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書籍歸回書櫃之後,金恩折返原先的位置休息,不一會,畢維斯也回到他的面前,手上端著一杯熱咖啡。

「喝杯熱咖啡提提神吧!」他將香氣盈人的咖啡遞上前。

「謝謝。」

金恩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濃郁的咖啡香立刻充斥在口鼻之間,入喉的滋味十分香醇順口,瞬間就滿足了感官。

然而,金恩卻突然懷念起中國茶的淡雅茶香,那個曾經令他覺得苦澀的滋味。

「您有心事?」畢維斯猜測地詢問。

「只是想起一些往事。」他回以淡笑,放下了咖啡杯。

「雖然我說這些話有些逾越,不過……」做了個深呼吸,畢維斯大著膽子說道:「我覺得伊格爾大人的選擇是對的。」

「你……」金恩因他的發言一愣。

伊格爾的案件被列為最高機密,只有天使長等級的人才能深入瞭解案情始末,而畢維斯只是個中級天使,自然無法詢問案件內容,就算他是金恩的助手也一樣,金恩不曾跟他說過案情內容。

不過,不說並不代表消息不會洩漏,更何況伊格爾算是一位極具故事性的人物,不少傳言與議論還是在其他天使之間流轉開來。

這一點金恩自然也是知曉,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畢維斯竟會贊成伊格爾的行動?

「你聽說了什麼?」他想知道畢維斯聽到的傳言跟實際情況是否相符。

「伊格爾大人並沒有背離天父,他的所作所為是為了讓人間更美好。」畢維斯說出他聽到的情況。

「他的心依舊高潔,他的靈魂並沒有被污濁所玷污,伊格爾天使長就算離開了,他還是遵循著正確的道路前進。」

聽多了關於伊格爾的事蹟,畢維斯對這位前任天使長並不陌生,甚至是十分仰慕。

「有些人認為伊格爾天使長的手段不太妥當,但是人間的惡已經病入膏肓,就像埋入靈魂深處的毒瘤,已經根深蒂固、難以處理,天使長的手段雖然殘忍了些,卻是一次性剷除邪惡的最快方式。」

他認同伊格爾的處理態度,相較於一些溫吞的作法,他比較偏愛快刀斬亂麻的果決作風。

「這個世界的污穢太多了,每天總有一堆人犯罪,姦淫、掠奪、殺戮……審判廳早就被塞滿了案件,聽說他們就算沒日沒夜的加班,至少也要五十年才能處理完堆積如山的案件。」

見他雙眼發亮地表現出對伊格爾的崇拜,金恩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他明白他的心思,當他剛從實習天使晉升成中級天使時,也是像他一樣有著滿腔熱血,希望能救贖所有人,審判所有罪惡。

那時候他甚至還建議天父進行一場末日審判,將那些惡人通通丟到地獄去。

當然,這項提議並沒有被獲准,天父給的回應是「地獄已經爆滿了,撒旦目前沒有擴建的打算。」這件事情就這麼被四兩撥千斤的扯開了。

隔天,聽到他向天父提出的建議,那時候還是他上司的伊格爾,特別找了他談話。

伊格爾建議他放緩腳步、不要過於急躁,也不要只看見眼前所看見的事情,他派遣他下凡,要他多多接觸凡人,理解他們的心思與生活。

原本金恩並不明白他的用意,直到他在凡間生活了數年,他終於理解了。

人的意志並不堅強但也不軟弱,他們信神卻也質疑神,他們的愛包含了嫉妒與恨,而忿恨中也存在著關愛與在乎,有時候他們會讓人氣得牙癢癢,有時卻又讓人感動心疼……

一直到深入理解,金恩這才對凡人有了新一層的領悟。

看著畢維斯,金恩突然覺得他似乎跟以往的自己十分相似。

「啊,對了!」

宣洩完他對伊格爾的敬重崇拜,以及對於人間的滿腹牢騷後,畢維斯終於想起更重要的事情。

「上頭說,交給大人的任務十分緊急,要您儘速處理。」咖啡色雙眸移向被金恩擱置的卷軸,提醒他快點拆閱。

抽掉捆綁在上頭的繩子,羊皮紙卷隨之攤開,任務指示很簡單,高層發現位於義大利的吸血鬼族出現異常聚會,擔心他們圖謀不軌,特地要金恩前去查看情況。

義大利是天堂的重要據點之一,佔了非常重要的樞紐位置,許多珍貴史籍、機密資料都保存在哪裡,吸血鬼族在當地出現異常活動,自然讓天堂高層不得不提高警覺。

重新捲起卷軸,金恩手心燃起金色火焰,將卷軸燒毀,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你跟我一起去吧!」他對畢維斯說明了任務內容。

