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095_475896245947787_5243616406208813971_n.jpg

 

 

 

 

第八章 高度修真文明的仙界(1)

 

 

到了第五十天,輪到韓非與執事們上場了。

「呼!悶了那麼久,終於能夠開打了!」梁斌舒展著筋骨,鬥志高昂。

現在衝出瀚海幻林的是七級妖獸「灰背爪熊」,數量在五十頭左右。

雖然數量不多,但牠們的氣勢卻十分強盛,猩紅眼眸透出濃烈的殺戮之氣,完全不是前幾批獸類能比擬的。

除了灰背爪熊之外,這群體的後方還跟著三個小團體,分別是:撼地黃牛、火青熊與赤月巨熊,全都是身軀龐大、壯碩如山的獸類,每團的數量約莫是三十至四十頭。

韓非這方雖然只有他與梁斌二人,但他們面對身軀龐大的巨獸時,氣勢依舊不弱半分,雙方的氣場在半道衝撞,空氣也隨之振動,激起陣陣氣流,大風隨之刮起。

「吼吼──」灰背爪熊昂頭發出嚎叫,聲如雷鳴。

回應獸吼的,是韓非的攻擊。

靈力一轉,韓非身上泛著冰藍色光圈,光圈周圍還漂浮著十多道冰藍色鋒芒。

那粼粼的寒光、刺骨的威壓,以及蘊含其中的劍道法則──無堅不摧的鋒銳之意,讓人覺得膽顫心驚,完全不敢小覷。

即使那冰藍鋒芒不過掌心大小,卻讓人覺得,只要不小心碰上一點點劍光,就會被那鋒芒劈成兩半,或是在身上開出一個大洞!

這是韓非之前領悟的《擎天》劍法中的一招,名為《千鋒》。

在冰藍色鋒芒的轟擊下,首當其衝的十幾隻灰背爪熊就這麼硬生生倒下,龐大的身軀成了道路上的大型障礙物。

緊在韓非之後,梁斌也跟著出手了。

他身形一掠,身手矯健地朝獸群疾飛而去,出手的劍招氣勢騰騰,隱約中有火光繚繞,每道赤色劍光閃過,就有一道血花噴濺,就有一條性命被他收割。

這場戰役並沒有持續太久,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道路上的屍體便堆積如山。

他們並沒有把獸群全部殺光,而是漏了部份給後方待命的人,唯一被全數消滅的只有灰背爪熊,誰叫牠是這幾群裡頭最值錢的呢!

梁斌大手一揮,灰背爪熊等屍體盡數收入儲物袋,道路再度恢復順暢。

沒等他坐下來歇息,林地裡頭接著傳出響亮的狼嚎。

「嗷嗚──」

「接下來是狼嗎?會是狼虎、角狼還是什麼呢?」梁斌頗為期待的說道:「狼虎的獸丹價格高,狼虎血在製符師市場很搶手,角狼的銀角煉器跟煉丹都會用到,同樣也很好賣,真是讓人難以選擇……」

「都有。」韓非探知結果後,笑道:「除了你說得兩種之外,還有紫金貪狼跟一些虎豹。」

「紫金貪狼!這次真是撞大運了!」梁斌詫異的驚呼出聲,神情不見恐懼,而是興奮激動。

紫金貪狼全身上下都是寶,皮毛、獸丹、精血、筋骨、眼珠子等等,都能在市場上賣到高價!

