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第七章 獸潮來臨 (2)

 

這種沒話找話題閒聊的情況,一共持續了兩天,在第三天清晨,韓非敏銳地察覺到,今日的瀚海幻林氛圍不同,比先前多了幾分殺戮與燥動之氣。

「怎麼了?」發現韓非的氣勢轉變,梁斌也跟著提起戒備。

韓非的境界比他高,靈識又比同階者更加敏銳,他一向信任他的判斷。

「有動靜。」韓非凝望著入口處,神情專注。

「要開始了嗎?」梁斌雙眼一亮,對接下來的戰鬥很是期盼。

購置飛梭花光積蓄的他,現在可是窮得苦哈哈,需要有進帳填飽荷包,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賺錢良機。

「拿著。」韓非取出兩張隱匿符,把其中一張遞給梁斌。

「嘖嘖!竟然是能夠用上十次的七品隱匿符,你真是有錢!」梁斌羨慕的感嘆幾句,隨手把符往身上一拍,身形與氣息瞬間消失。

「感應環,可以互相感知對方的位置。」韓非沒有立刻隱身,而是又拿出兩條繫著橢圓木珠的感應環,等梁斌接過戴上後,他這才給自己裝備上。

兩人身形一掠,藏身於附近的一棵參天古樹上。

一刻鐘後,雜亂的奔跑聲響從樹林裡頭傳出,在韓非的靈識探索範圍中,已經能看到妖獸的身影。

妖獸們並不是一窩蜂的亂跑亂竄,牠們有著自己的秩序與規矩,在最前面開路的是實力最低的妖獸,越後方的妖獸等級越高。

『前面一、二級的妖獸放掉,讓其他人練練手。』韓非以意念傳話給梁斌。

『好。』梁斌爽快地同意。

低階妖獸不值幾個錢,他自然不想浪費力氣對付牠們。

按照過往的慣例,獸潮一共會有三波。

第一波約莫為期二十至二十五日,由一級妖獸打頭陣,前面七、八天都只會見到一級妖獸到處奔竄,然後休息個兩、三日,二級妖獸跟著上場,攻勢持續十多天,而後又再度恢復平靜,此時,第一波獸潮就算結束。

第二波獸潮是三十至四十天,出場順序跟第一波差不多,只是攻擊時間延長幾天,妖獸等級是三至五級。

而第三波獸潮期大約是十至二十日,出現的是六、七級的妖獸,雖然時間不長、出動的妖獸數量也不多,卻是防禦壓力最大、人員傷亡最慘重的時期。

韓非以及隨行執事們,會在第二波獸潮中期開始動手,讓一重境弟子從旁觀摩輔佐。

一重境弟子的實力大約與四級、五級妖獸相當,而在團隊配合的情況下,越級殺怪並不是難事,但是到了獸潮後期,這些弟子就算沒有負傷,肯定也是相當疲憊,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自然就換成韓非與隨行執事上陣。

『等到三級妖獸出現,要不要幫你獵些金線銀貂?』梁斌戲謔的笑問。

『先看情況,別誤了事。』韓非搖頭笑笑。

他雖然想要貂皮,卻不會將個人的私慾擺在團體前頭,尤其這還涉及到崑山城與周邊城鎮幾十萬條性命,更是大意不得。

這些妖獸總是成群結隊的行動,若他們貿然出手攻擊,很可能會打亂獸潮的行進路線,如此一來,他做的事前佈置可就毀了。

即使被勸阻了,梁斌仍然不以為意,臉上依舊笑得歡快,『要是不成,兄弟我就捨命陪君子,跟你進裡頭走一趟。』

聞言,韓非也跟著笑開,贊同了這項提議。

他沒有矯情的道謝,以他們的交情,不需要那些空虛淺白的辭令。

不一會,瀚海幻林的外圍開始泛出陣陣塵煙,伴隨著各式各樣的獸吼聲,大批大批的獸群出現,牠們移動時造成的聲響,宛如千軍萬馬奔騰,聲勢極為浩大。

形形色色的一級妖獸沿著路線奔跑,激起黃煙漫漫、砂石飛揚,大地震盪,密集蒼鬱的樹木被這群兇獸壓毀不少,橫七扭八的倒成一片。

若是膽子小一點,看到這副景象肯定會嚇得臉色青白,慌不擇路的逃竄。

獸潮如同一條黑色河流,衝出了瀚海幻林,而後如同山洪爆發般的擴散開來,密密麻麻地覆蓋了鄰近的道路原野。

頃刻間,只見無數獸頭鑽動,大大小小不計其數。

『不管什麼時候觀看,都覺得這情景很是震撼。』梁斌感慨的說道,韓非認同的點頭。

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他們面前已經跑過兩萬多頭妖獸,而且這還只是一級妖獸,後面還有好幾個等級在待命呢!

