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普立德在圖書館內兜兜繞繞,最後,他帶我們來到圖書館角落處,眼前的米白色牆面上鑲著一幅圖,那圖足足有半個人高、一隻手臂寬,圖上頭罩著一層玻璃,用來隔絕外界的碰觸,玻璃框架上頭的標題寫著──AR機器人構造圖。
來到構造圖前,普立德從口袋中拿出一隻筆,將筆尖朝玻璃上點了幾下,每個普立德所點擊的地方,都會出現一格發光的小方框,因為他的舉動,我這也才發現,原來面前的玻璃屏障是由無數個看不見的小方框組成。
在一陣電流交錯的聲音出現後,罩著構造圖的防護玻璃消失了。
「那層玻璃是高壓電流屏障,為了避免你們不小心碰觸到,我已經將屏障消去了。」普立德在簡略的解釋後,回頭朝我們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想先去一下洗手間,晚點回來。」
「嗯。」我笑著朝他揮手道別,腦中更是開始敲起了如意算盤。
普立德一走,這附近等於沒人看守,再加上構造圖的防護屏障已經消去,我們只要伸手一拿,就可以輕鬆的將構造圖偷到手了!
但,才想伸手行動,我又被另個念頭制住了。
普立德是因為信任我們才將屏障解除,要是我將東西偷走了,這不是很對不起他嗎?
正當我還在猶豫該不該進行這件事情時,遙日突然拉著我的手往外走。
「你要拉我去哪裡?」我不解的發問:「阿光的構造圖……」
「我已經將它拿下來了。」遙日朝我揮揮手上的紙捲。
耶?他什麼時候出手的?我怎麼沒注意到?
「你真的偷構造圖?」為了不讓別人聽見,我刻意壓低音量。
「妳說話怎麼變的這麼小聲?這裡又沒有別人。」遙日不以為然的回答道:「我們剛剛不是已經決定要偷了嗎?」
「啊?有嗎?」記得剛剛只是在「盤算」要這麼做而已吧?
「有啊,暴雷還特地飛出去幫我們把風。」
「嘎啦啦,快,外面沒有人,主人跟遙日快溜。」正巧從外面飛進來的暴雷,連聲對我們催促著。
因為現在做的事情跟小偷沒啥兩樣,暴雷也模仿小偷常見的裝扮,用一塊黑色三角巾遮去了一半的自己,但是……
暴雷啊,你是顆眼球耶,就算將身體遮起一半,別人還是可以認的出來啊?望著暴雷這種如同掩耳盜鈴的行為,我只能無奈的搖頭苦笑。
一走出圖書館,我們立刻移動到博士的家門前,因為天色才剛亮,原以為我們要像之前一樣,待在屋外等待博士家的屏障撤下,但,當我們抵達時,眼前的景象讓我們嚇了一大跳。
「嘎……屋子壞掉了。」暴雷用愕然的語氣嚷道。
康帕納博士的房屋像是遭到了攻擊,屋頂被毀了一半、窗戶被砸破、牆壁出現一個大破洞,屋外的屏障也被毀去大半,失去原有的保護功能。
「該不會是遭到怪物攻擊吧?」遙日臆測的猜著。
這句話讓我想到,我們在機器人製造工廠遇到的怪物,又想起他們之前曾說過,這裡晚上會有怪物出現襲擊……
「康帕納博士,你們還好吧?」擔心著他們的狀況,我跟遙日連忙衝進屋內。
才剛踏進房子,就見到博士躺在一個銀色物體上頭,仔細一瞧,那是一個近似單人床的大小診療器,數根發光的管子自診療器的左右兩側延伸出來,連結在博士的身體各部位,每根管子上都有不同顏色的光圈跑著。
凱莉醫生站在機器旁邊,神情專注的望著光學螢幕,蜜莉絲則是站在凱莉醫生身後,她的臉上充滿擔憂且焦慮的表情。
「蜜莉絲,博士怎麼了?」我走至她身邊,低聲詢問道。
