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X285A.jpg  




第一章 蟲族的追擊

 

 

「轟!」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碰!碰!碰!碰轟轟轟……」

激烈地砲火聲如雷鳴般響起,連發的高熱能能量炮、干擾電子儀器的電磁砲在幽暗無垠的宇宙中綻放著光芒。

一艘小飛艇在前方奔逃,身後追著數十艘蟲族的追兵戰機。

「沒問題的,我一定沒問題……」

銀華滿頭大汗的操作著小飛艇,敲擊鍵盤的速度飛快,一道道指令發下,一次又一次地避開追兵的攻擊,即使無法避開,他也會在瞬間計算出受損最輕的方式,讓小飛艇承受住攻擊。

他不能失敗,一定要將這些蟲族往遠處引去,否則被困在暗處的同伴不能脫身,要是這批物資再不運送回去,基地就要斷糧了!

想起待在基地等著物資的兩千多人,銀華的心神越加集中,大腦高速運作、計算著逃生路徑。

然而,儘管他的駕駛技術是基地裡頭最精湛的,密集的砲火還是讓飛艇出現不少損傷,警報聲嗡嗡作響、警示燈不斷閃爍,機翼、偵查天線、干擾儀、飛艇外殼、底部的吊艙、方向舵、安定翼、尾翼等處都有輕重不一的受損。

銀華無從顧及這些,只能力保飛艇的重要部位不被毀壞。

「黃鴨!你還沒入侵成功嗎?」他頭也不回地沖著身旁的智能機器大吼。

名為黃鴨的智能機器漂浮在副駕駛座的位置,兩側側翼各伸出一隻細長的機械手臂,手臂前端像手掌一樣分叉成五根細長地金屬手指,此時,這金屬手指正以極快的速度鍵入程式碼。

「喵嗚~~小華華別著急,鴨鴨正在努力喵,鴨鴨快成功了喵!再給鴨鴨十五秒鐘喵喵喵喵!」

「十五秒?」銀華快被它氣得吐血了,「不過是常見的巡邏戰機,又不是新型機種,你竟然還要那麼──啊!」

還沒抱怨完,小飛艇再度被砲火擊中,銀華整個人前傾摔去,額頭撞上了金屬操控板,撞出一條約莫兩吋長的傷口,鮮血嘩啦啦地流出,瞬間將他的半邊臉染紅。

沒時間讓他妥善處理傷口,他豪爽地用袖子一抹,將擋住視線的血跡抹開,又從外套口袋中拿出外傷藥用噴霧,閉著眼睛朝傷處胡亂噴了一通後,隨即再度投入駕駛工作。

「碰!」

又一次被大砲擊中,幸好銀華啟動了防禦屏障,及時擋住大砲,躲過被炸毀的危機,但防禦屏障破碎後,能量槽也出現了能量不足的警告。

「警告!警告!現存能量僅能持續飛行四十分鐘,請預備更換新的能量匣!」

「警告!請儘速更換新的能量匣……」

「系統,搜查距離最近的蟲洞!」銀華咬著下唇,迅速下達新的指令。

四十分鐘的飛行時間聽起來還挺長的,可是這是在銀華不再開啟防禦屏障、不發射能量炮反擊追兵的情況下,要是他再開啟一次防禦屏障,或是再發射幾波能量砲,這能量槽就直接見底了!

按照他腦中的星域圖來看,距離他最近的蟲洞少說也要五小時的飛行時間,在沒有把握甩開蟲族追兵的情況下,他的生存機率渺茫,但是他也清楚記得,這個地區經常有新生蟲洞出現!

