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季薰的原訂計畫,在魈恢復原狀之後,他們應該要立即展開逃亡之旅,以免艾蒙解決手上的事情之後,緊接著處理他們兩人。

然而,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當季薰因為擔心亞瑟他們的狀況,聯繫上亞瑟他們時,卻意外從亞瑟口中得知,因為艾蒙的要求,他們與賽門的談判延後了,待今日的拍賣會結束後,他們才要正式進行商談。

雖然路易士說,他來義大利的目的是為了要搶奪某件物品,並不是為了亞瑟等人而來,但,季薰總是有些不安。

並不是不相信路易士的說詞,季薰信任他,但她不相信艾蒙。

有他介入這件事,誰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變故?

「走吧!去找他們。」魈大手一揮,直接攬住季薰的肩膀。

「你確定?」季薰狐疑地看著他。

向來不愛跟L組織打交道的魈,現在竟然主動說要幫忙,這讓季薰感到懷疑。

「當然!」魈回的理所當然,「難得有這個機會,不趁現在撈一筆怎麼行?嘖嘖!沒想到那些解藥那麼貴,竟然花了我二十幾萬,難道它們是黃金做的嗎?這間店肯定是黑店,下次不要來這裡買……」他心疼著乾扁的錢包,叨叨絮絮的碎念。

原來這傢伙是想要假借幫忙的名義,趁機跟亞瑟敲詐。季薰終於聽懂了。

「站在人家的店門口批評,這可不是一個好行為。」巫婆店長站在他們身後,斜倚在門邊,「看在熟人的面子上,我已經給了你們六折的特殊折扣,要是覺得這樣還不夠好,那就算了,你把錢補回給我。」

「不不不,這個折扣很好、非常好、好得不得了!是我見過、聽過、遇見過的最棒折扣!」魈嘻皮笑臉地奉承道:「哎呀呀,妳真是一個好心的店長,我有空一定會幫妳多多宣傳,幫妳將這間店發揚光大,讓妳生意興隆、財源滾滾、客人如潮、全世界都知道這裡有一間最頂級的店!」

「夠了。」巫婆店長制止了他,「你這個男人還真是聒噪,我說一句你可以回我三句,吵死人了。」

嘴上雖是埋怨著,可她的嘴角、眼裡卻透出笑意,並不討厭魈的刻意討好。

「路,我可以在這裡住幾天嗎?」蹲在庭院的一角,朗寧雙眼緊盯著巫婆店長的藥草田,頭也不回的問。

當他早上醒來,看見巫婆店長在屋裡、屋外種了一大片罕見藥草後,他所有的心思都在藥草田上,甚至連早餐也忘了吃。

「隨便你。」路易士並不在乎他住在哪裡。

「你工作忙完之後,還會回來嗎?」

「不確定。」

「那、那我可以住在這裡等你回來嗎?」

「好。」

「兩位少年。」巫婆店長中斷他們的對話,無奈地揉著額角,「你們討論這件事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問過我,答不答應讓他住下?」

