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套少女01封面ok.jpg

 

博客來購書網址: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1988?sloc=main

 

金石堂購書網址: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8562326764?zone=book&lid=book_class1_newbook1_qqqq

 

 

書名:龍套少女要修仙!01

作者:貓邏

 

 

簡介:

 

所謂的砲灰,就是跟主角有接觸、因主角而死的人

所謂的龍套,就是跟主角與劇情毫無關係,被作者一句話帶過的人

穿越成龍套,而且戲份只有「XX年幼時,被毒死的姊姊」一句話,該怎麼辦?

好姊妹是第一個被滅掉的壞心女配,該怎麼辦?

可愛的弟弟是被聖母小白花女主角感化的殺手,該怎麼辦!

哼!小說是小說,人生是人生,我命由我不由天!

同樣都是穿越女,我就不信我逆轉不了劇情!

讓聖母小白花去開她的後宮、收她的美男,得她的機緣靈寶

我跟弟弟、好姊妹組團刷怪、刷寶、修我們自己的仙緣!

 

 

 

第一章  重生與死亡

 

 

郊外的一處小院落裡,年僅十二歲的女孩坐在窗戶邊,斜靠著抱枕,手拿書卷閱讀,神情恬靜而美好。

初夏的日光映照在女孩臉上,將那憔悴的面色、蒼白的唇瓣,以及眼下的青色照得一清二楚。

再一細瞧,女孩拿著書卷的手瘦如鳥爪,身軀更是單薄至極,彷彿風一吹來就能將她捲走一樣。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她都沒有這年紀該有的勃勃生機,反而像個遲暮老者,就連本該是烏黑亮澤的髮色也褪成乾燥枯黃。

「咳、咳咳、咳咳咳……」

在咳嗽聲中,女孩拿出白色手絹摀嘴,當那雪白的帕子離開時,上頭卻是染上了暗紅血色,隱約還可以見到凝血的血塊。

看著白帕上的血跡,女孩的眸光一暗,不自覺地捏緊帕子。

恐怕……撐不了幾天了。風歌暗暗想道。

都已經是死過一回的人了,她對死亡的恐懼不大,只是一想到年幼的弟弟,她心上就湧起一股酸楚。

要是她走了,弟弟該怎麼辦?

「姊姊、姊姊,藥煎好了,喝藥了!」

人未到,聲先至。

隨著這聲清朗嗓音,九歲的小男孩雙手端著湯藥進門。

男孩的身形較同年齡者瘦小,臉蛋略有些憔悴,沒有這年紀的孩子該有的豐腴,雖然五官還沒長開,相貌卻是不錯的,眉清目秀,眼睛炯炯有神,要是再養胖一些,肯定是相當討喜的俊俏小男孩。

在他推門進入前,風歌先一步將帕子藏入懷裡。

「姊姊,喝藥了。」

男孩小心翼翼的將湯藥端到她面前,烏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

「太燙了,等它涼一些我再喝。」

風歌拉過弟弟,以袖子替他擦去額上的汗水。

當冰涼的指尖碰觸到男孩的手時,男孩低垂的眼眸掠過一抹擔憂,隨後立刻隱去,抬頭朝姊姊露出一個燦爛、乖巧的笑容。

「姊姊,藥涼了會更苦,妳還是趁熱喝吧!」

對上那雙充滿期盼的雙眼,風歌就算再不想喝,也只能心軟地順從。

兩手捧起湯碗,在男孩的注視下,她一口一口的喝下湯藥,努力地吞嚥。

姊姊已經連碗都要拿不動了嗎?

