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套少女02封面.jpg

 

 

書名:龍套少女要修仙!02

作者:貓邏

畫家:Izumi

出版日:2021/04/06

建議售價:台幣250

隨書贈品:首刷限量《龍套少女要修仙!》超mini小海報

 

 

飛燕官網訂購網址:https://paradise.feiyan.tw/06_books/02_detail.php?id=802

 

金石堂訂購網址: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8562397535?zone=book&lid=search&actid=WISE&kw=%E9%BE%8D%E5%A5%97%E5%B0%91%E5%A5%B3%E8%A6%81%E4%BF%AE%E4%BB%99%EF%BC%8102&pi=0&fbclid=IwAR0tsUKkqXMyXoZORgMyln0x1VYlchvJBstW4E28rv4iuyM5889Bp6IpEB0

 

 

 

【簡介】

 

什麼?蘇冉不喜歡林芊芊了?

林芊芊被當成邪修審問?

林芊芊被帶去合歡宗當弟子了?

胤天沒有跟林芊芊認識,跑到上界了?

原著劇情崩成這樣,林芊芊的女主光環還在嗎?

   

到達上界的九鹿境啦~~

什麼?以為不正經的雙修門派合歡宗,竟然是修真界的偶像明星?

他們跟佛修一樣,以信仰之力進行修煉?

欸?這個名為智能通的東西,不就是智慧手機外加電腦的設定嗎?

上界的修真宗門跟我想像的都不一樣呢!

 

 

【試閱】

 

 

 

第一章  時光飛逝,要渡雷劫啦!

 

 

風歌挑了一個攻防合一、名為「萬劍陣」的劍陣和劍陣傳承玉簡送給尹堯,尹堯很喜歡萬劍陣,捧在手上研究了好久。

他也不小氣,回贈了許多自己的收藏給風歌。

「師父,這太多了……」

風歌看著堆成小山的靈器靈寶,為尹堯的大手筆暗暗咋舌。

尹堯收起劍陣,毫不在意的擺手說道:「這些都是其他人上供給我的禮物,東西的等級太低,我用不上,妳拿去玩吧!」

「……所以您是將我當成垃圾回收場?」風歌滿心的感動被潑了一桶冷水。

尹堯抬手敲了她的腦袋一記,冷笑道:「妳厲害了啊,連靈寶靈器都瞧不上眼了,別人求之不得的寶物,在妳面前竟然成了垃圾?」

「我只是順著你的話說……」風歌無辜的揉著額頭。

「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沒有用處。」尹堯指了指自己,強調自身的身份和實力,「可是對妳來說,這些東西隨便一件都比妳厲害!蠢徒弟。」

「我知道,我只是開個玩笑,師父,你真沒有幽默感。」

風歌自然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只是尹堯的說法實在是太氣人,她才會故意說反話,氣他一下。

尹堯哼了一聲,拿著劍陣轉身離去。

「我要閉關研究劍陣,這段時間妳自己修煉,有什麼不懂的就去問李掌門,問小重子。」

送走尹堯,風歌也沒閒著,她花了點時間學會禦劍飛行,踩在靈劍上,搖搖晃晃的飛上天。

她跑去找弟弟和上官紅茵,跟他們說了萬界通寶一事,將種植空間送給他們,並叮囑他們不可以將空間的事情洩漏出去,免得招惹殺身之禍。

「財不露白」是通行天下的準則。

修真界的爭鬥可是比凡人殘酷多了,殺人越貨的事情屢屢可見,為了爭搶一樣寶物而大開殺戒的事情也是經常聽聞。

淩雲和上官紅茵收穫了空間驚喜,連忙舉手發誓,說他們絕對會保守這個祕密。

「要是被發現了也不用擔心,就說是我師父送的就行了。」

風歌將尹堯拖出來當擋箭牌,又跟他們說了位於上界九鹿境的蒼穹宗本門一事。

「原本師父現在就要帶我離開,可是我捨不得你們,我跟師父爭取了五年時間,你們要努力修煉,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去上界了。」風歌滿是期盼地看著兩人,這情緒一半是演的,一半是真心這麼希望。

聽到尹堯要帶她去上界時,她腦中第一個閃過的想法就是帶著淩雲和上官紅茵一起離開,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被捲進原著小說的劇情裡面去了!

