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立德的車子一進入這裡就消失了,我不知道他跑到哪棟建築物去了。」
站在廢墟的入口,我指著普立德消失的方向對遙日說道。
「嘎啦啦,車子消失了。」同樣追丟目標的暴雷,一臉喪氣的嚷著。
「進去吧。」不多說,遙日隨即朝廢墟入口走去。
才剛踏入廢墟,眼前的亮度突然暗了下來,陽光突然像是被隱蔽一樣,四周呈現宛如陰天的灰暗色調,原本玩家眾多的廢墟,此時卻連一個人影也見不到,蕭瑟的冷風捲起了地面的沙塵,四周陷入了完全的寂靜……
「怎麼回事?這裡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察覺狀況詭異,我不自覺的開口問道。
「他們在另一個空間,」遙日對我解釋道:「這是結局的特殊畫面,只有參與任務的人才看的到。」
「原來是這樣。」我理解的點頭。
「嘎啦啦,危險!小心!」暴雷突兀的開口警告道。
在它說完這句話時,地面突然發出強烈的震動,我們被震的東倒西歪,連站都站不穩,要是換成地震級數來說的話,這恐怕是個七級以上的強大地震!
在這陣強震中,廢墟裡頭幾棟成半毀狀態的建築物直接坍方,漫天的灰塵揚起,將天色遮掩的更加昏暗,震盪持續了一分多鐘才停止。
「怎麼回事?廢墟怎麼突然晃成這樣?」還沒來得及弄清楚狀況,我就被晃的頭昏眼花。
遙日臉上沒有驚慌的神色,他回我一個淡定的微笑,簡單明瞭的說道:「結局開始了。」
「啊?」
還沒會意過來這句話是啥意思,一批又一批的機器人、蛛械獸跟鐵咩從建築物裡頭湧出,剪刀怪也紛紛出現在空中,它們從四面八方朝我們聚集而來,不同於以往的模樣,它們的身上全泛著紅光,表情兇狠,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
「嘎啦啦!好多敵人!」暴雷吃驚的喊著。
怪物群像是永無止盡的出現,很快的,廢墟被它們身上的光芒映成通紅一片。
「見鬼了,這要怎麼打啊?」我沒好氣的咒了聲,要跟這麼龐大的怪物群戰鬥,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打個比方來說,怪物群的數量就跟天上的星星差不多。
「嘎啦啦,見鬼了!真討厭!」暴雷同樣罵著:「這麼多!好麻煩吶!」
「反正有十次機會,這次就當成是見習吧。」遙日拿出了他的武器準備應戰。
將槍型的玄翼轉成魔法權杖後,他迅速發動了大型魔法陣,金色的魔法圈以我們為中心向外散開,靠近我們十公尺內的怪物群全被掃倒。
在首波攻擊發出之後,普立德的笑聲自空中傳來,抬頭往右邊天空望去,發現他站在一個大圓盤上面,神色得意的望著我們。
「沒想到你們真的追來這裡了?真是勇氣可嘉啊!」普立德的聲音透過某種擴音裝置傳來,迴響在空中。
「韃羅貓、遙日你們快點離開這裡!」卡特的喊叫聲從左方天空傳來,他跟其他人被困在一個鐵籠裡,籠子穩穩的漂浮在空中。
「卡特、博士!你們別擔心,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我朝他們喊了回去。
「不行!IR已經啟動了,你們快走!」卡特著急的朝我們喊道。
「嘖嘖!現在說這些會不會來不及了呢?」普立德輕蔑的笑著。「最強的武裝機器人,IR機器人已經復活了,這個世界即將屬於我,你們……就來當IR出征前的祭品吧!」
在普立德那像是介紹詞的話語結束後,一陣刺耳的警鳴聲傳出,緊跟著,遠處的地面冒出了一個巨型機器人,它的步伐撼動了整個地面。
「它光是一個拳頭打下來,我們就被打扁了吧?」看著那足足有七、八層樓高的IR,我的心也跟著涼了一半。
