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當我們接近這裡時,氣溫驟降,原本的沙地逐漸轉化成冰層,空中細雪紛飛,藹藹群山聳立眼前。

「這裡是霞色雪山。」埃拉特指著面前的山群說道:「越過這邊就到了『綠色絕地』大陸。」

「要在哪邊降落?」望著一片雪白的景色,遙日問著。

「山頂,那邊有一個冰原溫泉。」

緩緩攀升到埃拉特所指定的地點,才剛抵達山頂,我們見到了另一個美景──極光。

那些美麗的光芒如同天上降下的薄紗,隨著風輕輕擺盪,一個無法觸及卻又確實存在的美景。

浮動部屋在其中緩緩飛行,自那些虛幻的彩光穿透而過,最後降落在一個冒著蒸氣的池畔。

「露天溫泉?」痞子殺手頗感興趣的探手測試水溫。「有點燙,可是在這種寒冷的地方泡起來應該很舒服。」

「好像沒看到人。」我喪氣的道。

四周只見冰柱、冰石、冰樹等由冰形成的物品,不見任何生物的蹤影。

「走吧,我實在是不喜歡這種又冷又有很多水的地方。」埃拉特接口催促。

「大家來泡一下溫泉吧!」痞子殺手提出另一個建議。「這裡可是遊戲中少數的溫泉地耶,而且很多玩家都說這裡是最美的溫泉仙境,大老遠來到這邊,不泡一下真的太可惜了,埃拉特,我說的對吧?」

「不不不,要泡你們自己去泡,我去裡面等你們。」埃拉特慌忙的走向浮動部屋。

「要泡溫泉是可以啦,只不過……」紫玥的語氣難得出現遲疑,「我們又沒有帶泳衣,這個溫泉也沒有用屏風隔開,難道要穿著衣服下去泡嗎?」

「穿著衣服泡溫泉反而奇怪吧?」我無法理解的反駁:「就算沒有屏風遮蔽,脫光光也沒有關係啊,反正重點部位會打馬賽克。」

「這個……儘管我們是在遊戲中,這樣還是不太好吧。」黑戰士尷尬的苦笑。

「會嗎?我倒不覺得。」反正是在遊戲中,又不是真實的狀況。

「沒錯,我跟貓老大有同感!」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道:「所以,兩位美女就不要再拖拖拉拉了,這裡好冷呢,快,妳們快脫光光去泡暖烘烘的溫泉吧!小弟還可以幫妳們擦背喔!」

