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地睡過一覺,等到凌晨四點,徐婕換上活動方便的黑色運動服,穿上防風防水的登山外套,將一把匕首別在腰際,戴上帽子遮掩容貌,而後鑽出窗戶。

離去前,她在窗口處結上絲弦,交錯成米字狀,要是有心存不軌的人想要從窗戶鑽入,這些比鋼鐵還堅韌、比刀鋒還銳利的絲弦,會先在對方身上割下幾塊肉。

不同種族的蟲怪有不同的習性,她這趟出門為的就是狩獵夜行蟲怪。

夜行蟲怪的肉質鮮嫩,大部份都是無毒的,而在白天活動的蟲怪,蟲肉大多有毒,不能食用,口感與味道也沒有夜行蟲怪好。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時刻,卻也是最好的狩獵時機。

夜行蟲怪大多是在黃昏交替時分甦醒,入夜後四下覓食,在黎明來臨前返巢。

日夜交替時,是夜行蟲怪精神最鬆散,戰鬥力最小的時候。

徐婕沒有循規蹈矩的沿著道路行走,而是沿著陽台、矮牆、路燈與路柱等物跳躍,這並不是她特立獨行,而是因為有一部份蟲族具有特殊的偵查系統,可以經由地面的細小振動搜尋獵物,踩著這些物品行走,可以化去大部分行動時引起的振幅,讓蟲族無法偵測。

除了要避開蟲族之外,她還要避開在街上遊蕩的喪屍。

比起蟲族,喪屍其實沒什麼威脅性,儘管它們力大無窮,無知無覺,沒有疲憊感,可以沒日沒夜的活動,但它們的行動速度緩慢,不會攀爬或跳躍等動作,嘴裡還會發出無意識的嘶吼聲,只要聽力沒有問題,雙腳還能行動,就算用走的也能避開。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也不想被它們攔住。

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

更何況是這些不知道疲勞與痛楚為何物,一看到食物就群聚過來的死屍?

她就算身手再好,面對一大群喪屍時依舊會覺得棘手。

 

夜風徐徐,儘管已經進入初夏時節,晚上的氣溫依舊偏低,城市的供電已經停止,沒有燈光、沒有車水馬龍的城市,儼然像座死城,可笑的是,在這種蕭瑟、不安的氛圍中,少了光害的星空比平常還要明亮、還要美麗。

黑暗對於徐婕這樣的異能者並不構成妨礙,就算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室,她依然能夠看清楚周遭物事。

很快的,她找到她要的獵物──複眼黑蟲。

這是一種外型跟毛毛蟲很像的蟲子,在頭部的部位長有六對複眼,表皮看起來柔軟,其實卻是跟厚鐵片差不多。

見到複眼黑蟲,一般人會認定牠的複眼就是弱點,出手也都是攻擊眼睛,實際上,眼睛反而是最堅固的部位,牠的弱點靠近尾端,一個乒乓球大小、很不起眼的土黃色核狀物。

沒有多作遲疑,徐婕一揮手,一條絲弦朝核狀物直射而去,瞬間刺穿了那顆命核。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複眼黑蟲發出尖銳的慘叫,身體劇烈扭動,在這種萬籟俱寂的時刻,牠的叫聲格外清晰,也特別令人膽寒。

複眼黑蟲並沒有掙扎多久,約莫十多秒鐘就死去了。

徐婕從外套口袋拿出塑膠袋,抽出匕首,動作俐落而熟練的剝皮取肉,將半透明的粉色肉塊裝進袋裡。

這隻複眼黑蟲是幼蟲,身上的肉不多,但也足夠徐婕吃上三、四餐。

一把將袋口束緊,她再度躍上矮牆,跳上屋頂,在其他聽到求救聲的蟲子趕來之前離去。

在她踏上回程時,天色已經逐漸亮起,晨曦的光芒透過雲層落下。

天亮了,熟睡的民眾也要甦醒了。

一些起床的動靜隱約傳出,在這其中,竟然還有壓抑的女子呻吟聲與男子的粗重喘息。

一大早就在「做運動」?未免也太有精神了吧?

