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薰等人在克朗家一住,就是十多天過去。

在這段期間裡,他們受到克朗一家以及村民們的熱情款待,甚少有外地人出現的牛特爾村,對季薰等人非常好奇,小孩子們成天圍繞在他們身邊打轉,大人們則是在農忙空閒時前來找他們攀談,憑藉著魈的交際手腕,他們三人在牛特爾村混得風生水起。

經過一段時日的相處,季薰等人發現這些村民就跟克朗一樣,憨厚而熱情,今天這家宴請他們晚餐、隔天另一家找他們烤肉,時不時還有人贈送自己種植的作物,或是在森林裡獵到的獵物,簡直就將他們當成自家人看待。

季薰他們甚至懷疑,要是他們開口說想要留下,這些村民說不定會笑嘻嘻的點頭答應,然後為他們建造定居的屋舍。

透過這些樸實、善良的村民,季薰等人也約略知曉魔界的情況,這裡的魔族跟人間所知道、理解的惡魔不同。

說簡單一些,魔族與惡魔是兩個不同的種族。

魔族人等級分明、守秩序,崇尚強大的力量,他們崇拜且敬畏強者,而強者也不會亂用力量欺壓弱小,整體說來,魔界是一個和樂而知足的地方……

當然,這一切都是這些老實村民們的認定,實際的情況還有待商榷。

而惡魔則是魔族的敵人,據說他們自「闇邪裂縫」滋生,所以又被稱為闇邪惡魔。闇邪惡魔的外形跟魔族差不多,但大多都是魔獸型態,無法化身成人,所有生物都被他們視為食物,不少魔族人命喪在這些闇邪惡魔口中。

由於牛特爾村附近就有一道闇邪裂縫,克朗他們口中的闇邪惡魔,季薰他們也遇見過幾次,要不是他們出現的及時,一些村民跟無辜的孩童就要成為惡魔腹中的糧食了。

「再過兩天,裂縫就不會再產出闇邪惡魔了。有了你們的幫忙,這趟任務變得輕鬆很多。」邊界巡邏隊隊長─阿木虜笑道。

「我們只是幫了一點小忙,算不上什麼。」魈不在意的笑道。

闇邪惡魔從裂縫中出現的時間有一定的規律,每到惡魔即將出現的時候,邊境巡邏隊就會來到裂縫附近守衛,一來是為了除去這些惡魔,二來是為了保護這些偏遠區域的百姓安危。

當季薰三人暫住在牛特爾村的時期,正好遇上了闇邪惡魔產出的時間,自然也碰上了邊境巡防隊。

一開始見到這群身著輕甲的軍人出現時,季薰他們其實想過要避開這些人,畢竟他們不是經由正統途徑進入,用人界的說法來說,他們算是「偷渡客」,這種身份一旦被識破,那肯定就是直接抓進監牢。

然而,正當他們找到機會準備偷溜時,才剛離開村子不久,他們就聽到孩子們的哭聲、求救聲。

發現情況不對,季薰等人立刻尋聲追去,這才發現孩子們被一群惡魔困住,還有一兩個孩子被惡魔抓在手裡,正要被吃掉。

一怒之下,三人清光了那群惡魔,將孩子們解救出來,而這一幕正好被隨後趕來的邊境巡邏隊看見。

對於他們的見義勇為,隊長阿木虜十分欣賞,當下就跟他們幾個結交,成了朋友。

後來聽到克朗等村民轉述,季薰三人是被人拐騙到這偏遠區域,因為身上毫無分文,無法回去主城時,隨即開口允諾,等這次惡魔產出的時間過去,他會帶他們一起回主城去。

對季薰他們來說,這無疑是一項最好的消息,自然便欣然允諾了。

待在村子裡的這段期間,他們不是不想早點離開,只是不管他們用什麼方式,全都無法聯繫上其他人,無可奈何之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想辦法離開這個村子,前往主城,再從那邊想辦法離開。