雖然新生蟲洞結構並不結實、傳送位置不明確,很容易出現穿越到一半蟲洞崩毀,受困於空間夾縫中的危機,卻也是他唯一能活命的機會。

「蟲洞搜查中,請稍等。」系統的平板語音回應道。

在銀華又成功地躲過兩次砲擊後,黃鴨開心的叫聲傳來,而後方的砲火聲也瞬間熄滅了。

「喵嗚!入侵成功!鴨鴨大人成功的讓那些臭蟲子不能動了!鴨鴨大人果然是最棒、最厲害的!小華華要給鴨鴨大人一個愛的鼓勵喵喵喵~~」黃鴨得意地炫耀著,金屬手掌還比出一個勝利的「V」字手勢。

它入侵蟲族戰機的系統後,切斷了牠們的電源供應系統,讓對方的戰機停擺,為銀華謀得一絲脫困的機會。

「喵!預計電源重新啟動時間為三十秒,小華華逃跑的動作要快!喵喵喵……」黃鴨飛到銀華身邊提醒道。

「一號匣跟三號匣的能源沒了,你去更換能源匣。」銀華又給了新的指令。

「喵!得令!」

黃鴨迅速飛到後艙的能量槽,轉開能源傳輸槽,將已經空了的能源匣拉出,並迅速將新的補上。

等它做完這一切,飛艇的搜尋系統也找到了一個新生蟲洞,這個蟲洞離他很近,不過三分鐘的路程。

與此同時,黃鴨為銀華爭取到的時間到了,後方又開始傳出砲鳴聲,要不是先前爭取到三十秒的緩衝時間拉開雙方距離,小飛艇現在又要陷入砲雨之中了。

銀華一咬牙,也顧不得危不危險,直接調轉方向,朝著蟲洞的位置衝去!

後方的蟲族將領見到銀華要逃進蟲洞,立刻下令開啟光束砲艙,打算用殺傷力強大的武器將他轟成宇宙渣渣。

「喵嗚!光束砲!臭蟲子開啟光束砲了喵喵喵喵!」

黃鴨一直監控著蟲族的情況,發現牠們打開光束砲艙後,隨即向銀華示警。

「該死!」

銀華將速度閥往上推到頂端,把速度提升至最快,希望能在蟲族轟出光束砲之前進入蟲洞,而黃鴨也試圖再度中斷牠們的系統運作,可是這次蟲族加強了系統防禦,它的成效甚微。

看著越來越接近的新生蟲洞,銀華在心底拼命祈禱可以讓他順利進入──即使新生蟲洞不一定能挽救他,甚至很可能讓他死的更慘。

光束砲的威力會破壞新生蟲洞結構,甚至導致蟲洞崩毀!

蟲洞一旦崩毀,還待在蟲洞通到裡頭的人就會受困於空間夾縫之中。許多的太空事故研究報告顯示,因蟲洞崩毀受困夾縫的人,生還機率趨近於千萬分之一!

可是,現在他也只剩下這一種選擇。

進入蟲洞,他還有一點點的活命機會,不進入,他必死無疑!

在飛艇進入蟲洞的同時,光束砲也轟出了。

即使還離著一段距離,光束砲那強大的沖擊波讓小飛艇劇烈地晃動著,無形的衝擊力推著小飛艇加速前進,那速度幾乎要超出小飛艇能負荷的程度,飛艇外殼已經出現零件瓦解的情況。

銀華粗喘著氣、痛苦不堪地癱在座椅上,身體被強大的力量壓迫著。

皮膚龜裂滲血、骨頭好像被貨車輾壓著,嘎咔嘎咔作響,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沒有一處不覺得疼!

他甚至覺得就連沒有神經的頭髮也在叫喊著痛苦。

飛艇內的溫度不斷飆升,讓他熱汗淋漓,全身濕淋淋地,像是剛從水裡出來,皮膚也因為高溫也變成赤紅色,像是被烤熟的小乳豬。

在這樣的情況下,飛艇消失在蟲洞之中,而新生蟲洞也因為光束砲的強大破壞力逐漸崩毀。

 

