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不給我猶豫的時間,焰星跟痞子殺手分站我的左右兩側,將我半推半拉的往MASK方向逼去。
雖然很想藉故逃開,可是我又很想上前確認遙日的反應,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想見到我。
心情還在逃避跟期待中交戰,腳步卻不自覺的一步步往前邁進,一步、兩步、三步……
看著越來越接近的遙日,我心臟噗通噗通的狂跳,如果不是旁人的談話聲十分吵雜,我真是會擔心劇烈的心跳聲會被人發現。

快接近了,就差幾步、再幾步遙日就會注意到我了吧?我要不要先跟他打招呼?要是他先跟我打招呼了,那我該說什麼?
平日從沒想過的問題,現在卻在腦中亂轟轟的繞著,只是,在距離遙日數步遠的地方,焰星他們卻突兀的停下腳步。
咦?不再更過去一點嗎?強忍著發問的衝動,我沉默的望著焰星跟痞子殺手。
「嗨!好久不見!最近混的很不錯喔!」痞子殺手像是十分熟捻的,上前勾住MASK其中一員的肩膀。
聽到痞子殺手的稱讚,對方大笑了幾聲:「要成為你們的對手,這點程度當然要有。」
看來他們要找的人是這一群……我苦悶的暗嘆一聲。
MASK分聚成兩個團體聊天,而遙日是在左前方的小團體中。
這種不近不遠的距離真是很讓人傷腦筋,我能聽到遙日說話的聲音,但,正在跟其他成員說話的遙日並沒有發現我。
真討厭,為什麼要停在這邊啦!我感到有些無奈。
如果再接近個幾步就好了,再過去一點遙日應該就會發現我,也許他會跟我打招呼、會跟我閒聊幾句,如果有了互動,我們說不定就會恢復以往的狀況……
當然,他也可能會立刻轉身逃開,徹徹底底的閃避,就像他之前躲我一樣。
種種的狀況我已經全部設想到了,心中也早就下了一個決心──要是遙日表現出排斥見到我的態度,那我也就從此跟他斷了關係,永遠不會再接近他。
只是,想歸想,我總要先確認他的反應才行啊!不先確定他的想法,我該怎麼處裡現在這樣的關係呢?我再度嘆了口氣。
「貓,妳怎麼都不說話?」突然,一名MASK成員朝我笑著。「這一點都不像你喔!」
不像我?聽到對方的話,我不斷向遙日方向飄去的注意力這才勉強拉回。
「怎樣?妳打算給幾分?」
「啊?什麼幾分?」
「就是我們剛才的作戰啊。」對方的音調稍微加大了一些,「妳不要跟我說妳剛才都在發呆,沒注意看我們的戰鬥啊!」
「……」我該回答他,他猜對了一半嗎?
「天啊,該不會妳剛才真的在發呆吧?」另一個人用無法置信的表情搖頭。
「嘎啦啦?主人在發呆?」暴雷頭上冒出一個問號。
奇怪,我認識他們嗎?發覺對方跟我對話的語氣顯得極為熟識,這讓我心底泛起困惑。
雖然很想從外表看出端倪,但是MASK的人全戴著遮住半張臉的面具,我完全找不到任何線索。
「你們是誰?」我直接開口反問:「我們認識,對吧?」
「猜猜看吧!猜中有獎!」MASK一群人惡作劇般的笑著。
「嘎啦啦,主人猜猜看!有獎品呢!」暴雷雙眼放光的附和道。
「猜不到。」我乾脆的聳肩。
「真是的,至少也說出幾個人名試試看啊。」見到我不參與猜名遊戲,對方有些無奈的嘆氣。
「就是說啊,隨便說幾個名字,說不定真的能猜中幾個人。」
「與其浪費時間要我猜,不如直接將面具拿下,這樣不是更快嗎?」
「想要看真面目,就來過個幾招如何?」旁邊一名戴著全白面具,面具上僅用金線勾邊的男生說道。
「我喜歡這個提議。」
朝白色面具男回了一個笑,我隨即出手往他臉上抓去。
對方起手一擋,攔住我的攻勢,我改了個方向扣住他伸出的手,對方又揮出另隻手想要掙脫,卻同樣被我給扣住了。
「妳這種策略不太好吧?」對方朝我笑著。「就算這樣能牽制住我,妳也沒辦法拿下我的面具啊。」
「那可不一定。」
「嗯?」
就在對方為我的回答陷入困惑時,我朝暴雷使了個眼色。
「暴雷,將他的面具拿下。」
「嘎啦啦!搶面具、搶面具!」暴雷隨即飛衝上前,一下子就將對方的面具給摘下了。
