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3677401269.jpg

 

第七章 修煉計畫(1)

 

 

「仁凱,那位姑娘是?」腰間掛著長劍,身穿青白相間長袍的老者問道,他是古邈派的長老─王風。

「她是金渝前輩,我們是在追蹤邪王時遇到她……」唐仁凱恭敬的將相遇經過說了一遍。

聽到金渝秒殺血色邪王一事,王風等人面面相覷,心底更是暗暗驚嘆。

這麼年幼的小姑娘,竟然擁有如此高深的實力!

她究竟是什麼來歷?師從何人?隸屬於哪個門派?

「那位前輩可厲害了!」唐仁虎興沖沖地說起返家經過,「我們是搭乘她的金龍鯉回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麼精緻的仙寶,前輩還拿了一堆琉璃桃請我們吃,她的船上還有修煉用的玉石,乖乖,我不過在上面坐了一會,之前一直衝不過的壁障竟然開始鬆脫了,要是能讓我再坐上一個時辰,我肯定能夠突破!」他面露惋惜的嘆道。

他在元嬰後期都已經卡了二十幾年了,難得有這個機緣,結果卻因為傷勢的關係,必須先專注療傷,錯過了這個機會。

就只差一點點了啊……

就唐仁虎暗暗感嘆的時候,金渝的聲音自他腦中響起。

『想坐就過來吧!我在外頭的院子。』

聽到傳音,唐仁虎面露喜色,激動地跳了起來。

「仁虎,你要去哪裡?」見他莽莽撞撞的往外衝,唐仁凱叫住了他。

「前輩叫我過去修煉!」

丟下這句話,唐仁虎一溜煙的跑了。

聽到仁虎得到金渝的允許,唐仁凱同樣替弟弟感到高興,但心底也有些羨慕,他也好想再去坐坐那玉石啊……

相較於唐仁凱的感嘆,古邈派的幾人則是互望一眼,思索著該怎麼跟對方進行初步接觸。

一位實力高強而且身懷諸多異寶的高手,不管是誰,都會想要與之結交,就算是在修真界已有相當地位的古邈派也一樣。

朋友不嫌多,尤其是有能力的朋友。

唐仁虎很快就在庭院的水池邊找到金渝,她正站在魚池邊賞魚,金龍鯉靜靜的飄在高空。

「前、前輩,我來了。」唐仁虎激動的滿臉通紅。

「進去吧!」金渝朝他點點頭,隨即領著他進入金龍鯉。

「是,謝謝前輩。」

在唐仁虎打坐修煉時,金渝身形一閃,進入設置在金龍鯉裡頭的住所──一棟三層樓式的「凌霄閣」,閣樓仿中國古風建築,雕樑畫棟、精緻非凡,不管是門外裝飾的奇花異草,或是砌牆築房的玉瓦靈石,全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主人,您回來啦?」

婉約柔和的問好聲響起,身著朱紅色裙裝的女子款款走來,她穿著一襲唐朝服飾,低胸、寬版束腰的裝扮讓她的身形更顯誘人。

女子名叫「夏蓉」,是靈泉空間附贈的「機關偶具」。

是的,這名唐裝美人不是人類,而是人偶。

她的身後還尾隨了兩男兩女,一對穿著西式的管家服與女僕裝,另一對則是身著漢朝的長袍。

這四人是金渝親手製作的偶具,雖然比不上夏蓉的精良、靈動,但它們的品質也都是超品,比市面上賣的還要精緻。

夏蓉是幾個人的頭頭,也是負責金渝生活起居的管家。

「主人,您看起來有些疲倦,要不要泡個澡,舒緩一下?」夏蓉輕聲建議,嗓音溫柔似水。

「好。」

得到金渝的應允,夏蓉隨即命兩名侍女前去準備。

「藍玉石那邊有一位客人,注意一下他的情況。」金渝提醒道。

「是。」

剛才金渝也不是故意偷聽他們的談話,唐仁虎說話的嗓音原本就很響亮,再加上她已經是仙道等級,感知相當敏銳,別說偷聽,就連唐府裡一共有幾隻螞蟻,她也全都知曉。

在這種情況下,她自然是將他們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

反正藍玉石放在那裡也只是充當擺設,她現在的等級根本用不上那種東西,不如就做個順水人情,幫對方一把。

讓唐仁虎過來船上修煉,其中也有她的私心。

往後韓非就要在這裡住下,從先前的對話中,她自然能聽出來,現在唐家的勢力已經不比以往,外頭虎視眈眈的人可是不少,若唐老爺子病逝,唐家恐怕也就成了別人口中的肉食了。

她不想讓韓非再度面臨家庭破碎的危機,但她也不可能永遠留在這裡,充當他們的後盾,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讓他們自己變強。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嘛!

儘管金渝是半路冒出的修仙者,很多事情都懵懵懂懂,但她也看過不少修仙小說,從小說裡頭,她自然也能總結出一些心得。

修煉這條道路只能靠自己,她頂多就是從旁幫忙一下韓非跟唐家,提供一些他們需要的物品,其他的就只能靠他們自己努力,她幫不上忙,也不能幫。

等到金渝對修真界有足夠瞭解時,就是她離開唐家的時機。

難得來到這個修仙世界,而她本身又有從遊戲中帶過來的能力,不到處闖蕩一下,怎麼對得起這趟穿越呢?