「真、真的嗎?」畢維斯又驚又喜地笑開了,他還是第一次參與機密任務。「我一定會好好努力,讓那些吸血鬼無法進行他們的計畫!」

相較於畢維斯的興奮,金恩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他之所以選擇帶他一起執行任務,除了是因為他需要幫手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讓畢維斯多多接觸外界,讓他明白這個世界不是只有純粹的善與惡,有不得不為的惡、也有不單純的善,混沌不清、宛如羅生門的模糊地帶更是多如牛毛……

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金恩領著他往「轉界門」走去。

轉界門是一扇高聳入天的巨大門扉,可以將天使們傳送至人間的某幾處定點,是他們下凡的管道之一。

兩旁的門柱由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上頭雕著各種小天使的形象,再襯以花卉緞帶裝飾,並以金漆勾勒、點綴。

在兩個門柱之間,是一扇古銅建造的門扉,上頭彩繪著人間百態,左側門扉的繪畫主題是喜樂與安祥,右邊的門扉則是七罪。

除此之外,還有一組造型奇特的機器設於門扉旁,機器分為兩個部份,左邊的部分像是一台古老的大型打字機,有許多立式按鍵與按鈕,而右邊部份則是裝置著幾根把手,把手的顏色有紅、有黑也有藍,每個顏色都有其不同的功用。

確定金恩預備前往的地點後,負責進行傳送的天使立刻操縱機器,拉下了其中一根把手,為他們開啟門扉。

金恩與畢維斯一前一後穿過轉界門,身影瞬間被門裡的雲霧吞沒。

處於伸手不見五指的白霧中,一道光束穿霧而出,掠過兩人身旁,牽引著他們前進。

眨眼間,兩人抵達了人間,現身在梵蒂岡的聖彼得大教堂。

「我聽說過很多關於聖彼得大教堂的傳聞,不過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望著眼前莊嚴宏偉的建築物,畢維斯掩飾不住心中的雀躍,嘴角也因為這份好心情,不禁高高揚起。

「既然來了,要不要我帶你參觀一下?」金恩提議著。

「謝謝大人,不過任務要緊,以後有機會再參觀吧!」他努力壓下了渴望。

沒有多說什麼,金恩領著畢維斯在教堂內穿梭。行進途中,他們遇到不少觀光客,也從他們的對話中聽到不少教堂的資訊。

「聖彼得大教堂是一座長方形的教堂,同時也是世界最大的教堂。教堂建於門徒聖彼得的墓地上。天父曾經對彼得說:『你就是彼得,我將在這塊磐石上建造我的教堂。』於是便有了這座教堂的創建。」

「這裡共有十一個大小不同的禮拜堂,四十五座祭壇。這些大理石雕刻鑲嵌的作品是文藝復興晚期與巴洛克式的產物。」

「聖彼得大教堂有三件最有名的作品,米開朗基羅的『聖殤』,貝爾尼尼雕製的『聖體傘』,它是全世界最大的銅鑄物,祭壇與聖彼得的墳墓就位於聖體傘下方。另外就是『彼得寶座』,它位於中殿盡頭,是一個鍍金青銅的寶座,寶座上鑲著許多珠寶與象牙,椅背上有兩個小天使,手持開啟天國的鑰匙和教皇三重冠。」

嘴上雖然說著任務要緊、工作第一,但畢維斯每經過一個參觀景點,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放緩腳步,聆聽那些介紹。

金恩也沒有多作催促,反倒跟著停下腳步,與他一同欣賞那些創作,必要時,他還會從旁為他講解。

「教堂入口是聖彼得廣場,它是由兩個半圓形的柱廊形成,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築橢圓形平面……中央立著一方尖碑,兩旁還設置了噴泉。」

