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3285_732852803421223_5013394393307381236_n.jpg

 

 

 

番外:兩人的卜禮

 

 

卜禮上,兩個五歲大的孩子被放在佈置好的高台上,讓賓客們看個仔細、私底下評價一番。

客人贈送的賀禮被放在台子的兩旁展示,禮物越多、物品越貴重,就表示這家的家長威望高、名聲好,很受族人的喜愛。

在最具聲望的族長和祭司致詞祝賀後,卜禮儀式來到最高潮、也是最重要的階段──選寶。

此時,祭司會把十幾樣珍貴的法寶擺在禮桌上,讓孩子上前碰觸、挑選有感應的物品。

這挑選也是有學問的,那些物品都是具有靈性的法寶,要是孩子們選擇了某樣法寶,那法寶卻沒有發出靈光回應,這就表示法寶不認同這個孩子,選擇便不算數,需要重新來過。

擺在越前頭的法寶,其要求的天賦條件越低,通常祭司都會把孩子帶到前頭,讓他們從前面開始挑選,節省孩子們重複選擇的時間。

在雙親的期盼中,耘與煬驥站在禮桌的前方,開始進行選擇。

煬驥像是早就已經做好決定一般,完全不看其他物品,朝著禮桌後方筆直地衝去,直到來到禮桌的最後端,他才在一個黯淡無光的黑色金屬柱體前停下。

金屬柱體的長度比煬驥還高,寬度為十二吋,厚約四吋,表面略有凹凸,不怎麼平滑,面上還有些灰霧,就跟尚未熔煉的粗劣礦石沒什麼兩樣。

「我要它!」他興沖沖地抓起金屬柱體,快步跑向耘。

他的這番舉動讓眾人大吃一驚。

剛才要把這樣金屬搬上禮桌時,可是由四名壯漢出馬,四個人搬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好不容易才將物品弄上桌,而現在煬驥卻毫不費力的抓起它,還拿著它奔跑──他才五歲呀!

「這小子是天生神力啊!」

「他的阿爹是部落的勇士,孩子當然不弱!」

「好樣的!好個壯小子!」

經此一事,眾人對煬驥的蠻力有了新一層認知。

這也造成往後,當部落裡需要壯漢搬運重物時,小煬驥也名列其中。

「妹妹,妳看!很漂亮吧!」煬驥喜孜孜地在耘的面前展示,對這塊金屬礦愛不釋手。

漂亮?這番說詞讓觀禮的眾人面露疑惑,在他們看來,這就是一塊看起來很廉價的金屬,怎麼會說它漂亮呢?

即使心底疑惑,也沒人敢提出質疑,畢竟那可是放在最後面的法寶啊!

眾人的目光紛紛投向祭司,等待他進行下面的動作。

「孩、孩子,你先朝裡頭輸入靈力。」祭司顫著聲,神情激動的道。

只有輸入靈力後,才知道有沒有得到法寶的認可。

「靈力?」煬驥面露納悶,回頭望向妹妹,「什麼是靈力?」

「在你體內流轉的……東西。」耘說得含含糊糊,不曉得該怎麼確實解釋。

「我有這種東西嗎?」煬驥很納悶。

「有。」耘很篤定。

身為雙胞胎,她能感應到他體內的靈力變化。

「那我該怎麼做?」煬驥又問。

「我是以意念驅動它,就是先感應到它的流動,然後……」耘說著自己的經驗。

「喔喔!就是我用想的,讓它聽我的話移動?」煬驥似懂非懂。

「嗯,大致是這樣。」

「好,我試試看。」

照理說,這些問題應該詢問祭司或是家長,但煬驥卻完全把他們排除在外,只是一直追著妹妹要答案,這情況讓他們的父母面露尷尬,而祭司卻是絲毫不以意,反倒相當感興趣的聽著兩人討論。

