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傾倒的建築廢墟裡,徐婕摀著胸口的血洞,瞪直了雙眼,無法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幾名男女。

他們是她的隊友,雖然只是臨時組成的傭兵團成員,但他們也配合了一年以上,一起在這艱辛的末世奮鬥,結果這幾個人竟然對她下毒手?

「為、為什麼?」她臉色灰白的問,血水順著她張合的嘴巴湧出,染紅了衣襟。

「要怪就怪妳太吝嗇,存了那麼多的糧食,也不拿一點出來分!」其中一名容貌冶豔的女子說道,眼底透著狠毒的殺意與得意。

「我沒分?」徐婕覺得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若她沒有分給他們,他們又怎麼可能知道自己有存糧?

再說,那些都是她辛辛苦苦、省吃儉用存下來的,他們把自己的份額吃完,就回頭覬覦她的,次數一多,她也吃不消了,所以才不分給他們,這還是她錯了?

這算什麼啊?

「呵呵呵……」徐婕低聲笑了,鮮血隨著笑聲自她的嘴角淌落。

她已經可以想像,這些人在她死了之後,會大大方方的住進她的住所,用她這幾年好不容易攢下的東西,吃她儲存的糧食,女的還會拿她的衣服去穿!

這群該死的白眼狼!

徐婕緩緩閉上雙眼,她真的好恨、好恨,恨自己為什麼相信他們,就算自己的能力不足,一個人出任務會相當困難,她也不該相信他們鬼話。

徐婕啊、徐婕,妳又不是第一天在末世生存,看了那麼多、經歷了那麼多,妳怎麼還那麼天真?活該妳今天會死在這裡!

怪只怪,她太寂寞、太累,太想擁有夥伴……

每當她看到其他人跟好友與隊友出生入死、患難與共的模樣時,她就好羨慕,好希望自己也是那個團隊的一員。

只可惜她的異能水準太低,夠不上軍隊的徵招水準,也沒辦法通過那些中、大型傭兵團的考試。

末世的人心比和平時期更加現實,為了生存,大家都只想要強力的夥伴,能力不出色的人就只能期盼有人垂憐。

但也不能說他們可憐,或是那些厲害的強手太過自私,因為這些能力低的異能者,同樣會輕視那些沒有異能的普通人,大家的心態都一樣。

「嘖嘖!要是妳早點聽我的,答應成為我的女人,也就不會搞成這樣了。」身材乾瘦的男子揶揄道。

成為他的女人?是成為他眾多玩物之一吧!

一想到這個人強迫那些普通女子獻身,任他宣洩獸慾,就只為了換取幾塊餅乾、半片麵包,徐婕就一陣作噁。

女性的力量與身體素質天生就比男生差一些,在這艱困的末世環境中,沒有人保護、也沒有力量保護自己的女生,大多需要依附他人、變成男人洩欲的工具,或是出賣皮肉換取一些糧食。

這真的很可悲啊……

徐婕沒有理會對方在她耳邊的嘻笑嘲諷,她正在匯聚能力。

她的能力雖然是治療,但因為治療能力低微,所以也就只能處理一些小傷口,嚴重的傷勢她也束手無策,所以這群人只知道她會治療術。

他們不知道,徐婕還有另一項異能──血爆!

這名稱是徐婕自己取的,這項技能是以她的生命力為交換,獲得讓周圍物品爆破的能力。

徐婕幾次靠這項能力從怪物的爪下逃生,但因為這個招式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自殘招式,所以她一直沒有告訴他們。

想要在這末世生存,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保有秘密!

她不就是因為存糧的秘密被知道了,才會引來這場殺身之禍嗎?

