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告欄】

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所有重要公告都在「☆重要!必看!★」,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謝謝。

※小說嚴禁轉載,廣告留言必刪!

※不再幫忙看文,請見諒。(原因請見「重要!必看!」裡的「貓邏的碎念」)



連絡信箱:cats1016@gmail.com

貓邏的噗浪:http://www.plurk.com/aven791016


★出版:


2月5日:蜂舞11


§ 活動記事 §

2月1日~2月5日台北國際動漫節(南港)
2月3日蜂舞簽名會(南港)


 

 

顧慮到林坤還帶著孩子,徐婕沒有像以往一樣,沿著陽台與矮牆跳躍,而是規規矩矩的順著街道奔跑,也因如此,他們一路上遇到的阻礙不少,耽擱了不少時間。

當他們抵達徐婕住處時,天色都黑了。

進入屋內,徐婕開了手電筒,點上蠟燭,拉起遮光力良好的窗簾,讓外頭看不到屋內的光線。

「浴室在那邊。那間小房間有食物,喜歡什麼自己挑,我去煎肉。」

徐婕在食物方面很小氣,但那是針對外人,林坤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自然不會吝嗇。

「好,謝謝。」

原以為徐婕儲存的食物份量應該不多,但當林坤打開房門,見到裡頭成堆的物品時,立刻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除了食物與幾大箱飲用水之外,角落處還堆著藥品以及生活必需品,物資相當齊全,除此之外,客廳角落還擺了一台小型發電機。

這一切的準備,就連當過多年傭兵,受過專業生存訓練的他,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爸爸,有好多泡麵!這裡還有花生麵筋罐頭、魯肉罐頭、魚罐頭、奶粉、餅乾、口香糖跟糖果!爸爸,我想喝牛奶!」

