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告欄】

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所有重要公告都在「☆重要!必看!★」,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謝謝。

※小說嚴禁轉載,廣告留言必刪!

※不再幫忙看文,請見諒。(原因請見「重要!必看!」裡的「貓邏的碎念」)



連絡信箱:cats1016@gmail.com

貓邏的噗浪:http://www.plurk.com/aven791016


★出版:


9月1日:網遊也可以這麼仙!於壹(第一集)


§ 活動記事 §

2018年2月1日~2月5日台北國際動漫節(南港)



 

蜜亞等人回到前線營地後,並沒有立刻將聖法瑪帶回後方的指揮中心,而是發了一封簡報給克莉絲汀,將聖法瑪的事情複述了一遍,札克還在簡報上提到他給了聖法瑪一個允諾,E-23小隊將會協助她尋找遺失物品。

除此之外,蜜亞也在簡報上附註說,他們要繼續留在前線,尋找失蹤的凱特等人,同時進行淨化污染源的後半段投藥工程,不會立刻將聖法瑪帶回聯盟總部。

「你們的真是……很大膽。」潔西卡在看完簡報的留存副本後,額冒黑線的望著蜜亞。

先不說克莉絲汀收到簡報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光是「沒有逮捕骸骨城堡的主人,還將她留在前線」的這項舉動,就已經觸犯了聯盟數條法規,會被上級記警告、申誡,甚至停職懲罰的失當行徑了。

她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骸骨城堡主人!早在幾十年前,聯盟就已經將骸骨城堡列為最高層級的特殊危險任務!他們竟然讓這個最高層級的危險份子在前線基地任意行走,還說要幫她找東西?這未免也……

「雖然剛開始有點擔心,不過……她現在跟我們相處的很好,不是嗎?」蜜亞回以燦爛的微笑,「啊!聖法瑪,那邊那幾床病人需要換藥了,可以麻煩妳幫忙一下嗎?」她對正在填寫治療報告的聖法瑪請求道。

「好的。」熟練的拿起醫藥箱,聖法瑪朝不遠處的醫療帳篷走去。

是啊,的確是相處的很好……簡直好過頭了!潔西卡嘴角抽搐的苦笑。

在他們帶著聖法瑪回到營地後,蜜亞立刻翻閱各種書籍,試圖找出壓制聖法瑪力量的辦法,而角獅巴尼漢在聽完她的需求後,立刻提供了一種古老的黑魔法,那也是哈蒂嘉當初用來封印牠的力量的手段。

對聖法瑪用上黑魔法咒語後,她的力量被壓制了一大半,殘餘的力量再也不會影響到重傷傷患,那些脆弱的靈魂不再受到吸引。

解決這件麻煩事之後,聖法瑪開始跟在蜜亞身旁,協助她治療傷患,有時候也會跟著札克等人在營地外巡邏,私底下也跟聯盟成員相處得相當融洽,根本看不出來她就是那惡名昭彰的骸骨城堡的主人。

對於這種敵我不分、和樂融融的氣氛,潔西卡真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

「哞,潔西卡、潔西卡。」繆阿努的聲音從附近傳來,縮著碩大身軀躲在樹叢後頭的他,揮動前蹄,朝潔西卡招了兩下手。

「牛頭族長,請問您又有什麼事了?」潔西卡沒好氣的掃他一眼,每次只有這個傢伙跑來找她,準沒好事!

「哞,那個、那個灰色的奇怪女人在不在這裡?」繆阿努努力壓低音量,小心翼翼的詢問,說話時,他那雙大眼睛還不時的左右張望。

身高超過兩尺的繆阿努,用來藏身的樹叢只有一百二十公分高、八十公分寬,根本遮掩不了他那龐大身體,茂密的葉子只遮住了他的身體中段,頭部跟尾巴全都露了出來,隨便一個路過的人都能看到他甩動的牛尾巴。