體內的能量醞釀的差不多了,就在她打算跟這些人同歸於盡時,卻聽見他們發出奇怪的聲音,徐婕納悶的睜開眼睛,這才發現他們的心口竟然全都被貫穿,心臟的位置出現一個大洞。

這是怎麼回事?徐婕愕然的瞪著眼。

在他們一個個倒地死亡後,她這才注意到有一隻通體翠綠,像用碧玉雕成的大蜘蛛朝她爬來。

變異蜘蛛?她腦中閃過這道念頭。

在末世待了幾年,她不敢說她見過所有怪物,但她也知道有些怪物會產生變異,而這些變異的怪物會比一般怪物還要強大,甚至帶有特殊的能力。

算了,反正也活不成了,遇上我算你倒楣。

與其被變異蜘蛛殺死,她寧可自爆死掉,就在蜘蛛伏身咬上她的胸口時,她也同時引爆了力量。

轟然一聲巨響,在沖天的火焰中,原本就已經半損毀的廢墟瞬間夷為平地……

 

※ ※ ※

 

徐婕原以為自己死定了,但是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她又重新有了知覺。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她嘗試著挪動身體,雖然手腳有些疼痛,但這點痛楚對經歷過諸多險境的徐婕來說,不過就是微不足道的小傷,算不上什麼。

我沒死?

她沒有立刻起身,而是先半垂著眼眸,觀察四周環境確定沒有危險後,這才小心翼翼地推開壓在身上的物品,慢慢坐起身。

「這裡是……」

從眼前的陳設來看,這裡應該是一間商店,貨架上的商品倒了一地,窗戶與玻璃門碎裂,天花板塌了幾處。

這樣的場景讓徐婕感到很奇怪,因為在她已經很久沒見到飲料、餅乾等糧食,在末世中,物資大多掌控在軍方與某些勢力團體手上,除非用晶核、用貢獻點去兌換,或者是去偷去搶,否則是拿不到這些珍貴物資的。

隔了數年又再次見到琳瑯滿目的食品──牛奶、果汁、飲料、飲用水、泡麵、點心與餅乾,這讓徐婕不斷吞嚥口水,她都不記得上一次吃到這些東西是什麼時候。

她隨手拿起近處的牛奶,低頭觀看上面的保存期限。

二○二七年十一月三日。

「切!竟然是十年前的東西……」徐婕撇撇嘴。

過期的牛奶她喝過不少,還喝過已經結塊長霉的,但事隔十年,這裡頭的牛奶早就應該乾了……

正想把牛奶丟棄,一件被她忽略的事掠過心頭,動作隨之一頓。

不對啊,這牛奶還是冰涼的,裡頭的東西是液體狀,也就是說它才從冷藏櫃拿出來沒多久……

徐婕打開牛奶,聞了聞氣味,又試探的嚐了一口。

很鮮美、很好喝,比那些有異味的飲用水好喝幾百倍!

還沒來得及思考,長期處在飢餓狀態中的她,身體做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一口氣把牛奶喝光,免得這牛奶落入別人手裡。

大大呼出一口氣後,她的思緒這才逐漸回籠,想起先前的遭遇。

「我不是應該……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茫然的抓抓頭髮,卻不小心碰到額上的傷口,一抽一抽的頭疼讓她眉頭微皺。

「咦?胸口的傷怎麼好了?」

無意間的低頭讓她發現胸口的血洞不見了,而且她身上的衣服也換了一套,雖然只是尋常的襯衫與長褲,但這麼乾淨、這麼完整的衣服她已經好久沒有穿到了。

在末世裡,生活在低層的人,穿得都是老舊的破衣,衣服洗得泛白,布料洗得薄弱,上頭有幾處補丁與破洞都是常見的事。

這裡不是廢墟,而且還有這麼多食物,那隻綠蜘蛛不見了,其他人的屍體也沒見到……

隱約中,徐婕心底冒出一個她自己也無法相信的臆測。

她連忙起身張望,最後終於讓她找到她要找的東西──電子日曆。

「二○二七年十月二十九日?」她瞪大雙眼驚呼。

這不就是蟲族發動大規模攻擊的前幾天嗎?

