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8-07-20-11-22-02.png

 

第四章 示好(1)

 

 

「呃……抱歉,聲音好像太大了一點。」

沒料到會造成這麼大的騷動,金渝尷尬地收劍回鞘。

而一旁的軒轅任則是沒形象的張大嘴,出現難得一見的失態。

「這、這、這帝、帝……」

「帝雉劍。」見對方「帝」了半天,金渝好心的替他接下話。

「對、對,沒錯、沒錯,是寶劍、寶劍。」軒轅任失神的點頭,掩在袖裡的雙手微微發顫。

「在哪裡?寶劍在哪裡?」

一名紅鼻子、腰上掛著酒壺的老人自樓上衝了下來,緊接在他之後,是一名身穿花花衣袍的黃髮老者。

「那把劍我要了!誰都不准跟我搶!」花衣老者喊道。

「花老怪!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嗎?那把劍是我洪九公先注意到的!」紅鼻子老頭衝著對方大吼。

「我呸!」花百里激動的叫了回去,「不要臉的洪老鬼,什麼叫做你先注意到?我跟你可是同時聽到那聲劍鳴!不、不對,那時候我比較靠近樓梯口,聲音是我先聽到的!」

「我聽你在放屁!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真不害臊……」

眼看著這兩名老人就要打起來,軒轅任額上淌出冷汗,連忙上前勸阻。

「兩位前輩,請冷靜一點,有話好說……」

「小任啊,你來的正好。」洪九公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平常九公我待你不錯吧?你來說說,那把劍是我的還是這個花老怪的?」

「前輩,其實……」

「小任,來來來。」花百里一把將軒轅任拉了過去,「你也知道,我剛才就站在樓梯口,聲音也是我第一個聽到的,對吧?去!你去告訴那個老傢伙,那把寶劍是誰的!」

……我一直都待在三樓,怎麼可能會知道你們樓上的事情啊?軒轅任真是哭笑不得。

「兩位前輩,並不是晚輩不想將寶劍賣給你們,只是那把劍現在並不是我們軒轅家的商品,晚輩實在做不得主,還請二位見諒。」

「不是軒轅家的?」

「那是誰的?」

兩人異口同聲的追問。

「是這位金……」他才想為雙方進行介紹,話還沒說完,人就被推開了。

「哎呀呀,真是水靈的小姑娘,長得真是清秀可人、美麗大方。」花百里笑盈盈的稱讚道:「小姑娘啊,妳這把寶劍是要賣得對吧?爺爺我跟妳買好不好?花爺爺的出價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老傢伙閃邊去,不要胡亂拐騙!」洪九公一把將花百里推開,「小姑娘啊,妳千萬不要相信那個老傢伙的話,妳瞧啊,他那個人穿著一身花花衣服,肯定也是一副花花腸子,這種人說的話不能信、不能信啊!」

「我呸!我這個叫做品味!品味!你懂不懂?」花百里啐了一口,「誰像你這個老頭,穿得一身灰不溜丟的!活像是山老鼠!」

看著兩名老者就像孩子般在自己面前鬥起嘴來,金渝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兩位老爺爺,不是我不賣給你們,只是這把帝雉劍是要用來充當七樓的入場票的,要是沒了它,我就不能去七樓參觀了。」她一臉無辜的回道。

「七樓有什麼好逛的,那些陣法根本入不了我花百里的眼。」花百里不以為然的回道。

他們花門可是鼎鼎有名的陣法宗門,宗門裡的收藏全都是難得一見的陣法珍品,就連仙級的陣法宗門裡也藏有幾樣,而花百里更是修真界裡的陣法大宗師,能跟他匹敵的人可說沒有幾個。

「哼!那上面除了老夫製作的機關偶具值得一瞧,其他貨品根本不值得一看。」洪九公跟著說道。

花門以陣法聞名,而洪門便是以機關偶具立足於修真界,他們製作的傀儡可說是天下一絕,精巧的宛若真人。

也正因為他們擁有這兩樣專長,背後勢力又極為龐大,在他們批評七樓的珍品時,軒轅任完全不敢反駁。

別說他了,就連軒轅家家主也要給這兩名老者幾分薄面。

「兩位爺爺不喜歡,不代表我也不喜歡啊……」金渝依舊沒有打消參觀的念頭,「這樣吧!我先上去七樓逛逛,要是七樓有我喜歡的東西,那這把劍就是這間店的了,到時候你們再跟總管買,好嗎?」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兩人還能說不好嗎?

