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季薰等人並沒有像他們預期中的那樣,立刻得到釋放批准,DA小組的人也沒有前來監獄探視他們。

「實在很抱歉。」為他們送來熱騰騰早餐的守衛─大衛,滿臉歉意的說道:「我們已經跟文件處的人聯繫了,也已經跟上頭的人說明你們的情況,但是因為現在發生了緊急事件,所有人都在忙。」

「是啊,聽說發生了大事呢!」守衛肯恩神情誇張的說道:「DA小組的人就因為這件事情,一大早就又出差去了,現在各界一團混亂,我們這邊也派出不少死神去人界……」

「發生什麼事了?」伊格爾不解的發問,喝著牛奶的他,上唇還印了半圈牛奶印子。

雖然對方說得一臉驚恐,但話語中卻完全聽不到重點情報,聽得眾人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我聽巡邏的那些守衛說,人間出大事了,他們好像說有什麼、什麼東西亂了、扭曲了,一堆沒見過的怪物出現,大肆破壞、鬧得烏煙瘴氣……」肯恩抓了抓頭髮,含糊不清的回道。

「扭曲?是空間扭曲嗎?」魈直覺聯想到他們被迫來到這裡的原因。

「這個……」肯恩跟大衛互望一眼,笑得尷尬,「其實我們只是抱著聽八卦的心態去聽這些事,雖然跟那些人聊了很久,但是……我們其實聽不太懂他們在說什麼。」

「是啊,我們每天只鎮守在監獄裡,哪有可能知道外面那麼多的事情?很多消息都是聽來的,像是什麼L組織、鬼門這些,全都是聽別人說的。」

「那他們有說是怎麼發生的嗎?」雙手捧著馬克杯,伊格爾不死心的追問。

「這個……我、我忘了,他們說的事情太多,我記不了那麼多。」肯恩尷尬的笑笑。

「啊,我想起來了!」大衛突然一拍手,激動的道:「就是你們被抓到這裡的那天發生的事情啊!他們說的空間扭曲就是發生在那一天。」

「那還真是湊巧。」肯恩面露詫異的附和。

「我們就是因為空間扭曲才被丟來這裡的。」伊格爾嘟著嘴,無奈的回道。

「原來如此。」肯恩理解的點頭,「我還聽說你們的閻王殿那邊,這兩天也是一團混亂,閻王殿在七月份的時候,不是會有一個開鬼門的儀式嗎?那扇鬼門現在關不起來了。」

「關不起來?怎麼會這樣?」吃三明治吃到一半的季薰,顧不得嘴裡的食物還沒嚥下,急忙詢問詳細的情況。

「詳、詳細的情況我也不知道,全都是聽那些死神說的。」對方被季薰的逼問嚇了一跳,慌張的退了一步。

「好了、好了,這麼著急做什麼?」魈將季薰拉退,語氣輕鬆的笑道:「閻王殿的事情閻王會處理,他那邊人手那麼多,隨便召集一群人,大家一起用力推門,門不就關上了?要不然找來維修人員,看看是不是鬼門的哪個零件鬆了、生鏽了,讓維修工人換一個新的不就好了,東西用久了本來就是會故障嘛~~」

「別胡說八道了。」季薰沒好氣的白他一眼。

若事情真的這麼輕易就能解決,那也就不會發生肯恩他們所說的,閻王殿鬧得焦頭爛額、一團混亂的情況。

「這怎麼能算是胡說八道呢?我這叫做『理性的假設、合理的推理』。」魈為自己辯駁,「再說,這種事情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就算我們接了鬼門巡邏的任務,也不代表我們要連鬼門關不上這種事情都要插手。」

「可是要是這件事情跟L組織有關呢?」季薰提出反問:「你忘了嗎?我們在鬼門巡邏時,黑羽律子曾經出現過,還用式神攻擊我們,她不可能無緣無故做出這種事情,肯定是在鬼門上頭動了什麼手腳。」

「然後呢?」魈依舊無動於衷,「就算她動了手腳,那也不是我們該傷腦筋的事情,又不是我們叫她在鬼門上搞怪的。」

「可是……」

「停~~」魈摀住了她的嘴,制止她再繼續說下,「小季,妳這個愛管閒事的壞毛病什麼時候才能改掉?就算是超人,他也沒辦法解決所有的壞人、處理所有的麻煩,這個世界即使少了我們,它還是照常運轉,所有人還是照常生活,該上學的上學、該上班的上班,我們只是平凡又渺小的凡人、是普通人,瞭解?」

