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creenshot_2018-06-23-17-15-34.png
 

逆襲劇情吧!龍套少女!07:從人類變成九尾天狐了(修)

 

 

風歌這一昏睡,就足足睡了三個月之久。

因為她在昏睡前曾經叮囑過不可吵醒她,凌雲與上官紅茵也不敢打擾,就只是每天守在房間,等待她甦醒。

這段期間她完全沒有進食,身體卻沒有出現任何病態或是憔悴的情況,銀髮依舊光澤亮麗、滑順如上等絲綢,肌膚也是白裡透紅,晶瑩潤澤,宛如那罕見而貴重的羊脂白玉。

「小弟,你有沒有覺得,風丫頭越長越好看了?」上官紅茵坐在床邊,摸著下巴說道。

林家老爺本身的樣貌不錯,再加上他喜歡美人,小妾們的姿色自然也都是上等的,風歌姐弟的母親聽說也是一等一的美人。

雙親都是好樣貌,風歌與凌雲自然也不差,但因為風歌的身體不好,臉色總是蒼白憔悴,再加上夜裡難以成眠,眼圈總是青著,皮膚狀況一差,姿色就下了幾分,勉勉強強只能說是清秀之姿。

而現在,除了恢復她原本應有的姿色之外,這三個月裡,她的五官也隱隱約約起了變化,容顏越發精緻,肌膚越來越白皙透亮,就算是昏睡著,也難掩她的出眾。

巴掌大的鵝蛋臉,眼睫毛又長又濃密,鼻樑高挺,嘴唇水潤柔軟,雙頰健康胭紅……

「比我的娃娃還漂亮。」上官紅茵捏了捏她的臉頰,卻被凌雲一掌拍掉。

「我姊姊本來就很漂亮。」凌雲瞪了她一眼,覺得上官紅茵根本是在說廢話。

「是是是,你姊姊是最好的、最漂亮的、最聰明的、最溫柔賢淑、青春洋溢、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美若天仙……」上官紅茵沒好氣的回道。

她剛認識風歌跟她弟弟時,她就覺得凌雲很粘著風歌,獨占欲很強,不喜歡有人分走風歌的注意力,後來經歷了風歌的死而復生,他對風歌的關注度也就更高了,從一個粘著姊姊的小屁孩,變成風歌的貼身小保鑣,謹慎的護在風歌身旁,防備著任何一個靠近她的人,就連紅茵派去照顧風歌的女婢也被趕走。

最初聽到這個消息時,上官紅茵氣炸了。

這裡是我家,我是風歌的好姊妹,你竟然連我的人也防著?難道你懷疑我會對風歌不利嗎?

當時,她馬上就想衝去跟凌雲理論,後來還是母親細細開導她,說凌雲只是被嚇到了,畢竟他姊姊就是被「自家人」害死的,連自己的親人都不能信任了,更何況是上官家?

上官家與這對姊弟交好的人,也只有上官紅茵一人,上官家主跟夫人只是不阻止他們往來,並沒有進一步的交情。

聽了母親的話,上官紅茵這才冷靜下來,換個立場想想,要換成她是凌雲,恐怕也會做出同樣的舉動,或許還會比他更加激烈。

「真奇怪,我奶奶也是滿頭白髮,一樣都是白色,為什麼風歌的頭髮就這麼漂亮?像上等絲綢,光滑柔順,摸起來好舒服。」上官紅茵握住一小束銀白髮絲,讚嘆的說道:「皮膚也是,又細又滑,白白嫩嫩的,像剝了殼的水煮蛋,滑溜溜……」

她在風歌臉上又摸又揉又捏,越摸越愛不釋手。

除了外貌這種明顯可見的改變之外,紅茵總覺得風歌身上有一股特別的香氣。

她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香味,淡雅怡人、似花非花,聞著就讓人覺得心情平靜、神智清明,身心都舒爽通透了起來。