星辰閃爍,黑暗無垠。

浩瀚的宇宙某一角落,漂浮著一艘失去動能,外殼毀損大半的飛艇。

槍彈的射擊孔洞,高熱能燒灼過後的焦黑痕跡,毀損的外殼、被轟掉的邊角部位……在在顯示著這艘飛艇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飛艇現正處於節能狀態,主控制系統關閉,只剩下緊急備用系統還在運轉。

大燈關閉,室內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源來自駕駛座的上方,兩個扁圓形、約莫掌心大小的銀白色照明物,它們靜靜地發著亮度不高、也不刺眼的白光,映照著趴在儀表板上的少年。

少年的髮色是罕見地銀白色,頭髮有微微的捲翹,是天生的自然捲,幾束銀髮因為鮮血而沾粘成束,再加上少年滿頭滿身塵土的模樣,讓他看起來很是髒亂。

擱在控制板上的手掌蒼白削瘦,指甲修剪得圓潤整齊,很是好看。

原本該是非常漂亮、像是鋼琴家的雙手,卻有著深深淺淺地各種疤痕與薄繭,完全不像是這個年紀會有的模樣。

此時的少年,渾身是血,生死不明。

不知過了多久,他的手指輕輕地動彈了一下,喉間發出一聲含糊不清的呻吟,在寂靜的空間裡,這聲音顯得格外響亮。

睜開迷茫的冰藍色雙眼,銀華一時之間還沒回過神來,不知身在何處,只感受到隨著知覺的甦醒,身體的各種疼痛也跟著傳來。

他難受地皺著眉頭,眼睛遲緩地眨了兩下,空洞的眼神才稍微恢復了一點生氣。

置放在鍵盤上的手微微捲曲而後又攤平撐開,加重了力道,臂力發勁,將上半身撐了起來。

隨著抬頭、起身的動作,腦袋上翹起的頭髮跟著顫了顫。

「唔……」

重新靠坐著椅背的他,微微低垂著頭顱,忍著暈眩感,雙臂虛軟地垂落於身側,手指和手臂肌肉無法克制地抽續著,像是運動過量的後遺症。

空白的意識以及模糊的記憶讓他發了一會的呆,之後才逐漸恢復清明。

「還好,活下來了……」他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他記得,被蟲族的光束砲轟中之前,他進入了一個才剛形成不久、結構並不穩固的新生蟲洞,在他衝進蟲洞的同時,光束砲也逼近了。

即使只是從旁邊掃過,雙方離了一段距離,他依舊確確實實地感受到那迫人的威壓以及高溫。

他甚至覺得自己肯定活不下來。

幸好,他還活著。

抬手想要揉揉昏沉抽痛的腦袋,卻在碰觸額頭上的傷口時痛得縮回手,一抽一抽地刺痛感讓他的臉色更加蒼白,也讓他的意識更加清明。

原本已經止血的傷口再度泛血,而傷口也因為強大的氣壓加大裂口,從兩吋變成三吋,蒼白的小臉有一大半染著血,鮮血順著下巴、脖頸流淌,最後隱於洗得破損泛白的領口內。

因為先前無意的觸碰,才剛凝結不久的傷處又開始往外滲血。

銀華皺了皺眉、做了幾次深呼吸,動作輕柔和緩地將椅背傾斜一些,讓自己躺靠的更加舒服。

不過就是一個簡單的調整動作,卻讓他頭暈目眩、眼前一陣陣發黑,強烈的暈眩感、耳鳴以及微微地作嘔感讓他覺得自己應該是腦震盪了。

顫著無力發軟的手,他閉著眼睛在座椅側邊摸索了幾下,打開隱藏的暗格,取出預先放置在內的醫療急救包。

熟練地打開急救包,他先慢慢喝下一瓶營養補充劑,接著又小口小口地喝了四分之一瓶的水,補充水分、糖份和一切維持生命的營養素,減輕失血過多所產生的影響。

至於腦震盪?

飛艇內又沒相關醫療儀器能治療,暫時就先不管了!

