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075_549855575068161_1727627491_n.jpg

 

 

 

第五章 抵達仙界(1)

 

 

越靠近裂縫,壓在韓非身上的壓力就越強,像是想把他排斥在外,想把這個資格不符的人給轟下去。

位面法則施加的力量全由金渝扛著,在她的保護下,韓非並沒有感受到任何不適。

當兩人穿過裂縫,進入浩瀚無垠的黑色天幕時,法則的力量瞬間加劇,金渝悶吭一聲、咬緊了牙關,硬是扛了下來。

「妳還好嗎?」

察覺到金渝的臉色不對,唇色泛白、額上冷汗淋漓,韓非面露擔憂,心底隱隱後悔了。

他原本以為,只要能夠進入虹光之中,他就能跟金渝一起到仙界,從沒想過自己的舉動會造成她的負擔,要是早知道會這樣,說什麼他也不會跟上來,他不想害她受傷。

「沒事。」金渝勉強一笑,抱著他的手再度緊了緊。

儘管那力道讓韓非覺得有些疼痛,胸腹的空氣像是要被擠出來,他也仍舊默默忍著,不想讓金渝分心。

「轟隆、轟隆……」沉厚的雷鳴響起,兩人周圍凝聚出一團閃著電光的劫雲。

金渝的臉色微微一變,她知道,這劫雲是針對韓非來的。

她凝視著韓非,神色猶豫。

「那劫雲是因我而生的,對吧?」韓非很快就看出其中關鍵。

「扛過這劫雲,對你有好處。」她取下頸子上的項鍊,「這是藍炎之心,空間裝備,我在上面加了防禦陣法,禁制我剛才抹去了,你現在往裡頭輸入靈識,讓它認你為主。」

韓非知道這條項鍊金渝從不離身,是她很重視的東西,雖然他不想奪人所愛,但他也知道現在這種情況,由不得他矯情。

在韓非完成認主動作後,金渝皺著的眉頭鬆開一些。

「裡頭放了武器、陣法、丹藥跟一些材料,九轉大還丹也在裡面,你先拿一顆大還丹含在嘴裡,撐不下去時就服下,其餘的備用。」

「好。」韓非聽從她的指示行動。

待兩人準備妥當後,劫雲也劈出第一道雷電。

「轟隆──」

手臂般粗大的雷電狠狠地劈向韓非,即使有藍炎之心協助防禦,但他本身的實力實在太低,這道天雷還是讓他受傷頗重。

雖然主要攻擊目標是他,但金渝也不好過。

即使遭遇雷擊,她依舊與韓非抱在一起,這雷劫也是兩人一起承受,再加上她還要抵禦法則之力,又要分出部份靈氣保護韓非,雖然還不至於重創吐血,卻也讓她臉色發青、胸口悶痛。

要不是穿越裂縫後,她身上的禁制逐漸鬆開,讓她的等級從被壓制的仙道一層不斷往上攀升,現在已經來到仙道四重境界,而且還有持續上漲之勢,她還真不曉得能不能度過這次的關卡。

沒有給兩人喘息時間,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雷電接連劈下,金色電光交錯成網,雷鳴聲震震,聽得讓人心驚。

在雷電連番的攻勢中,兩人只能咬緊牙關承受。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韓非很快就全身焦黑、全身鮮血淋漓,金渝為他製作的防禦物品與飾品全數毀壞,衣服也殘破不堪,成了披掛在身上的破布。

在劇烈的痛楚中,韓非的意識逐漸模糊,只記得要緊緊抱著金渝,絕對不能鬆手!

