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a163cd10811e3bd2a0002c9d75c36_8.jpg

 

 

第六章 加入宗門(2)

 

 

當清晨的第一道曙光映入樹林時,在綠繭旁邊打坐修煉的韓非,恰好睜開眼,絢爛的金光映入眼簾,瞬間融入深邃的碧眸之中,尚未消融的光輝,隨著目光流轉而蕩漾,為那張越發出色的容顏添了幾分異彩。

這美麗的景色沒有持續太久,數秒後,綠瞳裡的晨光便消匿無蹤,再度恢復清透。

「……已經兩百年了。」

他輕吐了口氣,視線觸及綠繭時,眼底湧現一絲不安,而後又很快隱去。

「傷勢已經痊癒,為什麼妳還不醒?」

他撫摸著綠繭,臉頰也跟著貼上,感受著、聆聽著裡頭的脈動。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綠繭開始發散清冷淡雅的幽香,那香氣曾經在金渝身上聞到過,那不是胭脂水粉或是薰香的氣味,而是她本身的體香。

唯有碰觸著綠繭、聞著讓他心神安寧的清香,韓非才會感到安心,才會覺得心緒平靜。

兩百年前,他與逍遙宗的李掌門見了面,在對方給出的條件中又加了幾條要求,他原本以為,對方應該會厲聲斥責他,或是與他討價還價一番,然而,那位掌門在聽說他是從下界飛昇的人,而且還會煉丹跟煉器後,立刻爽快地點頭同意,沒有多作刁難。

而後,對方召集了門派高層,讓他們參與、見證韓非的拜師禮。

當拜師典禮結束,韓非正式成為掌門「李淵」的親傳弟子時,那位看似沉穩、嚴肅的掌門師父,竟然拉著他去喝酒慶祝,性格變得相當活潑、相當聒噪、相當煩人、相當孩子氣、相當胡鬧、相當瘋癲……

他原本以為,掌門師父只是酒品不好,等他醒酒之後就會恢復正常。

然而,他錯了。

隔天、再隔天、再再隔天、隔一個月、一年、十年、百年……

直到現在,他依舊如此!

韓非終於明白,為什麼在他拜師的那天,五峰的峰主、各堂的長老與執事會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他。

他原以為他們是對他提出的要求不滿,現在回頭想想,那眼神根本不是憤怒或不悅,而是同情、憐憫與無奈。

即使入了逍遙宗、拜了李掌門為師,韓非也沒有全然相信對方,每次掌門師父對他說過的話,他總會多方收集情報、反覆進行驗證,即使確定對方說的話屬實,他也仍舊存著一分懷疑、一分提防。

說了一個謊話後,總是需要更多的謊話圓謊,即使對方短時間內能夠作到滴水不漏,韓非也有足夠的耐性跟他耗,等時日一久,他自然能找出破綻。

不能怪韓非多疑,雙方從一開始接觸,對方就給了太多太好的優渥與寬容,這實在不像一個大門派的行事作風。

再加上他拜師入門的隔天,掌門師父拉著他大吐苦水,說了不少門派隱私,例如:門派營運不佳,弟子大多在外頭接任務賺錢;近些年收徒的數量大減,都被萬劍派搶走了;逍遙宗曾經是四大門派之一,萬劍派名列第五,為了搶門派排名,萬劍派耍了陰謀詭計,害了逍遙宗,導致逍遙宗失勢敗落,部份地盤還被其他門派趁機奪走……

