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vasogyerek1

 

第六章 加入宗門(1)

 

 

光陰流逝,有如過隙白駒。

當韓非從夏蓉手上畢業,學會她教導的東西時,時間竟已過了兩百年。

對此,夏蓉也深感詫異。

這段期間,韓非學習的很刻苦、很勤奮,然而,有些東西是需要天份的,並不是勤勞就能有所得。

她可不只教導他武功心法,而是將草藥辨識、煉丹製藥、鍛造煉器、陣法機關、符籙等等全都教了。

雖然她會的東西沒有主人多,學識也沒有主人精深,但按照她的估計,她傳授的這些東西,沒有六七百年是學不會的。──這還是針對天資聰穎之人的估算,若是駑鈍愚昧之人,大概終其一生都不可能習得。

難道這就是機關偶具與人的差別?夏蓉暗暗猜想。

「比起主人,我會的這些都只是皮毛,接下來要靠你自己鑽研了。」語氣一頓,她又道:「過幾天,那些人差不多要過來了,你可以考慮加入他們的門派,獲取更多知識與訊息。」

「……」韓非沒有回答,但表情明顯是不願的。

金渝到現在都還沒甦醒,他不想離開她。

「我與那些人有過幾次交談,他們來自『逍遙宗』,這座山林是他們的領地,主人的神識引動天地之力,在方圓百里內佈了一層禁制,那些人只能待在森林外頭,不能進入……」

夏蓉說出她從那些人口中得到的訊息。

要不是那天她恰好走到林外,也不會遇見那些人,更不會得知這些事情。

「逍遙宗是以劍修為主的門派,位於曲羅星海位面,據說是曲羅星海的四大門派之一。對於這一點,我目前暫持懷疑看法。」夏蓉以一貫的清冷語調評論道:「來者的實力太低,那幾個刑法堂的執事,境界與你差不多,刑法堂的長老也只比你高出一些,若不出意外,只要再給你百年……不,只要給你五六十年,你就能迎頭趕上。」

韓非的優異天賦與勤奮苦學,讓她修改了預測時間。

「身為門派的執法者、戒律的捍衛者竟然只有這樣的程度,要是他們代表整個刑法堂,這個門派的前途堪憂。」

夏蓉不以為然的搖頭,儘管說著評判的話語,她的表情與語氣依舊淡然,彷彿只是在跟人話家常。

「這裡位於迦羅境東方,隸屬迦羅境領地,迦羅境是一個位面轉介點,可以從這裡前往各個不同的位面或秘境。迦羅境的中心處有一個迦羅城,是迦羅境最為繁華、先進的地方,迦羅城分為五個部份,內城、外城、泉上城、下河城與邊哨堡壘,迦羅內城有三個上古傳送陣,是整個迦羅城的重心,守備森嚴,其他幾處也有傳送陣,大多數的傳送陣只開放給門派使用,散修只能使用河下城與邊哨堡壘兩處的傳送陣,而且傳送時,需要繳交比門派弟子還要昂貴數倍的傳送費。」

「這裡的交易媒介是靈珠與靈晶,靈晶其實就是靈氣更加豐沛充盈的結晶體,外觀很像水晶,而你原本使用的靈石,在這裡叫做靈珠,是比較低階、廉價的東西,以凡人用的金錢來說,就是金子與銀子、銅板的差別。依據靈氣的純淨度與豐沛性,這裡把靈晶分成九個品階,一品最低、九品最高,靈珠同樣有劃分品級,品級判定標準跟你原本的位面相同……」

「這裡的修煉分成後天境與先天境,先天境就是修真界所說得仙人,他們這裡的凡人也是這麼稱呼的。後天境一共有十二重,至於先天境總共有多少等級,這裡的人也說得模模糊糊,完全不清楚。」

「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因為這界在萬年前發生過一場大劫難,許多巔峰強者在那時隕落,不少功法後繼無人,斷了傳承……目前已知的巔峰強者是先天十三重境界,而萬年前的巔峰強者聽說是聖階,不過要修煉到幾重境才能晉升聖階,這一點眾說紛紜,有人說十五重,有人說十九……

「後天境的人,突破十二重的障壁就能進入先天境,這裡的凡人,身體資質比你的位面優秀,而且他們不需要經歷雷劫歷練,按理說,順利晉升的人應該很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晉升相當困難,進入先天境的人很少。」

「以他們的說法來看,你目前是先天四重,刑法堂的執事也是這個水準,執事長高你一級,長老是先天六重,之前來過一趟的李掌門是先天九重,是訪客中境界最高的,不過比起主人,他還差得遠了。」

「雖然他們的實力不怎麼樣,但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他們加在服裝上的符文圖樣很有趣,衣服的製作手法很獨特,他們的武器與法寶飾品,煉器手法與我所知道的不同……主人曾經說過:『學無止盡』,我能教你的東西已經教完了,後續更深的東西,與其你自己悶頭琢磨,還不如加入這個門派,向他們學習,往後再把這些新學識跟我教你的融會貫通,開創出新的道路。」

「我不想離開金渝。」韓非斷然拒絕。

「不用離開,我已經跟他們談好條件了。」夏蓉回道:「你若是加入逍遙宗,這片山林就劃歸給你,作為你的洞府,其他人不得擅入……雖然有主人的禁制在此,他們想進也進不來,但這樣總比強取豪奪好聽多了。」

「你要是加入這個門派,將會被李掌門收為親傳弟子,這位李淵掌門只收過五個徒弟,前三個都死了,剩下的兩個都在外頭遊歷,很少回來,有了掌門作靠山,只要不觸犯到嚴重的戒律法規,你在門派裡基本上可以橫著走了!還有,你每個月能領到的配給額也比一般弟子多,李掌門還會給你一面令牌,讓你可以閱覽藏書閣一至五層的書籍……」

「他們為什麼允諾這麼多好處?」優渥的條件沒有讓韓非心動,反倒引起他的警戒。

「他們告訴我的理由是,他們看中你的實力。」發現韓非沒有因為利益而動搖,夏蓉眼底閃過一抹讚許,而後很快隱去,「依照你的水準,就算讓你擔任執事也行,只是你畢竟是個陌生人,他們需要觀察一段時間,所以才說從弟子做起,等日後你對門派有了貢獻,自然會提升你的地位。」

「……」韓非眉頭微蹙,嘴唇也跟著抿了起來。

這樣的說辭,實在無法讓他信服。

「要是你有疑問,等他們的人過來,你親自跟他們談吧!」夏蓉拋出這句話,結束了這個話題。

「……」

韓非回頭凝望著綠繭,目光深邃難辨。

這裡是對方門派的領地,就算目前他們進不來,但,日後呢?

金渝不曉得何時才會甦醒,在她醒來之前,他們勢必要留在這裡,現在對方還有耐心與他們商談,等到對方的耐性消失,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誰也不清楚。

就算被攔阻在外,他們也能在樹林外頭佈下陷阱,等到他們離去之時再……

是該跟他們談談了。韓非暗下決心,神情轉為堅定。

他不想重蹈先前的懊悔,不想再為自己的無能而憤怒,金渝已經給了他太多太多,要是他在這樣的優勢中,還不能建構自己的勢力,還不能保護她的安危,那他真的該死一萬次!

「日後,由我來保護妳。」韓非探手摸上綠繭,起誓般地宣告著。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