「博士他、他……」蜜莉絲吞吞吐吐的低下了頭。「我也不是很清楚,請你們問凱莉醫生吧。」
「他沒事。」凱莉醫生接在蜜莉絲的尾音後回答。「只不過是操勞過度,引發身體不適罷了。」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躺在診療器上的康帕納博士緩緩坐起身,同時,康帕納博士身上的管子也被機器收了回去。
「康帕納博士,可以請你跟我說明一下,為什麼這種事情又『再度發生』嗎?」凱莉醫生冷著臉質問道,在句子的最後,她還咬牙切齒的刻意加重語氣。
「對、對不起。」康帕納博士緊張的低下頭,不斷絞著手指,活像是個做錯事情的孩子。「我、我最近拿到一張很珍貴的IR構造圖,因為太過專心研究它,結果就忘記了時間……」
「忘記?」凱莉醫生雙手交疊在胸前,音量也跟著提高不少。「這麼嚴重的事情可以隨便忘記嗎?要是一個疏忽,你很可能就會死了你知不知道?不,你死掉還不打緊,頂多是浪費一個人材,要是因為你的關係,害全城的人也跟著你受苦,那該怎麼辦?你有辦法處理嗎?」
「我、我……對、對不起。」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康帕納博士也只能低頭陪罪。「下次我會小心,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再度發生。」
「不准還有『下次』!」凱莉醫生瞪著眼警告道。
「呃、好、好、不會再有下次。」康帕納博士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連連點頭答應。
「蜜莉絲,以後只要時間一到,妳就要立刻叫博士吃藥,」回過頭,凱莉醫生語氣嚴厲的吩咐道:「要是他不吃,妳就直接將藥塞到他嘴裡,用吞的也要逼他吞下!」
「是,我一定會注意博士吃藥的時間。」蜜莉絲恭敬的點頭回應著。
得到兩人保證後,凱莉醫生在診療器上頭點了幾下按鍵,診療器立刻轉換它的型態,變回凱莉醫生的交通工具。
「好啦,我的診所還有病人在等著我,先走了。」
聽到她提起診所,我想到普立德之前給我們的線索。
「凱莉醫生,請等一下。」我上前叫住了她。「請問妳知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從來沒生病過的人?」
「從沒生病過?」聽到我沒頭沒腦問出這個問題,凱莉醫生茫然的愣了下。「妳怎麼會問這種奇怪的問題?」
「我們在找一個人,有人跟我們說,可以從這個線索去找。」我簡短的回答道。
「嘎啦啦,線索,重要的線索喔!」
「妳突然這麼問,我一時也想不起來。」凱莉醫生朝我們聳肩笑笑。
「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可以請妳幫我們查一下嗎?」遙日向她請求著。
「查?這件事情可是個大工程吶。」凱莉醫生有點不樂意的皺眉。
「凱莉醫生,他們這麼做是想要幫助朋友,」知道整件事情的緣由,康帕納博士也開口替我們向她請求。「我知道這件事情會造成妳的麻煩,不過還是請妳幫幫他們吧。」
「嘎啦啦,拜託,請凱莉醫生幫幫忙。」暴雷眨著水汪汪的大眼,在醫生面前飛繞著。
「知道了、知道了,我幫就是了。」在我們幾個連番請求下,凱莉醫生終於點頭答應。「回去之後我再幫你們調查,一有消息就會立刻通知你們。」