儘管她掩飾的很好,但男孩還是從那雙微微發顫的手看出端倪。

以前姊姊都是用一隻手拿碗的,從沒用過雙手。

男孩的目光在那細瘦的手腕一頓,而後望向她戴在拇指上的戒指,那戒指原本是戴在食指上的,現在卻是鬆垮垮的掛在拇指上。

她今日穿得碧綠衣裳是過年時好友贈送的新衣,正月穿得時候還很合身,不過才過了兩個月,竟然就像大了一號,寬寬鬆鬆的披著,像是小孩穿了大人衣服一樣。

眼看著姊姊日漸消瘦,自己卻是什麼忙都幫不上,男孩的心口就一陣陣發疼。

「好苦。」

喝完了湯藥,風歌誇張地皺起了臉,這神情有一大半都是裝的,只是想討弟弟歡欣罷了。

已經很熟悉這套環節的男孩,立刻從懷裡拿出一個紙包,小心翼翼地攤開,露出包在裡頭的五顆蜜餞。

他捏起一顆餵入姊姊嘴裡,餘下的重新包起,自己完全捨不得吃。

「小包子,你也吃。」風歌阻止了他收起蜜餞的動作。

「都說幾次了,我已經長大,不是小包子了。」嘴上嘀咕著,男孩還是聽著她的話,取了一顆蜜餞吃。

「好、好,你不是小包子。過了年,你也已經九歲了,要指望那個人替你取名是不可能了,姊姊替你取,可好?」風歌摸著弟弟的臉,笑盈盈的說道。

姊弟兩人的母親是一名小妾,小妾裡頭排行第三,剛開始還挺得那位父親的疼愛,但還沒等到年華老去,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小妾就陸續進門了。

母親在生弟弟的時候難產,拼了命的把孩子生出來,後來因為身體虧損太大,即使吃了許多補藥,也只撐了大半年就去了。

弟弟出生後,那位老爺只來看過一次,之後就任由他們姊弟倆自生自滅,別說大名了,連個小名也沒取,這個弟弟還是風歌一手拉拔大的。

風歌原以為,在那樣的大家族裡,身為小妾的孩子,而且又是身為女孩的她,不被重視是正常的,反正她也不想更換名字,就自行沿用了前世的名字──風歌。

但她沒想到,那位老爺竟然連弟弟也不理不睬,不僅沒給正式名字,連個乳名也沒有!

風歌可是記得很清楚,當第四位小妾生下男嬰時,那位老爺可是當天就替他取了名字!

那些下人也是擅長見風使舵、攀高踩低的,這些年來,若沒有她時時護著、看顧著、提防著,弟弟的小命恐怕早就沒了。

「凌雲,乘雲高飛的意思。取這名字,並不是要你爭名奪利、攀上權勢高位,而是希望你能不受束縛、不為外物所困,自由自在,心無罣礙……」風歌聲音輕柔的解釋,「你以後就叫做凌雲,可好?」

「好。」凌雲開心的點頭。

他還年幼,即使姊姊從小教他習字,現在也只是能看懂淺顯文章,太難太深的還是需要姊姊教導,姊姊說了這麼多話,他能聽懂的有限,但不管是什麼名字,只要是姊姊取的,他都喜歡。

見弟弟點頭,風歌笑得更歡了,蒼白的臉上也出現一絲絲血色。

若要說,她在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放不下的人,第一個就是這個弟弟,第二個則是她的好朋友……

「不長眼的東西,竟敢攔我?風歌呢?」

外頭傳來清脆的女孩叱喝聲,聽著那熟悉的嗓音,風歌與弟弟對視一眼,默契地笑開。

「風歌!風歌,我來了!妳在哪裡?」

「上官姑娘,她的病會傳染,不能進去啊……」

「傳染個屁!還不給我滾開!」

嬌脆的少女聲音逐漸靠近,伴隨著一聲又一聲的鞭子聲響,以及一陣又一陣的慘叫與騷動。

「這麼潑辣,以後誰敢娶呀?」風歌搖頭輕笑,眼裡卻沒有責備之意,「凌雲,你去帶她過來。」

「好。」

凌雲聽話的走出房間,不一會,他領回一名身穿張揚紅衣、腰間掛著長鞭,明麗如同薔薇的女孩。

「臭丫頭!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通知我?不是說好了,有事情就立刻聯絡我嗎?妳還當不當我是朋友啊?」