她還記得,那天她正在超商打工,中午用餐過後,發生了一場大地震,當天晚上就開始有蟲怪出現……

徐婕之所以把這日期記得這麼熟,是因為這天是學校舉行萬聖節舞會的日子,她跟朋友約了要去參加,後來她覺得有點不舒服,就推了約會沒去參加。

接下來她昏睡了兩天,醒來後發現自己得到治療的異能。

「我回來了?這是真的嗎?」

她快步跑到員工休息室,對著休息室裡的鏡子打量自己。

鏡中的她相當年輕,臉圓圓的、有點嬰兒肥,眼睛又黑又亮,皮膚很緊實、很有彈性,左邊額頭有一個傷口,半邊的臉被鮮血染紅……

這是她記憶中的十八歲臉孔,而不是數年後,為了生存而歷經滄桑,明明只有二十八、九歲,卻活像中年大嬸的那個她。

「我真的回來了嗎?」

徐婕捏了捏臉頰,發現的確會痛,而且白皙的臉上也留下一個紅印。

我回來了,那我的異能……

她嘗試著治療額上的傷口,而後驚喜的發現,她的異能還在,而且治療能力比以前還要強大!

若是之前的她,要處理這樣的傷口至少要花上半分鐘,現在卻只用了三秒鐘就讓傷口痊癒了。

唯一叫她納悶的是,她原先的治療光芒是淡藍色,現在卻成了淺綠,這讓徐婕想起她死前遇見的那隻蜘蛛。

是因為牠的關係嗎?徐婕很困惑,但現在她也無從求證。

除了光線顏色變了,治療力增強,我的能力還有沒有其他改變?

想要在末世生存,最重要的就是瞭解自己的能力,掌握周圍環境以及當下能夠使用的工具,這些全是徐婕在前世跌跌絆絆,在好心人的指導與自己埋頭琢磨之下,得到的寶貴經驗。

工作的商店後頭有一處廢棄的工地,那裡原本要蓋成大商場,後來聽說因為資金不足的關係,工程擱置下來,現在成了廢墟以及流浪漢的聚集地,晚上從那邊經過時,總要格外小心。

為了掩人耳目,她跑去那裡,確定流浪漢被地震嚇得跑走,附近都沒有人後,她花了兩小時的時間檢測能力。

這一測,她驚喜的發現,她的身體素質變好了,力量增強、彈跳力增加、跑步的速度也快了很多,除此之外,她還擁有另一項異能──絲弦!

她可以像蜘蛛人那樣,發出彈性與韌度都非常好的蜘蛛網,除此之外,她還可以發出另一種「弦線」,這個弦線就跟吉他弦差不多的粗細,卻比鋼鐵還要堅韌、比刀鋒還要銳利,這在戰鬥中很有益處!

有了這兩樣異能,徐婕肯定重生後的自己,絕對能過得比前世還要好!

至少,現在的她絕對能達到軍隊與大型傭兵團的徵招水準,說不還能成為他們的核心成員!

一想到往後的生活總算可以過得好一些、安穩一些,徐婕樂呵呵的傻笑好久,直到手機鈴聲響起,這才把她的思緒拉回。

「小婕、小婕!妳那邊還好嗎?剛才我打了好多通電話,可是妳都沒接,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妳怎麼樣了咧!還好妳沒事……」薄扁輕巧的智能手機傳出清亮的女子聲音,語氣透著急迫的關心。

聽著對方叨叨絮絮的話語,徐婕茫然的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妙妙。

看到這暱稱,徐婕立刻記起對方的身份──王妙茹,她學生時代的死黨。

她們在高中就認識了,後來又考上同一所大學、同一科系,兩人的感情相當要好,很多小秘密都會跟對方說。

妙妙的父母也對徐婕很好,平日見到她總會關心幾句,有時候王媽媽還會讓妙妙帶她做的餅乾給她。

徐婕的雙親過世的早,許多事情都是一個人扛著撐著,這兩位長輩給她的關心與愛護,讓她相當感動。

只可惜在蟲族發動攻擊後,她先是在家裡昏睡兩天,而後又忙著求生、逃命,根本沒時間與她聯繫,等到她終於能夠喘口氣,想要找尋這位好友、關心他們的狀況時,卻已經聯繫不上對方。