「痞子,你的口水快要流下來了。」我滿臉黑線的道。

「喔喔,大概是因為這裡水氣太多,全部聚集到我嘴裡。」他胡亂往嘴邊抹了幾下,模樣就像一隻看到肉塊的小狗。

「最好你的嘴巴是水蒸氣聚集處啦!」

我一腳踢向他,卻被他敏捷的閃過,而我自己因為踩到一顆平滑的石子,整個人腳下一滑,跌進了水裡。

「好險,差點就是我落水了。」站在池畔的岩石上,他慶幸的拍拍胸口。

「我來幫你一把好了。」紫玥朝他揮出了武器,想要用鎖鍊將他打下水。

「喔喔!糟糕,報告長官,痞子遇上頑強敵人!」玩興大開的痞子殺手,開始自導自演,將我們全當成敵方。

他身形一閃,繞到絕對殺戮身後,緊接而來的攻擊讓他成了痞子殺手的替死鬼,鍊子將他整個人拋向水中。

「糟糕!」紫玥想要收手救人,非但救不成,自己也跟絕對殺戮雙雙落下溫泉,「嘩啦」的一聲,兩人在溫泉池裡濺出一個好大的水花。

「報告長官,站是痞子同時滅了兩名敵軍!」痞子殺手一邊笑著,一邊將準備拉我們上岸的黑戰士跟拉布拉推落池中。

「長官,現在敵軍還剩下兩人,任務即將完成!」摩擦著拳頭,痞子殺手邁步朝遙日跟老哥走去。「兩位想不想泡溫泉啊?」

「我們自己下水就好。」朝他微微一笑,兩人自己跳入水池中。

Oh year!痞子軍團大獲全勝!敵人全部殲滅!」他開心的手舞足蹈。

「臭痞子,你就不要給我抓到!不然我一定扒了你的皮!」我氣呼呼的罵。

「來啊、來啊~~」他開始扭屁股,「抓不到、你抓不到我~~」

「你──」我隨即想要衝上岸,卻被紫玥一把抓住。

「哎呀,這個溫泉還真是舒服呢~~」紫玥活動著肩頸筋骨,並朝我眨眼示意。

「是啊,泡在這裡面,全身的疲勞好像都消除了。」拉布拉附和著。

「反正任務的線索中斷了,大家就先在這裡放鬆一下吧。」老哥提議道。

雖然不太清楚其他人想做什麼,但我也決定配合眾人演這場戲。

「難得來到這麼美的地方,就多待一下吧,養足了精神才有力氣進行接下來的事情。」我大大的伸了個懶腰。

「大家將裝備給我一下。」黑戰士對我們說道:「這裡的溫泉水有『加持』作用,只要將裝備泡在溫泉池進行維修,裝備的堅韌度立刻會增加兩百點。」

「咦?這麼好?」我將武器遞給他。

「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絕對殺戮也開始拆下他的爪子。

「上次我來這邊泡溫泉時,順手進行裝備維修,意外發現這個特色。」

「那等一下要走的時候帶一些水好了。」拉布拉提議道。

「不行,帶走的水沒有這樣的效用,一定要在這邊進行才可以。」黑戰士搖頭回道。

「我也要!我也要修裝!」站在岸上的痞子殺手嚷道。

他急急忙忙的脫下裝備,同時準備跳入溫泉中跟我們一起泡澡。

「咚!」一聲巨響傳來,原本應該跳入池中的他,卻被無形的屏障擋住。

「這……結界?」他錯愕而詫異的瞪大眼。「遙日你──」

「抱歉。」遙日無辜的笑笑。

「這是懲罰。」紫玥燦爛的笑著。「今天你別想進來溫泉了。」

「怎麼可以這樣!」痞子殺手悽慘的大叫:「這種懲罰太惡毒了!我們是伙伴、是忠誠而且親密的伙伴,我只不過是開開小玩笑,將你們推下溫泉,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要吃東西嗎?」沒有理會他的大吼大叫,老哥從倉庫中拿出食物跟飲料。