這些事情,韓非不認為是一個才入門派的新人應該知道的。

他也從不認為,有人會在認識的第一天就跟對方掏心掏肺、無所不談。

他覺得掌門這是在作戲,用這種態度換取他的親近與信任,這也讓他的戒心更重,提防更深。

這一切的猜疑與防備,直到韓非掌握到足夠多的資訊,瞭解曲羅星海位面的概況,知曉各方門派與勢力的資訊後,他才真正卸下心防,接受了逍遙宗和這個掌門師父。

韓非在門派裡很受看重、名聲相當響亮,執事、峰主與長老們對他都是交口稱讚,是眾多弟子、僕役仰慕與崇拜的對象,在門派裡的人氣相當高。

在韓非的名聲崛起時,其他門派也聽說了此事,知道逍遙宗掌門收了一位擅長煉丹、煉器,天資相當優秀的弟子。

許多人甚至私下謠傳,說韓非將會是逍遙宗的下任掌門,就連門派內部的弟子與執事也有不少人這麼認定。

他現在的境界是先天六重中期,然而,在他刻意隱匿修為的情況下,外人只知他的修為是先天境五重初期,就連掌門師父也被他瞞在鼓裡。

要讓秘密永遠都是秘密的方法,就是誰都不告訴,只有自己知曉就好。

在韓非達到先天四重中期時,掌門師父就在他肩上加了一個擔子,任命他擔任刑法堂暗部的執事。

刑法堂暗部是一個相當隱匿的組織,除了掌門與刑法堂暗部長老之外,沒人知道暗部執事與暗衛的資料。

它的主要功能是監控一切可疑人事、暗中護衛門派,以及收集各方門派勢力的情資。

並不是只有逍遙宗才有刑法堂暗部,大一點的門派勢力都有這種部門。

韓非的這一層身份,除了掌門師父和少數幾人知道之外,其他人全都不曉得,在其他人眼裡,他只是掌門李淵的親傳弟子。

「渝,妳已經睡了五百年了,還不打算醒來嗎?」他低聲詢問,聲音很輕、很柔,像是擔心驚擾了睡夢中的人。

問出問題後,他側耳傾聽綠繭裡的動靜,然而,一段時間過去,他只聽到鳥叫蟲鳴,聽到花朵綻放的聲音,聽到清風拂梢、掃落幾片葉子,聽到晨霧蒸散……

卻沒有聽見他最思念、最熟悉的清潤嗓音。

他閉了閉眼,幽幽地長嘆一聲。

如同過去七萬多個日子一樣,綠繭裡的人沒有任何回應,沒有絲毫甦醒的跡象。

目光旁移,他的目光落在靈光屏障外側,火雷吼獅「雷燄」正窩在那裡沉睡。

在韓非因金渝晉升成仙時,棲息在他體內,與他締結契約的雷燄也跟著進化,實力上漲不少。

就在幾個月前,雷燄突然一睡不醒,韓非詢問掌門師父也得不出個所以然,後來還是墨翎與鬼蝶告訴他,雷燄這是因為返祖現象而導致的沉睡,牠體內有很稀薄的麒麟血脈,要是返祖進階成功,牠會成為強大的洪荒異獸,要是不成,牠也會是一頭相當厲害的變異靈寵。

夏蓉說,金渝的靈光跟靈氣可以滋養萬物,對雷燄的蛻變有益,她要韓非把雷燄安置在屏障旁邊,讓牠藉由靈氣的潤澤跟靈光的照拂,熬過這場艱辛的考驗。

「渝,妳為什麼還不醒來?」韓非對著綠繭低聲呢喃。

這是他在金渝沉睡後養成的習慣,他曾經聽金渝說過,人在睡覺或是昏迷時,要是有人在他耳邊說話,當事者有很大的機率能聽見。

因此,即使得不到回應,他還是會對著綠繭說一會兒話,敘述生活上的點點滴滴,話題從最初的精簡俐落,變成漫長瑣碎。

到最後,他甚至連當天吃了什麼、學了什麼、看了什麼書、聽到什麼閒言碎語、街市上有什麼小道消息,全都詳盡的說了。

以往他最不耐煩的就是話多、嘮叨的人,沒想到風水輪流轉,自己竟也成了這種人,當韓非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只覺得有些好笑。

「今天要去崑山城防禦獸潮侵襲,上次去的時候,我獵到七頭金線紫貂,記得妳說過,想用貂皮做圍巾、帽子、斗篷和手套,說要像有錢的貴婦一樣,穿出去炫富……」

之前跟金渝外出逛街時,她買了很多狐皮和貂皮,當韓非詢問她的用途時,她對他說出了那些話。

韓非其實很不明白,為什麼金渝會覺得,全身穿著貂皮就是富貴人?如果這樣就是富貴人,那些窮得苦哈哈的獵戶又該怎麼說?