連續好幾天都吃營養餅乾的小威,興奮的抱起一罐奶粉說道。

「好。」

林坤親暱地揉揉他的小腦袋,這段時間的奔波,讓孩子白胖的臉蛋瘦了一大圈,看得他心疼不已。

「肉煎好了,快來吃吧!」

外頭傳來徐婕的叫喚,父子倆連忙拿了三包泡麵與一罐奶粉出去。

「姊姊,這就是那隻蠍子的肉嗎?」

聞著誘人的香氣,看著眼前煎得金黃的肉塊,父子倆的口水都快要滴下來了。

「有些蟲子的肉有毒,不是每一種蟲怪的肉都能吃。」徐婕叮囑著。

「好!我知道了。」

「嗯。」

父子倆齊齊點頭,動作相當一致。

「三包泡麵夠嗎?要不要再多一包?」徐婕問道。

「夠了,晚上不需要吃太多。」林坤點頭回道。

雖然他的食量頗大,一次可以吃下三包泡麵,但現在這種糧食稀少的情況下,節省一點總是好的。

「你們先吃,我去煮麵。」她拿著泡麵往廚房走去。

儘管一直惦記著要留點肉給徐婕,但因為他們已經餓了一天一夜,再加上很久沒有嚐到肉味,當徐婕端著一鍋泡麵出現時,那一大盤足夠四人吃的烤肉已經空了。

「姊姊,對不起,肉被我們吃光了……」小威仰著小臉,眨著黑白分明的眼睛,討好的道歉。

「抱、抱歉,徐小姐。」林坤尷尬的抓了抓頭,黝黑的皮膚微微泛紅。

「叫我小婕吧!」徐婕不在意的笑著,「我只煎了一半,還有一半在冰箱裡。再說,就算吃完了也沒關係,還有一堆在街上跑呢!」

聽到徐婕俏皮的回應,小威呵呵的笑了出來,林坤也鬆了口氣,露出笑意。

「吃麵吧!再不吃就要糊掉了。」

徐婕給林坤盛了一大碗,一半的湯麵都給了他,剩下的半份則是她與小威均分。

「那個……為什麼妳對我們這麼好?」林坤很納悶、很不解。

在蟲怪入侵之前,他當過幾年外籍傭兵,經歷過不少戰役,退役後,他從事保全工作,這兩份工作讓他看了不少人情冷暖、世間百態。

他的前妻、小威的母親嫌棄他貧困,跟他離婚,跑去嫁給富商,而徐婕卻在這末世中無私的幫助他們。

對此,林坤很感激,但也心存疑惑。

從她斷然拒絕那些人跟隨,以及對付怪物的手段看來,他知道她不是那種會因為心軟、同情而收留人的女孩。

再看到她儲存的物資以及設置在門口與窗戶的安全防護後,他更加肯定這一點。

處事冷靜,出手夠狠,行事果斷,反應機敏。──這是他對她的評語。

這些特質不像一般女孩會有的,反倒像是他熟悉的傭兵作風。

「你很介意這一點?」徐婕不答反問。

「如果沒有一個理由,我很難安心。」林坤誠實答道。

「要是我說了,你卻不信呢?」她眨眼反問。

「妳先說來讓我聽聽。」

「你給我的感覺很親切,很像以前一位幫過我的叔叔,我覺得你是好人,所以就帶你們回來了。」

「……」

「看吧!你不信我。」徐婕無奈的聳肩。

「不……我只是沒想到,妳竟然會憑直覺行動。」依照林坤對她的觀察,她應該是屬於謀定而後動的類型。

「我的直覺挺準的。」徐婕笑嘻嘻的回道。

「那麼,妳以後叫我坤叔吧!」

「啊?」

「不是說我很像幫過妳的叔叔嗎?按照年紀,妳也該叫我叔叔。」林坤爽朗的笑道,他今年三十三歲,對徐婕來說,也算是叔伯輩的人了。

「你信我?」

「我的直覺告訴我,妳值得信任。」林坤學著她的口氣打趣道。

「……」

不曉得為什麼,當林坤對她說出「值得信任」時,徐婕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似乎,一直以來,她渴望的就是這四個字。

渴望被人信任,希望有人願意將後背交付給她,期望被人納入「自己人」的圈子,而不是總是站在角落羨慕的觀看。

「欸?妳、妳怎麼哭了?」見到徐婕落淚,林坤頓時慌了。

就算曾經有過一次婚姻,那也是相親結婚的,而且他的前妻總是對他兇巴巴的,從沒在他面前哭過,就連被他發現她有了外遇,她也是很冷漠的、很理直氣壯的要求離婚,他根本沒遇過這樣的情況,更不曉得該怎麼應付!

看著淚水越掉越多的徐婕,他求救的望向年僅七歲的兒子。

接收到求救訊息,小威放下筷子,起身拍著徐婕的背。

「姊姊,不哭喔!爸爸壞,把妳弄哭了,我們不要理他,別跟他玩!」

「噗哧──」

聽到這麼孩子氣又故作老成的安慰,徐婕破啼為笑,而林坤也松了口氣,暗暗對兒子豎起拇指。

在她去浴室洗過臉後,被耽誤的晚餐才又接著繼續。

 

※ ※ ※

 

往後的十多天裡,徐婕協助林坤熟悉他的異能,並教小威一些格鬥技巧與生存知識,儘管現在有林坤與徐婕保護他,但誰能確保未來的情況呢?

要是往後不小心分散了,多掌握些技能也才能多幾分生存把握。

小威雖然是孩子,但他也知道這位姊姊是為了自己好,學習上自然相當認真,從不喊苦、偷懶。

見小威這麼懂事,徐婕對他的喜愛就又多了幾分。

若說以往她是看在林坤的份上愛屋及烏,現在她就是真的把小威當成自己人看待。

三人每隔幾天就會外出狩獵一次,一方面是鍛鍊林坤的技能,另一方面則是以蟲肉替代糧食,讓食物庫存別消耗太快。

而小威雖然沒有下場戰鬥,卻也會幫忙切割蟲肉,並且複習徐婕教他的蟲族知識。

「最近的蟲怪好像減少了?」吃飯時,林坤提出他觀察到的結果。

「是啊,這陣子都只看到喪屍,蟲怪反而不好找。」徐婕點頭答道。

算算時間,也到了蟲族歇戰的時候了。

休戰不代表蟲族就此銷聲匿跡,這只是代表牠們在地表活動的數量,沒有一開始那麼驚人罷了。

「我估算了一下,如果沒有蟲肉,目前的存糧還可以再吃上五天。」林坤說道。

「嗯。」徐婕點頭附和,她預估的天數也差不多是這樣。

「接下來妳打算怎麼作?」林坤詢問她的意見。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坤已經清楚瞭解,不能把徐婕當成尋常女孩看待,要說到在這末世的生存本領,她絕對遠遠超過他這個前任傭兵。

傭兵的訓練制度與軍方一樣,以服從上級與隊長的命令為準則,認同徐婕的能力後,林坤就隱隱以她為主,遇到需要決斷的事情,會主動徵詢她的想法。

「兩天後,軍方會派人到隔壁城市接人,我們可以過去那裡,搭他們的順風車去基地。」

昨天徐婕接到妙妙的電話,告訴她這項消息,還說王勳是這項任務的領隊,要她抵達時,直接去找她的父親會合。

 

次日,林坤一早就出門,半天後,他開著一輛八人座廂型車返回。

車子外殼被撞凹了幾處,車門有不少刮痕,後座車窗破了一個大洞,皮革座墊染了大塊血跡與不明污穢……

忽略這些不管,這輛車其實還挺新的。

用毛毯與被單將座椅上的髒污遮住,把行李與剩餘的食物搬上車,一行三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林坤負責開車,徐婕則是與小威一同坐在後座,物資擺在座位後方。