「舒服的溫泉、漂亮的風景還有美味的食物,這還真是人生一大享受。」紫玥拿起一盤小菜拼盤,津津有味的吃著。

「身上有蛋的話可以在這邊製作溫泉蛋,我上次試著煮過,非常好吃。」黑戰士建議道。

「這地方很冷,我需要溫泉的熱度,你們忍心看我站在冰雪中嗎?」痞子殺手放軟了語氣,可憐兮兮的哀求。

「喔,我好像逐漸失去體溫了,我、我快不行了,我需要泡溫泉,不然我會變成冰柱,你們也不忍心看到我在冰雪中死去吧?」

「在溫泉裡吃冰淇淋,感覺真是特別。」捧著一碗冰淇淋,我開心的吃著,當冰品在舌尖溶化時,一股濃郁的巧克力味道也在口中散開。

「同意,泡溫泉時吃的冰淇淋真的跟平常不同。」遙日跟我同樣吃著冰品,只不過他的是香草口味。

「唯一的缺點應該是它融的太快。」拉布拉感嘆的搖頭,他手上的冰淇淋已經變成膏狀了。

「我也要吃!我想要吃冰淇淋、想要吃溫泉蛋、想要吃甜點……」痞子殺手整個人趴在透明的結界壁上,活像一隻壁虎。

「還好有結界,不然他的口水就會滴到池子裡面了。」絕對殺戮揶揄的笑道。

「要是你們不讓我進去,我就跟焰星說你們在偷懶!」痞子殺手開始威脅我們,「我會告訴他,你們根本都在玩、沒有專心解任務。」

「你覺得他會相信你的話,還是我們?」我挑眉反問。

「我們是在進行裝備維修,並沒有在玩。」黑戰士朝他晃了晃手上的裝備。

「你、你們……」痞子殺手頓時啞口無言。

「不管啦!我不管、不管、不管!」坐在地上,他像個孩子般開始耍脾氣。

「我要泡溫泉、泡溫泉、泡溫泉,你們都是壞人、我要跟我媽媽說你們都欺負我……」

「幼教師。」我拍著拉布拉的肩:「那個小孩交給你。」

「好好教導,看看能不能讓他乖一點。」紫玥說著風涼話。

「呃,我可以說不要嗎?」他苦笑。「他太過高難度了,我恐怕……」

「這是考驗,通過之後你的技能就會升級喔。」我隨口胡謅道。

「嗡嗡嗡──」突然,一個奇怪的聲音上空傳來。

我們幾個抬頭往上望去,發現一個三角形的飛行船飄在我們上空。

「這形狀還真像我上次看電影時,星際大戰裡頭的飛碟。」痞子殺手自語道。

三角飛行船的底部開了一個口,一道光束降下。

「喔喔!跟裡面的情節一模一樣!」痞子殺手興奮的道:「接下來就會有外星人從裡面出現。」

就在痞子殺手說完後,真的有一個身影經由光束輸送下來,降落在我們面前。

對方的高度約莫有兩百多公分,長橢圓型頭顱、瞳孔是發亮的金屬色,嘴巴是細長的管狀,沒有身體,頭部以下是眾多的觸手,他依賴著那些觸手行動、取物。

「外星人!是外星人耶!」痞子殺手興奮的衝上前,「你好,我叫做痞子,你叫什麼名字?我們交個朋友吧!」

抓著對方的觸手,他大大的搖晃兩下,跟著又繞在對方身邊團團轉,像是在打量什麼。

「你們有沒有覺得……那個外星人的樣子很眼熟?」我總覺得好像在哪邊見過。

「妳也是這樣想啊?我也覺得好像在哪邊看過。」紫玥皺眉打量。

「給妳們一個提示吧。」老哥微笑著,「白尾人魚。」

「啊!」我想到了,「他是送伊里亞德交通工具的……」

「奇怪的朋友。」絕對殺戮接口。

「嘿!各位!」拉著對方,痞子殺手開心的朝我們跑來。

「他叫做迷薩亞,是一個到處流浪的旅行者!」

「各位好。」迷薩亞友好的向我們打招呼,他的聲音非常特殊,是一種像是風鈴般清透的音質。

「你好。」我們幾個禮貌的點頭回禮,遙日也在這時候解除了結界屏障。

「請問我可以進入溫泉中,跟你們一起泡水嗎?」他禮貌的問。

「當然可以。」

「這裡真是一處美好的場所。」入水後的他,舒服的伸展著觸手,「溫泉水的味道十分芳香,待在這個高峰上,彷彿可以觸摸到那些美麗的霞光。」

跟著迷薩亞一同進入水池的痞子殺手,從倉庫中拿出甜點,將一份冰淇淋遞到他面前。

「泡溫泉的後吃冰淇淋,會覺得冰淇淋很美味喔。」他對他說道。

「謝謝。」順從的接過手,迷薩亞直接用他那管狀的嘴巴吸食。

不到十秒中,那盒冰淇淋見底了。

「喔,我的頭……」就像所有吃冰吃太快會引起的狀況,迷薩亞抱著長橢圓的頭顱,大口吸氣。

見狀,痞子殺手笑了出來,「冰淇淋這種東西就要慢慢吃,頭痛是冰淇淋大神給你的懲罰,因為你沒有好好品嚐它的味道。」

跟著,痞子殺手將剩餘的三分之一盒冰淇淋一口吃下。

「喔,我的頭……」他跟迷薩亞作出相同的動作,這次換迷薩亞笑了出來。

「我懂。」他拍拍他肩頭,「面對這種美味,很難能夠克制自己。」

「嘿!說的好,看來你跟我是同好啊!。」痞子殺手再遞給他一盒,「還要嗎?」

「要。」接過手,他轉而跟我們寒喧,「各位是到處旅行的冒險者嗎?」

「算是吧。」我點頭回應,「你也是嗎?」

「不,我不冒險,我是個流浪者,我喜歡一個城市接著一個城市旅行,看看當地的景象。」他愉悅的說道。

也許他現在正在微笑,但,從他的臉上我們分辨不出任何情緒。

「就是他!」埃拉特突然從浮動部屋中衝出來,指著迷薩亞大叫:「他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咦?是他啊?