他一手捂著季薰的嘴,一手托在她腦後,強迫她點頭。

「嗯,很好,瞭解就好,這樣也不枉我花了這麼多時間教育妳。」魈自顧自的點頭笑道,摀在季薰唇上的手依舊沒有鬆開。

「既然妳也認同我的觀點,那這件事情就別再提了,到此為止,不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乖喔~~」

「唔唔唔……」被寬大的手掌封住嘴,季薰連一句反駁也沒辦法說,只能扯著他的手臂,試圖掙脫。

「放開母親大人!」旱魃一個箭步衝上前,大手一扯,將季薰拉離魈的魔掌。

「哎,也不過摀住嘴巴而已,又不是要殺了她,你那麼緊張作什麼?」魈不以為然的埋怨。

「不管你怎麼說,這件事我管定了!」好不容易重獲發言權的季薰,氣呼呼的扔出這句話。

「唉~~」仰著頭,魈無奈的發出一聲長嘆,「好吧,妳就去吧!我精神上支持妳,加油!」他放棄了對季薰的勸阻。

「……」沒料到魈會這麼輕易的作罷,季薰狐疑的望著他。

「先想想看妳該怎麼離開這裡吧!要是出不去,妳又怎麼能去調查案子呢?」他拍了拍季薰的肩膀,提醒她這項事實。

「……」想起自身仍受困於監牢裡,季薰鬱悶了。

「如果母親大人想離開,我隨時都能帶妳出去。」見到季薰露出為難的表情,旱魃毛遂自薦道。

「是啊,你們可以一路殺出去。」魈揶揄的笑笑。「勇猛的小季跟厲害的旱魃大妖聯手,絕對是所向無敵,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非常輕易的就能殺出一條血路,逃獄算什麼,只要親愛的母親大人一聲令下,要旱魃殺光這裡所有人都行,我說的對吧?」

「沒錯!只要母親大人吩咐,要我屠城也行!」旱魃傲然的抬高下巴。

「呃,你們這是在開玩笑,對吧?」一旁的大衛聽得額冒冷汗,生怕他們就是第一批受害者。

「哈、哈哈,這個玩笑真有趣。」肯恩嘴角抽搐,笑容僵硬的道。

「別緊張,他當然是在開玩笑。」季薰朝魈的肚子揍了一拳,惡聲警告道:「別亂教!要是旱魃被你教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我可不饒你!」

「這還用我教嗎?他可是『旱魃』耶!早就已經是一個妖王了好嗎?」揉著發疼的肚子,魈委屈的反駁。

「魈爸爸,你真的打算不管嗎?」伊格爾對魈提出質疑,「我知道L組織是一個強大的敵人,我也知道我們的力量微薄,但是只要大家有共同的信念,匯集所有人的力量,一樣可以抵禦他們,要是大家都因為害怕而不行動,這只會讓L組織越來越壯大,逃避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是是是,你跟季薰都是有勇氣的正義使者,人生的宗旨就是打擊犯罪、除暴安良,世界的和平全靠你們維持。」魈語氣敷衍的回道:「想調查鬼門、想消滅L組織,那就去吧!只要不要將我拖下水就好。」他做出了宣告。

「那麼你呢?你明明有能力對抗他們,為什麼你要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角落不敢出面?」伊格爾不滿的質問。

「因為我是一個自私自利、只在乎自己的小氣鬼。」魈輕浮的聳肩笑笑,「在考慮世界和平之前,我會先想到自己的三餐溫飽,在跳下水救人之前,我會先考慮到自己會不會跟著溺死,我會將自己的生存擺在第一優先,我就是這麼現實而無情的一個人,這就是我的生存方式……ㄛ過份,氣,但卻也不能指責他平之前,我會先考慮

「要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只顧著自己存活,沒有人出面阻止那些犯罪者,他們會變得越來越猖狂,你怎麼能眼睜睜看著這種事情發生?」伊格爾氣鼓鼓的回嘴。

「為什麼不能?」魈扯了扯嘴角,笑裡沒有歡意,「你口口聲聲說,我能阻止L組織,我有那個能力制止他們……請問,你是憑藉著哪一點覺得我可以?」

「你不是跟他們交手過很多次,對他們一定很瞭解……」伊格爾理直氣壯的回道。

「就因為我跟L組織有過較多的接觸,就因為我對他們有那麼一點點瞭解,就因為我幾次在他們的追捕下死裡逃生,你就認定我必須像個正義使者一樣,跟他們對抗、阻止他們的陰謀詭計?你知道L組織一共有多少人嗎?你知道他們的勢力分佈的有多廣嗎?你說我不能自私,難道我連『想要好好活著』的這點私心也不能有?」

