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累死了……」一回到家,東伶隨即往沙發上倒下。

「加油吧,還剩下兩天你就可以脫離苦海了。」季薰打趣的笑著。

「季薰,幫我按摩。」東伶虛弱的指指肩膀。「我覺得肩膀快要掛掉了。」

「那是因為包袱又出現啦~~」季薰拍了拍他身上的霧氣。

「真奇怪。」凱安有些不解,「這次的包袱怎麼這麼快就長大了?」

「對喔。」季薰同感奇怪,「我不是前陣子才幫你消掉嗎?怎麼才幾天就又出現了。」

儘管體積只有籃球般大小,比之前那顆小了許多,但,這種「突然長大」的情形還是讓她頗為納悶。

「因為這裡灌輸了很多大衛先生的『愛』啊。」尚漓半開玩笑的道:「看來他的愛很有『營養』喔!」

「除了很有營養之外,他的慾望應該也很恐怖。」季薰不斷搖頭,表情透著厭惡:「不然怎麼可能會出現這麼渾濁的顏色。」

一般的包袱是清透的粉紅色,就如同初萌芽的清純愛慕,現在纏在東伶身上的這個則是灰暗帶紅,除了渾濁不清以外,還有一種奇怪的噁心感。

「畢竟他是色魔,想法自然就很污穢。」尚漓附和的道。

「你們不要再說了。」一想到自己被那隻色魔的情感包覆,東伶就感到全身不舒服。

「季薰,快點將這東西清掉。」他急迫的喊著。

「知道啦。」

她伸手掐上那物體,但卻又立刻縮回。

若說之前接觸的感覺,近似被細微電流竄過指尖的「痛麻感」,現在就像被刺蝟尖刺刺傷的痛。

似乎有一種……喜愛逐漸轉為憎恨、怨妒的負面感。

「薰,怎麼了?」尚漓不解的問。

「……被刺到了。」季薰皺眉道。她的指尖上出現一顆顆殷紅的血珠

「竟然已經成為會傷人的東西了?」東伶眉頭深鎖。

這種情況不是沒有,但,這表示對方的心已經嚴重扭曲,唯有極重、極深沉、極強烈的慾望,才會出現這種。

「不要用手,用刀子。」他提醒道。

「好。」季薰手上出現長刀,直接刺向那物體。

當刀尖穿透過霧氣時,它就像水球一樣瞬間爆裂,一種難聞的惡臭跟著傳出,如同腐敗的屍臭,又像是烈日底下,食物放到發爛臭酸的氣味。

這氣味讓眾人紛紛掩鼻退開。

「好噁心的味道,我快被燻死了!」尚漓掩著鼻子衝去開窗、開風扇。

「好臭、臭臭臭臭!」季薰已經縮到大門門口了。「師父,我、我先送凱安回去了,你、你安息,啊、錯,你快去睡吧。」

「我們明天早上八點來接你。」凱安抓著外套,一邊說一邊退。

「今晚我住你家。」東伶也跟著起身,「這麼臭的屋子我待不下去。」

「……你身上也很臭。」凱安用外套摀住口鼻。

剛才包袱破裂時,首當其衝的就是東伶。

「東伶師父,你還是待在這裡吧。」尚漓同聲勸著。

「不要。」他臉色難看的道:「我沒辦法跟惡臭共楚!」

「修行者不是要四大皆空嗎?」凱安試圖說服他,「你就當成這種臭是無,既然無臭,也就不存在……」

「既然你都說臭味不存在了,那我去你家暫住一天應該無所謂吧?」東伶牙尖嘴利的反問。

「我又不是修行者,我做不到空的境界。」凱安臉冒黑線的道。

「那你就應該要好好修行,現在是給你機會,好了,不要再拖時間了,走吧、走吧。」東伶率先走出房屋。

「真難得,這次竟然是東伶獲勝。」季薰大感意外的道。

「人在遇到緊急事件的時候,就會激發出潛力。」尚漓一臉認真的道:「東伶師父一定是發揮了他的潛能了。」

「……走吧。」凱安灰著臉催促。

 

