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封面.jpg

 

 

第一章 穿越女是強大的(1)

 

 

晨曦穿透薄霧灑落,冬季最後一場寒風冰雪已然遠去。初春時節悄然來臨,光禿禿的樹枝上已有隱約的綠意萌生。

突然間,晴空乍現一聲巨大雷響,聲音撼天動地,彷彿要將天地劈穿。

金色電光自虛空轟下,在厚實的土地上激濺出火光,燒出了一片焦土、掘出了一個半人高的大坑,並帶來了一名黑髮黑眼的少女。

頭戴紫色額冠,烏黑長髮一半挽成了蝴蝶髻,上頭插著幾支精緻的碧玉髮釵與一支花卉造型的步搖,另一部分則是順著肩頸垂落,髮長及背。

衣服是水藍色緞面的裙裝,袖口、領口與裙襬處有著精緻的暗紋繡花,當裙裝隨風飄動時,布面上隱約有霧光閃爍,腳下是一雙皮色長靴,靴上的紋路與手套相似。

坐在冒著焦煙的坑洞裡,黑眸少女先是茫然的環顧四周,而後低頭打量自己身上的衣著,再抬手捏了捏臉頰,發出一聲痛呼後,她緩緩仰起頭,望向那片湛藍清澈的天空。

沉默許久後,她才抬手抓了抓有些凌亂的黑髮,吐出一句。

「原來這就是穿越啊……」

 

她,金渝,二十二歲,大學四年級學生。

穿越原因,不知。

她只記得她正在跟公會的人下副本打怪,那是個剛開放的新副本,大王與小王加起來一共有二十五隻,每一隻王怪爆出的寶物都非常好,全是最新、最高級的至尊紫裝。

所有玩家都對這個副本有很大的興趣,他們公會自然也是。

公會會長召集了公會最厲害的二十五名玩家,開始進行這個副本的征服之旅。

她也是其中一員。

她的本尊是「丹藥師」,玩得最好的也是丹藥師,除此之外,她還有劍仙、丹青師、傀儡師、陣法師等等分身職業。

他們的公會頗具規模,可以登上公會榜前十名,副本的過關進度算是很不錯。

經歷幾次失敗後,他們終於掌握過關的訣竅,兩天兩夜的通霄熬夜後,眾人來到最後一關的王房。

歷盡千辛萬苦,王怪被推倒了,爆出幾樣裝備,其中一樣是丹藥師的專屬裝備──「玄閻流光」,這是一樣罕見的雙屬性兼成長型裝備,有了它,便可以同時操控極天玄氣以及九陽天火。

不管是煉丹或是鍛造武器,有了這項裝備,便不用再大費周章的去收集天火元素跟極天玄氣,而且物品的製作成功率幾乎可以說是百分之百!

再者,丹藥師的攻擊力與防禦力都不高,而這項裝備可以提昇丹藥師的防禦力,要是穿上它,不管去哪個區域採藥都不成問題。

就算沒辦法瞬殺怪物,也可以用防禦裝備與丹藥跟怪物慢慢磨,就算是精英怪也能被磨死!

這項裝備一出現,同行的丹藥師全都瞪大了眼、虎視眈眈的看著。

參與副本的丹藥師一共有四名,依照慣例,他們需要擲骰子比大小。

結果,金渝贏了。

而且她還是遊戲伺服器中,第一位取得這項裝備的玩家。

除此之外,這趟副本行裡,她還拿到了至尊級的飛劍、空間裝備「藍炎之心」以及幾本技能祕笈,讓其他人眼紅不已。

事後,金渝總在想,該不會是因為她太過幸運,這樣的好運連上天都嫉妒了,所以才會被雷劈來這個異世界?

她還記得,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她正將在銀行與其他角色身上的物品取出,把那些東西都轉移到丹藥師身上。

不管是在遊戲中或是現實生活裡,金渝都是一個隨心所欲、率性而為的人。

因著遊戲裡頭的諸多美景,閒暇時,她總是喜歡在各塊地圖閒晃、不喜歡拘在同一個地方。

也因為總是在外面跑,當她心血來潮,想要做個丹藥、煉製偶具或是打造個武器時,總會因為背包裡頭的物資欠缺,必須飛石回城,將存放在銀行裡的東西取出……

雖然這段路程花不了多少時間,但就是讓她覺得很不方便,比起將東西都放在銀行裡,她還是比較喜歡帶著材料跟工具到處跑。

現在有了藍炎之心,她就可以把全身家當都帶著跑了!

就在她一切轉移妥當,準備下線休息時,轟隆的雷電聲突然傳來,四周瞬間電光四起,雷電繞著她交織成網。

再然後……

她就出現在這裡了。

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根據她看過無數穿越小說的經驗,這絕對、肯定、一定是穿越!