「要找我?」迷薩亞的大眼中冒出了金色問號。

「我們想問你關於丹代恩的事情。」遙日說出主要目的。

「丹代恩?我不明白你們的意思。」他眼中的問號又多了一個。

「你……不知道丹代恩?」我試探的問。

要是迷薩亞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這個任務我們可能就要重頭來過了。

「我知道。」他搖晃著橢圓大頭,「那是我們族裡的褓姆管家,專門看顧十二歲以下的孩子。」

「那位保母管家發瘋了。」拉布拉無奈的聳肩,「他現在成了誘拐小孩的綁架犯。」

「不、那是不可能的。」迷薩亞搖頭,並進一步的解釋:「丹代恩其實不算人類,他是我們研究出的一種生化機器,雖然他會流血、會受傷、會對事物作出應有的反應,看起來是一個正常的生命體,但是他需要依賴命令行事……」

「照這樣看來,他的系統出錯了。」絕對殺戮說出最有可能的臆測。

「我不會說我們的設定毫無問題,但是這件事情真的不可能發生。」他堅持著。

「可是他就是發生了。」我篤定的回道:「我們親眼看到他將小孩拐走,還跟他打了一場。」

「不,小姐,我想這件事情……」他還是想要解釋。

「就算再怎麼完美的設定,也會有出錯的時候。」遙日打斷了他的話。

「不、不,各位,這真的不可能。」迷薩亞說出他的理由,「丹代恩早就在幾十年前就銷毀了,所有的保姆機器人、所有的丹代恩都銷毀了。」

「咦?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奇怪了。」我們幾個困惑的互望。

「難道我們看到的是亡魂?」

「因為死的不甘願,所以變成亡魂?」痞子殺手打了個冷顫。

這句話讓迷薩亞呵呵的笑了,「丹代恩雖然是有機體,可是他還不至於有靈魂。」

「可是我們真的看到了,還跟他交過手。」我。

沉吟了一下,迷薩亞提出另一個方案,「這樣吧,我的飛行船還留有儀器,如果丹代恩真的存在,我們一定能找到他。」

待黑戰士為我們的裝備停整完成後,我們立刻跟著迷薩亞登上他的飛行船。

操縱臺上出現十幾個光板,他的觸手在上面敲敲打打,螢幕上很快就有了反應。

「真的有?」他詫異了。

螢幕上所顯示的位置光點,正是我們見到宮殿的沙漠。

「奇怪,照理說他們應該都被載往銷毀場進行銷毀,怎麼還會……」他往螢幕上咚咚咚的敲了幾下,飛行船隨即載著我們飛往目的地。

 

