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_2018-08-12-11-39-21.png

 

 

 

第五章 靈獸宴(2)

 

 

經過幾分鐘的飛行,幾個人來到靈獸的所在地。

就如同洪九公猜測的一樣,這是一隻名為「火雷吼獅」的炎系高階靈獸。

雲耳、卷尾、額有獨角、身形如獅、腳踩火雲,身長四尺,高為兩尺半,算是體型相當龐大的靈獸。

「八級!是八級靈獸!」花百里瞪著雙眼,嘖嘖讚嘆。「這個階級的靈獸可是相當罕見啊……」

在修真界中,靈獸依據兇猛性與捕捉的難易度,共劃分成十五個等級,一級最低、十五級最高。

拍賣場上數量最多的是五、六級的靈獸,六級以上就會被視為珍品,而十級以上的靈獸通常都是有市無價,相當稀有,據說要數百年才能見到一隻。

一般的修真者只能應付十級以下,而且還是數十人合作才有辦法擒服一頭。

「好好的一塊綠地,被燒得光禿禿了。」金渝惋惜道。

因為火雷吼獅進化升級的關係,方圓十公里的草地、樹木全被燒毀,現場滿目瘡痍、灼熱的火苗四竄,赤紅的熔漿沿著地表裂縫流淌,時不時還會向上噴發火炷。

迎面撲來的風挾帶著炙熱,彷彿連空氣都被灼燒,這驚人的高溫讓花百里跟洪九公避遠了一些。

他們身上的衣袍雖然是用特殊布料製作,具有部份防禦力,但這衣袍的防禦力可抵擋不住高溫灼燒。

金渝本身能發出天火,這點溫度自然影響不到她,而韓非身上穿著金渝給他的防禦法袍,刀槍不入、冷熱不侵,自然也不覺得難受。

「金渝妹子,現在不是欣賞風景的時候。」花百里著急的催促:「先想辦法將這隻靈獸抓起來,這才要緊!」

「這靈獸引起的動靜不小,附近的修真者馬上就會過來了。」洪九公同樣心急的催促。

這可是八級靈獸啊!要是能抓到手,肯定能賣出天價!

要不是他們耗費一生精力鑽研陣法跟傀儡,自身修為只到出竅期,實力不足,身上又沒有高強的法寶對付這靈獸,他們早就出手捕捉了!

現在他們只能將希望放到金渝身上,希望能集三人之力,共同拿下這靈獸。

「金渝妹子,等一下我跟老花纏住牠,妳趁這機會出手,看能不能重傷牠。」洪九公取出幾隻傀儡,而花百里也同樣祭出劍陣。

不過是一隻小火獸,有必要這麼緊張嗎?金渝暗暗嘀咕著。

八級的火獸雖然比她先前遇過的妖獸還要凶狠幾倍,只不過,這對她來說,也只是「稍微厲害一些」而已,這樣的程度還不至於叫她緊張,她那靈泉空間裡的兩隻寵物全是遠古荒獸等級,隨便叫一隻出來都能踩死牠。

「既然是高階靈獸,應該聽得懂人話,我去跟牠聊聊。」金渝跳下燈葉舟,緩緩飄向火雷吼獅。

「聊天?金渝妹子妳……」

「別開玩笑了,快回來!牠發出的火焰可是三昧真火!」

花百里跟洪九公著急的叫喚,而韓非則是雙手緊扣船邊,指節蒼白。

金渝一直飄到火雷吼獅上方三公尺處,才停下前進的動作,而火雷吼獅見到她靠近,立刻朝她噴出火焰。

「冷靜點、冷靜點,我又不是來殺你的。」無視火雷吼獅的攻擊,金渝依舊一貫悠哉。

火雷吼獅噴出的火焰,在靠近她的身前時,就被無形的力量給化解了。

不服氣的靈獸大吼一聲,又連連朝她噴了幾口火焰。

「喂,你這樣一直噴火,不累嗎?」金渝懶洋洋的道:「我不喜歡勉強人,呃,靈獸也一樣,你能修練到這個階段,進化出靈智,肯定也是努力了很久吧?所以呢!我想要跟你來筆交易……喂喂,你別只顧著呼呼的噴火,注意聽一下我的話。」

「吼!」一直燒不到她的火雷吼獅,憤怒的朝她咆嘯著。

「嗯嗯,這樣才對嘛!雖然我們語言不通,但你有個回應總是比較好,不然老是我在那邊自言自語,好像笨蛋一樣。」

也不管火雷吼獅的反應如何,金渝逕自往下說道。

「我說的交易其實很簡單,只要你願意跟隨我,我保證能讓你吃好、穿好,還會幫你提昇實力,只要你的資質好、肯努力,我就能讓你再往上進化,怎樣?」金渝就像是在招攬員工一樣,開出了相當優渥的條件。

先不提金渝是否真能讓火雷吼獅進化,光是看她這樣跟火雷吼獅「談判」,在場的其他三人全都愣住了。

「這、這金渝妹子她到底在搞什麼?」花百里抓抓頭髮,完全無法理解她的行為。

一般的情況下,修行者一遇見靈獸,馬上會立刻祭出法寶,以武力將對方收服,哪會像她這樣跟靈獸閒話家常啊?