看著已經皮肉模糊、氣息奄奄、活像一塊人形黑炭的韓非,金渝心頭一驚,連忙放大靈壓,用靈氣修復他的身體。

然而,韓非肉體毀壞的速度跟不上修復,情急之下,金渝彎下身子,嘴對嘴地渡氣給他,修復他受損的筋脈與內臟,在內外同時治療的情況下,韓非的小命這才保住。

「醒醒,別睡!」她傳音到他腦中,試圖讓他清醒。

聽到金渝的呼喚,韓非低垂的眼眸微微一顫,努力撐開一條縫隙。

等金渝替他扛下兩次雷擊時,他的身體恢復了三成。

「吃大還丹!」

她的頭微微後仰,不再貼著他的唇渡氣,並以意念將他懷裡的藥瓶取出,取出一顆大還丹餵他吃下。

當韓非服下大還丹之後,修為也噌噌上竄,進入了元嬰期。

就在金渝鬆了一口氣,以為情勢將會逐漸好轉時,她的腦袋突然一疼,大量的畫面與景象湧現,平靜的識海突然翻騰起來。

「唔──」腦袋突然湧現大量訊息,讓她一時無法承受,悶吭一聲,差點昏厥過去。

「妳、妳沒事吧?」韓非聲音嘶啞的詢問,抱著她的雙臂加重力道,讓金渝靠著自己喘息。

「疼……」金渝將臉埋在韓非的肩上,「頭、很痛……」她的身體抖動的厲害,回話的語氣相當虛弱。

「妳……我、我該怎麼做?我該怎麼幫妳?」

韓非很心疼,很想幫助她,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慌亂不安地抱著她,輕撫著她的背,試圖讓她覺得好過一些。

「哥……」意識迷糊的金渝,發出喃喃地低語。

哥?韓非聽到了那聲低喃,也讓他心底泛起疑惑。

認識金渝這麼久,也曾聽她提過家裡的事情,她從沒說過她有一個哥哥。

沒等韓非多想,情勢突然轉變,金渝的靈壓瞬間上漲,刮起了強烈的風浪。

「金渝!金渝!妳怎麼了?渝,醒醒、快醒醒!」韓非擔心的高聲叫喚,金渝的這番變化,他實在不曉得是好事還是壞事。

恍惚間,金渝聽到韓非的聲音,但她忙著控制突然暴漲的靈力,實在沒有多餘的心力回應。

就在剛才,她感應到體內的禁制碎裂了,那禁制一消失,她被壓抑的等級瞬間提昇至最高,被禁錮著的靈壓瞬間爆開,震起無數亂流,那威力甚至把仙界的接引光束撼出了縫隙,也把兩人的飛昇路線晃歪。

要不是金渝下意識記得要保護韓非,他早就被靈壓絞成肉泥了!

這、這就是她的實力嗎?感受著金渝不斷竄升的氣勢,韓非震驚地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此時的她,全身發散著斑斕而耀眼的彩光,聖潔而莊嚴,即使臉上沾著血,髮型衣飾凌亂,整個人狼狽不堪,卻絲毫無損她的風姿。

如水一樣的黑眸,宛若將星辰凝聚其中,讓人一見就沉迷其中。

韓非從沒跟金渝說過,他很喜歡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裡頭總是透著專屬於他的溫暖。

他一直覺得金渝的眼神會說話,即使她靜靜地看著他,他也能從那雙眼睛讀出她想說的話。

然而,他現在卻讀不出金渝的心音了。

她的眼睛仍然很美、很好看,但眼神卻變了,看著他的目光冷漠而淡然,像高高在上的神仙俯瞰螻蟻,這樣的金渝,陌生的讓韓非心驚。

「金渝……」他低聲喚著她的名,嗓音澀啞。

先前的心慌再度浮現,他害怕這樣的金渝,他怕會失去她。

聽到叫喚,金渝眼中掠過茫然,長長地眼睫眨了幾下,而後才恢復些許清明。

「……小非?」

意識勉強清醒一些的金渝,還記得要在進入仙界之前,要讓韓非晉升成仙人,否則他就算能撐過這段路程,到了那裡仍然會被壓垮。

忍著劇烈頭疼,她用盡最後的力量,吻上韓非的唇,以舌尖撬開他的牙關,渡了最後一份靈氣給他。

即使剛才已經渡過一次靈氣,但那時的韓非意識尚未清醒,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現在金渝再度吻上他,這讓他感到不知所措、心跳紊亂,只能僵硬著身體,愣愣地張大雙眼,感受她唇瓣的柔軟溫熱,順從地接收她給的靈氣。

兩人這時都不知道,金渝渡過去的,除了她的力量之外,還摻了其他東西。

 

※ ※ ※

 

仙界的某處。

當炫目的光芒消失時,一名白衣男子出現在光芒消散的地點。

發現眼前已經換了景象,軒轅齊第一個動作不是探察四周環境,而是找尋金渝的身影。

當他即將穿過裂縫時,見到另一道虹光降在她身上,若不出意外,她應該也與自己一樣,被虹光接來了這裡。

然而,不管他怎麼搜索,方圓數百里內全無她的蹤影。

這是怎麼回事?