當然,在她離開之前,她會盡可能的幫助唐家站穩腳步,讓他們不至於被其他勢力併吞。

至於往後該怎麼讓唐家子弟進步、讓唐家茁壯……

目前她也沒有頭緒,還要再好好想想。

浸泡在放滿熱水、鋪滿花瓣的白瓷浴缸中,金渝在放鬆身心的同時,也思考著協助唐家的方式。

「主人,外頭有人在徘徊。」夏蓉的聲音自門外傳來。

金渝纖手一揚,一面水幕出現在她面前。

如鏡的水幕顯示出外頭的景象,那名在外頭徘徊的身影不是陌生人,是她最熟悉的韓非。

見他抿著嘴唇,一臉猶豫不安的兜兜轉轉,活像是迷路的無助孩子,金渝無奈的勾唇一笑。

他還真是一刻都離不開她啊……

「去帶他進來。」

「是。」夏蓉應聲答道。

幾分鐘後,韓非便被領至她面前。

意外撞見正在泡澡的她,韓非瞬間羞紅了臉,神色慌張的背過身去。

「妳、妳、妳怎麼可以這樣!」稚嫩的聲音透著羞惱。

就算他現在的外觀是小孩子,但他的心智可是大人啊!她、她怎麼可以這麼、這麼的沒有男女之防!

「怎麼了?」金渝不解的眨眼。

她的確已經忘記韓非「曾經」是一名成年男子的事情,畢竟她跟成年韓非的相處時間還不到半個時辰,後來一直陪在她身旁的都是小韓非,每天看著那張稚氣、可愛的臉蛋,她早就忘記他的成人形像了。

就算她事後想起韓非的靈魂是成年人這件事,她也絕對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心智是成年人又怎樣?就他現在這副還沒發育的身體,他能做什麼?

再說了,這泡澡的水幾乎滿過她的肩膀,水面上佈滿了花瓣,除了露出水面的肩頸線條,他還能看到啥?

除非他有透視眼,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我去修煉!」氣呼呼的丟下這句話,韓非轉身跑開。

「……怪小鬼。」

看著他跑開的背影,金渝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繼續泡她的澡。

 

又過了一會,金渝終於離開浴缸,在她跨出浴缸的同時,頭髮與身上的水汽瞬間蒸散,站在軟毛墊上,夏蓉捧著月牙色雪紡紗裙,服侍金渝穿衣。

烏黑柔亮的長髮隨意披散,與月牙色衣裳相互映襯,浴後的肌膚透著紅粉色澤,黑色雙瞳溼潤明亮,耀若星辰。

裸著雙足,金渝踩著原木地板,緩步走到床邊,撩開月輝色床簾,一屁股坐在柔軟的床墊上,抓過水藍色絲被,就這麼仰頭倒下,閉眼睡覺。

這一睡,就直接睡到韓非前來叫醒她為止。

「唔?怎麼了?」

剛睡醒的她,嗓音透著性感的慵懶,水汪汪的黑眸泛著迷濛,粉頰染著玫瑰色紅暈,看起來相當嫵媚動人。

饒是心性堅定的韓非,也在這一瞬間,呼吸一滯,心跳出現紊亂。

強壓下心頭的那份慌亂,韓非輕咳一聲,挪開目光。

「我爺爺泡、泡完藥浴了。」

提起藥浴這件事,韓非腦中又浮現先前撞見的景象。

蒸騰的水汽,泛紅的臉蛋、美麗的肩頸線條,細緻光滑的肌膚,還有胸間那隱隱地溝……

咳!打住、打住!

金渝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怎麼可以對她有那種齷齪幻想?

「已經二十個時辰了啊……」

金渝懶洋洋的翻了個身,雙臂往床舖一撐,動作緩慢而優雅的坐起身,隨著這番動作,光滑的黑髮順著肩頸線條一縷縷地滑落,在她身上勾勒出宛如潑墨畫般的美麗線條。

「主人,夏蓉為您梳妝打扮。」夏蓉捧著一套精美華服與配套的首飾出現。

「不用了。」金渝擺手拒絕。

她不喜歡在頭上掛一堆飾品,太累贅了!

「至少也將頭髮束起。」夏蓉遞給她一條鵝黃色髮帶。

接過髮帶,金渝將頭髮抓成一束,隨手一綁,就算是裝扮完畢了。

「走吧!」

「主人,您身上穿的是家居服。」見金渝這樣就要離開,夏蓉皺眉提醒。

「我沒有要出門,只是在院子裡活動。」

因為韓非的關係,她也將唐家人劃為自己人,唐家就等於是她家。

在自己家裡幹嘛要盛裝打扮?

就算是要去見長輩,她身上穿得衣服也算正式服裝,至少以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觀點看來,她可是全身都包住了,沒有任何不當的裸露。

「至少搭件外袍吧!」

在夏蓉看來,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衣的金渝,根本就是服裝不整!

「好、好,我搭。」

金渝無奈的點頭接受,讓夏蓉替她穿上一件水藍色緞面,衣料上有淺金蝴蝶暗紋的外袍。

月牙色裙裝與水藍色外袍的搭配,讓她看起來既清爽又明媚,有種小家碧玉的淡雅氣質。

「走吧!」金渝示意韓非帶路,自己跟在他後頭行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