在他看來,她身上的佩劍、綾羅綢緞製成的衣服,遠比那些貂皮昂貴、有價值多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沒有反駁金渝的話,還暗中把她的這項特殊喜好記下了。

「金線紫貂的皮毛柔軟細緻,市面上很受歡迎,在同等級的妖獸皮草中,它的售價是最高的。這次出門,我會多加留意,看看能不能多獵到一些。」

光是縫製一件斗篷,大約就要用上三十隻紫貂,想要達到金渝的要求,韓非至少要獵到上百頭才行!

事後,當金渝見到成堆的貂皮時,這才知道,韓非竟然因為她一時的玩笑話,跑去好幾個金線紫貂的窩掃蕩,讓她頓時哭笑不得。

就在韓非對著綠繭說話時,夏蓉挑著兩桶水經過,正準備去照顧她自己開闢的藥圃。

這裡原本是一處靈氣稀薄的普通樹林,但在金渝的氣息與靈光浸染下,這裡的土質逐漸產生變化,成了蘊含靈氣、可以種植靈植的肥沃土壤。

既然這裡已經劃歸給韓非,夏蓉自然就大大方方的開墾,在這裡種上主子喜歡的藥草。

照顧藥圃這種事,其實只要花點靈晶,去商店購買專門維護藥圃的法器,灌溉、施肥、除草、防蟲等事,都能交由法器輕鬆解決。

然而,夏蓉卻堅持要親自照顧,不肯用那些方便的法器商品。

韓非覺得,夏蓉的這項堅持應該是跟金渝學得,金渝也是喜歡親手製作物品,她總是說,親自製作的東西,製作者在過程中投入的心血與情感,是其他東西永遠都替代不了的。

那時,韓非不懂這句話的涵義,直到他來到這裡,接觸到那些用法器做出來的商品,穿過法器縫製的衣裳,再與金渝親製的衣袍跟器物對照後,他才明白她的意思。

「你該出門了。」看了看天色,夏蓉開口提醒。

「嗯。」韓非無奈的點頭。

這趟外出,他大概要在外面待上將近三個月,運氣好的話,或許七、八十天就能返回,只是如果金渝恰好在這段期間醒來……

「如果金渝醒了,請立刻通知我。」他叮囑著。

「你體內有主子的本靈體,主子要是醒了,你肯定會第一時間感應到。」夏蓉神情淡然的回道。

兩人的對話,讓窩在旁邊的墨翎跟鬼蝶同時翻了一記白眼。

韓非每次要出門,不管要在外面待多久,他總是會這麼吩咐,而夏蓉每次回應的話,也都是同樣一句。

前前後後加總起來,這樣的對話至少重複了三百次!

他們兩個不煩,墨翎跟鬼蝶都已經聽膩了!

這也不能怪韓非,每次接到任務需要出門時,他的心情就特別糾結。

一方面,他希望在出門後就接到金渝醒來的好消息,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希望,當金渝醒來時,自己就陪在她身旁,希望她第一眼見到的人就是他。

「別磨蹭了,快走吧!」催促完韓非,夏蓉又轉頭對靈寵提醒道:「你們要護好他,別貪玩。」

墨翎懶洋洋的鳴叫一聲,縮小身軀後,飛到韓非的肩上窩著,而鬼蝶也拍了幾下翅膀,化成一團黑霧,飄到他的髮冠內藏著。

按照金渝先前的指示,夏蓉原本也該陪在韓非身邊,但韓非不放心金渝,硬要夏蓉留下看護,夏蓉自是同意了,這也就演變成韓非外出時,只有兩隻靈寵隨行護衛。

 

 

    文章標籤

    貓邏 修真 上仙 輕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