「犯規啦!哪有人這樣!」對方抗議的嚷嚷。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沒聽過嗎?」我半開玩笑的反駁。
「嘎啦啦,這是戰術、戰術!」暴雷同聲附和著。
「欸?你是……艾維克?」
笑鬧中,我看著對方的真面貌,那熟悉的臉讓我錯愕了。
「答對了。」琥珀色的雙瞳透出笑意,艾維克開心的笑了。
「真的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見到老朋友,我的情緒頓時激動起來。
「不只是我,其他人也來了。」
一旁的MASK成員紛紛摘下面具,現身的全是一些老面孔,阿道夫、凱薩,以及我在狙擊手中熟識的朋友。
「你們……怎麼會?」
「之前不是跟妳說了嗎?」阿道夫開心的朝我笑著,「『未完的對戰,留到零度裡面繼續』,難道妳忘了?」
阿道夫的面具是以紅色及金色彩繪出火焰形狀,紅色與金色的搭配具有十足的奢華感,面具的火紅色調讓他翠綠色的雙眼更加引人注目。
「我記得,可是我沒想到是這樣的情況。」
與其要說我在MASK見到許多老朋友,不如說,MASK根本是由我們在狙擊手的朋友所組成。
「嚇到了嗎?」帶著一隻白色老虎,手上拿著十字弩,職業是獵人的奧拉朝我笑著。「這個主意是阿道夫提的,我們也覺得這樣很好玩,所以就跟來逛了。」
「雖然剛開始有點不適應,不過在這邊待上一段時間後,覺得這遊戲還蠻有趣的。」
頭上長著兩隻犄角的丁奇附和道,他的身後跟著一名惡魔侍衛,看樣子丁奇的職業應該是能收服惡魔為他戰鬥的喚魔士。
「痞子,剛剛看了我們的作戰,感覺怎麼樣?」被痞子殺手勾著肩膀,身上的護腕、面具以及其他裝飾全是迷彩圖樣的凱薩,有些急迫的問。
「什麼感覺怎樣?」痞子殺手將手臂一縮,直接勾住他的脖子。「你們這群臭小子,竟然抄襲我們的戰術!」
「哈哈,被你們發現啦?」艾維克打哈哈的笑著。「以前被你們用那策略整得這麼慘,現在換我們拿來整整別人也不錯啊。」
「嘎啦啦,抄襲、抄襲!抄襲是不好的行為喔!這樣不乖。」暴雷鼓著腮幫子,有些譴責的說道。
抄襲?我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之前讓我覺得眼熟的戰術,竟是我們之前在狙擊手時研發出的策略。
「那個是不是UI-A12戰術?」我確認性的追問。
「對啊,不過我們有改良過。」凱薩補充的說道。
「當然要改過。」焰星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要是你們原封不動的將它拿到這邊使用,肯定會吃大敗仗。」
「哈哈哈……」凱薩大笑了幾聲:「就是擔心會這樣,所以我們模擬了幾次作戰,好不容易才將它改良好。」
正當我們幾個交談時,一個洪亮帶點厚度的男子嗓音傳來。
「嘿!我東西買好了,可以走啦!」
回頭望去,只見一名矮人蹦蹦跳跳的出現,他的身高大約到胸口位置,若換算成數值,大約是一百一或一百二十公分吧!
儘管身高不高,但他肩上扛著的包袱卻將近是身高的一半。
「咦?貓貓耶!妳怎麼在這裡?」那矮人雙眼發光的衝向我,包袱裡的東西因他的奔跑而叮噹作響。
「嘎?矮人耶!」暴雷飛到對方身邊,好奇的打量他。
「呃,你是……」我困惑的望著他。
雖然我自認認人的記憶力算是不錯,可是眼前這個人我實在是沒什麼印象啊。
「貓,妳竟然認不出我?」那矮人狀似受到打擊的退了一步。
「是我啊,我是庫黑子!」
「耶?你是庫黑子?」這句話一出,立刻引來我們三人的訝異聲。
「嘎啦啦?庫黑子?主人的朋友?」
「不會吧?你怎麼變成這樣?」痞子殺手繞著他身邊上下打量。
「太過分了,竟然沒一個人認出我!」庫黑子氣的跳上跳下直嚷嚷,「你們之前跟我殺價殺那麼狠,還跟我稱兄道弟,說我們是一輩子的好兄弟,原來全是騙我的?你們這群花言巧語的傢伙!」
雖然身上穿著厚重的裝備,身材又圓滾滾的,但,他一跳竟然能跳到我們頭頂的高度,彈跳力算是十分驚人!
