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天後的一個夜裡,川羯一如往常的待在仟茵房內,看顧熟睡中的她。

儘管是在睡夢中,她的眉頭依舊緊鎖,一副鬱鬱不樂的模樣,儘管水色已經替她配了藥劑,但那些藥劑只是減緩她身體的衰敗,身上的病痛並沒有舒緩太多。

她的臉色灰白、眼窩凹陷,皮膚底下的青筋清晰可見,雙唇泛黑乾裂、不再水潤柔軟,原本滑順的頭髮也變得枯黃乾燥……

再一細瞧,她的身體瘦了一大圈,修長白皙的手指變得像雞爪子一樣,手臂上青筋交錯、血管爆凸,皮膚上結著一顆顆黑色肉瘤,每一顆都有綠豆那樣的大小,看起來相當詭異。

我做錯了嗎?

輕撫著仟茵的臉龐,川羯眼底閃過痛苦。

他只是想要延長仟茵的壽命,不要再繼續承受輪迴之苦,每輪迴一次,她的壽命就會縮短數年,從一百多歲不斷遞減,七十四、五十五、四十三、三十九……

上一世她只活到三十一歲,這一世才二十六歲就出現衰弱症狀,再來呢?不到二十五歲就要死了嗎?

要是再這樣下去,當她的壽命完全歸零,再也無法重生時,她會變成什麼模樣?

一縷飄盪在人世的幽魂?或者完全消失,就連靈識也不存在這天地之間?

為了延長她的壽命,川羯研究了數百年,用盡各種方法與手段,卻還是無法除去附加在她身上的詛咒。

「當時我應該要阻止妳的,弒神的罪,不應該由妳承受。」川羯苦澀的嘆道。

為了拯救村民,當時還是巫女的仟茵成了弒神者,在她刺殺神祇的同時,她的靈魂也染上了神祇的鮮血,從此生生世世墮入無盡的痛楚中。

「我會救妳,無論用什麼手段,我一定會把妳身上的詛咒除去。」輕柔地握住仟茵的手,川羯說著他重複過無數次的誓言。

就在房間陷入短暫的靜寂之際,角落無聲無息的竄出一抹黑影,察覺到有人闖入,川羯立刻調整姿勢,警戒的看著來人,縮在寬袖裡的手握著隨身利器。

「這種行為應該不是待客之道吧?」魈的唇角微彎,露出一抹淡笑。

「沒有客人會從窗戶出現。」收回武器,川羯回身替仟茵掖了掖被角。

「看起來很糟糕啊……」魈斜倚在牆邊,紅眸掃了一眼床上的人。

「到外面說話。」

川羯領著他走到外面,不希望打擾到仟茵的睡眠。

站在川羯的書房裡,魈隨意的往單人座沙發一坐,翹高了二郎腿,腳還在半空晃阿晃的,看起來很不正經。

「東西呢?」川羯開門見山的討著。

魈手上一轉,一個厚重的牛皮紙袋出現在他手上。

「早就提醒過你,特倫斯那瘋子做的實驗不能碰、不能模仿,你卻還是做了,嘖嘖!竟然還是拿身邊的人做實驗,你跟那瘋子一樣瘋狂。」

「……」魈的話讓川羯臉色一變,冰寒的殺氣騰騰湧現。

「別激動,我只是小小的『關心』一下,好歹我們也算是認識的朋友嘛!」魈隨手一扔,把牛皮紙袋丟給川羯。

「從死神殿『借』的,應該有點用。」

「價格?」魈的乾脆讓川羯的雙眉皺得更緊。

他對魈雖然說不上瞭解,但根據先前幾次的交易情況,他也掌握了一些魈的行事風格,他向來是「先談條件再辦事」,像這樣「還沒談條件就交貨」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這也讓川羯提起了警戒。

「欸、欸!你那是什麼表情啊?」對於川羯的提防,魈露出無辜表情,「難得我想當一回好人,來個『免費大贈送』,結果你卻不領情?算了,既然你這麼不放心,那就幫我辦一件事,用它來抵銷吧!」

「……什麼事?」聽到對方有要求,川羯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幫我查一件事,資料我都寫在裡面了。」魈把一個信封交給他。