經由阿木虜口中,他們得知主城那裡有前往人界的通道,只要有通行證,每個人都能夠使用,他自己也去過幾趟人界旅行,對於人界的食物至今還是念念不忘。

「你們的身手這麼好,要不要去參加皇家戰士的考試?」阿木虜問道。

「皇家戰士?」魈等人互望一眼。

「是啊,通過測試之後,就可以成為戰士,一開始是士兵階級,要是表現良好就可以往上升官。」阿木虜爽朗的笑道:「憑你們三個的身手,要通過考試絕對沒有問題!」

「這個……再看看吧!目前我們只想到主城參觀。」魈沒有一口回絕,只是給了模糊的答覆。

「不用擔心,就算不是純粹的魔族人,一樣可以應試。」阿木虜上下打量了他們幾眼,「你們應該是從人界來的吧?」

來歷突然被人揭穿,季薰三人楞了一下,而後很快的恢復神色。

「阿木虜大哥,你怎麼會突然這麼說?」魈沒有予以否認。

雖然他還沒辦法百分之百摸清楚阿木虜的為人,但從他說話的口氣與神色看來,似乎也不在意他們的來歷與身份,既然沒有立即的危機,魈自然也就沒有太大的動作。

「破綻太多了。」阿木虜得意的挑眉,「那套說詞用來騙騙這些單純的村民還可以,要是到了主城,就連三歲小娃也能拆穿你們。」

阿木虜可是巡邏隊隊長,見多識廣,當他初次見到季薰等人時,立刻就發現他們不是純粹的魔族人,儘管魈他們已經很注意言談措辭,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不少漏動與異常。

身為邊境巡防隊隊長,他自然對他們有所警惕,但在深入接觸後,發現季薰等人並沒有懷有不當心思,對待村民們的態度也十分真誠,自然也就鬆下了那份警戒。

「我還以為我掩飾的很完美。」魈尷尬的撓撓臉。

跟L組織交手了這麼久,他還以為他胡扯瞎說的功力已經爐火純青了,沒想到竟然連魔族小孩也拐騙不了,這還真是很沒面子。

「咳!其實也不是那麼糟糕啦!」見到魈一臉受到打擊的模樣,阿木虜好心的安慰,「你們最大的破綻是魔力波動。每一個魔族分支都有他特殊的魔力調性,你們身上的魔力波動很明顯跟我知道的種族不同。」

探查魔力波動的能力幾乎每個魔族人都有,修煉的程度越高,探查能力越強,阿木虜早在遇見季薰等人的時候,就對他們進行過一番探查,這也才確定他們的身份。

「這樣看來,我們去主城似乎有點凶多吉少?」魈一臉無奈的苦笑。

「魈,你這就說錯了。」季薰朝他搖搖手指,「阿木虜大哥既然說要帶我們進城,他肯定有辦法幫我們,對吧,大哥?」她朝阿木虜眨眨眼,笑得狡詐。

「這有什麼好幫的?不過就是混血種,又不是什麼大事,像你們這種身份的人多的很!」阿木虜不以為然的回道。

混血?季薰等人互望一眼,心照不宣的沉默了。

也難怪阿木虜會有這種誤解,季薰他們三個也真的不太算是人類。

一個是妖丹被毀、而後又被莫名改造過的旱魃,一個是簽訂式神契約重生、體內還藏有另一股詭異力量的季薰,另一個則是被L組織當成實驗品,從小被追捕到大,還被各式各樣藥物與實驗改造的魈……

在七除八扣、加加減減之下,就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體內還有多少屬於「人」的特質,更何況是不知道他們底細的阿木虜?

