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重死了。」

經過一番大肆採購,她足足買了一車的食材,拎著兩個大提袋,她朝停在路旁的計程車走去。

「司機先生,麻煩你到……」鑽入車裡,她一邊安置提袋、一邊報出目的地。

當車子即將發動時,已經關閉的車門突然被開啟,一名男子突兀的擠入車裡。

「喂,你……」她往旁挪了娜,詫異的瞪著對方。

「司機先生,麻煩開車。」他催促道。

「呃,你們是朋友嗎?」司機遲疑著。

「是啊。」對方打哈哈的笑著,「小雪,眼睛瞪那麼大作什麼?才幾年不見妳就認不出我了啊?我是魈啊。」

「誰是──」才要否認,魈卻止住她的口。

「拜託,幫幫忙,我遇上麻煩了。」他低聲央求道。

誰管你啊!季薰本想這樣大叫,但她的話卻因另一股氣息打住。

是異種?為什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驚訝的一愣。

「發現了嗎?」魈刻意壓低音量,「那些怪物暫時被我困住,但是撐不了多少時間,在這邊引出狀況不太好。」

異種是在追他?季薰往窗外望去,在建築物的角落見到幾個陰影,牠們像是被某種東西困住,正在奮力掙扎。

「小姐,妳怎麼了?」司機擔心的看著後照鏡,「要是他不是妳朋友,我立刻就……」

「不,他是。」季薰朝司機回了個笑,「太久沒見到他,差點認不出來。」

「喔,那就好。」計程車司機這才鬆了口氣。

「司機先生,不好意思,我趕時間,麻煩你快開車。」她催促著。

「好。」

說也奇怪,不過是短短十幾分鐘的車程,這名男子竟然能跟計程車司機混出交情,說話稱兄道弟不說,那名司機甚至還打算將自家女兒介紹給他,期盼能結個親家。

這個司機未免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吧?季薰真是大感驚愕。

「欸,王大哥,不是我要拒絕,只是……」魈故作曖昧的擠眉弄眼,「你看這種狀況也知道,我一下飛機就立刻來找這個『老朋友』……」

「喔喔!」對方狀似理解的笑著,「哎呀,那還真可惜!難得我跟你這麼投緣,不過這個小姐不錯喔,現在年輕的女生會煮菜的已經不多了,人長的漂亮,又安靜、又賢慧,你果然很會挑。」

賢慧個屁!老娘我又不是蔬菜水果,什麼叫做他「很會挑」啊!季薰強壓怒氣的暗罵。

不一會,計程車來到季薰住家附近的巷子,當她想要拿出錢包付車資時,魈卻搶先她付帳,還貼心的幫她提菜。

直到目送計程車司機離開,季薰才卸下臉上的假笑。

「請把菜還我。」

「這麼重的東西,還是讓我提吧。」魈笑嘻嘻的回道:「妳住在哪邊?要走很遠嗎?」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提。」她伸手想要將提袋拿回,但卻被魈避開了。

「請把菜給我。」她怒瞪著對方。

從兩人相遇後,這是季薰第一次直視對方說話,而這時她也才意外發現,魈的眼睛不是她以為的深咖啡色,而是顯眼的紅色瞳孔。

「妳幫了我,我只是想幫妳提菜當作回報。」魈說的一臉真摯。

「我……」

「是往這邊走嗎?」逕自轉過身,魈邁步往巷子裡頭走去。

「我不習慣接受陌生人的幫助。」季薰追上他的腳步。「尤其是一個有麻煩的陌生人。」她強調著。

「我不算是陌生人吧?妳知道我的名字。」他嘻皮笑臉的道:「如果妳想知道更多,我也可以跟妳說我的身高、體重、血型、星座……」

「不用了。」她想也不想的回絕。

一旦知道對方的背景,就表示往後很有可能跟對方繼續有牽扯,甚至捲入不必要的麻煩,她可不希望有這種狀況發生。

「哎呀,這還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對我不感興趣,真是令人傷心吶。」他故作哀傷的搖頭。

「我對麻煩的陌生人沒興趣。」季薰不給面子的道。

「麻煩的陌生人?」他輕聲笑了,「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困難,難道妳沒有嗎?」

「就是因為有,所以才想盡量減少。」她頭疼的嘆氣。

現在她最大的麻煩就是尚漓,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一種忐忑不安。儘管不希望預感成真,偏偏她的直覺總是十分準確。

那個臭小鬼應該不會真的惹出什麼狀況吧?