奇異的是,那香味清清淡淡、隱隱約約的在鼻尖繚繞,待回過神來想要細細地品味,香氣又不見了。

「不要欺負我姊姊。」凌雲拉開她的手,不滿的瞪她一眼。

「喂喂!風歌是你姊姊,我也是你姊姊,親愛的小弟弟,這是你對待姊姊的態度嗎?」上官紅茵轉而捏上凌雲的臉頰,像是揉麵團一樣,將他的小臉亂揉一通,讓他氣得滿臉通紅。

「放、放手!」

「呵呵,你們兩個的感情真好。」輕柔悅耳的女孩嗓音響起,聲音裡透著明顯笑意。

「誰跟她感情好了!」

「誰跟他感情好!」

兩人異口同聲的反駁,而後雙雙一愣,動作一致的轉過頭,驚喜萬分的看著已經甦醒的人。

「風歌!」

「姊姊!」

風歌笑意盈盈的看著兩人,璀璨的紫眸流轉著金色波光,美麗至極,叫人一望就移不開眼,心神全被那雙晶亮眼眸擄獲。

見兩人發愣的看著自己,目光迷離、雙頰緋紅,風歌搖頭失笑,順勢坐起身來,朝兩人頭上各敲一記。

「發什麼呆呀?醒醒。」

回過心神的兩人,小臉頓時漲紅,雙雙別開了臉,不敢再與風歌的目光對上。

「怎麼了?」兩人的反應太過奇怪,風歌不明白的追問。

「姊、姊姊,妳的眼睛變色了……」凌雲低聲回道,黑眼珠瞄啊瞄的,在風歌臉上掃了幾回。

「變色?變什麼色?」風歌納悶的摸著臉頰。

「妳的眼睛變成紫色的,像寶石一樣,好美。」上官紅茵癡迷的說道,語氣中竟是透著羨慕。

「……」風歌笑了笑,沒有多說。

想起昏睡中得到的「九尾天狐」傳承,以及差點衝不過生死壁障時,出手援救的九尾天狐前輩對她說的話,她真不知道該說自己運氣好,還是該為未來擔憂。

竟然從人類變成九尾天狐了……

風歌現在的心情很複雜。

她原本是會死在煉魂池裡的,結果在她意識昏沉之際,有位在那裡「泡澡」的九尾天狐前輩救了她。

九尾天狐前輩說她欣賞她的個性,決定將風歌收為傳承人,還給了她九尾天狐的血脈。

按照九尾天狐前輩所說,擁有九尾天狐的血脈與傳承的她,就等於擁有比別人更優質的修煉體質,因為上古血脈的關係,她的實力會比同階者更加強大,這樣她就能更妥善的保護弟弟與紅茵。

但是,這些都是架構在「她已經有一定實力」的基礎上頭,在她還沒到達那個層級前,九尾天狐這個身份只會替她招來麻煩與災禍。

那位前輩之所以替她重塑身體,讓她從人類變成九尾天狐,主要原因是九尾天狐的血脈在現今已經變得相當稀薄,甚至即將斷絕,為了不讓後代子孫消失,再加上那位前輩看上風歌的品性與脾氣,才會施法把她變成自己的後代,並給了她一套完善的傳承。

風歌不能理解,因為她就算擁有九尾天狐的血脈,靈魂還是人類啊!這樣也能算是九尾天狐嗎?

那位前輩笑得爽朗又嫵媚,說:「我們妖族看得就是血脈和傳承,只要有這兩樣,就算是一顆石頭,也會被族人認可。」

聽到妖族的標準竟是如此灑脫隨意,風歌對妖族的好感噌噌上漲,但心底也對妖族的「單蠢」而感到憂心。

果不其然,根據傳承中的記憶,九尾天狐之所以漸漸滅絕,是因為人類的貪婪。

九尾天狐雖然實力蠻橫,與龍族、鳳族、白虎和玄龜並列為上古強族,但在貪念之下,還是有不少人前仆後繼的衝著他們去。

妖丹、皮毛、肉、血、筋骨……

九尾天狐全身上下都是極佳的煉丹、煉器與修煉材料,而且還是屬於相當稀少、相當珍貴的高級品,可想而知,要是她的身份曝光了,肯定會招來貪婪者的追殺。

「姊姊,怎麼了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發現風歌垂著眼眸沉默不語,凌雲頓時緊張起來,而上官紅茵也面露憂心的看著她。

「沒事,我只是有點餓了。」風歌搖頭笑笑。

聞言,上官紅茵與凌雲雙雙鬆了口氣。

「餓是正常的,妳都睡三個多月了。」

上官紅茵嘴上說著,動作也不慢,立刻命令下人準備吃食,並讓他們抬了幾桶熱水進來,讓風歌沐浴。

「不是我不讓人幫妳梳洗,是因為妳身上那套衣服太奇怪了,完全脫不下來,妳可別說我這個做主人的招待不周啊……」上官紅茵面露無奈的解釋。

「這衣服……算是重生的禮物。」風歌摸著柔軟而不知材質的衣袍,簡單帶過它的來歷。

這套彼岸花墨袍是那位天狐前輩送的,據說是用了罕見材料製作的寶衣,具有相當高的防護功用。

「那天妳醒來的時候,院子裡開滿了火紅色的花,美得像仙境似的,那些花長得妳這套袍子上的繡花一模一樣!我讓人把花移了過來,現在就種在院子裡……」

風歌不說,紅茵也沒打算多作追問,順勢岔開話題。

她雖然性格活潑嬌氣了些,但身為大家子女,她自然明白有些事情不該過問太多,即使對方是自己的好友,她也不該逾越窺探,這是人與人相處時最基本的尊重。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