儘管現在的季節是冬季,教堂內外還是聚集了眾多人潮,觀光客並沒有因此減少,在冬季的低溫裡,遊客與背包客身穿厚重大衣、手拿相機或參觀手冊,開心地到處觀看遊走。

「好多人……」滿滿地人潮讓畢維斯再次瞪大雙眼,他還是第一次跟這麼多凡人近距離接觸。

「小心,不要被人潮沖散了。」金恩打趣的笑道。

「放心,就算走丟了我還是能回到大人身邊。」畢維斯開朗地笑道。

抵達後,他們首先前往天堂的分部機構,探聽相關的資訊以及線索。

然而,他們獲得的資料卻是非常有限,巡邏天使只知道有不少吸血鬼、狼人以觀光的名義頻繁進出義大利,除此之外,這裡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狀態。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

「這個嘛……」金恩低頭沉思。

義大利的南北兩端,各有幾個吸血鬼族的據點,分屬不同組織,而梵蒂岡位於義大利的中間位置,剛好可以監控雙邊,形成一個緩衝地帶。

「去北部吧!」他決定了方向。

雖然說南邊的吸血鬼族也需要注意,但吸血鬼族中最具有影響力的組織,則是位於北部米蘭的「Night King(簡稱:N.K.)」,若他們有什麼動靜,不管是針對天堂或人間,肯定都會造成極大的影響,是目前最需要關切的一方。

「那我們要怎麼過去?搭火車嗎?」畢維斯翻閱著觀光手冊,尋找上頭的交通資訊。

「飛過去。」金恩說出他們一貫地移動方式。

「咦?要飛過去?這樣不會被他們發現嗎?」畢維斯擔心地皺眉。

「你以為我們來到這裡,他們都不知道嗎?」金恩笑著反問:「過於掩飾反而會令他們起疑,還不如表現的平常一點。」

義大利是天堂的重要據點之一,巡邏天使總是不分日夜地到處巡視飛行,定居在這裡的異族早就司空見慣、見怪不怪,若他們反常地隱匿行蹤、甚至抹去行經痕跡,這才會讓人覺得不尋常。

為了不引起凡人注意,金恩他們特地進入教堂高塔,從高塔上飛入天際。

 

飛行一段時間後,他們來到米蘭上空,此時,金恩突然注意到下方出現異常的力量波動。

「大人……」畢維斯也注意到了,他等待著金恩給予下一步指示。

「去看看。」金恩決定上前一探究竟。

那人的移動速度不快,也沒有刻意隱瞞行蹤,金恩他們很快就追蹤到對方的方位。

當金恩降落地面時,一道紅影突然襲來,他快速地側身閃過,並拿出聖扇予以回擊……

「鏘!」一聲清響傳出,襲擊金恩的武器是一把通體火紅的刀刃。

「金恩大人!」畢維斯擔心地放聲大喊。

反應慢了一步的他,立刻抽出長劍,準備伺機加入戰鬥。

「咦?金恩?」聽到他的名字,對方的動作立刻停頓下來,沒有繼續發動攻擊。

「咦?」看清楚對方的面容後,金恩同樣發出詫異地單音。

「你怎麼會在這裡?」

「妳怎麼會在這裡?」

兩人異口同聲地詢問,而這情況也讓站在一旁的畢維斯滿臉茫然,只能呆楞楞地望著兩人。

出現在金恩眼前的熟人,便是兩年前突然不告而別的季薰。

兩年前,L組織的重心轉移到台灣,引起了各界高度關注,也造成了當地的眾生一陣恐慌。

因為艾蒙與特倫斯的高度關切,她與魈成了L組織的追捕目標,一些妖異認為L組織是為了他們兩人而來,只要他們離開,L組織肯定也會跟著離去。

因此,要求他們遷移離去的聲浪紛紛出現,甚至還有人跑到佐‧司魂院,要求玹澄楓將這兩人驅逐出境。

沒多久,魈跟季薰便失去了行蹤,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落腳何處,只知道他們的確離開了台灣。

