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8639_218555851666063_1840999714_n.jpg

 

 

第七章 獸潮來臨(1)

 

 

崑山城街上人聲鼎沸、熱鬧哄哄,攤販與臨時湊成的小市集處處可見,街上遊者眾多,其中,修行者的人數就佔了七成以上,凡人反而不多見。

而這七成之中,後天境的人就佔了九成,他們都是為了獸潮而來。

雖然獸潮的危害很大,妖獸在這段期間都異常凶狠,然而,獸潮帶來的利益也不小,獸丹、皮毛、獸血、獸肉、筋骨等物都能賺錢,再加上圍獵者眾多,即使本身的實力不夠,也能與他人組成團隊,集眾人之勢狩獵個人無法收穫的妖獸,此外,也有些奸詐、狡猾之徒會趁這機會混水摸魚、竊取他人的收穫。

不少群聚至此的散修趁著空檔,在街邊擺攤做生意,販賣丹藥、符籙與各項雜貨,在獸潮來臨前先賺上一筆。

與店家相比,這些散修的貨樣雖然不齊全,但價格多少都會便宜一些,有時,眼尖的客人還能淘到攤主自己也沒發現的好東西。

「一次性的二品冰箭符、火箭符、溫靈符……十二張只要五顆一品靈晶!」

「賣製符材料!空白符紙、丹墨、冰凌墨、金竹筆、火桐筆……」

「一次性防禦法器、一次性護身法寶!一品、二品都有!」

「二品土遁符、培植符、安神符、煉器中和劑……」

「黑蟒蛇血、蛇丹、麒麟木、黃芒樹樹脂……」

在此起彼落的叫賣聲中,韓非與梁斌二人隨意地逛著。

梁斌瀏覽著各色貨樣,並沒有特定目標,遇上感興趣的就多看幾眼、問問價,而韓非則是只在販售皮毛的攤位停頓。

「你在找什麼皮革?」梁斌看出他在找尋皮毛商品,卻沒聽到他出聲詢問,不免好奇起來。

「金線紫貂。」韓非回道。

「金線紫貂?雖然只是三階妖獸,但牠的速度極快,不容易捕抓,這裡……應該沒有吧?」他的視線在附近攤位掃了一圈,不帶期盼的道。

在這裡擺攤的小販,大多都是後天境界,這樣的程度雖然能夠對付三級妖獸,但卻不見得能跟上金線紫貂的速度。

這裡跟修真界一樣,把常見的妖獸劃分成十五個等級,一級最低、十五級最高,而十五級再上去,則是以「天、地、玄、黃」四個稱謂作為等級劃分。

「怎麼想要買皮毛?」梁斌好奇的探問。

「要送人。」韓非簡短答道。

「送人?這金線紫貂的皮毛雖然漂亮,但也沒什麼大用處,防禦力完全不行,你怎麼會想要拿它送人?」梁斌頗感疑惑的看著他。

他知道韓非是一個相當實際的人,不管是什麼東西,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它的功能性,不喜歡華而不實或是效用不大的東西,更別提把這種東西當作禮物送人。

如果是對方特地要求的……就梁斌所知,韓非有交情的朋友就那幾個,他們都不是重視外觀的人。

「難道是送給姑娘的?」梁斌的眼睛一亮,像是發現新奇事一樣,興奮的追問:「是要送給姑娘的吧?姑娘家都喜歡漂亮的東西,是哪位啊?我認不認識?本門的人嗎?」

「你不認識。」

「是我不認識的人啊?」梁斌面露惋惜,而後很快又恢復熱情,「她叫什麼名字?哪個門派?長什麼模樣?性情如何?你們在哪裡認識的?」

「恕不奉告。」

「別這樣啊!幫我引見引見這位奇女子吧!我請你們吃飯!不過你可別選太貴的地方,我前陣子買了白駒飛梭,積蓄全都花光了。」

他那台舊飛梭是晉升先天二重時,師父送給他的禮物,用了三百多年,已經很老舊了。

「前些時日剛好看到白駒二代飛梭打折特賣,打七折!本來想要買他們最新的四代白駒飛梭,可是試用過後,我覺得還是二代操作起來比較順暢,雖然同樣叫做白駒飛梭,可是四代換了新的飛梭匠師,我覺得跟原本的匠師比起來,這個新……」

「你怎知她是奇女子?」韓非好笑地打斷他的話。

「呔!能讓你這個說出女子是麻煩的人,破例買禮物給她,而且買的還是你向來不喜的東西,這位姑娘不是奇女子,是啥?」梁斌挑著眉頭,得意洋洋的說道:「跟你認識這麼久,我還不清楚你的性格嗎?你這個人吶!看似溫和圓融,實際上卻是最固執、脾氣最倔的。」

說著,他突然湊上前,刻意壓低音量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雖然掌門是你的師父,但他也沒能奈何的了你,要是有爭執發生,肯定是掌門被你說服……」

「你這話就錯了。」韓非搖頭澄清道:「師父是仁善寬厚之人,不管是對我或是對其他人,他總是給予諸多包容,要是讓掌門知道你竟把他當成軟弱之輩,或許他會找上貴峰峰主,與他探討一二……」

「沒沒沒,我剛才什麼都沒說,你聽錯了。」梁斌連忙擺手否認,要是讓掌門找上他師父,師父肯定又會罰他到思過涯面壁反省!

