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Screenshot_2018-04-26-17-55-25.png

 

逆襲劇情吧!龍套少女!06:流言蜚語(修)

 

 

幾日後,茶樓酒肆開始風傳林家的流言蜚語。

「你們聽說林家那件事了嗎?」

「你是說林家郊外的那處宅子被雷劈了,整座房子都燒光的事情?」

「是啊!這件事可真邪門,那天就只有那處聚了烏雲,其他地方都是好天氣,而且我聽我住在那附近的親戚說啊,那烏雲是突然出現的,而且只劈了一回就散去,要不是林家的宅子燒了,他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好像燒死了不少人?」

「是啊!看院子的下人還有兩個侍妾的孩子都死了。」

「侍妾的孩子怎麼會在那裡?」

「唉~那兩個孩子也是可憐,姊姊生了重病,被人當成傳染病趕去外宅,弟弟跟過去照顧姊姊,誰知道竟然出了這種事……」

「生病?哼!如果真是生病那也就罷了,偏偏……哼!」旁桌的人面露不屑,話說了一半便不再說下。

見對方說話的神色,聊天的幾人也猜出可能有隱密,好奇心大起。

「這位大哥,聽你的口氣好像知道點……內幕?」

「那畢竟是人家家裡的陰私,我不方便透露,只能說,最毒婦人心!要是我家有這種婆娘,我肯定……哼!」那人又哼哼幾聲,一口將茶水飲盡後,逕自提著藥籃子離開。

好奇心被勾起,卻又得不到答案,這讓在場的人都面露鬱悶,心口像是有羽毛撓刮一樣,癢癢的。

後來也不知道是誰,看出了說話者的身份,知道他是經常賣藥草給王大夫的藥農,也就轉而跑去王大夫的醫館打探消息。

這一打探,眾人才知道,王大夫曾經被上官家的小姐請去出診,醫治的病患便是那位重病的小姑娘,林家侍妾的女兒。

後來又從一個嘴上不牢靠的藥房伙計口中,得知那位重病的小姑娘竟然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了毒!

「……聽說她在胎裡就中了一次毒,後來得到名醫相助,僥倖活到現在,結果下毒的那人竟然不肯放過她,又對她下了一次!嘖嘖嘖!聽說那孩子也才十二歲!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人吶?太狠了,真是太狠了!」

「最毒婦人心啊……」

「欸!那種大家族的亂事本來就多,先前還聽說有老爺調戲丫鬟,霸王硬上弓,事成之後,那失身的丫鬟被夫人活活打死,對外還說是丫鬟不檢點,貪圖富貴,把老爺灌醉了爬床!」

「我呸!這話也就只能騙騙小孩!他們那種有錢人家,身邊都有好幾人伺候著,那丫鬟再能耐,能瞞過那麼多人?要把人灌醉、又要爬床,就丫鬟一個人能辦到?那老爺就這麼蠢?隨隨便便就被灌醉了?」

「你們說,那天的那道雷……會不會是老天爺看不下去,想要警告林家的?」

「很有可能!我聽我親戚說,打雷的那天,正是小姑娘斷氣身亡的日子。」

「可是……那天雷就算要警告林家,弟弟呢?他是無辜的啊,結果卻也跟著喪命了。」

「呔!死了才是解脫!你也不想想,姊姊都被毒死了,他這個弟弟還能有多長的命能活?還不如早死早好!」

「說得也是……」

「我表親的女兒在那家做事,聽她說,那夫人生的少爺、小姐也很不著調,大小姐性格驕縱,二少爺喜歡鬥雞鬥狗賽馬,三小姐經常神神叨叨的,要他們做一些奇怪的東西,還喜歡女扮男裝,跑去店舖跟人談生意……」

「不是吧?我聽說那位三小姐性格很怯懦,怎麼……」

「呔!你說的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那位小姐前幾年落水,病了一場,醒了之後性格整個都變了!」

「何止變了,那位三小姐做的事情還真不是一般姑娘家做的出來的……」那人往左右看了一眼,刻意壓低音量,「之前我跟幾個兄弟去青樓時,聽那裡的花娘說,林家三小姐扮成男裝跑來逛青樓!」

「嘶──這未免也……她家人不管?」

「嗨!你知道是誰帶她去的嗎?正是她的二哥!」

這話一出,眾人一陣嘩然。

「哥哥帶妹妹逛青樓?這未免也太……」

「不知羞恥!」一名大嬸低罵一聲。

「我在店舖遇過那位三小姐,那小姐還真不像閨閣小姐,言行舉止完全沒有分寸、不守規矩,大庭廣眾之下賴在父親的懷裡,跟她的哥哥也是舉止相當親密……」說話者擠眉弄眼,神情猥瑣地暗示著某些事。

「怎樣的親密法?說來聽聽。」

「快說、快說!別吊胃口!」

聽眾們個個雙眼泛光,腦中開始冒出各種粉色想法。

若讓林芊芊知道這些對話,肯定會氣得跳腳。

她不過就是依照前世的作風,抱著父親撒嬌,跟哥哥挽手臂、牽牽手而已,怎麼就被傳的這麼不堪入耳?