「你要找她?她去醫療站幫傷患換藥了。」聽到對方不是來找自己麻煩的,潔西卡很乾脆地說出聖法瑪的下落。

「等她忙完我再請她去找你。」

「哞!不不不!不可以讓她來找阿努,不要叫她來,阿努不想見到她!」繆阿努拼命搖頭,神情相當惶恐。

「你問她的行蹤不是想要找她?那你問我這個問題做什麼?」潔西卡挑了挑眉。

「阿、阿努是要來找小醫生、小蜜亞的。」情緒過於緊張的他,竟然將藏身的樹叢連根拔起。

發現自己不小心拔除了遮蔽物,繆阿努連忙將小樹塞回原坑洞,順帶用腳蹄將土壤踩平。

慌亂的彌補缺失後,他緊張的左右張望,生怕被人發現他的行蹤。

「你找蜜亞做什麼?」雙手交疊胸前,潔西卡警戒的質問:「我可是事先警告你,要是你敢對她動什麼歪腦筋,克莉絲汀肯定會第一個滅了你!」

「哞!阿努才沒有動歪腦筋!妳不可以污辱阿努!阿努找她是因為……哞!出、出現了!」

話說到一半,繆阿努突然臉色一變,抓著藏身的樹叢慌慌張張、跌跌撞撞的跑開。

「這傢伙是怎麼了?」潔西卡困惑的抓抓頭髮,完全摸不著頭緒。

回頭一瞧,原本已經離開的聖法瑪,為了補充藥品而折返。

「嘿!聖法瑪,妳跟繆阿努是怎麼回事?」好奇心大起的潔西卡上前問道。

「誰是繆阿努?」聖法瑪回以茫然神情。

「咦?妳不認識他?那他怎麼怕妳怕得要死啊?」潔西卡更加疑惑了。

「繆阿努怕聖法瑪?為什麼?」蜜亞大感好奇。

那位牛族族長可是自稱為天不怕、地不怕的最強勇士呢!前段時間還在營區裡惹事生非,完全不聽勸告,現在怎麼會突然怕起聖法瑪了呢?

「不知道啊,剛才他跑來這裡要找妳,可是不敢進來,躲在外頭的那棵樹……呃,樹被他拔走了,就是那個土坑的位置。」潔西卡指著繆阿努剛才的藏身地點,「他問我聖法瑪在不在這裡,後來她剛好走回來,結果繆阿努就嚇得跑走了。」

「妳有對他做了什麼嗎?」蜜亞納悶的問。

「魚精,我有對那個叫做繆阿努的人做了什麼嗎?」聖法瑪轉而詢問在她身旁游繞的藍色生物。

聽到主人詢問,魚精們彼此觸碰著額頭,像是在傳遞資訊又像是在竊竊私語,一分鐘過後,其中一隻游向聖法瑪,以額頭輕觸她的指尖。

「前兩天有一群牛頭人在醫療站搗亂,那個人是其中之一?」聖法瑪複述著魚精的話,「他找我吵架可是我沒有理他,結果那個人要對我施暴,說要跟我打架?結果呢?唔?我對他施放了靈魂懲戒?原來如此……」

聆聽這些訊息的聖法瑪,面露茫然,記性欠佳的她,早就已經將這些事情忘的一乾二淨,而她的這一番「自言自語」,也讓在場的兩人明白了情況。

「真了不起,我跟那群蠢牛交手這麼久,還沒見過他們怕過任何一個人,妳是怎麼辦到的?那個靈魂懲戒是什麼?」潔西卡興致高昂的追問。

「一種針對靈魂的懲罰。」聖法瑪簡短的解釋,「我有手下留情,不然他們現在不可能還活著。」她對自己的行為做出「客觀」的評價。

「聖法瑪,以後要是再遇到這種事情,妳就交給我們處理吧!」蜜亞無奈的苦笑。

身為術士,靈魂學也是她必須學習的一環,對於懲戒靈魂的法術自然略有耳聞,那可是一種相當危險的魔法,要是聖法瑪出手重一些,那些牛頭人連靈魂也會灰飛煙滅!

「蜜亞,我相信聖法瑪會有分寸的,妳不用太擔心啦!」知道蜜亞的顧慮,潔西卡安撫的拍拍她的肩膀,「那群牛頭人老是給我們惹麻煩,難得現在有讓他們害怕的人,當然要趁這機會好好整治整治,看看能不能讓他們乖一點、安分一點,別老是給我惹事!聖法瑪,以後那群牛頭人就交給妳了,要是他們又到處惹事生非,妳就再用那個什麼懲戒的處罰他們!」

「好。」聖法瑪點頭應允。

「聖法瑪,妳出手要輕一點,給一些些懲罰就好了。」蜜亞婉言提醒道,她可不希望見到一堆牛頭人被抬進醫療站。

「輕一點?要到什麼程度呢?」聖法瑪不明白準則。「讓他們的靈魂缺一小角可以嗎?靈魂受到一點損傷,並不會有多大影響,只是必須在床上靜養一年而已。還是要腐化他們的靈魂?腐化術只會讓他們失去自我意識、變成行屍走肉,不會有任何外傷。」她解釋著兩種的分別。

