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8-02-05-12-35-15.png

 

第四章 示好(2)

 

「我這裡還有一把鳳鳴劍……」她才剛將長劍取出,一旁的花百里隨即撲了過來,動作敏捷地奪過長劍。

「我要!這把我要!」花百里激動萬分的抱緊長劍,「小姑娘,這把寶劍賣我,看妳是要靈石還是陣法,我跟妳換!」

「不換!」韓非想要將長劍搶回來,卻被金渝拉住。

「小非,你幹嘛啊?」她不解的問。

「他搶劫!」韓非不滿的指責。

「呃,老、老夫只是一時激動、一時激動。」花百里尷尬的抓抓頭髮。

「花老爺子,你說你要用陣法跟我換,是真的嗎?」金渝問道。

「對!」花百里從他的儲物鐲子取出數樣陣法。「來,這些妳隨便挑!」

金渝環視一圈,淡淡的笑了。

「花老爺子,您要用這些破爛陣法跟我換仙器?未免也太不大方了吧?」她挑眉瞧著對方。

「胡說八道!什麼破爛?」拿出的陣法被這麼批評,花百里氣炸了,「妳這小妮子懂什麼!這些可都是高階陣法、高階!妳這個不識貨的傢伙!」

「高階個屁!」金渝嗤之以鼻,「你的陣法全被改動的亂七八糟,威力大減,算什麼高階?」

「混帳!這些陣法可是流傳了數百年,是先人前輩的心血精華!什麼威力大減?胡扯!」

家族的傳承被這麼詆毀,花百里氣得火冒三丈,要不是他發現自己無法查探金渝的境界,心底有些遲疑,他早就砍了這個小丫頭了。

「我懶得跟你說,總之,如果是這些陣法,我不換。」

「不換就不換,但是妳必須跟老夫道歉!」花百里固執的道:「承認妳有眼無珠,污衊了花家的陣法!」

挑了挑眉,金渝拿出她剛才兌換到的聚靈台。

「你看看,這個聚靈台跟你拿出的聚氣陣法,是不是差了一等?」她指著花百里拿出的高階真靈台。

「沒錯。」花百里點頭。

「好,你看清楚了。」

金渝將聚靈台放在桌上,掐動陣法手訣。

只見她雙手翻飛,眨眼便打出了五、六十個手訣,速度流暢熟練,儼然是個佈陣高手。

紫色靈氣在嫩白指端繚繞,聚靈台隨著手訣展開,飄至半空,拆解成數個組件,各色符文自金渝的指尖飄出,繞著組件重新融入器物表面,一層層的結合鑲嵌。

「合!」

一聲清喝,聚靈台重新拼裝而成,只是此時它的形象已經全然改變,不再是先前的寶塔狀,而是呈現金字塔型,紫色光珠以順時針方向繞著金字塔飛轉。

經過金渝這麼一改造,原本只是中級陣法的聚靈台,運作能量頓時躍升數倍,比花百里拿出的真靈台還要高級幾分。

「這、這怎麼可能?」

「這聚靈台它、它……」

感受到金字塔的豐沛靈氣,在場眾人一陣驚愕,而花百里身為陣法宗師,自然能看出金渝剛才那些手訣有多麼精妙。

「這個叫做『匯靈塔』,這種水準才算的上是高階法寶。」金渝將匯靈塔重新收回木盒中,交給韓非貼身收藏。

「你應該看得出來,我用的手訣有部份跟真靈台相同,那個真靈台其實就是從匯靈塔演變出來的。你,記下了嗎?」金渝問著。

「只、只記了七、八成。」花百里心虛的回道。

一開始他根本不認為金渝懂陣法,對她打出的手訣自然也不在意,直到十多手手訣過後,他這才專心起來,雖然偷學別人的功法實在是有失臉面,但他對陣法實在是相當熱愛,也就捨了這張老臉了。

金渝從儲物飾品裡拿出一枚眼形玉簡,將匯靈塔的手訣、口訣與心法全都複製在裡頭。

「這個送你,你拿回去研究吧!」

沒料到金渝竟然願意將陣法傳人,花百里先是一愣,而後感激的接過玉簡。

「謝謝前輩、謝謝前輩!」他朝她深深一鞠躬,心底滿是感激。

只是這麼一來,花百里苦惱了,他的陣法人家看不上,那他該怎麼跟對方交換這把寶劍呢?