一路上,他們除了遇到喪屍與蟲怪之外,還見到不少成群結隊的團夥與車隊,零散的倖存者也有,不過不管外界情況如何,他們除了休息與上廁所之外,全都沒有停車。

其中也有不少團隊見到他們「勢單力薄」,車上又有不少物資,仗著本身的異能,舉著武器與槍械想要搶劫,最後,這些人全被徐婕撂倒,而他們的武器也被她搜刮一空。

至於那些厚著臉皮黏上來,想要與他們同行的人,徐婕全都視而不見,而林坤雖然沒有拒絕他們,但態度也沒有多熱烈。

這樣的臨時車隊,在一行人抵達目標城市後就瓦解了。

有了軍隊的保護,誰還會想要跟著徐婕他們?

如果就此解散也就算了,但就是有幾個心理陰暗、見不得別人好的人,不滿徐婕的冷淡態度,又覬覦他們的物資,私下跑去向軍隊告密,說徐婕他們車上的物資全都是搶來的,要軍方為他們作主,討回這些物品。

聽到這樣的情況,部隊果真派人找上徐婕等人。

「東西是他們的?」徐婕面露冷笑,黑眸掃向那幾個猥瑣的傢伙,「那就請他們說說,他們遺失哪些東西,物品名稱、數量全都報上來!」

聞言,軍方人員回頭望向躲在他身後的幾人。

「有餅乾、有水……」

「泡麵!還有泡麵!」

那些人嚥著口水,目光緊盯著車上的食物。

「哼!看著東西列清單,誰不會啊?」林坤臉色鐵青的怒罵。

「說謊!你們都在說謊!」小威生氣的大罵:「你們硬纏著我們,要跟我們一起走,被怪物攻擊的時候,我爸爸還保護你們,結果你們竟然恩將仇報!說謊精!壞人、不要臉!」

「那明明就是我們的東西!」

「是、是啊!是你們搶走我們的食物!」

「那泡麵是我一直帶在身上的,我帶了兩包、不、是五包!」

幾個人壯著膽子胡扯道。

對此,徐婕只是鄙夷的嗤笑一聲。

「覺得很嘔吧?救了人,結果卻被反咬一口。」她笑問著林坤。

「……問心無愧就好。」儘管感到憤怒,但他還是沒有後悔之前的決定。

「也是,大叔是個好人呢!」徐婕點頭笑著,如果他不是這樣的性格,前世的她也不會獲救了。

「不要亂發好人卡,丫頭。」林坤苦笑道。

徐婕呵呵笑了幾聲,往前邁進一步。

「說東西是你們的,你們敢發誓嗎?」她目光冷凝的問:「敢以生命起誓嗎?」

「當、當然!」

「發就發!」

認定徐婕拿不出反駁的證據,他們的氣勢更足了。

「很好。」徐婕雙手環抱身前,「我也不要你們的命,要是這些東西不是你們的,你們就留下一隻手。怎樣,敢賭嗎?」

見到她氣定神閒的模樣,有人退縮了,但也有人仗著現場有軍人在場,料定她不敢對自己下手,仍然梗著脖子堅持。

「有什麼不敢?老子就跟妳賭了!」

「很好,那就請在場的人做個見證。」徐婕提高音量說道。

這場騷動引來不少旁人圍觀,一些沒有任務的軍人也聚集過來,一聽說要作見證人,人群裡傳出起鬨聲,想要看看徐婕要怎麼證明自身清白。

只見她從外套口袋取出一本記事本,翻開內頁,對外展示一圈。

「這車上的物資,每一樣的名稱跟數量、用了多少都有紀錄,可以請軍人盤點……」

聽到徐婕這麼說,那名約賭的人立刻慘白了臉,圍觀的眾人也確定了情況。

在物資缺乏時,數量控管更要仔細,尤其是食物與藥品,也因此,徐婕一直有記帳的習慣。

而現在,這個習慣正好成了她的證明。

「你想要留下左手還是右手呢?」徐婕緩步走向那人。

「我、我……對不起,請饒我一命!」那人嚇得退了幾步。

「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做什麼?」徐婕又逼近一步。「要是你不做出決定,我就替你作主了。」

「妳、妳不能這樣!軍人先生,你要保護我!我是奉公守法的好人,你要保護我……」他緊張的縮在軍人身後,拿他當擋箭牌。

他見識過徐婕殺怪的手段,出手又快又狠又準,簡直就跟殺手一樣,一想到她會將那些手段用在自己身上,他頓時覺得頭皮發麻。

「好人?」徐婕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你貪圖我們的物資,知道自己沒本事搶劫,就向軍方誣陷我們……這樣的行為叫做奉公守法?這樣叫做好人?什麼時候這兩個詞的定義改成這樣了?」