瞭解該怎麼做之後,煬驥抓著金屬礦開始嘗試。

沒多久,金屬柱體發出七彩炫光,將屋子照得通亮。

「成功了!我成功了!妹妹,我成功了!」煬驥開心的又叫又跳,把堅硬的地面踩出幾個腳印。

回應著他的興奮,金屬柱體發出的光芒也越來越強,讓人幾乎睜不開眼。

「煬驥!停下!太刺眼了!」耘難受的閉上雙眼。

「喔喔,好。」煬驥乖乖地收回靈力,「妹妹,妳怎麼在哭?誰欺負妳了?」

發現耘不斷流淚,他著急而氣憤的問。

「妹妹別怕,妳跟哥哥說是誰欺負妳,哥哥去揍他!哥哥會把他打得連他娘都認不出來!」

「你!」

「我?我什麼?」

「是你!是你欺負我!」

耘氣憤的踢了他幾腳,但對方卻毫無感覺,反倒是耘覺得腳有些疼。

「成了!竟然成了!」祭司顫抖著手,輕輕摸上那塊褪去漆黑、變得嶄新明亮的金屬礦,神情既驚喜又難以置信。

「這是上上上上一任祭司傳下來的寶物,據說是盤古的骨骸所形成,從取得寶物至今已經五千年了,從沒人能讓它產生感應,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寶物的傳人……」

「盤古!竟是盤古大神!」

「這小子真厲害,竟然能激發洪荒時期的神寶……」

盤古,開天闢地之神。

當他死後,他的身體化成天地萬物。

吐出的氣息成了風跟雲,聲音成了雷霆,左眼為日,右眼為月,軀體成了四極五嶽,血液化作江河,精髓變成珠玉,齒骨成了金石……

「孩子,這神物就送給你吧!」祭司摸著煬驥的頭頂,面色和藹的說道。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一陣嘩然。

一般情況下,這些法寶只是用來測試孩子的天賦,不會讓孩子們帶回去,祭司這項決定可說是破了慣例。

看著面露不解的眾人,祭司擺擺手,示意眾人安靜。

「這神物的來歷稀罕,我與前面幾任祭司盼了五千年,五千年才遇見一個有感應的人,你們應該也已經看出來,這孩子天賦異稟,有幾分盤古大神的影子,我想,這神物或許就是在等這個孩子出現,所以我把神物送給這孩子,我相信,這孩子日後必定能有一番大作為……」

聽完祭司的解釋,眾人的情緒也緩和下來,理解了祭司的作法。

若是往後部落能出現一名巔峰強者,對部落也是相當有益!

 

在煬驥之後,輪到耘登場了。

她與煬驥一樣,早就對某樣物品有了感應。

她提起裙襬,緩步走向後方,倒數第三樣的物品前。

那是一根形狀有些彎曲、看起來相當脆弱,好像一折就斷的老樹根,與她的手臂差不多粗長。

「妹妹拿的樹根也很好看,很襯妳!」煬驥笑呵呵的稱讚道。

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寶物,眾人肯定會以為煬驥是在嘲笑妹妹。

這截樹根看起來跟尋常樹根沒什麼兩樣,要不是祭司捧著它時,神情格外謹慎小心,還特地將它放在後方,眾人肯定會以為是有人在惡作劇,故意折了樹根擺上桌。

耘朝樹根輸入一絲靈力,乾枯龜裂的樹根表皮隨即一片片剝落,露出裡頭的翠綠水嫩的青色樹心,金光自樹心內部透出,宛如光澤透亮、觸感溫潤的玉石。

「這是扶桑神樹。」

在樹根發生變化後,祭司這才慢悠悠地說出它的來歷。

傳說中,在東方的大海上,有兩棵相互扶持、纏繞的大桑樹,這兩棵樹便是扶桑神樹,太陽每天從此處升起。

「扶桑神樹!」

「原來這就是扶桑神樹啊!」

「一連看到兩樣神物,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

賓客們驚喜萬分的笑著,神情滿是羨慕與驚嘆。

兄妹倆選擇的法寶,即使在別的卜禮上亮相過好幾次,卻都沒人選擇過,沒被選中的法寶,祭司就不會說出它的來歷,避免沒被法寶選中的人,在得知法寶的訊息後心裡覺得遺憾。

所以,眾人也是到了今日才知道,那兩樣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法寶,竟有如此崇高的來歷!