一見面,上官紅茵就衝著她發火,語氣又急又怒,其中還隱含著心疼與難過。

「為什麼又生病了?是不是那女人又對妳下藥?我就說妳那個家不能待,妳就不聽,妳念著親情,他們有把妳當親人嗎?妳怎麼這麼傻?妳、妳真是氣死我了……」

「別氣別氣,氣多了可是會變醜的,這樣可就不漂亮了。」風歌軟聲軟語的勸慰,臉上盡是溫和地笑意,「妳是怎麼知道我的消息的?」

「前幾日我去找妳,結果那些人支支吾吾的,說什麼妳在養病、不見人,還說妳得的是傳染病!放他個狗屁!」

提起這件事,上官紅茵的火氣更盛,一些粗俗的話也冒了出來。

「憑妳的醫術,有什麼病是妳治不好的?當我是好騙的笨蛋嗎?後來我就讓手下去查,這才知道,原來妳真的病了,還被趕出家裡,送到這個荒郊野外……那個惡毒的女人,虧她平日還擺出溫柔和善的主母模樣!全都是在做戲!她根本是要讓你們自生自滅!我從沒見過這麼惡毒的女人!」

上官紅茵氣憤的拍桌,活像是將木桌當成那個女人痛揍一樣。

「呵呵,我本來還擔心妳找不到我們,現在妳來了,我也就放心了。」

「臭丫頭,妳說這是什麼話?」上官紅茵橫了她一眼,小嘴也跟著撅起,「妳可是本小姐唯一一個看得順眼的朋友,我怎麼可能放任妳被那些人欺負?妳放心,我已經跟我爹娘說好了,以後你們就住我家,你們就是我上官家的人!看誰還敢欺負你們!」

「那我就將弟弟託給妳了,妳可要保護好他。」風歌順著她的話接下,沒有婉拒。

「什麼叫做『將弟弟託給我』?妳這話怎麼這麼奇怪?」上官紅茵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沒有回答,風歌只是從懷裡取出幾張紙。

「我今天替我弟取了名字,以後他就叫做凌雲,風凌雲。我們都沒有上林家家譜,算不上林家人,改姓氏是因為我不想讓他再跟那邊有牽扯,至於身份名牒,恐怕要麻煩妳幫忙了。」

風歌將手上的幾張紙塞入凌雲懷裡,無視了他的推拒。

「娘過世的時候,留下一些錢跟一根銀簪,錢已經花光了,只留下簪子……」

那點錢都被她用來打點門房,好讓她能夠出門買飯買藥,以及做生意賺點小錢。

身為林家子,即使是庶出,應該也能勉強溫飽才是,卻因為夫人不喜歡他們,那些下人便也不將他們姊弟倆看在眼底,飯食一日一餐,還都是剩下的廚餘。

為了溫飽,風歌只好往外求生,從繡房那裡偷點針線,做些小編織品販賣。

因為偷得數量不多,而且林家僕人本身也會盜竊主家財物,風歌的行為就隱藏在這些蛀蟲底下,被順利地掩蓋過去。

也是因為在外做生意,風歌才會與上官紅茵相識。

「這裡頭是我近幾年做生意攢下的銀兩,雖然不多,這卻是我唯一能留給你的東西,你要好好收著。」

風歌將銀簪和積攢的錢財都交給弟弟,親暱地拍拍弟弟的腦袋。

「不,我不要!」凌雲情緒激動的大吼:「這些東西妳自己留著當嫁妝,我才不要!」

「臭丫頭,我趕來這裡可不是來聽妳交待……妳給我振作一點!」上官紅茵也跟著紅了眼眶。

「我也不想,只是……我的時間不多了。」風歌長嘆一聲,笑得苦澀。

「騙人!妳不是都有在喝藥嗎?有喝藥身體就會好!」凌雲捏緊了手上的紙,完全不肯接受這種情況。

「那藥只是讓我能多撐幾天。」風歌無奈的垂下眼眸。

她也想要好好活著,誰知道情況卻是變成這樣?

「我請了城裡的王大夫過來,他可是退休的御醫,醫術很厲害呢!讓他再給妳看看!」

因為擔心風歌的身體,上官紅茵過來找她時,還讓人去請了這位最有名的大夫出診。

「王大夫呢?快把人請來!」上官紅茵轉頭朝守在外頭的護衛喊道。

很快地,背著藥箱的王大夫被護衛帶了過來。

一看到風歌的臉色,他的眉頭就皺起來,當他把完脈後,也只能無奈的搖頭嘆息。

「王大夫,你別不說話啊!該開什麼藥,快點說!」上官紅茵催促著。

「這位姑娘在娘胎裡就中了毒,後來雖然調養補救了,卻是損了根本。」王大夫沉聲說道:「雖然被毒物損傷了身體,但替她調養的人醫術頗佳,就算不能健康長壽,至少也有二、三十年的壽命,只是……」

