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0f21ajw1dgig8sxgbzj.jpg

 

第六章 加入宗門(2)

 

 

出發時間一到,韓非與門派弟子聚集在門派傳送陣前。

此趟出行的隊伍人數總計五百人,領隊者是傳功堂的許長老,除了韓非與陪同隨行的五十名執事是先天四重以上,其餘弟子都是先天一重境以及剛晉升先天境的新人。

待執事們清點人數,確認全員出席後,許長老隨即下令啟程。

眾人依序進入傳送陣,傳送到任務目的地──崑山城。

崑山城是逍遙宗統轄的城池之一,位於逍遙宗的西南方,相距約莫五千餘里,周圍有許多山林湖泊,鄰近瀚海幻林。

瀚海幻林是妖獸的大本營之一,每隔三、四十年,瀚海幻林就會產生一波獸潮,妖獸們會趁著這個時節,大肆攻擊鄰近城鎮,獵殺凡人與修煉者。

這樣的屠獸任務,韓非已經參加過許多次,對任務駕輕就熟。

崑山城的傳送陣位於城外,離城門約莫三、四公里,當接連的光芒閃過後,逍遙宗全員抵達了。

「參見大人。」早就在旁邊待命的守衛隊迎上前,隊長朝許長老行了一禮,態度恭敬地道:「城主已經為各位備妥住所,請隨我等前往。」

守衛隊都是後天境等級,實力大約是後天境十重。

城主安排的住處位於城東區,住處的佔地相當廣大,樓閣雕樑畫棟、華美大氣,覽花園、青竹林、八角亭、小橋流水、穿山遊廊,處處精緻、處處巧妙。

這院落是城主的產業,也是逍遙宗在崑山城的專屬住所。

每當獸潮來臨,逍遙宗派遣弟子前來歷練時,城主就會特地騰出這處宅子,邀請他們入住。

守衛隊領他們進入後,隨即告辭離去,不敢多做打擾。

當大門一關上,外界的喧鬧紛擾隨即被高牆深門阻隔,恢復原有的清幽。

許長老沒有讓眾人立刻散去,而是清了清喉嚨,開始進行例行的提醒。

「有些人是第一次參與屠獸任務,有些人已經來過幾次,不管你們是新手還是老手,接下來我所說的話你們最好聽仔細了。」

穿著深藍長袍,蓄著大把鬍子、模樣粗獷的許長老,雙手插在腰際,嗓音宏亮的道:「一、你們獵到的獵物,只需要上繳兩成給門派,要是收穫豐厚,也可以用獵物換取門派貢獻點。二、獸潮期間必須聽從指示,不得擅離自己的崗位。三、不要落單行動。四、要是有人因為一己之私壞了任務,回去以後也不用去刑法堂了,直接讓人綑了丟到『無還道』去!」

「嘶──」

「無、無還道?」

聽到無還道三個字,不少初次執行屠獸任務的新人面色一肅,原有的興奮、激動之情頓消無蹤。

無還道是逍遙宗的禁地之一,所有犯了大錯、罪無可恕的弟子都會被送到那裡,裡頭的妖異眾多、妖物性情兇殘,很少有人能在那裡存活下來,進了那裡,就等於被宣判了死刑。

無還道原先並不叫做無還道,是因為每個進去的人都是有去無還,大家私下便以無還道稱呼它,久而久之,這個私下叫喚的名字成了正名,而原本的名字卻被眾人遺忘了。

相較於嚇得臉色發白的菜鳥,已經入門一段時間的資深弟子,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他們都知道,傳功堂的這位許長老最喜歡嚇唬人,最是喜歡拿無還道威脅弟子。