當我們抵達時,日已西沉,蒼茫的暮色中,黃沙滾滾、萬籟俱寂,為這片沙漠增添了一分死寂氛圍。

「既然我已經幫你們找到人了,我的工作算是告一個段落,你們忙,我先走一步。」像是逃命般,埃拉特快速鑽入沙底,我們連聲再見都來不及跟他說。

「現在我們該怎麼找進入宮殿?」站在柔軟的細沙上,我問。

「它一直都在。」迷薩亞手上出現一個很像遙控器的東西,他按下了上面的一個按鈕。

就像是某種遮蔽物被除去,那座宮殿突然顯現出來。

「這座宮殿是以前王室的育嬰所,設有『隱藏』的功能,簡單來說,就是轉入另一個空間,讓敵人看不見、摸不著。」

邊介紹、他一邊往宮殿門口走去,穿過彎彎曲曲的走道,坐電梯到某一樓層穿過一個天橋後又搭電梯往下……

不斷的繞來繞去,繞得我們都快要分不清楚方向了。

最後,我們來到了先前見到的那個大廳,而我們要找的丹代恩早已經站在那裡等候。

「歡迎回來,迷薩亞王子。」他以右手在半空畫了個十字,而後以指尖抵著額頭,向迷薩亞彎身行禮。

王子?我們詫異的望著迷薩亞,我們沒料到他還有這樣的身分。

「丹代恩,其他人呢?那些孩子在哪裡?」迷薩亞開門見山的問。

「孩子們正在玩耍,我請他們出來。」丹代恩手一揮,孩子們一一在我們面前現身。

孩子們的臉上有著相同的迷惘與困惑,眼中泛著茫然,彷彿是被奪走神智。

「你催眠了他們?」迷薩亞看出其中的原因。

「只是讓他們鎮定。」丹代恩回道:「他們的內心有太多驚恐,我在幫他們安撫,我想要驅除他們的驚慌。」

「這是不對的!」迷薩亞大吼:「催眠只能用在敵人身上!不是孩子!」

「敵人……」側著頭,丹代恩似乎在回想些什麼,「敵人來襲、孩子們很驚慌,死亡、他們受傷,無法治療,不能醫治,一個個消失,消失了……」

「不、不,沒有死亡、沒有消失、沒有敵人!沒有、沒有!」抗拒接受這樣的結果,他像是哭一樣的吼。

「放他們離開,丹代恩。」迷薩亞命令道:「他們不是我族的子民,你所保護的孩子,他們已經……死了。」

說出實情,迷薩亞那清脆的音調透著悲傷。

「不!沒有死亡、沒有!丹代恩拒絕接受這項指令。」紅著眼,他堅決否認這項事實,「他們需要丹代恩,丹代恩要永遠守護這些孩子。」

「丹代恩!這是絕對的指令!你必須服從。」迷薩亞加重了語氣。

「是……不、不。」他的動作停滯了一下,「拒絕、拒絕接受,指令跟決策衝突、衝突,刪除、刪除排斥,刪除……」

「欸,他怎麼了?」痞子殺手問著迷薩亞。

「我下的指令跟他的系統產生衝突。」迷薩亞眼中出現了驚嘆號跟問號,「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他不應該會違抗我的指令,這真是太奇怪了。」