「我還以為你會要我替你償還欠款。」川羯沒有立刻觀看信封內容,而是提出他的疑惑。

「那種小事交給小季去忙就好。」魈嘻皮笑臉的回道。

再說,現在死神殿正是「有趣」的時候,他可不想那麼快就離開。

「好了,我該回去了,不然又有人開始『想念』我了。」

他朝川羯擺擺手,身形化為黑影消失。

次日清晨,魈的身形在死神殿一角顯現,他拍去身上沾染的露水,整理了一下服裝,邁步朝DA小組辦公室走去。

前腳才跨過大門,瑪格麗特的聲音就從他身後傳來。

「魈,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我昨天找你找好久。」粉唇微嘟,瑪格麗特露出委屈模樣。

背對著瑪格麗特,魈的紅眸掠過一抹冷意而後迅速斂起,當他轉身面對瑪格麗特時,營業用的笑容已經出現在他臉上。

「找我有事?」

「我做了宵夜要給你吃,結果卻找不到你。」瑪格麗特眨了眨藍眸,眼底水光閃爍,好像下一秒就會哭出來一樣。

「我去執行任務,他們沒跟妳說嗎?」魈兩手一攤,做了個無辜神情,「那些逃犯真是把我害慘了,我到處找他們的下落,昨晚特別跑去找朋友幫忙,一整晚都沒睡,累死我了。」

就在巴薩德送季薰回去人界的那天,死神殿監獄出現了大型越獄事件,逃跑的犯人高達三十七名,創下了死神殿數百年來的「紀錄」。

越獄這種事情在死神殿並不算罕見,那些犯人可不是安份守己的傢伙,妄想從監牢逃脫的人大有人在,只是他們大多以失敗收場,僅有幾個厲害的傢伙成功。

就算是看守嚴謹的死神殿,也不是真的那麼「牢不可破」,這次的大型越獄事件正好給死神殿敲了一記警鐘,那些犯人不知道從哪邊得到援手,那些人幫他們炸了死神殿的監獄牆壁,毀壞了死神殿的結界佈置,犯人還跟死神們來了一場激烈的廝殺。

最後的結果以一百多名重邢犯當場被處決、三十七人成功逃脫,兩百多名死神受了輕、重傷,二十多名死神喪命,以及一棟監獄必須重新整修作為收場。

犯人的逃脫無疑是打了死神殿一記大耳光,死神殿的權威與名譽受到嚴重損傷,為此,這段時間死神殿高層發布最高警戒令,動員所有死神外出搜索,勢必要把逃跑的罪犯抓回,或是就地處決。

與此同時,他們也開始針對內部進行搜查,畢竟死神殿的監獄可是設下重重關卡,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混入,更別說設置在周圍的結界,那些可是經歷了幾百年考驗,相當古老而且堅固的魔法陣,那些罪犯能夠這麼順利的逃脫,肯定有內應相助!

在調查的同時,一些好事者也把季薰列入嫌疑犯的調查名單裡,在他們看來,季薰離開的當天就發生事端,這未免也「太過巧合」。

後來還是巴薩德與尼可拉斯出面替季薰擔保,DA小組的成員從旁提出佐證,證明她沒有理由、也沒有動機做出這些行為,這才免除了她的嫌疑。

「那些犯人逃就逃了,為什麼一定要抓他們回來呢?」瑪格麗特對此頗感不以為然,「他們都在監獄反省那麼久了,我想,他們逃跑之後肯定不會再犯罪,一定會重新過生活的。」

「瑪格麗特,妳還是像以前一樣『天真』。」魈似笑非笑的望著她,「犯了罪原本就該接受懲罰,妳以前幫傭時,要是打破雇主家的東西,不也是會被扣薪水嗎?」

「是啊,他們真是好過份。」憶起過往,瑪格麗特露出不悅神情,撅著嘴埋怨,「我又不是故意弄破那些碗盤,我已經很盡心盡力在清掃了,為什麼他們的心胸那麼狹隘,沒辦法原諒我呢?有錢人應該要更加寬宏大量,他們的錢那麼多,再去買一組餐具又不會怎麼樣!」