「以上幾點,你們最好記清楚了,要是沒記住,那你最好祈禱你的福運通天,不會犯錯!」

語畢,許長老望向韓非,眼底多了幾分溫和。

「韓非,這些人就交給你了,你再跟他們說說細節吧!」

「是。」

韓非也不推辭,他已經領導過多次任務,早就習慣上面的人把事情丟給他了。

「請大家自行找人組隊,二十至三十人一組,每個團隊都要帶幾位新人。已經組好隊伍的人,請隊長到我這裡拿訊牌。」

他取出事前準備好的通訊用玉牌。

在韓非的指揮下,眾人很快就組織好團隊,拿過訊牌,等待他的下一個指示。

緊接著,韓非取出一張牛皮圖卷,上頭繪著崑山城與周圍環境的地形圖,還以朱砂圈出好幾個圓圈。

「圓圈是團隊負責監控與防守的部份,你們選定想要的位置後,用訊牌碰觸圓圈。」

當隊長們紛紛照做後,圓圈裡頭出現與訊牌對應的編號。

「我們會在這裡停留三個月左右,這段期間裡,要是需要各位集合或是有消息要傳達,我會透過訊牌聯繫各隊隊長,隊長負責把資訊傳達給隊員,我這裡有一些玉簡,裡頭紀錄了妖獸的資料,以及獸潮來臨時,需要注意的事項跟需要準備的物資。」

在新人菜鳥接過玉簡後,他又接著叮囑幾句,要他們趁著獸潮還沒開始,把缺少的物品補足了,法寶武器也檢查一下,看看武器有沒有損傷裂痕,不要等到關鍵時候才來掉鍊子。

注意事項說完後,韓非便讓眾人散了。

「嘖嘖!你準備的還真是充分!」

半人高的石雕上坐著一名金髮青年,笑若春風。

他的腰上繫著一把赭色長劍,劍柄與劍鞘是以香紅木製成,原生木紋相當雅緻,身穿繡著墨色竹的白色錦袍,領口略開,腰間繫著一條銀灰色腰帶。

他屈起一條腿,半坐半躺的倚在石雕上,活像是沒有骨頭似的。

「那個玉簡還有沒有?給我一個吧!」他大剌剌地討要著,活像跟韓非拿東西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似的。

「上次不是給過你了?」沒有計較他的態度,韓非隨手拋出一枚給他。

「之前的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嘖嘖!這可是好東西啊!也只有你才有這種心思。」他在玉簡上親了一口,琥珀色眼瞳透著笑意。

金髮青年是三星峰峰主的弟子,名叫「梁斌」,目前是先天境四重末期的水準。

為人不拘小節、率性妄為,很喜歡喝酒,但他的酒品不怎麼好,醉酒後老是喜歡找人切磋,經常惹事生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三星峰的博圖峰主關禁閉,在門派裡也算是一個名人。

兩人的結識,就是源自於梁斌的一次醉酒。

喝醉的梁斌到處找人單挑,韓非恰好從那裡經過,對方就這麼無緣無故的舉劍砍來,要不是發現對方沒有殺氣,他肯定不會手下留情。

他原本想脫身離開,梁斌卻死纏著不放,韓非被他惹惱了,就出手揍了他一頓,後來梁斌被人扛了回去,躺在床上靜養了幾天,而後又被峰主關了半年禁閉。

當他被放出來時,再度跑來找韓非,說是要向他道歉賠罪,不等韓非回應,他就搬出好幾罈酒,拉著韓非喝了起來。

梁斌的酒量不錯,喝了二十罈才醉倒。

喝醉後他又開始發酒瘋,追著韓非要跟他單挑,韓非只能再度將他撂倒,讓僕役把他搬回三星峰,博峰主氣得罰他再禁閉一年……

這樣的事情一再重複發生,兩人就這麼打出交情來,成了交情不錯的朋友。

「峰主不是派你去北疆歷練嗎?怎麼拐到這裡來了?」韓非笑問。

北疆,顧名思義,地理位置在北方,而崑山城可是地處西南,兩者的方位可是截然不同。

「欸!北疆一沒好酒、二沒美人,成天跟妖獸、天魔為伍,我才不想待在那裡!這裡就好多了,崑山城的三茴酒又香又醇、口感滑順,酒韻綿長,是好酒啊!」梁斌一臉的垂涎,他跳下石雕,興高采烈的走向韓非。

「走走走,我請──」

「任務期間,不得飲酒。」知道對方下一句要說什麼,韓非斷然拒絕。

「不是吧?之前你也沒這種規矩,而且門派也沒這項規定!」梁斌不滿的嚷嚷,臉上明擺著不信。

這規矩是為你定的!韓非心裡暗暗腹誹,嘴上卻是說著,「瀚海幻林近期有些動靜,掌門擔心這次的獸潮會有狀況。」

「真的假的?你不是在騙我吧?」梁斌面露質疑。

要是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五峰峰主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他從沒聽過師父提過此事,在北疆與師父彙報情況時,他也沒有提及。