「這個傻姑娘,就算是八級靈獸,也不過才具有一點點靈智,怎麼可能聽得懂她說的話啊?」洪九公失笑的搖頭。

就像洪九公說的,火雷吼獅並沒有因為她的這番發言停下動作,仍舊繼續朝她噴灑火焰。

「好、好,我知道,沒圖沒真相嘛!要做大餅也要先有麵粉。」她手腕一翻,拿出了一顆棗子大小的紅色果子。

「這個東西呢!叫做『智慧果』,顧名思義,吃了就能增加智慧,給你一顆,算是見面禮。」

金渝起手一拋,智慧果就這麼落入靈獸嘴裡。

吞下智慧果後,火雷吼獅噴火的動作停下了,牠晃了幾下頭,而後再度抬頭望向金渝,金色大眼裡一片清明,戾氣減輕了幾分。

「怎樣?我沒騙你吧?」金渝笑嘻嘻的道:「願意答應我的提議嗎?」

「吼!」火雷吼獅意味不明的吼了一聲,火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角,似乎還想再吃剛才的果子。

「不行,除非你臣服於我,不然沒得吃。」金渝斷然拒絕。

「吼!」火雷吼獅又朝她噴出一口火焰。

「吼什麼吼啊?你以為只有你會噴火嗎?」金渝手一抬,幾簇金色火焰瞬間將火雷吼獅團團包圍。

火焰雖然只有拇指大小,卻完全將牠的氣勢壓制住。

感受到天火發散出的威脅,火雷吼獅終於明白,眼前這個小小人類遠比他強大數百倍,不是牠能輕易招惹的對象,基於「強者為尊」的獸性,牠惶恐的瑟縮著身體,發出求饒與討好的嗚咽聲。

「這才乖。」金渝滿意的點頭,拿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困獸籠。

「你先進去這裡面,等我安頓好了再放你出來。」

她掐了幾手手訣,困獸籠的門打開了,一道綠光自籠裡射出,火雷吼獅完全沒有掙扎,就這麼乖乖的順著綠光飛入牢籠。

「嘻,你縮小之後很可愛嘛!」看著籠子裡的縮小版火雷吼獅,金渝滿意的笑了。

火雷吼獅可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牠發出一聲鬱悶的叫聲,聲音就跟貓叫差不多。

「這、這樣就收服了?」花百里一臉的無法置信。

「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洪九公納悶的問。

因為畏懼火焰的威力,他們不敢太過靠近火雷吼獅,沒注意到金渝曾經放出天火,而火雷吼獅本來就有火焰繞身,包圍住牠的天火正好被三昧真火的光芒掩蓋,他們只看到金渝拿出一個方形籠子,火雷吼獅就自己乖乖的鑽入籠子裡。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好了,回去吧!」金渝將困獸籠收回儲物空間。

就在她準備飛回燈葉舟時,異變突起,不遠處傳來一陣雜亂的打殺聲,伴隨著強大的法寶靈氣,火速逼近他們。

定眼望去,只見一名黑衣人騎著血色座騎奔逃,七名御器飛行的追兵緊追在後。

「咦?那個傢伙看起來怎麼很眼熟?那隻座騎跟血色邪王的座騎很像。」洪九公瞇眼打量著。

「不是『好像』,他就是那個該死的傢伙!」花百里輕蔑的啐了一口,「還以為這傢伙已經死了,沒想到他還活著。」

不多說,他隨即掐動劍訣,佈下防禦劍陣,而洪九公也讓偶具們列陣,排成備戰姿態。。

「你們很討厭他?」見兩人臉色陰沉,金渝納悶的問。

「當然討厭!」洪九公哼了一聲,「那傢伙可是個瘋子、變態,是被整個修真界通緝的罪犯!誰不討厭他?」

「這傢伙為了追求力量,修行邪法,跑到低等修真星球屠殺了好幾萬名凡人,吸收他們的血氣,增進自己功力。」花百里一邊緊盯著血色邪王的動向,一邊憤怒的道:「後來他回到修真界,開始到處擄掠低階的女修士,硬逼對方跟他陰陽雙修,讓他採陰補陽,那些女修士全被他折磨的死去活來,就連魂魄也被他吃了。」

「幾十年前,幾個修真門派對他進行圍殺,卻被這傢伙狡猾的溜了。」洪九公接口說下,「聽說那次的圍剿只是把他打成重傷,後來一直沒有聽到他的消息,還以為這傢伙已經死了,沒想到他竟然又出現了……」

「真該死。」身為女性,金渝自然對採陰補陽這種東西相當厭惡。

記得她以往看過的那些修真小說,有不少小說都把女生寫成修煉工具,說女生是「爐鼎」,還說女性修真者都自願擔任「爐鼎」、出賣肉體,跟男修真者進行陰陽雙修。

狗屁!