兩人走了之後,L組織並沒有因此撤離,反倒像是阻礙的人消失了,他們更加肆無忌憚的進行各種實驗,製造出諸多風波與事件。

各界為此忙碌奔波,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讓這些狀況稍微平息。

「你們這段時間都住在這裡嗎?」金恩好奇地追問。

若他們這兩年來都待在這裡,天堂不可能沒有收到消息,畢竟他們也是天堂的重點觀察對象之一。

「沒有。」她搖頭回道:「魈接了不少工作,我們經常到處移動,前段時間去了法國,兩星期前才回到這裡來。」

當初玹澄楓為了平撫那些眾生的情緒,建議他們暫時離開一陣子,待情勢安定了再折返。

亞瑟聽說了這件消息,便邀約季薰與魈前往義大利暫居。

Night King的總部設在米蘭,那裡可說是他們的地盤,在Night King的領域裡,他可以確保季薰不會遭受L組織的騷擾。

當季薰向命子辭行時,命子竟然也已經整理好行李,將居酒屋丟給朽六跟其他員工後,準備跟著她離開。

身為老師的命子一說要走,小彌當然也要跟著老師行動,取得監護人玹澄楓同意後,小彌也成了米蘭行的一員。

而身為小彌的保鑣,小彌人都要走了,景泱當然不可能不跟隨。

於是,他們幾個人就在某天夜裡,像是偷渡一樣地悄悄溜走。

「你們住在哪裡?住所隱密嗎?」金恩知道艾蒙跟特倫斯並沒有放棄,依舊不斷找尋著他們的下落。

「我們住在朋友家裡,放心吧!那裡很安全。」她知道金恩的擔憂。

「確定嗎?」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他調查過L組織,也與對方接觸過,他瞭解他們的勢力有多麼龐大。

「這兩年裡,我們的行蹤可沒被人發現過,要不是今天恰好被你逮到,你也不知道我們在這裡吧?」她俏皮地笑笑。

要是連Night King首領的住所都不夠安全隱密的話,義大利大概也沒有地方能讓他們居住了吧?

「說得也是……」金恩發現自己的確是過慮了。

在兩人閒聊往事時,畢維斯則是默默地打量著季薰。

手握紅色雙刃的她,髮長及肩,身穿一襲紅黑相間的馬甲上衣與短裙,襯托出她姣好的身材與修長美腿,在這清涼的裝扮外頭,她搭著一件保暖的長大衣,遮去了不少裸露的部份。

最吸引畢維斯注意的地方,並不是那一身奇特又暴露地裝扮,也不是怪異的彎月型紅刃,更不是她身上的強大靈動力,而是那雙泛著金屬光芒地雙眼。

在陽光的照耀下,那雙眼眸如水波般閃閃發亮,蕩漾著異彩。

畢維斯知道她不是凡人、不是吸血鬼、不是狼人也不是其他妖異,她的靈氣十分聖潔純正,不像其他眾生那般攙雜著各種氣息。

她活著,但卻沒有生物該有的生命跡象,她不是亡魂,因為她身上沒有任何死氣。

她的存在界於生與死之間,是一個讓人捉摸不清、極度神秘與複雜的人物。

「你對我有什麼疑問嗎?」

發現到畢維斯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季薰朝他投以燦爛笑靨。

「妳是什麼?」還在沉思中的畢維斯,不假思索地丟出這句話來。

話一出口,他立刻察覺到自己的無禮發言。

「呃,我、我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

「我叫做季薰,是個式神。」季薰大方地說出自己的身份。「你知道式神是什麼嗎?」

「知道,導師有教導過。」他點頭。「只是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式神,失禮之處請多包涵。」

「季薰是我的朋友,以前她幫過我不少忙。」金恩補充說道,並為季薰介紹了畢維斯的身份。

「所以……你現在是帶他下來實習?」季薰猜測著他們出現在米蘭的理由。

「不,我們來這裡調查一些事情,聽說最近有大量的吸血鬼與狼人頻繁進出……」

「原來如此,難怪我這陣子總是遇到一些沒禮貌又不長眼的傢伙。」她不以為然挑眉,斜眼掃向一旁角落。

幾名吸血鬼倒在地面,個個鼻青臉腫,衣服被割得破破爛爛,模樣極其狼狽。

「他們是……」金恩打量著那些人。

「路障。」季薰語氣淡漠地回道。

說也奇怪,在她回來的這段時間裡,只要她一出門就一定會遇到有人挑釁,屢試不爽。

一開始她還以為自己侵犯到對方的地盤,所以才會招人騷擾,後來仔細想想……

不對啊!這裡是Night King的地盤耶!她可是亞瑟跟蓋爾的朋友,怎麼可能跟他們搶地盤啊?

