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恩大人、金恩大人,您在哪裡?」

有著一頭紅棕髮色的年輕男子,手裡抓著一捆羊皮卷,在各棟建築物之間來回穿梭,找尋著他的上司。

「畢維斯,你又在找金恩了啊?」旁人叫住了他。

「是啊,有一份緊急任務要交給金恩大人。」回話的聲音清澈響亮,充滿了朝氣與活力。

「有沒有去湖畔小屋找過?」

「去過了,他不在那裡。」他隨手抹去額上的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下,那紅棕髮色偏向帶金的紅色調。

天堂裡的所有人都知道,若要找金恩,去湖畔小屋找人准沒錯,畢維斯當然也是這麼想的,一接到卷軸他立刻跑向小屋,然而,今天的情況卻有點異常,金恩並沒有出現在那裡。

「我早上見到他往圖書館走去。」另一人接著說道:「你去那裡看過了嗎?」

「還沒,我這就過去看看,謝謝。」恭敬地道謝後,他快速轉身往另一邊的拱廊跑去。

拱廊的天花板呈半圓形的拱橋狀,以玻璃鑲嵌而成,燦金色的日光自過玻璃,灑落在行人以及兩邊的牆壁上頭,乳白色壁面刻著各種風貌的浮雕,浮雕的凹凸線條將照耀著它的光芒切割,形成出一片被切割過的細碎光影。

畢維斯在拱廊裡彎彎繞繞,經過了數條叉路後,來到圖書館的大廳。

站在以金線與夜光石鑲嵌而成的地面抬頭上看,圖書館的內部設計細緻,構造像蛋糕一樣,一層一層地往內縮小,高聳入天的屋頂是圓頂狀,上頭以金漆與顏料繪製著美麗的壁畫,璀璨地水晶吊燈高高低低地懸在半空,幾座螺旋形樓梯往上旋繞,通往各個樓層。

向圖書館管理人員詢問過後,畢維斯很快地找到了金恩。

他坐在最頂端的樓層,坐在某扇窗戶旁邊的閱讀桌,桌面堆滿了書籍,原本應該在閱讀的他,此時側身靠著牆面閉眼入睡,窗外透入的陽光像一層金色薄紗,將他整個人籠罩在光芒裡,燦金髮色因日光而閃閃發亮。

似乎是作了不愉快的夢,睡夢中的他雙眉緊蹙,神情憂傷。

畢維斯放輕了腳步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伸手搖晃金恩的肩膀。

「大人、金恩大人?」

呼喚了幾聲後,金恩終於甦醒。

他神色迷惘地眨了眨眼,藍眸中凝結著未散的哀愁,眼角有不明的水光閃爍。

「伊格爾……伊格爾呢?」

彷彿尚未從夢境中清醒,金恩茫然地環顧四周,試圖找尋故人身影。

「呃,金、金恩大人。」畢維斯尷尬地一愣,「伊格爾大人已經不在了。」

他刻意放輕說話的音調,試圖不讓這項事實再次刺傷金恩。

畢維斯聽聞過伊格爾的名字,但他並沒有見過伊格爾,在他剛成為實習天使時,伊格爾就已經離開了天堂。

當時,伊格爾的離去在天堂激起一股軒然大波,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有人說,他是因為任務沒有成功,引咎離開。