「咦?不可以嗎?為什麼?」朗寧眨著一雙大眼,不解的反問。

「為什麼你想留下?」她反問。

「我喜歡妳種的藥草,還有妳地下室的那些書。」

「這兩個理由倒是不錯。」偏著頭,巫婆店長面露欣賞。

「問題回答完了,我可以留下了嗎?」朗寧眨了眨淺紫色雙眼。

「我這裡不收白吃白住的人──」巫婆店長的話還沒說完,朗寧急躁地打斷她的話。

「我有錢,我給妳錢。」他在身上掏掏摸摸,分別從幾個口袋拿出皺巴巴的鈔票。

「這點錢能作什麼?」嘴上雖是這麼說,巫婆店長還是將錢收下了,「這些就當作是你的食宿費,如果你想看我的書,就必須在我這裡打工。」她提出附加條件。

「什麼是打工?」朗寧偏著頭發問。

「就是聽我的指示,幫我做事。」巫婆簡短地說明。

「好。」他乾脆的點頭,語氣停頓了一下,他又問:「我可以在這裡調藥嗎?」

「可以。」

「我可以觀察妳種的那些藥草嗎?」

「可以。」巫婆店長點頭允諾。

「我可以使用妳的藥草嗎?」

「可以,但是不要用光了。」巫婆店長提醒著。

「好!」

得到允許,朗寧笑嘻嘻地在幾個盆子裡拔了不知名的藥草,開心地跑進屋裡去,甚至忘了跟路易士道別。

朝巫婆店長點頭道別,路易士逕自轉身離去。

「欸,走那麼快做什麼?等等我們啊!」魈追上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

「你們要跟我一起?」路易士眉頭微皺,詢問性地望向季薰。

「你不是要去拍賣會嗎?既然目的地一樣,當然就一起走啊!」魈回的所當然。

在魈打開車門,打算坐進副駕駛座時,路易士卻出手將他拉退。

「你坐後面。」他將他推向後車門,並示意季薰坐上副駕駛座。

「嘖嘖!你這種行為太明顯了喔!」魈不以為然地搖頭,「用這種方式刻意接近小季,這種招式已經落伍了啦!」

沒有理會魈的話,路易士逕自坐入車裡,發動車子。

他之所以指定季薰坐在旁邊,唯一的目的就是不讓魈在他耳邊嘮叨,他已經忍魈忍了一個早上,不確定自己還有多大的耐心忍耐,他的聲音就像令人厭惡的蒼蠅、蚊子,不斷在他耳邊嗡嗡作響。

「哎喲,就算被我揭穿你的目的,也不用板著臉嘛!」坐在後座的魈,依舊滔滔不絕地說著:「想當初我認識你的時候,你看女人的眼神就跟看一塊木頭一樣,就算是性感尤物脫光衣服躺在你面前,你也將她當成空氣,那時候我還以為你是沒血、沒淚、沒感情的生化人咧!沒想到才隔一段時間,你已經開始學把妹了,嘖嘖……」