「狼崽子們,我來了!」

梁斌長嘯一聲,急速衝向狼群,刷刷刷地舞著劍招,劍光交織成網,掀起一陣又一陣氣浪,劍氣猙獰而出,激起氣爆連連,轟隆聲不絕於耳。

在梁斌殺得痛快之時,韓非取出四支陣法旗幟,手掐法印祭出,旗幟分別插在狼群四方,形成一個禁錮法陣,把群狼困在裡頭,讓牠們無從脫逃。

虎獸跟豹群不在囚困的範圍裡,韓非把牠們留給其他人,讓牠們繼續前進。

「赤燄華!」梁斌大喝一聲,劍氣化成一道道赤紅色火蛇,在狼群間俐落遊走,與狼群激烈廝殺。

韓非跟著使出千鋒,藍芒瞬間分化出百道、千道、萬道鋒光,密密麻麻地蓋住了半邊天。

劍光峰芒橫掃狼群,宛如傾盆大雨,瞬間擊殺了大片性命。

兩個時辰後,這場人與狼的戰役結束了。

「紫金貪狼都歸你。」收劍回鞘,梁斌只收走狼虎跟角狼的屍體。

紫金貪狼的用途很廣,煉丹、煉器、製符、煉陣、製偶等等,都會用到牠,這些狼屍在梁斌手上,只會被他拿去賣掉,與其如此,還不如讓韓非拿去煉丹、煉器提昇實力。

當梁斌把自己的獵物收妥時,發現韓非遲遲沒有動作,而是微蹙著眉、手貼在胸前,神情複雜難辨,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怎麼了?受傷了嗎?」梁斌納悶的詢問。

「沒、沒事。」韓非定了定神,隨手將紫金貪狼收入儲物袋。

剛才跟妖獸戰鬥時,他的元神突然一跳,心口微微發熱,有一種莫名的欣喜湧現,那是一種相當奇特、難以言喻的感覺,這讓他聯想到夏蓉曾經說過的,他的體內有金渝的心頭血與本靈體,只要金渝一醒來,他就能立刻感應到!

是嗎?是她醒來了嗎?

韓非激動地握緊拳頭,滿心歡喜,恨不得現在就飛回逍遙宗一探究竟。

「我說,就算得到紫金貪狼,你也用不著高興成這樣吧?」不明情況的梁斌,戲謔的取笑道:「認識你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你笑得這麼傻氣。」

韓非沒有多做解釋,依舊笑得粲然,就連那雙善於隱藏情緒的碧眸,此時也透出濃烈喜意。

如同韓非的猜想,金渝的確醒來了。

 

時間拉回到一刻鐘前。

夏蓉一如往常地,待在藥圃照料藥草,而位於不遠處的綠繭,竟隱隱出現晃動,察覺到動靜,她立刻丟下手邊的工作,提著裙擺跑到綠繭附近。

「主子甦醒了嗎?」她雙手交疊胸前,滿心期盼的看著綠繭。

只見綠繭又晃動了幾下,而後「啪」地一聲,上端突然裂開一道裂縫,帶著霞光的金色霧氣自縫隙中湧現,那金色宛如擷取了太陽光輝,又彷彿融成漿狀的黃金,顏色炫亮濃烈的驚人。

金霧如同裊裊嵐煙,輕飄飄地擴散開來,又像潺潺流水,順著綠繭的外壁蔓延到地面。

在縫隙產生後,細微地「劈哩啪啦」聲響接連傳出,裂縫逐漸增多,在綠繭上交織出網狀裂紋。

「磅!」

綠繭應聲爆裂,四周的空氣也為之一顫。

殘片四散,部份化為熒熒光輝散去,蔓延整個森林,另一部份則是溶於土壤,滋養萬物,頓時間,樹林裡的靈氣豐沛了十數倍!

