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告欄】

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所有重要公告都在「☆重要!必看!★」,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謝謝。

※小說嚴禁轉載,廣告留言必刪!

※不再幫忙看文,請見諒。(原因請見「重要!必看!」裡的「貓邏的碎念」)



連絡信箱:cats1016@gmail.com

貓邏的噗浪:http://www.plurk.com/aven791016


★出版:


9月1日:網遊也可以這麼仙!於壹(第一集)


§ 活動記事 §

2018年2月1日~2月5日台北國際動漫節(南港)



 

 

晚上用餐時,李維便發現,果然不能小看蓋洛德的惹禍體質!

看著坐在自己對面,一副自來熟的性感美人,李維突然很想將席洛抓到角落痛揍一頓。

混蛋啊!什麼人不勾搭,你勾搭這條美女蛇回來做什麼?

她可是殺手啊!殺手界排名第六的蛇美人啊啊啊!

她是以後追殺李維斯的小BOSS啊啊啊啊!

按捺著爆走的情緒,李維暗中踩上席洛的腳,恨恨地碾壓幾圈,在對方痛得更加僵硬的表情與可憐兮兮的求饒眼神中,他才挪開腳,拿起刀叉,舉止優雅地用餐。

《巔峰對決》中,李維斯是在老皮耶的劇情後,才會碰上這條美女蛇,那時的他已經在神殿待了幾年,從祭司升級成大祭司,具有相當的實力。

以遊戲中的等級劃分來說:新手是一級至十級、牧師是十一級至二十級,祭司是二十一級至三十級、大祭司是三十一級至四十級……

再往上還有紅衣祭司、主教與教皇幾個層級。

順帶一提,蛇美人是四十五級的精英怪,是需要組隊攻打的小BOSS

然而,因為席洛喜歡結交朋友的性格,以及蓋洛德吸引麻煩的體質,他去冒險者公會販售材料時,遇見了剛好到這裡閒晃的蛇美人,然後對方就跟著他回來了。

下次絕對要把席洛關在房間裡!李維默默地下了決定。

『怎麼辦?她、她不會殺你吧?』席洛慌張地傳音給他。

『你是白痴嗎?』李維不以為然的回道:『我現在不過是默默無名的小人物,誰會出錢請這麼厲害的殺手殺我?』

蛇美人可是排行榜第六名的殺手,名列殺手榜前十名的殺手,身價都相當不凡,沒有幾百萬金幣的高價是絕對聘請不到他們的。

「金髮弟弟,姊姊我就這麼沒有吸引力嗎?」蛇美人狀似哀怨地問著李維,「從剛才到現在,你就只顧著吃飯,瞧都不瞧姊姊一眼。」

容貌豔麗、身材火辣、衣著性感卻不暴露,這樣的美人,只要是個男的都會喜歡,瞧瞧旅館大廳用餐的客人就知道了,只要性別為雄性,目光都是黏在蛇美人身上,而女人們則是嫉妒、防備的瞪著她。

面對詢問,李維停下用餐的動作,慢條斯理地拿出手帕,在沒有沾染醬汁或油脂的唇上輕按兩下,儀態溫文卻完全不顯女氣,頗為灑脫自然。

「非禮勿視,正是因為姊姊的容貌太美,我才迴避。」李維直視著美女蛇,藍眸透著純然欣賞的清澈。

沒料到李維會這麼回應,蛇美人先是一愣,而後勾起唇瓣,展露出極美、極嫵媚的笑靨。

「親愛的,你的話可真動聽,姊姊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呢~~」上揚的尾音透著誘人的鼻音,粉色舌尖舔過豔紅的唇瓣,引起周圍此起彼落的口水聲。

「我只是說出實話。」李維拿起桌上的酒杯,舉杯向她一敬,笑容溫柔而真摯,讓人覺得如沐春風。

蛇美人的眼眸微瞇、笑容加深,舉杯回敬,而後爽快地一口喝完。

她點得酒是烈酒,並不是女性喜歡的果酒,然而,一杯喝完,她依舊面色如常,沒有任何醉酒的模樣。

「你,不錯。」

「謝謝誇獎。」

蛇美人長年在生死之間遊走,見多了虛情狡詐,對人性的掌握極為準確,只要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她就能看出對方的心思。