駕著跑車,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凱安的住所,當然,車窗全是開著的。

「這時候就深深慶幸我是幽靈。」坐在車頂,尚漓開心的呼吸新鮮空氣。

「季薰,這幾天妳有沒有察覺到奇怪的氣息?」東伶問起另一件事。

「除了珊瑪之外,我覺得其他人都很正常。」趴在窗口,季薰忍著呼吸答道。

雖然跟她的關係較之前好一點,但,珊瑪身上那股非人、非妖、非神、非魔的氣息還是令她在意。

「不是她,我總覺得好像有奇怪的……凱安,停車。」東伶突然脫口叫道。

「怎麼了嗎?」駕車的他緩緩將車停在馬路上。

「前面有奇怪的東西接近。」季薰也察覺了。

「欸欸,有一大群異種耶!」尚漓穿過車頂降到後座椅子上,「先跑吧!這裡人太多不能打。」

「嗯。」

踩著油門,凱安隨即往人潮較少的地方駛去,最後,他們在一處施工中的建築用地被追上。

「這附近應該沒人了吧。」季薰下了車,謹慎察看四週的狀況。

「開打了、開打了!」尚漓喜孜孜的拿出死神配槍。

自從拿到這把槍之後,他就一直想要測試它的威力,現在終於讓他等到機會了。

「你不要開槍亂打。」季薰警告著。「我可不想被你擊中。」

「安啦!」尚漓自信滿滿的道:「約翰有跟我說該怎麼瞄準。」

「加油吧。」東伶張開結界,讓異種們無法靠近車子。

異種緩緩朝他們逼近,嘴角不斷滴落腥臭的口水,各式各樣的低鳴、哀嚎不斷出現,人面腫瘤痛苦的呻吟、妖臉憤怒的大肆咆嘯……

「這些傢伙越來越噁心了。」尚漓拼命忍著胃裡的翻滾。

似乎是經過無數次的融合、吞噬,牠們原有的形貌幾乎不能辨識,就像是一團捏壞的黏土,上頭胡亂黏上各種臉孔、肢體,墨綠色膿液自軀體的接合處流出,在沙地上形成一個個濕印。

「要是你不小心被吸收了,那就是你的下場。」季薰冷聲提醒著。

儘管只是第二次交手,她卻已經明顯察覺異種氣場上的強烈變化,牠們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不解決不行。」季薰謹慎的握緊刀。

要是再任由牠們吞食其他生靈,這些異種肯定會成為無法應付的大麻煩!

「沒問題!只要幾顆子彈就能解決!」尚漓高舉著槍,笑著扣下板機。

「喀!」清脆的撞針聲音響起,但卻不見任何子彈射出。

「你忘了裝子彈?」季薰挑眉問道。

「約翰說不用子彈啊。」尚漓抓抓頭髮,一臉的納悶,「他說可以直接用靈力變成子彈。」

「事實證明,你又被他給騙了。」季薰無奈的搖頭。

異種們發出高亢的示威咆嘯,一湧而上。

季薰跨步上前,冷靜而敏捷的揮刀應對,尚漓則是召喚出式神、張立法陣,以式神跟異種糾纏,以法陣限制牠們,將牠們的速度拖緩,從旁輔佐季薰。

揮動著長刀,季薰斬下怪物們的肢體、突出的獠牙,在牠們的身軀刻下刀痕、刺穿牠們,腥臭污濁、接近墨黑色的血液噴出,如同黏膠般灑落在地上。

儘管進行著殺戮,季薰的眼中卻沒有一絲殺氣,反而是帶著悲憫、同情。

她感受到他們的痛苦──那些被吞蝕的靈體,儘管已經失去大半的自我,他們還是試圖想要掙脫,不願成為妖異的一部分。

因此,她的刀毫不留情,為了讓這些靈體脫離這些苦痛,她堅定而漠然的揮刀,一次又一次。

「季薰,我要引雷了!」尚漓朝她大喊。

就在她跳開後,幾道雷電劈落,雷聲轟鳴,震耳欲聾,乘著雷勢,季薰啟動火陣,引雷成火,將異種們被困在火圈之中。

熊熊火光讓四周宛如白晝,異種的肢體、模樣,每個腫瘤上的臉都清楚呈現。

「季、季薰!」尚漓突然抓住她的手,「妳看!那、那個好像是約翰的臉?!」

約翰的臉出現在某隻大型異種上端,跟其他被吞蝕的靈體一樣,他痛苦、難受的哀號,表情扭曲而掙扎。

「那個……真的是約翰嗎?」尚漓喃喃的道。他不確定眼前所見,而且也不敢、不願認定這項事實。

儘管已經被燒的奄奄一息,那隻異種卻還是頑強抵抗,為了逃生,牠直接抓了身旁的同類吃下,補充力氣後,那異種衝出火圈,消失在黑夜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