「只是後來又再度中毒,而且這毒性還跟之前尚未清除的餘毒混合,成了無藥可解的毒性。」風歌接下了話,神情坦然。

「是的。」王大夫的目光掃過桌上的藥碗,眼底透出佩服,「既然姑娘已經在服用延命湯,想必也是清楚自身情況。」

「我不信!」凌雲完全不聽這種解釋,「既然這湯藥可以延長姊姊的性命,那我們每天喝,不就能一直延長了嗎?」

「凌雲……」

「我不管!妳明明說不會丟下我的!妳明明答應過,妳不能說話不算話!妳說要陪我一輩子,要照顧我一輩子!妳答應過的!」

「凌雲,我──咳咳咳咳!咳咳咳……」

情緒激動之下,風歌一個氣息不順,猛烈地咳了起來,連帶嘔出不少暗紅鮮血。

「姊!姊,妳怎麼樣?妳、妳很難過嗎?姊……」凌雲連忙上前替她拍背,眼淚也跟著落下。

「風歌,妳、妳別嚇我!大夫,快幫她看看!」上官紅茵拉住王大夫的手,焦急地催促。

「沒、沒事……」

風歌摀著嘴,努力平復呼吸,待她平靜下來後,全身冷汗淋漓,像是從水裡撈出的一般。

「延命湯的藥性強烈,服用它就跟服毒一樣。」王大夫面含憐憫,開口說道:「它雖然能夠讓病人延長幾天壽命,卻也會增加病人的痛苦,這位姑娘的內臟已經敗壞,雖然面上不顯,她的體內卻是有如火焰灼燒,就連呼吸也會令她痛苦不堪。老夫曾經為一名將軍開過這方子,那位將軍才服用十多日,就被湯藥折磨的想要拔劍自刎。這位姑娘的心性堅忍、意志堅強,老夫甚感佩服,但是,你們若是真的為她好,還是別再折磨她了。」

說完,王大夫也不等上官紅茵挽留,逕自提著藥箱離去。

「怎、怎麼會……」看著那殘存少量藥汁的碗,凌雲的腦中一片空白。

那位將軍才喝幾天就想自殺,姊姊她已經喝了兩個月,那該是多痛?

為了讓姊姊早點康復,他每天都盯著姊姊喝藥,姊姊每次喝藥前總是一臉的掙扎,喝完後也總是皺著臉,要好一會才緩過來,他以為她是怕藥的苦味,誰知道……

「我沒事,大夫說得太誇張了。」看出弟弟的自責,風歌刻意輕描淡寫的說道。

「……」風歌的說詞,屋內的兩人自然不信。

就算不懂醫理,他們也知道正常人的血是鮮紅色,但風歌吐出的血卻是暗紅色,裡頭還摻著些黑色小血塊,肯定就像大夫說得,她的臟器都已經敗壞了。

「姊,我已經長大了。」凌雲握緊拳頭,像是發誓般的說道:「我以後會過得很好,我會用功讀書、學習武術,以後我會變得很厲害,不會再有人敢欺負我,所以、所以……」

妳不要再擔心我,安心的離開吧!

凌雲說不出後面的話,但風歌也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

「丫頭,妳放心,我會把凌雲當成自己的弟弟看待,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他!」上官紅茵忍著悲傷,拍胸口保證道。

「這個世界上,我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你們。」風歌不捨的看著兩人,「你們兩個都是善良又單純的性格,重情重義,很容易相信人,也很容易被搧動,以後要多加小心,別被人當成槍桿使。」

「紅茵的脾氣要收斂一下,開口前也要多想想,很多時候妳是好意,但妳說出口的話卻很容易讓人誤會,容易滋生事端。而凌雲……」

看著已經哭花臉的弟弟,風歌輕嘆一聲,將他拉到懷裡,輕拍他的背。

「姊、姊姊,我捨不得妳……」凌雲抽抽噎噎的說道。

「我也捨不得。」上官紅茵嗚咽一聲,跟著上前抱住風歌。

「我知道……」風歌笑得苦澀,她又何嘗能捨下?