再說,就算Night King的成員中有人不歡迎他們,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她可是跟他們非常深切的「懇談與溝通」過了(外加打過無數次的架),現在那些成員已經認同了他們,雖然不至於跟所有人都能成為朋友,至少目前雙方相處融洽,不會做出這種埋伏偷襲的事情來。

後來她又猜想,該不會是其他吸血鬼黨派想要來爭奪地盤吧?

可是當她將這個猜想告訴蓋爾與亞瑟時,他們也私下派人調查了一番,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其他組織沒有不尋常的動靜,這件事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找不到原因,她也只好將這件事情當成是「頻繁發生的意外狀況」,將那些騷擾當成健身運動,見一個打一個,見一打滅一群。

「除了這些事情,妳還有發現什麼不尋常嗎?」金恩追問著。「這裡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狀況?」

「你們的工作跟這個有關?」季薰從他的話中察覺出端倪。

「這裡是我們的重要據點,有任何不尋常都必須注意。」金恩望向尚在昏迷中的吸血鬼,四兩撥千斤的回道。

知道他刻意避開重要資訊,不想讓那些假裝昏迷的人聽到,季薰也就不再多嘴追問。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問問這些『當事者』吧!」

她轉身朝那幾個人走去,用靴子的前端踢了踢他們。

「喂!醒醒,不要裝死。」

雖然外觀看上去傷勢頗重,可她並沒有真的對他們下重手,這幾個人早就該醒來了,現在之所以還躺在地上,很有可能是在等待脫逃時機。

「不要浪費時間,等我問完話你們就可以走了,快起來。」季薰繼續踢著他們,力道比先前的幾腳還要大一些。

然而,那幾個人並沒有醒來的意願,他們依舊賴在地上,不想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問。

「幾位先生,你們知不知道今天幾度?」季薰扯緊了外套,凍得雙腿直打顫。

「氣象報告說,今天的高溫只有四度,只有四度喔!」她加重了說話語氣。

「雖然天空有非常燦爛的太陽,看起來金光閃閃、耀眼非凡,但是你們也應該知道,冬天的太陽根本只是個裝飾品,暖暖包都比它溫暖。」

說到這裡,季薰冷不防地打了幾個噴嚏,皺了皺鼻子。

「你們想在這麼冷的天氣睡在地上我不反對,不過現在請你們先醒來,等我問完問題你們再躺下好嗎?」她以半開玩笑的口吻提議道。

雖然她現在笑得溫和,輕鬆的說話語調宛如在話家常,實際上她已經冷的快要失去耐性了。

一陣寒風吹過,撩起了她的裙襬與髮絲,穿在她身上的羊毛大衣雖然十分保暖,但冷空氣還是不斷自下襬竄入衣內,再加上早上下了一場雪,現在積雪正在逐漸融化,周遭的氣溫因此降得更低,空氣又濕又冷,寒風刺骨,十分折磨人。

又等了一分鐘,對方依舊無動於衷的死賴在地上,不打算跟季薰妥協,這讓她最後一點耐性也被耗光了。

「該死!再不醒來我就把你們的腸子給踹出來!」快被凍僵的她,火氣也被凍出來了。

「……」依舊沉默。

「好,很好、非常好。」她笑了,極為甜美且燦爛地笑了。

若那幾個人敢睜開眼,偷偷觀察她的表情,就一定知道繼續裝睡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只可惜他們連張眼的勇氣也沒有,所以並不知道身邊的狀況,只是隱隱察覺到有一股比霜雪更冷的寒意襲來。