「不。」遙日很肯定的否決了。「它根本不用動手,光是附近的怪物就可以殺了我們。」
「嘎啦啦,大魔王不用動手喲!」暴雷的聲音微微發抖著。
「既然是要死,我寧願死在BOSS的拳頭下,這樣比較有氣勢。」我拿出了複合劍盾,快步朝IR機器人衝去。
在我行動的同時,周圍的小嘍囉也跟著發動攻擊,在一陣槍林彈雨、血花飛濺之後,我跟遙日跑去墓園找鬼伯報到了。
 
墓園中──
「復活費一個人十三萬!」鬼伯獅子大開口的道。
「十三萬?你坑人啊?」我沒好氣的叫著。
「嘎啦啦,鬼伯坑主人喔!」變成幽靈的暴雷,齜牙咧嘴的喊。
「如果你們想要繼續當死人,不想復活,我也無所謂。」說著,鬼伯隨即準備轉身離開。
「欸,等等──」我連忙叫住了他,沒好氣的道:「都已經來到這裡了,哪有可能不復活啊?我才不想真的成為這裡的亡靈!」
「那就快給錢。」鬼伯將付款機遞到我們面前。
無可奈何之下,我們只好被迫當冤大頭付錢給他。
「走吧!再去找那隻巨無霸挑戰!」復活後的我,立刻準備再次回到廢墟。
「等等。」遙日拉住了我,勸阻的道:「這個任務只有我們兩個根本沒辦法應付,要去找別人來支援。」
「嘎啦啦,要找人支援!」。
「可是想要打贏它,要找不少人耶!我們要去哪邊找……」才想要反問,我腦中跟著閃過一個找人的最佳地點──「痞子的商會!」
「嗯。」遙日同意的點頭:「那邊是交易的場所,應該可以找倒不少玩家。」
按下了商會的傳送徽章,我們迅速轉移到商店街。
在我們衝進絕佳好貨商會時,一眼就看到痞子殺手站在人群中,笑容滿面的跟眾人聊天。
「痞子!我需要你幫忙找人!」站在人群外圍,我朝他大喊:「任務要到結局了,我需要有人幫忙解任務。」
「嘎啦啦,要幫忙!去打怪!」
「你們需要多少人?」痞子殺手從人群裡頭喊了回來。
多少人?這個問題問的真是好啊……我無奈的苦笑了下:「還記得廢墟最底層的那個大機器人嗎?你覺得要打贏它需要多少人?」
「妳是說躺在地上的那隻?」痞子殺手訝異的瞪大眼睛,完全無法置信。
「是的,它就是任務的BOSS。」遙日同樣朝他點頭笑著。
「嘎啦啦,就是那隻大──機器人!」回答時,暴雷還刻意拉長了語音。
「哇靠!你們要挑戰那隻機器人喔?」見過機器人的拉布拉,誇張的叫了出來:「那隻機器人就算找一百個人也不見的能打贏吧?」
「就是說啊!」痞子殺手異口同聲的附和道:「那隻巨無霸要怎麼打?這個任務會不會玩太大了啊?」
「畢竟是A級任務,不搞大一點怎麼行?」身為遊戲設計師的焰星,突然現身在我們身後,他用一種狡詐的神情朝痞子他們笑著:「難道你們以為那個機器人只是個裝飾品?」
「沒錯!」拉布拉用理所當然的表情點頭回應。
痞子殺手也跟著接話道:「它那個樣子當裝飾品的確比較適合!」
「你們在說什麼A級任務?是哪個地方的A級任務啊?」旁人聽到任務的等級,又見到我們說的一臉無奈,大感好奇的詢問。
BOSS是機器人的話,應該就是澄色境界的任務吧?」另一名玩家回答道:「我聽說那塊大陸是機器人大陸。」
「貓,成員就算我跟阿鐵一份吧!」天神樂從二樓走了下來,他身後尾隨著鐵色狂想跟月雪櫻。
「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解出任務了,真是厲害!」鐵色狂想稱讚的笑著。
「貓,我也要去!」月雪櫻開心的朝我跑來。「雖然我打怪不太行,不過我有學幾個大型魔法陣,應該多少可以幫上一些忙!」
「我也要參加!」拉布拉跟著舉手說道:「聽說那個任務超難解,難得有這個機會,一定要去見識一下!」
「欸!我也要報名!可以吧?」人群中,立刻有好戰份子跟進。
「我也是!算我一份!」