徐婕不以為然的挑眉,順手壓低了帽簷。

也許對方已經刻意抑制,不想太過聲張,但對於五感增強的徐婕來說,那聲音依舊清楚的就像近在耳邊。

在她經過某一棟建築物時,那對「晨運」的男女也完事了。

「不是說好給半包餅乾嗎?」女子不滿的聲音傳出。

「囉唆!要吃就吃,不吃拉倒!」男子粗聲粗氣的回道。

「你……」

「怎麼?還以為自己還是冰清玉潔的校花啊?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了……」

「你說什麼……」

徐婕前進的速度飛快,這些對話就跟周圍的景色一樣,眨眼便被她拋在腦後,轉瞬即忘,連一絲感想也沒有激發。

在這種食物欠缺、生活艱困的時候,以物易物是最原始的交易方式,這種情況她早就在前世看多了。

回到窗戶前,她撤下了窗戶前的絲弦,鑽進窗戶,在她反身把窗戶關起時,見到對街房子的窗簾後,有兩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

徐婕只是淡淡掃去一眼,隨手拉上窗簾,將那帶著渴望的目光隔絕。

 

接下來的十多天裡,徐婕依舊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比起其他人,她的生活真是相當安穩平淡。

要不是外頭經常有械鬥聲、蟲鳴以及受害者的慘叫響起,她真的會以為末世並沒有到來,蟲族也沒有攻擊人類。

儘管生活的像個隱士,她也不是真的對外界的動靜全然不關心。

蟲族的攻擊已經逐漸減弱,在街上遊蕩的數量也沒有先前多,取而代之的是喪屍數量激增。

另外,倖存者基地已經建造完成。

在這項消息公佈後,不少人朝基地的方向移動,她居住的這個小區,鄰居幾乎已經走光,對面那兩個一直偷窺她的人,後來加入了一個路過的小隊,他們告訴領隊隊長,說她這裡有很多食物,要他們逼她將食物交出……

後來,那個團隊被她殺了一人,重傷四個。

那兩位「好鄰居」她沒有殺,反而留他們一命,逼那個團隊帶他們離開,她可不想讓這種人留在身邊。

至於往後他們會怎麼相處,她就不曉得了,反正也不關她的事。

所謂的「倖存者基地」,其實就是將被蟲族佔領的城鎮奪回,派遣軍隊駐紮,強化城市的武裝力量,說穿了,不過就是重新整頓,換成軍事化管理的城鎮罷了。

徐婕沒有急著往基地移動,她囤積的食物還能吃上一段時間,如果她去了基地,攜帶的糧食必須上繳大半,體會過吃泥土與樹皮果腹的飢困,她現在對食物有些偏執,要她將食物交出,就跟要割她的肉一樣。

她打算把存糧消耗掉大半,就只剩下路上需要的份量。

或許是因為日子過得太無聊,這一天,徐婕罕見的沒有等到晚上才行動,而是在下午五點出門。

夏季的白晝很長,通常要到將近七點才會真正入夜,現在的天色依舊相當明亮,迎面吹來的風也殘存著熱氣。

在大半居民奔赴倖存者基地後,這座城市更像死城了,留下來的人大多是成群結隊的團夥,其中有學生團隊、也有社會人士混雜組建的。

對於這些團隊,徐婕總是遠遠避開,不想與他們接觸。

身負異能的人不是只有她一人,這些團隊既然會結夥行動,肯定也是有異能者在其中,即使徐婕有辦法贏過對方,也沒把握在人海攻勢下全身而退。

因為要刻意遮掩行蹤、避開人群,她繞得比平常還遠。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藍色的天幕漸漸轉紅,傍晚的晚霞紅似火焰。