她知道李維一開始對她有些排斥,即使是現在,他也仍然防備著她,然而,面對她的提問時,他並沒有敷衍或是說謊,他很真、很誠實,眼神很清澈。

如果眼睛是窺視靈魂的窗口,那他的靈魂可說是相當純淨,純淨的……讓她很想毀掉。

「我喜歡你的眼睛,願意給我嗎?」蛇美人笑意盈盈的問道,語氣相當平靜,彷彿她討要的只是李維身上的一顆釦子。

「抱歉,我也很喜歡我的眼睛。」

「不給?」

「不給。」

「我殺了你呦~~」蛇美人放出凌人殺氣,龐大的威壓讓李維的呼吸一滯,氣溫也跟著降低不少。

「喂!妳想做什麼?」席洛抽出長劍護在李維身前,激烈的起身動作撞倒了椅子,發出響亮的撞擊聲響。

在蛇美人發散殺氣時,周圍的客人已經遠遠避開,給他們空出了一個戰鬥場地。

「席……小洛,坐下!」李維伸手拉住他,李維才叫席洛的第一個字,又想到他現在是蓋洛德,生硬地改了口,他的名字就拐成「小洛」了。

「妳不會。」他直視蛇美人的眼眸說道,語氣相當篤定。

「你以為我是嚇唬你的?」蛇美人把玩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來的匕首,匕首的握把盤繞著蛇形雕刻,這是蛇美人的特有標誌。

「我的眼睛,自是在我身上才好看。」李維神情淡然地說道。

「嗯?」

蛇美人意味不明的哼一聲,兩人就這麼安靜地對視,氣氛靜寂而緊繃,叫一旁的看客忐忑不安。

數分鐘後,蛇美人噗嗤一聲地笑開,這次的笑不如先前的嫵媚豔麗,而是毫不淑女的縱聲大笑。

手上刀光一閃,一聲輕響後,匕首穿透李維面前的餐盤,一半的刀身沒入桌面。

「名字?」

「李維斯。李維斯.利奧。」

「小鬼,你呢?」蛇美人朝席洛挑了挑眉。

「蓋洛德.伊諾瓦。」席洛繃著臉說道。

「我叫蛇美人,記住了。」

丟下這句話,蛇美人的身影一閃,人就這麼消失了。

「呼~~」蛇美人一走,席洛隨即像力氣抽空一樣,癱倒在椅子上。

「……」李維微低著頭,瀏海遮住了他的眼神,雖然表現的很鎮定,他的背部卻早已溼透。

而他之所以鎮定得坐在位置上,沒有像席洛一樣跳起身,也只是因為他的身體被蛇美人的殺氣凍僵,活動不了罷了。

「還好走了……」席洛慶幸的道,而後又用手肘碰了碰他,「小子,你運氣不錯啊,連蛇美人都被你迷住了。」

「……下次,你要是再惹麻煩,我就把你吊在樹上風乾。」

冷冷地瞪他一眼,恢復行動力的李維,逕自上樓返回房間。

「欸,我又不是故意的,別這樣啊……」席洛追了上去。

「晚上你睡地板。」

「為什麼?那張床明明那麼大。」

「懲罰。」

「……」

因為這次的事件,兩人隔天一早便早早動身,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學院,沒在半路多做逗留。

 

×

 

在學校外圍跟小皮埃耶告別後,席洛跟李維分開走,倒不是因為他們吵架了(他們哪天沒吵過?),而是這是「原」蓋洛德的習性。

原蓋洛德本來就比較沉默,成績掉下去後,從小被誇獎、難免心高氣傲的他就更陰沉了,雖說還不至於到怪罪從小到大的好友「原」李維斯的身上,但也沒辦法容許自己像沒事人一樣走在李維斯身邊,那樣不止自己被嘲弄指摘,連帶李維斯也會一起被拉下水。

他的好友該被讚美,而不是被自己拖累,自己的自尊也不允許這樣的狀況發生。

所以蓋洛德在學校是堅持不肯跟李維斯一起行動的,而基於尊重朋友的心情,李維斯也沒多做阻止,只有在共同課程時堅持要一組而已。

但是,劍士和祭司的學院本來就不同,李維斯是天才,忙起來沒辦法抽空來找蓋洛德,蓋洛德本身更不可能主動去找李維斯,現在又加上這種互相「體貼」,他們彼此的感情,就這樣愈行愈遠……

關於這點,席洛的腦袋瓜是完全沒有的。

他只是照著李小維說的話,「不准講話」、「不准搭訕」、「不准扶老太太過馬路」、「不准買糖果給小朋友吃」、「不准去班上跟同學稱兄道弟」、「不准理會任何美女的媚眼」,還有「絕對不准跟導師撒嬌賴學分!」……等等超詳細的規定,這些規定詳細到席洛都快懷疑不是李小維附身在李維斯身上,而是老媽附身了。