「像我們這樣的人真的很多?」魈確認性的再次追問。

「其實也不算很多。」阿木虜摸著下巴,一臉認真地打量他們好幾回。「雖然說有些混血種會發生魔力變異的情況,不過像你們力量這麼強、這麼複雜的混血還真是少見,就算跟純血魔族相比,你們也絲毫不遜色,嘖嘖!真是羨慕你們的父母,竟然能生出這麼好的體質。」

阿木虜的前一句讓季薰他們有些不安,但後續的說詞卻讓他們哭笑不得。

「不是我要說,你們的家長也真的太不負責了。」不等季薰他們回話,阿木虜接著數落道:「既然讓你們回來魔界,怎麼不跟你們說一下這裡的情況?還讓你們被人拐來這荒郊野外,真是有夠蠢!」

「呃,也不是他們不想說,只是他們去世的早,很多事情來不及告訴我們。」魈從善如流的接口,開始假造起身世來。

他說,他們三人的母親是魔族,愛上了人族的父親,生下了他們三人,魈是大哥、季薰排行老二、旱魃最小。

母親很少跟他們提起魔界的事情,他們只知道母親在魔界沒有其他家人,其餘的就不清楚了,不過他們的母親也說過,等他們成年後,她會帶他們回到魔界,只是還沒等到他們成年,他們的父親去世了,而母親因為傷心過度,健康狀況每況愈下,沒幾年也跟著走了。

母親去世之前,曾經握著魈的手說,他們兄妹體內畢竟有一半魔族的血源,要是有機會,要他們兄妹幾個回一趟魔界,去看看他們另一個故鄉……

整篇故事說下來,倒也可圈可點、找不到什麼破綻,阿木虜自然也就信以為真。

「……為了回到魔界,你們肯定很辛苦吧?」阿木虜感嘆的道:「我那個最小的兒子不過比你年長幾歲,但那傢伙就只會給我惹事……」

魔族的年紀比人類還要多個幾倍,平常人可以活個兩三百年,而有經過修煉的戰士則可以活的更久。

當魈他們跟阿木虜混熟後,在一次交談中,無意間得知阿木虜竟然已經七十多歲,而且育有三子,年紀最小的小兒子還比魈年長三歲,這可讓季薰他們大吃一驚,畢竟阿木虜的外表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

順帶一提,魈當初自報的年紀是二十六歲,這數字讓季薰翻了好幾回白眼。

外表看起來,魈的確差不多是這樣的歲數,但他的靈魂年齡可遠遠不只吶!

「要是想在這裡定居,最快的方法就是去參加皇家考試,通過之後就可以取得牌卡,喔,牌卡就是你們人間說的身份證。」阿木虜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盡。「雖然魔界不限制外人參觀,不過主城可不比其他地方,那裡是國家重地,很多地方要是沒有牌卡是沒辦法通行的。」

直到這時,季薰他們才知道,阿木虜這是在為他們往後的生活著想,雖然話說的雲淡風輕,就像平時的閒聊,但話裡的關心、為他們諸多設想的心意他們還是感受到了。

三人神情複雜的互望一眼,一時無話。

「喔,對了,你們到了城裡有地方住嗎?沒有的話就住我那裡吧!」

聽到有人願意供自己吃住,三人當然是點頭答應了。

幾個人在牛特爾村又留了幾天,在阿木虜確定不會再有惡魔從裂縫中產出後,一行人分成兩批,一批乘坐飛行坐騎,直接往主城飛去,另一批則是前往附近城鎮,向走獸商人租用他們的飛行坐騎回城。

這一來一繞,自然就多拖延了幾天時間。

身為隊長,阿木虜自然要先行回城回報任務,而季薰等人則是在另外兩名隊員的陪伴下,成了第二批回城的人員。

 