「妳真的不想問嗎?」魈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不想知道我的職業?不想問為什麼異種要追我?不想……」

「你知道異種?」季薰訝異的停住腳步。「你到底是誰?」

從她感受到的「氣場」來說,她可以肯定對方不是死神殿或佐˙司魂院的一員。

「我是誰?我不是說了嗎?我叫作魈,小姐,別人說出自己的名字時,妳多少都要注意一下啊。」他半開玩笑的責備。

「誰管你叫什麼名字。」她沒好氣的掃他一眼,「為什麼你會知道異種的事情?」

「那是商業機密。」他敷衍的答。

「你對異種了解多少?知道牠們都在哪邊出沒嗎?」

「這也是商業機密。」他故作神秘的笑笑。

「有人聘僱你抓異種?」

「商業……

「夠了!問你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商業機密,那你要我問什麼?」這個人是在耍她嗎?

「那是因為妳看起來心不在焉,我想吸引妳注意才會這麼說。」他笑笑的說出原因,「跟人對話時,不覺得專注是一種禮貌嗎?」

「……」她已經完全不想跟這個人對話了。

「對了,妳家到底在哪裡啊?」停下腳步,他往週遭的建築物張望搜尋,「再過去就到大馬路了,該不會我走反了吧?」

「……就在這裡。」季薰指向旁邊的房屋。

「真巧,停下的地方竟然就是妳家,這算不算是一種幸運呢?也許我該去買樂透。」

「那就預祝你中大獎。」季薰隨口敷衍。

「小姐,快開門吧,這兩袋菜還挺重的,我手痠了。」魈連聲催促道。

「把菜給我吧。」

「不行,做事情要有始有終。」

「你還要幫我拿進去?」

「當然。」他堅持著。「還是說,到現在妳還認為我是壞人?我說過了,要是妳不信任我,看妳是要問我的身高、體重、血型……」

「不用了。」懶得聽他說一堆廢話,季薰直接開門讓他進入。

待他將菜放到廚房桌上,季薰隨即下了逐客令。

「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可以跟妳借一下急救箱嗎?剛才受了點傷。」魈脫下長外套,露出裡頭的襯衫,他的左肩跟左手臂全被鮮血染紅。

「你、你手受傷了還幫我拿菜?」季薰又驚又氣的大罵:「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常識?這種情況下要先去醫院吧!你是瘋了嗎?還是神經不正常?」