於是乎,金渝的這場參觀之旅,又多了兩名尾隨者。

比起下面的樓層,七樓的空間又小了許多,大約是一百坪左右。

到了這一層樓,除了金渝幾人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客人了。

因為是最名貴的珍品樓,這裡的禁制也比樓下強化很多,每一個櫃子前都有四層不同屬性與功用的禁制。

軒轅任命人取來了茶點,讓花百里跟洪九公坐在一旁品茶等待,而金渝緩步走向陳列櫃,韓非拉著她的手,一言不發的陪伴在她身旁。

「你不喜歡他們嗎?」捱近了韓非,金渝低聲詢問。

打從花百里跟洪九公出現後,韓非就一直繃著臉,亦步亦趨的跟著她,有意無意間,還會擋在她與那兩人之間。

對於這些舉動,金渝理解成他討厭那兩人。

只是……為什麼呢?

「你跟他們認識嗎?有過節?」金渝胡亂臆測著。

「妳,不該拿出它。」韓非悶聲回道。

他並不是像金渝假設的,因為個人原因而討厭對方,他之所以處處防備兩人,完全是因為擔心金渝。

他無法探查這兩人的層級,但從他們發散出的氣場看來,他可以肯定,這兩名老者比他一路上見過的人都還要強、還要厲害!

若金渝在這裡找到喜歡的東西,成功跟軒轅家交易了,那這兩個麻煩也就丟給了軒轅家,不至於惹禍上身,但要是她在這裡找不到喜歡的物品……那兩個人可不會就這麼罷休,肯定會用盡各種手段,謀得她手上的帝雉劍。

「不過是一把劍,沒關係。」金渝不以為然的笑笑。

這種等級的劍,她的儲物空間裡可是有三十多把,完全不是什麼稀罕物。

就算將那些劍全部賣光、送光,只要有材料,她也能夠自行煉製,而她的儲物空間裡,最不缺的就是材料。

各類礦石、靈石、仙石、藥草全都堆得跟山一樣高,儲物空間都被佔去四分之三了!

「你有看到喜歡的嗎?」逛了一圈後,金渝問著韓非。

就像那兩位老者所說的,這裡的東西實在是入不了宗師的眼,金渝本身就是煉器、丹藥、陣法與機關製偶的大宗師,這裡的物品完全無法勾起她的興致。

「……它。」

遲疑了幾秒,韓非指著一個寶塔形狀的陣法,物品名稱上頭寫著「聚靈台」,是可以匯集靈氣,增進修為速度的法寶。

他其實不想換東西,可是現在這種情勢,讓金渝的寶劍快點脫手才能免除麻煩,想了又想,他才選擇了能提昇修行速度的陣法。

只有變強了,他才能成為金渝的助力。

「小聚靈陣?唔……這個陣法的設置不是很妥當,算了,回去後我再幫你改一改吧!」

回過頭,金渝將要兌換的物品名稱告知服務員。

「請稍等。」

服務員立刻為她取出聚靈台,並小心翼翼的將台子裝入繪有保護陣法的木盒,然後再將木盒裝入儲物袋中。

「謝謝惠顧。」服務員恭敬地將儲物袋呈上。

「咦?這個花……」

就在金渝打算告別離開時,她發現柱子旁邊擺著一盆植物,黑眸頓時一亮。

「這個是星螢花,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它的花瓣就像星星的形狀,夜晚會發出微微亮光,就像星光閃爍一般,十分美麗,很多名門大家都會在家裡擺上幾盆裝飾。」服務員詳細的介紹著。

「這種花這裡有賣嗎?我想買一些回去。」金渝追問著。

「這花並沒有對外販售……」服務員為難的望向軒轅任,這種事他可沒辦法作主。

「船上剛好進了兩百五十盆星螢花,既然前輩喜歡,這批花就作為第一次交易的贈品,送給您吧!」發現她喜歡花卉,軒轅任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示好的機會。

