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舞12封面(字).jpg

 

金石堂網路書店: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s/basics.asp?kmcode=2018561141108&lid=common-index-billboard-all&actid=index



【本集簡介】

 

「號外!號外!蜂舞女神跟冬夜公爵男神訂婚了!」

「說錯了吧!是結婚任務……」

「不是!他們不只是在遊戲中結婚,他們在現實中也訂婚了!」

「喔喔喔!恭喜!灑花!」

 

「聽說了嗎?《異域》官方要徵選遊戲職業代言人!」

「啊?職業代言人?什麼意思?」

「就是遊戲中的每一種職業都找一位代言人啊!」

「以後《異域》拍攝官方宣傳影片、舉辦各種活動、網路採訪、電視採訪等等都會讓他們出席!還會為這些代言人推出週邊!」

「哇喔!那不就賺大發了!」

「何止是大賺一筆,他們還是名利雙收呢!想想看,《異域》可是全球第一的網路遊戲!被《異域》這麼一推廣,不就等於全世界都認識你了?」

 

【試閱】


 

 

第一章  暗夜追擊副本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妖華妃!」妖華妃穿著遊戲角色女獵人的服裝,笑臉盈盈地朝著鏡頭跟觀看直播的觀眾們招手。

「大家晚安!我是主持人八一八!大家看到我手上的法杖沒?」八一八一身牧師長袍,手裡舉著一根雪白鑲金、樣式極為精美典雅的法杖。

「這是《異域》即將要開放的牧師武器,紫階法杖『聖翼之光』!有沒有覺得很美?」

八一八輕輕揮舞著法杖,法杖隨之飄逸出燦金色光輝,顯得美麗又聖潔。

「還有我身上這套法袍,這也是最新的紫階法袍『星辰法袍』,有沒有很漂亮?」

「我也有!我也有!」妖華妃也跟著拿出她的弓箭炫耀,「這是弓箭手的新武器!『掠魔者長弓』!這弓箭具有破魔作用,對於亡靈和不死生物有攻擊加成喔!」

掠魔者長弓是一把華美又霸氣的長弓,妖華妃一拉弓弦,一枝藍色魔法箭矢憑空凝聚,她對著虛空放箭,箭矢疾飛而出,在高空中迸開絢麗的彩光。

「還有我身上這套『黑夜狩魔者』,有沒有覺得又性感又漂亮?」妖華妃轉著圈展示了一圈,這套紅底黑花、兩截式的獵人裙裝,讓她顯得英氣又嫵媚。

「好啦!炫耀完畢,該回歸正題了!」妖華妃將長弓掛回背上,歡快地笑道:「今天是《異域》第一屆國際盃比賽的最後一天,下午的時候總決賽的冠亞季軍已經出爐了!再次恭喜『虎威』團隊獲得冠軍!恭喜!」

「恭喜虎威團隊!」八一八也跟著附和了一句,「等到表演賽結束,將會舉行頒獎典禮!還請大家不要錯過了喔!」

「正菜上完了,現在輪到甜點上場了!」妖華妃說道:「今晚最後一場的表演賽,一共有二十支表演團隊參賽!參賽團隊有人氣最高、一結盟就狂灑糖的情侶團隊龍華蜂和輝煌工作室,萌萌噠的風雲兄弟萌團隊,經常能夠在逆鏡中反擊的快樂窩,全都是由電競主播組成的直播小隊……」

她一口氣將二十支參賽團隊都介紹了一遍,而參賽的玩家團隊也跟著主持人的介紹詞依序入場。

「大家別忘了,表演賽也是有冠軍爭奪的!」八一八提醒道:「不管是正式賽事或是表演賽,獎勵都很不錯,冠軍能獲得三百萬的高額獎金!亞軍一百萬、季軍是五十萬!除了獎金之外,《異域》還贈送了團隊歐洲五日遊行程、新型遊戲艙、跟遊戲週邊等禮物,看得我都心動了呢!」