「你選的種族是矮人,矮人的辨識度本來就比較低。」焰星以一副「認不出是正常的」語氣回他。
「對啊,這不能怪我們吧?」我同樣無辜的反駁:「如果我們幾個像你這樣,在臉上貼上一個大鬍子,一張臉幾乎遮去一半,剩下鼻子跟眼睛,這樣你能認的出來嗎?」
「嘎啦啦,認不出來,很難辨識呐~~」暴雷小小的腦袋拼命點著。
「這……」下意識伸手摸摸臉上的紅銅色鬍子,庫黑子遲疑了。
「嘖嘖!庫黑子啊,你怎麼會這麼想不開呢?」痞子殺手戲謔的笑著,「雖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會想將自己弄得又帥又美啦!可是大家好歹也都將自己打扮的青春洋溢,你卻將自己弄成一個老頭?」
「哈哈,也難怪痞子會這麼認為了。」艾維克十分認同的點頭,「大鬍子再加上那像是曝曬太陽過度的膚色,本來就會有一種歷經風霜、滄桑老頭的感覺啊。」
「什麼滄桑老頭!」庫黑子氣呼呼的反駁:「不過就是多了鬍子,哪裡老啊!這個叫做『男人的浪漫』!」
「嘎啦啦?男人的浪漫?」暴雷側著腦袋,滿眼的困惑。
「在臉上弄一個大鬍子叫作浪漫?」我質疑了。「你這樣吃東西不會不方便嗎?」
「會啊,喝牛奶的時候都會沾到,吃完餅乾還要將掉在鬍子上的餅乾屑拍掉,每天都還要用小梳子梳鬍子……不過!」
語氣一頓,庫黑子胸口一挺,語氣堅定的道:「有鬍子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這才MAN!」
「好、好、好,你想當老頭就當吧!」痞子殺手敷衍的朝他揮揮手。「大家都是好朋友,我們也不會叫你砍掉人物重練啦!」
「不過,你可不要說我們沒有提醒你啊。」艾維克接口說道:「女生可是很少有人會喜歡老頭。」
「是啊。」凱薩認同的點頭,「現在的年輕美眉,都是喜歡英俊多金的帥哥,老頭沒啥人要。」
「哼哼,這你就不懂啦!」對於感情,庫黑子自有他的一套論調,「就是要這種外貌,女生才不會以貌取人,只有經過相處、互相了解的感情,才是真金不怕火煉啦!」
「好吧,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你的『真金』什麼時候出現。」焰星為這段討論畫下句點,順帶從手中拿出一封卡片遞上前。
「這是什麼?」阿道夫上前將卡片接過手,但他並沒有立刻將卡片開啟觀看,而是直接詢問焰星。
「邀請卡。」焰星簡短的回道:「其他詳細的內容,卡片裡都已經說明清楚了。」
「喔?」阿道夫低頭看著卡片中的內容。
「……擁有公會城?統治零度領域?」說到後面那個詞,阿道夫的聲音明顯放大。
統治零度領域?公會城?不只是阿道夫感到訝異,就連我也是滿頭的問號。
『痞子,你們在說什麼公會城?這件事情我怎麼沒有聽說?』
『誰叫妳老是不回商會,有時候還故意將通訊關閉,誰能通知妳啊。』痞子殺手反過來指責我。『這件事情公會所有人早就知道了,就妳一個人還在狀況外。』
『……說了這麼多,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有些無奈的瞧了他一眼,『可以請你說重點嗎?』
『哎呦,反正明天討論的時候立人就會說了,妳到時候再聽吧!』痞子殺手懶得重複。
在阿道夫喊出「統治零度」這樣的話之後,立刻引起MASK其他成員的注意,附近的玩家也跟著瞪大眼、豎起耳朵傾聽。
「真的假的?零度有公會城這個設計嗎?」
凱薩等人同時湊上前觀看卡片內容。
「統治零度?哪裡找人給你統治啊?」
「嘩!這上面還說,如果公會城的位置是在大陸的城市裡,公會成員買東西可以打折,還可以從NPC商店中抽稅金?有這麼好的事情嗎?」
「喂,你們該不會又想要玩什麼整人花樣了吧?」
被對方這樣不信任,焰星臉上出現無奈的苦笑。
「我看起來像是會開這種無聊玩笑的人嗎?」
「這就難說了。」凱薩半揶揄的笑道:「說不定你被痞子殺手給影響了,開始喜歡整人了。」
「喂喂喂,怎麼會說到我這邊來啊?」痞子殺手無辜的喊冤:「以前那些整人計劃才不是我出的點子!」
「雖然點子不是你出的,可是卻是你負責執行的。」艾維克提醒的回道。
「你們……」痞子殺手才想跟他們爭論,卻被焰星給制止了。
「不曉得你們的情報網靈不靈通?」焰星反問道。
「唔,還算可以吧!」
「那你們也許知道我們公會有一個占卜師。」
「這個當然有聽說。」阿道夫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
「是啊,畢竟這遊戲的占卜師不多,」凱薩點頭應和,「而且你們那個占卜師還是最高階級的『神諭師』,目前遊戲裡面只有他一個人而已,沒聽過他的名號那就真的太誇張了。」
「嘎啦啦,立人是很厲害的神喻師!知道好多好多事情,非常厲害喔!」暴雷誇大的說道。
咦?我家老哥什麼時候變這麼有名,我怎麼完全不知道?