「……」一連串的反問讓伊格爾愣住了。

「別跟我說什麼『能者多勞』、『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這種屁話,這些都是那些置身事外的人的說詞,將別人推上前鋒當英雄時,請先想想對方是否有這種意願。這是現實生活、不是電影,現實中的正義英雄大部分都沒有好下場,我可不想用我的性命去換取一塊寫滿浮誇不實悼文的紀念碑。」

魈扯了扯嘴角,做出一個笑的表情,但紅眸卻泛著冷意。

「你也學著看看世界的另一面吧!天真的小鬼,別以為這個世界不是黑就是白,別以為和平跟鬥爭是被分隔開來的兩個區塊。」

「我當然知道這個世界並不和平,新聞上每天都在報導犯罪的事情……」不甘心被看扁,伊格爾反駁道。

「『看』到的黑暗跟『實際體驗』到的黑暗,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魈打斷他的話,語氣深沉,「你只是站在陽光下看著陰影,我可是曾經立足於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那種恐怖,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愉快的回憶,魈的紅眸彷彿染上了一層灰霧,陰鬱之氣在眼瞳裡匯聚。

「沒有被黑暗侵蝕過,就別來質問我為什麼畏懼它……」他語氣冰冷且充滿壓抑的道。

「……」看著握緊拳頭、繃緊身子的他,季薰擔心的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手掌。

平日溫熱的手,此刻卻泛著冷汗、微微發顫,彷彿溫度都被抽走了一樣。

感受到季薰掌心裡傳來的暖意,魈反過來握緊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氣後,魈很快就恢復了往常的嘻皮笑臉。

「嘖!說到底,我也只不過是不想管鬼門的事情,結果你們卻將我當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你們這樣未免也太過分了吧?」他垂下眼睫,把玩著季薰的手指,「我又沒說全部的事情都要冷眼旁觀,只是這種沒錢的工作實在是讓人提不起興致……」

「別囉囉嗦嗦的。」季薰抽回手,順帶在他的掌心拍了一記,「你到底要不要幫忙?」

「哎喲!妳這麼著急作什麼?我們現在被關在這裡,行動完全受限,妳要怎麼調查?乖,這件事情就等離開這裡再來討論吧!」魈沒有給予明確的答覆。

「你不是有認識的朋友嗎?找他們來擔保我們出去啊!」季薰仍然不肯放棄。

「他們剛才不是說了嗎?現在死神殿忙成一團,他們哪有空理我?」魈敷衍的回道。

「可是我們也不能一直耗在這裡啊!」季薰皺眉苦思。

「如果妳真的那麼急,那就逃獄吧!叫大衛跟肯恩畫地形圖給我們,然後我們打暈他們逃獄,這個主意不錯吧?」魈打哈哈的笑著。

「呃哈哈,魈又在開玩笑了,你還真是風趣,哈哈哈、哈哈。」大衛拿出手帕,擦去額上與鼻尖的冷汗。

「何必為了這種事情著急呢?我想最晚明天你們就能出去了。」肯恩尷尬的打圓場。「來來,我們這裡早上比較涼,地板跟牆壁都冷冰冰的,大家喝杯熱呼呼的咖啡或奶茶暖暖身子。」

「是啊,喝點熱的暖暖身子,別生病了。」大衛殷勤的替他們更換已經冷掉的飲品。

「這裡還真是熱鬧。」渾厚而蒼老的聲音自牢籠外傳來,「我怎麼不知道監獄裡的待遇變了,看管犯人的守衛竟然變成伺候犯人的僕人了?」

身穿灰色細條紋西裝、頭髮灰白的老者站在門口,說話時,他的嘴角噙著戲謔冷笑。

「嘖!竟然是這隻老狐狸……」魈不滿的低聲埋怨。

若要他列出在死神殿這裡最不想遇到的人,這位老先生肯定位列第一。

「部、部、部、部長!」守衛們慌張的停下手邊的動作,臉色蒼白。

「現在監獄裡連行禮這種基本禮節都沒了嗎?」雙手擱在豹頭拐杖上頭,老者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部長好!」兩人立刻恭敬地立正行禮。