金渝自然也看出了他的苦惱,既然拿出了這把鳳鳴劍,她就沒打算收回去。

正當她打算隨便挑一樣陣法跟對方交換時,一旁的洪九公開口了。

「這把劍,我跟妳換!」

「洪老怪,你、你又要搶我的劍!」花百里跳了起來。

「哼!我就是故意、刻意、執意要搶你看上的東西,怎樣?剛才那把帝雉劍我不要了,我就要這一把!」

兩人畢竟是有百年交情了,花百里自然聽出了對方的潛意思。

「咳!既然這樣,那、那我就不跟你搶了。」花百里故作大方的擺擺手。儘管心底感激,表面上他還是愛面子的裝模作樣了一番。

洪九公不以為然的白他一眼,回頭對金渝道:「吶!小丫頭,我這裡有幾隻偶具座騎,妳挑一個吧!」他起手一揚,七隻作工精巧的偶具陳列在金渝面前。

偶具的造型不一,有獅子、鷹獅、蟲形、鵬鳥等等,每一樣都栩栩如生。

金渝繞著偶具走了一圈,雖然要是論起功能,這些偶具她同樣看不上眼,但每一具偶具上都可以看出洪九公對機關製作的熱誠與用心,單就他對偶具投入的情感,以及放在偶具上的一些奇思妙想,就讓金渝對這些偶具大為滿意。

「這真是很難挑,每一種都好可愛……小非,你覺得哪個好?」她詢問著韓非的意見。

「鵬鳥。」

「那就鵬鳥吧!」金渝手一揮,隨即將偶具收入儲物戒指裡。

就在這時,被派去收取星螢花的僕人也回來了,盆栽全都裝在一個精緻的儲物袋裡。

「前輩,這些是您要的星螢花。」軒轅任雙手遞上儲物袋,態度比先前更加恭敬。

「謝謝。」收下物品,金渝隨即向他們道別離開。

「欸,小任,這位前輩是何方人物?」目送金渝與韓非離去後,花百里好奇的問。

「晚輩也不清楚。」軒轅任苦笑,「我只知道她是從東馬星上船的。」

「東馬?那是什麼星球,我怎麼沒聽說過?」洪九公納悶的問。

「那只是一顆中級末流的修真星球。」

「中級末流?那樣的星球怎麼培育得出這樣的人物?」花百里驚呼道。

「這個……晚輩也不清楚。」

軒轅任只知道,像金渝這麼出色的人物,絕對要立刻向上呈報,不能讓其他勢力搶先招攬了!

 

從東馬星到蒼曜星,需要將近一個月的飛行時間,沿途會停靠五顆星球,每到一個定點,飛星號都會停留幾天,在當地採購、補貨以及讓旅客上船。

在這段時間中,金渝拉著韓非在船上到處參觀,軒轅任雖然沒有經常陪著他們,但也安排了人手在暗處隨行,只要有不長眼的色狼纏上她,軒轅家的侍從就會立刻出現,將對方帶開。

侍衛唯一請不開的,就只有花百里與洪九公兩人。

這兩人每天都會跟他們巧遇、偶遇、不期而遇,然後他們就假借要帶金渝參觀的名義,整天跟在她身邊打轉。

這一點讓韓非相當不高興。

每次見到這兩人出現,他就會立刻擋在金渝身前,不讓他們接近她,於是乎,三人之間的吵鬧拌嘴、嘲諷揶揄,也就成了飛船上相當常見的風景。

「呦!好巧,金渝妹子也來這裡看衣服啊?」花百里笑呵呵的道。

因為不習慣讓年長的老者開口閉口的叫前輩,金渝便讓他與洪九公隨意稱呼,而兩人也不客氣,就這麼腆著臉皮,跟她以兄妹相稱。

聽到對方叫自己金渝妹妹時,金渝簡直要翻白眼了,這兩人的年紀都能當她祖父了!

要不是韓非提醒她,修真者不看年紀,只看境界與實力,金渝的境界比兩人都還要高,就算不以前輩稱呼,她也該是「姊姊」!

提起這件事情時,韓非還一臉「妳吃虧了」的神情,彷彿花百里兩人佔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想到讓兩名老者叫自己「姊姊」,金渝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還是當個「妹妹」就好。