有人說,他愛上了人間的女子,因愛情捨棄了身份。

也有人說,他迷上了某種手工藝,拜師學藝去了。

還有人說,他貪圖人間權勢、被名利所誘,背叛了天父與同伴。

除了上述原因,還有他跑去當茶農種茶、成為漁夫出海捕魚,當上雕刻家等等……

總之,關於他離去的理由,有著各式各樣的說辭,當然,沒有一種論點得到證實。

至於伊格爾離開之後的行蹤,更是傳出了千奇百怪的版本。

有人說他死了,被敵人或是某一位惡魔所殺。

有人說他跑去山林隱居了。

有人說他墮入地獄,效力於惡魔。

還有人說他在凡間成家立業、結婚生子。

也有人說他厭倦當個天使,跑去投胎轉世為人……

傳來傳去,傳到最後出現了一種新的說詞──他加入了一個名為L的邪惡組織,作出了一堆傷天害理的事情。

最後這個說法,在所有傳言中聽說最為可靠,因為有人證。

有其他天使見過伊格爾跟L組織的成員接觸,他們指證歷歷的說,見到他們拿眾生當實驗品,做了許多殘忍的事情。

後來,曾經跟伊格爾有過最後接觸的金恩,一一駁回了污衊伊格爾的說詞。

在他提出的報告中,伊格爾的確與L組織的成員有所接觸,但他並沒有加入組織,伊格爾的確犯了一些錯,可是他沒有刻意傷人,甚至還出手拯救了受害者,就連金恩的生命,也是伊格爾捨棄自己的性命,出手相救。

金恩提出的諸多證據,終於讓甚囂塵上的流言蜚語停歇,鬧得沸沸揚揚的天堂,這才回歸平靜……

至少表面上是這樣。

 

因畢維斯的提醒終於回歸現實的金恩,尷尬地抹了抹臉,掩飾性地擦去眼角淚光。

他低咳幾聲、清清喉嚨,盡力讓表情自然。

「找我有什麼事?」

「上級派了任務給您。」畢維斯將手裡抓著的卷軸遞上。

羊皮紙卷以金色繩索捆綁,上頭還加了密印,除了接任務的天使,其他人皆無法解印開啟。

「謝謝。」握著卷軸,金恩沒有立刻打開觀看的意思,只是發愣地凝望著卷軸,思緒依舊停留在已逝的夢境之中。

「大人,您還好嗎?」畢維斯關心地詢問。「您看起來好像很累。」

「沒事,只是最近忙了一點。」他扯扯嘴角,回以淡笑,「幫我將這些書放回書櫃上吧!」

他巧妙地轉開了話題,隨手拿起幾本書起身。

畢維斯也體貼地沒有多問,快速收拾著桌上殘餘的書籍,捧著書籍離去。

站在高大地原木書櫃前,金恩沉默地將手上的書本放回原本的位置,臉上毫無笑容,神情鬱悶。

他的心口像被大石塊壓住,沉重的讓他快要不能呼吸。

「竟然夢見那些往事……」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那個夢境一共分為三個場景,第一個場景是他與伊格爾搭造湖畔小屋的過往。

那時候他們連鋸刀跟槌子都不知道該怎麼拿,抓著鐵鎚的伊格爾,敲腫了自己的手指,疼的哇哇大叫,而他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去,他鋸破了自己的衣袍,還差點鋸斷自己的腿。

後來夢境一轉,轉成了伊格爾第一次泡中國茶給他喝的時候。

雖然伊格爾信心滿滿地說要泡茶,但他根本不清楚茶葉份量的拿捏,也不知道泡茶時間的掌控,那浸泡過久的苦澀味,濃郁的讓金恩差點將茶水噴出來。

最後一個場景,金恩夢到了他跟伊格爾最後的對話,那段無法挽回的分離……

 

打從伊格爾離去的隔天開始,金恩就開始找尋他的行蹤。

雖然伊格爾平日看起來不怎麼精明,但當他打定主意隱匿自己的行蹤時,沒有人能找得到他。

他很聰明也很細心,沒有人能猜出他的去向,也沒有人能看穿他的意圖,就算他在某處停留,也不會留下任何洩漏他行蹤的蛛絲馬跡。

就連對伊格爾最為熟悉的金恩,也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追蹤到他,然而他與伊格爾的步調還是無法一致,他總是慢了伊格爾一步。