見她沒有反省自己,反而指責他人的發言,魈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並順著她的話接口說下。

「有錢人本來就很吝嗇、小氣,他們就是靠著這樣的手段儲蓄財富。」

「那我肯定當不了有錢人,我沒辦法像他們那麼吝嗇。」聽到魈支持著自己的論點,瑪格麗特露出甜美笑靨,「我始終相信,人與人之間是要互助互愛、要分享彼此的東西,獨占這種事情是不對的……我這樣的想法,你應該還是覺得我太天真吧?」她有些羞怯的看著他。

「只要『不影響到別人』,妳可以做任何妳想做的事情。」魈意有所指的說道,但對方顯然沒有聽懂。

「你總是對我這麼好,就像以前一樣。」瑪格麗特雙頰緋紅的笑了,「與你分開之後,我一直想著你、擔心你,我以為你會回來找我,為什麼你沒有回來呢?」

「如果妳還有一點記性,我想妳應該記得,當初我們是怎麼『分開』的。」魈的笑容裡透著淡淡地冷意。

「你、你還在生我的氣?」瑪格麗特驚訝的瞪大雙眼,好像魈做了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一般。

「你之前明明說過,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你不想再追究,你原諒我了啊!為什麼現在又舊事重提?」

「我什麼時候說過『原諒』這兩個字了?」魈挑眉反問。

「雖然你沒有清楚說出來,可是我能感受的到!我可以知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你原諒我了。」瑪格麗特摀著心口,神情憂傷的說道:「難道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是我誤會了?」

魈才想回答,但她卻不讓他把話說出口。

「不!你不會對我這麼殘忍,你不是那種人!」她突然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叫,音量也提高不少,「你是那麼溫柔、那麼和善、那麼高貴,當我沮喪時,你會在我身旁安慰我,當我生病時,你也是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你怎麼可能會不原諒我呢?」

「……」瑪格麗特的自說自話讓魈無言了。

「那個時候你一定對我很失望吧?我竟然背叛了你,跟你的敵人合作。」瑪格麗特面露憂愁的看著他,「其實你不應該生我的氣,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為我好?」聽到對方翻黑倒白,魈完全不感意外,只是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是啊!我知道你厭惡逃亡的日子,我知道你想要安定下來,像其他人一樣娶妻生子,建立一個美好的家庭,有溫柔的妻子、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還有一間養了雞、豬跟牛的農舍。」瑪格麗特像在訴說自己的夢想,雙眼閃閃發亮的道:「平常全家人一起在農田裡工作,放假時全家人一起出遊,等到賺了錢,就換一棟更大的房子,還要聘請佣人、僕人打掃家裡……」

「……」

發現瑪格麗特越說越離題了,魈無奈的揉了揉額角,正打算打斷她的滔滔不絕,把話題拉回,對方就先一步回到主題。

「那些人跟我說,只要我能說服你加入他們,他們就既往不咎,不再追殺你,也願意給你很多錢,讓你買漂亮的房子、聘請很多僕人……他們送了我好多漂亮的衣服跟珠寶,還讓我住在很漂亮的房間,讓很多名女僕伺候我。」想起過往美好的待遇,瑪格麗特流露出懷念神情。

「就是因為他們給妳這些,妳才跟他們聯手設下圈套,引我上鉤?」魈的眼底流露出輕蔑。

對於瑪格麗特的所作所為,他不感訝異,他早就看透了她的性格,只可惜,他那位好朋友並沒看透這女人,還以為她是一位清純、天真、不知世事的善良女孩。

「我才沒有設下圈套!」瑪格麗特尖叫著反駁,彷彿魈說了侮辱她的話,「我只是覺得,他們既然能對我這個陌生人這麼好,一定也會遵守承諾,用很友善的態度對待你!所以我才幫他們約你……」

「結果沒想到依約前去的人卻是麥克,而且他還對妳示愛,說要娶妳當他的妻子。」魈嘲諷似的咧了咧嘴。

「我拒絕他了,我跟他只是朋友,我只把他當哥哥看待。」瑪格麗特連連搖頭反駁:「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愛過他,是他自作多情!他沒唸過書、也不懂打扮,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鄉巴佬,我在城裡工作,我服務的雇主都是優雅的上流人士,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他呢?我心目中的丈夫應該要優雅、強壯──」