「沒想到穿越竟然這麼容易,雷光閃一閃就穿過來了。」她低頭感嘆,順帶揉了揉因為抬頭過久,有些發酸的脖子。

頭上的花卉步搖因她的動作發出鈴鐺似的輕響,墜在花朵下方的金色珠串也隨之晃動。

儘管已經確定自身情況,她心底卻還是泛著困惑。

那些穿越小說裡頭,主角大多是生活在高科技的未來世界,是使用遊戲艙,以精神或意識進入遊戲裡頭玩,可是她明明就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玩遊戲也是在電腦前玩,就算被雷電劈來這個世界,那也應該是穿著原本的衣服,為什麼服裝會換成遊戲裡頭的長袍,而且還配戴著角色身上的飾品?

撓了撓頭,金渝怎麼想都想不通,乾脆就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後。

那些穿越小說的主角跑到異世界之後,大多就直接留在當地,能夠順利回家的只有少數幾人。

她倒是沒有心心念念著要返家,反正她在那個世界也沒什麼牽絆。

她的父母很早就離婚了,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也有孩子,那兩家的人跟她都不怎麼親近,就像陌生人一樣。

她也沒什麼朋友,要是有,她早就跟朋友到處瘋玩了,怎麼還可能成天玩線上遊戲?

至於遊戲裡的那些朋友,那就更不用提了,雖然大家成天嘻嘻哈哈的笑鬧,但,要是她一段時間沒上線,也沒有人會特別在意。

只有打副本時,他們才會想到她的存在。

「既然穿過來了,那就好好在這裡生活吧!」她握緊拳頭,下了決心。

不過……

「這裡到底是哪裡?」望著周遭的樹木,她茫然了。

就算要她穿越,好歹也來個人告訴她,她是穿到東方大陸還是西方大陸,歷史朝代還是架空異世,武俠、修真還是魔法奇幻吧?

看著頭上那片明媚的藍色天空,她還真想仰天哀號。

 

若換成其他人,肯定會為自己的處境慌張失措,還好,她不是其他人,她是金渝。

她那群大學室友雖然跟她不怎麼親近,但有句話他們說得很對。

「金渝啊!其實妳不應該叫做金魚,應該姓蟑名螂,號小強。我看就算將妳丟到沙漠裡去,妳也能在那邊生存的很好。」

是的,金渝是一個心理素質極高、適應力極強的人。

當大學新生還在為了初到新環境、惶恐不安時,她已經將附近的地形全摸熟了,哪裡有好吃的小吃店、哪裡有商店、警局、哪裡有修車廠她全知道;當租屋的地方失竊,室友們慌了手腳時,她已經很快的找來警察並將遺失物品的清單列出;馬桶阻塞、水管漏水、燈泡壞了……她全可以一手包辦。

也因為她神經大條、遇事處變不驚,所以她在三天後就適應了這片魔獸森林。

沒錯,這裡是一處有魔獸生存的森林。

發現這一點時,她也只是抓了抓頭髮,感嘆了句。

「看來這裡不是奇幻就是修真了。」

會放閃電、吐火焰的野獸,在奇幻世界裡叫做魔獸、在修真世界裡是妖獸,金渝想了想自己丹藥師的身份,決定叫牠們妖獸。

五天後,她發現她能夠使用許多遊戲裡頭的技能,像是草藥辨識、劍仙的劍術、奇甲師的傀儡操縱、陣法師的佈陣、蟲師的御蟲等等。

這真是一種很奇特的體驗,彷彿所有知識都牢牢刻記在她腦袋裡,腳邊的植物是無用雜草或是能拿來煉丹、製器的藥草;揮劍攻擊時,重心應該放在哪裡、腳下應該注意什麼;遇見的妖獸是什麼品種,弱點在哪裡、攻擊方式是什麼,身上的肉能不能吃,毛皮、血液、骨頭甚至是內臟有什麼用途……

她全部都知道!

就像是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脈,一躍成為武林高手般,一切都極為不可思議。

而且她身上的兩樣儲物飾品──「聖華之戒」與「藍炎之心」──在這個世界同樣能夠使用。

除此之外,她還憑空得到了一個靈泉空間!

是的,就是穿越文裡頭經常出現的標準配備──一個有靈泉、有土地、有高級藥草、有果樹(樹上還結著奇特果實),可以種菜、培育藥草、養家禽、養牲畜、養寵物的神奇空間!