這可是她從小就疼寵、保護著長大的孩子啊……

 

當天晚上,上官紅茵讓護衛買來好酒好菜,打算三個人好好的吃喝一頓,當作為風歌「餞行」。

隔天,當凌雲前去敲風歌房門,打算叫她起床時,發現姊姊已經陷入昏迷。

他木然地在床邊守了姊姊兩天一夜,而上官紅茵則是強忍悲傷,讓手下去替兩人辦理新戶籍,她想在風歌死前,替她完成最後一個心願──脫離林家。

當手下送來剛出爐的新戶籍時,風歌恰好也甦醒過來。

「妳可真會抓時間,瞧!妳跟小弟的戶籍都辦好了!」上官紅茵紅著眼眶,裝作開心地將蓋著官印的文書送上前。

打從她承諾要將凌雲當親弟弟看待後,她便改口叫他小弟,對此,凌雲也沒有反對。

風歌沒有注意文書的內容,而是直勾勾的看著上官紅茵,神情相當複雜。

「幹嘛這樣看著我?」紅茵納悶的摸了摸臉,半開玩笑的道:「怎麼?一覺醒來,發現本小姐變美了是嗎?」

「姊姊,妳醒了嗎?渴不渴,要不要喝水?」凌雲端著水杯擠了過來,關心的詢問。

看著一手拉拔大的弟弟,風歌的臉色變得更加奇怪。

「風歌?妳怎麼啦?說話啊!別跟我說妳現在是睜著眼睛睡覺啊!」上官紅茵在她面前揮了揮手。

聽著好友說這種不著調的話,風歌「噗哧」一聲,淺淺笑開,笑容明媚清朗,蒼白憔悴的臉上卻依舊沒有血色。

「還好、還有反應,還以為妳真的在睡覺呢!」上官紅茵誇張的拍拍胸口。

「紅茵、凌雲,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很重要,你們要仔細聽好。」笑容一斂,風歌正色說道。

「妳儘管說,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儘管交待!」上官紅茵連連點頭。

「紅茵,妳以後絕對不能跟蘇家訂婚,不能嫁給蘇冉,他……咳咳、咳咳咳!」因為情緒過於激動,風歌再度咳了起來。

「訂什麼婚啊?我才十二歲呢!妳會不會想太多了?」上官紅茵一邊替她拍背,一邊哭笑不得的安撫。

「我、我不是在跟妳開玩笑,咳咳!回、回去以後,一定、一定要跟伯、伯父、伯母說、咳咳!他、他咳咳咳……」

「好好好,我不嫁,我發誓,我上官紅茵死都不嫁蘇家人,這樣可以了吧?妳就別咳了……」看她再度咳血,上官紅茵心疼的不得了。

「還、還有、咳咳咳!你們兩個,以後絕對、絕對不能、不能接近林芊芊咳咳咳咳,尤其、尤其是凌雲、絕對、咳咳咳、絕對不准……」

「林芊芊?她是誰呀?」

「林家的嫡親三小姐。」凌雲回道。

林家老爺有很多妻妾,自然也有很多子女,他之所以會對林芊芊有印象,是因為她實在是太奇怪了。

明明是正室的女兒,身份地位比他們這些妾生子女還高,卻總是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的,說話細聲細氣,動不動就掉眼淚,好像有人欺負了她,一點大戶千金的氣派都沒有。

很多人都看不慣她那副樣子,就連她同父同母的嫡親兄姐也瞧不起她。

去年秋末,聽說她不小心摔入水池裡,生了一場大病,之後聽說那位小姐失憶了,就連性格也變了。

雖然還是一副柔柔弱弱、單純乖巧的模樣,可是要是有人欺負了她,她也會生氣的罵人、摔東西,甚至是抓著掃把打人,不再像以前那樣忍氣吞聲。

為什麼姊姊要讓我們遠離她?難道……

「是她嗎?」凌雲瞪著眼睛質問:「是她對你下藥?」

他還記得王大夫說得話,姊姊原本可以活得更久,是因為又中毒了,她才會變成這樣。

「是她下的藥?」上官紅茵也跟著氣紅了眼,「好個歹毒的傢伙!竟敢這麼對待妳,我絕對不會放過她!」

「不、不是。」聽到紅茵要替她報仇,風歌用盡所有力氣,伸手抓住了她,「咳咳咳、不是、不是她,妳、妳別咳咳咳……」

這一咳,風歌又吐出一大口烏血,眼前一黑,她就這麼斷了氣,頹然倒下。

「姊、姊姊!」

「風歌!」

見她氣絕,凌雲和上官紅茵抱著她的屍體痛哭。

 