皇家主城的正規名稱叫做「塔斯歐帕多奈拉」,是以最初的開國君主的名字命名,當地百姓習慣簡稱主城為「塔斯帕」。

在阿木虜抵達塔斯帕城的四天後,季薰他們也終於抵達了主城的外圍。

皇家律法明文規定,除了皇家的飛行坐騎以外,私人坐騎一律不准直接飛進塔斯帕城,只能停在距離主城一公里外的臨停站點。

下了坐騎,季薰等人改乘馬車進城。

一般百姓入城是需要收取入城費的,只不過季薰他們有巡邏隊隊員陪伴,這費用自然也就省去了。

在臨時站與主城之間往返的馬車,是由皇室設置的,免費運送,但也僅僅送到城門口,一入了城,幾個人就必須下車步行。

「這裡還真熱鬧。」季薰好奇的四下張望。

要不是經過身邊的人大多不成人樣,三頭六臂、尖嘴猴腮,犄角或尾巴一條一隻、兩雙、三對的冒出,她絕對會產生一種走在台北的西門町或東區街上的錯覺。

「那當然,這裡可是皇家主城!全國最繁華的地方!」巡邏隊隊員之一,東卡司一臉得意的抬高下巴。

「其實塔斯帕最繁華的地方是在中城區。」巡邏隊隊員之二,魚浬接著道:「這邊是下城區,就只是人多、東西便宜,真想要好好逛逛,我比較建議去中城區,那裡的商品貴是貴了一點,不過品質倒是不錯……」

一分錢一分貨,這個道理不只是人界適用,就連魔界也奉行著這條準則。

早在來這裡的路上,季薰他們就已經將主城的情況摸清楚了。

塔斯帕城分為上、中、下三個城區,下城區是外地人以及較貧窮的百姓居住的地方,上城區則是貴族、大臣以及富商的居住地,中城區則是介於兩者之間。

要換成社會地位與收入水準來比喻的話,下城區百姓大概就是勞工、農民這樣的階級,中城區差不多是上班族這類,上城區自然就是名門之類的上流人士了。

對於這種分級制度,季薰他們沒有任何感想。

人界的制度在表面上雖然是人人平等,可在現實層面上,這樣的分級可是相當明顯。

「隊長他家住在中城區。」東卡司走在前頭領路,笑嘻嘻的說道:「等一下到了那裡,看到一堆穿制服、輕甲的戰士別太過訝異,皇家派給我們的宿舍就在中城區,其他人就算搬出宿舍,買了房子,也都是選在宿舍附近。」

他們這些人就等於是公務員,剛任職的新人會被安排住進皇家配給的宿舍,等到有了幾年年資、存了一筆錢之後,就可以申請購買屋舍,而也因為公務員的這層身份,他們買的樓房都可以有好的折扣。

如此一來,這些公務員自然不會想買下城區的房子,上城區的買不起,但,中城區的房價他們倒是還能負擔,頂多再跟一些朋友借點錢,補上不足的部份。

經過幾天的奔波,季薰等人也沒有停下腳步、參觀店舖的想法,反正他們肯定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日,往後有的是時間到處參觀。

東卡司與魚浬看出他們的想法,便也加快行走得速度,帶著他們在巷子裡東轉西繞的走捷徑。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花了半個多小時才通過下城區,進入了中城區。

跟下城區比起來,這裡的屋舍明顯漂亮、堅固許多,商店的數量也比下城區多出不少,當然,商品的價格也是往上抬了許多。

看起來造型差不多的茶杯,在下城區只要十五魔幣,而中城區則要三十五魔幣。

根據魚浬他們的說法,這是因為兩者的工藝、材質不同,就跟便宜沒好貨的道理一樣。

下城區的茶杯經不起劇烈的碰撞,用上一兩個月就缺角了,而中城區的茶杯較耐摔,足夠用上一年半載。

「前面那間有藍色圍籬的房子就是隊長他家了。」東卡司指著街角的一棟兩層樓式的房屋說道。

這一區的房子看起來大同小異,兩層樓式的建築風格,屋前有一個小花園,最外圍圍著一圈木造籬笆,圍牆的顏色各家都不一樣,紅橙黃綠藍靛紫、黑白灰,粉色、淺色或深色……任何想得到的顏色都有,似乎這是各家各戶私下商定,用來區別彼此屋宅的方式。

「現在還是值班時間,隊長不在,不過他應該已經跟大嫂提過這件事了,我們陪你們進去跟嫂子打聲招呼。」魚浬邊說邊領著他們往屋內走去。

如同魚浬所說,阿木虜已經事先跟妻子提過季薰等人暫住的事情,還將他們的身世背景全數告知──當然,他說的是魈胡亂捏造的身世。

阿木虜的妻子「萊娜」是一名很有母愛的中年女子,在聽到魈領著弟弟妹妹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來到魔界,結果卻被騙到偏僻地區時,對他們的遭遇心疼不已。