即使風歌已經規劃好各種計畫,想要避免原著劇情的效力,可是她總會心存猶豫,擔心命運的力量太過強大,他們怎麼樣都避不開,但是要是離開這方世界,那肯定是能夠跳脫原著命運的!

畢竟在她看過的原著劇情中,女主角林芊芊可沒有離開過這方世界。

也許她所不知道的原著後半段,林芊芊跟她的男人飛升到上界了,但那也是一、兩百年以後的事情了,屆時,早就在上界生活的淩雲和紅茵,實力肯定甩開林芊芊和她的後宮男人一大截,完全不用擔心會被他們欺負!

再者,上界的修行資源更好、更豐富,對淩雲他們的修行來說也是好事,從尹堯講述九鹿境情況的時候,風歌能從他的語氣和神態中聽出分派和本門的懸殊差距。

尹堯對兩者的態度,就像是生活在首都的富家少爺跑到窮鄉僻壤的鄉村,總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他對這裡的嫌棄──他的嫌棄不是針對人,而是針對整個大環境。

繁華富裕的首都和貧窮落後的小地方,兩者該怎麼選,相信大多數人都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風歌已經做好預備計畫,這段期間她也會繼續努力修煉,要是五年期限到了,他們還沒能成為金丹修士,那她就用自己的天賦資質向本門提出請求,買一送二,帶他們一起前往上界。

不過這樣的想法現在還不能說,她想給凌雲他們一些緊迫感,讓他們盡快調整心態,熟悉修真界的環境。

上官紅茵一直都是被家裡保護著的小姑娘,淩雲也是在她的庇護之下,他們兩個都還保有幾分孩子氣和嬌氣,雖然他們本人沒有這個意識,但是他們總會不自覺地表現出對他人的依賴。

 修行一途向來是靠自己努力的,即使有師父、長輩的幫忙,他們能幫的也只是在孩子剛起步的時候,為他們打好基礎,未來還是要靠他們自己走的。

風歌的想法亦是如此。

她並不是非要強勢地逼迫他們跟隨自己的腳步,而是希望能在他們打基礎的期間,帶他們前往更好、更優渥、更遼闊的環境,到了那裡以後,一切的選擇隨他們心意,她不會再干涉。

即使他們只想要停留在金丹期,她也不會勉強。

「我已經問過師父了,只要你們能夠達到金丹,或是半步金丹,就可以加入蒼穹宗本門,那裡有更多的資源,街上到處都是修士開的店舖,比我們這裡還要繁榮百倍!」風歌描繪著美好的畫面,試圖激起他們的修煉動力。

「我會努力的!」淩雲第一個響應。

「金丹……只有五年怎麼夠?」上官紅茵面露糾結。

她已經不是以前的修真小白了,經由師父和師姊們的教導,她對於修煉的概況瞭解不少,那些師兄、師姐們修煉到金丹期,大多需要十多年、數十年的時間,可風歌的師父才給出五年時間,遠遠不夠啊!

「妳以為我給你們的空間是給你們玩的嗎?」風歌捏了捏她的臉頰,笑道:「我都跟師父打聽好了,他說那些人會花那麼多時間才修煉到金丹,是因為資源不足,以你們兩個的資質,要是能夠搭配足夠的資源,五年的時間足以!」

在原著小說中,上官紅茵和淩雲都步入更高階的元嬰期,風歌並不認為金丹期對他們來說會有太大困難。

「那個空間有循環法陣,可以不斷製造靈氣,你們以後拿到靈石、靈植都可以丟進空間裡面,裡面的靈物越多,循環法陣製造出來的靈氣就越豐沛,就像是在靈脈中心修煉一樣!」

有了這個隨身靈氣空間,上官紅茵他們的修煉就能事半功倍!

