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0f21ajw1dgig8sxgbzj.jpg

 

第二章 心慌(1)

 

 

經此一役,嚴家算是絕了最後的生路,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嚴家的勢力與名下產業便被唐家併吞,嚴家的後代也被賣給奴隸販子,發賣到遙遠的星球去,唐、嚴兩家糾纏許久的恩恩怨怨,就算到此結束。

對於唐老爺子的作法,金渝有些訝異,她還以為老爺子會滅了對方滿門,永絕後患,沒想到他竟然只是殺了那些身處高位、修行較高的人,放過了幼子與婦孺弱者。

對此,唐老爺子只是撫鬚笑道:「我們是修行者,不是屠夫,殺該殺之人,不妄造殺業。」

經歷了頓悟以後,唐老爺子的境界提高許多,面容也跟著年輕不少,臉上的皺紋消失了,半白的頭髮恢復成烏黑髮色,彎著的腰桿重新恢復筆直……

短短一夕之間,他就從一個老者變成氣宇軒昂的中年美大叔,跟唐仁虎他們站在一起時,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兄弟呢!

「沒想到修行還附帶返老還童的功效,難怪每個人都想要修真!」金渝嘖嘖稱奇的讚嘆。

而聽到這句話的唐老爺子,則是啼笑皆非的敲了她的腦袋一記,讓金渝摀著額頭跑去韓非那裡討安慰。

嚴家的隱患處理完畢後,接下來就是金渝的修煉實驗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規劃、討論與實際測試後,唐老爺子與前來協助的花百里、洪九公都確定金渝的方法可行。

才進行了九個多月,未滿十個月,參與這次實驗的人就都提升不少,其中又以韓非的進階最快,從築基期升上旋照期,前幾日又突破到開光期,這有如流星般的進階速度讓所有人大感意外,也讓金渝又開始擔心起來。

「老爺子,小非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她不安的詢問。

她聽別人說過,要從築基晉升到開光,就算是驚才絕豔、資質萬裡挑一的天才,也要花上三、五年的時間才行,而韓非修煉還不滿一年就有這麼大的進展……

這樣真的不會對他造成隱患或後遺症嗎?

「我替他檢查過了,他的身體並無影響。」

唐老爺子自然考量到這一點,也時時刻刻留意韓非的狀態,確認他並沒有任何不好的變化,他才沒有做出任何干預。

「或許這跟妳給他的丹藥有關……」

唐老爺子指的是兩人初次見面時,金渝給韓非的九轉大還丹,那丹藥將韓非的身體淬煉的相當完美,也讓他修煉的速度比其他人快上數倍。

聽了唐老爺子的猜測,金渝這才安心下來。

儘管有了這麼好的資質,韓非在修煉上依舊刻苦、沒有一刻放鬆,好像恨不得一步登天,立刻飛昇成仙一樣。

這種情況讓金渝相當看不慣,勸說了他好幾次,要他注意身體、注意勞役結合,別把自己繃得太緊、逼得太急,但對方始終聽不進去。

說多了,金渝也煩了。

既然對方不接受自己的好意,她也沒有拿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的喜好,爽快的放手不管,反正他們修煉需要的物品她都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也沒她的事,她提前了原訂的「旅遊計畫」,乘著金龍鯉跑去遊山玩水。

當然,為了預防意外狀況發生,她在唐家設下一個小型的傳送陣,又將傳訊器給了唐老爺子與韓非,只要唐家發出緊急求援訊號,她會立刻經由傳送陣返回唐家。

金渝並沒有為這趟旅程定下歸期,只要唐家沒有發出求救訊號,她就打算玩到盡興再回去,然而,出乎她的預料,她才離開兩個多月、還不滿三個月,她就收到唐家傳出的訊號。

見到訊號燈一閃一閃的發著紅光,她心裡一慌,丟下正在採集的藥草,捏碎傳送玉符,化為虹光傳回唐家。

在斑斕的七彩光芒消失後,她見到站在傳送陣外的韓非。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有敵人嗎?你受傷了嗎?其他人還好嗎?」

她緊張地拉著韓非,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地查看他的狀態,完全忘記她只要眼睛一掃就能把他的狀況掌握的清楚明白。

確定韓非沒有受傷後,她轉而以靈識搜查唐家家宅的動靜。

唔?沒打鬥、沒敵人、沒人受傷?

金渝納悶的望向韓非,就她以靈識探查到的景象,唐家上下相當平安和樂,眾人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僕人們裡裡外外的奔波著,雖然忙得熱火朝天,但他們臉上全帶著笑意,像是有什麼喜事要發生;唐仁虎窩在廚房偷吃東西;唐萱琪正在跟她的寵物玩……

「小非,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讓他動用求救訊號找她回來?

「……年節到了。」憋了好一會,渾身都被摸遍了的韓非才吐出這句話,小臉羞紅的快要冒煙了。

「年節?」金渝抬手一揮,空中出現一行浮動文字,顯示著現在的日期與時間。

「還有一個多月。」她挑眉望向韓非。

離過年還這麼久,用不著這麼急著把她找回來吧?而且還是用緊急求救的方式……

「年節的東西要提前準備。」韓非將臉上的紅潮逼退,一本正經的回道:「去年因為忙著修煉跟收繳嚴家勢力,過年就只是走個儀式,沒有真正過一個新年,今年就不同了,今年爺爺打算大開筵席,好好慶祝一番……」他的表情認真而嚴肅,宛如在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過,年節對於古代人來說,還真的是一件大喜事!