每每當他抵達現場時,伊格爾前腳已經離開。

他知道,伊格爾是在躲著他,刻意不讓他追上。

兩人之間最為靠近的一次距離,是兩人分站在兩棟建築物頂樓,隔著一條街遙遙相望。

當時,金恩只來的及跟伊格爾說出一句話。

「為什麼你要離開?」

伊格爾沒有回答,只是朝他微微一笑,而後轉身離去。

金恩雖然為此感到沮喪與憤怒,但心底卻也隱隱地鬆了口氣。

他有很多話想質問,但卻也怕質問之後的回答。

當混沌不清的狀態一揭開時,他們勢必會面臨無可避免的對峙,伊格爾想必也明白這一點,所以他不說、不給予金恩答案。

這種心照不宣、互有默契的追逐,持續了很久、很久……

後來有一段時間,伊格爾突然失去行蹤,不管金恩再怎麼找,也始終搜尋不到他的下落。

若不是魈帶了季薰前來請他協助,他恐怕還不知道伊格爾已經來到台灣。

初次見到季薰的時候,那孩子身上傷痕累累,散發著腐敗的惡臭,外表上的傷口是小事,實際嚴重的部位是她受創的內心。

而魈也看出了這一點,所以他帶季薰來找他。

在他替她洗滌過心靈後,他發現這名少女雖然年紀輕輕,卻有著聖潔且堅強的靈魂,那美麗的靈魂光彩宛如寶石般閃閃發亮。

這讓他對季薰留下一個很好的印象。

後來當他聽說季薰說,她曾經遇見一名與L組織成員認識的天使時,他感到意外且驚愕。

雖然季薰並不認得對方的樣貌,但他很篤定那個人是伊格爾。

他很早就知道伊格爾與L組織合作的消息,也密切留意著L組織的動向,前陣子收到的最新情報指出,伊格爾正在策劃著某件事情。

這件事情金恩並沒有往上呈報,他封鎖了所有跟伊格爾有關的消息。

上呈的報告總是寫著:伊格爾的行蹤依舊下落不明,目前仍在努力搜索中。

我不是故意要隱瞞,也沒打算包庇伊格爾,我只是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抓住他,當面質問他種種罪行……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伊格爾有機會脫逃!

金恩為自己的隱瞞找了理由,如此說服著自己。

 

後來,他陸陸續續聽說了季薰與伊格爾、L組織之間的種種狀況,也知道她差點因L組織的實驗藥物變成怪物。

在最危急的那一刻,伊格爾出手救了她,這讓金恩十分詫異。

在他追蹤伊格爾這麼長的時間以來,長達一百多年的歲月裡,他從未見過伊格爾救過人,他原以為他已經放棄了對人類的救贖、收起了對凡人的慈愛。

現在看來,他似乎逐漸回到原本的伊格爾了?

這樣的想法一湧現,金恩頓時有一股衝動,想要知道伊格爾的現況。

幾經思索之下,他央請魈帶季薰前來與他會面。

「你是要問我伊格爾的事情?」一邊往熱咖啡裡添加糖與奶精,季薰一邊問道。

「是,我聽說他救了妳。」金恩直視著她,心情略為緊張。「妳跟他……很熟嗎?」

「沒有。」季薰不假思索的否認,這答案讓金恩感到失望。

他原本想透過季薰與伊格爾聯繫上,現在看來,這個念頭要打消了。

「……妳是他第一個出手拯救的凡人,我以為可以從妳這邊得到其他訊息。」

「例如?」

「他叛離的原因、他的目的、他的想法……所有的一切。」金恩垂下眼簾,心頭鬱結著無奈。

「我找了他百年,想要問清楚一切原因,但他卻始終躲著我。」

「就算問出原因,那又怎麼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問出原因有什麼用?能挽回那些死在他手上的性命嗎?」季薰對此感到頗不以為然。

「我知道。」他苦澀的笑了。「我也知道我追求這些毫無意義,只是……我需要答案。」

「因為你們是好朋友,所以你希望他回心轉意?」季薰做出臆測。

「與其說回心轉意,不如說,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他會變成這樣。」他坦然以告。

雖然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自己,絕對不可以忽視法令、包庇伊格爾,然而,他卻始終無法將伊格爾當成罪人看待。

「我所認識的伊格爾,是一個非常受人尊敬與愛戴的天使,他十分仁慈,憐愛世人,經常為了平息人間的紛亂而奔波。」

這樣的伊格爾怎麼會在一夕之間改變了?