「聽說這裡有很多新款服裝,就來這裡看看,花老哥也是嗎?」金渝笑著回問。

「是啊,正好想買些新衣服穿穿。」

「這裡是女裝店。」韓非鄙視的瞧著他。

「……」

「哎呀!你們怎麼也來這裡?真是巧啊!」洪九公緊接著出現了。

「我們來買東西。」金渝笑笑的回道。

「真巧,我也打算買幾件衣服。」

「你要穿的?」韓非挑眉瞧著他。

「不,我是給我孫子買的。」洪九公用眼角餘光匆匆掃了那些衣服一眼,「這些色彩繽紛的衣服跟我這老頭不搭,年輕人穿比較適合。」他呵呵的笑著。

「……」幾個人神色古怪的看他一眼。

「怎麼了?」洪九公納悶的反問。

「哈哈哈,洪老九啊,這裡是女裝店吶!原來你家孫子都是穿女裝啊?」先前被韓非噎了一口的花百里,這時終於有嘲笑的對象了。

「這樣吧!好歹我們兩家也是好友,我這個當長輩的就送他幾套好了,來來來,隨便挑、隨便挑啊!哈哈哈……」

「你才穿女裝,你們全家都穿女裝!」被他這麼揶揄,洪九公頓時一陣氣惱。「我那孫子氣宇軒昂、英姿挺拔、體格壯碩威武,是個貨真價實的爺!一堆姑娘搶著送上門!」

「你們真不愧是朋友,連嗜好也一樣。」韓非鄙視了兩人一眼。

「……」兩人頓時無言了。

「幾位怎麼都在這裡?真是巧。」軒轅任出現了。

「你也是來買衣服的?」花百里與洪九公異口同聲的問。

「怎麼可能,這裡是女裝店。」軒轅任指指上面的招牌。

「總算有一個聰明的。」韓非冷冷的評論。

「……」花老頭與洪老頭再度落敗。

「呃,怎麼了嗎?」察覺氣氛不對,軒轅任不解的問。

「沒事、沒事。」金渝敷衍的笑笑。

「再過一刻鐘就要抵達蒼曜星了,要是幾位不趕時間,軒轅家家主想要邀請幾位參加拍賣會。」軒轅任從懷中取出一面黑色令牌,遞給金渝。

令牌上頭有金紅色相間的軒轅家家徽,內部還設置了幾個精巧法陣,用來通訊以及辨別身份用。

「往後要是金渝姑娘有需要軒轅家的地方,只要拿著黑令前往軒轅家的店舖,所有店長都會為您效勞。」

獲得黑令的人,就等於是軒轅家的高級貴客,軒轅家門下都必須竭誠以待。

也因為這黑令給予的權限極大,軒轅家對外發出的數量並不多,整個修真界不到十人持有。

就算是聞名修真界的花門跟洪門,也只有花百里跟洪九公這兩位宗師才擁有黑令。

「這份禮,給的太重了,我不能收。」金渝雙眉微蹙,將令牌退還。

「家主只是希望能跟前輩交個朋友,並無他想,還請前輩放心。」軒轅任收到家主的密函時,也被家主這個作法嚇了一大跳。

連人都還沒見到,就將珍貴的黑令送給她?這未免也太……

然而,在他定心細想後,又覺得家主這個作法再適合不過。

這份禮雖然現在看來雖然有些過重,可是十年、二十年後呢?

金渝年記輕輕就有這樣的境界,往後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若等到她闖出名號再來送這黑令,也不過是錦上添花,這份價值就輕了。

「欸!金渝妹子,要是妳覺得這禮物太重,那這樣吧!我也送妳一個,兩個平衡一下,就不覺得重了!」洪九公掏出一塊紅色令牌,直接塞入金渝手中。

「金渝妹子慷慨將匯靈塔的陣法贈于我,我也沒什麼好送的,現在也就借花獻佛,拿我們花門的令牌相送了!」花百里跟著拿出一個白玉令牌,依樣畫葫蘆的塞給她。

「喂,你們怎麼……」這什麼跟什麼啊?手上抓著兩塊令牌,金渝真是哭笑不得。

軒轅家主所想的,花百里與洪九公腦子裡繞了幾繞,也就想通了,難得有這個機緣,他們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交好的機會。

再說,這幾天相處下來,他們對金渝也有了大致的瞭解,人品好、個性好、大方慷慨、謙恭有禮、不拘小節……

他們見過不少前輩高人,還沒見過一個像她這麼平易近人的。

「什麼這啊那的,這是妳花老哥的一份心意,妳要是不收下就是不給老哥我面子囉!」花百里根本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拿話堵住她,「要是有人找妳麻煩,就拿我花門的令牌出來,那些人都是要給我花家幾分薄面的!」

「切!就你們花門令牌好使嗎?」洪九公嗤之以鼻,「金渝妹子,別聽他的,拿我們洪門的!我洪家給妳當靠山!」

「朋友自然是越多越好。」軒轅任趁機將黑令再度塞回她手裡,「軒轅家在修真界也有幾分薄面,店舖遍及數十顆修真星球,若有需要,儘管吩咐。除此之外,軒轅家在仙界的『曲羅星海』的『迦羅境』也有經營店舖,要是您路經那裡,歡迎您前往參觀。」

正是因為軒轅家在仙界有靠山、有仙人撐腰,他們在修真界的發展才會這麼順利,生意才能經營的這麼廣泛。

「我們洪家在仙界也有經營店面!」洪九公搶著說道。

「我花家在仙界也有人……」花百里也跟著附和。

「既然這樣,那我就收下了。」金渝無可奈何的笑笑,「往後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也請盡管開口,幫得上我一定幫。」

等得就是妳這句話!在場的三位人精滿意的笑了。

「……」韓非在旁冷眼看著,沒有出聲制止。

他自然也明白這幾人的想法,雖然他不認為他們有資格當金渝的靠山,但細想過後,也覺得這場結交對金渝有益。

依韓非這段時間的觀察,金渝在人情世故這一方面太嫩了,她總是與人為善、不與人爭,完全忘了自己貴為上仙,根本可以不用搭理這些人,這樣的她,往後肯定會吃大虧!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現在有了這三家在明面上擺著,那些暗地裡想對她動歪腦筋的人也要顧慮幾分。

如果金渝知道眼前這幾位,包括韓非都將她定位在「小白兔」的無害等級,還將她的品行評價的那麼高,金渝肯定會笑翻過去。

與人為善?那是因為她怕麻煩,討厭惹麻煩上身!

不與人爭?那是因為這船上沒東西能引起她的關注,沒有爭搶的必要!

也因為這「美麗的誤會」,這幾人後來才知道,原來她不是柔弱的小白兔,而是披著兔子皮的母老虎!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