「夠了!」魈大吼一聲,不想再聽到她繼續污衊麥克,「既然不喜歡他,為什麼要收下他送的禮物?既然不喜歡他,為什麼妳要接受他的花,還讓他放下田裡的工作,在妳放假時跑去城裡接妳?」

要不是因為她的這些態度,麥克會這麼「自作多情」?會因為她與他翻臉,還揍了他一拳,警告他不准侮辱他心目中的「天使」?到最後還為了這個女人喪命!

「妳說我們初次見面時,我把妳從混混手上救出來……」

「是啊,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時候的畫面。」

「那麼妳還記不記得,在我出現之前,是誰替妳擋住那些流氓?」魈暗示的提醒著。

「唔?好像是麥克吧?」瑪格麗特偏著頭,做出回想模樣,「他那時候好像被打得很慘。」

「很慘?何止是慘。」魈勾了溝嘴角,淡淡的笑了,「他被打斷兩根肋骨,左腳也斷了,那段時間他完全沒辦法下田耕作,還是靠鄰居幫忙才完成農事。」

「哇喔!那他還真慘。」瑪格麗特歡快的笑了,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笑話,「早就告訴他不要逞強,老是做這種自不量力的事情,嘗到苦頭了吧!」

「……是啊,他還真是傻,傻透了。」魈也跟著笑了,笑裡沒有歡意。

麥克啊,你怎麼會這麼傻?竟然為了這種女人受傷,最後還為了救她死了……

太傻了,真的是一個大傻瓜。

「你忙了一晚上,應該還沒吃早餐吧?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瑪格麗特笑問著。

「不用了,我……」

「真難得,你今天竟然這麼早起?」季薰清朗的聲音傳來,她拎著兩大袋早餐,笑盈盈的朝他們走來。

「怎麼都站在門口?他們都還在睡嗎?」季薰往裡頭望了望。「我買了很多早餐,打算跟大家一起吃呢!」

「他們等一下就來了。」魈一手接過她的早餐袋,一手摟著她的肩膀,領她走進辦公室。

「妳怎麼──」

魈才想跟她聊上幾句,詢問她這幾天的生活,瑪格麗特卻搶先開口。

「妳不是回人界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儘管她面上仍舊掛著笑容,但問話的語氣卻讓人感受到不悅。

「事情處理完,當然就回來了。」季薰不以為意的笑笑。

「妳這段時間忙了什麼?」魈抓起一杯豆漿、一個肉包子吃著。

「還能忙什麼,當然是幫你籌錢啊!」季薰捏了捏他的臉頰,「我去把你的存款還有之前佐.司魂院的酬勞都領出來了。」

「全領?」魈拉下她的手,順勢把她的手握在掌心。

「當然。」季薰沒好氣的白他一眼,用另一隻手拿起三明治啃著。

「妳拿佐.司魂院的酬勞也就算了,銀行裡頭的是我的養老金啊,妳就這麼全部領出來?」魈一副痛心疾首的哀號。

「你有意見嗎?」季薰瞇起雙眸,面露威脅的瞪著他。

「不、不,我是說,妳做的好!」魈從善如流的改口,「不過既然我的養老金都花光了,等我老了以後就靠妳養我了。」

「……」季薰不予置評的賞他一記白眼。

「妳怎麼用這種態度對待魈?」瑪格麗特突然氣憤的吼著季薰,「妳拿光了魈的錢,難道就沒想過要補償他嗎?妳怎麼可以這麼過份?太可惡了!」

對於她的突然發難,魈與季薰錯愕的互望一眼,完全無法理解她的怒氣從何而來。

「呦呦呦!什麼東西的味道這麼香啊?」巴薩德的笑聲從門外傳來。

「一起過來吃早餐吧!」季薰朝對方揮手笑笑。

「謝了。」

在巴薩德吃掉了半個漢堡、喝完一杯熱咖啡之後,DA小組其他人也陸續抵達辦公室,一起享用季薰送來的愛心早點。

「你們慢慢吃,我先去會計室還錢。」季薰用紙巾抹去嘴上的油漬,起身準備往走。

「我陪妳。」魈隨手抓了兩罐咖啡跟上,無視了瑪格麗特幽怨的目光。

在會計室繳交完欠款後,魈的打工期縮短成兩年三個月,對此,魈只是聳了聳肩,沒有露出半點不樂意的神態。

出了會計室之後,魈又陪著季薰前往警備部遞送公文。

「原來妳是替佐.司魂院送公文來的啊?」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還在納悶,沒有死神殿的通行證,妳是怎麼進來這裡……」