在綠繭碎裂之後,又過了好一會,金霧這才逐漸消散,露出被它遮掩住的窈窕身影。

雲鬢如霧,膚白勝雪,眉目如畫,烏髮如瀑……

臉還是那張臉,人還是那個人,即使穿著染著血的髒破衣裳,依舊無損她的風姿半分。

然而,即使外貌看上去一切如常,她的氣勢卻變了。

即使她現在仍然沉睡著,卻給人一種莊嚴聖潔之感,彷彿高高在上的神,讓人不敢有半點褻瀆。

長長的眼睫顫了顫,金渝張開了雙眼,緩緩坐起身,動作有一種出塵的優雅,又帶著懾人心魄的威儀。

向來總是笑著的她,此時卻是笑容盡斂、面色清冷,叫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麼。

漆黑的眼眸直視著前方,目光沉靜而幽深,彷彿看透了塵世百態,又彷彿什麼都沒映入她的眼。

夏蓉雖然欣喜金渝的甦醒,卻也知道她的神識還有些混亂,因此,她沒有貿然上前打擾,而是靜靜站在原處等候。

兩人就這樣,一坐一站,動也不動地持續了大半天。

直到夜幕低垂,金渝這才眨了幾下眼,目光恢復靈動,冷然無情的神色換成恬靜悠然,周身的肅穆與恢宏氣勢也削減了不少。

看著眼前的陌生環境,她茫然的撓撓腦袋,嘀咕道:「難道我又穿越了?」

「主子現在在上界,一個名為曲羅星海的位面。」夏蓉笑盈盈地走上前,為她解惑。

「這裡是逍遙宗的領地,主子已經在此睡了五百年。」

「五百年?妳在開玩笑嗎?」金渝從沒想過,自己竟然一睡就睡了這麼久!

再說,她也不是真的睡著……

在她「假眠」的時候,她看到很多影像片段,看到一個女孩的人生。

那個女生叫做「耘」,有一個名叫「煬驥」的雙生哥哥,即使是龍鳳胎,兩人的容貌卻不相似,性格也大相逕庭。

金渝看到的畫面很零碎,斷斷續續地,時間軸也相當跳脫、相當混亂。

有時是小時候的耘跟哥哥相處的情景;有時則是長大後的兩人,跟隨長輩修煉學習的場景;有時是兩人與妖獸廝殺戰鬥;有時則是他們避開長輩耳目,跑到部落外頭冒險……

這些畫面,金渝並不是以第三者的角度觀看,而是以「本人」的身份去體驗。

她可以感受到「耘」當時的想法跟心態,理解她所學習的知識,領略到她的感悟,還會隨著她的情緒起伏……

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體驗,金渝覺得自己像是過了兩輩子,有一種前世今生的恍惚感。

她暗自猜想,或許耘就是靈泉空間的前任主人,而當她莫名得到靈泉空間時,也連帶得到了她的部份記憶。

要不,金渝實在很難解釋,為什麼她會看到另一個人的經歷,體驗到另一個人的生活?

然而,她萬萬沒有料到,不過就是看了一些片段,竟然就過了五百年!她在瀏覽那些畫面的時候,並不覺得時間漫長啊!

「小非呢?他還好嗎?應該還活著吧?」金渝不安的問。

她確定自己有保下韓非的命,但她不確定經過了五百年,他還有沒有活著?

應該還活著吧?仙人不是都是很長壽嗎?電視劇裡頭的仙人,全都是活了幾千歲、幾萬歲……

「韓非活的很好,他現在是逍遙宗掌門李淵的弟子,在門派裡很受重視。」夏蓉答道。

「逍遙宗?」

「主子,在我為您細說之前,您還是先沐浴梳洗一番吧!」

身為服侍金渝的管家,夏蓉實在無法忍受主子穿著破舊髒衣,頭髮凌亂,臉上、身上還染著血的狼狽模樣。

看著這樣的主子,她會覺得自己嚴重失職!

夏蓉起手一揮,一個玉雕的大浴缸就出現在草地上,洗浴水是淺綠色,裡頭加了她特製的沐浴藥粉,除了清潔與美容的作用之外,還能掃去疲倦、舒緩壓力,讓浸泡者迅速恢復活力。

低頭看著已經嚴重毀損,不能繼續再穿的「銀冥套裝」,金渝面露苦笑。

那可是丹藥師最高階的裝備啊!竟然就這麼毀了?