「除了瘋子跟神經病這兩個選項,有沒有別的可以選擇啊?」魈狀似無奈的苦笑,「像是很有紳士風度,溫柔體貼的大好人?」

「豬頭!」她現在確定眼前這個人是笨蛋了。

「在這邊等我,我去拿藥。」她迅速衝到客廳,拿了急救箱過來。

「還愣著做什麼?脫衣服啊!」她急躁的命令著。

「要男生脫衣服的時候,聲音應該要再甜美一點,這樣會比較有氣氛。」魈輕薄的笑道。

「你想要傷勢變得更嚴重嗎?」季薰瞪眼威脅。

「不要這麼容易就生氣,我只是開玩笑。」他乖乖的解開釦子,將襯衫脫下。

「還好,只是傷到皮肉,不是筋骨。」查看傷勢後,她開始為他止血、消毒、上藥。

「妳的手法很熟練。」魈打趣的笑,「該不會是護士吧?」

「不是。」季薰開始將繃帶纏在他身上,「只是學過基本的東西。」

從小到大,她不是被妖怪欺負就是捲入莫名的狀況,受傷已經是家常便飯,為了自保,急救的基本功自然要懂一些。

「好了。」結束包紮,她順手收拾著桌面。「目前只是暫時幫你止血,建議你等一下到醫院縫幾針,順便打一下消炎針。」

「謝謝。」他穿回衣服,同時指了指廚房,「那些菜需要幫妳收到冰箱嗎?天氣這麼熱,肉跟魚最好先冰起來。」

「不用了,那些都是晚上的歡送會要用……」想起這件事,季薰連忙望向牆上的時鐘。

「五點了!天啊!怎麼一下子就這麼晚了?完蛋了,來不及了!」

她火速衝到廚房,手忙腳亂的處理那些食材。

「晚上這裡要辦宴會嗎?」魈站在廚房門口探頭詢問:「需要我幫忙嗎?我的手藝還算不錯。」

「不用了,我不是那種會虐待傷患的人。」她快速剁著高麗菜絲,頭也不回的拒絕。

「我的手又不是廢掉了。」魈還是走進廚房了,「雖然切菜可能不方便,但是翻鍋炒菜、煮湯,這種小事我還能做。」

「那你幫我佈置吧!」切完了所有的青菜,季薰開始切肉跟調理佐料。

「好啊,餐巾、餐盤跟餐具在哪邊?」

「上面的櫃子。」

「好。」

拿了東西,魈走出廚房,十多分鐘,他又走回來了。

「需要幫妳煮湯嗎?」魈找出了鍋子,「你們喜歡喝什麼湯?中式?西式?」

「你佈置好了?」季薰不信的問。

「是啊。」

「騙人。」她衝到客廳查看,卻見到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

天花板上飄著氣球,牆壁黏著彩帶,方形檜木餐桌上鋪著白底紅花的桌巾,餐具整齊的放置,桌子中央擺了一盆精緻漂亮的插花以及一個蛋糕。

「因為妳說晚上是歡送會,所以我就買了一個蛋糕。」魈尾隨季薰來到客廳,「聚會上還是要有蛋糕比較搭襯。」

「你、你是怎麼辦到的?」季薰瞠目結舌的問。

「就走出去,找蛋糕店跟花店……」

「我不是問你這個!」她中斷了他的話,「我的意思是說,怎麼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就佈置好了?」