「紅茵,妳難道不想帶爹娘去上界嗎?」風歌又拿出另一個誘因引誘,「要是妳能夠通過選拔,伯父和伯母就可以跟妳一起去上界居住,上界的環境很好,靈氣充足,凡人的壽命比我們這裡還長!聽說只要不出意外,凡人都能活到一百五十歲呢!」

「一百五十歲!真的嗎?」上官紅茵面露驚嘆。

這個世界的普通人,平均歲數是六十歲左右,雖然也有年過七、八十歲的,但是這樣的人無一是家境富裕,可各種滋養品調養身體的人。

上官紅茵的爹娘已經年過四十,在這個時代來說算是「老人」了。

「騙妳做什麼?我師父就是這麼說的!」

風歌可沒說謊,這些都是她從尹堯那裡獲得的資訊。

「還有啊,我聽說上界有一種丹藥,可以讓不能修煉的普通人長出偽靈根!雖然偽靈根的修煉資質不好,但是只要能夠進入煉氣期,壽數又能夠往上添……」

對於修行者來說,偽靈根是一種很低下的存在,比五靈根還不如,他們就算修行也修煉不高,頂多就是到築基期,可是對於凡人來說,這偽靈根無疑是讓人延年益壽的好東西!

風歌將偽靈根對於凡人的好處說了,上官紅茵跟父母關係極為親近,自然也想找這樣的丹藥給父母服用。

「除了偽靈根的丹藥之外,上界還有長壽丹、延年果、長生花、萬歲葉、太平丹、千齡水……這些都是可以增長壽命的好東西!」

這些東西是風歌在萬界通寶的商品頁面上看見的,價格有高有低,給修真者延年益壽的丹藥價格相當高,但是給凡人延壽的東西就便宜許多。

風歌已經買下了幾顆長壽丹,打算等他們到了上界,她再找機會送給上官伯父、伯母,算是感謝他們多年來對她和弟弟暗中的關照。

「上界的好東西那麼多呀?」上官紅茵突然羨慕起生活在上界的普通人了,「我一定會努力!帶著我爹娘一起去上界!」她握緊拳頭,信誓旦旦的說道。

「乖……」風歌滿意地拍拍她的腦袋,「妳平常也可以買一些滋養的靈食給伯父、伯母吃,讓他們的身體變得更加健康,身體強壯了,等他們服用偽靈根的丹藥時,成功的機率會更高。」

「靈食不是只有修行者才能吃嗎?」上官紅茵困惑地問。

「高階靈食不能食用,但是低階靈食的靈氣少,凡人也能吃。」風歌解釋道:「凡人無法吸收靈食的靈氣,可是他們總歸是將食物吃進肚子裡,靈氣在體內流轉、散失,身體或多或少都能夠得到靈氣的滋潤,一些病痛、暗疾都可以清除。」

「可是我聽說有凡人吃了靈獸肉結果七竅流血,差點死了……」上官紅茵還是有些不安。

「妳要是不信,可以去問食膳堂的師兄,我就是問過他們才知道這件事的。」風歌獲得的資訊可是有專家背書的。

聞言,上官紅茵也不再糾結,準備過幾天再去食膳堂詢問仔細,若是可行,那她以後就在食膳堂為爹娘訂餐,好好給他們補身體。

宗門山下的城鎮也有販賣靈食的餐館,可是那是散修開的,師姐們曾經對她說過,那些餐館的靈食賣的比食膳堂的餐點貴,又沒有食膳堂的餐點好吃,還帶著沒有處理好的靈氣雜質,最好不要買。