當黑暗散去,風歌重見光明時,她已經不是待在病床上,而是站在開滿火紅花卉,景緻相當優美、宛如仙境的草原上。

「彼岸花,生長在生與死的交界,亡者的接引之花……」

看著眼前豔如火的花卉,風歌想起關於彼岸花的介紹,扯了扯嘴角,笑得無奈。

「哎呀~~死了兩次,卻只有這次看到死後的景象,看來這次是走正常程序了。」她大咧咧地伸了個懶腰,狀似自嘲地笑道。

第一世出車禍時,她暈了過去,再醒來就發現自己投了胎,成了一個小娃娃,還好她是帶著記憶出生,這也才能在那個恐怖的林家生存下來。

雖然在幼兒時期就中了毒,但她也沒有就此沮喪,而是憑著前世學習的中醫知識,努力的翻閱醫書、詢問大夫,想辦法醫治自己,好不容易快將毒素清除了,卻又中招。

她沒有去查在點心裡下毒的人是誰,只慶幸當時她故意裝作貪吃,搶了點心一個人全吃下,沒有危害到弟弟。

從來不管他們死活的夫人竟然特地送了點心過來,不用想也知道這點心肯定有問題,本想偷偷「毀屍滅跡」,可是僕人卻虎視眈眈地盯著她和弟弟,非要他們吃完,搶下點心的當時,她就已經做好準備,也設想好後事了。

幸好,老天還算仁慈,讓她多活了一段時間,讓她能夠把後事安排妥當。

「希望他們能夠聽我的話,別找那位女主角的麻煩……」

風歌吐出一口氣,心中泛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在彌留之際,她回顧了這一世與前世的種種。

原本她是抱著看戲的心情,將過往當成在看電影一樣,結果當記憶回溯到前世時,她沒法淡定了。

她看到自己在看網路小說,那是一部女主角穿越到異世界開啟精彩人生的玄幻小說。

故事的大致劇情是這樣的:

身為現代人的女主角林芊芊,因為車禍意外死亡,穿越到可以修煉的天武大陸,藉著溺水身亡的林家三女兒身體復活了。

這位林家三女兒與她同名同姓,同樣叫做林芊芊,但是兩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原主的性格過於懦弱膽小,而穿越女主在她家裡,可是人見人愛、受盡寵愛的小公主。

為了讓自己的過得好一些,她開始親近雙親與爺爺,並指點他們經商,在商舖生意火紅的同時,她也順利得到長輩們的寵愛,就連原本瞧不起原主的哥哥姊姊,也在她的禮物攻勢下,逐漸接受她。

當女主角在林家過得順風順水後,新的事件出現──天武大陸上的大門派「蒼穹宗」要收徒了!

身為女主角的林芊芊,自然是有靈根的,雖然是最低劣的五行靈根,往後修煉大不易,但她還是被帶回蒼穹宗了。

進入蒼穹宗後,林芊芊因為是五行靈根,只能當個外門弟子,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得歷練才能進入內門。

不過就算靈根劣質、進門不被重視,那又如何?她可是穿越女主啊!

身為女主角,穿越大神大多會附贈一些禮物,而最常見的配備自然就是──有靈泉、靈氣豐沛、可以種植藥草、可以養寵物、儲放東西,危險時還可以躲藏的個人空間!

在小說的設定中,五行靈根的修士在遠古時期是最優質的修士,但經過了數十萬年,因為天地間的靈氣漸漸稀薄、靈脈缺乏,五行靈根的修士很難找到足夠豐沛的靈地修煉,進展自然比不上單靈根或是少數靈根的人,久而久之,四靈根與五行靈根就被當成最低階的偽靈根。

所謂的「偽靈根」指的是:雖然具有可以修行的靈根,但因為修煉不易,這樣的靈根等同於沒有,所以才被冠上一個「偽」字。

而有了優質修煉的空間的女主角,靈氣不足的問題已經被解決,修煉上又怎麼可能會輸人?