「這……還是我跟你買吧!」金渝婉拒了。

兩百五十盆的星螢花,說多不多,但也不算少,她又沒給對方什麼好處,沒理由讓對方平白送她東西。

「雖然星螢花不常見,但也算不上什麼名貴之物。」軒轅任笑道:「比起前輩的帝雉劍,這些星螢花根本不值得一提,還請前輩別放在心上,就當作是軒轅家的一點小小心意吧!」

「既然這樣,那就謝謝了。」對方說得這麼直白,金渝也就不再推拒。

「好了好了,既然你們的交易已經完成,現在該輪到我們談談我們的交易了。」洪九公急躁的插嘴。「小任啊,那把帝雉劍我要了,你開個價吧!」

「放屁!你說你要就給你嗎?」花百里白了對方一眼,「小任啊,那把劍我用兩個中級陣法跟你換!」

「切!就你有東西能換嗎?我用三具機關偶跟你換!」

「我、我用三個陣法換!」

「我……」

見到兩人又鬥起嘴來,金渝端起一盤茶點,悄悄的往旁邊挪了挪,跟韓非窩在角落喝茶看戲。

直到兩人喝完一壺茶、吃完兩盤茶點,這場爭執還沒停歇。

「該死的洪老頭!那把帝雉劍我要拿來作為劍陣的主劍,你這個偶具師跟我搶劍做什麼?叫你的木偶拿劍去跟人砍嗎?」花百里氣急敗壞的道。

「我的小兒子前幾天晉升到元嬰境界,他修練的是火系功法,那把劍給他當賀禮再好不過!你的劍陣有比我小兒子重要嗎?」

「你這個白痴!那可是用九陽天火鍛造的高等寶劍!已經是仙品等級了,你那個兒子使的了嗎?」

「你才白痴!就算他現在用不了,以後進階了不就可以用了!」洪九公吼了回去。

「花爺爺,你那個是什麼劍陣啊?一定要帝雉劍才行嗎?」金渝對花百里的劍陣大感好奇。

需要用到九陽天火鍛造的劍作為主劍,這個劍陣的等級可不低。

「小姑娘,我那個劍陣可厲害了!」提起陣法,花百里立刻興沖沖的為她解說,「我這個劍陣叫做『七星炎華陣』,威力堪比仙陣,之前我曾經請鍛造大師用三昧真火鍛造主劍,結果那把劍撐了半個時辰就毀了,後來我又請人用闇冥地火鍛造,這次好一點,劍陣運作了三個時辰,為了找能夠完整支撐劍陣的主劍,我足足找了幾十年……」說到這裡,他發出了一聲長嘆。

「現在好不容易讓我發現這把用天火鍛造的寶劍,天火啊!這可是仙火等級的火啊!說什麼我也要把這把劍得到手!」他握緊拳頭,一臉的勢在必得。

「死花老怪,你休想!其他東西好說,這把劍我絕對不會退讓!」洪九公朝他喊了回去。

「死洪老九,我們好歹也認識百年了,你非要這麼跟我過不去嗎?」花百里氣憤的道:「用天火鍛造的劍可是仙品,是仙人才能用的仙寶!你那個兒子不過才元嬰期,他要修煉幾百年才能成仙啊?」

「哎呀呀,你這個臭花死花爛花,我的小兒子可是難得一見的天才,我們洪家的希望!他成仙是遲早的事情,你少胡亂詛咒他!」

眼看著兩人又吵了起來,金渝聳聳肩,又窩回原位繼續吃茶點。

金渝在旁邊悠哉的看戲,但軒轅任可就沒辦法像她這麼悠哉了,不管將這把帝雉劍賣誰,都會得罪另一方,但這兩家世家又不是能得罪的,這……

「金前輩。」軒轅任悄悄移動到她身旁,「您也看到了,為了您這把寶劍,這兩位前輩已經快從朋友變成仇人了。」

「劍已經賣給你們,與我們無關。」韓非插嘴反駁。

「是、是,前輩願意用寶貴的帝雉劍與軒轅家交易,我們也是甚感榮幸。」軒轅任訕訕的笑笑,「只是……不知道前輩手邊是否還有相似的寶劍,如果有,軒轅家願意重資向您購買,畢竟花家與洪家都是軒轅家往來許久的家族,在下實在不忍心見兩位前輩為了寶劍撕破臉、壞了這百年情誼,還請前輩行行好、幫幫忙。」

「唔……」金渝扁了扁嘴,偏頭苦思。

軒轅任都已經這麼低聲下氣的請求了,而且還送了珍貴的星螢花,雖然那是因為他們不懂花的價值才會送的這麼大方,不過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幫了她一個大忙。

要知道,那星螢花可是煉製仙品丹藥時,相當重要的輔助藥物,用途十分廣泛,幾乎每一種仙級丹藥配方都可以用上它。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