『要是晉升先天境的人,能有同級妖獸的一成,該有多好?」梁斌感嘆的說道。

在迦羅境,十個人裡頭就有六、七個人在修煉,在這樣的修煉風潮中,卻只有一成的人晉升先天,餘下的九成都被困在後天境。

妖獸就不同了,牠們靠著吞噬同類的獸丹與修行者的精血修煉,雖然廝殺激烈,但牠們只要不遭遇天敵、不被修行者或其他妖獸獵殺,牠們就能晉級高階、蛻變成人,進階的數量比修行者多了好幾倍。

『妖獸可以幫助修煉,還能供應許多材料,數量多一點也不是壞事。』傳出獸潮開始的訊息後,韓非收起訊牌,語氣平靜的回道。

『呵呵,這麼說也對,撐死總比餓死好。』梁斌同意的笑道。

相較於兩人的悠閒交談,那些先天一重的弟子跟新手菜鳥可就忙碌了。

「來了、來了!最前面的是風系獸!」藏身於前方的探子喊道。

風系獸向來以速度見長,由牠們衝在前頭做前鋒,眾人並不覺得意外。

「符咒準備!」團隊隊長開始指揮下令,「用地刺符、陷地符、泥沼符絆住牠們,拖緩速度,再用火符跟雷符攻擊。」

「是!」

眾人緊張地盯著前方,捏緊符紙,手心微微出汗。

「大家一會兒別急、別搶啊!擋下一部分就行了,不用全部困死在這裡,後面的人還等著殺妖獸呢!別把肉都搶了!」擅長調節氣氛的隊長,玩笑似的說道。

「呵呵,知道了!」

那些緊張不安的新手嘿嘿一笑,心裡也跟著輕鬆許多,他們也不是沒殺過妖獸、沒見過世面的人,只是他們沒有經歷過這種大場面,情緒難免有點忐忑。

待獸潮進入符紙的射程範圍時,隊長立刻下令攻擊。

頓時間,眾人手上激射出各色符光,彷彿慶典的絢麗煙花,驟然綻放開來。

衝在最前頭的數十隻風系妖獸,在光芒中轟然倒地,跟在後方的幾群妖獸避讓不及,跟著被絆倒,在地面撞出陣陣悶響,激起漫天沙塵。

一時之間,妖獸的嚎叫聲不絕於耳,總計有數百隻妖獸倒地不起,而最初倒下的那批,不是被法符所殺,就是遭到後方反應不及的獸群踐踏,活生生踩成肉泥。

「不要急躁!與其亂打一通,不如瞄準了再出手!」

「鐵皮犀牛、岩土黃牛跟刺殼龜都放牠們過去,這些傢伙體積太大了,擋路!」隊長說道。

「雷符!快用雷符打刺脊獸!」

「那邊的人讓開!」

約莫過了半天,新人們漸漸穩定下來,配合上也越發有默契。

獸潮的前幾日,逍遙宗眾弟子表現良好,只有少數幾個不夠謹慎的人受了傷,那傷勢也不重,敷個傷藥,當天就痊癒了。

而部份散修就沒那麼輕鬆了,尤其是後天境的修煉者,即使有逍遙宗弟子擋去大半獸群,他們依舊打得不輕鬆,在第一波獸潮結束時,各團隊都有傷亡出現。

「嘶──該死的土蠻牛。」黑袍男嘮嘮叨叨,撩開了衣服,在腹部抹上藥膏,那裡開了一個血洞,是被土蠻牛的角刺傷的。

「兄弟,收穫如何?」

「呔!別提了,本來得了兩隻綠勾雉雞,後來突然冒出一隻鱷嘴鐵龜,差點被牠咬殘,雉雞也全丟了!」

「……解毒丹,請問有人有解毒丹嗎?我大哥中了蠍毒,有人能勻出一顆賣我嗎?」栗髮栗眼的青年詢問著,神情充滿著急與憂慮。

他穿著一身雜色皮草,腰上掛著兩把彎刀,一長一短,背上揹著弓箭,從裝扮看來,他不像修行者,反倒像是獵戶。

他一連問了幾十個人,對方不是說沒有解毒丹,就是拒絕出售。

現在獸潮才剛開始,往後誰也不知道會不會中毒,這救命的東西自然要自己留著。