也因此,當她見到季薰等人時,立刻熱情的招待他們,還將三人往後的房間佈置的十分完善,儼然將他們當成自家孩子看待。

「要是還需要什麼,儘管跟我說,千萬不要客氣。」萊娜握著季薰的手,叨叨絮絮的說道:「晚一點阿木虜就會回來了,晚上我做一頓好吃的給你們吃。你們吃得慣魔界的食物嗎?還是我去市場買一些人界的菜?我只去過一趟人界,學過幾道人界的燉菜……」

「不用那麼麻煩,既然來到魔界,當然要入境隨俗,吃這裡的食物。」季薰雙頰微紅的回道。

儘管跟萊娜相處不到幾小時,但這名婦人對他們的好,她全都感受到了,這種毫無作偽的關懷讓季薰大為感動,同時心底也生出不少愧疚。

無論動機為何,他們畢竟還是欺騙了對方。

也因為這樣,季薰對萊娜也親近許多,往後的幾日總是幫著她整理家務,陪她去市場買菜,而魈與旱魃則是打著參觀的名號,每天出門遊蕩。

他們嘴上沒說,但季薰也知道他們是出去收集情報,看看要怎麼樣才能使用魔界的通道回到人界。

「果然,女生就是貼心。」萊娜挽著季薰的手,半開心半埋怨的說道:「我那幾個兒子就只會跟著他們老爸練武,根本不會幫我作家事。」

跟阿木虜結婚多年,萊娜一直沒有生女兒,這讓她感到很遺憾,也因為這樣,她十分喜歡季薰,幾乎將她當成自家女兒對待。

「我那幾個孩子大部分都成家、搬出去住了,唯一還沒結婚的小兒子成天往外跑,有時候一出門就是十多天不見人影,家裡總是只有我跟阿木虜兩個人,就算想多煮一些晚餐,我們兩個人也吃不了那麼多,現在你們來了,晚上吃飯時就熱鬧多了。」

萊娜與季薰步伐悠哉的往市場走去,季薰另一隻手上提著一個空菜籃,兩人邊走邊聊的模樣,就跟一對母女差不多。

「阿木虜本來要介紹邦加西跟你們認識,也特別交待他要待在家裡,等你們過來,結果在你們抵達主城的前一天,那個臭小子竟然偷溜出去,說什麼他老師有事情找他,哼!我看他根本是在家裡待不住,故意找這種藉口!這次回來我非打他屁股不可!」

邦加西是萊娜最小的兒子,三歲開始就跟著阿木虜練武,聽說資質很不錯,後來還被一個頗有名的戰士收為學生。

當他還是學生時,就經常跟其他同樣身為學生的戰士比試,一開始學藝不精,他總是被打的鼻青臉腫,幾個月後,他身上的負傷少了一些,三年後,那些學生已經傷不了他了,甚至連一些低階士兵也不是他的對手。

當他從那位戰士老師手裡畢業時,阿木虜跟萊娜還以為他會去考皇家戰士,而幫加西也的確報名了,憑他的實力,城裡所有人都覺得他肯定能拿下第一名。

然而,在考試結束那天,邦加西突然跟阿木虜夫婦說,他遇見一位很厲害的老師,已經答應跟隨對方學習武藝,不當戰士了。

這情況讓阿木虜夫婦十分震驚,阿木虜甚至氣得不跟邦加西說話,父子兩伊冷戰就是幾個月過去,直到某一天,阿木虜被上級找去聊天,萊娜不清楚那位上司跟阿木虜說了些什麼,但在那天之後,阿木虜就沒再反對邦加西學武了。