專心駕車的路易士,沒有理會他的話,但雙眉卻越皺越緊、握著方向盤的手也越來越用力,像是要將方向盤捏碎一樣。

「大叔,閉嘴。」季薰直接對他使了「禁言術」,封住他發出的噪音。

「妳應該早點這麼做。」路易士鬆開眉頭,周身的殺氣淡化不少。

「我剛剛在想這個法術的咒語。」季薰無辜的聳肩。

她不是不想快點封住他的嘴,只是臨時忘了咒語,花了一些時間回想。

「唔唔唔……」魈抗議的拍打季薰的肩膀,季薰掃了他一眼,順手追加了「定身術」制住他的行動。

「可以教我那個法術嗎?」他問。

「好,等一下我將咒語寫給你。你要喝咖啡嗎?」季薰看著車窗外的咖啡館。

「好。」路易士將車子靠邊停下。

不一會,季薰買回了兩杯香醇濃郁的熱咖啡,以及一些烤餅乾跟蛋糕。

兩人開心地吃吃喝喝,完全無視後頭望著咖啡與點心,滿臉哀怨的魈。

少了魈的聒噪,他們後續的車程十分愉快,在閒逸、和樂的氣氛中,他們抵達了拍賣會會場。

接下來的場合,無論雙方有沒有起衝突,他們的立場肯定是對立的,瞭解到這一點,他們並沒有做多餘的道別。

下車後,他們立刻分道揚鑣,路易士前去找艾蒙,季薰與魈則是與亞瑟等人會合。

說巧不巧,當他們被守門警衛攔在門口時,馬里歐正好外出透氣,遇上兩人。

「呦!好久不見。」魈熱絡的跟他打招呼。

「你們怎麼……」見到兩人,馬里歐臉上掠過詫異。

「聽說亞瑟來這裡參加拍賣會,我沒見識過這樣的場合,所以就跑來參觀啦!」魈似真似假地說道:「誰知道才走到門口,就被警衛攔住了。」

「這兩位是您的朋友嗎?」警衛確認地詢問。

「是,請讓他們進來。」馬里歐點頭回道。

在警衛放行之後,他領著兩人前往專屬休息室,現在是拍賣會的中場休息時間,其他人正聚集在那裡用餐。

「小薰、魈,你們……」看著尾隨馬里歐進屋的兩人,亞瑟臉上難掩驚訝。

先前季薰與亞瑟聯絡時,她說他們準備躲到別處、避開艾蒙,亞瑟還以為他們已經在前往機場的途中,沒料到兩人竟然會出現在此。

相較於房內其他人的驚訝與意外,雷諾的目光在季薰身上停留一秒,而後移向站在她身旁的魈,冰冷的視線裡透出打量意味。

「妳怎麼跑來了?」東巴問出眾人心中的疑惑。

沒有回答,季薰將目光投向魈,由他來向眾人解釋。

「你們好,我叫做魈,小季的老闆。」魈嘻皮笑臉地打招呼,同時將名片遞給血狼幫眾人,「小季說你們遇到麻煩,我想你們一定需要兩個優質好幫手,所以就跑過來毛遂自薦。」

「你們不該來的。」亞瑟沉著臉說道。

在知道艾蒙也在這裡的情況下,他實在不希望因為幫派的事情,讓他們與艾蒙有所接觸。

「沒辦法。」季薰朝他聳肩笑笑,語調輕鬆的說道:「魈剛才花了一筆錢買東西,心疼的要命,所以就把歪腦筋動到你們身上,想從你們這裡撈回來。」

「嘖嘖!那可不是小錢,是二十幾萬啊!」魈滿臉心痛地哀號。「早知道那些藥材那麼貴,我就……」

「你就怎樣?」季薰挑高一邊的眉頭,斜睨著他,「不喝解藥?寧願像個人偶一樣被人操縱?」

「錯、錯、錯。」魈朝她搖搖手指,「我會假裝我還沒恢復,然後趁機逃跑,讓她收不到錢!」

「逃跑這種事情你也說得出來?我真替你感到丟臉。」季薰不屑地冷哼一聲,擺明了對他極為鄙視。

「我只是說說而已,又不是真的這麼做了。」魈試圖挽回自己的名譽,「妳應該跟那個巫婆砍價的……」他扁著嘴嘀咕。

「人家都打了六折的折扣了,你還想要多便宜?」季薰回他一記白眼。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打了六折?」魈不以為然的反駁:「說不定她先將材料的價錢提高,然後再來打折,用這招騙人!」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奸詐、狡猾、卑鄙又無恥嗎?」季薰刻薄地揶揄道。

「喂喂,妳這麼說就──」

兩人無視其他人的存在,開始鬥起嘴來,他們吵的歡快,卻忽視了屋內的氣溫逐漸下降,某人的笑容越來越燦爛,另一位的臉色則是越來越冰冷。

「咳咳!」馬里歐提醒的乾咳兩聲,示意季薰與魈注意周遭的氣氛。

「在你們爭吵之前,可以先說明一下狀況嗎?」亞瑟以溫和的音調,宛若春風般的笑容問道:「這陣子魈跑去了哪裡,為什麼沒有跟我們聯繫?為了找你,季薰可是花費了一番苦心、非常辛苦呢!」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一個非常美好的笑容,卻讓魈升起了寒意。

他想,亞瑟話裡的隱喻應該是──既然失蹤了你就給我消失的徹底一點,不要讓季薰為你奔波!

