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南高中站到了、陵南高中站到了……」

電車的廣播聲傳出,紅葉與女籃社眾人紛紛起身朝門口走去。

陵南高中是一個校地廣大的學校,設有各式各樣的運動場地,運動風氣濃厚。

「這學校的環境看起來很不錯呢!」紅葉舉著相機邊走邊拍,神情悠閒自在。

她今天穿著一套白底黑邊的運動上衣,褲子正好與上衣相反,黑色底、側邊有白色條紋,外套則是湘北女籃社的團隊制服,顏色是淡雅、可愛的淺粉紅。

「紅葉學妹真是鎮定。」

「是啊,她看起來就像是來這裡參觀的遊客。」

一旁的二年級生以及候補球員無奈的苦笑,今天同樣要上場跟對方交手的她們,可沒辦法像她這麼輕鬆。

今天的練習賽會進行一整天,上午兩場是二年級與候補選手的熱身賽,下午則是正選們的真正較量,一年級新生只能坐在位置上替隊伍加油,她們的程度目前還不能上場,只有紅葉除外。

一行人來到對方的體育館門口,陵南女籃社的新生們正在裡頭來回奔波,忙著整理場地,佈置計分物品與休息區的椅子。

雙方約定的時間是早上九點半,現在不過九點十二分,她們來早了。

由隊長小松胡桃領頭向陵南女籃社的人打過招呼後,她們在對方的引導下,走到湘北女籃的休息區。

「唔?上面那幾個是記者?」紅葉注意到二樓的觀眾席有幾名拿著相機的成年人。

「他們應該是來追蹤情況的吧!」日吉亞衣回道。

「也有可能是來觀察兩邊的新人呦!」小川明日香惡質地想要加重紅葉的心理負擔。

只可惜,紅葉並沒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今天不過是高中的練習賽,又不是正式比賽,這些記者未免也……」紅葉感到頗不以為然。

