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8-05-16-10-02-08.png

 

 

 

第五章 靈獸宴(3)

 

「這、這、妳、妳……」血色邪王滿臉驚愕的瞪大眼。

他不是無知之徒,在江湖闖蕩了這麼多年,就算沒親眼見過,也聽聞過一些寒氣的威名。

能作到瞬間凍結一切的寒氣,絕對不是普通凡品。

天地萬物全有陰陽之分,陽性靈氣極致的代表就是火氣,火氣又分為天地人三個等級,九陽天火、闇冥地火與三昧真火便是這三個等級的頂尖翹楚。

而陰性靈氣的代表則是寒氣,同樣分成天地人三等,他所修行的就是人階寒氣的一種──陰血術。

而寒氣的三種極致代表則是:極天玄氣、凝寒水燄、真元冰風。

以上三級,除了人級可以利用功法修煉之外,地級與天級都需要從天地靈氣中取得,而這種取自天地靈氣的都具有大威能,要是一個拿捏不好,小命也就跟著玩完了。

飄在半空的金渝緩緩舉步,她每踏出一步,腳下就凝出了一圈銀白色霜霧,順著她前行的軌跡,在空中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台階,寒氣久久不散。

一直到金渝離開,這片被冰霜凍結的區域依舊沒有恢復,就連空中的冰階也維持原樣,數百年後,有修真者發現這裡生長出冰火雙屬性的變異藥草,頓時成了修真門派的爭搶之地。

「不、不要過來!」

直到金渝來至眼前時,血色邪王這才回過神,緊張的將韓非擋在身前。

「退、退開!要不然我就殺了他!」

「就憑你?」金渝冷然一笑。

血色邪王手上突然一空,人質消失了,銀白色冰霜順著他的指尖快速往上蔓延,瞬間就將他凍成了人形冰塊。

少了靈力的支撐,冰塊自半空摔落,散成一堆細碎的冰渣。

這一場變異震驚了所有人,沒有一個人看清楚她是怎麼出手的。

「花、花老怪,你有看清楚嗎?」洪九公怯怯地問。

「我、我只是、只是一眨眼,韓、韓非那小鬼就被她救到身邊。」花百里艱澀的嚥了口口水。

「然後血色邪王就被凍成冰塊,摔死了,連讓元神出竅逃命的時間都沒有。」洪九公接口說下,他看到的情況也是這樣。

「平常看她總是嘻皮笑臉,就像普通的小丫頭,沒想到出手竟然這麼呃……乾淨俐落。」花百里小心翼翼的瞄了她一眼。

雖然兩人都知道金渝是境界比自己高的前輩,只是因為她實在是太過年輕,又總笑嘻嘻、一副很好說話的模樣,沒有高手的架勢跟做派,兩人又沒見過她出手,自然而然就少了敬意,把她當成一個小姑娘看待。

若說兩人之前還存有一些小心思,妄想從她手上拐騙一些好處,在見識過她的出手後,這份歪念立刻被掐死了。

而令眾人膽顫心驚的金渝,此時正低頭查看著韓非的傷勢。

「嘖!脖子都瘀青了。」韓非後頸的瘀青指印,讓她蹙緊雙眉,滿臉懊惱。

她才說會好好保護韓非,沒想到才過了一個時辰,人就被傷了,這還真是赤裸裸的打臉吶!

這也只能怪她自己,要不是她一時大意,只想著要好好教訓對方,忽略了韓非的安危,又怎麼會讓他被捉走?

「我沒事。」看到金渝眸裡滿溢著愧歉,韓非心底一軟,忍著疼痛安撫道。

「都傷成這樣了,怎麼可能沒事?」金渝沒好氣的白他一眼。

「真的沒事……」

比現在更加痛苦的情況他都遭遇過,這傷勢在他眼裡不過是皮肉小傷。

「把這顆藥吃了。」

她拿出一顆療傷藥給他,接著又拿出一罐藥膏小心翼翼的為他上藥。

丹藥驅除了韓非體內的寒氣,而抹在後頸的藥膏則為他舒緩了熱辣的痛楚。

「前輩,妳殺他之前怎麼不讓我們先搜一下身?」身材壯碩的男子懊惱的叫嚷著,「我們找了兩個月的千年血蔘就這麼沒了,這可是要救人──」

他話還沒說完,就立刻被身旁的同伴摀住嘴。

「前輩,抱歉,他不是有意的,請別在意他的話。」灰袍男子替同伴道歉。

「什麼啊!」先前說話的男子拉開同伴的手,「那本來就是要給老爺子煉丹救命的!我們花了好多的錢收購,還……」

「唐仁虎,閉嘴!」灰袍男子氣急敗壞的再度摀住他的口。

這位前輩可是瞬間殺死血色邪王的高手,那傢伙可是接近渡劫期的高手,比他們幾個的等級都要高!

這樣的人都被她秒殺了,更何況是他們?要是惹怒了她,他們幾個說不定也要變成冰塊,死在這裡!

「你姓唐?」看著被摀住嘴的唐仁虎,金渝淡淡的掃了他的藍髮一眼。

「是啊,前輩,我們幾個都是唐家的人。」掙脫了哥哥的手,唐仁虎大剌剌的回道:「東薩城的唐門,前輩聽說過嗎?我們唐家可是製器鍛劍的名家。」

東薩城的唐門?金渝與韓非互望一眼。

「東薩城姓唐的人很多嗎?」金渝確認的詢問:「我之前也遇過一個姓唐的人。」

「沒有、沒有,就只有我們一家,別無分號。」唐仁虎拍著胸口回道。

「在下唐仁凱,唐家長子,敢問前輩是遇見了哪一位唐家人?」灰袍男子客氣的詢問。

「這個嘛~~」金渝望向韓非,將發言權交給他,畢竟這是他的家事,她不好干涉太多。

「咦?這孩子好眼熟,我好像在哪邊見過……」唐仁虎湊上前,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韓非。

「我不認識你。」韓非斷然否決。

「唔?可是我真的覺得你很眼熟。」唐仁虎堅持著。

「……」韓非不以為然的白他一眼,逕自別過臉去。

「啊!就是這個側臉!」唐仁虎突然大叫一聲,「你跟我小妹的孩子長得好像!他九歲的時候我有跑去偷看他,嘖嘖!那孩子長得可真俊俏,當然啦!比起我小時候,他還是差了一點……」

「你小妹叫什麼名字?」韓非回過頭,冷聲詢問。

「她叫唐霓裳,這名字好聽吧!」唐仁虎得意的笑著,「她還沒出嫁前可是我們這裡的大美人呢!上門提親的媒婆把門檻都快踩平了,結果她竟然跑到一顆中級修真星,嫁給一個低階修真者,嘖!」

「你不喜歡她的丈夫?」韓非的臉色沉了下來。

「當然不喜歡!那傢伙竟敢拐走我的小妹!要不是小妹攔著,我早就揍他一頓了!」

「……」韓非垂下眼眸,不發一語。

被人這麼評論自己的父親,而且評論者還是母親要他投靠的娘家人,這讓韓非心底起了抗拒。

藍色瀏海遮去了他的眼眸,也連帶遮掩住他此刻的心思。

察覺韓非情緒低落,金渝握住他的手,以行動代替話語,向他傳達關心。

韓非緩緩抬起頭,淡淡的朝她一笑。

「我們走吧!」他心下已經有了決定。

「好。」

明白韓非的想法,金渝讓燈葉舟調轉方向,準備離開。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