閉著雙眼,他拿著噴霧藥劑朝著傷處來回噴了幾遍,霧狀的藥劑一觸及皮膚就迅速被傷口吸收,並化成一層薄膜覆蓋在傷口上,止了血,也隔離了空氣中可能存在的病菌。

即使有了一層保護膜,他還是再翻找出一片綠色的藥用膠布,將它貼在傷口上,作為第二層的傷口保護。

小小的巴掌臉上貼著一大塊綠色膠布,幾乎佔去了四分之一張臉,讓他看起來極為顯眼,也頗為滑稽。

他的外套、衣服上全都是血,深深淺淺的血跡讓人怵目驚心。

在強大的氣壓下,微血管爆裂、皮膚龜裂、毛細孔滲血這些都是常有的事,銀華沒有太過在意,況且目前並不是檢查傷勢的好時機。

他忍著依舊沒有減輕的暈眩感,還有傷處那一抽一抽的疼,努力集中精神,著手檢查飛艇的情況。

開啟了電源系統,修長圓潤的指尖在鍵盤上敲下幾個指令,飛艇的主控制系統重新開啟,照明設備重新點亮,幽暗的場所瞬間亮如白晝。

明亮的燈光將那張毫無血色的臉龐映照的更加清晰,蒼白的膚色在燈光照耀下顯得有些透明,脖頸處可以看到細細地青色血管。

飛艇的檢查結果很快就出爐了,飛艇的損傷比他預想中的輕,主要功能並沒有遭受破壞,即使不進行維修也能正常飛行。

這樣的情況讓銀華很訝異,他都已經做好了飛艇毀損嚴重,需要耗費很多時間維修,甚至是手邊的零件不足,飛艇無法修復,只能在這裡飄著等別人來救的心理準備,結果竟然沒事?

「還真是幸運……」他慶幸而感激的低語。

原本以為,即使僥倖地避過光束砲的砲轟,飛艇也應該會被它的暴風掃到了邊緣,否則主系統不可能會停止運作,而他也不會被強大的衝擊力給震暈過去。

結果檢查報告卻顯示,飛艇的主系統之所以停止運作,是因為受到大規模的能量風暴干擾,與光束砲無關。

新生的蟲洞裡頭存有多餘的電子能量或是不明的能量體,這都是很正常的事,他也沒有針對此事深究。

確定飛艇只有局部受損之後,銀華讓主系統定位現在的位置,以便讓他知道那個臨時蟲洞將他送到什麼地方。

當定位結果出爐時,他覺得很是意外,有一種抽獎抽到大獎的驚喜。

那個蟲洞竟然將他傳送到曙光基地附近!

粗略估算距離,這裡離基地所在的星球僅有一天半的路程。

「結果反而是我比他們還快……」銀華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愉悅的微笑。

他們去襲擊的那個蟲族據點,若是以正常的飛行速度計算,約莫要花上三十七天又十一小時二十八分的時間才能抵達,而那個臨時蟲洞卻讓他提前返家,這讓他很高興。

他很少離開基地出任務,除了零件的找尋及採買之外,他不喜歡離開基地。

因為體質的關係,他的體力不好、身體的應變速度不快、戰鬥力不高,不是當戰鬥人員的那塊料,在曙光基地裡頭,他一直都是擔任後勤以及研究人員的工作,而且也將本職做的很好。

要不是這次襲擊蟲族據點需要他入侵對方的控制系統,破解對方的防禦,他也不會被指派為任務中的一員。

他跟曙光基地的所有成員一樣,不,該說他跟絕大多數的人類都一樣,全都相當厭惡蟲族,都想要推翻蟲族的統治,想改變人類淪為蟲族奴隸的命運!