「這次表演賽的副本叫做《暗夜追擊》!」妖華妃接口說下,「同樣也是《異域》之後會開放的特殊副本!」

《暗夜追擊》的風格是黑暗歌德童話風,背景是一處廢棄地小鎮。

雖然場景設計是灰暗、陰鬱的色調,但是玩家角色、怨靈、屠夫和背景建築都是夢幻感的童話風格,人物造型是Q版的木偶模樣,藉著萌度沖淡了追殺和逃亡的血腥銳利。

「這個副本的玩法有點類似捉迷藏。」妖華妃說道:「在廢墟中會有屠夫徘徊,大家看一下,體型比玩家還要大一倍、表情很兇惡的那些人就是屠夫啦!」

屠夫的外觀是個高大圓胖的大胖子,一隻手舉著斧頭、鋸子、鐵鎚等物,另一隻手甩著鐵鍊或是鞭子,身上穿著很像囚犯服的黑白條紋連身衣,臉上塗得跟小丑一樣。

「屠夫是由npc扮演,一共有兩百名屠夫。」八一八介紹道:「屠夫有武器,會主動偵查和追殺玩家,屠夫每殺死一名玩家,就會增強攻擊力、偵測範圍和生命值。」

「相較於屠夫,我們的玩家沒有任何武器和技能!」妖華妃緊接著說道:「玩家只能穿梭在廢墟中,利用障礙物的遮蔽閃躲屠夫的追逐,玩家也可以在廢墟中找到能夠傷害屠夫的道具,或是治療自己的藥物。」

「玩家要是被屠夫砍死,會變成亡靈狀態,其他玩家可以進行救援,但是只能復活三次,三次死亡後就會被退出遊戲。」

八一八又道:「玩家要是引得屠夫追逐,被追逐的時間超過五分鐘,就可以獲得一點積分,被追逐的時間超過十分鐘後,每增加一分鐘,就能得到一點積分,也就是說,玩家被屠夫追殺的時間越長,積分也就越多。要是最後遊戲結束時,倖存的玩家有一位以上,那就看誰獲得的積分高,誰就是冠軍。」

「接下來跟大家概略說一下玩家獲得積分的途徑……」

妖華妃手一揮,半空中出現一面光屏,上面寫著積分獲得的幾種途徑。

「玩家復活亡靈玩家可以獲得二十點積分;玩家傷害到屠夫,按照傷害程度的輕重可以獲得五點到五十點積分;要是玩家給予屠夫死前的一擊,可以獲得二十點積分……」

「大概有人會覺得納悶,死前一擊是什麼意思?」八一八提出會造成疑問的地方,「死前一擊就是最後一個殺死屠夫的人,畢竟那麼多玩家跟屠夫對抗,屠夫又會追著玩家跑來跑去,第一個傷害到屠夫的人,跟最後殺死屠夫的人很有可能不是同一個人,所以遊戲中才會有傷害值跟死前一擊這兩種劃分。」

「玩家可以在廢墟中找到擊殺屠夫的道具和任務支線,完成任務支線也能獲得十點到三十點不等的積分。」

「最後,給大家一個小提示!」妖華妃豎起一根手指,「暗夜廢墟中會有怨靈居民,這些怨靈是屠夫的幫手,受到屠夫控制,他們會把玩家的位置告訴屠夫,讓屠夫追殺你們,所以進入暗夜廢墟以後,大家最好先找到聖水將這些怨靈淨化。」

「怨靈淨化之後會變成普通的靈魂,玩家可以透過跟他們的對話,取得他們『生前』的物品,那有可能是可以對抗屠夫的道具、可能是治療的藥品,也有可能是《異域》官方特別贈送的小禮物,像是外觀時裝、商城優惠卷、遊戲虛擬錢幣、遊戲角色模型、玩偶、遊戲週邊等等。」

「嘩!《異域》官方特別贈品耶!是限量的嗎?」八一八語氣誇張地重複了一次,也不是她非要這麼浮誇,這些對話都是先前套好的劇本。

「對!限量贈品,只有參加表演賽決賽的各位才有!」妖華妃說道:「大家獲得禮物以後,只需要將它跟你的遊戲帳號綁定,等到比賽結束後,你們就可以在《異域》遊戲中使用它,如果是遊戲週邊,《異域》官方會在一星期內寄出,大家要注意郵件通知。」