上官紅茵也不缺那點靈石,自然是想給爹娘買最好的食物。

她的心思浮動,面上也帶了出來,風歌見已經說動了她,便轉移了話題。

「等我境界穩定了,師父會帶我出去歷練,學習實戰,我不在的這段期間你們要好好學習,我會經常傳訊回來詢問你們的情況……」

「沒問題,我們一定會好好修煉。」

「我會努力追上姐姐的!」

上官紅茵和淩雲乖巧的點頭。

看著他們這副模樣,風歌卻又擔心起來。

「雖然要努力修煉,但也要勞逸結合,一昧的苦修並不好,該放鬆的時候就要放鬆……」

「這樣吧!你們修煉一段時間後,就去食膳堂買東西吃,滋補身體,或是去山下的人間市集逛逛,放鬆一下心情,也看看紅塵俗世的情況,感悟不同的人生……」

「不過也不可以太貪玩,我們現在這年紀是最好打下基礎的年紀,現在多辛苦一點,以後就會走得輕鬆一些……」

尹堯跟她說過,修行者在年幼時,要是能夠克制自己的欲望,專注在修煉上,修煉將會進步的很快,因為他們這個年紀是心思最純淨、最沒有雜務和各種思緒干擾的時候。

要是年紀再大一點,進入青春期,這些小年輕就會開始關注那些情情愛愛,整日爭風吃醋,不然就是變得爭強好勝、虛榮貪婪、自大狂傲,或是為了名利、靈器靈寶、仙丹妙藥等外物汲汲營營。

尹堯並不反對追求這些,他並不是追求清心寡慾的苦行僧,他認為有欲望是好事,因為那是讓修行者成長的動力,但是欲望太多是壞事,因為它會讓修行者移了心性,走上歧途,甚至是滋生心魔。

許多宗門都有問心陣、問心塔、問心境這類設置,為的就是讓門下修士在迷惘或是走偏的時候,能夠靜下心來,詢問自己的內心,撥開眼前的迷霧,看清楚自己要走得道路。

 

這次的見面結束後,風歌又一頭鑽進修練之中。

她開始學習各種基礎法術、劍術和陣法,遇上不懂的地方,就將問題積攢起來,等李掌門或是重昊真人有空時再去請教。

也多虧風歌的靈魂是成年人,加上幼時在林家的砥礪,讓她已經習慣自學和自行解決各種事情,換成其他真正的孩子來,恐怕要被尹堯這種放牛吃草的教學方式給弄矇了。

風歌的自立自強和勤奮好學讓她在李掌門、重昊真人和各峰峰主那裡刷了一波好感度,也讓他們對於尹堯的不靠譜有了更新的認知。

「師叔公把好苗子搶走,卻又把人丟在一邊不管不顧!」李掌門酸溜溜的埋怨,「要是我有天賦這麼好又這麼勤學的徒弟,肯定盡心盡力的教導!這麼好的好苗子,師叔公竟然一點也不珍惜!」

這一日,李掌門教完風歌後,終於忍不住跑來找重昊真人嘀咕。

「這孩子的心性好啊!我聽說風歌為了弟弟和好友,延後前往九鹿境,為了不讓師叔公責怪,她還許下承諾,說她會努力修煉,讓自己不輸給本宗的那些天之驕子,有志氣!」

李掌門拍了一下大腿,忿忿不平的說道:「誰說我們這些分派就比不上本宗的?門派裡的孩子都是勤奮上進的好孩子!要不是靈氣匱乏、修煉資源欠缺,他們一點都不比本宗差!」

李掌門對於這一點已經怨念很久,每次前往上界開會時,他跟其他幾個偏遠小世界的李掌門總是被譏諷,說他們琴州大陸是窮鄉僻壤,培育的都是雜役,好一點的就是外門弟子,一個能打的精英都沒有!

呵!要是他們從本門領到的資源可以互換,把他們拿的豐富資源給他,他絕對能培育出好幾個內門弟子!

他們這些分派從本門領到的資源,是跟培育的弟子實力掛勾的,但是資源不夠,就沒辦法往上培育,沒辦法往上栽培,分到的資源就少,這就陷入一個死循環。

「本來上次應該由你的大徒弟胤天去本門參加考核的,誰知道那麼湊巧,他閉關突破去了……他出來了嗎?」

「還沒。」

「要是順利突破,胤天就是元嬰期了,本門肯定收他當內門弟子,也不曉得能不能趕上風歌他們這一趟,要是趕不上,他還要多等幾年……」

像他們這樣的分派往本門輸送弟子,一般都是十年一次,但是也有例外,在送人之前,他們都需要事先傳信給本門,將弟子人數、資質和修煉資料上稟,要是本門的弟子人數趨於飽和,本門瞧不上這些分派弟子的資質,就會讓他們再延後幾年,反過來說,要是弟子的資質太過優秀,本門也會願意開後門,讓弟子立刻前往九鹿境……