「啊──」突然,其中一人發出了極為淒厲地慘叫。

穿著長靴的季薰,此時正一腳踩在其中一人肚子上,並且用力的扭轉鞋底,讓鞋跟陷入對方的肉裡。

「咦?我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你們有聽到嗎?」她故作疑惑地詢問,表情極為純真。

「呃,他……」畢維斯指指被季薰踩在腳下的人。

「嗯?你聽到了什麼?」季薰依舊笑著,但她的眼神卻透露出危險。

「沒有,我沒聽到。」畢維斯急忙搖頭否認,從善如流地改了答案。

「很好。」季薰對他的反應感到滿意。

緊接著,又是一聲慘烈的叫聲傳來,她踩上了另一個人的小腿,還在那人腿上跳了幾下,活動著筋骨。

「咦?好像又有聲音了呢!」她依舊保持著無邪的微笑。「真奇怪,明明這些人都睡著了,怎麼會有聲音呢?」

「大概是風聲吧?」金恩笑得溫柔,回應了一個十分完美的答案。

哪種風聲會是慘叫的聲音啊?畢維斯不以為然地腹誹。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的,我還以為他們醒了呢!」她故作感慨的長嘆一聲,「既然他們那麼想睡,乾脆我就讓他們永遠起不來好了。」

龐大的殺氣瞬間發出,強烈地壓迫著那些人,形成一股令人震懾地恐懼。

「不、不要!」

「對不起,請饒了我們吧!」

幾個人連滾帶爬地起身,跪在地上連連求饒。

「終於捨得醒來了啊?我還以為你們打算睡到天荒地老呢!」季薰皮笑肉不笑地調侃著。

「對、對不起,我們錯了,請原諒我們。」

「喔?你們有錯嗎?請問你們錯在哪裡呢?」季薰挑眉回問。

那幾個人互望一眼,臉上閃過複雜神色,幾經猶豫後,他們推派其中一人代表發言。

「我、我們不應該對妳出手。」

「為什麼你們將我當成目標?」她沒打算兜圈子,直接開門見山地質問。

「只是臨時起意。」

「臨時起意?」季薰哼了一聲。「那還真是湊巧啊!」

她可不相信這種說詞,若他們只是隨機尋找目標下手,那她未免也太「幸運」了吧?竟然每天都有「臨時起意」的人盯上她。

「我、我們剛來到這個國家,原本準備的旅費花光了,因為沒錢吃飯,所以才會出手搶劫。」

「這個答案還挺完整的。」季薰勉強認可這個回答,「不過你們剛才的表現可不像是要行搶。」

她跟他們交手了幾回,他們並沒有出手搶奪她身上的物品,反倒像是要綁架她或是置她於死。

「我、我們本來想打暈妳,之後再動手拿錢……結果卻反過來被妳打暈了。」對方解釋的回道。

「是嗎?」季薰交疊雙手,盯著他們沉思。

「是真的,請相信我們,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如果發誓有用,早就有一堆人被雷轟死了。」季薰扳了幾下手指,做著簡單的熱身運動。

「我最近剛學了幾種拷問方式,還沒實際測試過,乾脆你們就陪我玩玩吧!」

還沒來得及行動,幾抹身影突然現身在她身旁。

「薰薰甜心,妳還真是受歡迎啊!」領隊的男子朝她笑著,「才剛處理一批『搭訕』的人,現在又出現了一批。」

「沒辦法,誰叫他們這些人這麼喜歡東方女生呢!」季薰回以燦笑。

出現的幾人是Night King的成員,奉了蓋爾的命令,在季薰外出時尾隨在後,他們的職責不是保護她,而是負責處理善後。

這群人的領隊名叫「馬里歐」,是一名義大利籍的吸血鬼。

他有著黑髮棕眼,五官深邃,對女生說話像嘴巴抹了蜜一樣,老是以甜心、寶貝作為開場稱呼,說話時跟大多數義大利人一樣,總愛比手畫腳地搭配著手勢,他說這是他們義大利人的特色之一。

「薰薰寶貝,後續就交給我來處理吧!不要讓他們破壞了妳的情緒。」馬里歐示意手下將那些人抓起。

「那他們就麻煩你了。」

既然馬里歐出面了,季薰也不想搶他的工作,很乾脆地拉著金恩與畢維斯轉身離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