「注意!一定要綁定喔!」八一八加強語氣強調,「沒有綁定的禮物是無效的,要是你拿到珍貴的限量週邊卻沒有綁定,《異域》不會賠償你的損失……」她做了一個無奈聳肩的動作,「你就只能躲在棉被裡哭了。」

在兩位主持人解說完畢後,副本裡頭的廢墟上空出現一個大大的倒數數字,等到數字歸零,就表示這場表演賽正式開始。

玩家們被隨機傳送到廢墟小鎮的任一個角落,運氣好的會跟同伴傳送在同一個區域,運氣不好的就是天南地北離得老遠。

小鎮的天色陰霾而壓抑,覆蓋著厚重的黑雲,街道荒涼而且有些髒亂,牆角邊、街道磚石上有著發黑的血跡和不明污漬,縷縷迷霧飄過,伴隨著怨靈地嗚咽地哭聲和尖叫哀號,氣氛淒涼而又陰森。

方宛的遊戲外觀換成了木偶造型,透著淺淺木紋的皮膚,關節處有明顯地嵌合縫隙,服飾裝備的精緻質感被轉換成樸實的棉布質感,整體造型看起來可愛、逗趣,還帶有木偶特有的古樸風格。

方宛動作俐落地調出攝像鏡頭,給自己連續抓拍了幾張照片,又設置了全景自動拍攝,準備將這場表演賽給錄製下來。

《異域》官方並沒有要求他們不能錄製比賽內容,而且官方也會在直播結束後,自行剪接幾個精彩片段播放,還會挑觀眾們喜歡的玩家製作特輯,龍華蜂和輝煌小隊也是剪輯影片中的常客。

方宛之前並沒有進行拍攝,只是將官方剪輯的影片轉到工作室和個人網頁分享而已,不過因為這場比賽是決賽,還是龍華蜂第一次參與的大型賽事,即使只是表演賽,還是具有特別的意義,所以她才會特地進行拍攝,給自己留個紀念。

「倒數九秒。」平板地系統嗓音提醒著。

方宛拉開地圖介面,觀看地圖上的標示,藍色圓點是自家小隊成員,綠色圓點是其他玩家,紅色圓點是屠夫,黃色圓點是怨靈。

方宛的運氣不好,跟龍哥他們離得有些遠,他們都在地圖北邊位置,只有她位於小鎮南方。

在她周圍還有幾個身份不明的綠點,以及七八個黃點怨靈,東南角處有一個代表屠夫的紅點。

這個《暗夜追擊》方宛前世玩過,不過她玩得是完整版。

完整版的玩法是玩家進入副本後,可以自行選擇要當追殺的屠夫,或是跟屠夫對抗的倖存者,倖存者還分了好幾種職業讓玩家扮演,倖存者要通力合作,跟屠夫相互攻防擊殺、鬥智鬥勇,副本裡頭還會設置一條到數條不等的「暗線任務」,要是能將暗線任務完成,還能得到額外的獎勵,是相當受歡迎的副本。

眼前這個副本明顯是簡化版,玩家不需要選擇職業,沒能獲得職業本身的特有技能,但也沒有職業的限制和任務要求。

「倒數八秒。」

【輝煌小隊邀請龍華蜂小隊協同合作,是否同意?】

結盟邀約的訊息框出現在方宛面前,她是龍華蜂小隊的隊長,只要她同意,兩支團隊就會自動併成一個。

方宛當然是選擇同意了。

「倒數七秒。」

『我現在在南邊,跟你們不在同一區。』方宛在團隊頻道說道:『趁著遊戲還沒開始,大家先去教堂拿聖水,看到木箱就找一下,裡面應該有武器、藥物和背包。這個副本不能使用我們自己的空間,只能拿副本裡提供的背包。』