風歌他們就是這樣的情況。

胤天是在去年心生感應,閉關突破的,而去年正好是分派送弟子去本門的時間,錯過去年,那就要再等上十年,可是這次有了風歌,他可以跟著風歌他們一行前往,免去多餘的等待時間。

「幸好,今年出現黑馬,而且一出現還是出現兩個……算兩個半吧!那個上官紅茵的資質雖然沒有風歌姐弟倆優秀,但是人也很拼命,進步的速度飛快,不輸資質好的弟子,她的師父在我面前誇了好幾回,爭取了不少資源給她。」

靈根並不是主要的,修行路上最要緊的是努力和毅力,這一點,上官紅茵表現的不錯。

「之前聽說風歌想將他們一起帶去九鹿境,我本來以為他們辦不到,不過現在看來,他們的情況比我預想中要好的多,說不定他們的想法真能成……」李掌門喜孜孜地說道:「要是他們三個跟胤天都能進入本門,我們琴州大陸可就揚眉吐氣了!」

「淩雲可行,上官,差了點。」重昊真人公正的評估道。

就算淩雲最後沒能達到本宗的內門收徒標準,以他的資質和跟風歌的關係,也足以進入外門。

李掌門想了想,決定幫風歌他們一把。

「我傳封信給本門,給師叔公的師父!來,你也跟我一起寫!」李掌門拉著重昊真人一起寫信,「你在信裡誇誇淩雲,為你的小徒弟說說好話!本宗的一些人都是勢利眼,瞧不上我們這些分派,要是風歌他們三個表現出色,我擔心到時候他們會在裡面動手腳,刷下去一兩個……」

雖然這個被刷下去的,肯定不會是風歌,可是一個是他弟弟、一個是在她貧困時期幫助她多年的好友,手心手臂都是肉啊!

信裡,李掌門說了尹堯收徒的事情,將風歌跟她弟弟的資質誇了一遍,又寫了風歌跟上官紅茵的珍貴友情,還提到風歌努力自學的事情,並且小小地給尹堯上了點眼藥,譴責一下這個不負責任的師父……

李掌門寫這封信也不期望能造成多大影響,只希望風歌他們三人去本門時,尹堯的師父能夠看在信中的描述,能夠多關注關注他們,別讓小人作祟,把他們給踢出名單。

重昊真人想了想,也提筆寫了幾封信,分別送給他在本門的友人。

他以前也在本門待過一段時日,風光過、也落魄過,後來突破心底的迷瘴後,他主動向本門提出申請,回到他的出生地琴州大陸的分派鎮守。

一晃眼,就是百年過去。

他在本門的師兄弟和友人依舊保持聯繫,他結交的那幾位朋友都是劍修,劍修的修煉最為艱苦,心性、天賦和悟性皆不可缺少,能在劍修這一道闖出頭的,都是受人尊敬的存在。

他修書給他們,請他們照應風歌等人,也算是給風歌他們找了庇護。

即使最後有小人作亂,將風歌他們篩下了,他們也可以透過他的友人改投他門,不至於灰溜溜地返回琴州大陸。

在上界,改投門派的情況並不少見。

分派為本門培育的弟子如果在本門的入門考核中被篩下,那就表示本門捨棄這些弟子,被捨棄的人改投其他門派,並不會引起爭議。

能夠這麼容易的改換門派,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他們出自分派,學的是最基礎的東西,是各門派都知道的尋常功法祕笈,並不是本門的核心傳承。

如果是本門的內門和核心弟子想要改換門庭,肯定要先廢除修為,鞭笞數十鞭,並讓他投靠的門派拿資源來彌補,這樣才會放人。

以這樣的角度來看,成為分派弟子還是有好處的,只是這樣的好處並沒有多少人想要。

兩人寫好了書信後,連同分派事務彙報玉簡一起放在門派專用的傳送盒傳送到本門,傳送過去的玉簡和信件會有專門的執事處理,不用擔心會送丟,也不用擔心會被人偷拆開來看或是直接將信件丟棄的問題。