「這、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魈怯怯地退到季薰身後,拿她當擋箭牌,「那時候我被一大堆人攻擊,好不容易逃了出來,本來想去跟你們會合,可是走到一半時卻失去了意識……在我『醒來』之後就見到小季了,中間這段狀況你問季薰應該會比較清楚。」

被魈推出擔任代言人的季薰,簡短地將魈被朗寧控制住,以及他們購買解藥材料的事情全部說出。

在她的敘述中,也包含了路易士被艾蒙找來這裡的事情。

「我聽說過那個人的事情,聽說他非常難纏。」雷諾低頭沉思。

「雖然他說他只是奉命來這邊搶東西,可是我覺得你們還是預防一下比較好。」季薰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那個叫做路易士的人真的很厲害?」東巴對這號人物起了興致。

「是啊,他很強。」魈點頭附和,「身手敏捷、出手乾淨俐落,殺人豪不手軟,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殺人機器。」

「那個人現在在哪裡?」東巴激動的問,他想要會會路易士。

「如果你只是想要見見這個人,我可以幫你引見,如果你想對他出手,我勸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魈好心的提醒著。「他比你厲害多了。」

魈的評論讓東巴不悅地繃緊下顎,拳頭也跟著握緊。

「他說的是真的。」擔心兩人會打了起來,季薰開口制止,「路易士是L組織的頭號殺手,還是好幾任首領的專屬護衛……你贏不了他。」

「……」東巴握緊的拳頭鬆了鬆,而後又再度握緊,反覆數次後,他這才攤開手掌。

「他真的很厲害?」他狀似不死心的問,回應的是季薰篤定的點頭。

「這樣看來,我們要針對這個人預先防範。」史邦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皺眉苦思。

「不用擔心,我們就是為了助你們一臂之力才來的。」魈一派輕鬆地笑著,「至於酬勞的部份……亞瑟是我們的老朋友,我會給各位一個好的折扣!你們就聘僱我們吧!我們肯定是物超所值的選擇!」

「既然是老朋友,怎麼還要收錢?」亞瑟回以溫柔淺笑,淡茶色瞳孔閃爍著光輝,「朋友有難,本來就該兩肋插刀、互相幫助,不是嗎?」

「親愛的亞瑟好兄弟,如果是平常時候,別說兩肋插刀了,就算你要在我身上插上四刀、五刀都可以。」魈滿臉苦悶、可憐兮兮地說道:「可是我現在已經口袋空空、兩袖清風了,要是再沒有收入,就要去睡路邊、喝西北風,你總不會想讓我陷入這種窘境吧?」

「事實上,我倒不介意你過這種生活。」亞瑟兩手一攤,笑容燦爛。

「你、你真是好狠心。」魈狀似心痛地摀著胸口,「虧我將你當成好朋友、好兄弟,沒想到你竟然不顧我的死活……嗚嗚,我真是太難過了,今天損失一大筆錢就已經讓我夠鬱悶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大的打擊出現,難道今天是黑色星期五嗎?」

魈唱作俱佳的表現並沒有引來同情,所有人就像在看戲一樣地看著他。

發現到這一點,他乾咳兩聲,哀痛的表情迅速恢復正常。

「好吧!既然你們不需要聘請幫手,那我只好叫小季去街頭賣藝,看看能不能湊齊機票錢跟伙食費。」他搭上季薰的肩膀,一臉正經地道:「小季啊,吞劍、走鋼絲、跳火圈、胸口碎大石這些表演……應該難不倒妳吧?」

挑了挑眉,季薰一把拍掉他搭在肩上的手,「與其跟我說這些無聊的蠢話,你還不如去抱著亞瑟的大腿哀求,說不定他會心軟的賞你一份工作。」

「喔喔!這個主意不錯!」魈十分贊同的點頭附和,「像這種適合女性發揮的工作就交給妳了,上吧!小季。」

「為什麼是我?男人就不能抱大腿嗎?你這是性別歧視!」她不滿的抗議。

「不、不,妳誤會了,這是為了視覺畫面的美觀著想。」魈一臉認真的解釋,「妳想想,一個男的抱著另一個男人的大腿,那畫面多難看啊!一點美感都沒有,如果是女生那就不同了,美女與俊男的搭配,肯定比兩個男人的畫面漂亮!」