對那些門派弟子而言,解毒丹不是什麼珍貴藥品,但對他們這些後天境的人來說,解毒丹的要價昂貴,身上能備著幾顆就很不錯了,不是每個人都能買得起。

「求求你們,勻一顆給我吧!我大哥、大哥他……」栗髮青年紅著眼眶,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他們的位置離崑山城有些距離,就算他衝回崑山城買藥,也無法趕在大哥毒發身亡前返回。

或許是看他可憐、又或許是為他們的兄弟情誼感動,一名紅臉大漢勻給他一顆,對方也沒有趁機漫天喊價,只是在藥舖的定價上添了一些。

在戰場上,這樣要價相當合理。

青年感激萬分的道謝,急忙返回休息處,餵大哥服下解毒丹。

確定大哥的臉色好轉,毒素消退後,丁堯終於鬆了口氣。

「陳老,謝謝您替我照顧大哥。」他朝坐在旁邊的老者道謝。

若沒有對方的協助,他還真不敢丟下大哥一人,跑去找人買藥。

「呵呵,不用客氣。」陳老撫鬚笑道:「小兄弟,你們要來這裡,怎麼不準備解毒丹?」

「我們有買,是被人偷走了!」提起此事,丁堯臉上浮現忿忿之色,「我們遇到一位叫做白素素的姑娘,她說她跟團隊走散,想去約定的地點找人,又怕她單身上路會遇到危險,她說她覺得我們不像壞人,想跟我們同行,看她說得可憐,大哥就同意了,她要去的地方有點遠,大概要走上五、六天,可是在第三天清晨,那位姑娘不見了,我們以為她是被人擄走,還找了她兩日,後來大哥整理東西時,才發現包袱被人翻過,一些比較貴的丹藥、符籙都不見了!」

「原來是這樣。」陳老理解的點頭,「你們是第一次出門遊歷吧?這種事情在獸潮時期很常見,以後遇到單身在外的女子,不管她們表現的再柔弱無害,都要提起幾份小心。」

「嗯,經過這次,我也明白了。」丁堯點頭附和,「現在回頭想想,如果她真的那麼弱小,又怎麼能夠加入團隊?又怎麼會一個人出現在這種地方?說起來,還是我們太好騙了……」他面露自嘲。

「要是想買符籙、丹藥,你可以找那些門派弟子。」陳老轉了話題,「他們每個月都有丹藥配給,對我們稀罕的東西,他們手上可是有一大堆。」

順著陳老的目光,丁堯望向不遠處的逍遙宗營地。

「就算我想買,我身上也沒靈珠了。」丁堯苦笑道。

他跟大哥積攢的靈珠,早就花在被偷走的符籙和丹藥上頭了。

「呵呵,用獵物換也行,只是這種交易不划算,除非情況緊急,否則我不建議這麼做。」

陳老也算是給丁堯提個醒,若是之後又發生需要購買物品的情況,他至少有個門路。

先前陳老聽他說要去買丹藥,他以為對方有門路,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交談過後,這才發現他們是剛出門歷練的新手,很多常識都不怎麼清楚。

丁堯給陳老的觀感不錯,他的大哥丁沖還幫忙過陳老,雖然只是一點小事,但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兩兄弟的品性不錯,作為回報,陳老這才把自己的經驗分享出來。

他跟丁堯細說了幾個門派的特徵,讓他往後要是在路上遇見,也能有些概念,知道哪些門派要敬而遠之,哪些門派可以試著接觸,除此之外,還跟他說了幾個散修市集的固定開市時間與地點,讓他們在獵到獵物時,知道該去哪裡擺攤販售。