在一陣鬧哄哄的報名聲過後,我們組成了一個人數眾多的隊伍,隊員人數共計一百三十二人,商會裡的玩家幾乎都參與了這個任務。
「出發之前,大家要記得將貨源補足!」痞子殺手趁機招攬生意。「該買的東西要買齊,該修理的武器要修好,到了那邊,想補、想修理可就沒辦法了!」
聽著痞子殺手的話,所有隊員紛紛開始進行裝備檢查,瞬間,商會裡面顯得熱鬧無比。
「這個陣仗會不會太大了?」看著眼前的人潮,我真是覺得有些太過誇張了。
「不要太依賴人數,這裡大約有四分之三的人,是去觀光順便當肉墊的。」焰星用著優雅的笑容,說出了狠毒的評語。
「沒這麼慘吧?」痞子殺手隨手點名了幾個人回應道:「天神樂、鐵色狂想、拉布拉,還有那邊的阿豆仔、獵殺九九七、三分衛……他們幾個的水準都算不錯。」
「你說的人再加上我們幾個,還不到二十人,你覺得這種陣仗夠嗎?」焰星四笑非笑的反問。
「這些人我又不是全都認識,說不定這其中還有不少高手在啊!」痞子殺手反駁的道。
儘管也是有這種可能,但,焰星向來都是不打沒有把握的帳。「不管怎麼樣,A級任務只容許十次失敗,過了這個次數一切就要重來,為了確保任務能順利完成,我們還是要再找幾個高水準的人。」
焰星通常不會提出沒有建設性的提議,所以當他會說出這些話時,表示他也已經找到了人選。
「你有人選了嗎?」我問道。
「嗯,我剛才已經用密語跟他們說了,不過他們現在都在忙,要晚點才能來。」沒有說出高手的名字,焰星只是一臉高深莫測的笑著。「我們可以先去打個一、兩次,當成經驗學習,順便讓那些人好好參觀一下。」
二度回到廢墟前,隊員們的態度顯得極為興奮,當我們踏入廢墟時,機器人、蛛械獸等怪物已經佔地為王,IR則是站在中央等待指令。
「哇塞!這裡的怪物真壯觀!」見到這麼龐大的怪物群陣仗,不少人發出了贊嘆的聲音。
「等一下打起來一定很過癮!」好戰份子已經磨拳擦掌以待。
「我還沒有來這邊挑戰過,這裡的怪物看起來挺強的!」
在我們進入時,怪物們並沒有立刻發動攻擊,它們像是在等待,等著某人的一聲令下……
「哈哈哈哈……」同樣的狂笑聲音出現,普立德再度出現在半空中。「想救人嗎?那你們就先過IR這一關吧!」
普立德的話就像是行動的鳴槍聲響起,在他說完話後,怪物群跟IR也開始有了動作。
「大家各自保重啦!」痞子殺手第一個衝上前迎戰。
他手上的巨傘一開,一陣冰雹隨即轟向怪物群,緊接著又將符咒一拋,符咒化成萬丈金光,光芒像是箭矢般往四處發散,瞬間變有十多隻怪物被射穿。
焰星利用他的披風飛到空中,將數張紙卡拋下,瞬間,紙卡如同變魔術般轉成火龍、獅子、老鷹、炸彈人等等,在焰星的指揮調度下,發狠的衝向怪物群,將它們一一擊敗。
整場混戰中,大家將自己會的招式全使了出來,空中交雜穿梭著子彈、魔法、飛鏢等武器,有時候,龐大的箭雨陣會在瞬間出現,將數隻鐵咩刺穿。弓箭、長劍、大刀、巨斧等兵器,在對戰中一一現身,跟敵人交鋒時,武器伴隨招式發出燦爛而耀眼的彩光。
以魔法相長的魔法師則是不斷放出魔法陣、召喚出對抗的魔物,從地底召喚出的骷髏怪跟蛛械獸進行肢體搏鬥,魔法的繽紛光芒在各個角落爆開,黑色的火龍將數隻機器人捲成了麻花辮,白色的暴風雪襲捲過後,一隻隻的怪物被凍成了冰柱……
「真是華麗的戰鬥啊,打怪果然要人數多才漂亮。」一邊打怪,我一邊欣賞著面前的景色,絢爛的特效將廢墟裝飾的耀眼無比。
「附近的閃開!要放『土石流大法』了!」站在另一頭的幾名魔法師喊道。
這話一出,周邊的人立刻跑開,能閃多遠就多遠。
「土石流?那是什麼魔法?」沒聽過這樣的魔法,我好奇的詢問遙日。
「不知道。」遙日同樣感到納悶,「我沒聽過有叫做土石流的招式。」