這種送信方式已經長達數千年,各種會遭遇的問題都已經發生過且被前人解決了,完全不用擔心信件被偷盜、偷窺、損毀或是其他問題。

「之後就看他們的造化了……」李掌門摸摸鬍鬚,看著大殿外的一角,滿是期盼的說道。

學習的時間過得很快,當風歌將基礎的、常用的劍術、符法、陣法和丹藥學習完畢時,時間也已經過了兩年多。

這兩年多的時間,尹堯都在閉關研究萬劍陣,沒有離開過他的院落,讓風歌切身地感受到「修行無日月」的意思。

就算是她,也會在學累了、膩了的時候到處走走逛逛,去食膳堂品嚐他們研發的靈膳,去蒼穹宗山腳下的凡人市集閒逛,而尹堯卻是完全都沒有走出房門,一直都在裡面閉關。

難道師父不會覺得無聊、煩悶、想出來透透氣嗎?

後來尹堯出關時,回答了這個問題。

「怎麼會無聊?這個萬劍陣多有趣啊!我從萬劍陣得到許多靈感,設計出上百種新陣法,只可惜手邊的材料不足,有一大半都沒能製作出來……」

「所以你出關是因為沒有材料了?」

「沒錯!我打算去外面找材料,順便帶妳去外面走走,見見市面。」

對此,風歌也不反對。

這兩年多的期間,她自己也接過不少門派任務,在門派周圍殺過妖獸、找過藥草,只是因為沒有尹堯的允許,她不能去太遠的地方,她其實很想到處遊歷一番,現在師父願意帶她出門,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師徒倆人都是行動力極強的人,確定要外出遊歷後,說走就走!

等到收到他們傳訊的李掌門和淩雲、紅茵等人回訊時,他們已經飛到隔壁府城了。

兩人這一走,就是三年過去。

這三年中,風歌跟著尹堯師父在外頭闖蕩的經歷,簡單概括的話,大致是:

風歌擊殺怪物,獲得戰鬥經驗值和怪物屍體。

風歌跟隨師父進入某秘境、某修行者的洞府或是墳墓、某位飛升上界的前輩高人的傳承寶地,獲得靈寶靈器、符籙丹藥、靈植靈獸和各種傳承感悟,戰鬥經驗值和境界層層竄升。

風歌跟隨師父遍覽山川美景、人間煙火,觀看四季輪迴、盛衰興亡,並從中獲得頓悟,可說是豁然開朗,茅塞頓開,醍醐灌頂!

叮!風歌在戰鬥中升級!

叮!風歌在感悟中升級!

叮!風歌在頓悟中升級!

叮叮叮!

風歌達到渡劫期成就,被天雷劈過後即可成仙飛升上界!

轟隆隆隆!

黑雲聚集,雷劫來了!

轟隆隆隆!

電閃雷鳴,雷劫劈下了!

噹噹噹!

風歌完美抵禦雷劫,渡劫成功!

天道饋贈的靈雨降下、焦土上靈植、靈花、靈草盛開,空中金雲籠罩、霞光漫天、仙音繚繞、法則湧現……

早就獲得提醒,在旁邊山峰圍觀的蒼穹宗一干人和受邀前來的其他門派高人,連忙趁著這個時機進行感悟和修煉。

渡劫成功後,天道降下的靈雨和各種異像都蘊含著法則之力,對修行者來說是相當好的修煉契機,也是因為這樣,尹堯才會在發現風歌即將突破時,將她帶回蒼穹宗。

一來是宗門的法陣可以為她護法,要是突破不了,也不至於被雷劫轟殺;二來是風歌要是順利過了雷劫,之後的天道饋贈可以讓宗門受益。

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些人經由風歌的渡劫而獲益,等於受了風歌的恩惠,往後要是蒼穹宗或是風歌遇到難題,他們便需要出手相助,這是修真界不成文的規矩。

即使對風歌有極大的信心,但是看著她輕輕鬆鬆地渡劫了,自詡為天之驕子的尹堯也是各種羨慕和忌妒。

「在這樣的小世界還能晉級的這麼快,我這個徒弟該不會是天道寵兒吧?」尹堯糾結又激動的嘀咕。

他並不知道,他還真的誤打誤撞地說中了!

風歌所屬的天靈族確實就是天道的寵兒,受到萬界萬族羨慕、忌妒、喜愛和崇拜的存在。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