「呿!」季薰才不信他這種說詞。

「要不然妳問亞瑟,看他是想被我抱大腿還是妳。」魈將問題丟給亞瑟。

「我不想回答這麼愚蠢的問題。」亞瑟拒絕回答。

不過,如果魈真的撲到他的腳邊……他應該會抬腳踩死他,這是他沒有說出口的念頭。

「讓他們加入吧!」一直沒出聲的雷諾,開口說道:「目前所有人手已經配置妥當,如果他們的顧慮準確,那我們的確需要增加人手,以防萬一。這件事情已經耽擱了這麼久,我希望可以快點解決它。」

言下之意,就算亞瑟不同意,他也會聘僱魈與季薰。

「看來也只能如此。」亞瑟同意的點頭。

他清楚季薰的固執,就算他反對,她也絕不會丟下他們離開,既然如此,那他倒不如將她安排在身邊,以便照應。

「我有個問題。」史邦德推了推眼鏡,問道:「如果要在你們兩人之中選定一人跟路易士交手,誰有勝算?」

「他。」

「她。」

季薰與魈毫不猶豫地指向對方,而後又同時驚訝的互瞪。

「為什麼是我?」兩人異口同聲的質問對方。

「當然是你(妳)!」再度異口同聲。

「妳跟他不是交情很好嗎?當然是妳去對付他啊!」魈提出他的原因。

「誰說交情好就必須跟他交手?」季薰不以為然的反駁:「這麼危險的事情,當然是要你上場。」

「拜託,妳上場的話,路易士有可能對妳放水,要是我跟他對上,他肯定會使出全力宰了我!妳不是不知道他多麼討厭我。」魈無辜地嚷嚷。

「放心吧!討厭你的人不只他一個。」季薰朝他擺擺手,「你跟他交手那麼多次,不是都讓你溜掉了嗎?我相信你絕對不會被他殺死,我對你有信心!」她很認真地拍拍魈的肩膀。

「小季,我對妳也同樣有信心。」魈學著她的動作,搭上她的雙肩。

「跟他打會很累,我才不要。」季薰嘟著嘴,別過頭去。

「要不然我們猜拳?輸的人去跟他打?」魈提議道。

「……好吧!」

為了快速解決這個問題,季薰答應了。

然後,她輸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出剪刀……」看著自己的手,季薰滿臉哀怨。

「嘿嘿,小季,妳就加油吧!我會精神上支持妳!」魈笑得一臉邪惡。

「比起季薰,我認為魈比較適合擔任這個任務,你們認為呢?」亞瑟臉上掛著微笑,溫和地詢問其他人的想法。

「我也這麼認為。」雷諾回以同樣迷人的微笑,表達他的立場。

兩大首領都已經這樣表示了,其他人當然是紛紛附和自家老大。

「那就這麼決定了。」亞瑟拍板定案。

「加油吧!我精神上支持你。」季薰拍上魈的肩頭,以他剛才說過的話回敬,笑容極為燦爛。

「不公平,剛才明明說──」魈想要提出抗議,卻被馬里歐打斷。

「身為一名紳士,不應該讓淑女冒險。」馬里歐替亞瑟的干涉提出良好解釋。

「那傢伙哪裡是淑女!」魈氣急敗壞的指著季薰,「她根本是披著女人外皮的暴力份子!」

「就算只是披著外皮,她也是個女人。」史邦德對他投以同情的眼神。

「說得沒錯!」東巴對這一點表示贊同,「就拿雪莉來說好了,她的身材很火辣,她打起架來比男人還狠,我一直覺得應該沒有男人敢惹她,但是還是有不少人追求她,真不知道那些男人的眼睛是怎麼了……」

「東巴,聽起來你對我好像很不滿?」雪莉惡狠狠地瞪著他。

「呃,沒、沒有,絕對沒有!」東巴投降似的舉起雙手,解釋的回道:「我是要告訴他,就算妳們再厲害、再粗魯,還是要將你們當成女人!雖然我不覺得妳們有什麼地方需要男人保護……」