不遠處的街上,一群人慌張奔逃,驚叫四起……

「蟲!有蟲!跑過來了!」

「跑!快跑!」

「喪屍!這邊有喪屍!」

「啊──」

「該死!」

「啊啊啊──救我!救救我!」

逃竄的人當中,有不少人手持球棒、鐵棍等物品,但見到夥伴被追上的蠍子咬住時,卻面露膽怯,不敢上前營救。

「快!快回超市!」

「阿豪!等等我!」

一名女孩拉住男生的手,對方卻一把將她甩開,加速逃離。

「你……你混蛋!混蛋!」

一群人擠進附近的超市,沒有理會後頭還沒進入的人,一把將鐵門拉上。

「等等!還有人啊!」

「開門!」

被關在外頭的人,驚慌失措的搥打鐵門。

「開門!不然我就把門撞開!」

「對!要死大家一起死!」

說著,那些人真的開始撞擊鐵門,在鐵門被撞得變形時,裡頭的人依舊不肯放他們進入。

就在追來的蠍子逼近時,幾聲槍聲響起,救了那些人一命。

開槍的是背著大背包的中年男子,理著平頭,膚色黝黑,面容剛毅,身材結實壯碩,看上去像是工人,但他面對蟲怪毫不畏懼的氣勢,又不像是工人能擁有的。

「……林坤?」站在高處,看到那人的面容時,徐婕心神一震。

前世的她,曾經在一次狩獵中重傷昏迷,那時林坤與他的團隊恰好路過,見到躺在路邊快要死去的她。

一般人見到這種情況,通常都是視而不見,讓她自生自滅,但林坤卻讓團裡的治療師替她療傷,如果沒有他,徐婕早就死了。

對林坤來說,那只是舉手之勞,但對徐婕而言,卻是深記一輩子的恩惠。

她有想過要報恩,但那時候的林坤擁有一個中型團隊,而且本身還是相當厲害的鋼鐵異能者,根本不需要她的協助,徐婕也只能把感激記在心底。

撂倒兩隻蠍子後,林坤的表情依舊沒有鬆懈,手上持著軍刀警戒,就在這時,一名小男孩從旁邊的巷道竄出,神情慌張的跑向他。

「爸爸、爸爸!那邊有喪屍,喪屍過來了……」

聽到叫喚,林坤分神回望,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蠍子突然立起,搖晃著身體朝他撲去。

「爸爸!」見到父親有危險,小男孩嚇得臉色發白。

在蠍子咬上林坤之前,一道窈窕的黑影閃過,一腳將蠍子踢飛,蟲怪才剛倒地,幾道寒光閃過,蠍子便被連殼帶肉的切成數段。

一整套動作在短短數秒間完成,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一時半刻還反應不過來。

「沒事吧?」回過身,徐婕關心的詢問。

「沒、沒事,謝謝。」林坤感激的點頭,而小男孩也在這時候衝入他的懷裡,害怕的哇哇大哭。

從口袋中取出大型塑膠袋,徐婕拾起靠近蠍子腹部的肉塊,這是肉質最鮮美的部位,儘管只有一小截,份量也足夠她吃上四、五頓了。

遲疑了一下,她回頭走到林坤面前。

「我叫徐婕。」

沒料到她會突然報出名字,林坤愣了一下,才點頭答道:「我叫林坤,這是我兒子林威。」

「姊、姊姊好,我叫小威,今年七歲。」儘管哭得抽抽噎噎,小男孩依舊沒有忘記跟人問好。

根據徐婕的記憶,前世她遇見林坤時,身邊並沒有孩子。

聽別人說,他的孩子在逃難中被怪物殺死了,而這件事情也是林坤心頭永遠的痛。

也許我可以替他保護小威。徐婕想到報恩的方式了。

「有想去的地方嗎?」她問。

「啊?」話題一下子跳到這裡,林坤有些反應不過來,遲疑了一下才緩緩搖頭。

「跟我走?」徐婕試探的問。

「……好。」

儘管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幫自己,但林坤看得出來,徐婕對他們沒有惡意。

在三人準備離去時,一旁發愣的民眾終於回神。

「等、等一下,我想跟你們一起走!」

「請帶上我。」

「你們要去哪裡?那邊安不安全?」

「妳那裡有吃的嗎?」

幾個人紛紛提出央求,用可憐巴巴的表情看著她。

「不要。」徐婕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沒料到徐婕會回絕的這麼乾脆,不少人面露愕然。

「為什麼?」

「在這種時候,大家應該要互相扶持、互相幫助……」

「互相幫助?」徐婕似笑非笑的環視他們一圈,「剛才你們的夥伴被怪物咬住時,你們有上前救人嗎?剛才你們的朋友要你們拉他一把,你們有人伸出援手嗎?我好像還看到有人把身邊的人推向怪物……」

這樣的「互助」還真是令人膽顫心驚吶!

「妳、妳剛才一直在旁邊看?」

「妳怎麼這麼惡毒!竟然眼睜睜看著我們被怪物追殺!」

「冷血!妳還是不是人啊……」

「我才沒有推他,是他自己跌倒的!」

不曉得是心虛還是什麼,那些軟聲懇求的人,現在紛紛反過來指責她,活像她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對他們的話,徐婕完全沒有放在心上,朝林坤點頭示意後,她轉身朝住處跑去,將那群人拋在後頭。

「喂、喂!妳別走啊……」

「站住!」

「算了啦!又不是一定要跟著她!」

「跩什麼跩?以為自己很厲害嗎?哼!」

一群人罵罵咧咧,藉此發洩心底的不滿,直到看不見徐婕三人的身影,他們才悻悻然的住嘴。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