「你不是要買皮毛嗎?走走走!我們去本門的店舖問問,要是那裡沒有,其他地方也不太可能有。」

不等韓非回應,他隨即邁步朝逍遙宗的產業,掛著「逍遙閣」招牌的店舖走去。

看著他倉皇離去的背影,韓非笑了笑,也跟著漫步過去。

經過詢問,逍遙閣店內有十五張金線紫貂皮,雖然比韓非預期的多,但數量還是遠遠不夠。

因此,韓非請掌櫃幫著留意,要是有人拿金線紫貂來賣,就替他收下,等獸潮結束,他會再過來店舖一趟。

掌櫃自是連連點頭答應,在談話結束後,他親自將兩人送出門外,態度相當恭敬。

 

在獸潮預計爆發的前兩日,逍遙宗眾弟子前往各自負責的地點待命。

韓非沒有加入任何團隊,也沒有隨著眾人一同行動。

身為前線指揮的他,跟梁斌來到最靠近瀚海幻林的區域,這裡是獸潮行進路線的前哨點。

在這裡待命的人只有他與梁斌兩人,其他人都分佈在數十里外。

「之前夏姑娘不是說要釀青梅酒嗎?酒成了嗎?味道好嗎?」暫時無事可作的梁斌,突然想起此事。

自從韓非給過他一罈夏蓉釀的酒後,他就對她的酒念念不忘,經常設方想法的從韓非手上掏酒喝。

「酒已經釀好了,不過我沒帶出來。」韓非回道。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回去再喝!」梁斌喜孜孜地笑開,「夏姑娘真是優秀,人美、性情和善、聰穎伶俐、釀酒的手藝又很好,要不是她總是待在樹林,很少出門露面,這塊美玉早就引來一堆男子仰慕、追求了!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

梁斌以指尖敲彈著劍鞘,伴著敲擊聲,他笑著哼唱《鳳求凰》。

即使他與韓非認識了百年之久,這百年之中,他也只見過夏蓉幾次面。

他知道夏蓉是奉了主人的命令,待在樹林照顧韓非的生活起居,但他不知道夏蓉還教導過韓非,算是他的半個師父,他更沒有察覺到,夏蓉其實不是人!

韓非也沒有揭開夏蓉的身份,任由對方繼續誤會。

事實上,就連掌門、峰主與長老們也沒有發現這一點。

韓非還沒接觸到偶具煉製時,一直以為要煉製出「擬真偶具」不難,可是當他開始學習後,這才知道,要把偶具做的精緻巧妙、動作靈活,不難;但要讓人察覺不出破綻,甚至將偶具誤以為是活物,很難!

修行者有許多手段探查對方的底細,很多東西用靈識一掃便知,想要瞞天過海,需要有相當高深的本事。

就連金渝自己也承認,她無法煉製出像夏蓉這般靈巧的偶具,對於煉造出夏蓉的煉偶師,她也是十分敬佩。

「若是好酒跟美人擇其一,你選哪方?」韓非隨口問道。

他也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就只是找個話題打發時間、排遣無聊罷了。

「這問題還真刁鑽,我要想想,要好好想想……」梁斌以食指輕輕叩擊腦袋,對這項提問頗感興趣。

他搖頭晃腦的思考了好一會,終於給出了答案。

「決定了!我選酒。」

「喔?有了酒,就不做護花人了?」韓非揶揄道。

「護花人那麼多,少我一個不少。要是捨了好酒,誰知道往後還能不能嚐到?有些好酒可是限量的,喝完就沒了!」梁斌激動的回道:「之前我偶然發現一間釀酒舖,那間酒舖沒有掛牌匾,是私人鋪子,舖主的密窖裡藏著上百罈好酒,要不是我剛好救了他的孩子,他還捨不得拿出來招待,其中有一種叫做東風藏的酒,味道真是一絕!喝下去之後,會感受到清風在體內遊走,讓人心曠神怡。可惜,這酒只有兩罈,酒味淡,喝不過癮。聽舖主說,這酒是他在一位東海行商手上買到的,聽說釀酒人已經去逝多年,身後也沒有傳人,這門釀酒技法也失傳了……」

梁斌搖頭晃腦的大嘆幾聲,惋惜之意濃厚。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