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瑟瑟地吹過,李維沉默地站在傳送陣前,清澈的藍眸凝著冰霜,滿意著憤怒的目光像是想要將這傳送陣瞪穿。

這個傳送陣已經毀壞。

在使用之前,它只是一個老舊、缺乏能源、已經失去作用的傳送陣。

然而,在席洛那個蠢貨用生命作死之後!

它發動了傳送,把席洛給傳走。

然後,它壞了。

徹徹底底的壞了。

鑲嵌的陣法的底盤爆裂開來,完全不能再次啟動!

點開面板,看著帳面上減少的生命點數,李維有種把席洛抓回來吊打一頓的衝動!

半個月前,他的神殿進修申請獲得許可,拿著推薦信和相關公文,他和席洛從學校出發,搭乘馬車前往帝都。

為了避免迷路以及半路遇到麻煩,他們是跟商團一起行動的。

在他的叮囑和監視中,席洛一直很安分,沒有搗亂。

對於席洛能壓抑性格、不闖禍的渡過這半個月,李維也覺得很訝異。

畢竟他一向好動、愛玩、好奇心很重。

今天他們路過這處城鎮,商團在這座城鎮暫停一天,打算補充路上消耗的乾糧和物資。

因為時間充裕,他和席洛便在鎮上參觀,順便看看有沒有支線任務能做。

而後,席洛發現地圖上出現一個灰色的傳送陣標誌。

在遊戲中,灰色表示還沒開啟,或是毀損、暫時無法使用。

因為傳送陣的位置離得不遠,席洛便提議過去看看「真實版傳送陣」的模樣。

當他們抵達傳送陣,席洛還跑進傳送陣研究它的底盤。

而後,系統突然出現提示,問他們要不要啟動傳送陣。

他還沒來的及阻止,身體反應比大腦快的席洛就點了同意。

然後他就在光芒中消失了……

『李、嗚嘔~~』

團隊頻道傳出席落的嘔吐聲。

李維的嘴角微抽,他好想關了通話!

『你安靜的吐就好,不用吐給我聽。』

要是他也跟著反胃怎麼辦?

過了一會,李維虛弱的聲音再度響起。

『李維……』

『你哭了?』李維很震驚。

席洛的性格一向大咧咧的,樂觀又開朗,很少有沮喪的時候,更別說是哭了!

『對、對不起!』席洛緊張地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下意識的反應,你也知道,我一看到任務框出現就會直接點接受,我剛才以為是在遊戲裡,手就按下去……維維,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知道。』李維嘆氣。

跟他認識了這麼久,李維當然知道他的習慣。

他只恨自己的動作不夠快,不能攔住他。

看著席洛帳上只剩下五點的生命點數,李維很擔心,他現在的劍術只能打打小怪,要是遇到危險的野獸怎麼辦?他可沒有點術購買藥劑或是武器了!

系統也沒有「轉帳」功能,他不能將自己的點數轉給他。

而且系統給得空間倉庫也是分開的,他們只能拿取自己倉庫裡頭的東西,不能拿對方的,不然他就可以在席洛需要物資的時候,先買下來放進倉庫讓他取用。

『你現在在哪裡?附近有什麼明顯的地標嗎?』

一想到席洛的惹禍體質,李維就很擔心他的性命安危。

『這裡……綠油油的一片,有很多農田,我不知道那是種稻米還是小麥。』席洛的聲音透著遲疑。

『……我沒要你分辨農作物。』李維很無奈,『我要標的,要知道你的大概位置。』

『唔、這裡有很臭的大便味。』

『……大便味是標的?』李維陰森森地問。

席洛要是敢說「是」,他絕對揍死他!

『啊哈哈哈……』

大概是感受到李維的怒火,席洛背脊一涼,發出幾聲乾笑。

『那個……喔喔!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有藍天!有白雲!有大樹!還有一個紅色的屋頂!』

『……』李維很想嘆氣,更想揍人。

『那棟房屋好像……應該、或許、可能是農家?』

『這麼多不確定的詞是怎麼回事?是住家還是農家你分不出來嗎?眼瞎了?』李維咬牙切齒的問。

『喔喔!是農莊!好大好大一個!有養好多牛、好多羊、好多雞、好多豬……』

『夠了。』李維打斷席洛一連串簡潔直白的介紹詞,『既然是農莊,肯定會有住戶,你過去問路,看看現在的位置離帝都有多遠,盡可能地過來帝都跟我會合。』

『要是這邊離帝都很遠呢?』

『那你也要過來!』李維終於忍不住對他怒吼:『我是以前往帝都神殿進修的名義離開學校的,有報到的時間限制,根本沒辦法繞路去找你!』

『知道了、知道了,這麼生氣做什麼?我又沒說我不過去……李小維真是愛生氣。』

『……我會變成這樣是因為誰?』李維頭疼的揉揉額角,做了幾次深呼吸讓自己的怒氣消退。

『就這樣了,要是有什麼問題,你再聯繫我。』

丟下這句話,李維關閉了通訊,轉身朝城鎮的方向走去。

 

席洛收起了對話頻道,他揉揉臉,副手在後,張望四周。

紅屋子、滿地動物……紅屋子、滿地動物……

總感覺好像有點印象啊……

他苦惱著,對於只喜歡戰鬥資料的席洛來說,這種很明顯偏向生活化的村莊,以往都是李維在處理的。

於是他就這樣盯著眼前路過的綿羊們動也不動。

從外表看起來就是一個少年穿著簡陋的衣服,面無表情甚至可以說是死氣沉沉的盯著眼前的動物們,相當格格不入。

於是下一瞬間──「嘿!」

穿著綿羊裝的大鬍子大叔,便猛的從綿羊堆中站了起來,怒目兇光:「你在這做什麼!」

席洛一怔,反射性的後退一步,手中的鐵劍就要出鞘──

「要不要來杯熱騰騰的牛奶啊!小朋友!」大叔這樣吼著。

「……」

喔。

是這傢伙啊。

席洛瞬間想起來了,這不就是帝都南邊深山裡,礦坑隱藏路線的動物農莊嘛!