「錯誤訂正完畢,將迷薩亞王子的資料刪除,迷薩亞王子歸類為敵人。」丹代恩說出驚人的狀況。

「什麼?」迷薩亞愕然,「程式出錯了嗎?」

「看來你被系統背叛了啊。」我朝他苦笑。

「別傷心,老兄。」痞子殺手拍了拍他的觸手,「我們會站在你這一邊,絕對挺你到底。」

「清除敵人、保護孩子、清除敵人。」丹代恩的手臂轉成利刃。

「各位,準備開戰啦!」我拿出了複合劍盾,向眾人吆喝。

「嘿嘿,先搶先贏!」痞子殺手先我們一步衝上前,用巨傘狠狠給對方一個重擊。

當對方以利刃刺向他還擊時,他張開傘面以傘當盾擋下,幾招對戰下來,似乎是平分秋色……如果他不太過得意忘形的話,應該可以撐久一點。

「碰!」一個沒留神,痞子殺手就被對方給打飛了。

在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軌跡後,痞子殺手倒在遠處的牆邊。

「痛死了……骨頭好像全散掉了一樣。」他狼狽的哀號。

「領先的不見得就是勝利者。」絕對殺戮揶揄道。

「先鋒都是負責刺探軍情跟戰死的,你不知道嗎?」紫玥諷刺著他。

「感謝痞子會長犧牲小我、率先身先士卒。」拉布拉笑道。

在他之後,其他人這才發動攻擊,幾個人輪番上陣、攻擊模式不斷變化,緊鑼密鼓的交手節奏讓丹代恩有些措手不及。

「你們這群沒良心的,竟然踏著我的鮮血前進。」痞子殺手高聲抗議。

「你應該慶幸,我們不是踩著你的屍體前進。」我玩笑似的回道。

「貓,妳、妳真是太狠心了啦!」他伏在地上哭泣。

「別在那邊偷懶。」我朝他丟了一顆小氣功彈,打中了他的屁股。「你跟迷薩亞先將孩子們帶到安全地帶。」

「我不是保姆!」他抗議著。

「你現在是了。」

「貓,快來幫忙!」紫玥朝我喊道:「這傢伙一直殺不死!」

「保姆的事情就交給立人吧!」痞子殺手簡單為自己治療後,立刻又衝入戰鬥中。

「加油吧,我會趁你們拖延的時間將小孩子帶出去。」老哥向我保證道。

「好。」

「等等。」迷薩亞拉住了我,將一樣物品交到我手中。

「這是什麼?」我低頭打量著。

那是一個錐子,用水晶跟金屬製成,中心處有奇怪的液體流動。

「摧毀他的工具。」迷薩亞說明著東西的功用,「將這個東西插入他的頭頂,這樣就能摧毀他所有的程式。」

「了解。」

「不!你們不能、不能帶走他們!」丹代恩火速朝我們衝來,想要攻擊老哥跟迷薩亞。

「鏘!」我擋在老哥身前,拔劍抵住了對方的刃鋒。

「你的對手,是我。」

「憑這點力量,就像跟我抗衡?」他輕蔑的笑了。

「這樣的力量不夠,那來座山如何?」利用幻實,我砸下一座小山在他身上。

「可惡,別以為這樣就能對付我……」被壓平的他,使盡力氣移動。

轟然一聲巨響後,他剖開了那座山。

「去死吧!」

當他揮著利刃朝我刺來時,紫玥的鐵鍊以及遙日的護盾正好抵住攻勢。

「將他綁起來!」我對其他人喊道。

「沒問題!」拉布拉用他的音符連成了繩子,牢牢綑在他的腰上。

其他幾人一人負責一手或一腳,將他抓成了一個大字型。

跳到半空,我抓緊錐子自他頭頂狠狠刺下。

「磅!」一個無形的力量將我彈開,解救了丹代恩。

「不要殺他。」一個童稚的聲音喊道:「他只不過是希望有人陪。」

「你是?」伏在地上,我錯愕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他坐在一頭白色小象上頭,面貌清秀,看起來跟丹代恩差不多年紀,不,或許還大上一些,應該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在這個只收十二歲孩童的宮殿中,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被丹代恩催眠了,他的眼神十分清醒。

「吼嘎啊啊啊──」

就在我們因為少年的出現而停滯、遲疑的時候,丹代恩掙脫了束縛,發狂的對我們展開攻擊。

「敵人太多、敵人太多!」他聲嘶力竭的吼:「求助!求助!貝希摩斯,我的好友,救救我!」

吶喊聲過後,刺眼的白光乍現,如同炸藥一樣的威力自中心處炸開,將我們幾個轟的四處飛散。

一名騎著小白象的少年從光芒中現身,他的眼神黯淡無光,彷彿是一具讓人操縱的魁儡。

「可以問一件事嗎?」痞子殺手狼狽的起身,目光集中在現身的少年身上,「貝希摩斯這個名字,是不是曾經聽過啊?」

「他是另一半。」擦去額上的汗水與血水,絕對殺戮拿出補血瓶猛灌。

「啊咧?原來他跟他……他們是『那樣』的關係啊?」痞子殺手明顯誤會了什麼。

「他是海魔號角的另一半擁有者,利未雅桑的哥哥。」黑戰士糾正道。

「大家小心一點,不能殺了他。」將幾顆療傷、回氣藥丸丟入嘴中,我重新拾起了劍盾。

「不能殺啊?那還真是麻煩。」紫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啊,真討厭,衣服破了,裙角還被燒焦一塊。」