空間裡有兩座小靈泉,一個冒著森白寒氣、一個縈繞著橘金色光輝,各種罕見的花草植物繞著靈泉生長,幾株果樹立在草地的邊緣處,再過去便是一片灰茫,以手觸摸時,會發現那霧氣就像一層薄膜,無法穿透。

噢!對了,閃爍著橘金色光輝的靈泉裡,還泡著一顆很大的蛋!直徑大約是雙手環抱成圈的大小。

「人生果然處處充滿驚奇……」

對於種種無法用常理解釋的情況,金渝也只能這麼感慨了。

反正是對她有好處的東西,用不著太過刨根究底,人生本來就是一團迷霧,哪有事事都清楚明白的?

 

在森林裡待了十五天以後,她已經可以在殺了妖獸後,看著血淋淋的屍體依舊面不改色,還能夠將妖獸剝皮去骨,順帶作成料理吃掉。

三十天後,她發現……

這座森林還真是他X的大!走了一個月還走不出去!

兩個月後……

她死心了。

要是真的出不去,那就在這座森林裡生活吧!反正有水有食物,餓不死人。

這樣的念頭一起,她也就不再焦躁,直接將森林當成自家的後花園,成天到處閒逛,走到哪裡、玩到哪裡、睡到哪裡,就像在遊山玩水一樣,倒也相當自在有趣。

放下心來的她,也就不再計算天數,時間一久,她也忘了自己究竟在森林裡待了多少時日,只知道天氣逐漸熱了起來,森林裡綠意昂然,不管是往左看、往右看、朝上看還是向下看,都是一片綠油油的環保色彩。

又過了一段時間,繁花綻放,這片綠色逐漸被萬紫千紅佔滿。

「原來這些月亮會隨著季節變色啊……」

坐在樹幹上,金渝拿著幾顆鮮紅欲滴的果實吃著,黑眸凝望著夜空中的三個月亮。

在她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夜空中的月亮是銀藍色,過了一段時間後,變成了鵝黃,而現在則成了淺綠。

「銀藍色應該是冬天、鵝黃是春天、淺綠是夏天……」她自言自語的說道。

她不知道這裡的人怎麼定義季節,她只是依著原本世界的季節概念去猜想,也不曉得這樣的臆測是否正確。

剛來的那時候,氣溫頗低,一段時間後才逐漸回暖,現在則是覺得有點炎熱。

坐在樹幹上的她,現在是一身劍仙的裝扮。

鑲著月牙色緞邊的藏青色上衣與同色長褲,腰間束著黑底紅邊、有著銀紫色暗紋的腰帶,原先穿著的銀冥長袍已經被她換下。

要論起防護力,這身劍仙服裝自然比不過銀冥套裝,銀冥套裝可是至尊級紫裝!是她跟著公會團、野團刷了近百次副本才拿到的高階裝備,是丹藥師裝備排行榜的第一名夢幻套裝,沒有其他裝備能夠取代。

雖然現在不是在遊戲裡,但金渝也不想讓這難得的套裝弄髒、弄舊了。

身上的劍仙套裝雖然也算高級裝備,但是比起銀冥套裝的價值,還是遠遠差了一截。

將最後一顆果實吃掉,取出湖綠色長斗篷充當薄被,金渝閉起眼睛準備休息。──其實,外界的溫度變化對她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來到這個世界後,她發現,就算站在尚未融化的雪地上,她的身體也是暖呼呼的,並不覺得冷,會在身上加蓋一件斗篷,也只是一種生活習慣罷了。

然而,今晚的森林似乎不怎麼寧靜,紛雜的吵鬧聲隱隱約約的傳來。

揉了揉眼,她茫然的望向聲音來源,只見遠處的森林有彩光閃爍,不用多想,那裡肯定有一場爭鬥發生。

「這些妖獸還真是精力旺盛,連晚上也在搶地盤。」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樣的景象金渝見過無數次,大多是兩群妖獸遇上了,雙方互不相讓,你吼我叫的廝殺戰鬥。

最初遇見這情形時,她的反應就跟一般人一樣,覺得害怕與不安,為了保全小命,只敢逃得遠遠的。

後來經歷過幾次相同情況,她也自然而然的就習慣了。

習以為常後,她的膽子也就跟著大了起來,有幾次她乾脆躲在附近的樹梢觀看,等到妖獸們分出勝負離去,她再溜到戰場去撿屍體,能吃的當成糧食、不能吃的就剝皮拆骨,丟到儲物空間裡。

從傳來的音量判斷,戰鬥的地方離自己有一段距離,金渝也就不急著逃離,小心翼翼的調整睡姿,在周圍佈下防禦結界,然後又繼續睡下。

臨睡前,她嘴裡還嘀咕著,「打吧、打吧,最好你們打得兩敗俱傷,我才能撿更多的東西。」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