「畢竟是前四強學校的練習賽,記者們自然要跑來關注一下。」小松胡桃笑嘻嘻地回道。

「是啊,我們可是去年的第一名呢!」小川明日香自豪的挺起胸口。

湘北女籃近幾年的成績相當不錯,參加全國大賽時,都是在前三名的位置徘徊,相當受到體壇的注目。

「目前的記者人數一共七名,分屬四間不同的新聞社。」拿著筆記本的小原麻衣冒了出來,她是女籃社的情資收集員以及訓練擬定者。

「陵南女籃今年一共收了十七名新生,新生的詳細水準尚不清楚,不過從名單看來,並沒有特別引人注目的人物。」

根據麻衣給紅葉的資料,陵南需要注意的球員是她們的隊長「柳楠」,以及前鋒「小林惠」,柳在隊上擔任控球後衛一職。

舉起相機,紅葉對著對面場地的陵南選手拍了幾張照片,在她觀察對方的同時,後者也正觀察著她們。

「湘北今年的新生好像挺多的,不曉得有沒有出色的球員?」柳楠笑問著身旁的小林惠。

「……」小林惠只是沉默的看著湘北等人,沒有回應。

「啊,那個新生在拍我們耶!」柳楠朝紅葉比出一個「V」的手勢。

見到對方配合著自己照相,紅葉朝對方點頭笑笑,表示感謝。

「時間差不多了,現在發表上場順序。」渡邊七海示意眾人集合。

她手上拿著先前擬定的名單,逐一叫出名字、球衣號碼與擔任位置,而小松胡桃則是負責將繡有背號的紅色背心遞給球員。

紅葉並沒有在這兩場的出賽名單裡,但她也不在意。

「沒叫到名字的人也不用沮喪,我們會看情況讓大家輪流上場,增加妳們的實戰經驗。」渡邊七海對眾人說道。

聽她這麼說,眾人的神情各異,有的緊張不安、有的雀躍興奮。

比賽很快就開始了,雙方派出的第一戰選手都是以二年級為主,其中有幾名還是候補。

當自家球員在場上奮鬥時,紅葉則是不斷抓取角度,一一拍下她們的照片。

「胡桃學姐,我可以去上面拍照嗎?」紅葉指著二樓問道:「二樓才能清楚的拍到全景。」

「喂喂,妳這傢伙還真是沒有緊張的神經啊……」麻衣額冒黑線的看著她。

「呵呵,去吧!要多拍一點喔!」小松胡桃點頭答應了。

「遵命!」紅葉笑嘻嘻的點頭。

走上二樓後,她一邊按著快門、一邊順著場地移動,直到找到最佳的觀看點,這才停住移動的腳步。

「怎麼連這種不該犯的錯誤也出現了?」看著場上的湘北球員,紅葉皺了皺眉,舉著相機的手也放下了。

看著她們連連失分,才上場不久就丟了七分,這讓紅葉只能無奈的搖頭。

她耐著性子繼續觀看,卻發現學姐們因為丟了分數的關係,心情更加緊張,動作也更加僵硬了。

「不要慌!穩住!」紅葉終於忍不住朝場上大喊:「肩膀活動一下,膝蓋放鬆,做兩次深呼吸!」

依著她的話,場上的學姐們紛紛調整自己的狀態,終於恢復正常水準。

Good!」

在學姐們將分數追平後,紅葉朝她們豎起大拇指,後者同樣豎著拇指回應。

「妳真厲害,一句話就讓她們調整好狀態了。」旁邊傳來讚嘆的男子聲音。

直到對方開口說話,紅葉這才注意到身邊有人,回頭一瞧,見到了一名身穿球衣的少年,他的頭髮朝上豎起,個子估計有一百九十公分。

「男籃的選手?」

看著那套白藍相間的球衣,以及對方相當高的身高,紅葉猜測著。

「仙道彰,陵南二年級,妳呢?」對方爽朗地朝她笑著。

「湘北一年級,安西紅葉。」紅葉朝他點頭笑笑。「現在應該是練習時間吧?」

「我們的女籃跟妳們有練習賽,怎麼說都要過來支持一下。」仙道彰回以燦爛的笑靨。

「看到目前的感想如何?」

「唔……她們應該都不是正選吧?」

言下之意,這些人的水準都還不行。

「下午才是正選球員的比賽。」紅葉回以微笑,「不曉得我能不能去看看男籃的練習?」

「妳的學姐們正在場上比賽喔!」仙道彰笑盈盈地回道:「而且我們的練習很乏味,就只是一些體能訓練,沒什麼意思,這邊的比賽有趣多了。」

「說得也是。」紅葉望著場上,繼續著她的拍攝。

剛才的提議也只是她一時興起,籃球隊的日常訓練真是相當無聊,還不如學姐們的比賽有趣,再說,下星期就輪到湘北男籃跟陵南比賽了,屆時她再過來看就好。

「要是妳想去參觀一下,我也是可以帶妳過去啦!」仙道彰又道:「不過我們的教練長得很凶悍,個性也很嚴厲,妳可別被他嚇到了。」

雖然已經打消主意,但在對方同意帶自己去參觀後,要是她拒絕了也不太好,畢竟這要求是她主動提出的。

「我去跟學姐們說一下。」

跟小松胡桃交待行蹤後,紅葉這才尾隨仙道彰離開,前往男籃的訓練場地。

「仙道!你又跑去哪裡鬼混了!」

仙道彰才一出現在籃球館門口,裡頭就立刻傳來中年男子的怒吼,男籃隊的教練田岡茂一氣沖沖地走向他

「看吧!我們教練很凶悍吧!」仙道彰望著紅葉說道。

「你!她又是誰?你女朋友?」田岡茂一望向紅葉。

「不,她是……」

「仙道!這裡不是你約會的地方!來到這裡就是要練球!」田岡茂一根本沒聽仙道彰的解釋,自顧自的朝他吼道:「這位小姐,很不好意思,現在我們還在訓練中,如果妳要跟這小子約會,就要等到我們訓練完畢!」

「我迷路了。」紅葉很鎮定、很平靜的回道:「這位大叔,我是湘北女籃的球員,今天我們要跟你們學校的女籃進行練習賽,我跟學姐們分散了,剛好遇到這位同學,他說要帶我過來這邊問問,請問大叔您知道比賽地點在哪裡嗎?」

「呃……那邊。」田岡茂一指向紅葉她們剛才來的方向,面露尷尬,「抱歉,是我誤會了。」

「沒關係。」轉過身,紅葉又向仙道彰鞠躬,「謝謝這位同學帶我來這裡,不好意思,害你被誤會了。」她暗地裡朝對方眨眨眼。

「啊,沒關係。」仙道彰從善如流的接口,「我們學校很大,妳很可能會二度迷路,我帶妳過去會場好了,教練,我送她過去,晚點回來!」

丟下這句話,他拉著紅葉快步逃了,讓田岡教練只能在後頭氣得直跳腳。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