但是比起跟蟲族面對面的廝殺,他更喜歡窩在基地裡,和其他科研人員一起研發對人類有益、對蟲族有害的各式裝備。

不是他畏懼戰鬥,而是基於本身的戰鬥能力和學識、專長的種種考量,他待在後方擔任後勤人員才是最有經濟效益的作法。

曙光的全能後勤──這個名號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拿到的。

算一算,這趟任務的飛行時間加上事前埋伏、調查的時間,他已經離開曙光基地兩個月又十九天,破了他之前的紀錄,這讓他很不高興。

一想到他已經這麼久沒有進行實驗,進行到一半的維修工作也因為這項任務全部耽擱,還有他工作桌上尚未處理的文件,他不在,肯定也不會有人幫忙處理,還有他構思到一半的新型機甲……

想起那些待辦事項,他頓時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那些工作、那些需要維修的機器可不會因他的離開而減少,只會隨著時間繼續增加!

回想上一次的外勤任務,他不過才離開十七天,返回基地後,就看見他的工作間被一堆受損機械跟文件擠滿塞爆,完全無處下腳!

而且各單位的主管嘴上說著體諒、寬慰的話,實際上卻是派手下不斷向他追討進度,完全無視他才剛返回基地,連待處理的文件上寫些什麼都還不知道!

根本就是故意找碴嘛!

可想而知,等這趟的任務返回後,那些無理取鬧的傢伙肯定會變本加厲,用各種理由藉口讓他忙得團團轉,而那個惟恐天下不亂的博士也一定會摻上一腳,幫著那些人戲弄他……

噢!頭好疼……銀華無奈扶額,覺得他的傷勢似乎更加嚴重了。

他現在恨不得下一秒鐘就回到他的工作間,將那些耽擱的工作全部處理完成!

因為掛念著工作室的那堆工作,銀華在設定好航向後,以內部加密通訊發了訊息給基地,將他們這趟任務的種種遭遇簡潔俐落地敘述了一遍,再條列出他們搶到的物資清單,之後又提到他們遭遇蟲族的追擊,他誘敵離開後誤入臨時蟲洞,被傳送到基地附近,會提前返回基地……

將重要事項交待完畢後,他才在最後忐忑的問了一句:我的工作量現在增加了多少?

他並不擔心訊息會被蟲族攔截,這內部加密通訊是用了三十種以上的混合編碼,有些是聯盟還沒瓦解之前,軍方的精英部隊所使用的內部通訊密碼,有些則是曙光基地的科研人員自己設計的新型通訊碼,要想破譯出來,沒有幾個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時間肯定辦不到。

銀華是新型通訊碼的設計人員之一,同時也是曙光基地的成員中,智力測驗得分最高、被譽為「人形智腦」、「活體資料庫」的天才。

他不認為蟲族的小腦袋能夠比得上他!