唐家是很傳統的家族,家族事務都是「男主外、女主內」劃分,像這種過年過節的日子,就是唐家幾位夫人大顯身手的時候,過年的種種瑣碎──年節餐宴、佈置與瓜果點心的採購,年節禮品、宴會招待、家族祭禮、年帖發放等等,全都是由夫人們籌劃的。

「年帖與賀禮已經送出了,大夫人採購了一批新的傢俱,昨天已經打造完成了,要我們過去檢查,還有……」韓非拉著金渝朝外走去,邊走邊解說。

「……」金渝茫然地跟在韓非身旁,聽得一頭霧水。

不能怪她不懂這些習俗,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聽到過年會想到的就是大掃除、紅包跟過年特別節目,而父母親離婚後,總是一個人過年的她,也沒有特別為這個節日準備的必要。

「那些東西不是都由夫人們負責的嗎?為什麼你也要幫忙啊?」路上,她困惑的詢問。

再說,就算夫人們忙不過來,不是還有總管跟僕人嗎?

「我、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韓非別開目光,語氣有些心虛。「去年大家都在忙修行的事情,沒有好好過年,今年爺爺打算大宴客,向外界展現唐家現在的實力,宣告唐家的回歸,需要人手幫忙……」

韓非的話有一半真、一半假。

唐家打算利用年節廣邀賓客,奠定唐家的地位,是真。

年節事務繁忙,是真;家族人手缺乏也是真。

去年,重傷的唐老爺子康復了,還除去了敵對的嚴家,而今年因為有金渝的協助,參與修煉實驗的人全都大有收穫,唐老爺子與唐仁虎更是雙雙晉升一層,而沒有參與實驗的家族子弟,也在金渝提供的聚靈陣協助下,修為精進不少……

連番的喜事讓唐老爺子大為暢懷,臉上成天掛著笑容,藉著年節,他打算廣邀賓客,一方面是向他們炫耀,另一方面則是敲打一些人,讓他們歇了不好的心思,別在暗處給唐家下絆子。

即使除去了嚴家,也不代表唐家就沒有其他對手,先前唐家沒落時,趁機吞掉唐家產業的人可不少。

收回的唐家產業以及併吞的嚴家產業都需要人手管理,年節一干物事的籌備也需要人,採購物品要人,屋子翻新、物品去舊換新要人,送年帖賀禮要人……

現在唐家上上下下,每個都忙得腳不沾地,恨不得生出四隻手,一天能當兩天用,就連唐家幾位主事者也沒得空閒,年節前的應酬、宴會、茶會等等,每天都能收到十幾張請帖。

而唐仁凱、唐仁虎現在只要一聽到有人請吃飯,臉就垮了下來,雖然宴請的料理頗為精緻,但也不能一日六七頓的吃啊!

至於要韓非從旁協助,甚至是找金渝回來幫忙……

那當然是假的了!

韓非可是唐老爺子捧在心尖上的孫子,是唐家這一輩最傑出的修煉天才,這樣的他,誰敢叫他幫忙跑腿?

再說到金渝,她可是高高在上、神通廣大的上仙啊!

叫仙人來幫忙採辦年節禮品?這種事情只有腦袋被門夾了的人才做的出來!

更何況,這些年節事務,唐家幾位夫人早在兩個月前就開始準備了,除了保存期限短的食物還沒採購,以及屋內的裝潢擺設還在陸續添購更新之外,其他事情早就安排妥當,根本用不著韓非幫忙。

「其實這是我自己想這麼做的,爺爺他們並沒有要我幫忙。」韓非也知道先前的藉口很容易被揭穿,連忙圓了說詞,「去年我忙著修煉,只有在年節上露個面、吃頓飯,現在修行暫告一個段落,我想幫忙……」

韓非低著頭,碧眸閃爍,繃著的小臉透著隱隱地緊張。

「再說,妳不是要我勞役結合,適時的放鬆一下嗎?就、就算過年的這些瑣事我幫不上忙,趁著年節期間,到街上走走也好,聽說外面很熱鬧……」

原來他是想約我一起出去玩啊!金渝面露恍然。

一開始見韓非總是低著頭,迴避自己的目光,她還覺得很困惑,弄不清為什麼韓非那麼緊張,後來聽到他說街上很熱鬧,又見到他一臉的緊張與期盼,這才意識到,他應該是想要去逛街,卻不好意思說,這才兜了一圈,找了這樣的藉口。

不得不說,金渝跟韓非的思維還真不是在同一的頻道上。

韓非之所以緊張,是因為擔心金渝識破他的藉口──他用求援信號找金渝回來,可不是因為年節的關係,而是擔心金渝拋下他離開,從此一去不返。

因為怕金渝生氣,他不敢說出原因,就只能找其他理由。

而金渝因為對韓非相當信任,沒想過他會對她說謊,自然就接受了韓非的說辭,並且深信不疑。

「……妳、妳之前不是說想要逛街嗎?我的修煉剛好告一個段落,這段時間就陪妳到處逛逛,妳不要再亂跑了!」

見金渝遲遲沒有回應,韓非心虛的加大音量,說完了也不等她回話,相當有氣勢的掉頭就走,衣袍因轉身的動作掀起一道波浪,看上去相當有氣勢。

沒走幾步,他突然又頓住腳步,繃著小臉走回金渝面前,拉住她的手。

「我替妳的屋子添了一些新傢俱,昨天打造好了,妳跟我一起去看看要不要修改。」他音調僵硬的數落,小臉依舊繃著。

沒等金渝開口,他逕自拉著她往大門的方向,這一路上,他始終將金渝的手抓得緊緊的,就算手心滲出汗水也沒有鬆開。

看著領在前方的韓非後腦杓,金渝哭笑不得的笑了。

怎麼才一段時間不見,小非就變得這麼彆扭呢?以前明明是一個坦率的孩子啊……

 

 

    文章標籤

    貓邏 修真 上仙 輕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