他記得因為那個礦坑被一夥盜匪占據,導致那邊的村民苦不堪言,於是跟那時流浪到那的蓋洛德協議,把魔劍傳說的信物給他,要蓋洛德替他們趕跑那盜匪;而這個動物農莊,席洛記得如果運用的好,可以大賺一筆,或是在飢荒時成為善舉的來源?

基本上因為綿羊大叔是中立的,無論之後轉成什麼陣營都不會改變,所以就是誰搶先接觸誰能獲得幫助這樣。

很好!不危險!

席洛在內心握了下拳,他面癱著臉的抬起頭,道:「你想用我多少的命換你的食物?」

──以命換物,這是蓋洛德流浪的生存方式。

只要給予足夠的價值,無論是物品或情報,蓋洛德就能為對方送命──直到達成目標,絕不手軟。

綿羊大叔眼中閃了閃,咧嘴一笑,他一個大掌就打了過來──席洛不閃不躲的硬深深被拍了一下。

他看見綿羊大叔眼中閃過一絲滿意,席洛自己也腦補了句以前玩遊戲會聽到的通知:【叮!獲得好感+5

大叔嚷嚷道:「學院出來的小鬼就是小鬼!命啥命呢,老子還不貪你那點東西!過來!」

接著他就被綿羊大叔拽進了屋內。

 

經過了充斥著各種乾草和動物味道的農舍,席洛被安置在農家樸質的餐桌上,他用木造的碗一點一點喝著溫熱的牛奶,乾硬的麵包上配著的是鮮嫩的雞蛋。

他的氣息冷淡,舉止間都帶著尚未磨練的銳利之氣。

另一隻手,仍然在那柄斷劍上摩娑著,像是在警戒著什麼,又像是只是劍者的習慣而已。

只要不看他本性的話,席洛相當成功的扮演出蓋洛德陰鬱、不信他人,但又內藏高傲的模樣……

嗯!至於為什麼這樣的人被打不還手或是退跑,這是寫攻略的人的問題!

席洛表示他只是個照個攻略跑的玩家!

『李小維、李小維,這個牛奶好好喝啊!還有雞蛋第一次吃到這麼鮮的!甚至還有乳酪耶,天啊我根本來到天堂了!

『……』

『李小維你為什麼不說話?』

『因為我剛應付完一群白痴,心累,不想說話。』

『喔。』

席洛乖乖將麵包放入嘴裡嚼了繳,心滿意足。

『我知道我在哪了,是動物農莊哦,我打算刷刷綿羊大叔的好感,順便補一下那個「狼來了」的圍欄,跟那個隱蔽有寶藏的山洞,和去探一下山匪那邊的情報,把這邊的日常和隱藏任務都解掉後再去找你。』

『嗯,到時候在首都集合。』

『嗯……』席洛猶豫了一下,道:『李小維,雖然你生命值還有二十五,但你是祭司,記得不要去太危險的地方哦?我記得都城那邊好像有幾次暗殺,還有途中劫匪之類……』

『你好意思說我?你那邊才是應該三十等才能去吧!不准給我逞強!也不需要擔心我,李維在前期都是天資驕子,比你安全上百倍。』

『說得也是呢!』

『哼!記得農莊後面的牛奶桶,去找到第九桶,跟對方說有辦法修補它的破洞,綿羊大叔就會給你特殊的食材,那個應該能補一補你的生命值,還有礦坑中南邊,靠近蜘蛛林那裡也有特殊道具;綁匪箱裡的太危險先不要去拿;總之把生命值拉高了在做後續打算。』

『嘿嘿!』席洛傻笑一聲:『我知道啦!放心!我現在這邊很安全的,已經通過綿羊大叔第一晚的考驗了,別在意!』

『……凌晨三點那個觸發劇情,如果沒必要就別去了,不小心誤觸聲音是死亡結局的。』李維聲音不像席洛那麼歡快,他慢慢的道:『綿羊大叔雖然普遍中立,但涉及到「女兒」可是會狂暴化,反正沒他也無所謂,我們沒必要硬把他拉入陣營。』

『我知道啦!李小維你太緊張了,夜晚版的綿羊大叔對同樣黑暗屬性的蓋洛德好感比較高,所以你不要太擔心!你自己才是,有狀況再通知我哦!』

『通知你幹嘛?幫我哭喔?』李維很不屑。

『欸!搞不好我這裡有線索能幫忙啊!我可是戰鬥達人耶!生活系跟破關我比不上你,但戰鬥攻略我可是滾瓜爛熟的呢!』

『行啦!我知道了,那群白癡又來了,我先不聊了,掰,自己小心。』

『好。』

兩人結束通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