說完後,凱莉醫生跨上了她的飛行機車,從屋頂的缺口直接飛離。
「既然博士已經沒事了,我想要開始打掃房屋,請各位先到外面等待。」蜜莉絲一把將屋內的桌椅搬起,並開口對我們要求道。
「除了打掃之外,也該找工人來將房子修好吧?」望著破了個大洞的天花板,以及慘遭摧殘的牆壁,我向蜜莉絲提議道。
「我已經聯絡了。」一邊忙著將家具搬出屋外,蜜莉絲一邊回應道:「機器工人差不多快到了。」
就在蜜莉絲說完這些話之後,一群機器人出現在門口。
「午安,我們前來幫您修理房屋。」
機器工人的高度差不多到我的胸口,它們的頭部像是顆圓形燈泡,身體是圓木桶形狀,手跟腳的長度可以自由伸縮。
「請你們幫我將房子修復成原狀。」蜜莉絲在手腕上點了幾下,一道黃色光芒自她的掌心發出,在空中組成一個光學螢幕,螢幕裡頭是一張房屋的平面設計圖。
「好的,一切就交給我們。」
機器工人的雙眼轉成紅色,它們盯著設計圖看了好一會,在紅眼睛變回水藍色之後,它們朝蜜莉絲點頭示意道。
「設計圖已經記錄完畢,妳可以將它收起來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蜜莉絲將螢幕收起後,隨即轉身繼續進行她的掃除工作。
「請問你們能不能在太陽下山前將這裡修復?」康帕納博士面露擔憂的詢問著。
「沒問題,完工時間預估為五小時。」機器工人信心十足的答應道:「下午兩點就可以完成修理工作。」
回覆問題後,它們從圓筒身體裡拿出了建築材料以及修築工具,開始在屋裡屋外忙碌了起來。為了不妨礙它們工作,我們跟博士走到屋外,坐在被搬出的沙發椅上聊天。
「為什麼這裡會變成這樣?你們遭到怪物攻擊嗎?」看著像是遭到強烈攻擊的房屋,遙日提問道。
「呃……是、是啊。」康帕納博士尷尬的抓頭笑笑。「睡到半夜,結果突然聽到一陣碰碰撞撞的聲音,當我起床時,這屋子就變成這樣了。」
「怪物呢?怪物有攻擊你們嗎?」聽到真的有怪物出現,我擔心的詢問。
「沒有,怪物它……它發現我們醒來,它就飛走了。」康帕納博士說這些話的語氣有點吞吞吐吐,神情也顯得有些奇怪。
「怪物沒有攻擊你們?」我跟遙日都對這個答案感到很不可思議。
「既然不打算攻擊人,那它為什麼要破壞房屋?」我自言自語的臆測道:「難道怪物打從一開始就只是想要對建築物進行攻擊?」
「不,怪物不可能會對無生命的東西進行攻擊,應該是有什麼目標吸引了它才對。」不相信事情有這麼單純,遙日提出了反駁。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為什麼那個怪物沒有攻擊博士?」我無法理解的反問他。
「嘎啦啦,為什麼怪物不攻擊博士?」暴雷也跟著問著。
討論不出個所以然,我跟遙日的視線雙雙轉移到博士身上,希望能從他這個當事者的口中得到答案。
「呃,可、可能是我那時候……手、手上拿著手電筒,」康帕納博士先是結結巴巴的想了老半天,最後才像是找到答案的點頭道:「對,沒錯,我手上有手電筒,然後那個怪物一見到光,就嚇跑了!」
康帕納博士將這句話說完時的神情,像是鬆了口氣,又像慶幸著自己找到最佳解釋。
「見到光就嚇跑了?」遙日困惑的側著頭沉思。「這裡有會怕光的怪物嗎?」
「我們在這邊待這麼久了,好像還沒遇過這種怪物。」我開始對這怪物感到好奇了。「要是可以,我真希望能見見它的模樣。」
