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6b6414b059093753e4c9587a7dcae37e21.png

 

 

第五期:恐怖小說家

 

人:恐怖小說家

事:聯誼

地:香皂的製造工廠

物:融化的棒棒糖

 

**********

 

「阿楠」是個恐怖小說家,出過幾本恐怖小說,並不算暢銷,但也算有點知名度。

阿楠也沒有成為暢銷小說家的想法,只要收入能夠維持生計,能夠一直以寫作為業,那就好了。

他給自己的定位就是金字塔的中間段落,不上不下,不好不壞。

恐怖小說是一個小眾市場,為了讓更多書迷接受,阿楠會在小說裡頭添加各種元素,像是推理、戀愛、冒險、靈異甚至還有科幻,總之,就是看那段時期讀者喜歡什麼,阿楠就添加什麼。

他不是那種堅持著恐怖小說只能有XXX,不能有OOO的固執派。

真要定位的話,他算是現實派,出版社要什麼風格、編輯建議什麼風格,他就寫什麼風格。

恐怖小說的市場已經夠小眾了,稿費也不多,再加上他不是那種被出版社求著出書、可以拿好多稿費的大神,在經濟和堅持之間,他選擇生存。

再者,他也沒什麼想要堅持的東西。

為了增加靈感,他加入很多跟恐怖相關的社團,像是靈異社、黑暗社、血腥社、神秘社、偵探推理社……

他混在眾多社員之中,看著社團成員提供或真或假的各種消息,並以此當成創作靈感。

這一天,靈異社團的社長突發奇想,想要在鬼門開的這一天,在廢棄的肥皂製造工廠舉行聯誼,並且在工廠裡過夜。

社團上的報名頗為踴躍,幾乎有八成的人都報名了,粗略預估,人數高達百人。

阿楠想著,或許可以找到新書靈感,也跟著參加了。

到了現場,阿楠發現,那百人報名就像一場騙局,因為真正前來的人只有五個,包括他。

幾個人站在蕭索的肥皂製造廠門口面面相覷,有些人已經想要打道回府了。

「咳!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社長阿鬼。」身材圓胖、穿著格紋衣服的男人開口說道。

「大家說一下自己在社團裡的名字吧!」

阿楠跟另外三人互看一眼,略顯遲疑的報出名字。

「我是阿楠木。」阿楠說道。

「我叫三天三夜。」

「我是凌晨修仙。」

「我是經常遇見鬼。」

社長阿鬼點點頭,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大鑰匙。

「我跟工廠老闆租了一天,我們進去吧!」

說著,他推開了工廠大門的鐵門。

聽到社長是花了錢租下這裡,原本想要打退堂鼓的人也不好意思開口了。

反正就是在這裡待一晚上,也沒什麼。

幾個人走進工廠裡面,工廠已經停工,連水電都停了,現在只是黃昏,廠房裡頭還算明亮,足夠讓阿楠等人將裡頭的景象看清楚。

廠房的機器積了厚重的灰塵,角落有蜘蛛網,壁虎、老鼠和蟑螂藏匿在陰影處,有幾面玻璃窗破了個缺口……

「這個肥皂廠前段時間停工了,聽說是銷量不好,老闆捲款跑路……」社長阿鬼介紹道。

「……」阿楠和另外三人沉默的點頭。

氣氛安靜的有些尷尬。

「我本來想了不少活動,白天的時候還來這裡探勘過,不過現在就我們幾個,也玩不太起來……」社長阿鬼撓撓頭,有些沮喪的笑笑,「我買了不少吃的,大家找個地方吃東西,吃完聊聊天,然後就……散了吧!」

這個主意相當符合阿楠等人的想法,也沒有人反對。

社長阿鬼領著眾人走到他預先整理好的房間,那是一間寬敞的辦公室,正中央處擺著一張大長桌,桌面上放了好幾袋食物。

「我也有買吃得過來。」阿楠拿出背包裡頭的鹹水雞和滷味。

「我也買了。」

「我也是……」

另外三人也紛紛拿出自己帶來的食物。

一場盛大的恐怖聯誼會就這麼成了小規模的吃喝聯誼會。

有了食物,五個人的氣氛也輕鬆不少,邊吃、邊喝、邊聊,氣氛倒也算融洽。

原本阿楠期待的夜遊聯誼,就這麼平淡無奇的過去了。

隔天,阿楠登錄社團時,還想針對大家報名後都放鴿子這件事嘮叨一番,結果卻在社團見到一個置頂的公告。

公告寫著:社長阿鬼在昨天白天前往肥皂廠查看場地時,不幸從二樓摔下,腦部直擊地面、頸骨骨折死亡。

阿楠不信,昨天他們可是在肥皂廠待到晚上八點多才散會的!

他才想留言反駁,要發文者不要造謠,但是對方卻貼上了新聞報導的網址。

畫面中,白布覆蓋著一具軀體,從白布底下露出的衣角、褲管和鞋子很眼熟,那正是社長阿鬼昨天穿著的服裝。

屍體旁邊還有一個破裂的塑膠袋,塑膠袋裡放著一堆棒棒糖。

阿楠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從脊椎竄升,視線不由得看向擺在電腦旁邊的棒棒糖,那是昨天散會時,社長阿鬼分給他們的。

因為阿楠不喜歡吃糖,回家後就隨手放到桌上。

在這炎炎夏季裡,棒棒糖已經出現融化的跡象,那融化的部份淌著紅色,彷彿沾染了社長阿鬼的血。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