「東巴,夠了,別再說了。」看著雪莉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西特額冒黑線的制止。

「咳!我想我們還是快點討論接下來的工作分配吧!」季薰尷尬地拉回話題。

「後續的工作其實已經安排好了,現在只是作一些小更動……」史邦德向季薰與魈說出他們的盤算。

拍賣會結束後,賽門將會派人邀請亞瑟等人到他的住所,屆時他們將兵分三路──亞瑟、雷諾、雪莉與強納森前去談判地點;馬里歐、西特與東巴暗中尾隨,負責潛入建築物找出被囚禁的蓋爾;剩餘的人待在附近待命,負責清除賽門安排在屋外的手下。

想當然爾,季薰與魈自然是跟著亞瑟他們行動。

當他們結束討論時,下半場的拍賣會也已經開始進行了,季薰雖然對拍賣的那些珠寶古董沒興趣,但她很想知道艾蒙的搶奪目標是什麼。

在她的央求下,亞瑟答應帶她前往會場。

一踏入會場,她便見到艾蒙站在人群之中,不管在什麼樣的場合,他總是人們注目的焦點。

季薰的目光在會場巡視了一圈,在艾蒙身後的角落,她見到了路易士的身影。

察覺到季薰的視線,路易士朝她點頭示意,動作極為細微,若不是季薰看得仔細,恐怕會以為那是錯覺。

下半場的拍賣會很快就展開了,因為是整場拍賣會的尾聲,展出的拍賣品自然十分貴重。

坐在座位上,季薰壓抑著期待的情緒,一邊留心路易士的動靜,一邊耐心等待艾蒙的目標物出現。

儘管事先就知道他們會下手搶奪,季薰還是搞不清楚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她只記得路易士突然失去行蹤,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而後是幾聲爆炸巨響,緊接著現場亂成一團,尖叫聲連綿不絕、煙霧瀰漫,嗆鼻的硝煙氣味讓人嗆咳不已,所有人慌亂地站起身,急急忙忙往外逃竄。

逃跑時,有人跌倒在地、有人被碎石砸中、有人在逃命時弄丟了鞋子……

「走吧!」拉著季薰的手,亞瑟護著她往外跑。

當他們靠近門口時,兩人被人潮擠散了。

不斷被往後推擠的季薰,雙腳被人踩了好幾下,甚至還差點重心不穩地跌倒。

「往這邊走。」她的手臂突然被人抓住,一股清淡的古龍水香氣隨之傳來。

對方拉著她,避開那些爭著往外逃的人潮,從空曠的側門離開。

「謝謝。」脫身後,她感激地回頭望向對方,笑容卻在對上那雙灰藍色的雙眸時僵住了。

「不客氣。」艾蒙回以微笑。

「你、你怎麼會……」季薰警戒地退後幾步。

「如果我要對妳下手,妳覺得妳現在還能站著跟我說話嗎?」揮手彈去西裝上的灰塵,艾蒙笑著提醒。

「……」無法否認,在剛才那樣的情況下,季薰的確無法自保。

「別緊張,我現在還不想抓你們。」艾蒙雙手插在口袋,笑道:「等我玩膩了新玩具,再來找你們。」

他邁步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在名貴的轎車前,路易士正拎著一個黑色提袋站在那裡等候。

 

少了艾蒙的援助,亞瑟他們與賽門的談判進行的非常順利,幾乎是呈現一面倒的勝利。

原本還抱持著反擊希望的賽門,在得知他的手下全被制住,就連手上的人質──蓋爾也被救走時,他的臉色慘白,身體因憤怒、沮喪、絕望等情緒顫抖不已。

「不可能、不應該是這樣!」他握緊拳頭,歇斯底里的大喊:「我明明都計畫好了,應該是我贏,你們應該要被我殺了,該死的,你們這些可惡的混蛋!你們破壞了我的安排,我完美的計畫!」