在末世中見識過各種人心,內心已經變得冷硬的徐婕,現在唯一能勾起她心底的純真與溫暖的,就只剩下過往的這位好友。

「小婕?妳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不舒服嗎?」一直等不到徐婕回應,王妙茹著急的問。

「我剛才撞到頭,現在有點暈。」

「要不要去醫院?我跟媽媽正好在外面,可以開車載妳過去。」

「不、不用,我只是有點瘀青,不需要去醫院,你們也千萬不要去,那裡很危險!」徐婕緊張的制止。

末世發生後,醫院是災情最恐怖的地方,因為所有傷患、莫名暈倒的人都會被送去醫院,在這之後,那些突然暈倒的人全變成喪屍,而醫院也成了煉獄。

「妳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緊張?醫院為什麼不能去?」王妙茹很困惑,她這位好友今天很反常啊……

「我、我聽廣播說,有很多人莫名其妙暈倒,被送去醫院治療,妳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如果只有一個、兩個暈倒那也就算了,可是暈倒的人數一直往上攀升,我總覺得這樣很不對勁……」

「妳這麼說也對,剛才我看新聞,記者說,現在已經有一百多人暈倒了!地震發生到現在,也不過是幾小時的時間,還不到半天,這真是太奇怪了。」

「對啊,我們這裡雖然還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是我總覺得很不安……」徐婕接著她的話接下,「之前我看一些地質學家說,深層的地層下面有很多未知細菌,這次地震這麼嚴重,說不定那些細菌就被震上來了,那些人可能就是被細菌感染才會暈倒……」

徐婕說的這些,是前世的專家與教授唬弄民眾的藉口,實際上,引發這場大地震的原因是因為蟲族在地底興建了大型巢穴!

而那些人暈倒的原因雖然沒有調查出結果,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是跟蟲怪有關。

「拜託,妳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王妙茹完全不相信,這種說法太荒誕了。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真的發生什麼奇怪的傳染病,那不就糟糕了?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待在家裡觀察幾天,確定那些暈倒的人都沒問題,這樣才能放心的去醫院。」徐婕堅持著她的想法,也試圖說服妙妙。

「嗯,妳這麼說也對。對了,晚上六點我過去找妳喔!」王妙茹提醒道。

「找我?」

「對啊!今天有萬聖節舞會……妳該不會忘了吧?」王妙茹嚷著。

「我有點不舒服,想待在家裡休息。」徐婕婉拒了。

蟲族就要發動大規模攻擊了,現在正是最危及的時刻,她要先做好準備才行!

「妳還是覺得不舒服嗎?要不然還是送妳去看醫生吧!」王妙茹關心的說道。

「不用了,我回家躺一下就行了。」語氣頓了頓,徐婕又接著道:「妙妙,晚一點說不定還會有餘震,這時候出門不安全,妳還是別去學校了,反正接下來還有跨年舞會,不參加這個也行。」

「怎麼妳跟我媽都說同樣的話啊?」王妙茹無奈的哀號。

「我跟伯母都是關心妳呀!」

「好好好,我乖乖在家,哪裡都不去,反正妳也不去舞會,我一個人去也沒意思。」王妙茹妥協了。

「還有啊,跟伯母說趁現在多儲備一些糧食與飲用水,急救用品、禦寒衣物也要準備,對了,還有太陽能產品!太陽能板、太陽能電池、計算機、手電筒……這些要多買一點!」

末世中,食物與醫療用品是最珍貴的物資,而高科技產品也是不可或缺的物品,在地震與蟲族發動戰爭後,能源廠與訊號台會遭到破壞,網際網路與依靠電能驅使的科技產品將會無法使用,只剩下以太陽能為動力的環保產品能用。

「噗哧──妳也太誇張了吧?買這麼多東西,妳是想逃難啊?」王妙茹笑了。

「發生這麼大的地震,誰知道會不會有後續震波?妳別忘了以前的幾次大地震,停電、停水、缺糧,不做好萬全準備怎麼行?」

徐婕叮囑了她好一番,直到好友保證一定會依照她的話去做,她才結束與她的通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