「……過幾日,第二波獸潮就要來了,抓緊時間休息吧!」陳老攏了攏衣袍,開始打坐調息。

「好,謝謝您。」

丁堯先給昏迷中的大哥餵了些水,而後在旁邊盤坐修煉。

又過了三日,修煉者與妖獸展開第二回合的戰鬥,相較於第一波獸群的橫衝直撞,第二波的妖獸可就聰明了些,懂得圍攻、偷襲與埋伏。

除此之外,第二波的獸潮還多了飛禽。

天空宛如被大片烏雲遮住,放眼望去盡是黑壓壓的一片。

「逍遙宗弟子聽令,全部飛上去與牠們空戰!」

在長老的命令下,眾弟子紛紛運轉靈力飛到半空,與飛禽遙遙相對。

看著漂浮在天空的團隊,不少後天境的人面露羨慕與崇拜。

後天境與先天境最大的差別就是:後天境需要依賴法器才能飛行,而先天境則是憑藉自己的力量飛行。

「殺!」

一聲令下,符咒、法器、法寶、飛劍等物祭出,大量而密集地轟向妖獸,而飛禽們也紛紛口吐火焰、水柱、雷電等法術回擊。

霎時間,五顏六色的靈光在天空交錯,喊殺聲與兇獸的鳴叫聲響徹雲霄。

「轟!轟轟轟──」

「嘎嘎、嘎嘎嘎!」

「右側的人注意,鐵赤鳥過去了!」

「法網準備!聽我號令投網!」

「危險!左側的人快閃開!」

「啊啊啊啊──」

「王兄弟!」

「沒事,莫管我!繼續殺!」

在激烈的廝殺中,不斷有修行者受傷,也有大批大批的飛禽死去,肉塊、殘屍等物不斷往下掉落,有些更是直接被轟成血沫。

待在地面的人被這片腥風血雨籠罩,淋得渾身是血,還有人倒楣地被內臟、殘骸砸中,染了一身噁心的腥氣。

血雨在浸濕土壤後,開始順著裂縫與戰鬥痕跡蔓延,再加上前一波戰役還沒散去的腥臭,氣味變得相當難聞。

「靠!又被砸中了,真倒楣!」相貌凶狠、體格極為高壯的大漢,一把將肩上的鳥屍抓下。

他除了被淋了一身血之外,還沾了不明黏液與泥沙,衣袍下擺與靴子也髒得看不出原色。

「上面的什麼時候才能清完啊?」身材矮小的男子,抹去臉上的污血,隨地唾了幾口沫。

「會飛就是好哇!不會被淋得一頭血。」說話者揮舞著大錘,一把打爆妖獸的腦袋,紅白混雜的腦漿噴得四散。

「喂喂!鐵雄,注意一點!」遭到波及的旁人連忙跳開。

「有什麼關係?反正都已經髒了,你別像個娘兒們扭扭捏捏。」鐵雄頗不以為然的回道,在他看來,男人就該豪邁的廝殺,這才有氣勢!

「保持隊形,不要散開了!」團長發令道。

「狼蛛!前面有狼珠!」

「竟然有三隻?這下發了發了!」

「先別出手,把牠們引過來這裡打!」團長下令道。

「我去!」

交戰一番後,他們順利拿下狼蛛,就在他們收好獵物,準備繼續下一個目標時,旁邊傳來驚恐的叫嚷聲。

整團人互望一眼,決定偷偷靠近觀看。

「啊啊啊!蜈蚣!有鐵背蜈蚣!」

「危險,快閃開!」

「混蛋!是誰把蜈蚣引來的?」

「白安柔,妳做了什麼?」

「我?我沒有啊……」

「還說沒有!妳剛才明明鬼鬼祟祟的朝那邊走去!」

「我是去採草藥……」

「妳還敢說!剛才搜查的時候,附近明明沒有蜈蚣,等妳逛了一圈回來,這三條蜈蚣也跟著來了!」

「葉菁,我知道妳討厭我,可是妳怎麼能這樣誣賴我?」

「別吵了!專心點打!」

「啊啊啊──救我!」

「大馬!大馬!」

「危險,別過去!」

「賤人,你竟然推大馬出去頂怪!」

「我沒有,我是不小心絆倒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請你們相信我。」

「還說沒有!」

「夠了!別吵了!」

「老大,撐不住了!」

「……撤退!」

「可是大馬他……」

「沒辦法了,退!」

「……」

藏身於草叢的團隊看著那群人倉皇逃離後,衡量己方與蜈蚣的情況後,決定上前迎戰。

他們都是經歷過無數生死的修煉者,富貴、機運險中求的道理,他們相當明白。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