『咦?不能用背包嗎?』

『真的耶!』

『小妹,要過去接應妳嗎?』林華詢問道。

『我去找妳。』冬夜公爵同時開口說道。

『不用。』方宛拒絕道:『這遊戲就是看誰能活到最後,有沒有聚在一起都無所謂,現在屠夫這麼多,要是為了集合反而遇到屠夫,那就太倒楣了,還是分散開來比較好。』

『那妳自己小心。』司空龍乾脆地答應道。

這個副本只要隱藏的好就有很大機率留到最後,他覺得自家小妹肯定是沒問題的。

『其他人能聚在一起就聚在一起,至少屠夫出現的時候還能救人。』八方火提醒道。

『好。』

說話當中,方宛已經踹開了八個堆放在街角的木箱子,從裡面翻找出一個容量只有五格的腰包、三瓶補血藥、七個包紮用得繃帶、兩個食物包和五瓶聖水。

同類型的物品是可以疊加的,疊加數量上限為十個,所以這些物資都被方宛迅速收入小腰包裡頭了。

「可惜沒有武器。」

她惋惜一聲,把腰包側扣在腰上,繼續朝著教堂的位置前進。

就在這時,倒數計時也已經歸零了,比賽正式開始,城鎮內的怪物全都活動了起來。

小鎮的教堂一共有兩座,一座位於南方、一座位於北方,南方的這座教堂正好離方宛相當近,只隔了兩條街。

除了教堂之外,牧師的家中也能找到聖水和克制怨靈的十字架、聖經、聖像、神聖徽章等聖物。

這些聖物不能淨化怨靈,卻能夠暫時封印住它們,讓怨靈無法為屠夫指引玩家位置,依照聖物的不同,封印時間一到五分鐘不等。

方宛藉著斷牆、傾倒的門扉、鐵桶等物隱蔽,躲過怨靈的注意,順利地進入教堂內。

怨靈的搜尋是有限制的,它的視線角度只有四十五度角,搜尋距離十碼,只要不待在這個範圍裡頭,就能躲開它的追逐,萬一不幸地進入它的注視範圍,只要像躲貓貓那樣,將自己隱蔽在某物體後方,就不會被它發現。

「欸?蜂舞很會躲啊!」妖華妃關注到她的情況,讚嘆道:「剛剛從好幾隻怨靈面前跑過都沒被發現!」

「她好像已經測出怨靈的搜尋範圍,每次都沒有踩到警戒線。」八一八敏銳地注意到蜂舞與怨靈保持的距離。

「這麼快就測出來了?真厲害,不愧是從《異域》上市以來屢屢創造紀錄的女神……」妖華妃適時地讚美幾句,而後又隨著轉移的直播畫面關注其他玩家。

畢竟參加表演賽的都是遊戲紅人,要是只關注其中一兩人,肯定會被其他大神的粉絲埋怨,所以官方主畫面的鏡頭和主持人都需要「雨露均霑」,盡量把進入決賽的玩家都介紹到。

主畫面轉開了,觀眾可以選擇跟著主畫面觀看比賽,也可以選擇玩家個人的直播間關注自己喜歡的玩家,也算是滿足了一般觀眾和某些電競選手粉絲的不同需求。

方宛順利地潛入了教堂,在教堂裡頭翻翻找找,終於讓她找到了對抗屠夫的武器,一根彩色的巨型棒棒糖以及一把光劍。

沒錯!不僅僅是人物和背景風格走夢幻童話風格,就連武器也是偏向兒童玩具風格,除了糖果以外,還有塑膠鎚子、造型誇張的玩具水槍、會發出鐳射光的光劍、彈弓等等……

方宛將光劍插在腰間,看了一下現在的飢餓值,發現飢餓值已經達到百分之八十了,連忙拿出一個食物包打開。

食物包是一個略顯膨脹的白色袋子,從外觀看不出裡頭有什麼東西,需要打開來才知道內裡裝了什麼食物。

撕開最上面的開口,方宛的運氣不錯,食物包裡頭有一份薯條、一個漢堡和一杯濃湯,濃湯是某麥家知名速食連鎖店的濃湯,漢堡也是漢堡專賣連鎖店的新產品「雙層起司牛肉堡」,薯條則是屬於肯家速食連鎖店的薯條。

這些食物上還印著店家的名字跟產品名稱,這也算是一種軟性廣告了。

 

──噗~~這三家店都是對手吧?我就想知道他們現在的心理陰影面積!