「那麼,我如果告訴你,我們公會的神諭師說,零度領域再過幾天要進行改版,改版後會放出新的主線大任務,你們有興趣嗎?」焰星臉上出現高深莫測的笑。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就是改版之後的……」
MASK幾個人瞪大眼,有些無法置信。
「吼!等等,你們在說什麼?」司徒狂風衝了過來,「什麼改版?吼,這種事情怎麼我沒有聽我們公會的占卜師說過,吼~~」
「他當然不知道。」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回道:「像這種改版的大消息,只有高階的神喻師才會知道。」
「吼!既然這樣,我們公會也要參加!吼~~」司徒狂風重重的拍了一下胸口。
「當然歡迎。」痞子殺手笑容滿面的點頭,同時從懷中拿出一張邀請卡交給他。
「其他公會也一樣,有興趣的話,歡迎大家明天過來一起討論。」
焰星手上突然出現一疊邀請卡,將這些卡片一一遞交給在場的各個公會。
「討論會在星期天下午三點,大家記得要準時喔!」痞子殺手提醒的說道。
「嘎啦啦,大家要準時喔!逾時不候!」
「如果這是真的,為什麼你們要告訴我們?」接到卡片,有些玩家質疑的反問。
「對啊,這麼好的事情,為什麼你們不自己去做就好?」
「說好聽一點,我們是喜歡跟大家分享新資訊、不喜歡藏私,要是說實際一點……」焰星的語氣頓了頓,順手推了下眼鏡,用眼光掃了下四周的人,確定他們非常感興趣之後,才又繼續說下。
「這個是橫跨各大陸的『團體任務』,難度自然是所有任務等級中最高的,光由我們一個公會去行動,要是遇到問題點可能要花費很多時間與精力去解決,非常不符合經濟效益,要是大家一起執行,有困難還可以相互支援一下,互得利益,不覺得這種遊戲方式比較有趣嗎?」
「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人多才好玩啦!」痞子殺手接話說道:「玩遊戲本來就是要大家一起進行,有競爭、有合作,這種玩法才有趣,我們可不是那種擔心別人爭奪,喜歡私吞東西的小氣公會。」
將手上的邀請卡發完後,焰星對眾人說道:「沒有拿到邀請卡的人也不用緊張,討論的會場是在絕佳好貨商會,你們只要準時到那邊就可以了。」
「吼!我們公會一定會到!吼~~」說完這樣的發言,司徒狂風轉向MASK,悶聲的道:「雖然我們在這場戰役輸給你們,但是,公會城的爭奪我們絕對不會輸!我們一定會血恥!吼~~」
虎族天生具有的大嗓門,讓司徒狂風豪氣萬丈的宣示更具威力,震的我們幾乎要耳聾了。
「好、好,我知道了。」阿道夫苦笑著退了幾步,同時提出了另一項邀約,「既然我們都是喜歡玩戰場的人,那就等雙方有公會城之後,我們再來打攻城戰,好好戰一場吧。」
「好!夠爽快!吼!」司徒狂風大力拍了下阿道夫的肩膀,「那就這麼說定啦!吼哈哈哈~~」
發出豪邁的狂笑後,司徒狂風領著他們公會的成員揚長而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