「那是商業機密。」魈朝她眨眼笑笑,轉身走回廚房。「妳再不快回來煮菜,可能會來不及喔。」他在廚房內喊道。

聽到這句話,季薰連忙又衝了回去。

開火,熱鍋、放油,她開始翻炒一道道料理。

「……該說妳的料理風格很豪邁嗎?」站在旁邊觀看的魈,意有所指的道。

「啊?一般人不都是這樣煮菜嗎?」她繼續翻動手上的炒鍋,順手還丟了幾樣東西進去。

妳的作法哪裡像「一般人」啊?魈苦笑著。

明明使用的是瓦斯爐,可那爐火卻往上衝的老高,差點撞上天花板,火焰還形成了龍形在空中飛舞,相互撞擊出火花。

「為什麼天花板不會著火?」他真是很困惑。

依照她這種「煮菜」方式,這間廚房應該會整間燒掉才對。

「上面加了防火結界。」季薰簡單的回答,同時伸手扭開水龍頭。

她任憑水龍頭的水嘩啦啦的流著,徒手在水面寫了幾個字,數個小型的水龍捲隨即從水槽中冒出,如同洗衣機一樣捲洗著蔬菜。

平常被用來淨化邪氣的五柱水陣,現在被拿來洗蔬菜,該說她很善於利用嗎?魈感嘆的笑著。

再看看她炒菜的手法,單手甩鍋,每樣菜都被拋的老高,而且她還會非常「隨性」的往裡頭加入東西,調味料、香料、食材……添加的數量跟種類似乎是依照心情判斷。

因此,她的每一道料理都是色澤鮮艷、味道奇特,讓人分不清是中菜、西餐還是泰菜、法式料理。

「請問這是什麼?」魈看著其中一盤五顏六色的東西。

「炒高麗菜。」

「這個呢?」他指著另一盤。

「炒豬肉。」

「那一盤是?」

「炒蝦子。」

「……妳現在在煮的是?」

「你看不出來嗎?」她被問的不耐煩了,「我在煎魚啊!這麼大一隻魚你也認不出來喔?」

所以她的「菜名」等於「食材名」啊……魈這下理解了。

「我回來了!」客廳傳來了,尚漓開心的聲音:「不錯喔!佈置的很像一回事嘛!哇!還有蛋糕!帥呆了!薰,妳在廚房嗎?」

尚漓快步跑到廚房,卻意外見到裡頭站著一名陌生人。

「呃,你是?」

「你好,我叫作魈,看來你應該就是這場宴會的主角吧?」

「沒錯!」尚漓嘿嘿的笑著。

「臭阿漓!你這幾天跑哪邊去了?」季薰用鍋鏟敲了他一記,「竟然連一通電話也沒打回來?找死啊!」

「欸,小力一點,要是打破就慘了。」他護著頭,防備的退開,「我不是說我跟約翰要去旅行嗎?妳幹麻那麼生氣啊?」

「你拿走我的生活費還要我不生氣?」舉高鍋鏟,季薰作勢再度打下。

「哇啊!救命!」尚漓急忙躲到魈的身後,拿他當擋箭牌。

「是男人就不要給我躲著!」她氣沖沖的吼。

「我還沒成年!是男孩、不是男人!」尚漓辯解著。

「你跟我玩什麼文字遊戲!」季薰出手想將他揪出,卻被魈抓住手腕。

「你想幫他?」

「不是,我只是想要幫妳去炒菜,快焦了。」他暗示著。

「啊!」她急忙回頭去救菜,嘴裡還不斷叨唸著,「現在先饒過你,等我煮好你就完蛋了!乾脆我等一下就把你打包送到閻王殿,叫他們讓你早早投胎……」

「雖然妳一直說要我快點走,可是我知道妳還是很關心我,要不然妳也不會買我最愛吃的香草布丁蛋糕……」

「那不是我買的。」季薰鄭重澄清,「買蛋糕的是你旁邊那個傢伙。」

「欸?怎麼用『那個傢伙』稱呼我?我叫作魈。」他重覆了一次名字。

「原來那個蛋糕不是要給我的啊……」尚漓顯得有些沮喪。

「是要給你的啊。」魈對他笑著。「歡送會上沒有蛋糕不是很奇怪嗎?」

「沒錯、沒錯!只要是重大的節日,就一定要有蛋糕!」尚漓開心的抱住他,「謝謝!你真是一個大好人!」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水果布丁蛋糕?」他好奇的追問。

「只是碰巧。」魈聳肩笑笑,「店裡的人推薦我那款蛋糕,說是很受歡迎的口味,所以我就買了。」

「對對!這個蛋糕真是超好吃的!等一下我會切一塊超大塊的蛋糕給你!」

「阿漓,約翰呢?」季薰抓起一瓶番茄醬往鍋子裡頭倒了幾下,「晚上的歡送會你應該也有約他吧?」

「呃……」他尷尬的抓抓頭髮,「我是有邀請他啦,可是約翰說他有事情要忙,不能來。」

「有事情?」她隨手丟下一把起司粉,「說的也是,陪你玩了那麼多天,工作應該都荒廢了吧。」

「是、是啊,所以他就沒辦法來了。」

「好了,把菜端出去吧。」嚐過味道後,季薰又灑了兩匙糖才將鍋裡的東西盛起。

「這是什麼?」

看著小鍋子裡那些五花八門的食材,尚漓跟魈兩人都冒出了問號。

「大鍋炒啊。」她回道:「剛才還有剩下一些菜,就全丟進去炒了。」

「雖然賣相不好看,不過味道聞起來還不錯。」魈苦笑著。

「這根本就是大雜燴,不,是比雜燴還要雜燴的東西啊。」尚漓感嘆的搖頭。

「囉唆!能吃就好了,還嫌東嫌西。」季薰捏著他的臉頰,沒好氣的罵:「非洲有一堆人沒東西吃,你已經很幸福了,不知足的小鬼。」

「痛痛痛……薰,放手、快放手,會破掉啦!」尚漓拼命保護著他的「外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