「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問掌門。」韓非丟下這句話,逕自轉身走人。

李淵的確有收到與瀚海幻林相關的訊息,說是有不少修真者跑到附近城鎮,打算趁著獸潮大賺一筆。

雖然崑山城是逍遙宗的地盤,但要是他們禁止那些道友過來、斷了對方財路,肯定會引發眾人不滿,若是有人刻意煽動人群、在逍遙宗的領地惹事,絕對會給門派造成不少麻煩。

雖然在韓非加入後,逍遙宗因為他的傑出表現而有了振興跡象,門派名聲上漲不少,但還是比不上過往的巔峰時期。

再說,光靠逍遙宗的弟子人數,還真沒辦法應付獸潮。

掌門擔心獵物被搶光,門派的收入減少,事前還特別叮囑韓非,要他佈置的嚴密一些,別漏掉太多妖獸,肥了別人的荷包!

所以韓非真的沒有說謊,他只是換了一下說詞、誤導梁斌而已。

「欸、欸!別這樣啊!我也沒說不信,就只是多問了一句嘛!」梁斌快步追上他,「現在不能喝酒,那我先買下收著,回去之後再喝……」

「……」韓非沒有回話,反正不管他同意或不同意,梁斌都會這麼做。

「這次來的人可真不少,剛才你要他們組隊的時候,不少姑娘都盯著你瞧,含情脈脈地對你送秋波,結果卻是明珠暗投,你這不解風情的木頭根本沒理會,她們離開的時候,還一步三回頭,一臉的依依不捨,嘖嘖嘖!那委屈可憐的模樣可真是讓人心疼……」

他朝韓非擠眉弄眼,琥珀色眼眸滿是促狹。

雖然言行舉止有些輕浮,但他的態度卻是落落大方、坦坦蕩蕩,不會讓人覺得猥瑣討厭,反而有一種瀟灑不羈的風流浪子之感。

「你若是捨不得,可以去找她們。」韓非淡然回道。

「哈哈,世上憐惜姑娘的男子可不少,現在那些姑娘身邊肯定有護花公子相伴,哪裡還需要我?你當所有人都是像你這般不解風情?」梁斌打趣的笑道。

得到這樣的評價,韓非失笑的搖頭。

「我寧可當個不解風情之人,也不想招惹一堆麻煩纏身。」

「錯了、錯了!此言差矣!」梁斌連連搖頭,「女子怎麼會是麻煩?她們是世間最貼心的解語花,是乾旱時的及時雨,是最珍貴的心頭寶,是豔陽、是皓月、是虹霓、是繁星……」

梁斌這些話並不是隨口說說,他向來對女子都有一份憐愛之心,這份情和男女情愛無關,只是一種單純的欣賞。

在他看來,這世上的女子都是可愛、可親的,值得男子好好呵護。

「呵呵……」韓非莫名的笑開,打斷了他的話。

「我的話很好笑?」梁斌挑了挑眉頭,語帶質問,但也不是真的生氣。

「不,我只是想起聽說過的一段話,有人跟我說:男子大多會被兩種性情的姑娘吸引,以花來比喻,那便是紅玫瑰與白玫瑰。紅玫瑰熱情如火,白玫瑰清純聖潔,然而,當男子娶了紅玫瑰,紅的就變成牆上的蚊子血,白的還是心中的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就成了一粒乾飯粒,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這話還真是……」梁斌的嘴角微抽,表情相當彆扭。

「很精闢,對吧?」韓非笑道。

「的確。」梁斌哭笑不得的點頭。「不過這番話也不只適用於男子,世人大多如此。」

「是啊,說出這番話的人,也是這麼說得。」韓非點頭笑道。

「這話是誰說得啊?」見他面露眷戀,神情比平日還要溫柔,梁斌好奇了。

韓非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知道對方不想說,梁斌也沒再繼續追問,隨即挑起另一個話題,跟韓非邊走邊聊,在崑山城內隨意地閒逛。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