──偷偷說,我也覺得麥店的濃湯、肯家的薯條跟堡家的漢堡很搭,有時候我也會這麼配著吃……

──同好啊!(握手)我也會跟同學分別去這三間店買餐點然後合著一起吃!

 

彈幕的速度飛快,方宛進食的速度也很快,三兩口就把食物吃完,把飢餓值壓到最低。

飢餓值跟體力和行動速度有關,要是飢餓值太高,體力和速度就會降低,對於需要到處逃竄的玩家來說,是相當麻煩的問題。

飢餓值是按著玩家行動的路程和遊戲時間進行計算的,就算一直躲在固定地方不動彈,飢餓值也會慢慢升高,這也是為了不讓玩家死守著一個地方不活動的設計。

畢竟這遊戲就是要跑、要躲、要對抗這才好玩,只顧著躲藏不肯出面對抗屠夫,那就不好玩了。

『我發現這副本有飢餓值的設定,你們要記得找食物吃。』方宛在團隊頻道中提醒道。

『吃了!』林華笑道。

『我剛才喝了XX牌的果汁,這牌子還挺好喝的。』

『真好,我只拿到幾顆糖……』

畢竟都是老玩家了,第一時間觀察狀態是基本反應,飢餓值這麼明顯地名稱,他們又怎麼會不關注?

『靠!我的飢餓值已經七十五了!』司空龍鬱悶地叫嚷著,『我開了好多箱子,裡面全都沒有食物!』

『可憐的阿龍。』

『同情你。』

『哇哈哈哈,我的食物包開出一隻烤乳豬!XX店的!』林華得意地大笑。

『真好!那間店可是有名的老店!烤乳豬一天限量十隻,而且還不能網路預定!』

『混蛋阿華,我要去搶劫你!』司空龍大叫。

『網絡上的烤乳豬味道跟實體一樣嗎?』

『我沒吃過現實的,不過遊戲中的烤乳豬真的很好吃!』林華回道。

『搶劫!快把烤乳豬交出來!』司空龍喊道。

『靠!你什麼時候出現的?等等,把我的豬還我!』林華驚恐地叫嚷。

『嘿嘿~~老子憑本事搶的,為什麼要還?不還!』

『龍哥這土匪邏輯還真是……』方宛失笑地搖頭。

『混蛋!屠夫被你引來了!快走!』林華大喊一聲。

『等等,我還沒吃完……』

『邊跑邊吃!走!』

『豬!豬!我的豬要掉了!』

這句話落下後,團隊頻道就暫時沒有他們的聲音了。

玩家的直播是可以聽到玩家跟隊友的對話的,所以剛才這段對話也被關注方宛的粉絲們聽見了。

 

──哈哈哈哈,龍哥還是這麼搞笑!

──我決定叛變去龍哥的直播間,看看他逃過屠夫追殺了沒?

──前面的等等我,我也去瞧瞧,一會兒再回來!

──我不走!我是堅定的蜂舞粉~~

──我覺得龍哥就算逃過屠夫追殺,也會被華少宰了,別忘了他是從誰手上搶道烤乳豬的。

──我覺得不會,華少對龍哥可寵了。

──對對對,我也覺得華少很寵龍哥,總是一邊看著他犯蠢一邊替他收拾殘局。

──龍哥對華少也很好啊!之前搶到的東西都會分華少哩!

──兩人其實是互寵……

──說他們互寵的……你們把蜂舞妹妹放在哪裡?她才是被兩人寵著的啊!

──同樣身為女生,我還真是忌妒蜂舞了,有一個出色又對她很好的男友,還有兩個疼愛她的好哥哥……

──同忌妒!