「我跟他們有事情要談,你們先出去。」老者語氣權威的命令。

「是!」縮著身子,守衛們快速退離現場。

「竟然到現在才來,你的消息還不真靈通啊,皮斯部長。」斜倚在牆邊,魈懶洋洋的向對方打招呼。「我還以為當我們被抓進這裡的時候,你就已經收到消息了,看來你那些手下要再訓練訓練。」

「我總要調查清楚你們闖入死神殿的原因,才能走下一步棋。」皮斯沒有否認他一開始就收到相關消息的事情。

「要來杯咖啡嗎?這裡的咖啡還不賴。」魈舉起手上的咖啡杯向他示意。

「不,我……」皮斯才想婉拒,魈又緊接著說道。

「不喝,還是不敢喝?」他揚高一邊的眉毛,戲謔的問:「你該不會擔心這裡頭放了什麼不好的東西吧?」

「謹慎一點總是好事。」皮斯回了個微笑,緩步走上前,替自己倒了一杯。

輕抿一口,他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

「我辦公室裡的咖啡更香醇,到我那裡去喝吧!」他反過來提出邀約。「我想我可以派人準備一些蛋糕與茶點,美味的甜食永遠是漂亮小姐跟小孩的最愛,對吧?」他望向季薰與伊格爾,朝兩人眨眼笑著。

當他的目光與季薰對上時,旱魃警戒的擋在她的身前護衛。

察覺到對方明顯的戒心,皮斯只是朝他安撫的擺手笑笑,表示自己並沒有惡意。

「還是不要吧!」魈笑著婉拒,「這裡的咖啡我還能勉強吞下,你那裡的咖啡……實在不容易喝啊!我想我應該沒有那份能力品嚐。」

「年輕人不要妄自菲薄,我只是要麻煩你一件小事。」他豎起食指與拇指,比劃出一個極小的間距。

「嘖嘖!若我的記憶沒有出現誤差,您老人家的『小事』通常都是濃縮過後的大事呢~~」魈搖頭笑笑,他在皮斯手上吃過太多苦頭了,可不會輕易對他卸下心防。

對魈而言,皮斯可遠比玹澄楓還要狡猾、還要難纏。

「唔,我想你的記憶可能有一點點不太正確。」皮斯調了調鼻樑上的圓框眼鏡,像和藹老人一樣的瞇眼笑著,「或許有那麼一、兩件任務有那麼『一點點』的難度,不過那也是為了讓你的能力能更上一層樓,特別給你的考驗,而且任務進行時,我也提供了不少協助,事後給你的報酬也相當豐厚,不是嗎?」

放下咖啡杯,皮斯拄著拐杖,轉身走了幾步。

這時,季薰等人才注意到,皮斯的左腿似乎受了傷,走路有些一跛一跛的。

「其實這個任務也不是非要找你不可,只是最近這幾個月,我收到一些關於L組織活動的情報,其中有幾條情報跟你們有關,也因為這樣,我今天才會特地過來這裡,想跟你與季薰小姐確認一下。」

「什麼事?」季薰困惑的問。

「今年年初,你們去過羅馬的拍賣會,對吧?」皮斯問道。

「是。」季薰點頭。

「你們當時為什麼會在那裡?為什麼而去?」他又問。

「我們……」

「好了,別在那裡兜圈子。」魈打斷了季薰的回答,「事情的經過你不是都已經調查清楚了嗎?」

暗巡部可是死神殿最高的情治單位,在情報蒐集方面極為頂尖,他可不相信這個謹慎的老狐狸,在發現事情跟他們有所牽扯時,會沒有針對他們進行背景調查,說不定現在他連他們頭上有幾根毛都查得清清楚楚了!

「我只是想將你們的說詞跟我收到的情報作個核對,看看是不是有出入。」被魈用這種不禮貌的態度對待,皮斯很有風度的笑了笑,沒有絲毫怒氣。

「L組織在拍賣會場上奪走一件物品,你們知道這件事情嗎?」他問。

「嗯,有聽說他們要搶拍賣場上的一件展示品,不過我不清楚那是什麼。」季薰想起當時路易士手上提著一個黑色提袋。

「你們有聽說過『陰間之門』嗎?」皮斯反問他們。

「沒有。」季薰搖頭。

「在古埃及一些皇室的墳墓裡,通常會設置這樣的一扇門,他們相信,人死了之後會通過這扇門前往陰間。」皮斯簡述著陰間之門的來歷。

「啊,我在網路新聞有看過陰間之門的消息!」伊格爾這才想起曾經看過的新聞,「聽說有考古人員在埃及的尼羅河畔附近,發現了一座三千多年的古墓,那座古墓裡就有設置這種門。」