經過一連串的努力修煉,經歷了與男配角一二三四相遇;與高人一二三四相遇;被女配角一二三四忌妒陷害;收服靈寵一二三四的事件後,女主林芊芊終於成為門派的精英弟子,而且還被「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厲害的高深莫測,帥得驚天動地,被掌門稱為「師弟」的男主角之一收為嫡傳弟子。

是的,那位帥哥師父是男主角「之一」,不是「唯一」,他只是女主角的後宮男人之一!

劇情進展到這裡,小說也過了兩百多章節。

前世的風歌看到這裡時,還不知道這是一套女主角開後宮、廣收男人的瑪麗蘇戀愛文,只覺得仰慕女主的男人多了一些,不過這也沒什麼,哪個女生不懷抱著公主夢?哪個女生不希望當個萬人迷呢?

更何況,優秀的人本來就會受到眾人的喜愛和仰慕,這是人之常情。

小說作者的文筆雖然稚嫩、設定簡陋、漏洞頗多,但是風歌看小說只是為了消遣,這部作品的金手指開得很大,當成爽文看其實還不錯,所以她就繼續追文了。

成為門派精英、被師父偏心疼愛的林芊芊,化解了幾次挑釁與爭鬥,漸漸受到其他弟子的崇拜。

在身份與能力雙雙提升的情況下,隨著劇情展開,林芊芊自然就要外出歷練了,這樣才能讓她收集寶物靈寵嘛!

擁有女主角光環的她,自然是有了不少奇遇,得到了罕見的上古五行傳承,除此之外,她還搜刮了一堆奇珍異寶,並且遇到了其他門派的幾位男主角,以及相關的男、女配角群。

也因為她是天真善良、熱心大方、溫柔體貼而且清純漂亮的女主角,所以也收穫了男主與男配的心儀,壞心女配角一干人等的忌妒與怨恨……

在一大堆情愛糾葛、相愛相殺,你虐我、我虐你,大家一起虐身虐心虐靈魂的情節過去後,林芊芊收穫了天才劍修師父胤天;擅長煉丹和煉器,可愛單純、愛吃貪吃的雙胞胎;溫柔多情、容貌出色的妖界妖帝;邪佞魔魅、手段血腥殘酷的魔界至尊,以及有望晉級為後宮成員的男配角七個……

另外還有一名忠心耿耿、面冷如冰、只對林芊芊一人溫柔細心的冷臉護衛。

敘述到這裡,不得不暫停一下,說說那位冷臉護衛。

雖然只是一名護衛,但他的收服難度卻也不小,因為他原本是要暗殺她、替姊姊報仇的刺客,幾次交手後,在一次偶然間,刺客受了重傷,女主角救了他。

是的,純真善良、高貴美好、仁慈溫柔的聖母小白花型的女主角林芊芊,救了幾次想要殺她的刺客,發揚了「以德報怨」的美好精神,不愧是聖母小白花啊!

看到這一段時,一點也不善良寬厚的風歌,直接翻白眼了。

他可是三番兩次要殺妳的人,妳竟然還救他?這不是給自己留下一個隱禍嗎?

還好,這個刺客不是那種無情無意、冷心冷情的人,本該是鐵石心腸的他,竟然為了這一命之恩糾結了!

究竟是要替姊姊報仇,還是要報達女主角的救命之恩?

就在刺客糾結再三、再三掙扎後,兩人關係轉變的契機來了!

原來當初想要害死他與姊姊的人,不是女主角林芊芊,而是她的母親林夫人吶!

噹噹噹!真相大白!

兇手另有其人,他可以大方直率的報恩,不用覺得自己是忘恩負義的小人了。

林芊芊當然是震驚又傷心欲絕,她從沒想過她的母親竟然是那麼狠心殘忍的人!

幾番猶豫後,在眾位情人的勸說中,林芊芊決定「大義滅親」,決定不阻止刺客報仇。

刺客對女主角的好感度立刻暴漲滿點,等他復仇之後,這位聖母女主角也就收穫了一名對她死心塌地、身手高超的護衛。

看到這裡,已經被女主角的聖母行為雷得發暈的風歌,很果斷的棄文了!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