──忌妒也沒用,這三個牆角撬不了。

──真有那麼神奇?我不信!天底下的男人怎麼可能有不偷腥的?

──樓上,我跟你說,真的就是那神奇!前前後後好幾個想勾搭冬夜大神的,都被大神給秒了!

──那勾搭女神的呢?

──這個我知道!同樣被大神給秒了!

──噗哈哈哈哈,這個答案我喜歡!

──瞧!說大神,大神到!冬夜大神千里長奔,跑到老婆身邊了!

──我暈!蜂舞女神不是說不用去找她嗎?

──樓上的肯定沒女友!通常女朋友說不用找她不用理她,都是希望男朋友關心她的!

──冬夜大神非常瞭解女生的心啊!

──這一對一湊在一起,又要發狗糧了……

──沒事!身為冬蜂CP粉,我已經習慣吃狗糧了!讓它盡管來吧!

 

就如同網友們猜想的一樣,雖然方宛說了不需要隊員們特地來找她,可是見到冬夜公爵穿越大半個小鎮,千里迢迢地來到她面前時,說不高興那肯定是騙人的!

不過看著渾身狼狽的冬夜公爵,不免又有些心疼。

副本裡頭可是有兩百名屠夫,即使冬夜公爵再厲害,他也還是受了不少的傷,血條只剩下兩百點。

「你怎麼弄成這樣啊……」方宛心疼地拉著他坐下,拿出先前收集到的治療藥劑給他。

「沒事,只是一點小傷。」冬夜公爵溫和地笑笑,接過藥劑喝掉。

副本裡頭,玩家的血量都是固定一千點,而屠夫的血量則是五千點,差距懸殊。

治療藥劑和繃帶都能替玩家治療兼補血,治療藥劑可以讓玩家迅速恢復五百點血量,而繃帶則是緩慢恢復五十點血量,效果截然不同。

血量補好後,方宛又拆了一個食物包給他,讓他降低飢餓值,提高行動力。

冬夜公爵很享受自家女友的照顧,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燦爛。

明明兩人沒說什麼甜言蜜語、也沒有親密互動,可是那種無人能介入的溫馨氛圍還是叫人羨慕不已。

 

──看著他們兩個,我又相信愛情了。〔心〕〔心〕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他們在一起,就覺得好溫馨~~

──聽說他們現實中也是一對情侶?

──是啊,據說雙方家長都見過面了呢!

──都見家長啦?那什麼時候結婚啊?

溫蘭:謝謝大家對兩個孩子的關心,他們已經訂婚了,等到事業穩定後,他們就會考慮結婚。

──樓上怎麼知道?

──歡迎樓樓上提供各種內幕消息!

──咦?溫蘭這個名字很眼熟啊……

──你們都沒認出來嗎?她就是國際名模、形象顧問、時尚主持人溫蘭啊!

──我知道!她是爵爺的媽媽!

──感謝上面兩位的科普,也感謝媽媽的爆料……

──竟然已經發展到訂婚了嗎?怎麼完全沒聽說?

溫蘭:只是一場訂婚宴,沒打算太過高調,等到他們結婚時正式公告的,謝謝大家的關心……

 

副本中正在休息的方宛和冬夜公爵,並不知道家長竟然在網路上爆了大料。

訂婚宴是兩家人找了見證者和好友參與的,並沒有大張旗鼓的公開,不過結婚典禮肯定會盛大舉辦,兩家的媽媽甚至已經開始收集婚禮的相關資料了。

休息過後,方宛和冬夜公爵這對未婚夫妻又互相分享了收集到的物品,方宛發現冬夜公爵沒有聖水,治療的繃帶也沒了,就將自己的分給他一半,冬夜公爵覺得方宛用棒棒糖跟光劍這種「近戰」武器太吃虧,就用他拿到的水槍跟彈弓跟她交換。

物資整理完畢,他們離開了教堂,朝著怨靈所在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也遇見了幾隻屠夫,冬夜公爵揮舞著光劍,姿態瀟灑地站在前方作戰,方宛拿著水槍在後頭補槍,並適時地為冬夜公爵解危,屠夫的血量雖多,卻還是都被兩人解決了。