「你們就放手攻擊吧。」遙日開始為我們張設護盾:「雖然我不是專職補血師,不過我還是能看情況為他補血治療,不會讓他死。」

「我說,各位老大。」拉布拉失笑的搖頭,「在你們考慮要不要手下留情之前,是不是要先想到『能不能打贏』這個問題啊?」

「要賭嗎?」我挑眉笑問。

「怎麼玩?」痞子殺手興致高昂的問。

「每人出一樣A等武器,誰先打倒丹代恩,那些武器就歸他。」我說出規則。

「好像很好玩。」

「加入。」絕對殺戮點頭。

「我先將貝西摩斯困住,你們趁這個機會進行攻擊。」遙日立馬朝貝西摩斯下了結界,暫時控制住他的行動。

「上場吧!」一聲令下,所有人即刻發動攻勢。

「先來下一場火雨吧!」痞子殺手舉起他的大傘,朝丹代恩發出一枚大火球。

丹代恩揮手將火球斬成兩半,卻也在這時,火球爆開,如同豪雨般驚人的火星紛紛衝向他,在他身上炸出無數個洞。

「看來我是贏定了!」痞子殺手開心的歡呼。

「那可不一定,他還沒死。」絕對殺戮跟黑戰士衝上前,準備給他最後一擊。

冷不防,兩人的腳被絆住、往前撲倒在地。

「抱歉啦,我可不想損失一把A級武器。」紫玥朝他們吐舌笑笑。

利用兩人無法動彈的時機,將丹代恩給剖成兩半。

「勝利!」紫玥俏皮的比了個「V」字。

「哪有這樣絆倒夥伴的啊!」絕對殺戮恨恨的罵。

NONO。」她朝他搖了遙食指,甜笑道:「現在我們可不是夥伴,是競爭者喔。」

「就算這樣,妳也沒有贏啊。」一旁觀戰的老哥,意有所指的說道。

儘管已經成了爛泥狀,丹代恩還是不斷重新凝聚、恢復原形。

「會不斷再生的怪物真是好。」我晃了晃手上的錐形工具,得意的輕笑,「要不然我就要損失一把A等武器了。」

「恐怕妳真的要損失了。」手上突然一空,黑戰士將錐子給奪了去。

「在你下手之前,我會先將你轟成蜂窩。」我手上聚起了氣功彈。

「欸、欸欸,各位,哈囉?我有看錯嗎?」拉布拉不可思議的問:「現在你們在內鬨?在敵人面前互相殘殺?」

「這不算內鬨。」絕對殺戮哈哈的大笑,「這是『競爭』。」

就在我們邊鬧邊玩時,一個尖銳、猶如用指尖刮玻璃的高分貝聲音傳來,那音波將我們全部擊倒。

「天啊,這是誰的尖叫聲?」抓著雙耳,痞子殺手痛苦的趴在地上。

「不要再叫了!我的頭、我的頭好痛!」拉布拉臉色扭曲的滾來滾去。

「該死……」絕對殺戮難受而瘋狂的用爪子刨地。

獸族對於聲音向來敏感,這陣音波將他們三人給撂倒了。

「振作點!」雖然我們同樣對聲音感到難受,不過卻沒有他們這麼嚴重。

「到底發生什麼事?」

「碰!」如同爆炸般的巨響傳來,負責束縛貝希摩斯的遙日摔飛到我腳邊,狼狽的起身後,他咳出了一大灘血。

「不准……傷害他。」衝破結界的貝希摩斯,一臉嚴肅的警告。

「現在該怎麼辦?要打嗎?」沒有立刻出手攻擊,紫玥只是謹慎的防禦著。

「可是要是打死了他,怎麼跟利未雅桑交代?」拉布拉猶豫著。

「她只是要我們幫忙找她哥哥,又沒說不能揍他。」痞子殺手不在乎的回道。

「海魔的號角在他手裡,要是殺了他,還能拿的到嗎?」黑戰士問出問題的重點。

「利未雅桑?海魔的……號角。」用著迷網的神情,貝希摩斯喃喃自語。

「想起來了嗎?」見他似乎稍微恢復了神志,我找到一線轉機,「利未雅桑是你妹妹,海魔的號角你跟她一人一半,記得嗎?」

為了證明我所說的話,我特地將「海魔的號角」拿出來,試圖喚回他的記憶。

「妹妹。」喃喃的,他的語氣如夢囈,「我的,妹妹。利未……」

貝希摩斯臉上出現痛苦與掙扎,他的意識正在跟丹代恩施加的催眠抗衡。

「我,記起來了,我是,貝希……我是,貝希摩斯。」逐漸恢復神志的他,出口的話如同學語的小孩般,有著不正常的斷句。

「我是龍城的主人,貝希摩斯。」

當他憶起過往、擺脫催眠後,一聲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傳來,那碎裂聲細小卻十分清楚,我們看到貝希摩斯身上有一層薄膜脫落。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