訊息發出後,他四下張望了一下,在副駕駛座的椅背後方找到已經被迫關機的黃鴨。

進入蟲洞後,在強大的衝擊力下,黃鴨差點從座位摔飛出去,為了穩固自身,不因為劇烈地搖晃而到處亂撞,它伸長了兩條金屬手臂,牢牢地纏了椅子好幾圈,將自己妥善地固定住。

銀華沒有力氣將纏得死緊的金屬手臂解開,只能打開黃鴨的控制區蓋子,在確定它並沒有故障、功能一切正常後,便重新啟動電源裝置。

極輕細地、幾乎會讓人忽略過去的引擎運作聲響起,看起來像眼睛的攝像頭亮了,那烏溜溜、水汪汪地模樣就像是一隻真的眼睛。

攝像頭眼睛像活物一樣地眨了眨,而後它收回金屬手臂,在空中飛轉了一圈,爆出一聲極為響亮的吼叫。

「喵喵喵!鴨鴨、鴨鴨復活噠喵喵喵喵喵喵~~」

黃鴨開心的上下飛動,身體抖得像抽筋了一樣。

「喵~~親愛的小華華,你的臉色真是糟糕,來來來,讓鴨鴨從頭到腳、從裡到外、詳細確實的替你檢查一遍!喵喵!」

它的金屬爪子轉換成兩個半月形組成的金屬環,一左一右地扣在銀華的手腕上,電子眼睛閃爍著光芒,發出一道扇形光束將銀華從頭到腳掃描了一遍。

「喵!小華華的身體檢查結果出爐!」

收回掃描的光束,黃鴨鬆開了扣住銀華手腕的金屬環。

「小華華的腦部受到撞擊,判定為二級腦震盪,聰明的腦袋可能有變笨的危機,很可憐噠!」

「預估可能會有的副作用有:頭暈、噁心想吐、短暫性失憶、對光線或聲音敏感、難以集中注意力等等,要是發生這些症狀,請立刻告知醫護人員,讓醫護人員進行詳細的檢查喵喵喵喵……」

「小華華的血糖值偏低,需要立刻進食以補充身體所需的營養喵嗚~~小華華的心跳數正常喵、血壓值低了三個百分點喵喵,體溫比正常體溫低了四度,體內血液缺少……」

「目前沒有合適的醫療設備,建議小華華立刻前往能提供援助的機構尋求協助,另外,鴨鴨友情建議小華華快去睡覺,本來就身嬌體軟易推倒的小華華,現在變得這麼虛弱無力、像麵條一樣軟趴趴噠,你需要多休息喵嗚!」

「小華華乖!去睡覺覺喵喵喵!等小華華醒了,聰明又可愛的鴨鴨會給小華華一個甜蜜而且溫暖的友情之吻喵嗚喵嗚~~」

黃鴨把圓胖的身體扭得像麻花一樣,做出一副害羞模樣。

「我不需要。」銀華翻了個白眼,不客氣的回絕了。

他打開控制台旁邊的儲物箱,從裡頭拿出一包只剩下一半的營養液珍惜地喝著。

在基地存糧匱乏的情況下,一包營養液喝上一天是常有的事。

「喵嗚?小華華害羞了嗎?小華華真是可愛,不愧是曙光基地小可愛榜的第一名!喵嗚……」

「那是什麼?」銀華眨眨眼,很是困惑。

他從沒聽說過基地還有這樣的排行榜,而且真要用某個主題作為排行的話,他應該是拿下智力最高、學習能力最強、腦中儲存的知識量最多,或是最佳後勤的第一名才是,而不是什麼詭異的小可愛榜!

「這是由幼兒園園長崔碧兒女士所舉辦的排行榜喵,由基地所有女性及幼兒們的家長投票選出的,只要是符合可愛、討人喜歡、會想讓人親親蹭蹭摸摸、身嬌體軟易推倒……就能成為小可愛候選人喵嗚!」

「……既然是幼兒園的排行榜,為什麼會有我?」

他已經從幼兒園畢業很久了好嗎!

「喵?是博士將小華華的名字添加上去的喵。小華華的名字一出現,當天結算的票數馬上超過原本的第一名呦!除了基地的所有女性之外,就連沒有孩子的單身漢也投票支持小華華呦!小華華果然魅力驚人喵嗚!果然是基地最萌軟可愛好推倒的吉祥物喵喵喵!」

「我才不是什麼吉祥物!可惡的臭博士……」銀華不滿地嘟嚷,他最不喜歡被人當成小孩看待!

「我已經成年了,已經二十二歲了!」他咬著營養包的吸管抗議著。

「喵嗚,小華華雖然是成年人,可是博士他們說小華華的身高和外表不像成年人喵嗚,鴨鴨也覺得很疑惑的喵嗚~~」

「……」身高的痛處被戳中,銀華把吸管咬得更厲害了。

臉長得嫩、個子矮小又不是他的錯!