「別裝了。」季薰不以為然的掃他一眼,她可不認為魈沒有料到這一點。

「……」魈摸了摸鼻子,嘿嘿的笑了幾聲,默認了季薰的想法。

「你還好嗎?」她關心的問道。

「除了『某人』纏我纏得太厲害,這裡的生活還算不錯。」魈半開玩笑的回道。

「被人這麼『熱烈』的愛慕著,你應該覺得很得意吧?」季薰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得意?妳在開玩笑嗎?」魈挺了挺胸膛,下巴抬高成四十五度角,「像我這麼優秀的人,被女生愛慕是一件多──麼正常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女人的愛慕而沾沾自喜?妳太小看我了!」

「大叔,你現在這種表情真的很蠢。」她往他腰間的軟肉捏了一把,讓魈疼得往旁邊跳開。

「嘖嘖!妳下手還真狠,該不會是嫉妒了吧?」他揉著腰側,半真半假的埋怨。

「別鬧了,說正經的。」季薰惡瞪他一眼,「你們的對話,我聽到了一半。」

「我知道。」魈點頭笑了。

早在季薰進入死神殿時,他就感應到她的存在了。

『我以前逃亡時,跑到了一個南部小鄉村。』為了不讓其他人聽見,魈以傳音的方式進行敘說。

『我在那裡遇見麥克,他是一個很純樸、很善良的好人,那時候我的情況很狼狽,全身髒得要命、全身都是傷而且還發著高燒,那時候法國的政局剛穩定,到處有一些零星的戰事,一般人看到這種情況,早就嚇得躲開了,可是麥克沒有,他救了我,他把我帶到他家裡,還請醫生來替我治療,那個時代的出診費很高,可那個傻子還是這麼做了,花光他所有的積蓄,還向鄰居借了錢……』

魈深吸了一口氣,儘管神情依舊正常,但季薰還是察覺到他的低落情緒。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試圖傳遞些溫暖給他。

『後來我就在他家裡住下了,他就像對待自家兄弟一樣的照顧我。瑪格麗特是他從小到大的玩伴,兩家住得很近,中間只隔了幾戶鄰居,她算是村子裡最漂亮的女人,很多年輕人都喜歡她,麥克也是。』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嘲諷似的笑。

『接下來的情況妳應該能猜的出來,貧窮、憨傻的農家小子為了追求真愛,無微不至的討好對方,在女生放假時,天還沒亮就起床,不辭辛勞的駕著牛車,跑到女生工作的城市接她返家,為了討她歡心,每天省吃儉用的存錢,買小禮物送她……』

『可是女生喜歡的人是你,所以你們之間就成了狗血的三角戀,麥克因為女生愛慕你,跟你斷了這份友誼……』季薰依照電視劇常見的情況,開始編造後續的戲碼。

『錯了,妳以為我會那麼笨嗎?』魈起手輕敲了她一記,『當我察覺到情況不對的時候,我就避開了。後來她用麥克威脅我,硬把我約了出去,並且向我表白,當時我很明確的拒絕了,可是她竟然認為我是因為麥克才會拒絕她,她覺得我其實也跟麥可一樣愛慕著她。』

魈很無奈的翻了一記白眼,對這樣的誤解感到很不可思議。

『從那次之後,我乾脆就跟她撕破臉,一見到她就轉身離開,也沒給過她好臉色,又過了一段時間,她突然失蹤了,麥克像瘋了一樣的到處找她,過了幾天,我收到一張她親筆寫的卡片,要我照著上面的地址去找她,我覺得情況很古怪,所以就把事情壓了下來,打算等調查清楚再行動,這件事情我沒有告訴麥克。