看著近乎發狂的他,雷諾嘴角浮現冷笑,「我說過,野狗就是野狗,永遠成不了狼。」

「放屁!首領的位置、血狼幫的地盤應該是我的!我的!」賽門用力的搥打桌面,「要不是你出現,要不是因為你,我怎麼可能會變成這樣!你搶走了我的東西!是你!」

相較於賽門戲劇化的情緒與指控,站在他身旁的手下─安杰洛反倒是一臉平靜,像是在看戲一樣地旁觀。

「我要殺了你們,我絕對要殺了你們!」

突然間,賽門掀倒桌子、踢翻椅子,快步退到牆邊。

「趁現在!快!」他突然放聲大叫。

正當眾人還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時,一個方形結界突然出現,將他們困在裡頭。

「這是上次的……」季薰一下子就認出這個陣法,那是之前困住她與雷諾的結界。

「哈哈哈哈,沒想到我還有這一招吧!」站在結界外,賽門得意的仰頭大笑。「告訴你們,我早就讓人在地板做了佈置,等你們一進入結界裡,就把你們一網打盡!這一次,你們誰也別想逃!」

在賽門說話時,一名個子矮小、身穿黑色長大衣的結界師出現在他身旁。

「之前是一時大意,讓你們逃了,這次我不會給你們任何機會,我要殺光你們所有人!」從懷中拿出手槍,賽門瞄準了雷諾。

「等等。」結界師制止了他,「之前是哪個人破了我的結界?」

「應該是那個女的。」賽門以槍口指向季薰。

「把她交給我,我要親手處置她。」結界師提出要求。

上次季薰從他的結界裡脫逃,無疑是打了他一巴掌,讓他顏面掃地,向來心高氣傲的他,不容許有人踐踏他的尊嚴,這次再度抓到人,他絕對要好好凌虐她一頓,用她的鮮血來消除怒氣。

「恐怕我要掃了你的興致了。」安杰洛輕笑道,手上的槍抵在結界師頭上。

「安杰洛,你這是在做什麼?你要背叛我?」賽門與結界師雙雙變了臉色。

「這不是背叛,我只是……」

正當他試圖說明時,結界師突然身形一閃,朝他發出攻擊,安杰洛敏捷地側身躲過,同時對他開了幾槍,槍槍命中要害。

在結界師死後,困住季薰等人的結界也隨之消失。

「繼續剛才的話題。」看也不看氣絕倒地的屍體,安杰洛慢條斯理的收回槍,「安杰洛只是我的化名,我的身份是死神殿DA小組組長巴薩德,前陣子奉命追捕一級逃犯古卜安,也就是現在躺在地上的那個傢伙,這個小子狡猾的不得了,為了追他,我幾乎跑遍整個歐洲,累死我了……」

一邊進行說明,他一邊撕去臉上的假皮面具,露出他的真面目。

「這個傢伙犯了十多條死罪,上頭說要是他拒捕,我可以開槍射殺,這樣也好,我實在很懶得拎著一個人回去,而且監獄也沒有那麼多空間關他……」

沒料到事情會有這樣的發展,所有人啞口無言地呆站著,整個房間就只有他滔滔不絕的說話聲。

「至於你說的背叛,我個人覺得那是不存在的,畢竟我並沒有說過要效忠於你,也沒跟你簽訂什麼效忠合約,所以你的指控並不存在。」一口氣說到這裡,巴賽德停頓幾秒,喘口氣。

「好了,說明完畢,你還有疑問嗎?」

「……」賽門愣愣地搖頭,其他人則是慢慢從驚愕中恢復過來。

「很好。」巴薩德滿意的點頭,「現在我的任務已經完成,該回去回報了。」他從懷中拿出一台PDA,在上頭輸入幾個按鍵。

蹲下身,他拿著PDA靠近結界師的屍體,一道亮光從螢幕裡發出,屍體消失在光芒裡。

「季薰美女,改天有空,我們一起吃飯吧!我的那些組員都很想念妳。」他再度往PDA輸入幾個指令,一扇光門在眾人面前開啟,季薰還來不及開口回應,巴薩德便已經通過光門,連人帶門瞬間消失在所有人眼前。

因為巴薩德的意外介入,賽門最後一點希望被摧毀了,雷諾就地處決了他,整起紛爭到此終於告一段落……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