「別、別,千萬別這麼做!這太危險了!」康帕納博士激動的連連否決我的想法。
「怎麼會危險?要是怪物想傷害我,我只要製造出亮光它就會逃開了。」我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道。
「不、不,這、這……」康帕納博士像是不知該怎麼解釋的抓亂了頭髮。「也許那只是我一時運氣好,說不定那怪物不是怕光,只是一時受到驚嚇,所以才沒攻擊我,妳千萬別冒險,要是你們受傷了,我真的、真的會覺得很內疚。」
「沒關係啦,大不了就是死嘛。」我不以為然的揮手笑笑。
反正我又不是沒死過,雖然死亡時會有點痛,不過也就是那幾秒的時間罷了。
「不,絕對不行!」康帕納博士突然抓住我的手,嚴肅而又認真的說道:「你們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們受傷,不管怎麼樣,你們要是在晚上見到奇怪的怪物,一定要離它遠一點!」
被康帕納博士這種宛如爆發般的情緒嚇到,我只有愣愣的點頭。
「嘎啦啦,乖,不要激動,乖乖喔。」暴雷開始好言安撫康帕納博士的情緒。
「呃,抱、抱歉。」冷靜下來的他,發覺自己的失態,隨即鬆手往後退了兩步,臉色也在瞬間轉呈窘紅。
「那、那個……」想要將這份尷尬轉淡,康帕納博士轉了個話題,問道:「你們去機器人製造工廠有找到構造圖嗎?」
「那裡沒有構造圖,不過我們在圖書館找到了。」遙日將構造圖遞到康帕納博士面前。
「嘎啦啦,偷,在圖書館偷到了。」暴雷很誠實的說著。
「偷?」康帕納博士為這個字眼感到愕然。
「暴雷它說錯了。」我連忙陪笑敷衍道:「是『借』才對,我們是從圖書館借出來的啦!」
聽到我更正它,暴雷也見風轉舵的附和著。「嘎啦啦,暴雷說錯了,是借到的,我們是借到的喔!」
「原來構造圖在圖書館吶?我一直以為它在工廠裡。」
康帕納博士將構造圖翻開檢查,在確定構造圖真是AR的構造圖後,他朝我們點頭笑笑。
「請你們將那個機器人帶過來吧,我想要檢查它的狀況。」
依著博士的話,我們立刻轉移到阿光所在的廢棄場,當我們見到阿光時,它已經無法開口說話了。發現情況危急,我們立刻使用移動符咒將阿光帶到博士面前。
在仔細檢查阿光的受損情形後,康帕納博士面露難色的望著我們。
「修復的材料大致上都能買的到,不過有一樣東西……現在可能找不到了。」
「啊?又缺材料了?」還以為這件事情可以就此順利解決,沒想到還是有麻煩事等著。
「要恢復阿光的記憶區運作,需要一種叫做『磷液』的東西,」康帕納博士從書櫃上拿下了一本書,指著書上的某一頁,對我們說道:「磷液要從『月磷蟲』身上取得。」
書本上的出現月磷蟲的照片,那是一個外型跟蝸牛很像的蟲子,唯一不同的是,蟲子的頭部有五根發光的觸角,像是戴了個小皇冠的模樣。
「為什麼修理阿光要用到蟲?」我不解的發問:「一般不都是潤滑劑、能源、晶片之類的東西嗎?」
「這個機器人沒跟你們說過嗎?」對於我們的問題,康帕納博士臉上出現意外的神情,「AR機器人其實是一種介於半生物型態的東西,雖然它的維生方法是能源,不過真正讓它產生運作的是月磷蟲的體液,唔,說體液也不算正確,雖然它是從月磷蟲身上取出的液體,但這些液體其實是活的……」
「活的?不會吧?」我意外的叫了出來。這種說法真是太誇張了!