「就算你不相信,事實擺在眼前。」季薰的音調一冷,面帶怒容。

是啊,事實早就擺在眼前了……金恩的心口溢滿酸苦,季薰的話狠狠地刺穿了他,將他自欺欺人的謊言撕裂。

追逐伊格爾這麼多年,他並不是沒有看出異常,伊格爾的諸多轉變全被他收入眼底。

無情地殘殺凡人、拿眾生作實驗,冷眼地看著人們死去、漠視人世間的一切,無情無感……

一項又一項的證據證明了,伊格爾早就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伊格爾。

那雙金棕色雙眼已經不再溫暖,只剩下漠然與無情,他的心裡只有毀滅跟殺戮,不再存有仁愛與關懷。

那麼,他究竟還在等待著什麼?時光倒回嗎?

 

當金恩還深陷悲傷之中時,伊格爾又找上季薰,並且與她促膝長談,聽到季薰轉述的對話時,金恩越聽心頭越沈重。

 

凡人口口聲聲求著救贖,當我們出手解救之後,你們卻又製造戰亂、紛爭,讓自己再度陷入困境……

人類值得拯救嗎?

為什麼這世間老是會有汙濁?

規矩是用來打破的,這個世界的「定律」一樣能毀壞……

我要重新訂立這個世界的制度。

 

這些問題跟伊格爾離開時所說的話,極為相似。

不,或許該說,伊格爾一直沒有忘記這些事情,他一直在找尋,一直追逐著那些問題的答案。

但是……

「他說,他要去除人類的惡性?」金恩從話中察覺出伊格爾的心思。

在最後的那次談話中,他曾經質疑過,「為什麼人心如此多變?為什麼人間沒有永恆的喜樂?」

若伊格爾真如他所說的,能夠將凡人的惡去除,那這個世界說不定……

不、不對。金恩立刻搖頭,將這種想法去除。

不管怎麼說,這種行為實在是太過荒謬,不可能辦得到!

為了制止伊格爾這種異想天開的計畫,為了不讓他一再鑄成大錯,金恩與季薰等人擬定了策略。

他本來打算先抓住伊格爾,而後再來慢慢跟他溝通,沒想到這卻是他們最後一次的見面。

那天,在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穿破黑夜時,金恩跟其他人好不容易才破除結界,衝入伊格爾他們的會場。

他見到伊格爾飛在半空,指揮著一隻巨大的怪物衝撞著一扇光門。

那扇光門只有怪物的十分之一,看似脆弱,實質強韌無比。

當怪物朝光門進行攻擊時,門扉承受了破壞力,並以更加強大力量反擊,將怪物的身體炸出一個洞來。

那巨大的怪物擁有再生與重組能力,被炸開的身體很快就重新組織完成,而後它再度進攻,一次又一次地撞擊,門扉的反擊力道也相對增強。

怪物不斷被炸開、炸碎,而後它的身體又立刻重新組裝、繼續攻擊……

必須阻止,不能讓它再繼續下去!金恩手持刻有蛇紋路的火焰長劍,飛至伊格爾面前。

「已經進行到最後,我絕不容許有人破壞。」伊格爾如此對金恩說道。

兩人持著各自的武器,朝對方展開凌厲的攻擊、毫不留情。

金恩本來以為,這場戰鬥會持續到其中一方倒下為止,沒想到最後的發展出乎他的預料,就連伊格爾也沒想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被伊格爾以力量壓制的季薰,突然恢復行動力,跑向了古聖物。