「唉喲!那是幾個魔法師惡搞出來的啦!」附近的隊員笑著朝我們解釋道:「簡單說來,就是土系魔法加上水系魔法。」
說著,負責施行此種法術的魔法師分成了兩半,一半先放出土崩術、亂石術等等土系魔法,另一半的魔法師則是放出源源不絕的水流,浩大的聲勢如同海浪一般。
在兩者相結合後,夾帶滾滾黃沙、土石的水流,大肆沖刷各地,黃色的泥漿水彷彿成了吞噬一切的惡魔,在水流行經的地方,不管是怪物、我們的隊員或是建築物全被摧毀,是個不分敵我,破壞力超強的招式。
「好像在看災難片。」看到這種彷彿大海嘯過境的景象,我心驚的說著。
「真是個很有趣的招式。」遙日極感興趣的笑著。瞧他的表情似乎是想要在下次戰鬥中,將這招式用上。
「遙日,你要放這種魔法一定要叫隊友先撤離。」我擔心的提醒道。
我可不希望他一聲不吭的放出這種毀滅性招式,殺了敵人也殺了自己人。
「嗯。」
這場戰鬥,雖然大家全都使出全力了,但,就像焰星臨行前所說的「高手數量不足」,在纏鬥近半小時之後,整個廢墟成了亂葬崗,躺在地上的屍體一堆,活著的人不到二十個。
雖然很想幫他們進行復活,可是怪物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我們根本自顧不暇,就算有機會幫人復活了,那人也會被緊追而來的怪物給殺死,活著的時間不超過五分鐘。
撐到最後,我們幾個終於將那些嘍囉怪物給全數清空,但是每個人臉上也出現了疲憊神色。
「終於要打BOSS了!」其他的亡靈隊友,興奮的為我們打氣著。
「你們要加油!就算打不掛,至少也要撐十分鐘!」
「欸,不要這麼沒志氣好不好?至少也要二十分鐘!」
「他們幾個那麼強,說不定能擋半小時喔!」
「下注吧!誰要賭可以撐十分鐘的?」
聊到最後,我們親愛的亡魂隊友竟然窩在一旁押注。
「吼!有沒有搞錯?你們怎麼可以這樣玩?」痞子殺手朝他們喊了回去。「就算要下注也該是由我做莊啊!我可是商會主人耶!等一下我回商會開賭盤給你們押注。」
這個……大豬頭!我起手往痞子的腦袋扁了下去,「先打怪啦!不然我直接一劍送你離開。」
「唉呦,我只是想讓大家振奮精神咩?」痞子殺手辯解的回道。
就在我們閒聊的時候,巨無霸機器人有了動靜,它開始移動身子要朝我們進攻了。
也直到要跟巨無霸機器人交戰的時候,我們才發現──那隻該死的BOSS竟然毫髮無傷啊!
「靠!為什麼它的血量還是滿點?剛剛都沒有人趁機會扁它嗎?」痞子殺手發出了悲悽的吼聲。
也難怪他會放聲大叫了,因為IR機器人的血量足足有三萬點!我們幾個人的血量加一加,連一萬點都不到,這要怎麼打啊?
「有!我有打!」飄在旁邊的幽靈隊友回話了。
「我也有!」
「我也是……」
「嘎啦啦,暴雷有偷偷打它。」暴雷同樣回應著。
「那、那為什麼它──」說到這裡,我腦中閃過一個很糟糕的情況。
「看來,這個最終大魔王具有自動恢復血量功能。」焰星說出了最有可能的狀況。
在這句話出口之後,我們的頭上跟著刷下了三條黑線。
「媽啦!血量那麼多,還會自動回血!」拉布拉像是極為挫敗的蹲在地上。「它根本是一隻打不死的蟑螂!」
「嘎啦啦!死蟑螂!可惡的蟑螂!」
「何只是蟑螂,簡直是妖孽。」痞子殺手用陰沉的語氣回道。
「嘎啦啦,臭妖孽!大大隻妖孽!」
「真傷腦筋啊……」鐵色狂想的語氣帶有極深的無力感。
「也只能拼了!」天神樂倒還算是有幹勁。
「機器人回血需要花一段時間,」遙日就事論事的道:「只要大家衝上前圍攻,不讓它有血量回升的機會就好了。」
遙日說出了很簡單的論調,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方式,但,實際上哪有那麼容易呢?