前年,邦加西完成了那位老師交待的所有學業,之後便開始跑傭兵公會,跟人組隊接任務。

傭兵公會裡的任務,除了一般百姓委聘的之外,皇家也會將一些低階工作釋出,讓這些傭兵執行,減輕皇家士兵的工作負擔。

看樣子,這個邦加西是一個愛冒險、喜歡跟人比試的武癡。從萊娜的敘述裡,季薰心底勾勒出一個高大、魁武、十分好動的戰士形象。

這種形象也只在季薰腦中一閃而逝,最令她在意的,其實是萊娜不經意說出的傭兵公會。

「傭兵公會是什麼?裡頭有什麼樣的任務啊?」

這種只有在奇幻小說中才會出現的公會,竟然存在於魔界,這讓季薰大感好奇。

「也沒什麼,就是幫人送送東西、當保鑣、獵惡獸或者找東西這類。吶,那間就是傭兵公會。」萊娜起手一指,指向一棟兩層樓高、外觀狀似羅馬競技場的地方。

這棟建築物就在前往市場的路上,但因為它的造型太過奇特,再加上經常有大批的人進出出,季薰一直將它誤認為是某個觀光地點。

當她還在打量傭兵公會時,卻意外見到魈與旱魃從裡頭走出。

季薰喊了兩人一聲,他們隨即朝她走來。

「你們去傭兵公會作什麼?」季薰開門見山的問。

「接任務。」

「賺錢。」

魈與旱魃一人回一句,倒也將狀況說明清楚了。

「賺錢?」季薰微微一愣,隨後立刻明白了。

阿木虜曾經跟他們提過,使用魔界通道傳送的費用,就算是對魔界幣值不熟的季薰等人,也知道這筆費用相當高,也正是因為這樣,魔界人前往人界旅遊的次數才會那麼少。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她私下傳音問道。

『正規的辦法沒有。』魈無奈的苦笑。

根據他這幾天打聽到的狀況,魔界也有「偷渡」這種情況,只是風險極高,而且成功率不大,而且還可能會被人界或魔界的巡防人員抓起來。

不管怎麼想,魈都不覺得他們必須用那種辦法回去。

『反正也沒有什麼緊急的狀況需要我們馬上回去,就當作來魔界旅遊順便體驗風土民情吧!』魈語氣輕鬆的笑道。

對於魈的說法,季薰自然是認同的。

『我們失蹤之後,其他人應該會想辦法找人,說不定我們還沒存到「機票錢」,他們就已經找到我們了。』她笑著說道。

兩人的傳音交談只用了幾秒鐘,隨後又恢復成正常交談。

「有看到合適的任務嗎?」季薰問道。

「有幾個獵惡獸的任務看起來不錯,我已經接下了。」魈回道。

「嘖!男人就是男人,跟我那小兒子一樣,老愛打打殺殺,也不想想家裡的人會有多擔心。」萊娜半埋怨半不滿的叨念道。

對於萊娜的責備,季薰也只能回以無奈的苦笑。

當她聽到魈接下任務時,腦中掠過的念頭不是擔心,而是好奇任務要他們獵捕什麼樣的惡獸。

「親愛的萊娜大廚師,請問妳今天打算煮什麼樣的美味料理?」魈沒有在這件事上多作談論,而是笑嘻嘻的岔開話題。

「本大廚現在還沒決定。」萊娜朝他眨眼笑著,「要是你願意充當買菜的助手,我允許你點菜!」

「能為偉大的大廚師服務,是我的榮幸。」魈朝她行了一個紳士禮,順帶將季薰手上的菜籃提到手中。

旱魃保持一貫的沉默,在季薰手上的菜籃被取走後,他站到她的身側,牽住了她空著的另一隻手。

魈看了旱魃一眼,挑挑眉,走到萊娜的身側。

有了魈與旱魃這兩位搬運工,萊娜的買菜之旅輕鬆了不少,一行四人熱鬧的談笑,倒也像是一家人。

隔天一早,季薰在萊娜幽怨與擔憂的目光下,捨棄了逛街之旅,跟著魈與旱魃外出執行任務。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