「軍、軍人先生,你快點攔住她!不是有槍嗎?快點把槍拿出來!」那人不斷推著軍人催促。

「槍是用來對付敵人跟怪物的。」軍人拒絕了。

「你……」

為了自保,那人乾脆動手搶劫他腰間的配槍。

「喂!你做什麼!」察覺到對方的意圖,軍人立刻反手制服他。

「你、你是軍人!你怎麼可以不保護我?難道你要讓我被她剁掉一隻手嗎?」

「我已經給過你反悔的機會。」徐婕反駁道:「其他人都放棄了,就只有你死不悔改,硬要栽贓到底。我真的很好奇,我們哪裡得罪你了?你自己說說,這一路上,大叔一共救了你們幾次?如果沒有大叔,你們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大叔是好人,沒有要你們報答什麼,可是你們呢?反過來誣陷我們,你們的報恩方式還真特別啊……」

聽到徐婕的嘲諷,圍觀的群眾也理解了情況,紛紛開口指責,目光鄙夷。

「我、我錯了,我知道錯了,請妳原諒我吧!」那人狼狽的跪在地上,不斷向她求饒。

「那個……他都已經認錯了,給點教訓就好了,也不用真的要他一隻手。」

「是啊!得饒人處且饒人,給點苦頭吃就好。」

看他苦苦哀求的模樣,幾個人開口替他緩頰,但這些話卻反而激起眾怒,從末世開始到現在,凡是經歷過逃難的,大多遭遇過搶劫與飢餓,自然也就對這種人相當痛恨。

「饒什麼饒?這種人根本沒資格求饒!」

「我逃難的時候也有攜帶食物,也是被人搶走,我跟我孩子差點活活餓死!還好剛好遇到善心人的幫助……」

「世風日下啊!都已經被怪物逼得沒地方住了,還有這種道德敗壞的人,真是無恥!不要臉……」

「道歉了就必須原諒他?那我捅他兩刀,再跟他道歉,他就會原諒我嗎?」

「就是說啊,如果犯了錯,只要跪一下、道歉幾句就沒事,那還要法律做什麼?」

「這種人,只要他一條手臂已經是便宜他了!」

將記事本收回口袋,徐婕望向站在一旁的軍人。

「雖然現在是末世,但法律依舊是存在的。長官,他就麻煩您處置了。」

就算法律已經名存實亡,她也不會蠢得當著軍方的面,對這人動用私刑,私刑會讓她在軍方面前的形象打折扣,要是往後她想要加入軍隊,這就會成為她的污點。

「好的,就交給我吧!」青年軍官信誓旦旦的保證,「那個……抱歉,我沒想到他們是騙子。」他面色尷尬的賠罪。

「沒關係,你也只是盡你的職責。再說,就算今日我沒有拿出證明,我想你也會給我一個公道。」徐婕回以微笑,至於她心底是不是真的這麼想,那可就不一定了。

場面話嘛!誰不會說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hade〞羽☆
  • 哇喔><好棒好棒 不過蠍子肉味道到底如何0.0?
  • 默薇亞
  • 末世風華真的越來越精采了><!
    更改過的文章節奏變的比較緊湊,變的更有末世的味道了!
    我真的喜歡貓大的文章啊~~(轉圈圈)
  • 風月歸
  • 上面肉味那段是亂碼嗎?
  • 嗯,是亂碼,我修好了。
    也不曉得為啥,有時候word貼上來的文字,會變成亂碼…
    已經發生好幾次了

    貓邏 於 2012/12/15 17:56 回覆

  • 訪客
  • 他們遇到時天剛亮,回去時天黑了,
    小婕到底跑多遠呀~wwwww
    至少在外12小時嗎? 0.0
  • 燁羽
  • 哇哇!更文!!!!!!好開心
    貓大想問一下蜂舞哪時候出書????

  • 鰻魚茶
  • 徐婕一直有''紀''帳的習慣
    是這個''記''帳~
    貓大要加油呦!!
  • 阿婆鐵蛋
  • 灌籃高手什麼時候要更新阿

  • 雲捲雲舒
  • 關於WORD貼上來會亂碼的方法,我通常是轉貼到記事本再貼上來。
    因為WORD本身有格式的關係,所以直接貼到別的地方的時候,偶爾會出現亂碼。
    貼去記事本(txt)就沒有格式衝突問題,如果要調整格式,在部落格編輯文章內再調整~

    劇情接觸到軍方了,看來尉遲出場指日可待。在前版很喜歡他跟徐婕的互動呀(捧臉)
    另,偷偷說一句,我也好期待灌籃更新QWQ
  • 藍月
  • 請問末視風華會出書嗎?
    出的話我一定買!
    拜託快點更新吧!
    我期待之前的冰塊男~~~~
  • 冥風
  • 好有full 哦!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