「……這兩種都不好。」蜜亞額冒黑線的回道:「沒有更輕微的嗎?像是讓他們痛個幾天、或是癱瘓個幾天,暫時不能惹事生非?」

「對對,就是懲罰個幾天就好,不要造成永久性傷害。」潔西卡連連點頭附和,儘管她真的不喜歡牛頭人,但她也不希望事情鬧得太嚴重。

「我明白了。」聖法瑪理解的點頭,「妳們希望懲罰的時間不要太長,大概是三、五天的間隔。」

「時間長一些也可以。」潔西卡補充道:「依照牛頭人的爛記性,時間太短或是懲罰太輕微的他們都不會記取教訓,最好讓他們難過個十天、半個月!」

「好。」聖法瑪點頭答應。

補充好藥品,準備離開的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口袋裡拿出幾張紙。

「蜜亞,這些藥品快沒了,需要補充。」

「又要補充?這幾天沒什麼人受傷,怎麼會消耗的這麼快?」蜜亞面露困惑的接過紙張,仔細看著上頭的庫存數量。

「不知道,這是醫療站的人請我轉交的。」聖法瑪丟下這句話便轉身離去。

 

因為潔西卡的「附加條件」,導致日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牛頭人的營地裡不分晝夜的傳出哀鳴聲,在這之後,牛頭人只要一聽到聖法瑪的名字,全都會立刻變了臉色,躲的躲、逃的逃,要不就是兩眼一瞪、全身僵硬的暈了過去。

有幾次蜜亞還見到有牛頭人將頭埋入水缸,龐大的身軀留在外面,要不就是頭頂著小板凳,身體縮成一團,將自己偽裝成板凳的附加裝飾品。

這些有趣的情況頓時成了前線的娛樂,潔西卡還特地追在繆阿努族長後頭,拿著相機將這些畫面全部拍下,傳回聯盟總部與其他人分享。

「現在投藥的情況怎麼樣?還剩下幾個地區?」潔西卡隨手倒了兩杯熱咖啡,將一杯遞給蜜亞,身為指揮官的她,必須時時掌控情況,以便進行接下來的安排。

「到昨天為止,還有十七個區域,就是靠近北方海岸的這些。」蜜亞指著地圖上特別標記出來的區塊,「今天的行程是在這三個最大的污染區投藥消毒,不過實際情形要等札克他們回來才能確定,也有可能當地的污染情況過於嚴重,只消毒了兩個區域。」

「怎麼進度這麼慢?」潔西卡不解的追問:「前天我不是撥了兩個小隊給妳,要妳把解毒劑的配置跟施放步驟教給他們,讓他們加入投藥工作嗎?難道他們學不會配藥?」

因為前線的戰爭已經到了尾聲,戰場上的人力不再那麼吃緊,潔西卡便將人員分配做了調度,撥了一部分人手給蜜亞,協助污染地區的投藥工程。

原以為這樣應該可以很快就解決這些問題,沒想到進度卻依舊緩慢,這可完全出乎她的預料。

「有一部分的人學會了,只是目前投藥的器材不足,有很多人都沒有分配到工具,需要等明天的補給車將追加的器材送過來。」蜜亞解釋道。

就算人手足了,沒有投藥的器材也是沒用啊……

才正在說著投藥的事情,雙子的聲音響亮地從外頭傳來。

「蜜亞,我們回來了!外面好熱喔!」艾希蹦蹦跳跳的跑了進來。

「我想吃冰。」奧勒跟在弟弟後頭進入,頭上戴著頂跟弟弟同款式的棒球帽。

雙子兄弟倆一進到室內,隨即衝到放置在角落的小冰箱拿冰淇淋跟飲料。

「辛苦啦!今天你們……啊!等一下!」看見兩人開了飲料要喝,蜜亞連忙一個箭步衝上前,拿走他們手上的飲料跟冰品。

「你們洗手了沒有?觸碰藥劑之後要洗手才能吃東西。」蜜亞態度嚴肅的問道。

「有有有!」艾希一連點頭,「我們有洗過手了,妳可以檢查!」他攤開雙手遞到蜜亞面前。

「檢查。」奧勒跟著伸出手。

確定兩人手上沒有藥劑殘留,蜜亞這才將食物還給他們。

「今天的行程還順利嗎?」蜜亞關心的問。

「順利。」奧勒脫下棒球帽,抹去額上與髮稍的濕汗。

「我跟奧勒很厲害,今天有一大片區域都是我們兩個處理的!」艾希一手拿著帽子搧風,一手拿著飲料大大地灌了幾口,「札克他好笨,我們都教了他好多遍,他還是學不會,一直弄錯藥劑的配置比例,後來李維就叫他去搜索戰場,看看有沒有其他生還者。」

「札克很笨。」奧勒點頭附和。

「札克學了那麼久還沒學會?」潔西卡有些訝異的瞪大雙眼,「我記得從上星期開始,蜜亞就一直在教他解毒劑的配置不是嗎?」

「札克學了兩天之後,就說我不用教他了,我還以為他已經學會了。」蜜亞尷尬的苦笑。




創作者介紹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近貓大一直在寫同人文,莎夏和修真都沒寫到...
    好痛苦的等待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