「叮!」就在這時,飛艇系統傳出提醒聲,「前方偵測到戰鬥,其中一方判定是蟲族部隊。」

「交戰?」

一聽說是跟蟲族有關,銀華立刻放下營養液,手指在鍵盤上敲了幾下,更改飛艇航線,朝戰區飛去。

他沒有貿然進入戰區,而是藏身於一處小型隕石群後方,這個位置能讓他看清楚戰場上的戰況,對方卻發現不了他。

交戰的雙方,不管是武器火力或是數量全都相差懸殊,蟲族軍隊強勢地壓制著另一方,然而,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處於弱勢的那群人並沒有放棄,仍然堅持著跟蟲族對抗。

銀華讓系統將偵查到的影像拉近放大,在看到弱勢的一方,其機甲和戰艦上有聯盟瓦解以前的標誌圖樣後,當下決定予以協助!

並不是所有蟲族的敵人都能當盟友,但是敢在蟲族統治下還打著聯盟旗幟的人,絕對是曙光基地的朋友!

「喵!是兩百年前的舊型機甲!是珍貴的雷霆三代機甲!喵喵喵……」黃鴨激動的飛上飛下,「戰艦上有第九艦隊的標誌,而且戰艦還是同款式的型號喵嗚!外觀與資料完全相符喵,戰艦的內部系統也跟資料記載的一樣喵嗚喵嗚!」

它的眼睛一閃一閃地發著光,上頭還出現電流波動的圖案,表達它此時情緒的澎湃激動。

「不要隨便入侵別人的系統!」銀華皺眉斥責了一句,他現在正在盤算該怎麼成功地援救對方,而不是跟他們一起被蟲族滅掉。

「嘖!用這種舊型機甲,難怪會被蟲族壓著打。」看著盟友節節敗退,銀華煩躁的抓了下頭髮,最後決定入侵蟲族的戰艦系統,把牠們的系統毀了!

說做就做!

他十指飛快地鍵入指令,俐落粗暴地破除了對方的防火層,跟對方的系統進行鏈接。

銀華埋頭忙著,黃鴨也依舊激動、亢奮著。

「喵嗚!真愛粉啊!沒想到鴨鴨竟然能遇見第九艦隊的狂熱粉絲!鴨鴨好高興喵嗚~~」

「小華華,我們一定要救下他們,鴨鴨要去跟他們做好朋友!鴨鴨要跟他們交流鴨鴨對第九艦隊火辣辣的愛!喵嗚喵嗚……」

機器智腦竟然會有偶像崇拜的情感?這話說出去肯定會笑倒一堆人,誰讓博士的想法與眾不同,不僅在它的晶片中加入「性格」這項功能,還為它設計了一堆興趣嗜好,甚至是那詭異的「貓聲」語助詞!

被歷史記載為「聯盟最後的曙光」的第九艦隊,就是博士為黃鴨設置的偶像,其中,第九艦隊隊長「秦颺」少將更是偶像中的第一名,他在黃鴨心裡就像是神一樣的存在。

事實上,除了銀華這個沒有偶像崇拜情節的人以外,曙光基地的成員都是第九艦隊的粉絲──即使他們從沒接觸過第九艦隊的成員,僅僅只是在歷史記載以及基地內部資料中得知他們的輝煌戰果,對他們的瞭解可說是相當片面、完全沒有公正性可言,但他們的崇拜之心卻依舊相當堅定。

在資訊不夠完整詳實的情況下,他們依舊景仰著那些歷史人物,甚至將第九艦隊的宣言看作是信仰,是他們在逆境中堅定信念的力量……

這一點讓銀華覺得很荒謬,卻又覺得是情理之中。

誰叫曙光最初的創建者中,就有兩名就是第九艦隊的成員,而其餘幾人也跟第九艦隊交情深厚呢?

第九艦隊不僅僅在曙光基地中有極高的威望,在聯盟的倖存者之間也是英雄般的存在。

在歷史記載中,聯盟走向覆滅的那段時期被稱為「黑暗時期」,而時間線便是從第九艦隊的滅亡開始的,後來更有歷史學家指證歷歷的說:要是第九艦隊沒有遭到出賣,沒有因為蟲族設下的陷阱導致覆滅,聯盟也不至於會被蟲族打敗,而人類也不會變成蟲族的奴隸、次等民、孕囊甚至是糧食!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