至於青樓,她也只是像小說裡頭那些穿越女主一樣,好奇的跑去參觀一下,看看有沒有商機,能不能將青樓經營成情報收集站而已呀!

 

種種流言越傳越烈、越傳越過火。

除了風歌姐弟在府中受盡欺負的版本之外,還傳出林家苛待僕人,動不動就杖責打罵;林家的下人仗勢欺人,就算同為林老爺的孩子,但下人只尊重嫡親的少爺、小姐,侍妾的孩子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而且侍妾的孩子還要像下人一樣,辛苦做事才有飯吃;林家家主好色,見到美女就強搶回家,已經死去的那對姐弟的生母,就是被林老爺強搶的女子之一……

庶子在身份上雖然差了一截,不受家族重視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再怎麼說也是有血脈親緣關係,被苛待成這樣的庶子還真是聞所未聞,也難怪輿論風向都偏向風歌姐弟倆。

在一波又一波的負面評論中,林家人外出都被指指點點,直接將他們打上品性惡劣的標籤。

林家已經退休的老太爺因為這件事大發雷霆,而林老爺為了平息這場風波,特地請來道士,要替那對姐弟倆舉辦了超渡法會。

然而,當對方向老爺要姐弟倆的名字與生辰八字時,林老爺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就連林夫人也是一問三不知,這時,受雇來辦理後事的人才知道,林老爺竟然沒有幫這對姐弟取名!

在正常情況下,像他們這樣的大戶人家,孩子就算不是一出生就命名,周歲時也該有大名,只有貧困而且大字不識的農家人,才會因為沒錢請教書先生替孩子取名,讓孩子一直使用乳名直到成年。

在對方的譴責目光下,林老爺很快替兩人取了名字,而生辰八字則是憑著模糊的記憶捏造的。

這項消息很快就被傳了出去,原本想要扳回一點聲望的林家,再度成了眾矢之的,被外人唾棄的更加厲害。

 

聽到侍衛回報的消息,上官紅茵笑得歡快。

「這還只是剛開始,等著吧!我要替風歌他們報仇!」

聽到女兒搗鼓出來的事情,上官家主與夫人只是寵溺地笑笑,沒有反對也沒有制止。

「這丫頭還是嫩了一點。」上官家主搖頭對妻子笑道。

要不是有他在後頭幫著抹平痕跡,那林家早就尋著蛛絲馬跡找來了。

「沒人指點她,她能做到這般已經很好了。」上官夫人笑容和藹的回道:「也難怪小茵會這麼生氣,林家做的事實在太不地道了,虧他們祖輩還是文人呢!」

「哼!什麼文人?不過是窮酸書吏,要不是娶了一個娘家背景不錯的妻子,林家哪能有現在的家業?」上官家主不屑的反駁:「唸過幾年書就自稱儒商,嫌棄金錢銅臭,哼!以為只有他們唸過書嗎?暗一,去幫小姐一把。」

「是。」無人的角落傳來一聲回應,而後再無聲息。

看自家老爺像孩子一樣地鬧脾氣,上官夫人掩嘴笑著。

上官家明面上是商家,私底下卻是擁有千年歷史的世家。

說起詩書學問,上官家主的學識也是一等一的,只是他不喜歡顯擺這些,旁人問起也只是謙道讀過幾年書、識得幾個字,結果林家竟然在背地裡奚落,說有些人雖然賺了一堆錢卻不知上進、言語無味,還意有所指的指責上官家的家教不好,養出一個囂張跋扈的大小姐。

上官家主原本懶得理會,但一牽扯到家教問題,而且對方還污辱了自己的寶貝女兒,上官家主就不爽了。

現在林家陷入困境,他不趁機落井下石還待何時?

「那丫頭還沒醒嗎?」上官家主問道。

「還沒呢!已經昏睡一個月了……」

提起此事,上官夫人面露擔憂,她對風歌姐弟倆很有好感,姊姊聰穎穩重,弟弟乖巧懂事,雖然生於那樣的家庭,卻沒有因此扭曲了性情,是嶔崎磊落、敦厚仁善之人。

「兩個孩子都很不錯,可惜了……」上官家主嘆道。

如果他們投生到上官家,肯定會被好好呵護、好好栽培,可惜……人的出生都是無法選擇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