「這扶桑樹根是句芒神賜予之物。」站在耘的面前,祭司欣喜的點頭笑道。

「妹妹,句芒神是誰啊?」煬驥插嘴問道。

「句芒神是春神,鳥身人面,坐騎是兩頭龍。」耘解說道:「他主掌草木生長,是農事之神。神樹扶桑就是歸句芒神照顧的,太陽升起的那片地方也歸句芒神掌管。」

「喔,原來是春神啊!」煬驥點頭表示瞭解,又問:「妳跟他很熟嗎?為什麼他要送妳東西啊?」

「因為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冰雪聰明、活潑可愛!」耘抬高下巴,毫不謙虛的回道。

「呵呵,對啊!妹妹是最可愛、最聰明、最最厲害的!」對於她的自誇之詞,煬驥沒有反駁半分,在他看來,耘就是世界上最好、最優秀的妹妹!

「咳、咳咳!」見兄妹倆就這麼聊開,還沒說完話的祭司乾咳幾聲,提醒兩人注意。

「祭司爺爺生病了嗎?」煬驥關心的問。

「沒,只是喉嚨有些不舒服。」祭司溫和的笑著,覺得這孩子真是窩心,還懂得關心他的身體。

「祭司爺爺確定沒有生病嗎?有病就要醫,不然要是變嚴重了,就沒藥能醫了。」煬驥一臉認真的勸告。

「……」祭司被他的話噎了一下,剛才的感動頓時煙消雲散。

鬱悶的祭司決定不理會煬驥,轉頭對耘說道:「既然扶桑神樹在妳手裡發生變化,就表示妳是句芒神認可的人,這根扶桑樹就交給妳了,好好參悟這份機緣吧!」

「是!」耘朗聲應道,清脆稚嫩的嗓音透著堅定。

「我也會努力!會很──努力、很努力!」煬驥說得激動,抓著金屬礦雙手一用力,竟不小心把金屬柱體掰彎了!

祭司:「……」

眾人:「……」

竟然連盤古的骸骨也能掰彎,這是什麼樣的神力啊!

「妹妹,它彎了,怎麼辦?」煬驥可憐兮兮地向妹妹求救。

「再掰回來不就好了?」耘不以為意的回道。

「對喔!」煬驥把金屬柱體反折回來,一邊折還一邊叨念,「不是說是很厲害的神留下的東西嗎?還以為很硬、很耐用呢!」

「是一位叫做盤古的神留下來的骨頭。」耘曾經在石碑上看過這個故事。「據說是世上最堅硬的東西之一。」

「真的嗎?看起來不像啊,該不會是假的吧?」煬驥再度用力一掰,又把金屬柱掰彎了。

「瞧!一用力就又彎了。」

「他是死了以後,骨頭才變成金石的,或許那時候他已經老了,骨頭也變脆弱了。」耘猜測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煬驥理解的點頭。

「另一個可能是,這骨頭沒有保存好,不新鮮了。」耘說出另一項臆測,「隔壁的阿婆說,新鮮的骨頭會比較硬,老舊的骨頭一敲就碎,不適合拿來做東西。」

「新鮮的骨頭嗎?等我長大了,我再去找!」煬驥信誓旦旦的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盤古骨頭硬,還是我的拳頭硬!」

兩人強悍的對話讓眾人額冒黑線,祭司的表情也僵硬了不少。

混帳!那是神物靈寶,是盤古神的珍貴遺骸!不是讓人掐圓捏扁的玩具啊!

你們對它尊重一點行嗎?

眾人的目光紛紛投向祭司。

祭司,你確定你選對人嗎?

把這麼重要、珍貴的法寶給這孩子……

你確定沒問題嗎?

你真的肯定沒問題嗎?

接收到眾人質疑的目光,祭司默默地擦了把冷汗。

「咳!這兩個孩子,你們要好好教導。」祭司把問題丟給孩子的雙親。

他是祭司,只負責祭禮,教育孩子這種事,當然要交給孩子的父母!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