她將手伸向自杯口衝往天際的光束源,在如水柱般的光芒中摸索。

沒有人知道她想要做什麼,但我們都知道,她的行為將會破壞伊格爾的安排。

「住手!不准干擾我的計畫!」伊格爾暴怒地衝向季薰。

我跟著飛向地面,打算制止,但我的速度晚了伊格爾一步。

本以為季薰將會命喪伊格爾的手下,可是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她竟然從光芒中抽出了一把武器回擊。

說是武器也不對,那是一把光束,像是直接擷取日光,將耀眼金光抓在手裡。

兩人的力道相互撞擊之下,形成一股強大的衝擊,暴風般的氣流刮起,吹得眾人東倒西歪。

季薰在這場對峙並沒有區居下風,反而是伊格爾被她的力量擊倒在地。

「膽敢擅闖門扉,試圖扭曲秩序者,死。」季薰發出奇怪的聲音,彷彿是自虛空中傳來,飄渺而悠遠。

瞪大雙眼,伊格爾錯愕地看著她。

「是宇宙的意識嗎?」他聲音顫抖地問,雙眸中充滿了驚喜與詫異。

宇宙的意識?那是什麼?金恩困惑地瞧著兩人,試圖理解現下的情況。

沒有理會伊格爾的反應,季薰轉身面向怪物,手上的光束一拉,光芒轉化成一把弓箭。

她瞄準了撞擊門扉的怪物,拉弓射出,箭矢如流星般畫過天際,咻地沒入怪物體內,只留了一小段箭羽在外。

怪物的行動因此停止了。

一切的發展是那麼……簡單而俐落,讓人覺得他們之前的纏鬥只是一場夢。

眾人還未回過神來,季薰突然捧起古聖物「日炎之柱」,狠狠地摔向地面,聖物與地面撞擊後,瞬間化為塵煙散去,連一塊小碎片也不剩。

古聖物一被摧毀,門扉也跟著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怪物的樣子好像不太對勁。」尚漓突然開口大喊。

受了那一箭,怪物的身體像是吹了氣的氣球般迅速脹大,逐漸到了肉體能負荷的極限……

「快跑!」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聲,所有人應聲做出反應,慌忙地逃竄。

在一團慌亂之中,怪物體內開始出現「霹霹啪啪」地爆裂聲響,污濁邪氣從牠裂開的軀體外露。

強風一陣又一陣地刮起,地表出現劇烈震動,宛如世界末世來臨。

眼看情況已經無法掌控,金恩隨即想要飛至空中閃避,在他張開羽翼時,卻發現伊格爾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神情茫然。

「伊格爾,快走!」爆炸的前一刻,金恩拉著他飛往天際。

沉默地看著金恩,伊格爾突然露出微笑,金棕色雙瞳如同以往一般溫柔。

「……我很高興有你這位知己。」

聽到他奇怪的發言,金恩心口一緊,他此時的模樣,就像在交待最後的遺言。

還來不及發問,伊格爾突然將金恩推開,與他分離。

握緊長杖,伊格爾朝怪物奔去,在牠爆炸時張立結界,試圖攔阻怪物的爆炸震波。

轟然一聲巨響,怪物炸開了,而伊格爾的身影也消失在爆炸的光芒中。

「伊格爾!」

眼睜睜看著伊格爾喪命,金恩發出悲傷的哀號。

在風流與爆破的光影之中,伊格爾的身影逐漸轉為模糊,自末端開始化為光粒子飄散。

隱約中,金恩見到伊格爾轉過身,面對著他笑著,那笑容裡有著無奈、歉然以及釋懷與感激。

他輕啟雙唇,對金恩說出無聲的兩個字,「謝謝」。

因為伊格爾以自身的力量緩衝,保全了眾人的性命,現場並沒有造成過多傷亡。

這是伊格爾最後一次救贖。

 

伊格爾死後,金恩拿到了一封信以及一根羽翼,信上寫著他的諸多疑問以及他離去的理由。

 

為什麼身為神,卻只能從旁看顧這一切,有所為、也有所不為?