那些根本是男性思想扭曲的產物!就跟那些凌虐系列的變態色情片一樣!

如果真要說什麼「陰陽調和」,鬼也屬陰啊,而且還是極陰之體!他怎麼不去跟鬼交合?不去向鬼採陰補陽?

「既然這傢伙這麼惡劣,那我們就替天行道,除掉這個垃圾!」金渝勾起一抹冷笑。

「說得好!」洪九公第一個點頭贊同,「在他手上枉死的人太多了,今天我們就替那些人討回公道!」

「這個禍害一日不除,往後肯定還有其他女修士受害,絕對要殺了他!」花百里慷慨激昂的道。

疼愛孫女的他,絕對不允許這種隱患存在。

「不,我們要活捉。」金渝可不打算讓對方死的太容易,「至少要折磨個十年八年,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對對!要活捉!不能讓他這麼輕易的死去!」花百里理解的點頭附和。

「九公,你那邊沒有什麼可以折磨人的機關刑具?」金渝好奇的問。

「有有,當然有,全都在地下室擺著。」洪九公瞇眼笑了。

就在金渝等人嚴陣以待的同時,那兩批人馬也已經與他們相當接近了。

「前方的朋友,這名黑衣賊子偷了我們的東西,還請幾位朋友出手相助,攔他一攔!」領頭追逐的灰袍男子朝金渝等人喊道。

「哼!」血色邪王陰陽怪氣的哼了一聲,突然加快速度朝他們沖來。

還以為對方打算跟他們硬碰硬,打上一場,沒料到對方手上突然一甩,一條冰藍色帶著蠍尾的鐵鍊破空而出,瞬間纏上韓非的腰,血色邪王手一收,韓非就被他抓至身前,成了他的人質與肉盾。

「不想這個小鬼死掉,就全給我退開!」掐著韓非的後頸,血色邪王陰冷的威脅道。

「不要臉的老妖怪!」追兵之一,身材壯碩的藍髮男子氣得破口大罵:「你這個人還有沒有自尊啊?那只是一個孩子,你竟然用孩子來威脅!」

「那個孩子是無辜的,放了他。」領隊的灰袍中年人開口勸道,他的髮色同樣是藍色。

「咯咯咯,要老夫放了他,可以,只要你們發誓不再追老夫,還有,將你們手上另一根芝華草交給我。」對方提出條件。

「說這什麼屁話!」身材壯碩的男子暴跳如雷的吼道:「都已經被你偷了一根千年血蔘,你還要我們交出芝華草?你怎麼不去搶啊!」

「咯咯咯,說得沒錯,老夫就是在搶,要是你們不答應,我就殺了他,吸光他的靈氣。」血色邪王晃了晃韓非,像在戲弄小動物一樣。

被對方掐住後頸的韓非,咬緊牙根悶聲忍耐,自始至終沒有發出半點聲音,那怕是一聲吃痛的驚叫都沒有。

他並不是不覺得疼,血色邪王抓他的力道毫不留情,尖銳的指甲深陷肉裡,要不是他經過煉體,身體素質比常人還要強壯許多,他的頸子早就被掐斷了。

陰寒的冷氣自對方的指尖傳來,凍得他全身發寒,猶如置身冰窖。

後頸很痛、身體像被凍傷一樣的難受,但他仍咬緊下唇苦撐,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響。

就算死,他也絕對不會向對方示弱!

「你要是敢傷他一根寒毛,我絕對讓你形神俱滅。」

金渝的威脅挾帶驚人靈壓在空中擴散開來,強大的壓力讓眾人身形一滯,而首當其衝的血色邪王更是因此吐出一口血。

韓非抬眼瞧去,發現總是笑嘻嘻、彷彿每天都很開心的金渝,此刻笑容盡斂,那雙溫暖、明亮的黑眸凝結了寒霜。

霧白色冰氣自她腳下擴散開來,先前被火雷吼獅燒灼的大地瞬間凝上雪白冰霜,沖天的火炷、流動的岩漿全被寒氣凍結,方圓十里瞬間成了一片冰天雪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