「你該不會要告訴我們,艾蒙他們偷走了那扇門吧?」季薰詫異的反問。

「事實上,他們偷走了鑰匙。」皮斯從西裝內側拿出幾張照片,順手遞給季薰觀看。

照片裡的物品是一根放在玻璃櫥櫃裡展示的權杖,權杖頭鑲著一顆拳頭大的白色寶石,邊緣裝飾著黃金雕花以及紅色、藍色、綠色等各色寶石。

「異相空間轉換裝置……」看著手上的照片,季薰不自覺的脫口說道。

「妳說什麼?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皮斯敏銳的豎起耳朵。

「啊?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剛才看到這照片時,腦中突然出現這個名詞。」季薰的神情流露出迷惘與困惑。

「『異相空間轉換裝置』嗎?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稱呼它。」皮斯意味深長的看著季薰。「妳曾經看過跟它有關的資料嗎?」

「沒有。」季薰搖頭。

「那麼,除了這個名稱之外,妳還有其他關於它的印象嗎?」皮斯沒打算放過任何線索,「像是這把鑰匙的功能、該怎麼使用、如何使用、什麼情況下運用,動用它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

「我不清楚……」季薰只能茫然的搖頭。

「妳再仔細想想,或許會從記憶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皮斯仍然不肯放棄。

「……」季薰皺眉想了一會,最後還是搖頭。

「別心急,慢慢想。」皮斯再次勸說。

「夠了,老狐狸,她都已經說她想不起來了,你還一直追問作什麼?」魈出面制止,「想要線索就叫你那些手下去找,別老是想要從別人口中套話。」

「我也只是想要幫忙她回想,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皮斯笑了笑,手上的拐杖以一種規律的速度,「叩叩叩」地輕敲著地面。

「根據我收到的情報,L組織搶走這把鑰匙之後,前幾個月來到台灣,他們在淡水設置了一個大型魔法陣,而後又派人在閻王殿的鬼門安置符咒,導致鬼門無法運作,在鬼門失去功能的同一時間,L組織的魔法陣啟動了……事情真是很湊巧,不是嗎?」

他輕描淡寫的敘述著事件,音調平穩,臉上始終掛著淺淺的微笑。

「在L組織的魔法陣啟動後,我們發現各地的空間全都出現異常,各界的通道開始錯亂,一些魔物經由那些通道亂跑,鬧得各界亂七八糟,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各界的傷亡總數已經高達十萬多名……」

說到這裡,皮斯沉重的嘆了口氣,目光在眾人臉上巡視了一圈。

「為了終止這項災難,我們死神殿派出了幾十個死神警備隊前往人間,另外還有三隊的精英部隊負責破壞魔法陣,但是……兩小時前,我收到消息,三個隊伍幾乎全滅,只剩十多名成員重傷生還。」

皮斯感嘆的搖頭,敲擊地面的拐杖聲也停下了。

「雖然我們一直監控著L組織的舉動,但是從事發到現在,我們卻還是搞不清楚他們的目的,也查不出那把鑰匙的功用,這還真是令人慚愧。」

皮斯拿下眼鏡,揉了揉雙眼,眼眶微微泛紅。

「抱歉,我竟然這麼失態,真是不好意思。」他拿出手帕,拭去眼角的水光,「各位誤闖死神殿的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來這裡之前我已經向監獄單位提出報告,請他們釋放你們,各位下午應該就能離開了。」

收起手帕,皮斯轉而雙手握住季薰的手,神情真切的道。

「季薰小姐,若妳離開這裡以後,有想起任何相關的資訊,或是獲得新的情報,請務必告訴我,拜託妳了。」他誠懇的央求。

「你放心吧!」季薰篤定的點頭回道:「我跟魈一定會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妳要答應就答應,為什麼連我也牽扯進去?」魈不滿的埋怨。

「因為我們是搭檔啊!我想你也不忍心讓我單獨去冒險吧?」季薰回給他一個甜美笑容。

「既然那樣,不答應不就好了?」魈依舊嘀咕著。

季薰呵呵的假笑幾聲,手往魈的脖子一勾,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你剛才明明答應我,離開監獄之後要一起調查的,你想出爾反爾嗎?」