為什麼身為天使,我們卻無力救援天下蒼生?

為什麼世間充斥著苦難?為什麼人心懷著怨恨?

眾多的疑問充斥我心,彷彿浪濤般將我淹沒。

 

為了解開這些困惑與茫然,他漫無目的的在人間遊走,自我放逐,然後,他找到了部份線索,也解開了一些疑惑……

 

雖不清楚這是否是正確解答,但,我願意搏命一試。

革命必會有犧牲,建造之前必先毀壞。

我不願傷人,然,為了未來,我願將雙手染血。

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可笑、愚昧,就為了那份虛無飄渺,我竟捨棄了善。

我知道我過於偏執。

只是,我真的很期盼,有朝一日,失落已久的伊甸園,能再現人間。

 

儘管捨棄了善,但伊格爾卻也沒有放棄凡人,他預料到計畫失敗後自己會有的下場,於是他將記憶封存在羽翼中,託付於金恩。

金恩接收了伊格爾的意念與思緒,他的遺憾、他的夢想、他的無奈……

一切的一切,他全數收下了。

在伊格爾的資料記憶中,他得知了伊格爾找到的線索。

伊格爾發現,世間的萬物、眾生的命運,天地運行的所有規則皆是被操縱著,那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它存在於虛空中,具有意識與高度智慧,是萬物的起源與管理者。

伊格爾私下稱它為「宇宙的意識」或「意識體」。

意識體藏身於另一個虛空之中,不跟這個世界有直接聯繫,伊格爾翻閱了諸多古獻、四處探問,終於讓他得知,自天地開闢之際就存在的古聖物,其強大的力量可以連結另一個空間,開啟通往意識體所在位置的通道。

伊格爾認為,若能跟意識體有所接觸,那他就可以試著說服對方,希望可以減少人間的災難,去除人們的惡……

這個想法很天真,天真的讓金恩心疼。

就為了構築他理想中的美好伊甸園,他步上了自我毀滅的不歸路……

即使那天他成功了,順利改造了這個世界,他也沒想過要活下來。

他知道自己是無法饒恕的罪人,早就決定要用自己的性命,向他殘害過的人懺悔。

等到金恩的情緒稍微平靜,季薰領他前去伊格爾自己搭建的小屋。

見到那棟小木屋時,金恩感慨地笑了。

房屋的建材與樣式跟天堂的湖畔小屋完全相同,只是這棟屋子旁邊並沒有湖水,而是樹林。

他們推門進屋,房內的擺設也跟湖畔小屋差不多,一樣有雕刻台、有茶桌還有茶具組。

雕刻桌上擱著各式各樣的動物、老老少少的人類、飛鳥、魚群等等,完成品或半成品都有。

很多人都說伊格爾再雕刻方面有天份、有才華,金恩卻不這麼認為。

那些木雕之所以那麼生動,是因為伊格爾總是在觀察人間百態,他用眼睛、用心去記憶著每一個往來的生命,因他們的歡喜而歡喜、因他們的困苦而悲傷。

 

伊格爾所造成的事件自然震驚了天堂高層,金恩很快便被找了回去。

站在審議廳,他呈上早已經備妥地報告書,詳細地說出事件的始末與經過,包括伊格爾的所作所為,以及他所犯下的過錯。

他沒有為伊格爾多說好話,也沒有做出不實的偏袒發言,伊格爾的出發點是良善的,他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利,而是為了眾生,但他的手段是偏激且錯誤的,不管動機為何,他的罪行依舊存在,所以金恩照實說了。