他肯定自己沒有眼花看錯,但她不在這裡也是事實。

「這位大人,您好。」兩名穿著鎧甲的守衛來到他身旁,態度恭敬卻不諂媚。

他們是負責鎮守傳送陣的守衛,剛才的虹光他們也瞧見了,知道對方是從下界飛昇上來的修煉者,在迎上前來的時候,他們同時發了一道訊符給映月塔,請他們派人過來接應新人。

「這裡是哪裡?」軒轅齊蹙眉問道。

從剛才的搜查中,他發現前方三百里處有一座城池,裡頭除了有修行者之外,還有凡人!

這裡不是仙界嗎?怎麼會有凡人存在?而且那些修行者的等級也……

「這裡是德化城的領地,德化城位於東陵霧海的西方,東陵霧海隸屬曲羅星海位面,以轉介點『迦羅境』劃分的話,東陵霧海在它的正東方。」守衛詳盡的介紹著。

聽著一連串陌生的地名,軒轅齊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就在此時,又一名灰袍男子來到。

「道友,你好。我叫做馬少華,負責接待從下界飛昇的道友,為道友解說這裡的概況,請隨我來。」

在對方接近時,軒轅齊就已經查看過他的狀態,知道這人的境界約莫是元嬰期,但他體內的情況又似乎有些不同,這可讓他好奇了。

而且這人過來時,他清楚感知到,這人是「跑」來的,而不是御劍或御器飛行,也不是靠自己飛來。

跟隨著馬少華的腳步,他們走進德化城,城裡有各式各樣的店舖、有小販擺攤叫賣,有民房院落,有孩子在街邊嬉鬧、有家庭出遊,也有男男女女結伴而行……城裡的繁華喧鬧與修真界沒什麼兩樣。

「我們這裡的店舖分兩種,一種是門派或各方勢力經營的,這類店舖都會在門上掛上牌匾,另一種是個人經營的,這類店舖不會掛招牌,只會在店前插上旗幟,旗幟上如果畫著藥草或是葫蘆瓶,就代表它是藥舖,那邊那間藥舖除了賣丹藥之外,店主也有收購藥草跟丹藥;那幾間掛著刀劍鐵器圖像的是鍛造鋪,只幫人修復武器、不管煉器,如果要找煉器店家,他們除了用刀劍做招牌之外,上頭還會加火焰標示……」

「這座城市是哪個門派在經營呢?」軒轅齊問道。

「因為有接引傳光的關係,德化城屬於中立地區。」頓了頓,馬少華又道:「大多數有接引傳光的地方都被列為中立區,只有少數幾個偏僻而且資源稀少的地區才會隸屬於某門派。」

這一路上,軒轅齊問了不少事情,馬少華都很有耐心的一一答覆,讓他知曉這裡的概況。

原來,仙界並不是軒轅齊先前認定的,是只屬於仙人居住、修煉的地方。

他們自稱「上界」,而不是仙界。

上界這裡同樣有凡人、有低階修煉者,也有像軒轅齊這樣,從下界飛昇上來的先天高手

是的,這裡的境界劃分與修真界不同,他們分為「後天境」與「先天境」,除了資質優異、天賦異稟的人之外,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從後天境開始修煉,而後晉升成先天境。

這裡指的先天高手,就是軒轅任認知中的仙人。

一路觀察下來,軒轅任發現,上界的凡人體質與修真界截然不同,他們的體質更加優異、天賦更加出眾,不用刻意鍛鍊,經脈中就隱隱有一股靈氣流轉。

街邊婦人懷裡抱著的周歲孩童,就已經具有最基礎的入門體質,不需要針對肉體進行特別鍛鍊,而站在她身旁,正在吃糖葫蘆的十歲孩童,竟已是靈動期後期,趨近築基期。

後天境界一共有十二個等級,與修真界的修煉境界差不多,修真界的渡劫期相當於後天十二重境界,而且這裡沒有雷劫考驗,修煉者不需要經歷天雷轟頂的風險,卻也因為這樣,這裡的修行者缺少晉升蛻變的契機,能順利晉升成先天高手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約莫是萬中取一。