「切,李小維真是大驚小怪耶。」席洛邊搖頭晃腦地走在學校的道路旁,邊嘀咕著。

『不准自言自語,不准搖頭晃腦。』然後李維陰沉沉的聲音就響起了。

席洛抽了抽嘴角,無奈回了隊伍頻道:『所以我說,李小維,那隻蛇真的是意外好嗎?意外!』

『放在別人身上是意外,放在你身上是刻意!』李維不為所動的道:『你本來就很會惹事生非了,再加上這個身體,不盯著點不行!』

『……什麼嘛,這不公平。』某席洛嘟噥。

『……嗯?』

『知道了、知道了,我乖乖閉嘴就是了啦。』席洛無奈,他腰間插著配劍,黑色長髮在他身後隨著步伐晃動著,他冷漠地穿過走廊,在看到嘻笑走過的同儕們,只是瞥了一眼後就轉開。

而在同時,那些同儕們看到他,也紛紛安靜下來,有些人甚至還冷了臉。

「切,裝那個臭臉給誰看啊?」

「就是啊!還以為自己是那個鄉下的天才哦?」

「嘻嘻,本事不怎麼樣,架子倒是學的很好……」

「就是說啊……」

細細碎碎的嘲弄傳進蓋洛德的耳中,蓋洛德默默的捏緊了腰間的配劍,黑色的雙眸更加染上一層冰,他看了眼有些破損的衣服,和仍舊失敗的任務……蓋洛德低著頭,快步離去。

『李小維!』

『知道,乖,忍耐。』

『老子這輩子沒這麼窩囊過!』

『……是嗎?』

『你例外好不!』席洛在隊伍頻道中沒好氣道:『想我可是堂堂的校園風雲人物!跟你號稱A院雙少、S學校雙草,不管我做什麼運動,圍在旁邊的女同學可不少呢!成績雖然沒有你好,但也沒那麼差勁啊!』

『……可以不要自豪那奇怪的稱號嗎?』李維聲音很無奈:『你懷念就懷念,不要把我扯進去。』

『沒辦法,誰叫我們都在一起呢!』神經大條的席洛很輕鬆的被李維轉移注意力,怒火也隨之消失。

『所以你有的我也有,我有的你也有,看,我們還一起穿越呢!』

『是啊,真不幸。』

『李小維你少彆扭了!』席洛才不信,他揮手道:『少了我,你的人生樂趣就少了一半呢!』

『我倒覺得我的人生因為某人歡樂過頭,不准揮手。』

『……知道了。』

總之,在李維半安撫半冷嘲下,席洛的這一關很平穩的度過了。

這讓遠方的李維稍微鬆了口氣,天知道那個單蠢的傢伙,會不會隨便被激怒然後就跟人家跑了?

還好他還算夠忍耐。

「李維斯,你回來啦!」

「李維斯,一路上還順利嗎?」

「李維斯,我可不可以請教你一些光明魔法的問題……」

李維一一對著來打招呼、套關係、問問題的人點頭問好,面上看起來仍舊如沐春風,半點也沒有不耐煩的跡象,但是他暗地裡卻加快腳步,試圖走祭司通道的傳送陣,直接通往導師辦公室,並且請導師再給蓋洛德一次機會──這,是原李維斯的戲碼──李維只要照做就好。

這點對他來說並不困難,唯一的困擾,果然還是那個在隊伍頻道大呼小叫的笨蛋罷了。

『李維、李維!你看這裡的水會往上流耶!有彩虹耶!在中庭,你快來看!好漂亮!欸?那條魚是不是透明的啊?』

『閉嘴,不准看太久,繼續往教室方向走。』

『……這蓋洛德的人生真是無趣。』

『都說是你歡樂過頭了。』

李維再度對告白的女孩子優雅婉拒後,心底深深嘆了口氣。

他這輩子沒有許過什麼願望,但現在他卻強烈的希望一件事,就是讓那個愛惹禍的傢伙不要惹禍,安分的演完他該有的戲碼!

倒不是說李維這麼不相信席洛,畢竟相處這麼多年下來了,默契感和信賴感都是絕佳的;但正因為相處這麼多年下來,李維更清楚席洛那傢伙的不定性,那傢伙甚至連他自己都沒辦法保證不會忽然腦殘抽風,那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李維打從心底深深的祈禱著,千萬不要有什麼吸引那個笨蛋的東西出現,絕對要把戲安穩演完啊……

 

 

 

創作者介紹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弒血
  • 頭香~~深夜看到貓大發文真是興奮啊~~感謝餵食~~
  • 冥夜
  • 感謝貓大餵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