,應該可以趕上第二堂的禮儀課,以後我也比較不會被禮儀學老師整得太慘。
打定主意,我飛快的衝到花園裡找尋地精,當我將它們從地上拔起時,它們像是小孩子般開始大哭著。
「哇、哇……」
「乖~~不要哭啦。」看地精們哭的這麼委屈,我總覺得我好像在欺負它們。
「哇……哇……」地精們還是繼續哭著。
「不、要、哭。」我的眉頭開始皺起來了。
「哇……哇……」地精依舊不理我。
靠!死地精!你們到底想怎樣啊!我現在已經氣的快爆炸了。
我為了找這些藥草翹掉了最難搞的禮儀課,在山上時還被咬人貓咬、被尖叫籐蔓的高音波震得快耳聾,現在這該死的草精竟然用哭聲對我疲勞轟炸?
我的耐心已經到達極限,話我也懶得說了,我只是板起臉冷冷的看著它們。
大概是發覺氣氛不對,它們由原先的嚎啕大哭轉變成輕聲的啜泣。
「嗚……」
嗯,它們果然還是怕惡人啊。我滿意的將草藥收到籃子裡,接著準備趕去上第二堂課。
不過,事情總是會有意外的發展,就在我跑快到禮儀課教室時,一旁的走廊飄來了一句話,這句話讓我不由自主的跑過去偷聽。
啥?是什麼話竟然會讓我放棄衝進教室?放棄上第二堂課?各位看倌們,請看仔細了,那就是……
「夜伢,你是不是喜歡麗莎?」
瞧瞧!多麼具有震撼力的一句話啊!我怎麼能不去偷聽呢!
我偷偷摸摸的躲到牆邊的小小角落,人物同樣是一男一女,男的當然是夜伢,女的只是配角就不再多作介紹,看這樣子也應該是老橋段,女生向夜伢告白之後被他拒絕,接著女生便開始追問理由……
「妳、妳說什麼?」夜伢聽著這句話受到不小的震撼。
(夜伢的心聲:這女生竟然以為我喜歡麗莎?有沒有搞錯啊!雖然麗莎長的很漂亮、身材又好,可是,我唯一喜歡的人還是我老婆啊!不過,這個傳聞比先前的好太多了,以前還有人說歐羅跟我是一對……)
「我是有喜歡的人,不過那個人不是麗莎。」夜伢坦承以告。
「你……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女生愣住了。
啊哩?這傢伙之前不是才怕女生怕的要死?怎麼現在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跟那女生同感驚愕。
「她……是我們學校的嗎?」
「嗯。」
「你跟她認識多久?」女生又跟著追問。
(夜伢的心聲:這該怎麼說呢?雖然說最近才又遇見老婆,可是我對她一見鍾情是小時候的事情。)
思考了會,夜伢才回答道:「我們從以前就認識了。」
「可以跟我說她是誰嗎?」
「這個恐怕不行。」夜伢搖頭拒絕。
「我可以問一些有關她的事情嗎?」女生又問著,她似乎想從對話中查出夜伢喜歡的那個人是誰。
「可以,但是有些涉及隱私的事情我不回答。」
「她的家族在貴族界很有名嗎?」
(夜伢的心聲:她家當然很有名啊!不過,她的家族已經隱退多年,現在已經不在貴族名單裡了,那……我該怎麼說呢?)
「她的家族……不算是貴族,不過大家都知道她家族的名字,是一個很特殊的家族。」
「她是個怎麼樣的人?」
(夜伢的心聲:是個怎麼樣的人?這還真難形容啊……獨立、勇敢、堅強、好勝、易怒、熱心……好像說不盡吶~~)
「她……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做的事情也跟一般人不同,平常所表現出來的樣子跟私底下的她完全不一樣,可以說是一個很厲害、很獨立的人。」夜伢約略的陳述著。
「為什麼……你不公開你們的關係?」女生露出苦澀的笑。
是啊,要是夜伢對外公開他有喜歡的人,那其他女生就不會一直追著他跑了啊。
這問題讓夜伢無奈的長嘆一聲:「我只能說……很多事情並不像你們表面上看到的那樣,我有不能公開的苦衷,也希望妳能為我保守這個秘密。」
(夜伢的心聲:我也想要公開啊,但是事情都還沒成定局呢!而且迪亞現在是男生打扮,就算我說了也沒人會相信吧!)
說完話,夜伢快步轉身離開,留下發楞的女生跟躲在一偷聽的我。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