兩天後,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麥克也收到瑪格麗特親筆寫的卡片,卡片上除了寫了地址之外,還註明要麥克瞞著我,他聽話的做了……那是一個圈套,瑪格麗特跟L組織共同謀劃的圈套。』

魈垂下眼睫,紅眸裡滿是懊悔。

『她竟然利用麥克當誘餌,釣我過去。』

後續的情況不用魈多說,季薰也知道麥克的遭遇肯定很慘。

『這些事情我是事後才調查出來的,在那個當下,我還以為是L組織抓了他們兩個,利用他們威脅我,我自責了好久,我以為是我害他們兩個無辜喪命……』

魈握緊了季薰的手,強勁的力道幾乎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季薰沒有開口喊痛,就只是用另一隻手輕拍他的背部安撫。

『當我看到瑪格麗特活生生站在我面前,妳知道我有多震驚嗎?我的腦袋完全無法思考,一片空白。為什麼麥克死了,她卻好好的活著?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情。』

『你覺得她現在仍然跟L組織有聯繫?』季薰猜測的問。

『我不確定。』魈否認了,『依照L組織的一貫作風,當她沒有利用價值時,她的下場不是死亡、就是淪為實驗品。』

『她是在冷凍庫被發現的,所以她很可能是實驗品。』季薰順著魈的話往下推敲。

『是啊,而且還是「很幸運」的那種。』魈諷刺的笑著。『被特倫斯那個瘋子這樣折磨,竟然還能活的這麼好,真是叫我大開眼界。』

『你想調查她?』季薰猜測著魈的意圖。

『這件事情妳別管。』魈沒有說出他的打算,而是叮囑她不要插手。

『為什麼?』

『乖,聽話。』魈拍拍她的臉頰,沒有多做解釋。

『不管就不管。』季薰很爽快的點頭答應。

季薰的乾脆不但沒有讓魈放心,反而讓他提起些許警戒。

『妳確定妳會遵守承諾?』他狐疑的追問。

『當然。』季薰點頭。

『……妳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了?』魈依舊不信。

季薰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算你幸運,我最近剛好很忙,沒空管其他事情。』

『妳在忙什麼?』

『陪小伊看書、陪小伊去遊樂場玩、陪小伊找回他的記憶、陪小伊做這個那個,增進母子間的感情……』季薰聳肩回道。

回到人界後,季薰在伊格爾的撒嬌、埋怨與請求下,無條件的答應他一堆要求,那些事情的主題只有一個──陪在伊格爾身邊。

『金恩已經跟小伊相認,拜他所賜,小伊恢復了一些記憶,人也長大了幾歲,為了照顧小伊,金恩現在跟我們住在一起。』

『住一起?』魈挑高一邊的眉毛。『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你說呢?』

魈皺了皺眉、做了個鬼臉,『我只要求妳兩件事,第一、遠離佐.司魂院,第二、遠離L組織。』

『你以為這兩個是我想遠離就能做到的嗎?』季薰不以為然的反問。

前者也就算了,她還可以避開一下,L組織如果想要找她、麻煩要找上門,她有辦法迴避嗎?

『盡量吧!』魈張開雙臂抱住了她。「回去以後要想我。」他換回正常的對話方式,沒再使用傳音。

「你也是,快點還清欠款回來。」季薰回抱了他,並以傳音說道:『你的愛慕者就在附近呢!』

『是啊,跑到草叢那裡躲起來了,藏匿的動作真是拙劣。』魈低聲笑著。

「跟我們兒子說,爸爸很快就回去了,叫他要乖乖聽話。」魈說出了刻意誤導的發言,音量正好能讓藏身草叢的那人聽見。

「知道了。」

「我送妳出去。」

摟著季薰的腰,兩人就像一對親密戀人一樣的往外走。

在他們走遠後,瑪格麗特自草叢裡走出,神情忿恨、雙眼充滿嫉妒與殺意。

「該死的賤女人,竟然跟我搶男人!」

她氣憤的拉扯著抹布,「嘶啦」一聲,抹布被她撕成兩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