就算伊格爾還活著,他知道伊格爾也會贊同他的作法。

天堂議會針對這個案件進行了討論,有人認為伊格爾嚴重玷污了天堂的尊嚴,應該給予重罰,將他的名字歸於罪人之列,藉此警惕其他天使。

另一方面,部份人士認為,伊格爾的行為雖然不妥,但他始終是出於善意,懲罰事需要的,但不需要那麼嚴重。

數天後,議會終於作出了審判──剝奪伊格爾的天使籍冊,他不再是天堂的一員,而金恩因為隱匿情報、差點釀成無法收拾的後果,被罰以拘禁懺悔十天。

這算是一個折衷方式,免去列為罪人名冊的羞辱,卻也給予了嚴重的懲罰。

只是不管結果為何,伊格爾都已經聽不到了。

等到判決結果出爐時,金恩前往湖畔小屋,面對空蕩蕩地小屋,他似乎看見了伊格爾的身影,他正待在屋內,坐在他最愛的搖椅上,等待金恩告訴他判決結果。

「議會褫奪了你的天使籍冊,你被驅逐出境了……」金恩的聲音在小屋內顯得格外清楚,甚至產生了細小的回音。

「鬆了一口氣嗎?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寬容對吧?其實你早就想要跑去人間養老了,現在剛好趁了你的心意,你還真是幸運,可以提早退休,我卻還要繼續辛苦的工作……」

「你曾經說過吧?你說你想要在山上蓋一間小屋,樣式要跟這間湖畔小屋一樣,而且要我跟你兩個人親手建造,然後你要在房屋周圍種茶、種蔬菜,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白天忙完農事,還可以做做木雕,晚上可以泡茶賞月……」

「伊格爾,你這個大騙子,你明明自己偷蓋好了,還說要兩人一起。」

「我看過那棟小屋了,季薰帶我去的,你的手工進步很多,不過有些部份還是做的不怎麼牢固,還有,你把木板鋸得很醜。」

叨叨絮絮的數落一番後,金恩安靜了下來,臉上佈滿淚水,藍眸凝著濃烈地哀傷。

失去摯友的悲痛宛如烈火,灼傷他的心口,擊毀了他的情緒。

而後,他在湖畔小屋呆坐了很久、很久,完全遺忘了時間……

 

原本以為事情應該就此告一個段落,沒想到隔了幾天,更高階層的偵查廳找他前去問話。

他們並不是詢問伊格爾的案情,而是追問著伊格爾有沒有留下什麼資料,或是相關線索、證據。

對方的詢問讓金恩心頭一悸,隱隱覺得奇怪。

因為意識體的事情,他並沒有在報告上提出,而對方的態度卻好像早就知道它的存在。

難道天堂早就知道意識體的存在?金恩感到疑惑。

金恩本來應該要向上呈報意識體的事情,但因為他對意識體還有諸多疑問,所以他下意識隱瞞了這件事,只是將這件事情當成他跟伊格爾之間的秘密。

接受質詢時,他發現偵查廳的人態度不甚自然,話說的吞吞吐吐,似乎是想要從他口中套出某些資訊,卻又怕被他察覺到不對勁,似乎不想讓金恩瞭解的過於深入。

這種欲蓋彌彰的態度讓金恩越發疑惑。

若他們真的知道這件事,也清楚意識體的影響力……為什麼金恩他們這些天使長會完全不知情?他們可是天堂最高階層的天使,肩負維護天堂與人間秩序的重責大任吶!

就算是因為一些關係所以必須保密,現在都已經找他進行秘密質詢了,他們還不能對他說嗎?

金恩總覺得,偵查廳的人似乎還隱瞞著什麼……

察覺到這一點,他打定主意封口,只說出他報告過的事情,其餘事項他一概不知。

意識體的事情,他決定自己私下偵查。

發現金恩似乎真的完全不知情,偵查廳很乾脆地放人了,但他們銷毀了伊格爾所有遺物,就連他在山上建造的小屋也被摧毀。

伊格爾的物品就跟他的人一樣,徹徹底底地消失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