要說不心疼,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然而,在她體驗耘的生活時,她也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耘是一個聰明、學習力強而且多才多藝的姑娘,舉凡:培育與改良藥草、御獸、煉丹、製器、鍛造、陣法、機關學、製符、烹飪、製衣、語言、祭祀等等,她都相當擅長。

再加上她除了內在才華之外,容貌也很美、很有氣質,真可說是女人中的完美典範!

這樣的人,根本就是讓女生羨慕嫉妒恨的啊!

咳!話題扯遠了。

從那些影像畫面看來,耘所製作的服裝比「銀冥套裝」還要精良,她不用擔心以後沒有高階法袍穿。

沐浴過後,金渝挑了件櫻草色的衣服換上,長髮鬆鬆地盤起,等夏蓉擺好桌椅茶點後,開始聽她講述這五百年間發生的大小事件。

夏蓉很盡責,她沒有省略刪減,而是從金渝昏迷的那一刻開始講起,細細道出這段期間的生活。

說完了韓非與逍遙宗,她又緊接著介紹曲羅星海位面,像是這裡的勢力分佈情況、修者的修煉情形、各項技術資訊,以及她在報籤上看到的小道消息等等……

這一解說,就足足說了八天七夜。

還好夏蓉是人偶,不會感到口渴疲憊,要不然,還真不曉得要灌下多少茶水才夠!

「報籤是什麼?」金渝好奇的問。

「報籤是公告各種資訊的東西,只要付一點費用就能得到不少情報,每日清晨發刊。」

夏蓉取出儲物袋,把裡頭的東西傾倒出來,桌上隨即出現幾十疊用緞帶紮綁的東西。

那些被捆起來的物品,大小就跟書籤差不多,厚度比書籤厚上幾許,約莫半公分左右。

「這個就是報籤。這一疊是跟韓非有關的消息。」

夏蓉拆開其中一小疊,緞帶一解開,那些報籤隨即散落開來。

金渝隨手拿起一份端詳。

「只要按下『雲邈宮』的門派印記,報籤就會開啟。」夏蓉解說著使用方法。

對於這個門派,金渝並不覺得陌生,因為夏蓉先前介紹各個門派勢力時,就有提到它。

雲邈宮位於東陵霧海,以經營各色商店、販售情報維生,屬於商業型的門派。據說雲邈宮的人個個相貌出眾,男的俊、女的美,所以又被稱為美人門派。

它的門派標幟是四個圓圈套在一起,有點像是四瓣花的形狀,圓圈前面飄著兩朵雲。

報籤上的門派印記是燙金的,玫瑰金的顏色,而報籤本身是帶有木紋的米白色紙製品,整體看來相當精緻、高雅。

金渝在印記上輕點,金色流光繞著門派標遊走一圈,報籤隨即層層疊疊地放大、延展,從書籤尺寸變成長兩尺、寬一尺的紙頁。

紙張並不輕柔,而是有些許硬度,方便閱讀者拿在手上觀看。

紙頁的最右方寫著「雲邈日報」四個大字,中央處分割出好幾個區塊,不同的區塊寫著不同的標題,像是:曲羅星海要事、生活娛樂、店家新訊、小道消息、名人追蹤採訪、潛力新人等等,內容包羅萬象,訊息相當多元。

「原來是報紙啊……」金渝面露恍然。

「主子對什麼類型的訊息感興趣,就觸碰那個區塊。」夏蓉緊接著介紹道:「這份報籤的〈潛力新人〉欄位有韓非的介紹。」她提示著。

「介紹小非?」金渝好奇地點開〈潛力新人〉觀看。

被選中的框框閃爍兩下,迅速放大,而其他沒有被選中的框框則是縮小一半,全數移動到紙頁上方,整齊地排成一行。

被選中的〈潛力新人〉在放大後,顯現出幾個標題,其中一個標題寫著:潛力新人!「門派大比」出現強勢競爭者──韓非!

看到韓非的名字,金渝隨即點選觀看。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