「救命、救命啊……」

巨大的枯樹上,一名玩家被吊掛起來,身上不斷灑落紅色粉末。

玩家的造型既然是木偶,受傷後自然不是流血,而是流出如同細碎木屑般的紅色粉末,這些粉末代表著血量的減少,依照玩家身上的傷情不同,血條會以每秒一點到五點的速度降低,當血條見底了,玩家也就成了灰白色木偶,象徵死亡。

這種猶如捉迷藏的遊戲副本,通常是躲得越久越能得到最後的勝利,而玩家們的反應也不外乎直面迎敵、賺取更多積分,或是迂迴結盟、走團戰力量大的路線,再不就是龜縮起來,等到屠夫跟怨靈都被解決的差不多了再出現。

雖然副本規定積分最高的人才是勝利者,可是要是那些積分高的被屠夫掛了呢?

也因為這樣的利益衝突,見到其他玩家被掛樹上時,也是考驗著人性選擇。

救?或者不救?

救了,這個人很可能成為自己獲勝途中的敵人。

不救?那麼多觀眾看著呢!形象還要不要啦?

方宛和冬夜公爵沒想那麼多,這不過是一場表演賽,隨手幫個忙也沒什麼。

他們一人幫忙解開捆綁的繩索,一人替對方包紮治療,將殘存的血條補回。

「謝謝。」那名玩家鬆了口氣,而後又憤憤地罵,「該死的狗浪!又坑我!說好了不坑呢?他是一天不坑人會死啊?死坑逼!」

「被人坑了?畢竟是競爭對手,坑人也很正常。」方宛笑嘻嘻地說道。

冬夜公爵默默點頭,支持著親親女友的想法。

「我知道,我理解玩遊戲就是要競爭,不分出個高下還玩什麼遊戲呢?」那名玩家一臉滄桑的點頭,「可是我跟狗浪是隊友啊!不是敵人!這個死坑逼連自己隊友也坑,你們說,這樣對嗎?」

「……」方宛一臉同情地看著他,「有這樣的隊友,你辛苦了。」

「是啊!這種隊友就該打死!」那人咬牙切齒地罵道。

「看開點,下次坑回來就好。」冬夜公爵拍拍對方的肩膀,給出了他的建議。

「倉鼠!浪哥回來救你啦啊啊啊啊~~」

一個金毛男從遠方揮舞著拐杖棒棒糖飛奔回來。

「……」方宛三人沉默地看著金毛男。

「呼、呼!屠夫呢?倉鼠,屠夫呢?」名為「浪跡天涯狗」的金毛男氣喘吁吁地問。

「屠夫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你才跑回來說要救人?你救毛啊救!知不知道我剛才差點掛了?」倉鼠氣憤地大罵。

「我去找武器啊!沒武器我怎麼救你?」浪跡天涯狗一臉委屈地揮了揮拐杖糖。

「難道就不能把屠夫引走嗎?」

「我有啊!可是他沒理我啊……」

「放屁!你根本就沒引怪!」

「倉鼠,你怎麼可以不信任我呢?你要是不相信,等下線後去看直播重播!我真的有救你,可是屠夫就是不理我……」浪跡天涯狗很嚴肅地按著他的肩膀,「你要知道,你是『仇恨王』啊!這個稱號可不是白來的,完全就是因為你對怪物非常有吸引力,他們都愛你啊!」

「愛個頭!」

「你要是不信,等一下我們去找一隻屠夫,一起引起他的注意,看看他會追誰!」

「好!」倉鼠斷然同意,「我就不信怪物只會追我!沒這個道理!」

「請兩位朋友幫忙做個見證,不然倉鼠又要說我騙他了。」浪跡天涯狗笑吟吟地看向方宛和冬夜公爵。

「好。」

反正又不趕時間,兩人自然是欣然同意。




 

↓ 這張圖是畫家送得完結賀圖~~有沒有像是蜂舞跟冬夜公爵的訂婚慶祝會呢!(笑)

畫家的完結賀圖.png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