「我哪有答應,我只有說再討論……」

「嗯?你說什麼?」季薰笑瞇瞇的望著他,勾著頸子的手臂加重了力道,活像是打算將脖子夾斷般的威脅著。

「沒、我沒說話,妳可能是聽到蚊子的叫聲。」感受到季薰釋放出的隱隱殺氣,魈急忙否認,不敢再多作反駁。

「太好了,有了妳跟魈的協助,我想這場災難一定可以很順利的解決。」皮斯笑呵呵的點頭。

「嘖嘖!感覺我好像淪為免費的苦工了。」魈從季薰的手裡掙脫,走向皮斯,「既然你是既得利益者,多多少少應該提供一些支援跟酬勞補助吧?」

「我怎麼會是既得利益者呢?」皮斯笑笑的反駁:「這件事情要是順利解決,各界都能受益,不單只是死神殿。」

「其他地方我當然也會去收錢,現在談的是你們死神殿的部份。」魈一手搭上他的肩頭,嘻皮笑臉的道:「只靠我跟她調查L組織,不覺得風險太大了嗎?至少也派一兩個小隊支援我們吧?還有,搜查線索有時候也需要花錢,這個部份當然也要由你們支付,還有啊,這項任務茲事體大,肯定是勞心勞力、耗損心神,吃不飽、睡不好,酬勞部份自然也不能太少,我看……就拿你一千萬吧!我跟小季一人一千萬。」他強調著。

「我也只是請你們『稍微協助一下』,可沒有委聘你們。」皮斯婉拒的回道。

「喔~~原來你不想委聘我們啊?」魈理解的點頭,「沒關係、沒關係,既然這樣,剛才說得都不算數,全部作廢。」

「欸,你怎麼……」皮斯為難的望向季薰,想要向她求救,但季薰只回給他一個愛莫能助的神情。

「適當的協助我絕對會提供,但是酬勞……」他面露猶豫的看著季薰。「這件事情跟我們所有人都息息相關,為了讓和平早日到來,每個人理所當然都要盡一份心力,我說得對吧,季薰小姐?」

「嗯,道義上的確是要這麼作沒錯。」季薰同意的點頭,在皮斯露出滿意的笑容時,她的語氣一轉,緊接著道。

「只不過魈說的也沒錯,這項任務的難度很高,我們要耗費大量時間跟精力在這上頭,而且還有可能在執行任務時喪命,這種高危險度的任務,已經不能用人情與義理來作為評價,酬勞還是要給。」

在魈長期的調教下,季薰早就已經練就了「在商言商,人情放一邊」的談判本領,皮斯根本無法從她這邊得到支持。

「這……說得也是啦!」發現沒辦法從這個論點討到便宜,皮斯只能妥協,「派遣人手支援,這一點絕對沒有問題,只是酬勞的部份……似乎有點高。」他試圖討價還價。

「怎麼會高呢?」魈笑盈盈的貼近他,附在他耳邊低聲道:「你拿我當白老鼠的實驗費,我可還沒加進去呢!」

「老鼠?監獄裡頭有一些老鼠本來就很正常,你不要太大驚小怪了。」皮斯笑呵呵的扯開話題,但聲音也跟著壓低不少。

「別跟我裝蒜。」魈臉上依舊掛著笑容,笑裡卻毫無歡意,「新一批的吐實劑改良的還真不錯,無色無味,加在咖啡裡,我竟然完全喝不出來,真了不起。」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皺著眉頭,皮斯佯裝不解。

「要我全說出來嗎?」魈將他的發現逐一說出,「你先跟那兩個守衛串通,要他們放消息引我們上鉤,然後又在飲料裡加入藥劑,混淆我的思考能力,逼出我的話,確定掌控一切狀況後,你才在我們面前出現,演了這齣苦情戲,嘖嘖!不愧是老狐狸,真是厲害。」

魈從剛才就一直覺得奇怪,為什麼平常深埋在心底的話,他今天卻輕易的說出口,就算想停下也停不住,直到皮斯的出現,他才瞭解問題所在。

在毫無所覺的情況下,被這隻老狐狸算計了,這讓魈感到十分鬱悶。

「呵呵,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皮斯依舊予以否認。

「不承認也沒關係。」魈鬆開攬住他肩膀的手,「我要的人手跟酬勞你準備好就行了,有優渥的生意上門,我不會不接。老規矩,先付三成訂金,事成之後再給剩下的七成,你收集到的那些情報也給我一份。」

「好,明天我會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妥當。」皮斯接受了魈提出的條件。

事情談妥後,皮斯立刻向眾人道別,著手進行後續的準備工作。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