「是真的,磷液從蟲身上取出後,依然能夠自由活動,是個很不可思議的東西。」康帕納博士像是在說故事般的說道:「以前的人都說磷液擁有思考、判斷的功能,因為具有這些功能,所以它們才能操縱機器人,以前的人還稱磷液是『靈魂水』,他們認為!機器人之所以會有情緒反應,是因為磷液給了它們靈魂。」
真誇張,我剛剛是不是聽到了某種靈異故事?對於博士的解釋,我只能呆愣愣的聽著。
「聽說當時還有人特別針對磷液研究,希望能將它的謎給解開,不過到最後都還是不了了之。」
「既然磷液是機器人維生的重要東西,販售能源或機器人零件的商人應該會販售,」遙日問出了他的疑問:「為什麼會說找不到呢?」
「磷液取得困難又十分稀有,機器人製造工廠為了能夠大量製造機器人,在AR之後的機種已經不使用這東西了。」
「書上有說該去哪邊找這種蟲嗎?」遙日更進一步的詢問道。
「沒有。」康帕納博士朝我們苦笑著。
「怎麼又是一個找東西的謎題。」我無奈的長嘆一聲。
「嘎啦啦,好謎、好謎啊。」暴雷用著意義不明的話語附和著。
「要是沒有磷液,就算我將機器人修好了,它的記憶也不會恢復。」康帕納博士說出了事情的重要性。「如果你們能找到月磷蟲,請在五天內將它帶來。」
「五天?這會不會太倉促了啊?時間不能長一點嗎?」我討價還價的說道。
「嘎啦啦,博士,時間要長一點吶。」暴雷也同聲嚷著。
「不是我故意要刁難你們,」康帕納博士一臉無辜的解釋道:「剛剛在進行檢查時,我發現機器人的狀況只能再維持五天,超過五天,它就會變成廢鐵。」
聽到這樣的回覆,我跟遙日也只能認命的接受了。
 
跟康帕納博士道別後,我跟遙日回到了城市的廣場中,雖然想再去圖書館找資料,不過……我想普立德應該發現構造圖不見的事情了吧?要是我們再跑回去,不就是自己自動往火坑跳嗎?
「不去圖書館的話,也許可以去問問其他玩家或NPC,看他們有沒有線索。」遙日提議道。
對喔!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遙日的話讓我想起另一個好地方。
「我們去這裡吧!」
我將絕佳好貨商會的傳送徽章拿了出來,見到它,遙日也跟著笑了。
在徽章的中心處輕按了下,我們眼前的景色隨即更換了。
此時的我們站在某處的商店街,腳下踩著紅磚地,街面非常寬廣,在我們站在原地打量四周時,身旁不時有馬、怪獸、機車、汽車、飛碟等等交通工具經過。
街道兩旁是古風格的房子,有的是日式建築、有的是中式房屋,雖然風格不同,卻又有種奇異的融合之感。
路上除了玩家以外的行人,也清一色穿著不同時代的古裝,和服、漢服、唐裝、旗袍以及一些邊疆民族服飾、似乎有種將歷史濃縮於此,共置於同一地點的錯覺。
「嘎,主人現在在『紫玉天城』的商店街,」暴雷開始說明我們的所在地點。「這裡什麼都賣、賣什麼都不奇怪。」
「原來這裡就是紫玉天城啊?」我理解的點點頭。
紫玉天城跟我們原先所待的大陸「澄色境界」是截然不同的風格,澄色境界屬於科技與機器的領域,紫玉天城則是一個古色古香、充滿東方風味的大陸。
這條街上大多是由玩家開立的店家,僅在其中穿插幾間NPC的商店。
雖然很想到處逛逛,不過首先還是要將月磷蟲的事情解決才行。
「痞子的商會在那邊。」遙日指向隔了三間店鋪的地方。
見到「絕佳好貨商會」外觀的第一眼感想,我只能說:「果然是痞子開的商會。」
外觀同樣是中式建築,痞子在商會門口左右兩邊放了名為「地獄看門犬」的三頭狗,雖然在畫面的感覺上,黑色的三頭犬跟那灰黑色的門柱與紅色大門還頗搭的,不過……地獄看門犬不是屬於西方神話中的產物咩?這種搭配好像有點詭異。
才剛走到大門前,面前突然出現一道光束,痞子殺手的身影從光芒中現身。