「這位夥伴真是個樂天派啊。」其他隊員似笑非笑的回應道。
「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可是高難度動作。」
「不過,目前也只有這個方法可行了。」
「我從空中引開它的注意力,你們趁空檔進攻。」焰星張開了他的披風,再度飛上天去。
見到焰星出現在空中,IR機器人揮舞著雙臂想要將他打下,我們幾個趁隙上前攻擊。
我用力的朝機器人砍了一劍,發現這劍只讓它損失十五點的血量,遙日放出破壞力強大的魔法,也只是讓它損失三十點,我們的攻擊對於機器人來說,似乎像是蚊子、螞蟻叮咬般,弱小且微不足道。
「我就不信打不倒你!」旁邊傳來了某位熊族戰士的吼叫聲,他拿著把巨槌從旁朝機器人的腳踝擊去,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這個攻擊讓機器人稍微失去了重心,身子也跟著側了一邊,趁這時機,痞子殺手跟拉布拉聯手發出攻擊,讓它重重的摔到在地。
「喲!不賴喔!竟然讓它倒了耶!」
「魯大,快!趁這時候拿槌子扁它!」幾名亡靈隊友開口催促著那名熊族戰士。
「耶?是你啊?」聽到名字,我這才發現對方的存在。
「加油吧!」魯大朝我打氣的喊了聲,隨即抓著巨槌衝向機器人。
在我們想要藉機圍攻的同時,機器人的身體突然開了幾個開口,十數把機關槍從開口中出現。
「糗了!快閃開!」發現狀況不對,最前頭的人放聲喊道。
沒有任何反應時間,機關槍朝我們發出一陣掃射,在這陣槍林彈雨中,我則是見縫就鑽、見子彈就閃,在漫長的掃射攻擊過後,只剩我、痞子殺手跟焰星還存在場上,但,我們幾個全都傷痕累累、狼狽不堪。
「看來這一局就要結束了。」焰星的手上一舉出現數十張牌,紙牌有大有小,花色也全不相同,似乎各有不同的功能存在。
「怎麼,你想要放煙火啊?」見到他這個舉動,痞子殺手也跟著拿出十多張符咒。「一起玩吧!這樣比較盛大。」
「嘖!真不公平,我沒有煙火可以放。」我埋怨的嚷著。我身上唯一有的武器,就是手上的複合劍盾吶。
「既然這樣,那就麻煩妳去招待那位貴客吧!」焰星一臉燦爛的笑著。
「太狠了吧?丟這種大麻煩給我?」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但也邁開腳步衝向了巨無霸。
在我行動的同時,他們也對機器人發動了攻擊,在兩人的掩護下,我藉由腳下靴子的功能,直接沿著機器人的腳往上垂直衝去,利用高速的移動、閃躲,我繞著機器人的前後左右跑著,試圖找出它的弱點,但卻始終找不到。
「它的弱點到底藏在哪裡啊?」
我放緩了移動的速度,試圖仔細搜索,就在這時,我突然被隻大手一把抓起,機器人手一握緊,我便被它掐死、陣亡了。
「貓,妳終於死了。」痞子殺手的聲音,在我化成亡靈後傳來。
回頭朝他們望去,發現他跟焰星早就已經變成亡魂了。
「好啦,我們全部轉移去墓園復活吧!」
在這聲提議說出後,廢墟的亡靈們一個接一個消失了,另一頭的墓園因為我們這群人的到訪,顯得熱鬧無比,幫忙復活的鬼伯因此收錢收到手軟,一張嘴更是笑的闔不攏。
復活後的我們沒有馬上進行下一回合,經過實戰,部分隊友發現裝備不足,紛紛跑回商會補充裝備,剩下的人則是回到廢墟門口等待,順便趁這機會聊天、增進感情。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