「後天跟先天的區別是什麼?」發現這裡跟自己的想像完全不一樣,軒轅齊想要瞭解更多。

「後天境與先天境最大的差別,就是先天高手能夠感悟天道,把天地法則融入招式,取其中的威能為己用。」馬少華滿是崇拜、艷羨的說道:「我有一次看到兩名先天高手交戰,那兩位高手一共打了十天十夜,等他們打完,那附近的山峰全被抹平,地面原本是沒有河水的,在他們打過之後,就出現好幾座湖泊、池塘,還有好幾道比房屋還寬、完全看不見底的大裂縫!」

說到激動處,他也少了先前的拘謹,說得口沫橫飛、手舞足蹈。

「你知道那兩個人是誰嗎?男的是夙豐派,一個中間等級的門派,女子就不同了,她是雲邈宮的仙子,雲邈宮是東陵霧海相當資深的大門派,裡頭的仙子美若天仙,聽說他們選人的標準除了實力之外,還會看外貌,長相不夠水準的,他們不收……」

雖然是邊走邊聊,但兩人的行走速度卻相當快,明明只是邁出一步,就從街頭來到街尾。

兩人很快就穿過街市,來到一座巨大的白色高塔前。

塔樓一共有五層,搭屋頂的瓦片是琉璃青瓦,牆壁是粉刷的雪白的白牆,窗戶以紅木雕成,整棟建築物發散著恢宏莊嚴的氣勢,讓人望而生敬。

「這裡是映月塔,專門接待下界高手的地方。」馬少華領著他跨入門檻,來到一位閉目歇息的老者面前。

「王老,這位是從下界飛昇上來的道友。」他恭敬地朝對方一揖。

「嗯。」被稱為王老的老者,眼皮連動也沒動,直接把一枚玉簡和一塊令牌往桌上一襬。

「謝謝王老。」馬少華拿過物品,轉手交給軒轅齊。「您可以在這裡待上十五天,瀏覽一樓的藏書,十五天後,令牌會自動返回王老手上,屆時,您就必須離開,自己找地方居住,這枚玉簡裡頭有德化城跟附近地域的地圖,還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

他領著軒轅齊瀏覽一樓環境,繞完一圈後,他領著他來到外頭的一處洞府。

「這裡是三十七號洞府,與您的木牌編號對應。」馬少華指著令牌上的紅色銘文,「這裡的洞府大多有人居住,您可別走錯了。」

「這裡有很多從下界過來的人嗎?」軒轅齊詢問著,他想知道大概的比率。

「這個我也說不好。」馬少華撓了撓腦袋,「我才在這裡工作二十多年,這裡每年接待的人數大約一百人左右,我聽說一些比較熱門的飛昇點,接待人數都在三、五百位以上。」

「竟然有這麼多……」以為自己屬於頂尖份子的軒轅齊,猶如被潑了一桶冷水。

「其實也不多,這樣的人數,那些大型的門派分一分就沒了,中型門派還好,還能撿幾個大門派漏下、挑剩的,小門派就可憐了,很多都搶不到弟子!」

「對了,我們這裡的交易物品是靈珠跟靈晶,靈珠就是你們下界說得靈石,而靈晶則是靈氣含量比靈珠高的晶體。」他拿出一顆掌心大小的靈晶,晶體由內而外透出盈盈光輝,靈氣相當豐沛。

「這是一品靈晶,大約等於五十至五十五顆同品階的靈珠,至於靈晶的品階分級,玉簡裡頭有詳盡介紹,我就不多說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軒轅齊遞給他幾顆高級靈珠作為酬謝。

發現對方出手大方、小費給得豐厚,馬少華的態度就更加熱情了。

「大人,要是您想要更快瞭解這裡,您可以前往城中心的黑色塔樓,我們剛才有經過那裡,前面有一座荷花池的,很多道友都會去那裡接任務,您可以跟他們組隊外出,在獵殺妖獸之餘,還可以收集材料,我知道有好幾處店舖的價格給得不錯……」

「還有啊,要是您暫時沒有其他打算,過段時日就是門派招募期,附近的門派都會派人過來找弟子,像您這樣從下界飛昇上來的高手,很多門派搶著要,聽說今年雲邈宮也會過來,大人您的樣貌很不錯,我估計您進入雲邈宮的機會很大……」

馬少華像說書人一樣,說了許多各門各派的創派歷史與小道八卦,還評點了幾個門派的優劣,儘管其中大多是道聽塗說,軒轅齊還是從中得到不少資訊,對這裡的勢力分佈有了更多瞭解。

文章標籤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