「喲!兩位客人想來商會找什麼啊?」痞子殺手熱絡的上前跟我們打招呼。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來這裡?」由於痞子出現的時間「太過湊巧」,彷彿是算準了我們的形蹤,這讓我感到好奇。
「商會徽章有通知功能,任何一個經由徽章傳送到這邊來的人,我都會馬上接獲通知。」痞子殺手一臉得意的笑著。「剛剛收到你們來商會的訊息,我就馬上跑來了,由我這個商會主人親自接待,這可是一般人得不到的殊榮啊!」
「嘎啦啦?」不懂痞子殺手的論調,暴雷回應他一個困惑的神情。
「走走走,我們去裡面吃東西、聊天。」痞子殺手擠到我跟遙日中間,張開雙臂攬住我們的肩膀,舉步往門口走去。
才接近門口,原本如同雕像般靜靜坐著的地獄犬,突然發出了警戒的低鳴,血紅色的雙眼更是發出凶光,彷彿只要我們再往前走近,牠們就會撲上前將我們拖下地獄去。
「唔?」發現地獄犬的怪異表現,痞子殺手像是知道原因般的反問:「你們是不是有人獲得小偷或強盜的職業?」
「沒有吧。」我困惑的搖頭。
「我是小偷。」遙日倒是開口承認了。
「嘎啦啦,暴雷是小偷喔。」暴雷也點頭自首了。
「耶?你們怎麼會是小偷?」我大感意外的反問。
「妳忘了嗎?」遙日回給我一個苦笑。「我從圖書館拿了構造圖。」
「嘎啦啦,暴雷吃掉金大少的盤子。」暴雷一臉認真的回著。
「這兩隻地獄犬可以聞出小偷跟強盜的氣味,」聽到他們表明身分,痞子殺手進一步的說明:「如果有小偷跟強盜接近商會,牠們會出現像現在這樣的警戒動作,如果有人從商會偷走東西,牠們就會在對方走出大門時,撲上前將對方咬死。」
在痞子說話的時候,地獄犬的警告聲沒有間斷過,低沉的吼聲有如雷鳴般在我耳邊嗡嗡作響。
「停!」痞子殺手對地獄犬命令道:「韃羅貓跟遙日、暴雷是我的朋友,他們不列入警戒範圍。」
這道命令一下,地獄犬隨即恢復原先模樣,像兩尊石像的坐在門口。
才一踏入商會,龐大的喧鬧聲隨即灌入耳中,眾多玩家齊聚在這裡聊天、交易、討論等等,熱鬧的景象不輸給其他人潮匯聚的地方。
「本商會採用自助式經營,一樓是交易區,要買賣東西的話,就去找旁邊櫃檯的服務生。」痞子殺手指著左右兩邊介紹著。
商會內部是很寬敞、方正的空間架構,入口的兩旁設置了眾多交易櫃檯,每個櫃台上全有名稱標示,武器/防具、線索/情報、生活系工具、任務用品、衣服/配飾等等。
走入商會之後,就發現痞子殺手的交友真的非常廣闊,凡是經過我們身邊的人,都會主動跟他打招呼,有時還會隨口哈拉幾句,更厲害的是,痞子殺手竟然能夠一一說出對方的名字,還知道對方目前正在進行那些任務、遇上那些麻煩事。
約莫過了十多分鐘,痞子殺手總算跟附近的人打完招呼,我也才能跟他說話。「痞子,你不是有賣照片嗎?怎麼沒看到它的櫃檯?」
既然來到這邊,我當然想看看所謂的照片販售是怎麼樣的情形,也想打探一下遙日他的照片販售成績。
「後面就是啦!」痞子殺手笑著指著身後的入口處。
「後面不是門嗎?」我轉身往後一瞧,眼前的景象讓我再度愣住。
在大門的上方牆壁有一個超大螢幕,眾多照片在螢幕上陸續出現,每張照片上還特別註明照片主人的名稱,另外,在螢幕的左手邊還有兩個人氣排行榜,分別顯示最受歡迎的前二十名男、女玩家,遙日目前居於第十六名位置,在他的前面還有焰星、絕對殺戮跟痞子三人。
「不錯嘛!剛開始就在第十六名的位置呢!」我拍拍遙日的肩膀,笑的一臉燦爛。
遙日臉上沒有預期的苦笑,反而也用著開心的笑容回應我。「妳也不錯啊,妳在十九名的位置。」
「啊?」遙日的這句話讓我愣了下。
急忙往女生的排行榜看去,發現我的名字真的出現在榜上,這讓我的心涼了一大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